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炸彈禮花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2465
赞助商链接

第一章

安達將最后一張特別郵票送給了魯西西。 魯西西非常珍視這張郵票, 她知道

它是無價之寶, 她喜歡郵票上那只神采奕奕的雞。

魯西西一時還想不出給誰寫信, 她小心翼翼地將特別郵票收藏好。 不少朋友

給魯西西寫信或打電話, 建議她將特別郵票用在寫給誰誰的信上, 可魯西西都覺

得不值得。 全世界只有這一張特別郵票了, 當然應該用在最重要的地方。

這天晚上, 電視中的一條不同尋常的新聞令全人類瞠目結舌:H國在深夜出

兵吞并了鄰國R國。

這是名符其實的侵略。

這種事不管是在深夜做還是在白天做,

赞助商链接
都得算作是在光天化日下的強盜行徑。

全世界都憤怒了。 聯合國立即舉行緊急會議, 會員國們一致遣責H國的侵略,

還通過了若干冠以阿拉伯數字的決議, 向H國下通牒, 勒令H國在48小時內從

R國撤軍。

H國總統根本不把聯合國的決議放在眼里, 他堅信解決國際問題靠槍不靠投

票。

就在聯合國的決議通過5小時后, H國總統不但不從R國撤軍, 還向R國增

派了幾十萬耀武揚威的精銳部隊。

48小時過去了, H國沒有從R國撤兵。

國際社會的自尊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各國駐聯合國的代表跺著腳在緊急會議

上罵街。 大家要求使用武力把H國從R國趕出去, 還說不能開這個先例, 還說如

果這次不管H國, 過不了幾年, H國將吞并全世界。

天天喝牛奶吃牛肉的人和天天喝不上牛奶吃不上牛肉的人帶著不同的膚色穿

著不同的軍裝從天而降集結在H國和R國周圍。

赞助商链接
不少有過侵略史的王牌軍隊來執

行反侵略的光榮職責, 昨天還到別的國家轟炸過人家主權的轟炸機今天又飛來幫

人家維護主權。

大軍壓境, H國總統死不低頭。 他不理會聯合國給他下的第二次最后通牒--

限他在1個月內從R國撤軍。 他準備和全世界打一仗。

最后期限一天天逼近了。 國際社會比H國總統還著急。

據可靠情報, H國擁有新式細菌武器。 一旦戰爭爆發, H國將毫不猶豫地使

用細菌武器。 這種細菌武器能為地球增添數十種新的疾病, 每一種新疾病都比艾

滋病厲害數倍都是不治之癥。

因此, 多國部隊不敢輕易向H國宣戰。 可如果期限到了, 不打又保不住面子,

一打就會導致新的疾病在世界上流行, 真是進退維谷, 騎虎難下。

H國總統的口袋里就裝著細菌武器的遙控發射器, 只要國部隊一開槍, 他就

按細菌武器的發射按鈕。

人類害怕了。

赞助商链接

人們詛咒H國總統, 形容他是魔鬼。

H國的作家們都寫文章贊揚自己的總統, 說他只不過表里如一罷了, 不像有

的總統表面是君子實際是小偷, 披著維護別人主權的外衣干著侵犯別人主權的勾

當。

不管怎么說, 因為H國總統手里有細菌武器, 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現在距離最后期限只有5天了。

國際社會發了狠心, 期限一到, 就使用武力把H國從R國趕出來。

上醫療保險的人爆增。

人人為自己的健康擔憂。

兒童是最大的受害者, 他們的抵抗力低。 他們加入人類的時間短。 他們享受

生命的時間少。

戰爭, 你真是不可避免的嗎?

