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龍珠風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1002
赞助商链接

第一章

魯西西的班主任趙老師是慢性子, 可這回也著急了。 學校要舉行游泳比賽,

每班出一名運動員, 四(六)班竟沒有一個同學會游泳!

同學們都埋怨起自己的爸爸媽媽來了, 他們怕自己的寶貝孩子出危險, 不讓

孩子學游泳。 四(六)班的同學有強烈的集體榮譽感, 離比賽還有一個星期, 不

少同學背著爸爸媽媽去學游泳。

魯西西也不例外, 每天放學后, 都去游泳池學游泳, 可直到今天還離不開救

生圈呢!

在另一所學校上學的皮皮魯嘲笑妹妹。

"我要是去你們學校參加比賽, 保準得第一名。 "皮皮魯說完來了個跳水動作。

赞助商链接

"你教教我。 "魯西西央求哥哥。

"晚啦!誰能一個星期學會參加游泳比賽的技術!"皮皮魯兩手一攤, 表示無

可奈何。

魯西西喪氣地坐在沙發上。

"你動我的飛機模型了?"皮皮魯發現放在立柜上的飛機模型調了個頭。

"沒有"。 魯西西說。

"準有人動了。 "皮皮魯的這架飛機模型好長時間沒玩了, 他很熟悉它的停放

位置和狀態。

皮皮魯最怕別人動他的"高、精、尖"武器。 他跑去問爸爸媽媽, 答復是"沒人

動"。

"這可怪了!"皮皮魯搬來凳子, 蹬高檢查他的飛機。

螺旋槳掉了。

"誰弄的?干嗎不承認?"皮皮魯不滿意了。

"哥哥你看!"魯西西驚叫起來。

皮皮魯順著魯西西的目光往桌上看去, 只見茶杯自己在桌上移動著。

皮皮魯和魯西西的四只眼睛一下不眨地死盯著茶杯。

茶杯忽而水平移動, 忽而垂直移動, 懸停在空中。

接著, 桌子上的一本書自己翻開了, 而屋里沒有一絲風!

赞助商链接

魯西西不由自主地靠近了皮皮魯。

"鬼?"魯西西小聲問。

"反正有人動它們。 "皮皮魯說。

"隱身法?"魯西西感到毛骨悚然。

"你在這兒穩住它, 我有辦法了。 "皮皮魯低聲說。

"我怕。 "魯西西不敢單獨呆在這兒。

"沒事, 它不敢露相就說明它怕咱們。 "皮皮魯給妹妹打氣。

好在魯西西已是身經百戰, 見過世面的。 她點點頭, 同意了。

皮皮魯悄悄溜出房間, 來到爸爸的屋子。 爸爸和媽媽出去散步了, 皮皮魯拉

開抽屜, 翻出爸爸洗像片用的顯影液。

皮皮魯要使用顯影液讓那"鬼"顯影。

皮皮魯用四包顯影粉調出了一臉盆顯影液, 他端著臉盆來到自己的房間。

桌子上的書還在一頁頁翻著。

"我潑啦?"皮皮魯小聲說。

"那是你的算術課本?"魯西西提醒哥哥那本書是算術書。

"顧不上了。 "皮皮魯歷來討厭上算術課。

皮皮魯看準了位置, 劈頭蓋腦將一盆顯影液朝桌子上潑過去。

屋里靜得可怕。

皮皮魯和魯西西大氣不敢出,

赞助商链接
仿佛在等待地球的崩潰。

桌前漸漸呈現出一個輪廓。

魯西西抓緊皮皮魯的胳膊。

那輪廓越來越清晰, 是一條龍!

自然界沒有龍, 皮皮魯和魯西西都十分清楚這個真理。 可他們面前現在確確

實實站著一條龍!

魯西西躲到皮皮魯身后。

皮皮魯看出龍被這現代科學弄得手足無措, 它準害怕顯影。

"你好!歡迎你來我們家作客。 "皮皮魯對龍說。

龍的眼睛里閃出一絲喜色。 龍聽得懂皮皮魯的話!

"你干嗎用隱身法呀?我們很愿意同你交朋友。 "皮皮魯熱情地說。

龍看出皮皮魯兄妹心地善良, 漸漸放心了。

"我現在是走投無路。 "龍說。

"為什么?"皮皮魯不相信這話是從龍嘴里說出來的。

"我居住的那個水庫干涸了, 我就無家可歸了。 我已經幾天沒喝水了。 "龍舔

舔嘴唇。

"快去給龍拿水。 "皮皮魯對身后的妹妹發令。

魯西西已經不害怕了, 她感到這條龍很可憐。

赞助商链接

魯西西端來一杯水。

龍笑了, 說:

"這哪兒夠我喝呀!"

皮皮魯從床下拽出洗澡盆, 和魯西西去衛生間抬了一大盆水。

龍把頭埋進水里, 一口氣把一大盆水都喝光了。

"謝謝你們!"龍來精神了。

"你以后住哪兒呀?"魯西西為龍擔憂。

“不知道。 "龍的眼睛蒙上了一層憂慮, "我對這兒一點也不熟悉。 "“去昆明

湖住吧!"皮皮魯提議。

"昆明湖?"龍沒聽說過。

"昆明湖可大啦, 在頤和園里。 "魯西西對龍說。

"我不認識。 "龍說。

"我們送你去。 "魯西西說。

龍感激地看著面前的兩個孩子, 它不想用語言表達自己的謝意。 龍從嘴里掏

出一顆閃閃發光的珠子, 遞給魯西西。

"這龍珠送給你們一顆, 留個紀念吧!"龍說。

"龍珠!"魯西西和皮皮魯吃了一驚。

那龍珠璀璨奪目, 光芒四射, 使整間屋子都亮了。

"我們不要, 別客氣, 咱們是朋友了嘛!"皮皮魯和魯西西異口同聲。

"這是我的心意, 你們一定得收下。 我還有好幾顆呢!既然是朋友,

赞助商链接
你們就別

客氣?了。 "龍把龍珠送到魯西西手里。

魯西西和皮皮魯對視了一下, 只好收下了龍珠。

"把龍珠含在嘴里, 呆在水里多長時間都沒事。 "龍說。

魯西西靈機一動, 問:

"含上龍珠就會游泳了嗎?"

“當然, 而且速度快極了。 "龍說, "不過, 希望你們答應我一個條件, 千萬

別把龍珠的事說出去, 否則會給我帶來災難的。 "“我們一定不說。 "皮皮魯和魯

西西保證。 他倆十分清楚如果外界知道龍和龍珠的事, 龍的下場是什么。 他倆要

對朋友負責。

"帶我去昆明湖吧!"龍說。

"你還得用隱身法。 "皮皮魯說。

"你剛才使用了什么法術把我現形了?"龍問。

"那是顯影法。 "皮皮魯知道龍聽不懂關于洗照片的技術詞匯, 干脆賣個關子。

"你還是個小神仙呀!"龍對皮皮魯頓生敬佩。

"咱們坐公共汽車去吧!"魯西西說。

"公共汽車!"龍沒聽過這個詞。

"坐上你就知道了。 "皮皮魯打開門, "你用隱身法還不用買車票了。

赞助商链接
"皮皮魯

兄妹把龍送到了昆明湖落戶。

第二章

皮皮魯和魯西西把龍送到昆明湖定居后, 回到家里。

"咱們試試這龍珠的功能。 "皮皮魯從抽屜里取出龍珠。

他把龍珠含在嘴里。

魯西西端來一臉盆水, 皮皮魯把頭埋進水里。

往常皮皮魯經常和伙伴們比賽看誰在水里憋氣的時間長。 那時他是長吸一口

氣, 然后慢慢往外吐, 吐完了, 頭就得從水里出來了。 這回同從前大不一樣了,

皮皮魯感到他可以在水中呼吸了, 那龍珠仿佛是氧氣源, 源源不斷地供給他氧氣。

魯西西看著表。 一分鐘, 五分鐘, 十分鐘, 二十分鐘!

魯西西摸摸哥哥的手, 她怕他憋死了。

皮皮魯用力攥了妹妹的手一下, 以示自己的安然無恙。

"真厲害呀!"魯西西意識到龍珠的價值了。

皮皮魯從臉盆中抬起頭, 一腦袋水亂滴。

"你憋了二十分鐘!"魯西西向皮皮魯報捷。

"我可以再憋二十五天!這哪兒是憋呀!你試試。

赞助商链接
"皮皮魯吐出龍珠遞給魯西

西。

魯西西把龍珠放進嘴里, 像皮皮魯那樣把頭插進水中。

太神奇了, 魯西西可以在水里自由地呼吸。

爸爸進來了。

"干什么呢?學游泳?"爸爸看著把頭插在水中的女兒問兒子。

皮皮魯慌了, 他怕爸爸發現龍珠, 忙說:"瞎玩呢!"皮皮魯想提醒妹妹快出

來, 可魯西西想創造超過皮皮魯的記錄。

爸爸開始還沒在意, 漸漸地, 他臉色變了--女兒已經在水中呆了兩分鐘!

