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伯爾厄隆的主教和他的親眷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2027
赞助商链接

我們現在在日德蘭北部, 在荒野沼地的另一邊。 我們可以聽到“西海岸

的嗚嗚聲”, 聽到浪花翻滾的聲音, 離我們很近。 不過在我們眼前是一個很

大的沙岡, 我們早就看見這東西了, 我們的車子朝著它奔去。 在深厚的沙地

上, 車子走得很慢。 沙岡上有一座很大的舊庭院, 那是伯爾厄隆修道院, 它

最大的一翼現在仍是教堂。 這天晚上我們到了那里, 天雖然很晚, 但天色明

朗, 光明夜晚的季節。 你可以看到四周很遠的地方, 可以穿過田野和沼澤望

到奧爾堡海灣, 望過矮樹叢生的地帶和草原, 一直望到那深藍色的大海。

赞助商链接

我們已經到了那邊, 現在我們正從倉舍房屋之間慢慢穿過, 拐來拐去,

從大門走進那座古堡。 這里椴樹沿著墻成行地排著, 墻為樹擋了風雨, 所以

它們長成了大樹, 枝子幾乎蓋住了窗子。

我們順著石頭鋪的螺旋臺階走了上去, 穿過木梁屋頂下的長廊。 這里風

的呼嘯聲很奇怪, 無論外面還是里面, 你真搞不清它到底在哪里。 于是人們

便說了起來——是啊, 當一個人心中很害怕, 或者想搞得別人害怕的時候,

他講出很多理由或看出很多理由。 人們說, 那些古老的滅亡了的教規便悄悄

地從我們身邊溜進了教堂, 到唱圣詩的地方, 你可以從風的呼呼聲中聽到它。

這樣一來, 你的心情便被它搞得很奇怪, 你便想著古代——想著想著, 你便

回到了古代。

— — 海岸上有船遇難, 主教的下屬都跑到那兒去了, 對在海難中幸存下

來的人, 他們毫不留情;海水沖洗掉了從被擊碎的頭骨里流出的鮮血。

赞助商链接
遇難

船上的貨物成了主教的。 東西真不少, 海水沖來了一只只酒桶, 滿裝著價值

昂貴的酒, 這些都到了修道院的地下酒窖里, 而里面原來已經裝滿了啤酒和

蜜水;廚房里堆滿了宰好的牲畜、香腸和火腿;外邊的水潭里, 肥胖的鯽魚

和鮮美的鯉魚游來游去。 伯爾厄隆的主教是一個很有勢力的人, 他有土地,

而且還想霸占更多;人人都得對這位奧魯夫·格洛勃低頭。 在曲鎮那個地方,

他的一位富有的親屬死了。 “親人對親人最糟糕”①, 這話對那邊的那位遺

孀可成了真理。 她的丈夫擁有除去教會的地產以外的全部土地。 她的兒子在

異國他鄉。 在他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 他便被送去學習異國風俗習慣, 那是

他的志向。 好多年沒有他的消息了, 說不定他已經躺進了墳墓, 永遠也不會

回家來管理他母親掌管的這些財產了。

赞助商链接

“什么, 讓一個婦人來管理?”主教這么說。 他送信要召見她, 傳她到

議事會。 可是這幫得了他多少忙呢?她從不觸犯法律, 她正當地行使著自己

的合法權利。

伯爾厄隆的主教奧魯夫, 你在打什么算盤?你在那張空白的羊皮紙上寫

下些什么?你在蓋了火漆印并用帶子扎好的那封信里悄悄地寫了些什么?為

什么又讓驛馬差人和仆人帶上它出國, 跑到了遠遠的教皇城市去?

這是落葉的時節, 也是海上多難的時節。 嚴冬馬上到了。 已經回來兩撥

人了, 最后這次驛馬差人和仆人在眾人的歡迎中回來了。 他們帶著教皇的信

從羅馬回來了, 這是一封譴責膽敢冒犯虔誠的主教的那個寡婦的信。 “譴責

她和她所有的一切!把她從教會和教徒中趕出去!誰都不應向她伸出援助之

手;親屬和朋友應該像躲避瘟疫和麻風病一樣避開她!”“不屈從的必須摧

毀!”伯爾厄隆的主教說道。

赞助商链接

他們都遠避她, 但是她并不避開自己的上帝, 他是她的保護人, 是救助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