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5歲女童被母遺棄零下18度山坳 獲救時凍僵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0-1歲
赞助商链接

帶著5歲女兒上山玩, 嫌女兒不聽話, 智力“不太正常”的母親將女兒遺棄在荒山坳裡, 10多個小時後, 女孩被警方找到, 但她已嚴重凍傷。

報警 5歲女孩被母親丟在山上
1月17日淩晨1時18分, 吳起縣公安局城鎮派出所接到一個報警電話:一個5歲女孩被母親領出去,
赞助商链接
在山上走失。 被母親丟在山上的孩子就是5歲的曉慧(化名), 報警的是她的三叔白增富。
“吳起縣的山間, 夜裡的溫度在-18~-19℃, 一個5歲的孩子被丟在山上還不被凍壞?”這一警情引起派出所領導杜學忠的警惕, 當即調配警力。 在曉慧父親白增長的介紹中, 警方得知孩子母親賀曉豔智力“不太正常”。
在家屬帶領下, 民警分為兩組上山搜尋。 登山的路積雪深厚極不好走。 帶路的賀曉豔走在後面時常掉隊。 民警問她離開時孩子在哪裡?賀曉豔指著前面的 山坡說, “就在那裡”。 搜尋無果後。 民警搜尋到另一處, 再問, 賀曉豔又指著一處山包說, “就在那”。 讓民警焦急的是賀曉豔走哪說哪。
白增富說, 16日上午10時多, 賀曉豔帶著曉慧出門去逛。 平時她也帶孩子去逛, 但都是在縣城附近的馬路上, 到時間娘倆就會回來。 但這一次, 賀曉豔自己在晚上11時多才回到家, 孩子卻沒回來。
赞助商链接

搜救 孩子在一處山坳裡被找到
民警苦苦搜尋2小時後, 終於在山坡上的一處雪地裡找到一隻小孩的鞋子。 經家屬辨認, 確實是曉慧的。 嚴寒讓搜尋變得更加困難, 縣公安局指揮中心調配巡特警大隊上山增援。
清晨7時50分, 天色濛濛亮。 孩子在一處山坳裡被民警羅祥所在的搜尋小組發現。 “發現時她趴在雪地裡, 身體呈前撲狀, 一雙小腳上只有紅色的襪子, 鞋已不知所蹤。 ”羅祥分析說, 孩子應該是在走路的時候不慎跌倒或絆倒在地, 再也沒有爬起來。
“這個山坳平日裡人跡罕至, 山下的大人們也不常來。 ”羅祥說, “把孩子抱起來的時候, 她的身體已僵硬, 衣服和身體被凍在了一起。 ”為給孩子保暖, 羅祥脫下警用棉衣, 把她包起來。
大約40分鐘後, 孩子被送到山下。
搶救 聽不見心跳只有微弱呼吸
“民警把孩子放在急救車上時, 她的眼睛一直睜著, 但沒有任何意識。
赞助商链接
我用聽診器檢查, 已聽不見孩子的心音, 只能聽到雙肺有極其微弱的呼吸。 ”吳起 縣人民醫院的120急救車隨車醫生項鵬飛說, “在山下等的時候我們提前打開車裡的暖氣, 孩子上車後, 醫護人員輪番用手溫暖孩子的身體。 ”
“就像摸到河灘裡的冰塊, 一接觸幾秒鐘, 自己的手也冰了。 ”項鵬飛說, “給孩子吸上氧氣後, 孩子被緊急送到醫院急診科。 ”“心率十幾、二十次, 這一結果讓人高興不起來。 ”入院後, 副院長馮仲彪組織兒科、骨科以及心電圖、化驗等相關科室專家會診, 初步診斷為:凍傷, 呼吸迴圈衰竭。 “這樣嚴重的凍傷 病例, 在吳起縣人民醫院極為罕見。 ”在醫院工作了大半輩子的馮仲彪感歎道。
捐款 縣醫院收到捐款2萬多元
“送來的時候, 孩子幾乎沒有體溫。 ”急診科主任高登有說, “急診科的醫護人員就把手伸進被子裡, 輪番溫暖孩子。 手只能捂著, 不能搓。
赞助商链接
”因凍傷嚴重, 治療3小時後, 縣醫院決定將曉慧轉院到延大附屬醫院。
“在病房裡, 她們幾個護士聽說孩子家裡貧困, 根本拿不出錢救治時, 就開始籌措捐款。 ”高登有說, “截至目前一共捐了兩萬四千多元, 轉院時家屬帶走了近2000元。 ”
捐款的過程是, 護士賀敏把高登有關於曉慧的病情描述配圖發了一條朋友圈消息, 不一會她就收到微信好友捐的50元。 隨著醫護人員的轉發, 捐款源源不斷地從微信中匯來。 高登有說, 截至昨日中午, 醫院已不再接受捐款, 有捐款意願的可以直接和家屬聯繫。
傷情 凍傷對心臟、肝、腎均有影響
昨日下午, 華商報記者在延大附院兒科急診見到曉慧, 她正在熟睡。
據陪伴的家屬說, 孩子今天一直處於昏睡狀態。 只有渴了、餓了, 才會醒來。 孩子的嬸娘谷正琴說, 昨天下午娃娃還能說會話, 問誰把你帶過去的, 回答說媽媽帶 過去的。 今天問話,
赞助商链接
就不回答了, 一直睡覺。 45歲的白增長不善言辭, 一直守護在孩子身邊。 他現在就想, 女兒能趕緊好起來。
據主治醫師王翠翠介紹, 孩子目前生命體征穩定。 腳部3度凍傷, 凍傷面積為6%。 王翠翠告訴華商報記者, 孩子凍傷情況現在還不好說, 因為在恢復期, 最怕感染, 而且凍傷比燒傷更難恢復。 因孩子長期在低溫環境下, 心臟、肝、腎等方面都有受影響, 還需要進一步觀察治療。
昨日, 華商報記者在吳起縣城一處租住民房中見到了曉慧的母親賀曉豔, 對於女兒現在的情況, 她表示, “都成那樣了, 我也沒辦法。 當時我帶女兒到山上去找‘遊擊隊’, 還打算住一晚上。 因為娃娃不聽話, 我一氣不管她了。 ”華商報記者 陳春平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