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姨媽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1891
赞助商链接

你真應該認識姨媽!她真可愛!是啊, 就是說她的可愛不是人們通常理

解的那種可愛。 她很甜很和藹, 有自己獨特的令人覺得有趣的地方。 若是有

人想閑聊點什么, 想找個人尋尋開心, 那么她便可以是人們閑談說笑的對象。

她可以被編進戲里, 原因很簡單, 因為她就是為了戲院和一切與戲院有關的

事而活在世上的。 她是一個很慈善的人, 可是經紀人法布, 姨媽把他叫做狗

兒子①的那位卻說她是一個戲迷。 “戲院是我的學校, ”她說道, “是我的知識

的源泉。 從那里我有機會重溫圣經的歷史:‘摩西’②, ‘約瑟和他的眾兄弟’③

赞助商链接

等等, 都是歌劇了!從戲院里我學習了世界歷史、地理和人文知識!我從法

國的戲劇里知道了巴黎的生活——下流, 可是非常有趣!看了《呂格勃一家》

④后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淚。 那個男人為了贏得那個年輕戀人竟然飲毒自殺!

——是啊, 在過去五十年我連續買全票⑤, 這期間我哭過多少回啊!”姨媽熟

知每一出戲, 每一個場景, 每一個要上場或者上過場的人物。 只有在戲劇上演

的那九個月她才真正活著。 夏季要是戲院沒有演出⑥, 那段時間會使她變老,

而一場持續到半夜以后的演出則又延長了她的生命。 她不像其他人那樣說:

“春天來了, 鸛已經回來了!”“報紙上說第一批草莓上市了。 ”她是這樣宣

告秋天的來臨的:“你瞧見了戲院又在預售全年的包廂票了嗎?演出開始

了。 ”

她按照一所住房距戲院的遠近來衡量它的價值和它位置的好壞。 從戲院

背面的那條小街搬到距戲院稍遠一些、對面又沒有人家的那條大街,

赞助商链接
對她是

一件傷心事。

“在家里我的窗子就該是我在戲院里的包廂!你不能總是坐著想自己的

事, 你得看看人。 可是現在我就好像搬到了鄉下。 若是我想看看人, 我得走

進廚房, 爬在洗碗槽上, 這樣才能看見對面的鄰居。 可是, 我住在那條小街

的時候, 我可以直接望到那個賣麻的商人的家里, 上戲院只消走三步。 可現

在, 我得邁三千個大步了。 ”

姨媽也有生病的時候, 可是不管她病得多厲害, 她是不會忽略戲劇的。

一天, 她的醫生囑咐她, 讓她晚上在腳上敷些舊發面起子⑦, 她照他的話辦

了, 可是她卻雇車去了戲院, 腳上敷著發面起子坐在那兒看戲。 要是她病故

在那兒, 她一定覺得很幸福。 曹瓦爾森⑧就是死在戲院里的, 她管這個叫作

“幸福的死”。

如果天國里沒有一座戲院, 她一定很難想象出天國的富裕。

赞助商链接
當然沒有誰

對我們承諾過, 可是不難設想, 先逝的許多杰出的男女演員, 總該有一個繼

續活動的場所的。

姨媽有一根從戲院通到她的屋子里的電線, 每個星期天喝咖啡的時候,

電報便來了。 她的電線便是“戲院布景部的西沃森先生”, 那個指揮道具布

景、幕啟或幕落的人。

從他那里, 她事前就得知要上演的戲的簡單扼要的評介。 莎士比亞的《暴

風雨》⑨被他稱為“一出瞎胡鬧的東西!有那么多東西要搬上臺, 而且戲一

開始便要用水!”也就是說, 波濤滾滾的場面太過分了。 相反, 如果一出戲

的五幕都使用同一個房間布景的話, 他便說這出戲很合理, 寫得好, 這是一

出能讓他休息的戲, 不用換布景便能自動地演下去。

早些時候, 也就是姨媽稱之為三十多年以前的時候, 她和剛才提到的西

沃森先生都還年輕。 那時他已經在戲院布景部了, 她把他叫作她的“恩人”。

赞助商链接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