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雞王畫虎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3926
赞助商链接

雞王愛畫畫。

他初學乍練時畫的是花草樹木, 待畫技日趨成熟后, 有慕僚建議雞王改畫活

物。

管文化的大臣說:"世間有名的畫家大都畫活物, 像馬啦, 牛啦, 驢啦。 .....

"雞王點點頭, 說:"有道理。 "雞王領導的雞家族在動物界屬于第六世界, 基本上

哪個家族都可以欺負它兩下。 雞王想改變這種狀況。 他認為當大王的如果不能使

自己的家族強大起來, 就犯了瀆職罪, 應該坐牢。 雞王想用畫來刺激雞民的士氣。

花草魚蟲太和平, 消磨斗志。

雞王決定畫虎

雞王認為振興雞家族首先應該振奮雞民的精神, 給雞民增加點兒虎氣。

赞助商链接

雞畫虎是需要膽量的, 首先面臨一個請模特兒的問題。 雞王見過老虎, 但他

不敢多看, 那是在十二生肖大王會議上。 雞王怕虎王。

"請個老虎模特兒來讓雞王練習畫虎?"

大臣們一聽這建議頭皮直發麻。

文化大臣點子多, 建議道:"我去弄一幅老虎的畫, 大王先臨摹, 等畫熟練了,

再畫模特兒。 "雞王點頭。

次日, 文化大臣不知從哪兒弄來一卷畫。

侍從備好筆墨。

文化大臣打開畫卷, 掛在墻上。

雞王抬頭一看, 兩腿不禁發抖。

一只斑斕猛虎兇狠地盯著雞王, 血盆大口仿佛要吞了雞王。

雞王拿了三次筆才握祝

大臣們也瑟瑟發抖, 不敢多看畫上的猛虎。

雞王畢竟是大王, 身上還有點兒王氣, 他運了運氣, 終于讓手中的筆落在紙

上。

但那筆仿佛不聽雞王的指揮, 它進入了無政府狀態, 在紙上恣意亂涂。

這是一次搏斗和較量。

雞王的祖母是讓老虎吃了的。

每年還有一定數量的雞民落入虎口。

赞助商链接

雞王不愿意給這個世界增加一只新虎----盡管是假虎。

但為了雞家族的振興, 他必須畫好老虎。

豆大的汗珠掛在雞王臉上, 他手中的畫筆像水泥柱一樣沉重。 憑著毅力和王

氣, 雞王終于畫完了老虎的身體。

雞王不敢畫老虎的眼睛和嘴。 他希望天下的老虎都沒有眼睛和嘴。

文化大臣說:"其實老虎如果這樣挺好。 "國防大臣說:“嗯, 是不錯。 "財政

大臣說:"我也喜歡這樣的老虎。 "雞王拿不定主意先畫虎眼還是先畫虎嘴。 他不

會畫一只無嘴無眼的老虎。

"先畫嘴。 有嘴無眼, 嘴也沒用。 這樣保險系數大。 "國防大臣獻計。

"還是先畫眼睛保險。 老虎就是眼睛兇。 咱們可以先適應一下, 反正他眼睛再

兇沒有嘴也白搭。 "文化大臣有不同意見。

雞王決定先畫老虎的眼睛。 他顫抖著筆在老虎臉上畫了兩個眼圈。 雞王不敢

讓老虎盯著自己, 他讓老虎的眼睛盯著右邊。

赞助商链接

站在右邊的大臣迅速移動到左邊。

雞王盡量賦予老虎以和藹的眼神。 可不知怎么搞的, 不管多和藹的眼睛安在

老虎臉上都變兇了。

現在雞王要畫老虎身上最關鍵也是最恐怖的地方--嘴, 大臣們做好隨時逃跑

的準備。

洞察一切的雞王發現了慕僚們的企圖, 他命令衛兵用鐵鏈子把大臣們都拴在

一起。

大臣們絕望地盯著雞王手中的筆和紙上的老虎。

雞王給老虎添上了嘴。

雞王和大臣們共同承受住了這嚴峻的考驗。

"其實沒什么可怕的。 "