"她。 .....魯西西怎么了?"爸爸瞪了兒子一眼, 沖上去把女兒的頭從水中拉

出來。

"干什么?"魯西西以為是皮皮魯, 濕頭發遮住了她的眼睛。

"是爸爸!"皮皮魯大聲告誡魯西西。

魯西西撥開濕頭發, 一看眼前真是爸爸, 忙把龍珠藏在舌頭下邊。

女兒在水中至少呆了兩分鐘, 還活著!

爸爸不相信這個事實。

"你在水里能憋多少時間?"爸爸問。

魯西西想逗爸爸玩。

"憋個三五分鐘吧!"魯西西滿不在乎地甩甩頭發。

赞助商链接

"什么什么?三五分鐘!"爸爸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不信我給您表演。 "魯西西想讓爸爸知道女兒是游泳天才, 可他卻不讓她學

游泳。

皮皮魯不愿意讓妹妹出這個風頭, 他連忙制止, 說:"爸爸別聽她瞎說, 剛才

她作弊了, 我們玩呢!"皮皮魯話音剛落, 魯西西的頭已經實實在在地插進水里,

毫無作弊可言。

爸爸看了一眼表上的秒針。

四分鐘!

魯西西適可而止, 從水中昂起頭。

"破世界潛水紀錄呀!"爸爸一把抓住了女兒的雙手。

"您還不讓我學游泳呢!"魯西西說。

爸爸已經意識到自己犯了什么樣的錯誤了, 他扼殺了一個游泳天才。

"你怎么不早說?"爸爸問女兒。 他是一個在理論上稱職的爸爸。 他知道, 稱

職的父母就是給子女創造條件, 讓他們去干適合自己干的事, 不強求子女干他們

不愿意干的事。

"我說過想游泳呀!"女兒平靜地說。

爸爸后悔莫及。

"還來得及。"魯西西說。

“對,還來得及!"爸爸寬慰自己。雖然他清楚訓練游泳運動員的最佳年齡。

皮皮魯在一旁氣得鼻子都歪了。他沒想到妹妹這么輕而易舉就讓龍珠為她服

務了。

"明天下午放學后我帶你去游泳。"爸爸迫不及待地對女兒說。

"行。"魯西西正想試試龍珠在水里的威力,她點點頭。

爸爸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你真行呀!"皮皮魯話中帶著嫉妒味兒。

"我想參加學校的游泳比賽。等賽完了,就把龍珠給你玩。"魯西西安撫哥哥。

"光有龍珠不會游泳也沒用。"皮皮魯給妹妹放點兒氣。

"總會好些的。"魯西西估計嘴里含上龍珠,身體在水里一定能浮起來。

第二天下午放學后,爸爸帶著女兒去游泳池學游泳。

皮皮魯也跟著去湊熱鬧。

游泳池呈現出生機勃勃的景象,人們在這里表現著對水的依戀,對大自然的

依戀。

魯西西在下水前偷偷把龍珠含在嘴里。

爸爸向女兒傳授游泳的要領。

"咱們現在下水試試。"爸爸先順著扶梯下到淺水區。

魯西西學著爸爸的樣子下水。

皮皮魯站在游泳池邊觀看魯西西的身體在水中的狀態。

"來,你先把身體放平,我托著你游。"爸爸示范了一次。

魯西西學著爸爸的樣子在水中浮起身體,爸爸伸出雙手托住魯西西。

魯西西雙手往后一劃,她突然感到這游泳池是屬于自己的,她的身體像箭一

樣從爸爸的手中掙脫出去。她覺得自己的手腳在不由自主地運動,身體像魚一樣

在水中游弋。

爸爸驚呆了。

皮皮魯在岸上興奮得直蹦。

魯西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著,她的姿式,她的速度,震驚了游泳池里的人

們。

"看那小女孩,游得真漂亮!"

“游得真快!"

“準是體校的!"

人們顧不上游泳了,都注視著魯西西。

魯西西這回知道什么叫"溶化在一起"了。她現在已經和水溶化在一起了。她

分不清哪是水,哪是她的身體。

"她十分鐘沒換氣!"有人驚呼。

"今天可見到什么叫游泳了!"

爸爸早已爬上岸,拿著手表計算女兒的時間。他不相信這是真的。

"魯西西偷偷游過泳?"爸爸問兒子。

"可能吧!"皮皮魯心不在焉地回答。要不是爸爸在一邊,他早下水把龍珠搶

過來也擺擺威風了。

"你怎么不早告訴我?"爸爸對兒子不滿意了。

"您不是不讓她游泳嗎?"皮皮魯認定此事對爸爸有教育作用。

爸爸看著游泳池中的女兒,若有所思。

第二天上午,魯西西對班主任老師說:

"我代表咱們班參加游泳比賽。"

“可你不會游泳呀!"老師理解學生的心情,但不能蠻干呀。

"我學會了。"魯西西十分有把握的樣子。

"就這么幾天,能學到什么程度?咱們等明年舉行比賽時再爭第一吧。"老師

安慰學生。

"老師,我真會了,您讓我去吧!我準拿冠軍。"魯西西說。

老師給魯西西的爸爸打了個電話。

"什么,她真會游?還游得很棒?您也是剛剛知道!"老師驚訝了。

"讓我參加吧!"魯西西在一旁繼續要求。

"好,祝你取得好成績,為咱們班爭榮譽。"老師同意了。

第三章

學校的游泳比賽即將舉行。據體育老師估計,男子組實力最強的是六(一)

班的王大力。王大力從小跟著在體校當游泳教練的爸爸學游泳,據說已創造了連

續游五千米的個人紀錄。

女子組有希望拿冠軍的是六(三)班的李雯雯。李雯雯是從海濱城市大連轉

學來的,她六歲時就敢到海里游泳。

當然,體育老師也不排除爆冷門的可能,連世界大賽還時不時出人意料呢,

何況一所小學的比賽。

比賽的前一天晚上,皮皮魯叮囑魯西西:"你悠著點兒勁兒游,太快了人家就

不信了。”

“我這算作弊吧?"魯西西忽然想到體育道德問題。

"當然是作弊。"皮皮魯定性了。

"那我不參加比賽了。"魯西西打退堂鼓了,她不愿意作弊。

"可你已經報名了呀!你們班主任還等你爭榮譽呢!"皮皮魯提醒魯西西。

魯西西為難了。

"你故意游慢點兒,得個三、四名就行了。"皮皮魯出主意。

魯西西猶豫不決。

"那把龍珠給我吧,也該我玩玩了。"皮皮魯早就忍不住了。

"我明天用完了就給你。"魯西西決定明天參加游泳比賽,她不能讓全班同學

失望。但她也不打算當冠軍。

第二天下午,全校游泳比賽在曙光游泳池舉行。

全校師生都來觀戰。所有同學和老師都希望自己班的運動員當冠軍。

先舉行男子組比賽。

槍聲一響,運動員們像離弦的箭一樣射入水中。比賽項目是一百米蛙泳。

果然不出所料,六(一)班的王大力捧走了獎杯。六(一)班的同學把王大

力抬起來,拋到空中。

女子組比賽就要開始了。

魯西西換好游泳衣,她將龍珠悄悄含在嘴里。

"沉住氣。"班主任老師給魯西西打氣,盡管她對魯西西能不能下水還持懷疑

態度。

"嗯,您放心吧。"魯西西有把握地說。

運動員們站在了跳臺上。

"李雯雯!李雯雯!"六(三)班的同學們齊聲叫著李雯雯的名字,他們好像

已經拿到了獎杯。

魯西西所在的四(六)班有位同學大聲喊了句"魯西西",立即引起哄堂大笑。

"李雯雯讓魯西西五十米!"六(三)班一位同學喊。

又是一陣笑聲。

李雯雯站在魯西西右邊,她抬著下巴頦看了魯西西一眼,那眼神魯西西一輩

子也忘不了,魯西西被激怒了。

"預備--"裁判發口令了。

魯西西彎下腰。

"啪--"槍響了。

運動員幾乎是同時入水。

看臺上掌聲、歡呼聲、跺腳聲,一浪高過一浪。

魯西西一入水,腦子里只有李雯雯那目光,她早把悠著點兒勁游的事忘光了。

魯西西奮力擊水。她感到自己融化在水里了。

奇跡出現了。

魯西西遙遙領先,她游完五十米回身時,李雯雯只游了十米!