第二章

這些天, 電視機幕上出現的都是坦克飛機大炮和荷槍實彈的軍人。 魯西西為

人類擔憂, 她不明白人類為什么把錢花在制造自相殘殺的武器上。 她覺得人類發

明電視不是為了展示坦克大炮的, 也不是為了像小販討價還價似的交換播放敵方

赞助商链接

總統那充滿血腥味兒的電視講話的。

離最后期限只有5天了。 魯西西不想讓新的疾病肆虐人類。

魯西西決定使用特別郵票給地球上的細菌大王寫一封信。 她希望細菌大王停

止幫助H國總統。

信寫好了, 魯西西在信封上鄭重地寫上:地球細菌大王親收特別郵票被魯西

西仔細地貼在信封上。

"你給誰寫信呢?"皮皮魯發現妹妹寫信時的表情異常。

魯西西忙捂住信。

這個動作刺激了皮皮魯的好奇心, 越是不讓知道的事他越想知道。

"告訴我!"皮皮魯使用命令的口氣。

"給細菌大王。 "魯西西突然決定不瞞皮皮魯了。

“細菌大王?"皮皮魯先是一愣, 但馬上反應過來了, "你用特別郵票了?"魯

西西點點頭。

"你想拆H國總統的臺?"皮皮魯智商絕對高。

"我想幫人類。 "魯西西討厭"拆臺"這個詞。

"和細菌大王對話, 夠玄的呀!"皮皮魯覺得細菌大王和魔王差不多。

魯西西也挺怵細菌大王。

赞助商链接

"想好了再發信。 ”皮皮魯提醒妹妹。

沉默了10分鐘。

"我想好了, 發信。 "魯西西從桌前站起來。

皮皮魯欽佩妹妹的膽量。

魯西西將寫給細菌大王的信投進了郵筒。

第三章

細菌大王不喜歡人類。

他統管著地球上所有的細菌。

細菌中最有戰斗力的是病菌。

細菌大王討厭人類在地球上擺出的那副不可一世的姿態, 他認為人類不知天

高地厚唯我獨尊, 他受不了人類破壞地球本來面目的種種舉動, 他認為人類只不

過是夾在宏觀世界和微觀世界中的一層薄薄的東西而已, 就像夾心餅干中的那層

奶油, 實在沒什么可以值得目空一切的。

每隔幾年, 細菌大王就派病菌繁殖出一種新的病毒去騷擾人類, 艾滋病就是

他的杰作。 等人類發明出治療這種疾病的藥物后, 細菌大王再用新的病毒給人類

搗亂。

這一回, 細菌大王命令部下配合H國總統的細菌武器專家,

赞助商链接
促成這些專家制

造出了新的病毒。

細菌大王正等著人類的熱鬧呢。 他知道還有5天時間, 他的部下將以最新的

陣容向人類發動一次足以讓人類忙亂10年的進攻。

"稟報大王, 這里有您的一封信。 "一位大臣對細菌大王說。

"我的信?"細菌大王覺得驚訝。

"是人類寫來的。 "大臣說。

"人類寫來的?!人類寫給我的信?!"細菌大王從座椅上彈跳起來。

"請大王過目。 "大臣將信遞給細菌大王。

細菌大王詫異地撕開信封看信。

"一個叫魯西西的女孩子要求見我!"細菌大王看完信后對大臣們說。

"她要干什么?"大臣們判斷不出這封來自人類的信將給細菌家族帶來好運還

是惡運。

"不清楚。 "細菌大王陷入沉思。

王宮里鴉雀無聲。

"我見她。 "細菌大王決定了。

這是有史以來細菌同人類的第一次正式會見, 大臣們分頭去安排程序。

魯西西給細菌大王發信的當天晚上, 電視新聞說H國總統已命令細菌部隊進

赞助商链接

入戰斗準備狀態。

人類不寒而栗。

"最好別打。 "魯西西的爸爸說。

"那就讓H國白白占了R國?"皮皮魯發表意見。

"細菌武器能給人類帶來大災難。 "媽媽說。 她是醫生, 她知道新病毒的厲害。

"有的科學家研究怎樣治愈癌癥。 有的科學家研究怎樣給人類增加新的癌癥。

人類就是這樣自己折騰自己。 "爸爸嘆了口氣。

"人類就是通過自己折騰自己推動歷史前進的。 "皮皮魯說。

"謬論。 "爸爸嘴上反駁兒子, 心里卻覺得皮皮魯的話有幾分道理。

魯西西看看表和日歷, 她不知道給細菌大王的信要在路上走幾天。

睡覺前, 魯西西習慣喝一杯水。

她覺得今天的水有點兒異樣。 水的顏色似乎在變化, 不是全變, 而是局部變

化!就是說, 有的水在變, 有的水不變--在一只杯子里!

漸漸地, 水里出現了幾個字:

細菌大王決定見你, 請喝下這杯水

魯西西一口氣喝光了杯子里的水,

赞助商链接
她迫不及待要見細菌大王。

第四章

魯西西不得不佩服細菌家族的本事, 他們在5分鐘之內就解決了魯西西同細

菌大王會見的技術問題---身體懸殊。

現在, 魯西西已經和細菌們一樣小了。

細菌世界的景象令魯西西瞠目結舌。 她沒想到這個世界比人類世界還要繁榮,

細菌們也有汽車和飛機, 有工廠, 有商店。 總之, 人類有什么他們就有什么。

"請乘飛機去見我們大王。 "專程來接魯西西的外交大臣對魯西西說。

魯西西注意到自己的身邊停放著一架噴氣式客機。 可是沒有機常魯西西跟著

外交大臣登上飛機。

噴氣式客機垂直起飛, 不用跑道。

魯西西知道為什么有不少病人類總是攻不下來了。 細菌的智商不比人類低。

"你們細菌家族有多少成員?"魯西西問外交大臣。

"光是你的小拇指的指甲蓋上就有幾十億個細菌。 那上邊起碼還有幾千萬輛汽

車,數千架飛機和不計其數的建筑。"外交大臣說。

魯西西發愣。

不可思議。

"那我洗手的時候,你們不就倒楣了?"魯西西問。

"幾秒鐘內--當然是你們的時間概念--我們的城市就又建成了,新的汽車和飛

機也造出來了。你們的1秒鐘大概等于我們的100年。"外交大臣說。

魯西西相信,因為她早就覺得地球上的100年在宇宙中也許就相當于1秒

鐘。

噴氣式客機開始垂直降落。

透過機窗,魯西西看見下面是王宮。

飛機停穩后,艙門打開了。

魯西西一出現在機艙門口,就被飛機下邊的場面驚呆了:由成千上萬的細菌

兵組成的儀仗隊威風凜凜地列隊站立在飛機旁。文武大臣簇擁在披著斗篷的細菌

大王身邊。

這畢竟是人類第一次拜訪細菌家族,細菌大王要讓人類對他的家族刮目相看。

魯西西走下舷梯,來到細菌大王面前。

"這是我們大王。"外交大臣給魯西西介紹。

"大王您好!"魯西西伸出手。

"你好!"細菌大王說。他不討厭魯西西。

大王同魯西西握手。

軍樂隊演奏樂曲。

細菌大王計劃震震魯西西,讓人類知道知道和他們生活在一個地球上的細菌

家族不是等閑之輩,然后將魯西西囚禁起來,終生不得返回人類。

儀仗隊列隊從大王和魯西西面前通過。

魯西西感受到了來自細菌士兵的殺氣,她在心里說,人類的確小看了細菌家

庭。

歡迎儀式結束。

"請。"大王指指王宮,對魯西西說。

魯西西和細菌大王并肩走向王宮。

等待魯西西的是終身囚禁。

第五章

在王宮里坐定后,細菌大王問魯西西:

"你覺得我們細菌家族怎么樣?"

