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守塔人奧勒

2882

“當今世事時起時落,時落時起!現在我可不能起得再高了!”守塔人奧

勒說道。“起落,落起,大多數人都必須試試;從根本上說來,我們大家最

終都要成為守塔人,從高處審視生活,審視萬事。”

我的朋友奧勒,老守塔人,一個有趣愛嘮叨,好像什么都藏不住可是卻

又極嚴肅認真地把許多東西都藏在心底的人,他在塔上就是這樣講的。是啊,

他出身于滿不錯的門第,還有那么一些人說,他是一個樞密參事的兒子,或

者說可能是,讀書讀到高中畢業,曾是助理教師,助理牧師,但這于事又有

何補!那時他住在牧師的家里,

一切全是免費的;他要上光鞋油打整他的靴

子,但是牧師只給他用油脂調的黑色涂料,為了這個,他們之間產生了隔閡;

一個說另一個小氣,另一個說這一個虛榮,黑色涂料成了敵意的黑色緣由,

于是兩人分手了。他對牧師要求的東西,也正是他對人世間的要求:上光鞋

油;可得到的總是用油脂調的黑色涂料;——于是他便走離人寰去當隱士。

可是,在一個大城市里食人間煙火的隱士只能在教堂的塔上才有,他便爬到

那上面,抽著煙斗,孤單地走來走去;他朝下望望,朝上望望,不斷琢磨,

然后用自己的方式講出他看到了些什么,沒有看到什么,他從書本上以及從

自己身上,讀到了些什么。我常借給他些書讀,都是些好書,

從你交往的人

讀些什么樣的書,你便會知道其人如何。他不喜歡英國那種寫家庭女教師的

小說,他是這么說的,也不喜歡法國的那種用對流風和玫瑰花桿炮制成的東

西,不,他要讀傳記,讀關于大自然的奇妙的書。我每年至少去看望他一回,

通常是新年一過便去,在每年送舊迎新的時刻,他的思想中總有點兒這樣或

那樣的事情。

我在此講兩次對他的訪問,用他的原話來說,如果我能做到的話。

頭一次訪問

在我不久前借給他的書中,有一本是講鵝卵石的。那本書使他特別高興,

使他十分充實。

“是啊,它們真是些有年頭的老東西,這些鵝卵石!”他說道,“可是人

們毫不留神地從它們一旁走過去了!在田野里,在海灘上,有大量這種石子

的地方我自己就是這樣干的。

你踩在鋪路的石子上,那都是最最古老的太古時代的遺跡呀!我自己就

這么干過。現在,我對每一塊鋪路石都有了由衷的敬意!謝謝您這本書,它

真使我得到充實,把那些陳腐思想和習慣都趕到一旁,令我渴望再多讀一點

這樣的書。描述地球的長篇小說是各種長篇小說中最奇特的!可惜,我們無

法讀到開頭的幾部了,因為那幾部是用一種我們沒有學過的語言寫的。我們

必須從各個地層,從含硅的石頭,從地球的各個時期中才能讀到,只是到了

第六部,有行為的人,亞當先生和夏娃夫人才出現;對大多數讀者,這太晚

了一點,他們愿意一開始就這樣,對我倒無所謂。這是一部長篇小說,

非常

奇特,我們大伙兒都被寫了進去。我們腳爬手摸,停留在老地方,可是地球

卻在轉動,并沒有把海洋里的水潑到我們身上,我們在上面踏著走著的地殼,

還是緊緊地連在一起,我們并沒有跌落進去,沒有穿過去;于是便有了幾百

萬年的歷史,不斷地進步。謝謝你這本講鵝卵石的書。這些鵝卵石都是些小

伙子,要是它們能講話的話,一定可以給你講不少!要是一個人像我這樣高

高地坐在上面,偶而一兩次變得微不足道,豈不是非常有趣的事情,然后想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