全場突然安靜下來。幾百雙眼睛一下不眨地死盯著像汽艇一樣破浪的魯西西。

當魯西西到達終點時,觀眾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四(六)班的同學們使出

全身的力氣?有節奏地喊:"魯西西!魯西西!魯西西!"裁判看著手中的秒表,

半天說不出話來。

1分20秒!

魯西西上岸了。班主任趙老師用毛巾被裹住她,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老師

親學生,這可真是罕見。全場掌聲雷動。

李雯雯到終點了,她的記錄是4分50秒,她站在水里發呆。

擔任裁判的體育老師突然發瘋似地向外跑去,大家不明白出了什么事。

體育老師以跑百米的速度奔到一座公用電話亭,從正在打電話的一位姑娘手

里搶過話筒。

"對不起,對不起,我有急事。"體育老師對那姑娘說。

姑娘以為碰上了神經病患者。

體育老師先撥114查號臺。

"請問國家體委的電話。"他氣喘吁吁。

國家體委撥通了。

"請問一百米蛙泳的全國紀錄是多少?"體育老師問,"什么什么,您再說一遍?

"天哪,魯西西的成績已接近國家紀錄了!可她還是個小學四年級學生呀!

體育老師大聲說:

“我們學校有個四年級女同學,剛才游了1分20秒!"對方表示懷疑,但又

說馬上趕到現常體育老師拔腿就往回跑,那姑娘叫他:“是我付的電話費!"體育

老師這才想起自己是從人家手中奪過話筒的。

他掏出一元錢,塞到姑娘手里,說"對不起",然后又跑。

"太多了!"姑娘不干。可她哪兒追得上體育老師呀。

魯西西獲得了全校女子組游泳比賽冠軍,正接受校長頒發的獎杯呢!

李雯雯屈居第二,她無論如何也弄不清這是怎么回事。她不相信這個比她小

兩歲的魯西西游泳能超過她!而且還超過了幾分鐘!

體育老師跑進游泳池。

"報告大家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魯西西的游泳速度已經接近了全國紀錄。"

體育老師拿著手提式擴音器喊。

沒有歡呼聲,全場靜得出奇。大家難以相信這是真的。

小學四年級學生,接近全國紀錄?而她一個星期前還不會游泳!

這是全校師生包括校長在內一生中經歷的最奇異的事。

"秒表有問題吧?"

“魯西西提前入水了吧?"

“她一直偷偷學游泳?"

議論紛紛。

魯西西臉紅了。

一輛小汽車駛到游泳池旁邊。

國家體委的教練到了。

"哪位同學游了1分20秒?"教練劈頭就問體育老師。盡管他根本不信,可

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因為他太想把我國的游泳項目搞上去了。

體育老師指指魯西西。

教練走到魯西西身邊。

"你多大?"教練問,他打量著魯西西的身材。

魯西西萬萬沒想到體育老師把國家游泳隊的教練叫來了,她預感到事情麻煩

了。

"十歲。"魯西西不能不回答。

"從多大開始游泳?"

“從。.....十歲。....."

“剛學游泳?"

“嗯。"

教練回頭問體育老師:

"你打電話說的是她?”

“沒錯。"體育老師點頭。

"剛學游泳能游1分20秒?"教練帶著嘲笑口味說。"真是開玩笑。"體育老

師被激怒了。

"魯西西,游一次,讓他們看看!"體育老師對魯西西說。

"我。.....不。....."魯西西直往后退。

她撞到了身后的人,回頭一看,是李雯雯。

"既然是真的,就再游一次。"李雯雯的話里帶有明顯的諷刺味兒。

“魯西西,游啊!"

“給他們看看!"

“給咱學校爭光呀!"

同學們給魯西西鼓勁。

"如果你們學校能有游到兩分鐘的,我穿著衣服跳到水里。哈哈--"教練大聲

對師生們說。

"魯西西,游!"

“魯西西,讓他穿著衣服下水!"

“魯西西,。....."

“魯西西,。....."

全校師生被教練的話惹怒了。

只有下水一條路了,魯西西想。

第四章

魯西西顧不得想別的了,她把毛巾被遞給趙老師,然后走上了跳臺。

教練掏出秒表,他從體育老師手里要過發令槍。

全場寂靜。

"預備--"教練發口令。

魯西西彎下腰。

教練笑了。魯西西的動作不正確,會影響入水的速度。

"砰--"槍響了。

魯西西躍入水中。

教練漫不經心地按下秒表。

魯西西只劃了一下水,教練的眼珠就差點兒蹦出來。天哪,教練還從來沒見

過這么和諧的游泳動作!簡直像魚,不,像龍--如果有龍的話。

魯西西使出全身的力氣游。只見她的身體在水中柔和地前進,像詩。

魯西西游到五十米回身時,教練看了一眼秒表。他揉揉眼睛,把秒表拿到鼻

子跟前再看。教練愣了。

魯西西游到終點時,教練按下了秒表。

1分12秒!接近世界紀錄。

最讓教練吃驚的是,魯西西在游全程中沒有換過一口氣!

教練激動了,他不顧一切地跳入水中,一把抓住魯西西的手,激動地說:"奇

跡!奇跡!咱們國家的游泳事業有希望了!"全場一片掌聲、歡呼聲和笑聲。

教練和魯西西一起爬出游泳池。教練顧不上全身水淋淋的,他徑直來到體育

老師面前,握住體育老師的手,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為國家培養出了這么

優秀的游泳人材,奇跡!奇跡呀!"體育老師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出頭之日到了。

"我們要把她調到國家游泳隊去。對了,她叫什么名字?

要知道,國家隊的運動員的成績還不如她呀!"教練說。

"我去跟她商量一下。"體育老師說。

體育老師把魯西西拉到一邊,小聲對她說:"國家游泳隊要你,你能答應老師

一個要求嗎?"一聽說國家隊要她,魯西西才意識到自己闖禍了。她張開嘴卻說不

出話。

"你跟國家體委的那位教練說,是我培養了你,你要求讓我也同你一起去國家

隊,繼續當你的教練。好嗎?"體育老師注視著魯西西的反應。

"可您沒有訓練過我呀!"魯西西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這場游泳比賽就是我組織的呀!如果沒有這場比賽,大家怎么能知道你游得

這么好呢?再說,國家體委的人也是我打電話叫來的呀!"體育老師說。

"我沒說我要去國家游泳隊呀!"魯西西轉身要走。

"魯西西!"體育老師沒想到這個魯西西會拒絕他的要求。

國家隊的教練走過來。

"小同學,你愿意參加國家隊嗎?"教練笑瞇瞇地問。

"不愿意。"魯西西說。

"噢!為什么?"教練以為魯西西在開玩笑。

"我不會游泳,去國家隊干什么?"魯西西說。

"你的成績已經接近世界紀錄了,這是我親眼看見的呀!"教練認定魯西西在

同他逗著玩。

"我真的不會游泳,那是。....."魯西西忽然想起她答應龍保密的條件,她把

后半截話吞回去了。

"那是什么?"教練追問。

"那是我游著玩的,蒙的。"魯西西說。

"哈哈,游著玩就能游這么快,如果訓練一下,那就不得了啦!"教練說,"你

要想到為國爭光呀!"“我一直在訓練她。"體育老師對教練說。

“從幾年級開始的?"教練問。

"一年級。"體育老師開始編小說了。

魯西西不吭氣,她反正不能去國家隊,體育老師愛怎么說就怎么說吧!

校長宣布全校游泳比賽圓滿結束。

趙老師領著魯西西去更衣。

"趙老師,請您幫助我。"魯西西知道國家體委的教練在外邊等她。

"什么事?"趙老師問。

"您千萬幫我別讓我去國家隊。"

“為什么?"

“我不會游泳,"

“你游得那么快,怎么能說不會呢?"

“我真的不會。"

“你是不是怕去國家隊就沒時間學功課了?你不用擔心,剛才教練說了,國

家隊也有老師。"“不是。我不會游泳去干嗎呀!"“這就不對了。咱們國家的游

泳項目還處于落后狀態,你應該為國爭光呀!"魯西西總算知道了自己干了一件多

蠢的事。現在,你就是不去,人家還要說你不為國爭光呢!