魯西西說:

"偉大。"

細菌大王吃了一驚。不管怎么說,能夠聽到來自人類的夸獎,細菌大王心里

很痛快。

細菌大王知道"偉大"這個詞的份量。

"你真的這么認為?"細菌大王看著魯西西問。

"真的。"魯西西點點頭,"你們不屈不撓,你們充滿了創造性。你們的家園隨

時有被毀滅的危險(魯西西想起自己經常洗手),但你們馬上又建設新的家園。

"細菌大王的眼睛里出現了淚花。他為自己的家族感到驕傲。

“你恨人類嗎?"魯西西突然問細菌大王。

"恨。"細菌大王點點頭。

"為什么?"魯西西問。

"你們人類不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平等相處。"細菌大王說。

"......"魯西西不知說什么好。

"你們任意奴役其他生命,想殺就殺,想吃就吃,一切以你們為中心。"細菌

大王越說越激動。

魯西西無話可說。她想為人類辯護,但她理屈詞窮。

"你們不但欺負別的生命,你們還自相殘殺。你們玷污了地球,你們給生命抹

黑。"細菌大王仿佛站在地球整個生物界的立場控訴人類。

"所以你就組織病菌向人類進攻?"魯西西問。

細菌大王點頭。

"你剛才說的那些缺點人類的確都有,但人類的成員中也有許多好人,他們正

直,有同情心,反對戰爭。他們保護動物,保護環境。人類也像你們一樣,經常

遭受各種天災,我們的家園也會被地震、洪水、火災等災害毀滅,我們也像你們

一樣會頑強地重建家園!"魯西西口若懸河地為人類辯護,她承認人類有弱點和錯

誤,但她仍然認為人類是偉大的。

細菌大王聽呆了。

"抓她嗎?"一位大臣小聲問大王。

細菌大王搖頭。

"你接著說。"細菌大王喜歡聽魯西西說話。他驚嘆人類居然有這樣善良和聰

明的成員。

魯西西舔舔嘴唇后,繼續為人類說話:

"不錯,人類是喜歡自相殘殺。他們發明出各種屠殺自己的武器,他們想出了

各種絕招兒來殺害自己的同類,包括請您的部下去屠殺人類。但是,隨著文明的

發展,人類已經意識到自相殘殺是一種愚昧,正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投身到反對戰

爭的行列中。就拿最近H國侵略R國來說吧,H國就遭到了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

的反對。.....細菌大王打斷魯西西的話:"真的?"“千真萬確。"魯西西說。

"這次不是自相殘殺嗎?"細菌大王問。

"不是。"魯西西搖頭。"是反對侵略。"

“那也算是人類的自相殘殺。"一位大臣進言。

魯西西無力反駁這句話。她心里清楚,從現象看,這也算是自相殘殺。

"你為什么要見我?"細菌大王問魯西西。

"請您幫助人類。"魯西西說。

"要我幫人類?幫什么?"細菌大王問。

"幫助人類不再自相殘殺。"魯西西一字一句地說。

"我能制止人類自相殘殺?"細菌大王以為魯西西吃錯了藥。

"是的。"魯西西肯定。

"怎么制止?"細菌大王問。

"大王,別上她的當。"一位大臣提醒大王。

第六章

細菌大王沖大臣點點頭。

"你說我怎么制止人類自相殘殺?"大王繼續問魯西西。

"最近幾天人類將爆發一次大規模的自相殘殺。這場戰爭如果打起來,少說也

得死十幾萬人。"魯西西把H國侵占R國以及國際社會向H國下最后通牒等等都告

訴了細菌大王。

細菌大王沉默。

"就因為H國總統手里有細菌武器,所以他才有恃無恐,所以國際社會才不敢

輕舉妄動,所以才下了好幾次最后通牒。

但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如果H國還不從R國撤兵,多國部隊真要動手了。

如果真打起來,將死傷數十萬人。"魯西西眼眶濕了。

"我怎么制止這場戰爭?"細菌大王被魯西西感動了,他喜歡這個女孩子的真

誠和膽量。

"您命令您的下屬不要幫助H國總統。”魯西西說。

細菌大王想起了自己派去支援H國總統細菌武器的那些病毒部隊。

"H國總統還有許多武器,少了細菌武器,他照樣打仗。"細菌大王說。

"沒有細菌武器,他絕不敢同時和那么多國家的部隊打仗。他就是利用人們對

細菌武器的懼怕心理才占著R國不離開的。"魯西西看著細菌大王的眼睛說。

細菌大王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他覺得自己過去對人類的認識并不全面,人類中有魯西西這樣善良的孩子,

可見人類是偉大的。

"你不怕我不讓你回到人類中去?"細菌大王換了個話題。

"在細菌家族中當個公民不也挺好嗎?"魯西西爽快地說,"不過,我爸爸媽媽

還有哥哥該傷心了。"細菌大王無話可說了。面對如此純真的生命,他只有一種選

擇。

"我采納你的意見,命令我的病毒部隊離開H國總統的細菌武器!"細菌大王

宣布。

"細菌大王萬歲!"魯西西喊。

細菌大王聽到人類喊他萬歲,激動得熱淚盈眶。

"我還有個要求。"魯西西趁著細菌大王激動,得寸進尺。

"講。"細菌大王躊躇滿志。

"人類有許多不治之癥,例如各種癌癥和艾滋病等等,您準有辦法治這些玻"

魯西西說。

細菌大王愣了一下,沒錯,人類的不少病正是他的惡作劇。

"你想說什么?"大王摸不清魯西西想干什么。

"把能治這些不治之癥的細菌部隊派到H國總統的細菌武器里去,換回病毒部

隊。這樣,H國總統一使用細菌武器,人類的所有不治之癥都被治愈了。"魯西西

異想天開。

細菌大王被魯西西超群的智力驚呆了,他決定以后和人類攜手作朋友,共同

生活在地球上。

“傳我的命令。"細菌大王高聲說。

文武大臣洗耳恭聽。

"立即派能治愈食道癌的第7軍團、能治愈肝癌的第21軍團、能治愈肺癌的

第3軍團、能治愈乳腺癌的第8軍團、能治愈。.....和能治愈艾滋病的第5軍團

駐守人類H國總統的細菌武器里,換回現駐扎在那里的病毒部隊。"細菌大王發旨。

王宮里一陣忙亂的腳步聲。

魯西西哭了。她覺得凡是生活在地球上的生命都是可愛的,不管是動物還是

微生物還是植物,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應該心心相印彼此相愛。能共同生身在一

個星球上,是緣份。

細菌大王部隊的機械化程度極其高,1小時,換防完畢。

H國總統做夢也沒想到,他的威懾力量--細菌武器,已變成了負有和平和人

道使命的醫療武器。

"如果您同意的話,我想告辭回人類去,我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人類,避免無謂

的傷亡。"魯西西不想讓人類被槍打死哪怕一個人,她認為所有生命都應該善始善

終。

細菌大王舍不得讓魯西西走。

"你以后還會來嗎?"細菌大王問魯西西。

"我來。下星期我就來。"魯西西說。

"我派人去接你。"細菌大王樂了。

魯西西讓細菌大王給人類寫了一封信,她要以此信為證據向人類宣布H國總

統手里的細菌武器內部的變化。

垂直噴氣客機器飛了,魯西西在窗口向送行的細菌大王揮手。

第七章

魯西西回到人間時,是清晨五點半鐘。

她跑進客廳打電話。

"是電視臺嗎?"魯西西問。

"是。請問有什么事?"

