首頁 搜索 分類

為什麼青春期男孩遠離教堂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赞助商链接

我還記得母親的禱告聲, 它們一直跟著我, 陪伴我終生。

——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

² 為什麼青春期男孩遠離教堂, 如何將他們吸引回來?

² 為什麼青春期男孩需要信教男人的指引?

² 為什麼男性討厭教堂?

² 母親的角色

年輕人身上總能反映出他們家庭的價值觀, 他們同家庭傳統的關係強烈地影響了他們的信仰歷程。 那些價值觀構成了他們生命的基礎, 建構了他們的處世哲學和世界觀。 年輕男子如果在少年時沒有打下信仰的支柱, 便會在選擇和決策時猶豫不決。 沒有羅盤為他們導航, 他們的生命就好像無舵的航船。

赞助商链接

我聽過囚犯們哀歎, 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 沒有受過信仰上的訓練。 他們不知道自己需要懂得哪些道理, 沒有人花工夫去教給他們正確的價值觀。 顯然, 缺少價值體系嚴重損壞了他們的生活, 精神上的無依無靠導致了他們的生活搖擺不定。

青春期是男孩的頭腦極大拓展的時期, 他們開始理解對與錯、善與惡、自我犧牲與自私自利等概念。 此時, 他們開始有能力領會諸如宗教、信仰等複雜的概念。 蘭道爾·伊頓博士講道:“青春期是一個信仰覺醒、獲得健全人格的敏感期。 ”可是, 我們常常是在孩子們終於有能力理解真正的宗教信仰時失去了他們。

為什麼青春期男孩遠離教堂,

如何將他們吸引回來?

事實上, 即使在信教家庭裡長大的年輕人也在成群地逃離教堂, 那些不信教的年輕人更是對教堂不感興趣。 大衛·金納曼(David Kinnaman)在《非基督徒》(unChristian)一書中清晰地指出,

赞助商链接
當今的青年人對於基督教的理解存在很大的困難, 在他們印象中, 基督徒是一群愛品評是非、反同性戀、專制、怒氣衝衝、殘暴和無理性的人, 他們試圖建立一個帝國, 讓所有人都成為信徒。 同伴的壓力以及相對主義文化思潮的流行, 使年輕人視接納、多元化、包容、寬容為最高的美德, 這使得基督教所強調的絕對真理顯得過時、落後和愚蠢。 當今社會中, 似乎只有多元文化和環保主義才是真理。 因此, 如果父親不做按時去教堂的楷模並虔誠地生活, 男孩去教堂的可能性便隨著他的年齡增長而迅速消失。

但是, 男人們看起來也並不喜歡教堂。 當代作家, 如大衛·馬婁(David Murrow)、約翰·埃爾德瑞格以及保羅·庫格林近來都指出, 教會在吸引和保留男性信徒上存在許多缺陷。 他們非常準確地將這些缺陷歸納成:美國教會正在全面地女性化, 多數男性都被邊緣化,

赞助商链接
甚至被排擠。

男性培養出深沉的宗教感情似乎要比女性困難很多。 我不能斷定這是否與驕傲有關, 或者與男子所持有的自力更生的態度有關, 或者僅僅是態度冷淡。 我知道大多數男人只有到了危難臨頭時才會尋求上帝的幫助, 而其中許多人一旦渡過危機就又放棄了對上帝的信仰。

定期去教堂的男人有一些典型的特點, 他們往往“謙卑、整潔、忠於職守, 總之, 都是好人”。 具備了以上這些優良品質固然很好, 卻也不應失去那些頗具男子氣概的特徵(比如熱情、行動、堅定、成就等)。 馬婁便認為, 儘管教堂還沒有失去所有的男性, 但已不見了那些硬漢的蹤影。 他接著寫道:“那些強壯、樸實、工作繁忙的男人都很少去教堂了, 那些有成就有地位的人、那些冒險家和夢想家們也很少光顧, 那些愛熱鬧、愛刺激的人也越來越少地去教堂,

赞助商链接
總之, 那些爭強好勝的男人們同今日教堂裡的常客——那些安靜的、沉思不已的紳士們——格格不入。 ”

公平地講, 不是所有常去教堂的男人都是諾諾之輩, 我所見識過的教堂裡, 有一些就充滿了男性的活力(那些教堂往往是較大的、不斷成長的, 並且由充滿激情、作風硬朗的牧師主持)。 坦率地講, 我覺得自己和朋友們都算得上是男子漢, 而我們都去教堂。 不過事實上, 多數進教堂的男人要麼不夠投入, 要麼過於被動, 往往令普通人心生厭煩。 一個不信教的青年人曾告訴我:“我去過許多次教堂, 在那裡遇到過許多非常好的人, 但他們都讓我受不了, 因為他們甚至都不能保護自己的妻子。 我可不想同這樣的人呆在一起。 ”對於那些教堂裡的男人, 這可真是一份可悲的指責。 誰都會想到, 我們的男孩怎麼可能被這種類型的男教徒所激勵呢?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