"你也要為咱們學校、咱們班爭光呀!"趙老師認為當世界冠軍的班主任也是

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魯西西孤立無援了,她把希望寄托在爸爸媽媽身上。

在游泳池門口,教練、體育老師和校長一起等著魯西西。

“我得回去跟我爸爸媽媽商量一下。"魯西西用了緩兵之計。

"行。"教練同意了。他拍拍魯西西的頭。

體育老師滿面春風--剛才國家體委的教練已經原則上同意讓他和魯西西一起

去國家游泳隊了。

當天的《晚報》就在頭版頭條報道了魯西西的奇跡。爸爸為此還喝了三杯酒。

晚飯后,魯西西來到皮皮魯的房間。

"國家游泳隊的教練讓我去國家隊,你快給我出出主意,怎么辦呀!"魯西西

求援。

"多好的事,那還不快去!"皮皮魯幸災樂禍。

"都賴你,把條龍顯影,惹出這么大的事來!"魯西西追究責任了。

"誰讓你比賽時逞能,游那么快的?"皮皮魯反唇相譏。

"一到水里,我就想得第一名。"魯西西沒脾氣了。

"咱們想想辦法。"皮皮魯不能見死不救,他是哥哥。

魯西西樂了,她就知道皮皮魯仗義。

"你把龍珠給我,他們再讓你游,你不會,他們也沒辦法了,你確實不會呀!

"皮皮魯說"只好這樣了。"魯西西覺得這算不上什么太好的辦法,可也只好如此了。

第五章

第二天上午,皮皮魯的爸爸接到國家游泳隊教練打來的電話。

"您是魯西西的爸爸嗎?"電話里問。

"正是。"魯西西的爸爸回答。

"我是國家游泳隊。請問昨天晚上魯西西同您談了她加入國家游泳隊的事嗎?

"“什么?她參加國家隊?她沒說呀!"“這。.....是這樣,她是一位游泳天才,

我們昨天下午看了她的游泳,很出色!她完全有希望馬上就打奇世界紀錄。我們

想吸收她立即參加國家隊。她說得同您商量一下。"“我沒意見。"“您愛人呢?

"“也不會有意見。"“那好,太感謝您了。我們現在就開車去接您。咱們一起去

魯西西的學校。"電話掛了。

半小時后,汽車開進了魯西西的學校。

校長和體育老師迎接客人。

"咱們三方都同意了,現在就給魯西西辦手續吧!"國家隊教練是急性子。

"我呢?"體育老師問。

“你也繼續當魯西西的教練,一起進國家隊。"教練說。

"謝謝您!"體育老師立刻忘記自己的姓名了。

魯西西的爸爸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他從來沒聽說過體育老師教過女兒游泳呀!

趙老師把魯西西領到辦公室來了。

魯西西一看爸爸也在場,知道不妙。

"魯西西,將來當了世界冠軍,別忘了咱們學校呀!"校長說。

"這孩子品質不錯,謙虛。"教練想起自己有的隊員成績還不如魯西西,尾巴

就翹得老高。

幾位老師遞過日記本,請魯西西簽名留念。

還有老師拿來了照像機,要同魯西西合影。

魯西西哭笑不得。

"我不會游泳。"她說

"1分12秒,還說不會游泳!你知道世界紀錄是多少嗎?

1分8秒!"教練拍拍魯西西的肩膀。

"我們已經給你辦理了離校手續,今天下午,全校為你開歡送大會。"校長喜

形于色,"魯西西,千萬別辜負了大家對你的期望,早日為國爭光。"“我們等你

的好消息。"趙老師眼睛里閃爍著激動的淚花。

"不,我不去國家隊!"魯西西急了。

"為什么?"爸爸發話了。

"我真不會游泳!"魯西西看著爸爸,"您難道還不知道嗎?!"“你們體育老

師說,他從你一年級就訓練你了呀?"國家教練問。

"撒謊!"魯西西瞪了體育老師一眼。

魯西西的爸爸、校長和趙老師都清楚體育老師從未教過魯西西游一天泳。

"這?"國家教練看著體育老師。

"這。....."體育老師無法當著這么多知情人說假話。

教練覺出其中有詐,他掏出體育老師的調動手續,放在校長的桌子上。

體育老師明白沒戲了,他跑出了辦公室。

"魯西西什么時候學的游泳?"教練問魯西西的爸爸。

"我一直不讓她學游泳。"爸爸如實地說。

魯西西感激地望著爸爸。

"幾天前,她突然會游了,嚇了我一跳。"爸爸說。

教練像在聽童話。

教練又問魯西西的班主任趙老師。

趙老師說:"是的,兩個星期前她還沒說過自己會游泳,或許她偷偷地學會了?

"“偷偷地學到了1分12秒?!"教練搖搖頭,這也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一陣沉默。

魯西西心里樂了,大家開始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了。

眾人看著教練,等待他的決定。

"我還是要她。"教練不管這事怎么離奇,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親眼看見

魯西西游了1分12秒。

"好,下午開全校大會,歡送魯西西!"校長向教導主任布置。

"我馬上去準備。"教導主任走了。

魯西西傻眼了,歡送會一開,她就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了。

"我現在就去體委給她辦手續,請你們在這上面簽字。"教練讓魯西西的爸爸

和校長簽字。

爸爸拿起筆。

"爸爸,不能簽!"魯西西沖上去制止爸爸簽字。

"你能把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告訴爸爸嗎?"爸爸的筆懸停在空中。

魯西西搖搖頭。

爸爸落筆了。

校長也簽名了。

教練將表格裝進皮包,對魯西西說:"愿咱們以后好好合作,為國爭光。"魯

西西想哭。她拿什么為國爭光呀!

教練臨出門時說:"從明天起,你就是國家游泳隊的正式隊員了,明天我們派

車去家接你。"報社的記者趕來了。

樣子像迫擊炮似的大照像機沖著魯西西閃個不停。

當天下午,學校召開了隆重的歡送大會。區教育局的領導也來了。

主席臺左邊寫著:

不忘母校辛勤培育

主席臺右邊寫著:

誓為祖國爭得榮譽

主席臺上方掛著:

熱烈歡送魯西西同學

魯西西被校長和教育局領導簇擁著坐在主席臺中央。

鼓樂A鳴。

校長講話。趙老師發言。學生代表發言。領導講話。最后讓魯西西講話。

魯西西對著話筒,望著校園,望著臺下黑壓壓的老師和同學,想到自己不再

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了,想到自己這個不會游一點兒泳的人明天就要進入國家游泳

隊,她哭了。

校長拿過魯西西手中的話筒。

"同學們,魯西西太激動了。此時此刻,她想起了學校對她的培育,想起了自

己肩頭的重擔,想到了祖國的榮譽,她能不掉眼淚嗎?!"校長摘下眼鏡擦眼淚。

電視攝像機不停地運轉著。

"現在宣布學校的一項決定。"教導主任講話了,"學校決定,魯西西同學使用

過的課桌課椅放入學校的展覽室!"鼓掌。

魯西西望著臺下同學們射過來的那羨慕的眼光,她心說:"誰愿意來受這份罪

誰就上來吧!"最后,學校送給魯西西一面錦旗,上書:稱霸泳壇大會結束。鼓樂

齊鳴。

第六章

第二天,全市各報

都在顯著位置刊登了魯西西進入國家

游泳隊的消息。魯西西成了新聞人物。記者們打聽到魯西西的住址,從早晨

起就等候在門口,準備搶拍國家游泳隊來接魯西西的鏡頭。

媽媽已為女兒準備好了行裝。昨天教練告訴魯西西的爸爸,魯西西得住在隊

里,每星期回家一次。

魯西西一聲不吭,后悔已經沒用了。她索性任其發展,自從昨天下午參加了

學校的歡送大會,她就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

皮皮魯覺得不會游泳的妹妹去國家隊這事挺開心。

"將來當了世界冠軍,別忘了我們喲!"皮皮魯揶揄道。

魯西西懶得搭理他。

"你帶上龍珠吧!"