“我有重要新聞要播放。"

“重要新聞?你是誰?請講詳細些。"

“我這兒有一封細菌大王給人類的公開信。"“細菌大王?什么細菌大王?"

“就是掌管全世界所有細菌的大王呀!"“。....."“生物分成三種:動物、植物

和微生物。細菌大王就是微生物家族中的大王呀!"“細菌家族里還有大王?"

“還有汽車和飛機呢!"“。....."“喂!喂!你說話呀!"“你住哪兒?"魯西西

把住址告訴電視臺。

她放下電話等電視臺來接她的車。

窗外傳來救護車的鳴叫聲。

敲門。

魯西西開門,門口站著護士和醫生。

"是這兒有精神病患者嗎?"醫生問魯西西。

這個混蛋電視臺!魯西西在心里罵了一句。

“快送我去電視臺!"魯西西拉著醫生往救護車旁跑。

"她就是精神病患者!"護士反應過來,大喊。

魯西西的爸爸媽媽被吵醒了,等他們穿上衣服時,看到救護車已經開走了。

"往電視臺開!"魯西西對醫生說。

"回醫院!"醫生對司機說。他嘆了口氣,這么小小年紀就得了精神病,可見

商品經濟已將人性摧殘得不成樣子。

"去電視臺!!"魯西西狂叫。

"去電視臺干什么?"醫生問魯西西。

"去宣讀細菌大王給人類的信!"魯西西掙扎。醫生和護士對看了一眼,沒錯,

百分之百的精神病!

救護車駛進精神病醫院的急診室。

從急診室里沖出來幾位護士,幾乎是五花大綁地將魯西西按到床上。

"放開我!我沒病!我要去電視臺!"魯西西使勁喊叫。

"打一針鎮靜劑。"醫生下醫囑。

一位戴大口罩只剩一雙美麗的眼睛的護士給魯西西打了一針鎮靜劑。

魯西西睡著了。

院長聽說該院收了一位十幾歲的病人,特地趕來。

"這么小的精神病患者!好好研究一下!"院長對醫生說。

醫生拼命點頭。

魯西西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

她發現自己躺在病房里,手和腳都被皮帶捆著。

"她醒了。"護士用對講機通知醫生。

醫生和院長一起來到魯西西的病床旁。

"你們放我出去!我沒病!"魯西西說。

院長和醫生經驗豐富,他們清楚,真正的精神病患者都不承認自己有精神玻

"來不及了!你們現在不放我出去,會死好多人的!你們負不了這個責!"魯西西

掙扎。

"病得不輕。"院長說。

"嗯。"醫生同意。

"我要去電視臺!我要開記者招待會!"魯西西嚷嚷。

"你為什么要開記者招待會?"院長問魯西西。

"我有一封細菌大王給人類的信。"魯西西說。

"妄想型精神分裂癥。"院長從嘴里吐出八個字。

魯西西絕望了。

現在離國際社會給H國下的最后通牒期限只有4天。

第八章

魯西西住院3天后,院方才同患者家屬聯系。

"什么?我女兒有精神分裂癥?!"魯西西的爸爸吃了一驚,他正到處找魯西

西呢!

"是的。她是本市年齡最小的精神病患者。"醫生遺憾地說。

"這不可能!"爸爸跳起來,"我要見她!"爸爸來到精神病醫院。

魯西西有氣無力地躺在床上,她的嗓子已經喊啞了。"快告訴我,是怎么回事?

"爸爸根本不信女兒會有精神玻魯西西把經過講給爸爸聽。從特別郵票說起,一直

講到細菌大王命令部隊換防。

爸爸看看手表,離最后通牒規定的期限只有17小時了。

"我想辦法通知人類。"爸爸說。

院長和醫生愣了。

"遺傳。"院長下了結論。

"不能放他走。"醫生說。

魯西西的爸爸聽見了醫生們的對話。他清楚自己如果不行動也會被捆在床上

享受鎮靜劑。這些還是小事,戰爭如果爆發可是大事。

爸爸突然一個轉身,揮拳打倒了院長和醫生。

"反正精神病打人也不犯法。"爸爸嘀咕了一句后,朝醫院門口跑去。

聞訊趕來的醫生護士們沒有抓住魯西西的爸爸。他們立即打電話通知市里:

