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俠膽雄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第一章

籠子里有數百只小雞,不知怎么搞的,魯西西一眼就看中了那只全身長著黑

羽毛的小雞。

魯西西從雞販子手中買下了這只小雞。她喜歡小雞毛茸茸的樣子,她喜歡關

照這些小生命。

魯西西回家后用紙箱子給小雞做了一個窩,她給它取名為黑錘。看樣子黑錘

對自己的新居很滿意。

魯西西抓了一把小米放進黑錘的寓所,黑錘不吃。

魯西西以為黑錘不愛吃小米,就給它換了些菜葉。

黑錘還是不吃。

"生病了?"魯西西猜想,可她眼前的黑錘生機勃勃,沒有生病的跡象。

魯西西注意到黑錘將小米中的幾粒沙子挑出來吃了。

魯西西到屋外抓了把沙子,放進黑錘的家。

黑錘津津有味地吃沙子。

魯西西認定黑錘不是一般的雞,她精心照料黑錘,每天還要和它說一會兒話。

從來沒吃糧食光吃沙子的黑錘漸漸長大了,它長成一只全身羽毛黑里透亮的

雄雞。奇怪的是它從未像其它雄雞那樣打鳴。

一天放學后,魯西西騎自行車回來。當她途徑一個十字路口時,一位騎自行

車的中年婦女將她撞倒了。

"你會不會騎車?啊?!"中年婦女看見對方是個女孩子,就先發制人,其實

撞車完全是由她造成的。

"我。....."魯西西從地上爬起來,她的胳膊摔破了。

"有你這么騎車的嗎?"中年婦女發現魯西西的胳膊在流血,于是她也捂自己

的腰叫喚"我這兒真疼呀,準是內傷啊......""對不起。"魯西西不知所措地向中

年婦女道歉。

"我這歲數可經不起撞車呀!"中年婦女捂著比撞車前還健康的身體嚷嚷。

"是您撞的我。"魯西西委屈地說。

"你還嘴硬?小小年紀就會頂嘴!你爸爸媽媽就是這么教育你的嗎?"中年婦

女拉開長輩的架式,越發撒潑起來。

圍觀的人漸漸多起來。

"我看見是你撞的小姑娘,人家反而給你道了歉,你就別再這樣了。"一位男

子為魯西西說話。

"就是,你又沒摔倒,怎么會受傷呢?"另一位老大爺對中年婦女說。

中年婦女見到有人替魯西西說話,老羞成怒,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潑起來,

連哭帶叫。

魯西西還沒遇到過這陣式,她和中年婦女成了圍觀的對象。有些不明真相的

人開始譴責魯西西。

"現在的孩子也是,撞了大人,也不知道把人家從地上拉起來。"“大人騎了

那么多年車,肯定比她技術好,準是這孩子撞了人家。"中年婦女聽到有人為她說

話,更來勁了。

魯西西看出面前這位中年婦女是那種沒理攪三分,平時不受人重視,好不容

易引人注目了堅決不放過機會的人。

魯西西想盡快離開這兒,她的胳膊火辣辣地疼,她看出那中年婦女嘛事沒有,

人越多她越來勁。

魯西西推自行車準備走。

"你不能走!"中年婦女拽住魯西西的自行車。

魯西西急得想哭。

有幾個小伙子吹口哨起哄。

魯西西往四周看,她真希望有熟人幫助她擺脫困境。

天空中閃過一道黑影。

不知怎么搞的,魯西西心頭一震。

她看見路邊的房子上有個熟悉的身影,是黑錘!

黑錘會飛?它到屋頂上干什么?魯西西感到驚訝,她忘記了身邊發生的事。

"喔喔喔。....."黑錘對著人群打鳴。

這是魯西西第一次聽黑錘打鳴。

"哎呀,我的頭疼死啦!"中年婦女雙手抱頭大喊。

"頭疼!"

“頭疼!"

圍觀的人都喊頭疼。

"喔喔喔。....."黑錘又叫了一次。

人們再次頭疼。

魯西西沒事。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

"快離開這兒!"

人群散開了。

中年婦女跑得比兔子都快。

魯西西松了口氣,她看見一道黑影從天空閃過,黑錘不見了。

魯西西顧不上胳膊疼,騎上自行車就往家趕。她還是不相信黑錘會飛,她也

不明白為什么那些人都喊頭疼?她自己怎么沒感覺頭疼?

魯西西帶著滿腹狐疑走進家門。

第二章

黑錘正在窩里喝水。看得出來,它是剛從外邊回來。

魯西西對黑錘說:

"謝謝你幫助我。"

“這是我應該做的。"

黑錘說話了!

