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生孩子的痛大如20根骨頭骨折

3074

流言:你知道嗎?人體最多只能承受45(單位)的疼痛。但在分娩時,一個女人承受的痛卻高達57(單位)。這種痛相當于20根骨頭同時骨折!男孩們,你們不僅現在要愛媽媽!以后也要好好愛老婆。

真相:這是近日在網絡熱傳的一則關于女性分娩疼痛的微博內容。這條內容是真的嗎?分娩的疼痛真的如此難以承受嗎?

考據:并無確鑿的醫學證據

首先,若在網絡搜索這條微博內容,其出現時間為9月20日前后,此前并未見有類似的網絡描述。不過,若是將該內容轉換為英文再進行搜索,就會發現有意思的事情了。兩年前的yahoo問答就出現過類似的描述,

仔細閱讀會發現,中文的這條"分娩疼痛高達57個單位"就是這條英文問答的翻譯體。

這條關于"母親分娩疼痛是57,人體所能承受的疼痛是45"的說法,到底是由何而來的呢?很遺憾,搜索網絡、美國國立醫學圖書館的PubMed,都沒有找到這方面的文獻。換句話說,人體所能承受的疼痛限度與分娩疼痛的數值,很可能是一次網絡上的以訛傳訛,并無確鑿的醫學證據或研究做支持。

疼痛的度量和單位

那么,疼痛是否有單位呢?答案是有的。微博里的"單位"其實是指dol,它是疼痛的拉丁文單詞dolor的縮寫。在上世紀40年代后期,美國康奈爾大學的三位研究者James D. Hardy、 Herbert G. Wolff和 Helen Goodell根據此前他人的研究成果,建立了這一疼痛度量標準。 最初,

他們將其稱為"Hardy-Wolff-Goodell" 等級,一共分為十級,他們創造了一個單位,也就是dol來描述這十個等級。 那么,1 dol的疼痛到底是什么呢?他們定義為最小可覺差(just noticeable difference),也就是對這一最小差異量的感覺能力。饒若細究1 dol疼痛到底是多少,那就需要一種測量疼痛的工具,也就是測痛儀(Dolorimeter)。最開始,康奈爾大學的研究者是用棱鏡將光聚焦于人體皮膚上,隨著人體溫度的升高,看人體的忍受限度來進行疼痛定義,這些光可是來自一盞1000瓦的電燈泡。

遺憾的是,dol這一描述疼痛的單位,從來都沒有被廣泛應用,它像曇花一現般存在于學術研究里。由于三人的試驗結果不能被重復,他們的疼痛測量方法與工具被學界否定,也被禁止應用。想想也是,疼痛似乎一種極為復雜的主觀感受,

運用疼痛測量儀劃分dol等級,既不容易掌握,臨床上一點都不實用。因此,dol也位列5大最怪異的科學度量單位。

疼痛是傷害性刺激作用于機體所引起的一種不愉快的主觀體驗,伴有感覺、知覺與情緒反應。人們對疼痛的體驗與感受是因人而異的,對疼痛的敏感程度是不一樣的,因此目前測量疼痛的金標準,依然是病人對所經歷疼痛的表達。可是,如何準確度量只有自己知道的疼痛程度呢?目前臨床上最常用的測量方法是視覺模擬評分法(VAS法),這個方法依然是依托于人們對疼痛的主觀體驗,并非絕對客觀的測量方法。

在我的另一篇關于疼痛知識的文章 《怎樣測量疼痛?》 中,對于VAS法是這樣介紹的:

VAS方法的主要道具"痛尺"其實是一把長約10厘米的游動標尺。尺的一面標有10個刻度,兩端分別為0分端和10分端。而0分表示沒有疼痛,10分代則表難以忍受的最劇烈的疼痛,從0到10依次表示疼痛的程度在不斷增加,愈來愈難以忍受。在測量疼痛時,向病人說明這把尺的含義,然后將有刻度的一面背向病人,讓病人在直尺上標出能代表自己疼痛程度的相應位置,醫生再根據病人標出的位置為其評出分數。

如果分數在3分以下,那么恭喜你,你雖然感覺到疼痛但并太嚴重,不太會影響你的睡眠;但如果你的分數在7分以上,oh~my god!你很不幸,你現在肯定疼痛難忍,極需要醫生給你用一些鎮痛藥物來幫助你度過痛關了。

VAS法現今已成為疼痛測量的最常用方法。

當然,VAS方法現多用于外科手術的患者,評價他們手術后切口的疼痛程度。如果你曾做過手術,相信你對此并不陌生。不過,它讓疼痛者說出自己所認為的疼痛程度,并非完全的客觀指標評價。此外,對于小朋友,為了讓他們說出痛的程度,圖畫式的方法則更簡單直接,一個笑臉意味著不是很痛,一個哭臉則代表著痛的厲害。

分娩到底有多疼?

那么,孕婦生產時到底有多疼呢?這依然是個因人而異的問題。一般說來,在孕婦生產過程中,最開始是輕度的宮縮不適,猶如經期子宮痙攣一般,在隨后的第一產程直至生產完畢時,疼痛的強度逐漸增強。就整體而言,初產婦分娩時疼痛程度顯著高于再產婦。也有不少孕婦反映,

就她們所經歷的疼痛烈度而言,膽結石等所引起的膽絞痛比分娩痛要厲害許多。當然,作為一名男性來縱談女性的分娩痛,總有些憑空抓瞎的感覺。每個人對疼痛的敏感程度、承受能力、描述用語都是不盡相同的,這里也只能從醫學上來談來描述。

分娩痛總是來時緩慢,逐漸增強,直至痛到頂點,最后又緩慢的褪去。有人曾詩意的形容它就像是海浪向岸邊涌來,最開始平緩不急不徐,浪頭逐漸增強,越來越大,直至稱為沖擊海岸的沖天浪濤,隨后潮水慢慢褪去……目前,隨著國內各地不少醫院逐漸開展的分娩鎮痛項目,分娩痛這一讓女性"聞風喪膽"痛不欲生的體驗,逐漸得以緩解。

若較真這條微博,你就會發現尷尬的搞笑點,如果人體最多只能承受45單位疼痛,但女人分娩時疼痛達到57單位,那說明女人已經不是人類了嘛。這條微博的目的是期望廣大同學們疼愛身邊的另一半,無論是自己的母親,還是妻子。不過,我總覺得,凡事還是多一點"從科學上講"的精神比較好。

結論:謠言粉碎。

人們對疼痛的體驗與感受是因人而異的,對疼痛的敏感程度不一樣,因此對疼痛的測量依托于人們對疼痛的主觀體驗,并非絕對客觀的測量方法。"人體最多只能承受45(單位)的疼痛,但在分娩時的痛卻高達57(單位)"的說法沒有醫學證據,是網絡上的以訛傳訛。

如果人體最多只能承受45單位疼痛,但女人分娩時疼痛達到57單位,那說明女人已經不是人類了嘛。這條微博的目的是期望廣大同學們疼愛身邊的另一半,無論是自己的母親,還是妻子。不過,我總覺得,凡事還是多一點"從科學上講"的精神比較好。

結論:謠言粉碎。

人們對疼痛的體驗與感受是因人而異的,對疼痛的敏感程度不一樣,因此對疼痛的測量依托于人們對疼痛的主觀體驗,并非絕對客觀的測量方法。"人體最多只能承受45(單位)的疼痛,但在分娩時的痛卻高達57(單位)"的說法沒有醫學證據,是網絡上的以訛傳訛。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