有個危險的有攻擊力的精神病患者潛入市區。

爸爸坐出租車趕回家中,把情況告訴皮皮魯。

皮皮魯一看表,距離開戰時間只有12小時。

“去醫院救魯西西,然后開記者招待會!"皮皮魯說。

"他們會把你也當精神病的!"爸爸提醒兒子。

"我有幻影號!"皮皮魯從兜里掏出小神馬。

(關于幻影號的來歷,請查閱《十二生肖系列童話》之《馬王登基》)。

"我和你去!"爸爸說。

皮皮魯和爸爸跑到樓下。遠處有一輛救護車閃著旋轉燈急駛過來,顯然是來

抓爸爸的。

"幻影號,變!"皮皮魯大喊一聲。

小神馬變成了幻影號汽車,停在他們身邊。

"快上車!"皮皮魯拉開車門。

爸爸和皮皮魯鉆進幻影號的駕駛室。

"他在車上!"救護車上的醫生喊。

幻影號沖著救護車撞過去。

救護車司機嚇壞了,不知所措。

幻影號奇跡般地"穿越"救護車,風馳電掣般朝醫院駛去。

醫院的鐵門緊閉。

皮皮魯操縱幻影號越過鐵門。

"停在魯西西病房的窗戶外邊。"爸爸指揮兒子。

幻影號停住了。

爸爸打碎玻璃,從窗戶跳進病房。

護士和醫生拿著電棒朝爸爸沖過來。

皮皮魯打開了幻影號上的麻醉武器開關。

一陣掃射。護士和醫生昏睡過去。

魯西西終于解放了,她的胳膊和腿上被皮帶勒出了血櫻"去電視臺!"魯西西

喊。

時鐘顯示現在距離地球開戰只有4個小時。

第九章

"你們找誰?"電視臺門口的警察攔住了魯西西他們。

"我們有重要新聞要播發!"魯西西說。

"播新聞?"警察想笑。

"我們找臺長。"爸爸有經驗。

警察給臺長打電話。

"你們進去一個人,臺長在辦公室等著。"警察說。魯西西和爸爸、皮皮魯商

量了一下,決定派魯西西進去,如果一小時后臺長不同意播放,就開幻影號闖進

去強行播發細菌大王的信。

臺長在辦公室會見了魯西西。

魯西西說明了來意。

臺長自始至終都認真聽魯西西講話。

"我看看細菌大王的信。"臺長伸手。

魯西西把信遞給臺長。

臺長是看《童話大王》長大的,他信這種事。

"我播。"臺長對魯西西說。

"臺長萬歲!"魯西西沖上去親了臺長一下。

臺長拿起電話筒:

"我是臺長,請通知各部門,10分鐘后有重要新聞播放。

中止一切節目。再請通知世界各國電視臺。立即向國際電訊公司申請,8分

鐘后本臺同時租用所有電視通訊衛星。重要新聞連播三遍。每遍中間播一分鐘廣

告。每次廣告收費1億美元。聽清了嗎?請重復一遍。好,執行吧。"臺長放下電

話聽筒。

魯西西認定這位臺長當總統都綽綽有余。

當魯西西走進播音室時,距離開戰時間只有2小時15分了。

多國部隊的坦克已經發動,炮彈裝進了炮膛。

H國總統的部隊也進入特級戰斗準備。

H國總統的秘書跑進指揮部。

"報告總統,1分鐘后電視里有重要新聞!"“看!"H國總統吐出一個字。

秘書打開電視機。

地球上的人類幾乎都死盯著電視屏幕,他們希望重要新聞與H國有關。他們

不希望打仗。他們怕新的疾病流行。

魯西西出現在屏幕上。

"開什么玩笑?"H國總統皺眉頭。

魯西西從特別郵票講起,一直講到細菌大王已經調換了他的駐扎在H國總統

細菌武器里的部隊。魯西西又宣讀了細菌大王給人類的信。細菌大王在信中說,

他愿意和人類交朋友。

"心理戰!不理她!"H國總統認定這是敵方的計謀。

“讓專家抽查一下細菌武器怎么樣?"秘書建議。

"也好。快點兒!"H國總統點頭。

20分鐘后,抽查結果送到H國總統的辦公桌上。

第十章

H國總統張大了嘴巴,半天合不上。

細菌武器里的病毒果然全都不翼而飛。

"怎么辦?"各路將領看著自己的統帥。

H國總統連抽了7支雪茄煙。他清楚,沒有細菌武器,他贏不了這場戰爭。

離最后通牒規定的期限還有1小時,H國總統宣布從R國撤軍。

多國部隊的坦克熄火了,炮彈退出了炮膛,飛機滑回機庫。導彈停止倒數計

時。

人類松了一口氣。

本來將要降臨到無數個家庭頭上的痛苦煙消云散了。

和平鴿又飛翔在藍天上。橄欖樹又呈現在白云下。

人們不滿足于H國從R國撤軍,人們紛紛給H國總統打電報打電話,要求他

將細菌炸彈投擲到世界各地。人們希望早日在地球上根除癌癥和艾滋病,而H國

總統的細菌武器有這個能力。

世界各國都通過外交途徑和各種途徑懇請H國總統出售給他們一顆細菌炸彈。

H國總統應接不暇。他終于知道了制造和平對于一個總統來說比制造戰爭光

彩得多的多。制造戰爭的人不配當總統。

不管在國內使用槍還是在國際上使用槍,對于一個國家元首來說,都是弱智

和低能的表現。

H國總統決定不出售細菌炸彈。

他要將細菌炸彈送給人類。

H國總統發言人宣布:H國訂于3月15日免費往全球同時投擲細菌炸彈。

世界一起歡騰。

癌癥和艾滋病的末日是3月15日。

人們準備好最好的衣服在3月15日那天穿。

同樣是炸彈,可這些炸彈爆炸時,勝過禮花

但愿不會節外生枝。

但愿3月15日那天全球同放炸彈禮花。

可人類畢竟是人類。飛行員沒按投彈鈕之前,誰也不敢打保票。

車,數千架飛機和不計其數的建筑。"外交大臣說。

魯西西發愣。

不可思議。

"那我洗手的時候,你們不就倒楣了?"魯西西問。

"幾秒鐘內--當然是你們的時間概念--我們的城市就又建成了,新的汽車和飛

機也造出來了。你們的1秒鐘大概等于我們的100年。"外交大臣說。

魯西西相信,因為她早就覺得地球上的100年在宇宙中也許就相當于1秒

鐘。

噴氣式客機開始垂直降落。

透過機窗,魯西西看見下面是王宮。

飛機停穩后,艙門打開了。

魯西西一出現在機艙門口,就被飛機下邊的場面驚呆了:由成千上萬的細菌

兵組成的儀仗隊威風凜凜地列隊站立在飛機旁。文武大臣簇擁在披著斗篷的細菌

大王身邊。

這畢竟是人類第一次拜訪細菌家族,細菌大王要讓人類對他的家族刮目相看。

魯西西走下舷梯,來到細菌大王面前。

"這是我們大王。"外交大臣給魯西西介紹。

"大王您好!"魯西西伸出手。

"你好!"細菌大王說。他不討厭魯西西。

大王同魯西西握手。

軍樂隊演奏樂曲。

細菌大王計劃震震魯西西,讓人類知道知道和他們生活在一個地球上的細菌

家族不是等閑之輩,然后將魯西西囚禁起來,終生不得返回人類。

儀仗隊列隊從大王和魯西西面前通過。

魯西西感受到了來自細菌士兵的殺氣,她在心里說,人類的確小看了細菌家

庭。

歡迎儀式結束。

"請。"大王指指王宮,對魯西西說。

魯西西和細菌大王并肩走向王宮。

等待魯西西的是終身囚禁。

第五章

在王宮里坐定后,細菌大王問魯西西:

"你覺得我們細菌家族怎么樣?"

