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生活常識

親子之間的關係重在溝通

你是我最美的感動
講述人:郭女士,心理諮詢師,教師女兒:艾艾,2003年1月生文/周文
狠心的媽媽從小我就對自己要求嚴格,近乎苛刻。女兒出生後,我便自然把這份嚴格也加在了她身上。
小艾艾剛一歲零八個月大,我就將她送進了幼稚園全托班。她是園裡最小的孩子,生活在陌生的環境裡,感到孤獨又恐懼。每天,當我將她抱進幼稚園大門時,她哀求的眼神都讓我心碎。
“媽媽,求求你了,我不要去幼稚園,我不要離開媽媽……”她的小手死命拉著我的衣服,要費好大的勁才能拽開。晚上去接她,她的眼睛總是紅腫的,
一看見我,委屈的淚珠又一串串往下掉。“媽媽,明天不上幼稚園了好不好……”老師們都說,每天我走後,她都會坐在角落裡傷心地哭很久,誰也勸不住。但我認為孩子小時候就該多吃點苦,不能寵著慣著,才能早日適應社會環境,學會獨立,變得堅強。
小艾艾日日都那樣哭著,我也日日承受著比她更甚的痛苦。一個月過去了,她嗓子啞了,人也瘦了一圈,畢竟是我懷胎十月生下的女兒,我怎能不心疼?可我還是咬牙堅持送她去幼稚園。小艾艾和我疏遠了,像躲在一層玻璃牆後,當我試圖靠近她時,她就會冷漠地躲開,倔強地抗拒著我的愛。我心裡特別難受,也特別自責,但我又認為“嚴是愛,寬是害”,自己這樣做是正確的,長大後她會明白我的苦心。
兩種情緒就在我心裡展開了拉鋸戰,終於讓我陷入了自我懷疑——我雖然是心理諮詢師,卻連自己的心理問題都解決不了,我還有什麼用?
女兒日漸長大,我和她的交流卻越來越力不從心了。我常常絕望地想:孩子還這麼小,溝通起來就這樣困難了,今後漫長的人生,我和她該怎麼辦?
“艾艾專家”
轉機出現在我帶戴潔老師來家做客的那個晚上。艾艾打開門,驚奇地發現門外站著兩個陌生的阿姨。戴潔笑著彎下腰對她說:“艾艾,你好啊!我早就知道你了,早就想認識你了!”我向艾艾介紹了戴潔和她的助手,艾艾立刻喜歡上了這位“戴姐姐”,帶她參觀房間,介紹自己的玩具,聊幼稚園的趣事。戴潔始終真誠地看著艾艾的眼睛,
認真地聽她講每一句話,把她當成自己的一個好朋友看待,而不僅僅只是個孩子。
感受到戴潔的尊重和愛,艾艾同她越來越親近了,不時抱抱她,吻吻她,摸摸她。戴潔很感動,也很享受地接納著這一切。吃晚飯時,艾艾把所有知道的讚美之詞都用到了她身上,最後還情不自禁地補上一句:“艾艾最愛的人就是戴姐姐了!”
說完這句話,艾艾突然敏感地意識到,自己最愛的人應該是爸爸媽媽呀!氣氛一下子有些尷尬了。戴潔連忙對她說:“這是艾艾現在的真實想法啊,說出來都是可以的。”於是艾艾的臉重新松了下來。
吃過晚飯,艾艾邀請戴潔看她嬰兒時代的錄影,還給大家安排了收看的位置:一邊是戴潔,一邊是我,
她坐在我們中間,斜靠在戴潔身上,又緊挨著我。大家高興地談論著錄影裡的艾艾,感受著父母對她的愛。時間過得很快,戴潔要回去了。艾艾依依不捨,給她起了個綽號叫“艾艾專家”,邀請她下次再來,明年生日還要專門製作一張請柬給她。戴潔開心地答應了,兩人認認真真地拉了勾。第二天,戴潔打電話給我,說艾艾的接納和愛讓她感動得一夜未眠,為了這麼可愛的孩子,她一定要把親子課程做下去,要做得更好!
這件事情對我的觸動非常大。許多天來,艾艾那一晚發自內心的喜悅無數次縈繞在我腦中,讓我不斷思索:為什麼在母親面前顯得如此叛逆的孩子,卻會向一個陌生人敞開心扉?我為她付出了那麼多愛和心血,
為什麼反倒得不到她的認同呢?
全然的接納
我參加了戴潔老師的親子教育課程,在團隊的每一次活動,每一場分享中,我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愛的流淌。這是一種逐漸打開胸懷的過程,一點點地進步、成熟,放下憂煩、壓力,給自己和別人最純粹的愛與安全感。我豁然明白,原來孩子就是我們自己的鏡子——我們和孩子相處不好,其實是因為我們經常跟自己過不去。當我們用一個真正成年人的心態來接納自己的時候,我們也會把心靈對別人敞開。而孩子是世界上最敏感的人,當我們內心充滿愛的力量時,他們能感覺到,並用一顆纖塵不染的心靈來回應。
孩子們有自己的思想,對世界有獨特的感悟,只是他們太小了,
必須依賴父母,又不懂如何向父母表達自己的情感和需要。事實上,孩子並不需要多麼優越的物質條件,只需要我們真心的關愛、接納、欣賞和尊重。他們不是有趣的小玩具,我們不能總是將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強加在他們頭上,一旦他們的表現不符合我們的要求,我們首先想的卻是責怪,而不是傾聽。我們甚至會說出“你這孩子沒救了”“我今後再也不管你了”之類的話,傷害他們單純的心靈。這不是真正的愛孩子,而是以愛的名義控制他們。還有些父母,對孩子一味溺愛,也不是對孩子的尊重,只會把孩子漸漸變成弱者。孩子得不到付出愛的機會,就不懂得承擔責任。愛,應該是彼此尊重和平等的,應該流動、鮮活起來,而不是一潭凝滯的死水。
懂得全然接納的道理之後,我開始用煥然一新的方式對待小艾艾。敏感的她察覺到了我的變化,我們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了。有一天晚上,我要參加心理諮詢師成長小組例會,艾艾卻不情願,說:“媽媽,我想和你一起去,我保證不發出聲音影響你們。”假如在以前,我一定會嚴厲地拒絕她。然而現在,我會以商量地口吻跟她講道理。我說:“我知道你不會發聲,可你在媽媽身邊,看到你一個人玩沒人陪,媽媽一定會分心。”艾艾想了想又認真地問:“媽媽,在家陪寶寶重要,還是學習重要?”我說:“陪寶寶很重要,但媽媽需要留些時間給自己,同時,不管我做什麼,你做什麼,媽媽始終都很愛你。”聽完這話,艾艾笑著點點頭,說:“好吧,媽媽去學習吧!”
最美的感動
前些日子,我和艾艾一起過了一個感動的母親節。
因偶然的機會,我接受了城西創意寶貝的邀請,參加他們組織的親子活動。其中有一個環節:媽媽們站在幕布後,只伸出一隻手來,而孩子們必須通過這手找到自己的媽媽。
躲在簾子後,我開始擔心艾艾找不到我的手,我想,到底是伸出帶戒指的手,還是伸出那只有小傷疤的手呢?或者我故意把腕上的珠子露出來提示她?
孩子們準備好禮物上樓了,我最後決定伸出那只有小傷疤的手,那只手光溜溜沒有任何提示物,而我在簾子後偷看著。艾艾是最後上樓的一個,拿著給我包紮好的一朵康乃馨,左顧右盼,焦急地尋找著。突然,她向這邊奔過來,我的心越懸越高,直到她毫不猶豫地緊緊地握住我的手,把花塞了進來。老師問:“你確定是***媽嗎?”艾艾很肯定地點頭,“媽媽手上有個小傷疤,我知道的!”此時,我已是淚水盈眶,忍不住撩開簾子,把她摟在懷裡,親了又親。
我想,這種最美的感動,世上每一個母親都能懂。