“不要!"魯西西堅決拒絕。

九點整,國家游泳隊的小臥車來了。

教練一進門,就喊魯西西。

爸爸媽媽忙迎上去。

"咱們見過面,卻忘了自我介紹。"教練爽朗地笑起來,"我姓李,就叫我老李

吧!"“李教練,這是我愛人。"魯西西的爸爸把夫人介紹給李教練。

"魯西西呢?"李教練只關心他的未來的世界冠軍。

魯西西來到客廳。

"魯西西,我接你來了!"李教練笑瞇瞇地說。

說實話,魯西西已經喜歡上李教練了。這人性格開朗,事業心強,不屈不撓。

“咱們走吧,游泳隊還為你準備了歡迎會呢!"李教練提起魯西西的行李。

全家人將魯西西送到門口。

等候多時的記者們蜂擁而上,閃光燈閃個不停。

魯西西和李教練鉆進小臥車。

半個小時后,魯西西來到了國家游泳隊駐地。幾十位大哥哥大姐姐在門口迎

接她。

看到這么多游泳健將真誠地歡迎她這個小學生,魯西西感動了。她意識到這

些運動員不論資排輩,他們只尊重成績。

大哥哥大姐姐們簇擁著魯西西來到為她準備的房間。

魯西西驚呆了,多漂亮的房間呀!彩色的墻壁,帶書架的床,壁櫥,寫字臺,

沙發,衛生間。.....“以后有人欺負你,你就找我,我叫王虎。"一位高大的男

運動員說。

"得了得了,你不欺負人家就行了!有事找我,我叫謝麗。"一位面孔漂亮的

女運動員拉著魯西西的手說。

魯西西心頭一熱。多好的人,多好的環境。她真恨自己不會游泳。

"李教練,你的電話!"一位運動員叫李教練去接電話。

五分鐘后,李教練回來了。

"魯西西,剛才領導打來電話,說關于你的消息驚動了世界游泳組織,他們不

相信,要來親眼看看你游泳,幾位游泳世界冠軍也要求來看你游泳。咱們已經同

意了,他們明天抵達本市。領導提出今天下午看看你游泳。"李教練注視著魯西西

的反應。

事情真的鬧大了,世界游泳冠軍都要來了。

"哼,咱們國家的體育成績他們總是懷疑!"一位運動員忿忿不平。

"說是來看,還不是不相信!"另一位運動員一拳砸在桌上。

"魯西西,震震他們!"王虎拍拍魯西西。

"就是,讓他們看看咱們的游泳不是不行!"謝麗早就想出口氣了。

"可我不會游泳呀!”魯西西急哭了。哭得好傷心埃李教練心頭一沉,在這種

場合下,魯西西仍舊說自己不會游泳,李教練預感到事情不好了,可他親眼看見

她游了1分12秒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都愣了。他們還不知道魯西西不愿來國家隊的事。

"好了,歡迎會暫時先不開了,大家去訓練吧,讓魯西西整理一下東西。"李

教練要和魯西西單獨談談。

等隊員們走后,李教練一邊幫魯西西打開行李一邊同她聊天。

"魯西西,你真不會游泳?"教練隨便地問她。

魯西西點點頭。

"那你那天怎么游得那么快呢?"李教練幫魯西西A好褥子。

"我。.....”魯西西欲言又止,她真想把龍珠的事告訴教練,可她把話又吞

回去了。

"告訴我吧,我會替你保密的。"李教練真誠地看著魯西西。

“我。....."魯西西不能違背她對龍許的諾言。

"好吧,"教練見魯西西不愿說,也不強迫她,便說:"下午領導要看看你游泳,

你看這事怎么辦?"“我。.....我不去。"魯西西手足無措。

"不去不行埃你現在是隊員了,要聽從指揮。"李教練還抱一線希望,他覺得

魯西西不會讓自己當眾出丑的。

魯西西等教練走后,無精打采地躺在床上。她不知道如何應付下午的場面。

她只覺得自己的腦子亂極了,像嘈雜的火車站。

下午,魯西西在李教練的帶領下來到游泳館。

體委的領導已經坐在裁判席上了。他們指著魯西西說著什么。

魯西西換上了游泳衣,她硬著頭皮站在了跳臺上,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站

上來的。

"預備"--李教練舉起了槍。

"砰--"

魯西西站在原地不動。

領導們議論紛紛。

"可能太緊張。"

“還小嘛!"

“再來一次。"

李教練又一次舉起槍。

"砰--"

魯西西跳入水中,她嗆了一口水,四肢在水中亂撲騰著。

糟糕,是深水區,她夠不著底。

“救命呀!救--命--啊"又嗆了一口水。魯西西連撲騰帶叫。

李教練不顧一切地跳入水中,從游泳池中救出魯西西。

"搞什么名堂?!"一位領導火了。

"小李,你過來!"另一位領導叫李教練。

李教練全身精濕地走到領導跟前。

"這就是那個接近世界紀錄的神童?"領導的臉色變了。

李教練顧不上擦臉上的水,沮喪地點點頭。

"你開什么玩笑!明天國際泳聯就來人了,你這不是出我們的洋相嗎?"一位

領導質問道。

"他的神經不正常了吧?"另一位領導問醫生。

隨隊醫生搖搖頭。

的確,這事太怪了。

"明天外國人來了,你看怎么辦?反正如果讓咱們丟了臉,我開除你!"領導

想不出別的辦法了。

秘書湊上來,說:"只有說魯西西病了,不能游泳。"“人家才不信呢!"領導

撇撇嘴,"不過也只有這樣了。"魯西西全都聽見了。她清楚李教練在國家隊呆不

成了。就因為她。

第七章

回到宿舍后,沒有人理魯西西。

隊員們同李教練的感情很深,他們知道李教練在游泳隊呆不成了,他們對魯

西西不滿了,要不是因為她歲數小,早臭罵她一頓了。

魯西西躲在自己的房間里偷偷哭鼻子,她覺得李教練是非常可親的人,有事

業心,關心別人。她覺得游泳隊的這些大哥哥大姐姐也是非常可愛的,他們不嫉

妒別人,熱情豪爽。

魯西西真想再使用一次龍珠,讓大家高興,讓李教練留下來。

可…。..

魯西西清楚,只要再用一次,就必須有第二次、第三次。

再說,這不是真本事呀!

魯西西愁死了。

李教練給魯西西送來了晚飯。他沒說話,看了魯西西一眼,轉身走了。

魯西西知道他期待的是什么。

可她沒吭聲。

第二天,魯西西聽說國際泳聯的頭頭帶著幾位世界游泳冠軍來了。當他們聽

說魯西西病了,不能游泳時,笑了。

這是謝麗告訴魯西西的。

謝麗還說,外國人聽到這個消息后,說這是他們預料之中的事,還說中國人

不可能游那么快,何況是個孩子!

魯西西眼睛半天沒眨。

"他們幾位世界冠軍明天在游泳館舉行一場游泳表演賽,說是讓咱們飽飽眼福,

知道知道冠軍是怎么回事!哼!"謝麗牙直響。

魯西西的腦子亂了!

顧不上那么多了,必須出這口氣!

魯西西從床上跳下來,奔出大樓,乘公共氣車回家了。"爸爸媽媽見女兒才去

了一天就回來了,挺吃驚。

"出什么事了?"爸爸問

"沒什么。哥哥呢?"魯西西問。

"在里屋。"

魯西西走進哥哥的房間。

"冠軍回來了。"皮皮魯一輩子沒正形。

"給我龍珠用用。"魯西西說。

"還用?"皮皮魯瞪大眼睛。他認定妹妹還沒吃夠苦頭。

魯西西把外國人怎么嘲笑啦,統統講給哥哥聽。

"我想在明天的游泳表演賽上震震他們!"魯西西說。

"應該!太應該了!!"皮皮魯一拍桌子,"再說,這龍也是咱們國家的,你就

是龍的傳人嘛!用用祖先的寶物,理所當然!"皮皮魯堅決支持魯西西的行動。

龍珠到了魯西西手中。

"爸爸媽媽,明天上午去游泳館看我和外國冠軍比賽!"魯西西臨走時說。

"當然去!"爸爸樂了。

"還有我。"皮皮魯沖妹妹飛個吻。

回到駐地,魯西西去敲李教練的門。

"請進。"李教練在屋里說。

魯西西走進房間,看見李教練正在收拾東西。

"李教練。"魯西西低聲說。

李教練見是魯西西,感到意外。

“我一會兒就走了。"李教練嘆了口氣。

"您明天晚上再走行嗎?"魯西西賣個關子,她想讓李教練明天吃一驚,今天

先不告訴他。

"為什么?"李教練感覺到事情要出現轉機。

"咱們隊明天都去看冠軍表演賽吧!"魯西西提出。

李教練的目光同魯西西的目光對視了半分鐘。

"好,我明天晚上再走。"教練打開行李。

魯西西笑了。

"你的入水動作不正確。"李教練看著魯西西說。

"現在您教教我行嗎?"魯西西說。

"去拿游泳衣,馬上去訓練館。"李教練喜上眉梢。

魯西西回到自己的房間,將龍珠含在舌下。

李教練同魯西西來到訓練館。

"看我示范。"教練來了個入水動作。

魯西西學著教練的樣子做了一遍。

"膝關節這樣。腰這樣。胳膊這樣。"李教練糾正著魯西西的動作。

只跳了三遍,魯西西就掌握了入水動作。

"你游一下,我看看行嗎?"李教練試探魯西西。

魯西西看看館內沒別人,點點頭。

"您別對別人說。"魯西西提要求了。

"保密。"李教練伸出食指同魯西西拉勾。

魯西西站在跳臺上。

教練掏出秒表。

"預備--開始!"李教練發令。

魯西西敏捷地躍入水中。她騰著勁兒游,她想明天嚇教練一跳。

一百米蛙泳。魯西西用了1分11秒。

李教練容光煥發。

"除了蛙泳,你還會游什么泳?"李教練問魯西西。

"都行。"魯西西說。她只要見過什么姿式,就能游什么泳。

"你游個自由泳我看看。"李教練說。

魯西西游了1分鐘!