魯西西說:

"偉大。"

細菌大王吃了一驚。不管怎么說,能夠聽到來自人類的夸獎,細菌大王心里

很痛快。

細菌大王知道"偉大"這個詞的份量。

"你真的這么認為?"細菌大王看著魯西西問。

"真的。"魯西西點點頭,"你們不屈不撓,你們充滿了創造性。你們的家園隨

時有被毀滅的危險(魯西西想起自己經常洗手),但你們馬上又建設新的家園。

"細菌大王的眼睛里出現了淚花。他為自己的家族感到驕傲。

“你恨人類嗎?"魯西西突然問細菌大王。

"恨。"細菌大王點點頭。

"為什么?"魯西西問。

"你們人類不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平等相處。"細菌大王說。

"......"魯西西不知說什么好。

"你們任意奴役其他生命,想殺就殺,想吃就吃,一切以你們為中心。"細菌

大王越說越激動。

魯西西無話可說。她想為人類辯護,但她理屈詞窮。

"你們不但欺負別的生命,你們還自相殘殺。你們玷污了地球,你們給生命抹

黑。"細菌大王仿佛站在地球整個生物界的立場控訴人類。

"所以你就組織病菌向人類進攻?"魯西西問。

細菌大王點頭。

"你剛才說的那些缺點人類的確都有,但人類的成員中也有許多好人,他們正

直,有同情心,反對戰爭。他們保護動物,保護環境。人類也像你們一樣,經常

遭受各種天災,我們的家園也會被地震、洪水、火災等災害毀滅,我們也像你們

一樣會頑強地重建家園!"魯西西口若懸河地為人類辯護,她承認人類有弱點和錯

誤,但她仍然認為人類是偉大的。

細菌大王聽呆了。

"抓她嗎?"一位大臣小聲問大王。

細菌大王搖頭。

"你接著說。"細菌大王喜歡聽魯西西說話。他驚嘆人類居然有這樣善良和聰

明的成員。

魯西西舔舔嘴唇后,繼續為人類說話:

"不錯,人類是喜歡自相殘殺。他們發明出各種屠殺自己的武器,他們想出了

各種絕招兒來殺害自己的同類,包括請您的部下去屠殺人類。但是,隨著文明的

發展,人類已經意識到自相殘殺是一種愚昧,正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投身到反對戰

爭的行列中。就拿最近H國侵略R國來說吧,H國就遭到了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

的反對。.....細菌大王打斷魯西西的話:"真的?"“千真萬確。"魯西西說。

"這次不是自相殘殺嗎?"細菌大王問。

"不是。"魯西西搖頭。"是反對侵略。"

“那也算是人類的自相殘殺。"一位大臣進言。

魯西西無力反駁這句話。她心里清楚,從現象看,這也算是自相殘殺。

"你為什么要見我?"細菌大王問魯西西。

"請您幫助人類。"魯西西說。

"要我幫人類?幫什么?"細菌大王問。

"幫助人類不再自相殘殺。"魯西西一字一句地說。

"我能制止人類自相殘殺?"細菌大王以為魯西西吃錯了藥。

"是的。"魯西西肯定。

"怎么制止?"細菌大王問。

"大王,別上她的當。"一位大臣提醒大王。

第六章

細菌大王沖大臣點點頭。

"你說我怎么制止人類自相殘殺?"大王繼續問魯西西。

"最近幾天人類將爆發一次大規模的自相殘殺。這場戰爭如果打起來,少說也

得死十幾萬人。"魯西西把H國侵占R國以及國際社會向H國下最后通牒等等都告

訴了細菌大王。

細菌大王沉默。

"就因為H國總統手里有細菌武器,所以他才有恃無恐,所以國際社會才不敢

輕舉妄動,所以才下了好幾次最后通牒。

但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如果H國還不從R國撤兵,多國部隊真要動手了。

如果真打起來,將死傷數十萬人。"魯西西眼眶濕了。

"我怎么制止這場戰爭?"細菌大王被魯西西感動了,他喜歡這個女孩子的真

誠和膽量。

"您命令您的下屬不要幫助H國總統。”魯西西說。

細菌大王想起了自己派去支援H國總統細菌武器的那些病毒部隊。

"H國總統還有許多武器,少了細菌武器,他照樣打仗。"細菌大王說。

"沒有細菌武器,他絕不敢同時和那么多國家的部隊打仗。他就是利用人們對

細菌武器的懼怕心理才占著R國不離開的。"魯西西看著細菌大王的眼睛說。

細菌大王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他覺得自己過去對人類的認識并不全面,人類中有魯西西這樣善良的孩子,

可見人類是偉大的。

"你不怕我不讓你回到人類中去?"細菌大王換了個話題。

"在細菌家族中當個公民不也挺好嗎?"魯西西爽快地說,"不過,我爸爸媽媽

還有哥哥該傷心了。"細菌大王無話可說了。面對如此純真的生命,他只有一種選

擇。

"我采納你的意見,命令我的病毒部隊離開H國總統的細菌武器!"細菌大王

宣布。

"細菌大王萬歲!"魯西西喊。

細菌大王聽到人類喊他萬歲,激動得熱淚盈眶。

"我還有個要求。"魯西西趁著細菌大王激動,得寸進尺。

"講。"細菌大王躊躇滿志。

"人類有許多不治之癥,例如各種癌癥和艾滋病等等,您準有辦法治這些玻"

