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二胎媽媽自述:不啃老沒法活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6-01-02 1875
赞助商链接

在農村, 鮮見放羊的人只牽一隻出來放的, 最不濟的也是三五成群, 在他們眼裡, 放一隻羊不值當。 親戚們勸我, 一隻羊是趕, 兩隻羊也是放, 孩子也一樣, 多生一個, 一塊拉扯拉扯也就大了。

生二胎 不啃老沒法活

二寶出生後不久, 我就發現放羊理論套用在養孩子上根本不合適。

赞助商链接
一個寶不管怎麼渾都搞的贏, 但是倆寶時經常感覺雞飛狗跳, 場面混亂。

從兩周歲到兩周半, 大寶在半年裡住了四次院, 最密集時十天發一次燒, 每次不折騰三四天不甘休。 那段時間, 經常夜裡兩三點發現大寶又燒起來了, 我和姥姥一起帶上還在吃母乳的二寶往醫院趕。 大寶住院手續辦妥後喂飽二寶, 姥姥再把他帶回家。 姥姥看二寶, 我在醫院照顧大寶, 寶爸間或來支援, 我就趕回家給二寶吃奶。 有一次被堵在路上兩個多小時才趕回到醫院, 大寶見面就委屈的問:“媽媽你去哪了, 怎麼去這麼久啊, 我都想你了。 ”

如果沒有姥姥, 全憑我一個人帶倆孩子, 我只能說任務過於艱巨無法完成。

姐姐是醫生;姐夫是工程師。 有一次聊天時姐夫感慨說, 生孩子不啃老簡直沒法活。 賺錢少的從孩子在娘胎裡一紮根就得父母接濟。 像我們收入還算可觀的,

赞助商链接
錢不用父母接濟, 但是如果他們不幫忙帶孩子, 我沒法想像自己能不能安心工作。 可以說, 自己剛“斷奶”, 孫子輩的又來啃。 爺爺奶奶, 姥姥姥爺再不濟也是有血緣關係的, 也比請個保姆讓人放心。

這一黑又得五六年。

寶誰來帶是個大問題。

社區裡有一對雙胞胎, 寶爸寶媽租房, 雙方老家都指望不上, 媽媽生產完就全職帶寶, 經常看見她懷裡抱著一個, 手裡牽著一個。 後來請了個保姆和媽媽一起帶, 再後來請了兩個住家保姆帶, 媽媽上班賺錢去了。 一個住家保姆每月工資至少得五千塊, 加上房租, 孩子花銷, 每月至少兩萬元才能運轉, 不知道這對父母每月有多少收入。 社區很多不如他們的一胎爸媽都買了房, 換了車。 近十年的物質生活因為有了兩個寶寶而拉低了不少。

我自己情況基本類似。 大寶出生前攢錢買房, 大寶出生後計畫要二寶,

赞助商链接
攢錢交社會撫養費。 結婚四五年, 工資翻過幾倍, 但是生活品質並沒有因此發生質的飛躍。 大寶還沒上幼稚園, 二寶會走了, 姥姥一個人再也搞不定了, 工資的一部分要分配給保姆, 剩下的要悉數存儲。 你無法預期未來會發生什麼, 需要多少錢來支撐, 孩子的成長、教育都需要物質保障。

當初決定懷二胎時, 鄰居西西媽也有很強的意向。 她做職業資格培訓, 不坐班, 但每季度都得出差十天半月, 其他時間邊帶孩子邊在家工作。 孩子姥姥七十多了, 身體不好, 沒精力帶孩子;孩子奶奶嫌樓房悶, 不來, 明確說要幫帶孩子只能送回老家。 西西媽捨不得孩子, 請保姆家裡沒人又不放心。 所以每次出差前, 小倆口因為讓老太太來哄孩子吵架的聲音整棟樓都聽得見。

我家老二快半歲時, 西西家升級了一輛大排量的轎車, 有次聊起來, 她說:“父母一個都指望不上,

赞助商链接
保姆又請不到合適的, 算了, 一個孩子都夠我倒騰的了。 ”不用生二胎, 也不用存那麼多錢了, 生活品質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為什麼現在的二胎這麼難

我常常想, 倒退幾十年, 一家四五個孩子很普遍, 家長要帶孩子, 還得下地幹活, 孩子長大了, 活也沒耽誤幹。 現在一個全職媽媽帶一個寶寶為什麼還會覺得力不從心?時代進步了, 對孩子的要求不同了。 你首先得不斷學習科學育兒法, 教育他講禮貌, 懂知識, 你得讓他學著講衛生, 給他及時收拾不明原因拉在褲子裡的大便, 這是精力上的付出, 如果你不是全職媽媽, 這項任務就落到了老家身上, 是從精力上啃老。

不忍心看他小屁股通紅, 又摸不著大小便規律, 得給他買透氣性好的尿不濕, 這項支出每月要預算一千元。 你怕他因為選擇奶粉不當而得結石寶寶, 又缺乏辨別的能力, 那就挑貴的買。

赞助商链接
你不能讓他一出門就霸佔別人的玩具, 隨著月齡的不同, 玩具也得隨著變化。 孩子長得快, 這一季的衣服鞋子, 到下一季是肯定不能再穿了。 這些支出無一能免掉。 單買一袋尿不濕, 一盒奶粉, 一件小裙子, 這些都沒多少錢, 承受下來沒問題, 關鍵是, 這些支出是持續的, 一項都不能忽略的。 爺爺奶奶姥姥姥爺, 四個老人在經濟上支援小倆口養孩子的也不在少數。 這種情況要生二胎的就不多了, 否則的話, 全家真是沒有喘氣的機會了。

生二胎有很多難, 生出來就知道了。 當然, 只要你鐵定心要生, 任何的難都會有辦法克服。 我將自己經歷的各種難寫在前面, 只是想說, 生之前最好對困難有一個理性的預期, 看自己是否能承受的了, 否則的話, 孩子生出來後會經常將自己置於狼狽的狀態, 我在最初時經常會處於這種狀態, 在家裡老人的幫助下才逐漸克服。

赞助商链接
但是, 如果你問我對生二寶是否有過絲毫的後悔, 我能告訴你的答案是:從來沒有過, 看著倆寶慢慢長大, 我越發覺得吃過的苦都是值得的。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