"黑錘,你會說話!"魯西西興奮了。

"是你教的。你天天和我說話,再笨的雞也學會了,何況是我。"黑錘說。

"你怎么知道我遇到了麻煩?"魯西西還是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我突然覺得煩躁不安,身體不由自主地就往那兒飛。"黑錘說。

魯西西在書上看到過一種叫"心靈感應"的生理現象,她想,她和黑錘之間可

能就有這種"感應"現象存在。

"你會飛?會飛的雞我還沒聽說過。"魯西西說。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飛的。"看來黑錘今天也是頭一次認識自己。

"對了,你今天還打鳴了。過去我以為你不會打鳴呢。我還想,黑錘也許是一

只退化的雄雞。用我們人類的話說,這叫有女人氣的男人。"魯西西邊說邊咯咯笑。

"我想幫你驅散那群人,沒別的辦法,我就沖他們叫,沒想到他們還真跑了。

"黑錘并不曉得自己的本事。

"你一叫,他們就喊頭疼,真怪!唯獨我的頭不疼。"魯西西說。

黑錘好像在想事。

"咱們來做個試驗。"魯西西料定吃沙子長大的雞準是超雞。"你沖這個瓶子打

鳴試試。"魯西西把一個空氣子放到距離黑錘一米遠的地方。

黑錘沖瓶子打鳴。

瓶子粉身碎骨。

"乖乖,幸虧剛才那些人的頭沒碎。"魯西西后怕。

"我剛才沒使勁兒,好像我用勁兒的大小和目標的損害程度有關。"黑錘還會

用腦子,看來智商不低。

"再試一次。"魯西西要把關,她清楚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黑錘再次對著瓶子打鳴,這次它沒用什么勁兒。

瓶子裂了,沒碎。

"你真棒!"魯西西知道自己擁有一只神雞了。

更主要的,魯西西明白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有了一個仗義的朋友了。

其實,黑錘還有不少本事沒露出來,連黑錘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本

事。

魯西西突然感到胳膊疼,她這才想起剛才撞車時受了點兒傷。

"我去上點兒藥。"魯西西說。

"我看看。"黑錘說。

魯西西給黑錘看她胳膊上的傷。

黑錘用翅膀在魯西西的傷口上一拂,傷口不見了。

"你的本事可真大!"魯西西驚訝極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黑錘也驚訝。

魯西西看看表,臉上出現了愁容。

"你不高興了?"黑錘問。

"又該寫作業了,今天老師留的作業特別多。"魯西西嘆了口氣。她實在不明

白老師每天干嗎留這么多作業。魯西西覺得作業寫得越多,學生的腦子越笨越麻

木。

"我試試能不能幫你。"黑錘開始感覺到這世界上沒有它辦不成的事。

"你會寫字?"魯西西不信,"再說,我也不能讓你寫作業把你的腦子給毀了呀!

"黑錘飛上寫字臺,讓魯西西打開作業本。

魯西西打開作業本和課本。

"你寫一頁我看看。"黑錘說。

魯西西寫了一頁。

黑錘用翅膀在其它幾頁上拂了一下。

作業本的那幾頁上出現了魯西西的筆跡。

魯西西一看,一道題都沒錯!

