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幸福也是一件苦惱的事

1852

偶遇一人在家,我就會對家里的寂靜感到有些無所適從,就有點傻,有點呆。稍稍穩下神來后,素日讀的那些書,斷斷續續想的那些問題,便一古腦兒地涌來,又是小說大綱的提要,又是散文隨筆的靈感,又是雜文的思想,題材一多,都不知先寫哪個好了。平時最有主見的我,一時竟也沒了主見。終于下定決心寫某一篇,可手一搭到鍵盤上,思路又串到別的題材上去了。如此下去,一個晚上,什么也沒寫成,關了電腦,一臉的倦意,胡亂洗洗,上床平躺著,想自己到底是怎 么了。不知什么時候,電腦“磁盤碎片整理程序”觸發了我,

啟示了我。是啊,是該整理一下自己生活的碎片了,規整規整,給自己騰出更大的生活空間,讓自己生活得寬松自在起來。

經過對自我生活碎片的整理,總結出家庭的幸福是我獨處時心緒煩亂的根本。當這個結論跳出我的腦海時,幾乎把我嚇了一跳:幸福怎么招惹得煩亂起來了呢?慢慢平靜下心境后,認為這個結論雖是違反常情,卻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在此必須申明的是,這一點不見得有共性,它或許只是因人而異,至少我目前就屬于這類情況。

我承認自己的敬業精神是無與倫比的,但我愛家更勝一籌。每每到了下班時間,我是一刻也不耽誤地往家里趕,這點“愛好”早在我和妻戀愛初期就養成了,到現在快10年了,

非但沒減弱,隨著有了孩子,我的這個“愛好”倒更貼實了。尚在孩子不會走路的時候,就夢想有一天,我正在書房敲擊著鍵盤,或正讀著書,這時,蹣跚學步的孩子笑瞇瞇地走過來,爸爸爸爸地叫著。我一樂,把孩子抱在懷里,那該是多幸福呀!可當孩子真的學會走路后,我就從沒感受到過我想像中的這般寧靜的幸福。兒子走到我的椅子旁,喊著鬧著上椅子,剛把他抱到椅子上,他就去扒鍵盤,弄得我什么也干不下去。因為實在是太喜歡孩子,就任孩子瞎搗鼓。我深知,想要天倫之樂,就得在事業上做出一些讓步。時間不長,孩子就能自己爬上椅子,自己去玩鍵盤了,而且動作粗魯,要么是巴掌拍,要么是拳頭砸。玩的過程使孩子學會了許多令人啼笑皆非的詞匯,
只要看到我坐在電腦前,他就跑過來,用手把我扒拉開:“爸爸閃開,爸爸閃開,我要干活!”他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遇到這種情況,我又是煩孩子搗亂,又是喜愛孩子的這種瞎攙和勁兒。可這樣一來,我的創作時間,讓孩子占去大半。

我并沒因有了孩子,而疏遠了妻子。只要我們兩個都在家,彼此的交流多于讀書的時間。多數時候,我是寧肯多讀點書,少討論點事,可夫妻間一打開某一個話題就關不住了,一聊就是老半天。有時,兩個人好不容易坐下來開始靜靜地各讀各的書報,讀到個新鮮話題就又想彼此交流。我有個邊讀書邊思考的習慣,往往當書中的某一個情節或觀點與我的現實生活相碰撞,

就要成為我的一個思想火花時,妻往往就會針對她讀到的某一個信息大發議論了。每毎這時,我還得強行壓住無名火,聽她高談闊論。妻倒是暢所欲言了,可我的思想“火花”卻被她的高論給撲滅了。老實說,我這人記性不大好,再說,思想的“火花”又常常是轉瞬即逝。這時外界一有信息插入,就會被沖得一干二凈。所以,有時我多一個字都舍不得說,生怕神走得太遠,靈感又跑了。不過,有些時候,妻撲滅了我的一個靈感,倒又給了我一個新的信息。故而我是矛盾的,我希望多多地和妻進行思想上的交流,又希望自己一個人靜靜地坐下來,讀書、思考。然我愛事業,更愛妻和孩子,我就在事業與妻兒之間,偷空享受著我的家庭幸福。

我無論是正在寫著東西,還是在讀著書,只要孩子湊到臉前,我就忍不住要和他說兩句話,就忍不住親親他,抱抱他。這樣,我正想著的一個話題或一個構思,不由自主地就開了小差;我寫著東西,讀著書,妻只要在身邊,我就忍不住和她說點什么,如果不說話,我也感到不踏實。真有機會讓我一個人在家時,我的思路倒亂得不知該如何好了,以致到了不整理自己的生活碎片,竟無法寫作的地步。現在想來,這家庭的幸福,是事業的頭號“殺手”,尤其對于從事寫作的人來說,這個“殺手”無疑是致命的。當我把這篇文字交給妻看的時候,妻笑笑說:“是你自己意志不堅,倒怪起我們娘兒倆來了。”

不管怎么說,我把生活的碎片整理過了,

顯然這只是個開頭。我茫然的是,生活的碎片怎么也不像磁盤的碎片。磁盤碎片的整理,是騰出更多的空間,起碼一運行起文件來,其速度比整理前要快些;而生活碎片的整理,理出來的那一刻是清晰的,真正運行起來的時候,比整理之前還亂,真是剪不斷,理還亂了!要親情不要事業就沒飯吃,要事業不要親情,像我這種人,少了家庭的溫暖就寫不出東西來,豈不是更糟糕。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