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九歲兒童尿床治療偏方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2014-08-14 4590
赞助商链接

從臨床角度看, 遺尿包括兩種情況, 一則指遺尿病, 即俗稱的尿床;二則指遺尿癥, 即不僅是將尿液排泄在床上, 同時也在非睡眠狀態或清醒時將尿液排泄在衣物或其它不宜排放的地方。 從病理角度看, 前者多為神經功能不協調所致, 多為單純性持續性, 即除尿床外無其它伴隨癥狀。 后者多為器質性病變, 諸如神經系統的損害、相關器官的占位性病變, 多為伴隨性和一過性, 即除尿床外還有其它更明顯的病理表現, 可隨其它病變好轉而好轉。 本文探討的是單純而無器質性病變的遺尿病尿床。

赞助商链接

1 尿床的生理病理

人的排尿過程是, 從腎臟分解排泄的多余水分、電解質、體內垃圾、體內細胞的代謝產物等的混合液體尿液逐漸貯存到膀胱, 當膀胱達到一定的容量, 尿液的壓力刺激位于膀胱壁的壓力感受器, 由壓力感受器發出的排尿信號經周圍神經系統傳導至中樞神經系統, 中樞神經系統經分析處理后適時發出排尿指令, 該指令到達膀胱, 引起尿道括約肌松馳、逼尿肌收縮, 從而將尿液排出體外。

從這一生理過程看, 倘若神經系統損害, 或膀胱等相關器官有占位性病變, 均可引起異常排尿即遺尿癥。 這種遺尿癥不分白天夜晚、床上或非床上、清醒或非清醒狀態均可發生, 且往往伴隨其它病變同時出現。 尿床則不同:其一, 尿床是在睡眠狀態, 是在當事人無知覺的情況下排出尿液在床上;其二, 尿床一般不伴隨其它典型的神經系統病變或占位性病變體征;其三,

赞助商链接
尿床患者的理化檢查均在正常范圍。 據此分析, 尿床僅僅是神經系統發育不成熟或神經功能不協調所致。 比如膀胱的壓力感受器反應閾偏低, 導致患者膀胱貯有少量尿液時, 即可引起壓力感受發出排尿信號引起排尿, 因此患者有尿泡小、排尿次數頻繁等表現。 患者排尿中樞興奮抑制功能紊亂, 患者常有夢中排尿或起床時視力模糊、辨不清方向等表現。 一般人在睡眠狀態下, 泌尿系統的工作應當處在低迷狀態, 而尿床患者則往往相反, 泌尿系統仍在興奮工作中。

有人認為, 尿床似有遺傳, 雖然臨床上確有不少患者的長輩有尿床病史, 但我們尚未發現尿床患者遺傳物質染色體的異常改變, 因此筆者僅贊同尿床有家族傾向, 不贊同尿床有遺傳性一說。 綜前所述, 尿床是由于神經功能不協調所致, 有家族傾向,

赞助商链接
尚未發現遺傳證據。

2 目前治療狀況

尿床的治療分為藥物治療、物理治療和器械校正。 藥物治療分中藥治療和西藥治療。

中藥治療根據辨證, 可分為下焦虛冷、肺脾氣虛、心腎虧損、腎督不足、濕熱下注和下焦濕熱等證型。 據此分別以濟生菟絲子丸、補中益氣湯、蔻氏桑螵蛸散、沈氏菟絲子丸、八正散或代抵當丸等加減治療。 從臨床應用情況看, 只要辨證準確, 堅持服用, 約有半數患者可有療效, 部分可治愈。 缺點是較難堅持服用和多數患者的辨證較難把握。

西藥治療使用中樞神經系統興奮用藥, 如使用氯酯醒或聯合應用副交感神經阻滯劑和擬交感神經藥物, 如阿托品和麻黃素;還有人應用抗利尿激素, 如脫精氨酸加壓素或彌凝等。 部分患者雖然有效, 但復發比例較大 , 且抗利尿激素應用于單純的尿床患者, 因某些指征掌握較為困難, 尚有一定的危險性。

赞助商链接

近年來有的醫院正在開發外用藥物治療, 并且取得了一些可喜的進展。 在這方面, 武漢惠民醫藥研究所開發的尿床敷療磁藥兜較有代表性。 它采用中醫外治的方法, 將藥兜敷于肚臍神闕上。 此法使用方便(每天佩帶12個小時), 具有療效好(半數使用者可自當天停止尿床, 絕大部分一星期之內顯效), 不限制飲水及晚間不需喚起, 又無毒副作用等優點。

尿床的理療包括針灸、穴位注射、推拿按摩和點穴治療。 雖然都有一定的效果, 但由于患者多為兒童, 很難適應這些方法。 但對成人或較大一些的孩子來說, 理療也不失為一種有效的方法。 據武漢新世紀中西醫結合醫院外科尿床組報道, 對成人或12歲以上的孩子經多種方法治療未愈者, 點穴療法有可能取得滿意療效。

器械校正尿床目前國內很少應用, 在美國有應用夜尿警報器校正的。

赞助商链接
它是通過長時期的“尿床即被叫醒”, 形成一種條件反射, 來達到治療的目的。 一般治療約需半年以上。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