"你可真幫了我大忙了!"魯西西把作業本統統讓黑錘"拂"了一遍。

只用了三分鐘,今天的作業全"寫"完了。本來這些作業得寫三個小時的。魯

西西可以利用這時間看課外書了。她覺得看課外書比寫作業對發展大腦智力有益。

鑰匙插進大門鑰匙孔的聲音。

"可能是爸爸回來了。"魯西西說。

"我回去了,別讓他們吃驚。"黑錘回到它在涼臺上的窩里去了。

爸爸下班回來了,他看看女兒的作業本,滿意地點點頭。

第三章

魯西西全家正在吃晚飯的時候,有人敲門。

媽媽站起來去開門。

門外站著四名警察。

媽媽問他們找誰。

他們說找魯西西的爸爸。

"找我?有什么事?"爸爸離開飯桌,走到警察面前。

警察掏出一張小卡片似的東西給魯西西的爸爸看,然后說:"這是逮捕證,你

被捕了。"“為什么?"爸爸感到莫名其妙,"你們弄錯了吧?"警察核實了一遍魯

西西爸爸的名字。準確無誤。

一個警察取出手銬準備銬魯西西的爸爸。

媽媽沖上去阻攔。她問警察:"他犯了什么法?"“有人舉報他,有證據。"警

察推開魯西西的媽媽,給魯西西的爸爸戴上手銬。

爸爸被戴上手銬的場面,深深地印在了魯西西的腦海里。

她頭一次意識到自從手銬問世后,銬過許多好人。她第一次恨手銬,恨那些

用手銬銬好人的人。

魯西西根本不相信爸爸會干壞事。就是劈開半個地球當證據,魯西西也不信

爸爸是壞人。

她斷定"舉報"爸爸的人是誣陷,是十惡不赦的壞蛋。

"是誰舉報我爸爸?他準是壞蛋!"魯西西大聲問警察。

"很遺憾,我們不能向你透露舉報人的姓名。法律保護舉報人。"一個警察告

訴魯西西。

爸爸被幾名警察帶走了。

媽媽和魯西西被這突如起來的事變驚呆了。

鄰居們探頭探腦地看熱鬧,專業嚼舌婦和專業嚼舌公們嘰嘰喳喳地交頭接耳,

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留下的幾名警察向媽媽出示了搜查證后,開始翻箱倒柜。

看著外人檢查自己的家,魯西西覺得受了莫大的污辱。

把所有的東西翻得亂七八糟后,警察走了。

魯西西撲進媽媽懷里,和媽媽抱頭大哭。她們想不出是誰陷害爸爸,他們覺

得天昏地暗孤立無援,她們仿佛掉進一座萬丈深淵。

哭累了,魯西西止住眼淚。

她意識到自己肩頭的責任,她要為爸爸正名,為爸爸洗清恥辱,找到那個誣

陷爸爸的壞蛋。

皮皮魯駕駛幻影號周游世界去了,媽媽又無能為力,只有靠魯西西為爸爸伸

冤了。

魯西西擦干眼淚,立刻覺得自己長大了十幾歲。她先勸住媽媽不再哭泣,又

同媽媽一起收拾好屋子。

“媽媽,你知道有哪些人和爸爸有仇?"魯西西開始著手調查了。

"沒聽說你爸爸有什么仇人,他在單位人緣很好。不過你爸爸才能出眾,可能

遭嫉妒。"媽媽一邊抽泣一邊說。

魯西西知道爸爸在單位工作是尖子,很受上司的重用。

"誰是爸爸的競爭對手?"魯西西問。

媽媽搖頭。

魯西西安慰媽媽早點休息。

不知怎么搞的,爸爸被戴上手銬的景象總是出現在魯西西眼前,不管她是睜

開眼睛還是閉上眼睛。

魯西西清楚爸爸在牢房里會受苦,她要爭分奪秒救出爸爸。可自己能挑起這

個重擔嗎?魯西西心里沒底,但她有勇氣。

魯西西想皮皮魯了。如果哥哥在,還有個人可以商量,她知道媽媽會為她擔

心,會阻止她行動的。

涼臺上一陣響動。

魯西西先是被嚇了一跳,接著她的眼睛放出了光彩。

黑錘!

魯西西怎么忘了她有黑錘!神雞黑錘!!

該著陷害魯西西爸爸的壞蛋倒楣,他們大概做夢也沒想到被他們陷害的人的

家里有只俠膽雄雞!地球上唯一的一只俠膽雄雞!

魯西西打開涼臺門,請黑錘進屋。

黑錘先開口:"我都聽見和看見了,你爸爸是冤枉,他遭到小人暗算了。"

“你知道是誰嗎?"魯西西急切地問。

黑錘搖搖頭,說:"不知道,但我能感覺到有壞人害他。

咱們合作,一定能找出害你爸爸的人。"“那就快行動吧!爸爸在牢房里準受

罪,說不定還會挨打。"魯西西恨不得立刻就讓那個壞蛋和爸爸對調位置。

"可這么大個城市,咱們從什么地方入手找那個壞蛋呢?"黑錘問。

“這。....."魯西西動腦子,"對。害爸爸的那個人準特別恨他,今天他總算

把爸爸送進監獄了,現在這壞蛋一定特別高興,說不定正喝酒呢!"“我現在就去

把全城所有正在高興的人的長相和住址記下來。明天你再根據這些地址去查查他

們叫什么是干什么的,看看這些人當中有沒有同你爸爸有關系的人。"黑錘說。

"就這么干。"魯西西同意。

黑錘拍拍翅膀,飛進夜空。

大海撈針般的調查開始了。

第四章

陷害魯西西爸爸的壞蛋的名字叫流風。

現在他正躺在虹光飯店304房間的浴缸里沐裕流風可不是那種讓人一眼就

能認出的壞蛋。他是那種高級壞蛋,是偽君子,是道貌岸然的流氓。他60歲左

右,長著一副慈眉善目的面孔,任何人見了他都會產生親切感,然后放松對他的

警惕。流風正是依靠這副慈眉善目,掩蓋著他的蛇蝎心腸。他的夫人最了解他,

經常戲稱他為"笑面虎,殺人賊"。當然夫人決不會當著外人說這種話,夫人最善

使用內緊外松的政策,當著外人,她總是把"我們流風從沒整過人"這句話掛在嘴

邊。其實傻瓜也明白,只有整過人的人才會經常把沒整過人這種話掛在嘴頭,這

叫此地無銀三百兩。流風干過的傷天害理的事可以編成500集的電視連續劇。

流風是一家公司的總經理,他的公司專門靠坑蒙拐騙掙錢。他利用自己的忠

厚外表建立了一個關系網。利用這個網買空賣空,今天倒煤發能源之財,明天又

倒賣汽車,后天干長途販運,財越發越大,地位也越來越顯赫。

近來流風急于想同魯西西爸爸所在的公司做一筆買賣,這項買賣如果做成了,

流風可就不是今天的流風了。沒想到魯西西的爸爸稟公辦事,不受賄賂,看出這

筆生意其中有詐,勸告經理不要同流風這種人打交道。經理看重魯西西的爸爸,

斷了流風的財路。

流風能不恨魯西西的爸爸嗎?