世界紀錄是54秒73。

"再游個蝶泳。"李教練說。

"蝶泳怎么游?"魯西西沒見過蝶泳。

李教練下水游了一回。

魯西西馬上會了。

1分2秒。魯西西的蝶泳成績。

又接近世界紀錄!

李教練又讓魯西西游仰泳。還是接近世界紀錄。

李教練瞇起眼睛看著游泳池中的魯西西。他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可這是事

實呀!

"今天晚上早點兒休息。"李教練囑咐魯西西。

"您先別說我明天要游泳。"魯西西說。

"行。"李教練知道魯西西想嚇大家一跳。晚上,魯西西睡得真香。

第二天上午,游泳館人山人海,泳迷們都想一睹世界冠軍的風采,早早地就

坐好了。

國際泳聯的頭頭和國家體委的領導坐在主席臺上。

泳聯的負責人談笑風生,神采飛揚。

體委的領導形容尷尬,面帶慍色。

播音員宣布表演賽開始。

世界冠軍們一一入常

播音員一一介紹。

掌聲雷動。

李教練走到體委領導身邊,小聲說著什么。

"這可不是開玩笑,你讓她當眾嗆水,出我們國家的洋相?"領導一聽說魯西

西要同世界冠軍比試比試,嚇一跳。

"出洋相判我刑!"李教練敢立軍令狀。

"沒有這個刑法。"領導白了李教練一眼。

"就讓她游吧,沒把握我不會冒這個險。"李教練央求。

領導看了李教練一分鐘。

"好,讓她比。如果出洋相,我真判你刑。"領導把煙蒂往煙灰缸里狠狠按下

去。

第八章

體委領導對身邊的國際泳聯負責人說:

"那位游泳神童的病好了,她提出同世界冠軍們一起參加表演賽。"翻譯把上

面這段話翻給外賓。

"你再說一遍。"外賓以為聽錯了。

翻譯又重述了一遍。

國際泳聯的頭頭瞪圓了眼睛。

"讓我見見那位神童。"他提了個要求。

李教練把魯西西領到他面前。

魯西西落落大方地同世界游泳組織的領導人握了手。

"你要同世界冠軍一起表演?"外賓問魯西西。

"是的。"魯西西的回答極有自信心。

"可以嗎?"體委領導問。

"完全可以。當然,還要征求一下冠軍們的意見。"泳聯負責人說完朝裁判揮

揮手。

裁判跑上主席臺。

觀眾席上響起竊竊私語聲,人們不知發生了什么意外。

"讓她也參加表演賽。"泳聯負責人指著魯西西對裁判說。

裁判是外國人,他以為他的上司瘋了。

"讓她參加。"上司的語氣是肯定的。

裁判服從了。他讓魯西西去換游泳衣。

這時,播音員的聲音在游泳館里回蕩:

"觀眾們注意,觀眾們注意!我國國家隊最小的游泳運動員魯西西即將同世界

冠軍同池進行表演賽!"觀眾們歡呼起來。他們近幾天一直在關注魯西西的動向,

很是失望。現在,魯西西突然要同世界冠軍比賽,能不讓人興奮嗎?

"魯西西行嗎?別給咱們丟人!"有人擔心。

"她要是沒兩下子,也不敢出常"

“當然,贏人家肯定是沒門,差個幾十秒就算贏了,她多小呀!"看臺上議論

紛紛。

女子蛙泳一百米世界冠軍拒絕同魯西西同池比賽,她覺得這是對她的侮辱。

場上出現了令人尷尬的局面。

魯西西站在跳臺上,世界冠軍坐在跳臺上。

裁判無可奈何。

魯西西的心里著起火來,她看了一眼李教練。李教練沖她點點頭。隊友們一

個個橫眉怒目。

魯西西拿定了主意,她要先讓世界冠軍見識見識。

魯西西彎下腰,自己大喊:

"各就位--預備--跳"

魯西西躍入水中,輕松地游著。她保留著速度。

全場鴉雀無聲。幾千雙眼睛盯著魯西西。

坐在跳臺上的世界冠軍漸漸站起來了。不用看表,她也判斷出了魯西西的速

度。

爸爸后悔莫及。

"還來得及。"魯西西說。

“對,還來得及!"爸爸寬慰自己。雖然他清楚訓練游泳運動員的最佳年齡。

皮皮魯在一旁氣得鼻子都歪了。他沒想到妹妹這么輕而易舉就讓龍珠為她服

務了。

"明天下午放學后我帶你去游泳。"爸爸迫不及待地對女兒說。

"行。"魯西西正想試試龍珠在水里的威力,她點點頭。

爸爸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你真行呀!"皮皮魯話中帶著嫉妒味兒。

"我想參加學校的游泳比賽。等賽完了,就把龍珠給你玩。"魯西西安撫哥哥。

"光有龍珠不會游泳也沒用。"皮皮魯給妹妹放點兒氣。

"總會好些的。"魯西西估計嘴里含上龍珠,身體在水里一定能浮起來。

第二天下午放學后,爸爸帶著女兒去游泳池學游泳。

皮皮魯也跟著去湊熱鬧。

游泳池呈現出生機勃勃的景象,人們在這里表現著對水的依戀,對大自然的

依戀。

魯西西在下水前偷偷把龍珠含在嘴里。

爸爸向女兒傳授游泳的要領。

"咱們現在下水試試。"爸爸先順著扶梯下到淺水區。

魯西西學著爸爸的樣子下水。

皮皮魯站在游泳池邊觀看魯西西的身體在水中的狀態。

"來,你先把身體放平,我托著你游。"爸爸示范了一次。

魯西西學著爸爸的樣子在水中浮起身體,爸爸伸出雙手托住魯西西。

魯西西雙手往后一劃,她突然感到這游泳池是屬于自己的,她的身體像箭一

樣從爸爸的手中掙脫出去。她覺得自己的手腳在不由自主地運動,身體像魚一樣

在水中游弋。

爸爸驚呆了。

皮皮魯在岸上興奮得直蹦。

魯西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著,她的姿式,她的速度,震驚了游泳池里的人

們。

"看那小女孩,游得真漂亮!"

“游得真快!"

“準是體校的!"

人們顧不上游泳了,都注視著魯西西。

魯西西這回知道什么叫"溶化在一起"了。她現在已經和水溶化在一起了。她

分不清哪是水,哪是她的身體。

"她十分鐘沒換氣!"有人驚呼。

"今天可見到什么叫游泳了!"

爸爸早已爬上岸,拿著手表計算女兒的時間。他不相信這是真的。

"魯西西偷偷游過泳?"爸爸問兒子。

"可能吧!"皮皮魯心不在焉地回答。要不是爸爸在一邊,他早下水把龍珠搶

過來也擺擺威風了。

"你怎么不早告訴我?"爸爸對兒子不滿意了。

"您不是不讓她游泳嗎?"皮皮魯認定此事對爸爸有教育作用。

爸爸看著游泳池中的女兒,若有所思。

第二天上午,魯西西對班主任老師說:

"我代表咱們班參加游泳比賽。"

“可你不會游泳呀!"老師理解學生的心情,但不能蠻干呀。

"我學會了。"魯西西十分有把握的樣子。

"就這么幾天,能學到什么程度?咱們等明年舉行比賽時再爭第一吧。"老師

安慰學生。

"老師,我真會了,您讓我去吧!我準拿冠軍。"魯西西說。

老師給魯西西的爸爸打了個電話。

"什么,她真會游?還游得很棒?您也是剛剛知道!"老師驚訝了。

"讓我參加吧!"魯西西在一旁繼續要求。

"好,祝你取得好成績,為咱們班爭榮譽。"老師同意了。

第三章

學校的游泳比賽即將舉行。據體育老師估計,男子組實力最強的是六(一)

班的王大力。王大力從小跟著在體校當游泳教練的爸爸學游泳,據說已創造了連

續游五千米的個人紀錄。

女子組有希望拿冠軍的是六(三)班的李雯雯。李雯雯是從海濱城市大連轉

學來的,她六歲時就敢到海里游泳。

當然,體育老師也不排除爆冷門的可能,連世界大賽還時不時出人意料呢,

何況一所小學的比賽。

比賽的前一天晚上,皮皮魯叮囑魯西西:"你悠著點兒勁兒游,太快了人家就

不信了。”