懂得全然接納的道理之後,我開始用煥然一新的方式對待小艾艾。敏感的她察覺到了我的變化,我們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了。有一天晚上,我要參加心理諮詢師成長小組例會,艾艾卻不情願,說:“媽媽,我想和你一起去,我保證不發出聲音影響你們。”假如在以前,我一定會嚴厲地拒絕她。然而現在,我會以商量地口吻跟她講道理。我說:“我知道你不會發聲,可你在媽媽身邊,看到你一個人玩沒人陪,媽媽一定會分心。”艾艾想了想又認真地問:“媽媽,在家陪寶寶重要,還是學習重要?”我說:“陪寶寶很重要,但媽媽需要留些時間給自己,同時,不管我做什麼,你做什麼,媽媽始終都很愛你。”聽完這話,艾艾笑著點點頭,說:“好吧,媽媽去學習吧!”
最美的感動
前些日子,我和艾艾一起過了一個感動的母親節。
因偶然的機會,我接受了城西創意寶貝的邀請,參加他們組織的親子活動。其中有一個環節:媽媽們站在幕布後,只伸出一隻手來,而孩子們必須通過這手找到自己的媽媽。
躲在簾子後,我開始擔心艾艾找不到我的手,我想,到底是伸出帶戒指的手,還是伸出那只有小傷疤的手呢?或者我故意把腕上的珠子露出來提示她?
孩子們準備好禮物上樓了,我最後決定伸出那只有小傷疤的手,那只手光溜溜沒有任何提示物,而我在簾子後偷看著。艾艾是最後上樓的一個,拿著給我包紮好的一朵康乃馨,左顧右盼,焦急地尋找著。突然,她向這邊奔過來,我的心越懸越高,直到她毫不猶豫地緊緊地握住我的手,把花塞了進來。老師問:“你確定是***媽嗎?”艾艾很肯定地點頭,“媽媽手上有個小傷疤,我知道的!”此時,我已是淚水盈眶,忍不住撩開簾子,把她摟在懷裡,親了又親。
我想,這種最美的感動,世上每一個母親都能懂。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