他一定要除掉這個心頭之患。他決定使用人間最流氓的手段--陷害,來拔掉

他的這顆眼中釘。陷害忠良是流風的拿手好戲和看家本領。如果在陷害專業評職

稱,流風當一級教授穩操勝券。

經過和部下的周密策劃,流風制訂了陷害魯西西爸爸的具體步驟,這些壞招

兒能置任何人于死地。一張陰謀的大網張開了,而魯西西的爸爸卻絲毫沒有察覺。

流風現在躺在浴缸里,他感到舒服,他渾身的汗毛孔全張開了,每個汗毛孔

都向體外排放著他體內的毒氣。流風的皮膚愛過敏,屬變色龍體質。反正蚊子不

咬他,曾經有一只蚊子不知深淺,誤吃了他的血,當場就被毒死了。

部下已將魯西西的爸爸被捕的信息打電話告訴他了,他瞇著眼睛躺在熱水中

計算著這是第幾十個被他用卑鄙手段送進監獄的人。他冷笑了一聲,放了一個屁,

然后從浴缸中站起來,對著鏡子欣賞了一番自己那皺皺巴巴的丑陋的胴體,然后

披上浴巾走進臥室。

流風喜歡住飯店,他不愿意住在家里。別看流風形將老朽,卻仍喜歡沾花惹

草,時不時在飯店同馬小姐牛女士幽會一二。

流風走進臥室,斜靠在席夢思床上看當天的報紙。他非常關心政治,他常訓

斥自己的孩子不懂政治。流風認為利用政治刀子殺人是最高級的謀殺手段。他看

報紙時恨不得把每個標點符號都刻進腦海,他善于利用政局上哪怕是極其細致的

變化置對手于死地。流風的另一個經驗是不留文字的東西,他只向部下口頭下達

陰謀指令,但決不寫信或留便條。文字是證據,而語言卻可以不承認。這種流氓

無賴技巧救了流風好多次命。要不然,今天他已經不會繼續生存在這個地球上了,

判10次死刑都不夠治他的罪。

按說,除掉了心頭之患,流風現在應該喜形于色,喝酒慶祝。可他不,他是

流風,盡管是他一個人獨處,他的面部表情仍呈現痛苦狀,好象失去了最親的親

人。這是流風多年練就的本事,可惜沒人舉薦,否則流風真可以入訊吉尼斯世界

紀錄大全》的"偽君子世界紀錄"。如果需要,流風可以親手用刀子捅了自己的親

生兒女。老婆和兒女在他眼里不過是他豢養的一群動物,可他在兒女眼中卻是天

下第一慈父,在老婆眼中是天下第一模范丈夫,盡管老婆也曾發現流風對她有過

不忠,但她一亮出母夜叉面孔,流風便立即改邪歸正。

造就這樣的偽君子--徹頭徹尾的壞種,是上帝的罪過。

現在各位讀者知道了,魯西西有著怎樣的對手了。

第五章

黑錘用閃電般的速度在夜空中飛行,它穿梭于各幢大樓之間,觀察人們的表

情。

深夜兩點鐘,黑錘回到魯西西身邊。

"怎么樣?"魯西西迫不及待地問,盡管她心里十分清楚,這種調查方法太笨

了。

"特別高興的有52家。"黑錘說。

魯西西拿紙筆記錄那52家的門牌號碼。沒一家是魯西西認識的。

魯西西為難了,她不知道如何著手調查這52個懷疑對象。

"你先休息,天亮了咱們再想辦法。"黑錘說。

魯西西同意了。

上午,魯西西先去學校。

她發現同學們開始指著她議論。

上課前,老師將魯西西叫到辦公室。

"魯西西,你爸爸出事了?"老師問,不知是誰這么快就把消息告訴了老師。

上次魯西西的爸爸得過一次獎,老師可是三個月后才知道的。

"我爸爸沒事。"魯西西回答。

"聽說被拘留了?"老師挑明了再問。

"他不會犯法,是冤枉。"魯西西絕對相信自己的爸爸。

"你要正確對待,不要影響學習。"老師提醒學生。

"我想請幾天假。"魯西西說。

"請假?為什么?"老師問。

"查出陷害我爸爸的壞蛋。"魯西西一字一句地說。

"你?去找害你爸爸的壞人?"老師感到驚訝。

"對,我能找到他!"魯西西又補充了一句,"我一定要找到他!"老師沒想到

面前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學生內心竟然如此堅強。她相信魯西西的爸爸是無辜的了。

"我給你三天假。需要我做什么嗎?"老師批準了魯西西的請求。

"謝謝您。您準我假,就是對我的支持!"魯西西沖老師深深地鞠了一躬。

魯西西趕回家時,看見媽媽正哭。

魯西西一問,才知道媽媽在單位受不了同事的議論才回來的。

魯西西討厭那些以議論別人家的私事為樂趣的人。

敲門聲。

魯西西去開門。

兩個陌生的男人站在門口。

"你們找誰?"魯西西問。

其中一個年輕的問這兒是不是魯西西爸爸的家。

“是。"魯西西說,"可我爸爸不在。"

“我們知道他不在,"年輕的說,"我們經理是你爸爸的朋友,聽說他出了事,

特來看望你們。"年紀大的自我介紹說:"我叫流風,他是我的助理。我聽說了昨

天的事,我感到你爸爸不會干犯法的事,一定是有人害他。我來看看,有沒有能

幫幫忙的地方。"魯西西感動了。她請流風和助理進屋。

見魯西西的媽媽仍在哭泣,流風安慰她說:"皮先生為人正直,這是大家有目

共睹的。陷害他的人喪盡天良,遲早要受報應。你要愛惜身體。"魯西西的媽媽感

謝地點點頭。

看到有人這么了解爸爸,魯西西心里熱乎乎的。

黑錘悄悄告訴魯西西,這個老頭昨晚神情憂郁,表現得十分痛苦。

魯西西決定請流風協助她找到那個壞蛋。

"我在警察局有熟人。我可以去通融一下。請他們對皮先生的案子多多關照。

"流風喝了一口茶,說。

"我們總經理在法院也有關系,判決時也可以讓你爸爸少判幾年。"助理說。

“這些都不需要。"魯西西說,"我爸爸無罪,請您幫我找到那個壞蛋,再把

他關進監獄。"流風心里打了個哆嗦,他強烈感覺到面前這個女孩不是等閑之輩,

她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氣和不屈不撓的韌性。

"我愿意幫忙,你能談談你的計劃嗎?"流風不露聲色地套魯西西。

魯西西掏出了那52家的地址,遞給流風。

流風看看紙上的字,問:

"這是什么?"