“我這算作弊吧?"魯西西忽然想到體育道德問題。

"當然是作弊。"皮皮魯定性了。

"那我不參加比賽了。"魯西西打退堂鼓了,她不愿意作弊。

"可你已經報名了呀!你們班主任還等你爭榮譽呢!"皮皮魯提醒魯西西。

魯西西為難了。

"你故意游慢點兒,得個三、四名就行了。"皮皮魯出主意。

魯西西猶豫不決。

"那把龍珠給我吧,也該我玩玩了。"皮皮魯早就忍不住了。

"我明天用完了就給你。"魯西西決定明天參加游泳比賽,她不能讓全班同學

失望。但她也不打算當冠軍。

第二天下午,全校游泳比賽在曙光游泳池舉行。

全校師生都來觀戰。所有同學和老師都希望自己班的運動員當冠軍。

先舉行男子組比賽。

槍聲一響,運動員們像離弦的箭一樣射入水中。比賽項目是一百米蛙泳。

果然不出所料,六(一)班的王大力捧走了獎杯。六(一)班的同學把王大

力抬起來,拋到空中。

女子組比賽就要開始了。

魯西西換好游泳衣,她將龍珠悄悄含在嘴里。

"沉住氣。"班主任老師給魯西西打氣,盡管她對魯西西能不能下水還持懷疑

態度。

"嗯,您放心吧。"魯西西有把握地說。

運動員們站在了跳臺上。

"李雯雯!李雯雯!"六(三)班的同學們齊聲叫著李雯雯的名字,他們好像

已經拿到了獎杯。

魯西西所在的四(六)班有位同學大聲喊了句"魯西西",立即引起哄堂大笑。

"李雯雯讓魯西西五十米!"六(三)班一位同學喊。

又是一陣笑聲。

李雯雯站在魯西西右邊,她抬著下巴頦看了魯西西一眼,那眼神魯西西一輩

子也忘不了,魯西西被激怒了。

"預備--"裁判發口令了。

魯西西彎下腰。

"啪--"槍響了。

運動員幾乎是同時入水。

看臺上掌聲、歡呼聲、跺腳聲,一浪高過一浪。

魯西西一入水,腦子里只有李雯雯那目光,她早把悠著點兒勁游的事忘光了。

魯西西奮力擊水。她感到自己融化在水里了。

奇跡出現了。

魯西西遙遙領先,她游完五十米回身時,李雯雯只游了十米!

全場突然安靜下來。幾百雙眼睛一下不眨地死盯著像汽艇一樣破浪的魯西西。

當魯西西到達終點時,觀眾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四(六)班的同學們使出

全身的力氣?有節奏地喊:"魯西西!魯西西!魯西西!"裁判看著手中的秒表,

半天說不出話來。

1分20秒!

魯西西上岸了。班主任趙老師用毛巾被裹住她,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老師

親學生,這可真是罕見。全場掌聲雷動。

李雯雯到終點了,她的記錄是4分50秒,她站在水里發呆。

擔任裁判的體育老師突然發瘋似地向外跑去,大家不明白出了什么事。

體育老師以跑百米的速度奔到一座公用電話亭,從正在打電話的一位姑娘手

里搶過話筒。

"對不起,對不起,我有急事。"體育老師對那姑娘說。

姑娘以為碰上了神經病患者。

體育老師先撥114查號臺。

"請問國家體委的電話。"他氣喘吁吁。

國家體委撥通了。

"請問一百米蛙泳的全國紀錄是多少?"體育老師問,"什么什么,您再說一遍?

"天哪,魯西西的成績已接近國家紀錄了!可她還是個小學四年級學生呀!

體育老師大聲說:

“我們學校有個四年級女同學,剛才游了1分20秒!"對方表示懷疑,但又

說馬上趕到現常體育老師拔腿就往回跑,那姑娘叫他:“是我付的電話費!"體育

老師這才想起自己是從人家手中奪過話筒的。

他掏出一元錢,塞到姑娘手里,說"對不起",然后又跑。

"太多了!"姑娘不干。可她哪兒追得上體育老師呀。

魯西西獲得了全校女子組游泳比賽冠軍,正接受校長頒發的獎杯呢!

李雯雯屈居第二,她無論如何也弄不清這是怎么回事。她不相信這個比她小

兩歲的魯西西游泳能超過她!而且還超過了幾分鐘!

體育老師跑進游泳池。

"報告大家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魯西西的游泳速度已經接近了全國紀錄。"

體育老師拿著手提式擴音器喊。

沒有歡呼聲,全場靜得出奇。大家難以相信這是真的。

小學四年級學生,接近全國紀錄?而她一個星期前還不會游泳!

這是全校師生包括校長在內一生中經歷的最奇異的事。

"秒表有問題吧?"

“魯西西提前入水了吧?"

“她一直偷偷學游泳?"

議論紛紛。

魯西西臉紅了。

一輛小汽車駛到游泳池旁邊。

國家體委的教練到了。

"哪位同學游了1分20秒?"教練劈頭就問體育老師。盡管他根本不信,可

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因為他太想把我國的游泳項目搞上去了。

體育老師指指魯西西。

教練走到魯西西身邊。

"你多大?"教練問,他打量著魯西西的身材。

魯西西萬萬沒想到體育老師把國家游泳隊的教練叫來了,她預感到事情麻煩

了。

"十歲。"魯西西不能不回答。

"從多大開始游泳?"

“從。.....十歲。....."

“剛學游泳?"

“嗯。"

教練回頭問體育老師:

"你打電話說的是她?”

“沒錯。"體育老師點頭。

"剛學游泳能游1分20秒?"教練帶著嘲笑口味說。"真是開玩笑。"體育老

師被激怒了。

"魯西西,游一次,讓他們看看!"體育老師對魯西西說。

"我。.....不。....."魯西西直往后退。

她撞到了身后的人,回頭一看,是李雯雯。

"既然是真的,就再游一次。"李雯雯的話里帶有明顯的諷刺味兒。

“魯西西,游啊!"

“給他們看看!"

“給咱學校爭光呀!"

同學們給魯西西鼓勁。

"如果你們學校能有游到兩分鐘的,我穿著衣服跳到水里。哈哈--"教練大聲

對師生們說。

"魯西西,游!"

“魯西西,讓他穿著衣服下水!"

“魯西西,。....."

“魯西西,。....."

全校師生被教練的話惹怒了。

只有下水一條路了,魯西西想。

第四章

魯西西顧不得想別的了,她把毛巾被遞給趙老師,然后走上了跳臺。

教練掏出秒表,他從體育老師手里要過發令槍。

全場寂靜。

"預備--"教練發口令。

魯西西彎下腰。

教練笑了。魯西西的動作不正確,會影響入水的速度。

"砰--"槍響了。

魯西西躍入水中。

教練漫不經心地按下秒表。

魯西西只劃了一下水,教練的眼珠就差點兒蹦出來。天哪,教練還從來沒見

過這么和諧的游泳動作!簡直像魚,不,像龍--如果有龍的話。

魯西西使出全身的力氣游。只見她的身體在水中柔和地前進,像詩。

魯西西游到五十米回身時,教練看了一眼秒表。他揉揉眼睛,把秒表拿到鼻

子跟前再看。教練愣了。

魯西西游到終點時,教練按下了秒表。

1分12秒!接近世界紀錄。

最讓教練吃驚的是,魯西西在游全程中沒有換過一口氣!

教練激動了,他不顧一切地跳入水中,一把抓住魯西西的手,激動地說:"奇

跡!奇跡!咱們國家的游泳事業有希望了!"全場一片掌聲、歡呼聲和笑聲。

教練和魯西西一起爬出游泳池。教練顧不上全身水淋淋的,他徑直來到體育

老師面前,握住體育老師的手,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為國家培養出了這么

優秀的游泳人材,奇跡!奇跡呀!"體育老師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出頭之日到了。

"我們要把她調到國家游泳隊去。對了,她叫什么名字?