魯西西說。

細菌大王愣了一下,沒錯,人類的不少病正是他的惡作劇。

"你想說什么?"大王摸不清魯西西想干什么。

"把能治這些不治之癥的細菌部隊派到H國總統的細菌武器里去,換回病毒部

隊。這樣,H國總統一使用細菌武器,人類的所有不治之癥都被治愈了。"魯西西

異想天開。

細菌大王被魯西西超群的智力驚呆了,他決定以后和人類攜手作朋友,共同

生活在地球上。

“傳我的命令。"細菌大王高聲說。

文武大臣洗耳恭聽。

"立即派能治愈食道癌的第7軍團、能治愈肝癌的第21軍團、能治愈肺癌的

第3軍團、能治愈乳腺癌的第8軍團、能治愈。.....和能治愈艾滋病的第5軍團

駐守人類H國總統的細菌武器里,換回現駐扎在那里的病毒部隊。"細菌大王發旨。

王宮里一陣忙亂的腳步聲。

魯西西哭了。她覺得凡是生活在地球上的生命都是可愛的,不管是動物還是

微生物還是植物,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應該心心相印彼此相愛。能共同生身在一

個星球上,是緣份。

細菌大王部隊的機械化程度極其高,1小時,換防完畢。

H國總統做夢也沒想到,他的威懾力量--細菌武器,已變成了負有和平和人

道使命的醫療武器。

"如果您同意的話,我想告辭回人類去,我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人類,避免無謂

的傷亡。"魯西西不想讓人類被槍打死哪怕一個人,她認為所有生命都應該善始善

終。

細菌大王舍不得讓魯西西走。

"你以后還會來嗎?"細菌大王問魯西西。

"我來。下星期我就來。"魯西西說。

"我派人去接你。"細菌大王樂了。

魯西西讓細菌大王給人類寫了一封信,她要以此信為證據向人類宣布H國總

統手里的細菌武器內部的變化。

垂直噴氣客機器飛了,魯西西在窗口向送行的細菌大王揮手。

第七章

魯西西回到人間時,是清晨五點半鐘。

她跑進客廳打電話。

"是電視臺嗎?"魯西西問。

"是。請問有什么事?"

“我有重要新聞要播放。"

“重要新聞?你是誰?請講詳細些。"

“我這兒有一封細菌大王給人類的公開信。"“細菌大王?什么細菌大王?"

“就是掌管全世界所有細菌的大王呀!"“。....."“生物分成三種:動物、植物

和微生物。細菌大王就是微生物家族中的大王呀!"“細菌家族里還有大王?"

“還有汽車和飛機呢!"“。....."“喂!喂!你說話呀!"“你住哪兒?"魯西西

把住址告訴電視臺。

她放下電話等電視臺來接她的車。

窗外傳來救護車的鳴叫聲。

敲門。

魯西西開門,門口站著護士和醫生。

"是這兒有精神病患者嗎?"醫生問魯西西。

這個混蛋電視臺!魯西西在心里罵了一句。

“快送我去電視臺!"魯西西拉著醫生往救護車旁跑。

"她就是精神病患者!"護士反應過來,大喊。

魯西西的爸爸媽媽被吵醒了,等他們穿上衣服時,看到救護車已經開走了。

"往電視臺開!"魯西西對醫生說。

"回醫院!"醫生對司機說。他嘆了口氣,這么小小年紀就得了精神病,可見

商品經濟已將人性摧殘得不成樣子。

"去電視臺!!"魯西西狂叫。

"去電視臺干什么?"醫生問魯西西。

"去宣讀細菌大王給人類的信!"魯西西掙扎。醫生和護士對看了一眼,沒錯,

百分之百的精神病!

救護車駛進精神病醫院的急診室。

從急診室里沖出來幾位護士,幾乎是五花大綁地將魯西西按到床上。

"放開我!我沒病!我要去電視臺!"魯西西使勁喊叫。

"打一針鎮靜劑。"醫生下醫囑。

一位戴大口罩只剩一雙美麗的眼睛的護士給魯西西打了一針鎮靜劑。

魯西西睡著了。

院長聽說該院收了一位十幾歲的病人,特地趕來。

"這么小的精神病患者!好好研究一下!"院長對醫生說。

醫生拼命點頭。

魯西西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

她發現自己躺在病房里,手和腳都被皮帶捆著。

"她醒了。"護士用對講機通知醫生。

醫生和院長一起來到魯西西的病床旁。

"你們放我出去!我沒病!"魯西西說。

院長和醫生經驗豐富,他們清楚,真正的精神病患者都不承認自己有精神玻

"來不及了!你們現在不放我出去,會死好多人的!你們負不了這個責!"魯西西

掙扎。

"病得不輕。"院長說。

"嗯。"醫生同意。

"我要去電視臺!我要開記者招待會!"魯西西嚷嚷。

"你為什么要開記者招待會?"院長問魯西西。

"我有一封細菌大王給人類的信。"魯西西說。

"妄想型精神分裂癥。"院長從嘴里吐出八個字。

魯西西絕望了。

現在離國際社會給H國下的最后通牒期限只有4天。

第八章

魯西西住院3天后,院方才同患者家屬聯系。

"什么?我女兒有精神分裂癥?!"魯西西的爸爸吃了一驚,他正到處找魯西

西呢!

"是的。她是本市年齡最小的精神病患者。"醫生遺憾地說。

"這不可能!"爸爸跳起來,"我要見她!"爸爸來到精神病醫院。

魯西西有氣無力地躺在床上,她的嗓子已經喊啞了。"快告訴我,是怎么回事?