“就是, 有嘴的老虎和沒嘴的老虎對咱們都一樣。 "大臣們一邊擦汗一邊議論。

雞王畫了第一只虎。 盡管畫技還不成熟, 但他畢竟是雞家族歷史上第一只敢

于畫老虎的雞, 也是第一個想把虎氣引入雞家族的有膽識的大王。

從此, 雞王開始天天練習畫虎。 他越畫膽越大。 越畫對老虎越習以為常。

赞助商链接

文化大臣對雞王說:"依大臣之見, 大王身上已經有了虎氣。 "國防大臣說:

"大王自從畫虎以來, 威風凜凜, 好不神氣。 "雞王洋洋得意, 他要讓整個雞家族

都像他這樣。

為了使自己畫的虎更逼真更有藝術性, 雞王決定去人類的美術學院進修畫虎

的技術。

雞王以1000斤雞蛋做為學費, 換取了美術學院的進修資格。

吃足了雞蛋的美院教授教授雞王十分賣力, 雞王也勤奮無比, 一天除了睡覺

幾乎都在作畫, 他的畫技日新月異, 博得教授的贊譽。

雞王畫的一幅虎被學院推薦參加全球畫展, 竟然一舉奪魁, 獲得金牌獎。

雞王載譽而歸, 大臣們舉行宴會為雞王接風。

宴會廳正中懸掛著雞王的獲獎作品《猛虎出山》, 畫中的老虎張著血盆大口

從山崖上躍下, 好像要吞了大廳里的雞們。

大臣們現在面對猛虎已經全然不懼, 他們碰杯, 他們挑最肉麻的語言奉承雞

王的畫,

赞助商链接
他們還當著猛虎的面調侃老虎, 他們確實感到雞王的英明, 雞家族的上

層現在的確有了虎氣。

雞王微醉, 他宣布:"從明天起, 每個雞家庭都要張貼虎畫。 母雞下蛋時要看

著虎畫, 小雞從一出生就要看老虎。 "大臣們三呼萬歲, 他們認定雞家族受其它動

物家族欺侮的歷史即將結束, 他們慶幸自己攤上了這么一位有虎氣的雞王。

第二天, 雞王畫的虎就被發到每個雞家庭。 雞民們剛剛看到虎畫的時候嚇得

屁滾尿流, 他們不敢吃飯不敢睡覺不敢下蛋, 他們弄不清他們的大王想干什么,

他們還沒見過以嚇唬百姓為樂事的大王。

時間一長, 雞民們就習慣了, 他們不再怕老虎, 有的還敢摸畫上老虎的胡子。

母雞們被命令下蛋時必須看著老虎下。 她們看著老虎下的蛋又大又重, 蛋內

蘊含著虎氣。

小雞們一出生就看老虎, 他們長大后同前輩的品質就是不一樣。

赞助商链接
他們什么都

不怕, 眼睛里透著藐視一切的目光, 連走路的姿式都像老虎。

有一只母雞生了一個虎蛋, 此事立即被稟報到雞王那里。

教育大臣手捧虎蛋向雞王稟報:"稟報大王, 今晨一母雞生下這個虎蛋!"雞

王大喜, 他接過虎蛋, 只見虎蛋的蛋殼和老虎身上的顏色一樣, 呈斑斕條紋狀。

雞王說:"傳下虎蛋的母雞。 "

母雞叩見雞王。

雞王問:"你是怎么下的這個虎蛋?"

母雞說:"我每日時刻看著老虎, 不管是吃飯還是干別的, 下蛋時更要目不轉

睛, 結果就下了這么個虎蛋。 "雞王點點頭, 說:"嗯, 你的經驗很好, 我要立刻

在所有的母雞中推廣。 "大臣們操辦去了。

雞王相信虎蛋能改變雞家族的歷史, 新一代雞民們將所向無敵。

這只虎蛋的孵化成為雞家族的一件大事, 雞王每天詢問虎蛋的情況。

經過21天的精心照料, 虎蛋終于變成了一只虎雞。

虎雞的身上和老虎的顏色一樣,

赞助商链接
眼睛也充滿了虎氣, 嘴的兩旁長著幾根咄咄

逼人的虎須。 他張嘴發出的居然是虎嘯。

雞王心花怒放, 他沒想到這么快就改變了雞家族的素質。

他降旨今后只允許用虎蛋孵化小雞。

新一代虎雞出生了, 他們虎氣十足, 對雞家族在動物界的地位充滿信心, 他

們是雞家族的希望。

這天, 大臣向雞王稟報, 說鴨家族的幾名鴨民同雞民為爭奪一斤大米發生爭

執。

在往常, 雞王是通過同鴨王談判解決此類爭端的。 可如今不同了, 雞王不愿

意再同鴨王坐在談判桌旁, 就像一切有實力的大王不喜歡這種解決問題的方法一

樣。

雞王下令:"武力解決!"