“我覺得害爸爸的人知道他被關進監獄一定高興。這是昨天晚上全城最高興

的52家人的名單的地址。"魯西西說。

流風心中一驚,他更加確信魯西西不是等閑之輩。同時更加確信自己技高一

籌,魯西西不是他的對手。

"怎么弄來的名單?"流風想知道魯西西使用什么方法在幾個小時之內查出全

城數十萬個家庭中誰高興誰不高興的。

"請原諒,目前還不能告訴您。"魯西西說,"我請您幫我查查這些地址中有哪

些人同我爸爸有聯系。我覺得害爸爸的人一定同他認識。"流風點點頭,說:"你

這個判斷非常正確。這件事交給我來辦,請你放心。"“太謝謝您了。"魯西西的

媽媽不知怎么感謝流風好。

"不用客氣。每一個正直的人都不會袖手旁觀的。"流風說。

魯西西感覺到世界上還是好人多。

"我馬上派人分頭去查這些地址。我盡快將結果告訴你。"流風辦事有板有眼。

"謝謝您。"魯西西感謝流風。

流風和助理告辭。

第六章

坐進小轎車后,流風對助手說:

"除掉她,越快越好。"

助手點點頭。

流風活這么大沒怕過誰。想當年他甩他那在農村的結發妻子,結發妻子的弟

弟揚言要捅了他。流風面對殺豬刀,連眼睛都沒眨巴一下。可今天,流風怕魯西

西了。真怕,不知為什么。

流風在魯西西面前有一種自卑感,就像冰塊遇到太陽。

"要干得巧妙,不留痕跡。"流風叮囑助手。

"請總經理放心。"助理說。

流風手下的人個個五毒俱全。

"你準備怎么辦?"流風還是不放心。

"制造車禍。"助理說。

流風點點頭。

二十分鐘后,一輛偷來的汽車停在魯西西家樓下。

魯西西準備去爸爸的單位。

"我跟你去吧?"黑錘有預感。

“帶著一只雞,人家會覺得奇怪的。"魯西西說,"我一會兒就回來。"黑錘說:

"當心點兒。"魯西西點點頭。

街上人不多。魯西西朝公共汽車站走去。

過馬路時,魯西西看看兩邊沒汽車。可當她走到馬路中央時,有一輛汽車像

從地底下冒出來似的,突然朝魯西西撞過來。

路邊的行人驚叫起來:

"當心!"

“快閃開!"

魯西西聽到喊聲,回頭一看,已經來不及了。.....汽車從魯西西身上軋過去,

一溜煙兒地開跑了。

"記它的車號!"有人喊。

魯西西倒在血泊中。

人群圍上去。

"快攔車送醫院!"一位老大爺提醒大家。

一位中年人摸摸魯西西的脈博,對大家說:"已經死了。"人群默然。

五分鐘后,流風在辦公室接到部下的電話,他得知魯西西已從地球上消失。

流風指示助理迅速將駕車撞死魯西西的人干掉。滅口。

助理操辦去了。

流風對著鏡子看自己的面容。慈祥,和藹,友善。他對自己的長相非常滿意,

沒人會相信他流風是殺人兇手。他堅信他就是把全世界的人都殺了,也沒人會懷

疑他。流風的人生哲學有兩條:第一是隱藏自己的真面目;第二是心黑手狠。

魯西西的尸體被警察送進了醫院的太平間。

就在魯西西被撞的一瞬間,黑錘知道出事了,它飛上天空。

黑錘看見了血泊中的魯西西,它無法接近她,人太多。黑錘只好落在路旁的

房屋上等待機會。

黑錘潛入太平間,找到了屬于魯西西的那臺停尸車。

黑錘用翅膀拂魯西西的全身。它不知道這管用不管用,但它要努力,它不能

沒有魯西西。

魯西西雙目緊閉,沒出現生還的跡象。

黑錘繼續努力。

沒有效果。

黑錘絕望了,它發誓要嚴懲殺害魯西西的兇手。

黑錘忽然想起了自己打鳴時的威力,它要試試。

黑錘對著魯西西的尸體,滿懷深情地打鳴。

魯西西動了一下。

黑錘又打了一次鳴。

魯西西睜開眼睛了!

"我這是在哪兒?"魯西西睜眼后看見了黑錘,問。

"太平間。"黑錘激動萬分,它救活了魯西西。它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太平間?!"魯西西驚訝,"為什么?"

黑錘把經過告訴她。

魯西西想起那輛撞她的車了。

“我已經死過了?"魯西西還是不信。

黑錘把自己打鳴救她的經過說了一遍。

魯西西抱著黑錘,不知說什么好。

"殺我的人和害爸爸的人是一伙,對嗎?"魯西西鎮靜下來后,想的第一個問

題。

"是一伙,他們可真夠狠的,竟然對你下手!"黑錘對人類有了新的了解。人

類居然有這樣的成員,只要需要,他們能殺十幾歲的孩子!

