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汶島和格棱島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1709
赞助商链接

緊靠著錫蘭島的海岸, 在荷爾斯騰斯堡①外面, 曾經有過兩個樹木茂密

的島——汶島和格棱島。 島上有建著教堂的小鎮, 有莊園。 兩島都緊靠海岸,

相互之間距離很近, 不過現在只有其中的一個島了。

一天晚上, 天氣壞得非常可怕。 海水上漲, 在人的記憶中從沒漲得這么

高過;風暴越來越厲害, 那是一種世界末日來臨的天氣, 那聲音就像地球在

碎裂。 教堂的鐘劇烈地搖擺著, 不用人去撞便自己響起來。

就在那天晚上, 汶島沉到海的深底去了, 就好像這個島從來就沒有存在

過似的。 但在那以后的許多夏季的夜晚,

赞助商链接
當海上風平浪靜, 海潮退落, 漁船

掛著燈去叉鰻魚的時候, 眼睛銳利的漁民便說他可以看到汶島就在自己的下

面, 島上的白色教堂和教堂高高的圍墻都依然可見。 “汶島等候著格棱島

②, ”傳說中這么講。 他看到了這個海島, 他聽到了教堂的鐘聲從下面傳來。

可是他這點依然搞錯了, 那顯然是那些經常在水面休息的野天鵝的聲音。 它

們凄戚的鳴叫聲從遠處聽, 就像是教堂的鐘聲一樣。

有個時候, 格棱島上的老人還能很清楚地記得那個暴風雨的夜晚, 還記

得他們小時候在潮水退落時能坐車來往于這兩島之間, 就像今天人們乘車從

離荷爾斯騰斯堡不遠的錫蘭島乘車去格棱島一樣, 海水只淹過輪子一點。 “汶

島等候著格棱島”, 人們就是這么說的。 這成了傳說, 像真事一樣。 許多小

男孩和小女孩在暴風雨的夜晚躺在床上想:今晚汶島帶走格棱島。

赞助商链接
他們在恐

懼中念著上帝, 就這樣睡著了, 做了美夢。 ——第二天早晨, 格棱島和島上

的樹林、谷田, 那些友善的農舍和麻園依然還存在;鳥兒在歌唱。 鹿在跳蹦,

鼴鼠不管它打多深的洞, 也嗅不到海水的氣味。

然而格棱島的日子終歸不多了。 我們說不清楚還有多少天, 但是不多了。

在某個晴朗的早晨, 這島終歸會不見了的。 也許就是在昨天, 在那邊的海灘

上, 他們還能看到野天鵝在錫蘭島和格棱島之間游弋, 一只鼓滿風帆的船在

密林旁邊駛過。 你自己也曾在這別無他路的地方乘車穿越;馬兒在水中跑著,

水飛濺在車輪四邊。

你離開了那里, 也許到大世界里去走了一遭, 經過了一些年后又折了回

來。 你看到了這里的樹林圍繞著一大片綠地, 在這片綠地上, 一座秀美的農

舍前谷草散發著芬香。 你在什么地方?荷爾斯騰斯堡和它那金光閃閃的塔頂

赞助商链接

依然屹立著, 不過不是緊靠著海灣, 它已經退到了陸地里。 你穿過樹林走著,

走過了田野, 走向海灘。 ——格棱島哪里去了?你看不到前面有海島, 你看

到的是一片大海。 是不是汶島帶走了格棱島, 它等了那么多日子?出事的那

場暴風雨發生在哪一個晚上, 什么時候山搖地動, 把古老的荷爾斯騰斯堡移

動了幾千幾萬個雞步退到了內地了?

沒有過什么暴風雨的夜晚, 那是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 人類用聰明才智

在海前修起了堤壩③。 人類用聰明才智把海水抽干, 使格棱島牢牢地和錫蘭

島聯在一起。 海灣變成了草場, 長著茂盛的草, 格棱島牢牢地靠著錫蘭島了。

那老莊園仍在它原來的地方。 不是汶島帶走了格陵島, 是長著長“堤臂”的

錫蘭島伸出了手。 抽水泵的大嘴呼吸著, 念著咒語——娶親的語言, 于是錫

蘭島得到了大片的田地作為婚嫁禮物。 這是真事,

赞助商链接
是在人民議會④上宣讀過

的。 你看見傳說成了事實, 格棱島不見了。

①錫蘭島西南部斯凱爾斯寇東的一個大地主莊園, 屬荷爾斯騰斯公爵所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