虎氣十足的雞民們打敗了鴨民, 凱旋而歸。

雞王為雞家族的勝利慶功。

鴨王向雞王抗議, 雞王置之不理。 鴨王只好咽下這口氣。

雞家族和鴨家族幾千年友好相處的歷史宣告結束。

雞王繼續畫虎。

雞家族的虎氣越來越足。

赞助商链接

過去, 雞們同其它動物家族交往時都是小心翼翼, 腶e來順受。 如今不同了,

他們開始趾高氣揚地同其它動物家族打交道。

雞民們為自己家族的崛起感到無比振奮。 他們感謝雞王, 感謝雞王畫虎。

這天晚上, 國防大臣跑進王宮向正在作畫的雞王稟報:"幾只狼向雞民尋釁。

"雞王一邊漫不經心地往虎頭上添了兩顆虎牙一邊說:"還擊!"國防大臣領旨出宮。

上百只虎雞圍住了那幾只狼。

狼們感到好笑, 盡管這些雞身著虎裝口出虎言, 但他們畢竟不是虎而是雞呀!

包圍圈在縮校

狼們消滅了幾只沖在前邊的虎雞。

虎氣十足的雞們前赴后繼, 爭當民族英雄。

轉眼之間, 雞們統統倒在血泊之中, 成為受人尊敬的烈士。

狼王聽了部下的匯報, 大怒, 決定率領狼家族出擊雞家族, 給雞王點兒顏色

看。

兵臨城下。

雞王面無懼色, 號召雞民們為維護雞家族的榮譽流盡最后一滴血, 還說狼不

是虎的對手。

虎氣十足的雞民們嗷嗷叫著爭先恐后地要去同狼搏斗,那場面那氣氛令每一

個雞民終生難忘。

雞王發出了出擊的命令。

伴隨著虎嘯,雞民沖向狼群。

那虎嘯確實曾一度令狼們膽怯,但當狼們判明虎嘯是出自雞嘴而不是虎嘴時,

他們不怕了。

狼們舉行了一次百雞宴。

雞們雖然有了虎氣,但他們沒有虎的力量,因此全軍覆沒。

雞王得知這一噩耗時正在畫一只大虎,他不相信雞家族完蛋了。

文化大臣上氣不接下氣:"狼兵已經到王宮門口了,請大王快走。"雞王趴在

窗口往外一看,傻眼了。狼兵已經沖進王宮。

本來雞家族生活得挺好,就因為雞王喜歡畫虎,斷送了雞家族。

狼兵們對雞王挺客氣,他們奉狼王旨意,要抓活的雞王。

狼王想讓雞王給他畫虎,他聽說雞王畫的虎比真虎還值錢。

不知狼家族有了虎氣是兇是吉。

還說狼不

是虎的對手。

虎氣十足的雞民們嗷嗷叫著爭先恐后地要去同狼搏斗,那場面那氣氛令每一

個雞民終生難忘。

雞王發出了出擊的命令。

伴隨著虎嘯,雞民沖向狼群。

那虎嘯確實曾一度令狼們膽怯,但當狼們判明虎嘯是出自雞嘴而不是虎嘴時,

他們不怕了。

狼們舉行了一次百雞宴。

雞們雖然有了虎氣,但他們沒有虎的力量,因此全軍覆沒。

雞王得知這一噩耗時正在畫一只大虎,他不相信雞家族完蛋了。

文化大臣上氣不接下氣:"狼兵已經到王宮門口了,請大王快走。"雞王趴在

窗口往外一看,傻眼了。狼兵已經沖進王宮。

本來雞家族生活得挺好,就因為雞王喜歡畫虎,斷送了雞家族。

狼兵們對雞王挺客氣,他們奉狼王旨意,要抓活的雞王。

狼王想讓雞王給他畫虎,他聽說雞王畫的虎比真虎還值錢。

不知狼家族有了虎氣是兇是吉。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