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書法家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992

從前有一個人, 他的職務要求他寫一手漂亮的字。 他能滿足他的職務的其他方面的要求, 可是一手漂亮的字他卻寫不出來。 因此他就登了一個廣告, 要找一位會寫字的人。 應征的信很多, 幾乎可以裝滿一桶。 但是他只能錄取一個人。 他把頭一個應征的人錄取了。 這人寫的一手字跟最好的打字機打出來的一樣漂亮。 有職務的這位先生很有些寫文章的才氣。 當他的文章用這樣好看的字體寫出來的時候, 大家都說:“寫得真漂亮!”

“這是我的成績。 ”寫字的人說——他實際上是半文錢也不值。 他把這些稱贊聽了一個星期以后,

就驕傲起來, 也盼望自己成為那個有職務的人。

他的確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書法教員, 而且當他打著一個白領結去參加茶話會的時候, 他的確也還像個樣子。 但是他卻想寫作, 而且想把所有的作家打垮。 于是他就寫起關于繪畫和雕刻、戲劇和音樂的文章來。

他寫了一大堆可怕的廢話。 當這些東西寫得太糟了的時候, 他在第二天又寫, 說那是排字的錯誤。

事實上他所寫的東西全是排字的錯誤, 而且在排出的字中(這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人們卻看不出他唯一拿手的東西——漂亮的書法。

“我能打垮, 也能贊揚。 我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一個小小的上帝——也并不太小!”

這的確是扯淡, 而他卻在扯淡中死去了。 《貝爾林報》上登了他的訃告。 他的那位能寫童話的朋友把他描寫得非常好——這本身就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雖然他朋友的用意不壞,

他一生的所作所為——胡說, 叫喊, 扯淡——畢竟還是一篇糟糕透頂的童話。

這篇小品一直沒有發表過, 因此它是哪一年寫成的也無從知道。 到了1926年它才在《貝爾林斯基報》該年的4月4日上首次發表。 這篇作品的寓意很明顯, 無再作解釋的必要。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