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安妮?莉絲貝特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3526
赞助商链接

安妮·莉絲貝特如奶似血, 年輕開朗, 長得很好看;牙齒白得發光, 眼

睛又明又亮, 一雙腳跳起舞來又輕又快, 性情也活潑輕松!后果怎么樣呢?

——生了“一個討厭的小仔子!”——可不是, 他一點也不好看!他被送到

了挖溝工人的妻子那里。 安妮·莉絲貝特本人則住進了伯爵夫人的府第里面,

坐在豪華的屋子里, 穿的是絲綢、絨料的衣服;沒有一絲微風可以吹到她身

上, 誰也不敢對她講嚴厲的話, 那會傷害她, 她不能忍受傷害。 她為伯爵的

嬰兒做奶母。 那孩子真像一個王子, 美麗得像一個天使。 她多么喜歡這個嬰

孩啊!她自己的孩子,

赞助商链接
是啊, 他在那一個家, 在挖溝工人的家。 那個家里,

鍋從沒有燒開沸騰的時候, 嘴卻總是鬧鬧嚷嚷, 家里常常沒有人。 小男孩哭

起來, 沒有人聽到, 也就沒有人動心①。 他哭著便睡著了, 在睡眠中人是感

不到饑渴的, 睡眠真是一個絕妙的發明。 一年年過去了——是的, 隨著時間

逝去, 雜草便長了起來, 人們都這么說, ——安妮·莉絲貝特的孩子也長大

了, 可是, 人們說他的發育可不算好。 他是在這個家里長大的, 成了這家的

人。 他們因此得到了撫養費。 安妮·莉絲貝特完全擺脫掉了他。 她是大城市

里的夫人, 在家中, 生活溫暖舒服, 出門則要戴帽子。 她從不到挖溝工人家

去, 離開她住的城市太遠了, 那兒也沒有她什么事, 孩子是他們的, 他們說,

他能夠找吃的。 他要找點事做掙一口吃的, 于是他便去看管瑪茲·延森的紅

母牛。 他滿可以照料點什么, 做點什么事了。

赞助商链接

大莊子漂洗衣服的壩子上, 看門狗在自己的棚子頂上, 在太陽光中高傲

地蹲著, 對每個經過的人都吠幾聲。 遇到下雨天, 它便縮在棚子里, 干燥、

舒適。 安妮·莉絲貝特的孩子在陽光里坐在溝邊上, 手里削著拴牛的樁子。

春天, 他發覺三棵草莓開花了。 它們一定會結果的, 這是他最高興的想法。

但是, 一顆草莓也沒有結。 下大雨、下小雨, 他都坐在雨里, 渾身被淋得濕

透, 身上的衣服又被刺骨的風吹干。 他回到牛主人的院子的時候, 總是被人

推來搡去。 姑娘和小伙子們都說他又怪又丑, 他習以為常了——從來沒有被

人愛過!

安妮·莉絲貝特的孩子的日子過得怎么樣?他將怎么個活法?他命中注

定的是:“從來沒有被人愛過。 ”

他被從陸地拋到船上, 入了海, 在一艘破敗的船上打工, 船老板喝酒的

時候, 他看著舵。 他又臟又丑, 寒饑交迫, 人們會以為他從來沒有吃飽過肚

赞助商链接

子, 他也的確從未吃飽過。 歲已深, 天氣惡劣, 潮濕, 刮起了大風;風刺穿

厚厚的衣服, 特別是在海上。 一艘破敗的船在航行, 船上只有兩個人, 是啊,

你也可以說只有一個半人, 那就是船主和他的伙計。 那一天, 整天都是烏黑

的, 接著又更加黑起來, 寒氣刺骨。 船老板喝了些燒酒, 暖暖自己的身體;

酒瓶已經空了, 連杯子也一樣。 杯子上半截是完整的, 腿卻折掉了, 它被換

了裝在一個涂了藍漆的木坨子上。 船老板的意思是, 一瓶燒酒使人感覺不錯,

兩瓶就更令人舒暢。 孩子守著舵, 用一雙滿是油污長滿老繭的手握著它。 他

很丑, 頭發又硬又亂, 他腰彎背弓, 衰老頹喪。 這是挖溝工人的兒子, 教堂

的出生登記簿上他則是安妮·莉絲貝特的兒子。

風肆意地吹, 船肆意地跑!帆兜滿了風, 風來了勁兒, 把船吹得像飛一

樣地跑, ——四周是那么狂亂。 狂風暴雨在摧打, 可是更嚴重的還在后頭呢

赞助商链接

——停下!——怎么回事兒?什么東西把船撞了一下, 什么東西破了, 什么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