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聆聽自己血液裡的母性聲音

2972

聆聽自己血液裡的母性聲音

我的朋友阿西快40歲時喜得貴子,相當激動,請了半年產假,專門在家帶孩子。

要知道,阿西是男的,不是女的。

阿西對孩子的來臨非常重視,是我見過的最鄭重其事的父親。還是在剛準備要小孩而不是已經懷了小孩的時候,阿西就向我諮詢過好幾次了,那些問題具體到:孩子哭的時候應該抱還是不抱?如果一哭就抱會不會讓小傢伙學會以哭作為威脅?給孩子餵奶應該定時還是隨餓隨吃?……

這些問題如此直達根本,如此具體入微,讓我覺得很難回答。我含含糊糊地說:“看當時的情形吧,

也要看孩子的個體情況。”這樣的回答顯然不能令他滿意,我只好說:“到時候你讓你老婆相信她的直覺好了。”

阿西聽後怔住了,若有所思,若有所悟。最後,他感激地看了看我。

差不多一年過去了,前個星期阿西見到我,很興奮地說:“關於孩子餵奶定不定時的問題,我想明白了!我對我老婆說,你憑直覺想一想,人類出現都幾十萬年了,而時鐘是什麼時候才發明的?在時鐘發明之前,人類是怎麼喂孩子的?”阿西還說,他不懂什麼科學餵養,但是相信人類的本能。

阿西就是這樣一個能舉一反三的人。孔子要在,就會說,可與之言詩矣。我不夠資格和他談詩,但我相信他的本能。

阿西是對的。很多時候,我們把簡單的問題搞複雜了。

比如,我們居然在孩子嬉戲玩耍的時候呵斥他們,而這個時候,連獅子老虎小貓小狗的父母都懂得在一旁饒有興趣地觀看,甚至自己也加入其中,因為它們明白,這是孩子們在學習本領啊。

我在一套《動物世界》的影碟中觀看了“遊戲”一集,裡面展現了大草原上各種幼小動物的嬉戲。小老虎們在互相追逐,半真半假地搏鬥,母老虎們則睜著它們動物的、母性的、濕漉漉的眼睛,在小山坡上專注地觀看。我當時非常感慨,覺得人類的母親們真是丟臉。

在對待孩子的問題上,很多時候,我們已經忘了自己的本能。一個母親,她的育兒知識早已通過幾十萬年的歲月澆鑄在她的基因裡,就像臍帶和乳汁一樣。一個母親,在她一兩個月大的嬰兒大聲哭鬧,

哭得臉都憋紅了的時候,她的本能是不容許她置之不理的。

當然,作為母親,我們仍然需要學習,但在這個資訊大於知識、理論大於思想、聰明大於智慧的時代,我們更需要的是聆聽自己血液裡的母性聲音。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