"多虧了你,黑錘!咱們得趕快找到壞蛋,為人類除了這一害。"魯西西討厭

那些玷污人類聲譽的人。

"今后我可要與你形影不離了。"黑錘說。

"完全同意。"魯西西抱著黑錘親了它一下。

他們悄悄離開了太平間。

第七章

鄰居告訴魯西西的媽媽,魯西西車禍身亡。

媽媽呆了,橫禍接連降臨家中,她難以承受如此接二連三的打擊。

開門聲。

媽媽抬起淚眼,看見女兒站在她面前。

"你?。....."媽媽吃驚。

"媽媽,您怎么啦?"魯西西問。

“剛才有人告訴我,說你被汽車撞了。"“準是他們看錯人了。您看,我這不

是好好的嗎?"魯西西搖搖媽媽。

媽媽苦笑了一下,女兒總算平安。

天快黑了,魯西西和媽媽胡亂吃了點兒飯。魯西西走進自己的房間。

"光靠咱們倆破這個案挺難。咱們需要別人幫助。"魯西西對黑錘說。

"找誰?"黑錘問。

"我看流風經理可以信任。"魯西西對流風印象很好,流風是她見過的最慈祥

的長輩。

"同意。"黑錘投了贊成票。

"他給了我一張名片,咱們現在就去找他。"魯西西說。

魯西西把書包里的書和文具掏出來,讓黑錘藏在書包里。

她背上書包離開家。

流風正在他的房間里看當天的報紙,門鈴響了。

他伸了個懶腰,去開門。

門外站著魯西西。

流風大驚失色,他的表情生平第一次失控。

"你?!。....."流風說不出話來。他親眼看了部下送來的魯西西慘死輪下的

照片。

"您不認識我了?我是魯西西。"魯西西提醒流風。

"認識認識,快請進。"流風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表情。

魯西西走進房間。

"你先坐,我打個電話。"流風對魯西西說。

魯西西坐在沙發上。她將書包放在身邊。

流風給住在隔壁的助理打電話,讓他過來一下。

助理過來后第一眼就看見了魯西西,他的臉色變了。

流風和助理見魯西西時的第一表情引起了魯西西的注意。

"你們聽說我出車禍了?"魯西西問。

"啊,沒有。"流風搶先回答。

魯西西感到奇怪:既然他們沒聽說我出車禍,他們見到我時干嗎這副表情?

"您查那些人了嗎?"魯西西問流風。

"已經查過了。"流風最大的才能就是撒謊。只要不往紙上寫,多大的謊他都

敢撒。

"有可疑的人嗎?"魯西西問。

"有幾個。我正吩咐下邊的人繼續深入調查,請你放心。"流風恢復了慈祥的

面容。

"有人想殺死我。"魯西西說。

"這怎么可能?"流風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驚訝。

"他們開汽車撞我。"魯西西說。

"你沒受傷吧?"流風關切地問。

"沒撞著。"魯西西說。

"這就好。"流風看了助理一眼。

助理臉紅了。

魯西西注意到這個細節。

"我該走了。"魯西西站起來。

"喝瓶飲料再走。"流風沖助理使了個眼色,助理出去了。

流風從冰箱中取出一罐飲料,遞給魯西西。

魯西西一天沒喝水。正口渴呢。她打開飲料筒,一口氣喝光了。

"你放心,我會抓緊調查的,爭取盡快抓住陷害你爸爸的那個壞蛋。這壞蛋真

是十惡不赦!"流風送魯西西到房間門口。

"謝謝您。"魯西西同流風告別。

魯西西等電梯。

電梯門開了,里邊已經有兩個男人。

魯西西走進電梯,按了關門的按鈕。

電梯下降了不到五秒鐘,就突然停止了。魯西西發現那兩個陌生男人的表情

不對,她剛想喊,一個男人捂住了她的嘴。

另一個男人從兜里掏出一根繩子,往魯西西脖子上勒。

黑錘像利箭一樣從書包里飛出來,它先啄瞎了要勒死魯西西的那個壞蛋的一

只眼睛。

"啊--"那壞蛋松手去捂自己的眼窩。

另一個壞蛋撥出匕首刺黑錘。

黑錘使出全身的力氣沖他打鳴。

"喔喔喔--"

那壞蛋當場斃命。

還剩一只眼睛的壞蛋嚇傻了,跪下求饒。

"你說,是誰派你來殺我的?"魯西西問那獨眼壞蛋。

"這。....."壞蛋嘴還挺嚴。

"說不說?"魯西西嚇唬獨眼壞蛋。

"我說!是流風。"