"爸爸根本不信女兒會有精神玻魯西西把經過講給爸爸聽。從特別郵票說起,一直

講到細菌大王命令部隊換防。

爸爸看看手表,離最后通牒規定的期限只有17小時了。

"我想辦法通知人類。"爸爸說。

院長和醫生愣了。

"遺傳。"院長下了結論。

"不能放他走。"醫生說。

魯西西的爸爸聽見了醫生們的對話。他清楚自己如果不行動也會被捆在床上

享受鎮靜劑。這些還是小事,戰爭如果爆發可是大事。

爸爸突然一個轉身,揮拳打倒了院長和醫生。

"反正精神病打人也不犯法。"爸爸嘀咕了一句后,朝醫院門口跑去。

聞訊趕來的醫生護士們沒有抓住魯西西的爸爸。他們立即打電話通知市里:

有個危險的有攻擊力的精神病患者潛入市區。

爸爸坐出租車趕回家中,把情況告訴皮皮魯。

皮皮魯一看表,距離開戰時間只有12小時。

“去醫院救魯西西,然后開記者招待會!"皮皮魯說。

"他們會把你也當精神病的!"爸爸提醒兒子。

"我有幻影號!"皮皮魯從兜里掏出小神馬。

(關于幻影號的來歷,請查閱《十二生肖系列童話》之《馬王登基》)。

"我和你去!"爸爸說。

皮皮魯和爸爸跑到樓下。遠處有一輛救護車閃著旋轉燈急駛過來,顯然是來

抓爸爸的。

"幻影號,變!"皮皮魯大喊一聲。

小神馬變成了幻影號汽車,停在他們身邊。

"快上車!"皮皮魯拉開車門。

爸爸和皮皮魯鉆進幻影號的駕駛室。

"他在車上!"救護車上的醫生喊。

幻影號沖著救護車撞過去。

救護車司機嚇壞了,不知所措。

幻影號奇跡般地"穿越"救護車,風馳電掣般朝醫院駛去。

醫院的鐵門緊閉。

皮皮魯操縱幻影號越過鐵門。

"停在魯西西病房的窗戶外邊。"爸爸指揮兒子。

幻影號停住了。

爸爸打碎玻璃,從窗戶跳進病房。

護士和醫生拿著電棒朝爸爸沖過來。

皮皮魯打開了幻影號上的麻醉武器開關。

一陣掃射。護士和醫生昏睡過去。

魯西西終于解放了,她的胳膊和腿上被皮帶勒出了血櫻"去電視臺!"魯西西

喊。

時鐘顯示現在距離地球開戰只有4個小時。

第九章

"你們找誰?"電視臺門口的警察攔住了魯西西他們。

"我們有重要新聞要播發!"魯西西說。

"播新聞?"警察想笑。

"我們找臺長。"爸爸有經驗。

警察給臺長打電話。

"你們進去一個人,臺長在辦公室等著。"警察說。魯西西和爸爸、皮皮魯商

量了一下,決定派魯西西進去,如果一小時后臺長不同意播放,就開幻影號闖進

去強行播發細菌大王的信。

臺長在辦公室會見了魯西西。

魯西西說明了來意。

臺長自始至終都認真聽魯西西講話。

"我看看細菌大王的信。"臺長伸手。

魯西西把信遞給臺長。

臺長是看《童話大王》長大的,他信這種事。

"我播。"臺長對魯西西說。

"臺長萬歲!"魯西西沖上去親了臺長一下。

臺長拿起電話筒:

"我是臺長,請通知各部門,10分鐘后有重要新聞播放。

中止一切節目。再請通知世界各國電視臺。立即向國際電訊公司申請,8分

鐘后本臺同時租用所有電視通訊衛星。重要新聞連播三遍。每遍中間播一分鐘廣

告。每次廣告收費1億美元。聽清了嗎?請重復一遍。好,執行吧。"臺長放下電

話聽筒。

魯西西認定這位臺長當總統都綽綽有余。

當魯西西走進播音室時,距離開戰時間只有2小時15分了。

多國部隊的坦克已經發動,炮彈裝進了炮膛。

H國總統的部隊也進入特級戰斗準備。

H國總統的秘書跑進指揮部。

"報告總統,1分鐘后電視里有重要新聞!"“看!"H國總統吐出一個字。

秘書打開電視機。

地球上的人類幾乎都死盯著電視屏幕,他們希望重要新聞與H國有關。他們

不希望打仗。他們怕新的疾病流行。

魯西西出現在屏幕上。

"開什么玩笑?"H國總統皺眉頭。

魯西西從特別郵票講起,一直講到細菌大王已經調換了他的駐扎在H國總統

細菌武器里的部隊。魯西西又宣讀了細菌大王給人類的信。細菌大王在信中說,

他愿意和人類交朋友。

"心理戰!不理她!"H國總統認定這是敵方的計謀。

“讓專家抽查一下細菌武器怎么樣?"秘書建議。

"也好。快點兒!"H國總統點頭。

20分鐘后,抽查結果送到H國總統的辦公桌上。

第十章

H國總統張大了嘴巴,半天合不上。

細菌武器里的病毒果然全都不翼而飛。

"怎么辦?"各路將領看著自己的統帥。

H國總統連抽了7支雪茄煙。他清楚,沒有細菌武器,他贏不了這場戰爭。

離最后通牒規定的期限還有1小時,H國總統宣布從R國撤軍。

多國部隊的坦克熄火了,炮彈退出了炮膛,飛機滑回機庫。導彈停止倒數計

時。

人類松了一口氣。

本來將要降臨到無數個家庭頭上的痛苦煙消云散了。

和平鴿又飛翔在藍天上。橄欖樹又呈現在白云下。

人們不滿足于H國從R國撤軍,人們紛紛給H國總統打電報打電話,要求他

將細菌炸彈投擲到世界各地。人們希望早日在地球上根除癌癥和艾滋病,而H國

總統的細菌武器有這個能力。

世界各國都通過外交途徑和各種途徑懇請H國總統出售給他們一顆細菌炸彈。

H國總統應接不暇。他終于知道了制造和平對于一個總統來說比制造戰爭光

彩得多的多。制造戰爭的人不配當總統。

不管在國內使用槍還是在國際上使用槍,對于一個國家元首來說,都是弱智

和低能的表現。

H國總統決定不出售細菌炸彈。

他要將細菌炸彈送給人類。

H國總統發言人宣布:H國訂于3月15日免費往全球同時投擲細菌炸彈。

世界一起歡騰。

癌癥和艾滋病的末日是3月15日。

人們準備好最好的衣服在3月15日那天穿。

同樣是炸彈,可這些炸彈爆炸時,勝過禮花。

但愿不會節外生枝。

但愿3月15日那天全球同放炸彈禮花。

可人類畢竟是人類。飛行員沒按投彈鈕之前,誰也不敢打保票。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