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墨水筆和墨水瓶

有人在一位詩人的房間里看見他桌子上擺著墨水瓶的時候,說了這樣的

話:“真奇怪,這么個墨水瓶里,竟然會生出這么些東西!真不知下一步又

是些什么?是啊,真奇怪!”“就是的,”墨水瓶說道。“真不可思議!就是的,

我常這樣說!”它對羽毛筆說道,也是對桌子上其他能聽到的東西說的。“真

奇怪,從我身上竟生出了這么多東西!是啊,這幾乎是令人不能相信的!而

我自己也真不知道,當人在我里面醮的時候,下一步會是什么樣。只要我的

一滴就夠寫滿半頁紙,這半頁紙上什么不能寫。我真是一種奇妙的東西!從

我產生出了所有的詩人的作品!產生出了人們覺得自己認識的這許多活生生

的人,這許多內心的感受,這種美好的心情,這些對秀麗的大自然的描寫。

我自己也不明白,因為我并不了解大自然。不過它卻就在我體內!從我這兒

產生出了一群四處闖蕩的人,漂亮的姑娘,騎著高頭大馬的騎士,皮爾·杜

佛和基爾斯騰·基默①!是啊,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向您保證,我沒有想著

這一層。”

“您是對的!”羽毛筆說道:“您根本沒有想。因為要是您想,您便會明

白,您只不過出了些水罷了!您提供水,這樣我便可以表達,可以把我內心

的東西表現在紙上,東西是我寫下來的。寫字的是筆呢!這一點任何人都不

懷疑,大多數人對詩的了解和一個老墨水瓶是一樣的。

“您只有很少的經驗!”墨水瓶說道,“您服役還只不過一個星期就已經

半禿了。您竟然就以為您就是詩人!您只是一個仆人罷了。您來以前,這類

東西我就有過不少了。有的是從鵝家族來的,也有英國制造的。我知道羽毛

筆和鐵筆!為我服務過的墨水筆很多很多。當他,人,為我而寫寫劃劃的人

來寫下我內心的東西的時候,還會有更多的墨水筆為我服務。

我現在倒很想知道,他首先從我身上拿出什么東西來。”“一灘黑水!”

墨水筆說道。

晚上很晚的時候,詩人回家來了。他去參加了一個音樂會,聽了一位小

提琴家的十分精彩的演奏,心中回蕩著那位音樂家的優美樂聲,他完全被他

那無比優美的旋律所陶醉。小提琴家用他的樂器奏出了令人驚異極為豐富多

彩的樂曲清泉:時而像清脆的粒粒水滴,顆顆珠子,時而像鳥兒在啾啾唧唧

和諧地鳴唱,時而又像一陣狂風吹過云杉樹林。詩人以為他聽到了自己的心

靈在哭泣,可是這是一種音樂,就像是能從婦女動人的聲音中聽出的那種和

諧的樂聲。就好像不僅是提琴的弦在發音,而且弦橋、弦栓及共鳴箱也都在

鳴響。簡直太不尋常了!演奏是很難的,但是卻像一場游戲,就像弓只是在

弦上來回奔跑,人人誰都會以為自己也會拉一樣。提琴自己在響,弓自己在

演奏,這一切好像就是琴和弓兩個的作為。大家忘記了把握著這兩樣東西,

給它們以生命和魂靈的大師;大師忘記了大家;但是詩人想著他,

提到他,

詩人把自己的思想這樣寫了下來:

“要是弓和琴竟夸耀起自己的所作所為,那該是多么地愚蠢啊!而我們

人,詩人、藝術家、科學上的發明家、將領,卻常常這樣干。我們夸耀自己,

——而我們大家實則只不過都是上帝演奏的樂器罷了。光榮只屬于他!我們

沒有什么可以夸耀的。”

是的,詩人寫下了這些,把它寫成一篇寓言,把它稱作《大師與樂器》。

“您得到您的了,夫人!”它們兩個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墨水筆對墨水瓶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