果然是他!魯西西已有預感。

"陷害我爸爸的也是他?"魯西西又問。

獨眼壞蛋點點頭。

魯西西服了上帝了,他怎么會允許流風這種偽君子生活在地球上?可見上帝

也會犯錯誤。

電梯突然上升了。

原來,兇手們稟呈流風的旨意,在電梯里殺害魯西西后再將魯西西的尸體運

到飯店最高一層滅尸。

兩個壞蛋等在最高一層的電梯門口。

"怎么回事?"魯西西問獨眼壞蛋。

"我也不知道。"獨眼壞蛋裝孫子。

電梯停了,門開了。兩個彪形大漢守在門口。

獨眼壞蛋突然勒住魯西西的脖子,沖同伙喊:"快捅死她!"黑錘閃電般地沖

獨眼壞蛋打鳴。

獨眼壞蛋口吐鮮血一頭栽在電梯的地板上。

電梯外的兩個大漢沖進電梯。

黑錘挨個收拾了他們。

"去收拾流風?"黑錘問魯西西。

"不,我要讓他和爸爸調換位置,讓他去蹲監獄。讓法律收拾他。"魯西西說。

"怎么讓流風蹲監獄?"黑錘問。

"找到流風陷害爸爸的證據。"魯西西說。

"咱們現在去流風的辦公室找找。"黑錘說。

"走,從樓梯下樓。"魯西西看了一眼電梯里的四具尸體。

第八章

流風接到助理報告的四名部下在電梯里被魯西西殺死的消息后呆了。

他羨慕魯西西的爸爸有個好女兒,一個不屈不撓為父親伸張正義的少女。流

風后悔陷害魯西西的爸爸之前應該先調查一下他的親屬,如果親屬都是一些膿包

軟蛋再下手,如果親屬中哪怕有一個不屈不撓智勇雙全有正義感的人-—包括小孩

子,你也趁早別碰那對手。

"上警察局報案!讓警察去抓魯西西。"流風是賊喊捉賊的專家,最擅長誣陷

式的舉報。

"那咱們不就暴露了嗎?"助理擔心。

"魯西西沒證據。"流風冷笑了一下,"再說,誰相信我是壞人?"助理點點頭,

就連他這個直接參預陰謀的人也不相信流風是壞蛋,何況外人。

魯西西和黑錘潛入流風的辦公室,翻箱倒柜找證據。

令魯西西驚訝的是,流風的辦公室里沒有流風一個字,所有文件都是助理寫

的。

"文盲?"魯西西自言自語。

"老奸巨猾。"黑錘判斷準確。

"沒有證據法律可治不了他的罪呀!"魯西西茫然了。

“那咱們更得為人類除了這一害。"黑錘喜歡人類,喜歡人類的坦誠,不喜歡

人類中有流風這類偽君子。

"回家去想想辦法。"魯西西說。

走到家門口時,魯西西知道壞事了。四輛警車停在樓下。

幾名警察看見了魯西西,朝她跑過來。

黑錘從書包里鉆出來。

"別傷害警察。你先到房上躲一會兒。"魯西西叮囑黑錘。

黑錘飛到房頂上。

"你是魯西西嗎?"一個警察問。

魯西西點頭。

"你涉嫌謀殺。你被拘留了。"警察出示逮捕證。

"我謀殺誰了?"魯西西問。

"虹光飯店電梯里的四個男人。"警察說。

"我能殺死四個男人?"魯西西問警察。

警察也覺得這事太離奇,可現場發現了魯西西的指紋和頭發。

"到警察局驗一下指紋和頭發,如果不是你干的,你會自由的。"警察不忍心

給魯西西戴手銬。

魯西西被帶進警車。

黑錘無計可施,魯西西不讓它傷害警察。

警車呼嘯著開走了。

在警察局里,經過法醫鑒定,魯西西的指紋和頭發與謀殺現場發現的完全一

致。

"她用什么殺的這四條大漢?"主辦魯西西兇殺案的偵探問法醫。

“不是槍,不是刀,不是棍子。....."法醫還從沒見過這種殺人的方法。

"那是什么?總不會是化學武器吧?"偵探有幽默感。

"類似于氣功。"法醫調動他大腦里的一切常識,推論說。

"這女孩子如此厲害?"偵探不信。

"那四個男人身上都有兇器。"偵探的搭檔說。

"奇怪。"偵探皺眉頭,"我馬上提審她。"要么是冤案。要么魯西西是超人。

偵探認為此案沒有第三種可能。

第九章

黑錘的智商不低,它清楚救出魯西西和她爸爸的辦法只有一個:找到流風的

證據。

對于流風這種不寫一個字的壞蛋來說,找他的文字證據太難了。

黑錘想到了錄音機。

黑錘見過魯西西有一臺學外語用的微型錄音機,它決定帶著這臺微型錄音機

去流風常住的虹光飯店304房間。流風總不會為了怕留證據連話都不敢說吧。

晚上,黑錘學會了使用錄音機。

第二天上午,黑錘飛到虹光飯店304房間的窗臺上,它看見屋里沒人。

黑錘將紗窗撕破一個小口,撥開插銷,打開一扇窗戶,鉆進屋里。

黑錘鉆進床底下,等待流風回來。

快到中午時,流風和助手走進房間。

黑錘從床下看見四條腿坐在沙發上。

它按下錄音鍵。錄音機開始錄音。

"沒想到姓皮的有這么個女兒。"助理的聲音。

黑錘興奮了,它覺得這話有用。

"以后鬧誰先調查一下他親屬的素質。"流風的聲音。

黑錘認為這話的份量也不輕。

"不過他們父女二人還是逃不脫您的手心。"助理奉承流風。

助理如果知道他的話能把流風"奉承”進監獄,他準跳樓。

"看來遺傳挺重要。姓皮的就倔,軟硬不吃。他生的女兒跟他一樣倔。"流風

點燃一支煙。

"這魯西西不是一般的孩子,她怎么能干掉四個成年男人呢?王四和小威可是

學過武術的呀!"助理一想起電梯里那四具尸體心里就哆嗦。

"糟了!"流風大喊一聲。

"怎么了?"助手從沒見過流風如此失態過。

流風指紗窗上的洞。

"有人進來了?"助手用最快的速度檢查了壁櫥和衛生間,沒人。

流風示意助手看看床底下,他退到大門口,選好一個進可攻、退可溜的位置。

黑錘看見一雙腳朝床邊走來,它迅速將磁帶從錄音機里取出。

黑錘知道這盤磁帶就是證據,它能使魯西西和她爸爸獲釋,能將流風這個天

下第一偽君子送進監獄。

黑錘一定要將磁帶帶走。

助手趴在地上用手電往床底下照。

"雞!"助手感到詫異。

"什么?"站在門口的流風以為自己沒聽清楚。

"床底下有一只雞!"助手重復。

"雞?"流風感到恐怖。

"雞的嘴上叼著一盤磁帶!"助手又有了新發現。

"磁帶!!"流風減了一聲,他最怕的事情發生了。

流風最恨錄音機,他什么電器都買,唯獨不買錄音機。

他詛咒發明錄音機的人。為了不留證據,他可以做到不寫字,但他做不到不

說話。

流風用最快的速度把門窗統統關死,他要不惜一切代價把磁帶搶回來。

流風趴在地上看黑錘。他和黑錘的目光對視時頭皮發麻。

他怕這目光,他覺得這目光能看到他心里。所有偽君子都怕別人看到他心里。

流風趴在助手耳邊小聲吩咐他。

助手點點頭,心領神會。

流風從衛生間拿來紙簍,他趴在床上,紙簍口朝下,準備扣住黑錘。

助手見經理準備好了,拿棍子從另一邊往出轟黑錘。

黑錘嘴里叼著磁帶,無法向他們進攻。再說它還牢記著魯西西的話,讓法律

去收拾流風。

棍子打到黑錘身上。

黑錘只好向床的另一邊躲閃。

棍子伸長了。

黑錘的身體剛一露出床的遮掩,紙簍就扣在了黑錘的身上。

流風用腳踩住紙簍,眼睛里射出賭徒大贏時才有的那種光輝。

助手跑過來仔細觀察黑錘。

"不是一般的雞!"助手斷言。

會使用錄音機的雞當然不是一般的雞,流風又不是傻子,他瞪了助手一眼。

不能放它出來,想個辦法在紙簍里弄死它。"流風下令。

"去拿暖水平,燙死它。"

助手拿來一壺開水。

流風親自往黑錘身上澆開水,他不能允許會使錄音機的雞活在地球上。

黑錘把磁帶藏在身子下邊護祝滾燙的開水澆到身上疼得它肝膽俱裂,一壺開

水澆完了,助手去拿第二壺。

黑錘憤怒了,它奮力向上一躍,掙脫了紙簍的束縛,磁帶掉到地上。

流風伸手去搶磁帶。

黑錘沖流風的手打鳴。

流風的右手同磁帶一起留在地上。斷了。

流風又換左手去撿磁帶。

一聲雞鳴。

流風的左手也斷了。

黑錘盯著流風。

失去兩只手的流風不敢再打磁帶的主意了。

助手拎著兩壺開水跑進來,他看見這個場面。呆了。

黑錘不想教訓他了,它要留他當人證。

黑錘叼著磁帶,破窗而出,轉眼就消逝在空中。

黑錘忍著全身的燙傷,全力飛回家,將磁帶交給魯西西的媽媽。

媽媽以為這是在夢中。聽了錄音后,她知道丈夫和女兒有救了。

第十章

一個小時后,警車和警察包圍了虹光飯店304房間。

警察在逮捕流風時遇到了難題:無法給流風戴手銬--他沒有雙手。

"上腳鐐。"警察頭兒吩咐部下。

戴著腳鐐的流風被警察押進囚車。

當天,魯西西和爸爸被宣布無罪釋放。

魯西西和爸爸回到家里,媽媽為他們父女擺下了豐盛的筵席。

黑錘燙傷較重,魯西西的媽媽正在精心為它治傷。

"爸爸謝謝你!"爸爸舉杯謝女兒。

"應該謝黑錘!"魯西西說。

"對,謝謝咱們的俠膽雄雞!"爸爸對黑錘說。

"我要謝你們。"黑錘說。

"謝我們?"爸爸不明白自己在這次事件中有什么值得人家謝的地方。

"謝謝你們讓我知道了人類的正宗品質,也謝謝你們讓我看到人類中還有這種

偽君子。"黑錘說。

"正義終究會戰勝邪惡。"爸爸舉杯。

碰杯。

法庭經過一個月的調查,證實被告流風犯有誣陷罪、行賄罪、受賄罪、謀殺

罪、投機倒把罪。數罪并罰,判處流風有期徒刑200年。

法庭調查出的被流風用卑鄙手段陷害的人就有30多名。

這30多人至今還蒙在鼓里,或感激流風幫他們減過刑,或感激流風幫他們

減輕過處分。

正義之神是不會放過那些卑鄙的壞蛋的。

這一點,壞蛋們最清楚。他們心里明白,遲早有那一天。

懲罰將伴隨流風的晚年。

一個月后,黑錘的傷痊愈了。

這天早晨,黑錘對魯西西說:

“我要離開這里。"

“為什么?"魯西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要去治治全世界的偽君子。"黑錘胃口真大。

魯西西覺得黑錘的計劃不錯,就是舍不得黑錘。

"我今天向全世界的偽君子宣戰。"黑錘斬釘截鐵地宣布。

它希望世界上不再有流風這種人。

"那我應該代表全世界的孩子感謝你。"魯西西說。

魯西西知道,現在世界上的偽君子都在大人中間。沒有哪個孩子長大愿意當

偽君子的,盡管有些孩子身上呈現出偽君子的前兆,但魯西西相信他們會修正自

己的。

誰不愿意活得灑脫?誰不想表里如一?誰不希望和朋友肝膽相照?

人類就是人類。

黑錘告別了魯西西全家,同它的對手們較量去了。

黑錘是單方面宣戰,敵方還蒙在鼓里。

這有點兒不公平。好在黑錘的對手都不是什么光明的人,只好委屈他們一次

啦。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