要知道,國家隊的運動員的成績還不如她呀!"教練說。

"我去跟她商量一下。"體育老師說。

體育老師把魯西西拉到一邊,小聲對她說:"國家游泳隊要你,你能答應老師

一個要求嗎?"一聽說國家隊要她,魯西西才意識到自己闖禍了。她張開嘴卻說不

出話。

"你跟國家體委的那位教練說,是我培養了你,你要求讓我也同你一起去國家

隊,繼續當你的教練。好嗎?"體育老師注視著魯西西的反應。

"可您沒有訓練過我呀!"魯西西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這場游泳比賽就是我組織的呀!如果沒有這場比賽,大家怎么能知道你游得

這么好呢?再說,國家體委的人也是我打電話叫來的呀!"體育老師說。

"我沒說我要去國家游泳隊呀!"魯西西轉身要走。

"魯西西!"體育老師沒想到這個魯西西會拒絕他的要求。

國家隊的教練走過來。

"小同學,你愿意參加國家隊嗎?"教練笑瞇瞇地問。

"不愿意。"魯西西說。

"噢!為什么?"教練以為魯西西在開玩笑。

"我不會游泳,去國家隊干什么?"魯西西說。

"你的成績已經接近世界紀錄了,這是我親眼看見的呀!"教練認定魯西西在

同他逗著玩。

"我真的不會游泳,那是。....."魯西西忽然想起她答應龍保密的條件,她把

后半截話吞回去了。

"那是什么?"教練追問。

"那是我游著玩的,蒙的。"魯西西說。

"哈哈,游著玩就能游這么快,如果訓練一下,那就不得了啦!"教練說,"你

要想到為國爭光呀!"“我一直在訓練她。"體育老師對教練說。

“從幾年級開始的?"教練問。

"一年級。"體育老師開始編小說了。

魯西西不吭氣,她反正不能去國家隊,體育老師愛怎么說就怎么說吧!

校長宣布全校游泳比賽圓滿結束。

趙老師領著魯西西去更衣。

"趙老師,請您幫助我。"魯西西知道國家體委的教練在外邊等她。

"什么事?"趙老師問。

"您千萬幫我別讓我去國家隊。"

“為什么?"

“我不會游泳,"

“你游得那么快,怎么能說不會呢?"

“我真的不會。"

“你是不是怕去國家隊就沒時間學功課了?你不用擔心,剛才教練說了,國

家隊也有老師。"“不是。我不會游泳去干嗎呀!"“這就不對了。咱們國家的游

泳項目還處于落后狀態,你應該為國爭光呀!"魯西西總算知道了自己干了一件多

蠢的事。現在,你就是不去,人家還要說你不為國爭光呢!

"你也要為咱們學校、咱們班爭光呀!"趙老師認為當世界冠軍的班主任也是

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魯西西孤立無援了,她把希望寄托在爸爸媽媽身上。

在游泳池門口,教練、體育老師和校長一起等著魯西西。

“我得回去跟我爸爸媽媽商量一下。"魯西西用了緩兵之計。

"行。"教練同意了。他拍拍魯西西的頭。

體育老師滿面春風--剛才國家體委的教練已經原則上同意讓他和魯西西一起

去國家游泳隊了。

當天的《晚報》就在頭版頭條報道了魯西西的奇跡。爸爸為此還喝了三杯酒。

晚飯后,魯西西來到皮皮魯的房間。

"國家游泳隊的教練讓我去國家隊,你快給我出出主意,怎么辦呀!"魯西西

求援。

"多好的事,那還不快去!"皮皮魯幸災樂禍。

"都賴你,把條龍顯影,惹出這么大的事來!"魯西西追究責任了。

"誰讓你比賽時逞能,游那么快的?"皮皮魯反唇相譏。

"一到水里,我就想得第一名。"魯西西沒脾氣了。

"咱們想想辦法。"皮皮魯不能見死不救,他是哥哥。

魯西西樂了,她就知道皮皮魯仗義。

"你把龍珠給我,他們再讓你游,你不會,他們也沒辦法了,你確實不會呀!

"皮皮魯說"只好這樣了。"魯西西覺得這算不上什么太好的辦法,可也只好如此了。

第五章

第二天上午,皮皮魯的爸爸接到國家游泳隊教練打來的電話。

"您是魯西西的爸爸嗎?"電話里問。

"正是。"魯西西的爸爸回答。

"我是國家游泳隊。請問昨天晚上魯西西同您談了她加入國家游泳隊的事嗎?

"“什么?她參加國家隊?她沒說呀!"“這。.....是這樣,她是一位游泳天才,

我們昨天下午看了她的游泳,很出色!她完全有希望馬上就打奇世界紀錄。我們

想吸收她立即參加國家隊。她說得同您商量一下。"“我沒意見。"“您愛人呢?

"“也不會有意見。"“那好,太感謝您了。我們現在就開車去接您。咱們一起去

魯西西的學校。"電話掛了。

半小時后,汽車開進了魯西西的學校。

校長和體育老師迎接客人。

"咱們三方都同意了,現在就給魯西西辦手續吧!"國家隊教練是急性子。

"我呢?"體育老師問。

“你也繼續當魯西西的教練,一起進國家隊。"教練說。

"謝謝您!"體育老師立刻忘記自己的姓名了。

魯西西的爸爸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他從來沒聽說過體育老師教過女兒游泳呀!

趙老師把魯西西領到辦公室來了。

魯西西一看爸爸也在場,知道不妙。

"魯西西,將來當了世界冠軍,別忘了咱們學校呀!"校長說。

"這孩子品質不錯,謙虛。"教練想起自己有的隊員成績還不如魯西西,尾巴

就翹得老高。

幾位老師遞過日記本,請魯西西簽名留念。

還有老師拿來了照像機,要同魯西西合影。

魯西西哭笑不得。

"我不會游泳。"她說

"1分12秒,還說不會游泳!你知道世界紀錄是多少嗎?

1分8秒!"教練拍拍魯西西的肩膀。

"我們已經給你辦理了離校手續,今天下午,全校為你開歡送大會。"校長喜

形于色,"魯西西,千萬別辜負了大家對你的期望,早日為國爭光。"“我們等你

的好消息。"趙老師眼睛里閃爍著激動的淚花。

"不,我不去國家隊!"魯西西急了。

"為什么?"爸爸發話了。

"我真不會游泳!"魯西西看著爸爸,"您難道還不知道嗎?!"“你們體育老

師說,他從你一年級就訓練你了呀?"國家教練問。

"撒謊!"魯西西瞪了體育老師一眼。

魯西西的爸爸、校長和趙老師都清楚體育老師從未教過魯西西游一天泳。

"這?"國家教練看著體育老師。

"這。....."體育老師無法當著這么多知情人說假話。

教練覺出其中有詐,他掏出體育老師的調動手續,放在校長的桌子上。

體育老師明白沒戲了,他跑出了辦公室。

"魯西西什么時候學的游泳?"教練問魯西西的爸爸。

"我一直不讓她學游泳。"爸爸如實地說。

魯西西感激地望著爸爸。

"幾天前,她突然會游了,嚇了我一跳。"爸爸說。

教練像在聽童話。

教練又問魯西西的班主任趙老師。

趙老師說:"是的,兩個星期前她還沒說過自己會游泳,或許她偷偷地學會了?

"“偷偷地學到了1分12秒?!"教練搖搖頭,這也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一陣沉默。

魯西西心里樂了,大家開始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了。

眾人看著教練,等待他的決定。

"我還是要她。"教練不管這事怎么離奇,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親眼看見

魯西西游了1分12秒。

"好,下午開全校大會,歡送魯西西!"校長向教導主任布置。

"我馬上去準備。"教導主任走了。

魯西西傻眼了,歡送會一開,她就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了。

"我現在就去體委給她辦手續,請你們在這上面簽字。"教練讓魯西西的爸爸

和校長簽字。

爸爸拿起筆。

"爸爸,不能簽!"魯西西沖上去制止爸爸簽字。

"你能把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告訴爸爸嗎?"爸爸的筆懸停在空中。

魯西西搖搖頭。

爸爸落筆了。

校長也簽名了。

教練將表格裝進皮包,對魯西西說:"愿咱們以后好好合作,為國爭光。"魯

西西想哭。她拿什么為國爭光呀!

教練臨出門時說:"從明天起,你就是國家游泳隊的正式隊員了,明天我們派

車去家接你。"報社的記者趕來了。

樣子像迫擊炮似的大照像機沖著魯西西閃個不停。

當天下午,學校召開了隆重的歡送大會。區教育局的領導也來了。

主席臺左邊寫著:

不忘母校辛勤培育

主席臺右邊寫著:

誓為祖國爭得榮譽

主席臺上方掛著:

熱烈歡送魯西西同學

魯西西被校長和教育局領導簇擁著坐在主席臺中央。

鼓樂A鳴。

校長講話。趙老師發言。學生代表發言。領導講話。最后讓魯西西講話。

魯西西對著話筒,望著校園,望著臺下黑壓壓的老師和同學,想到自己不再

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了,想到自己這個不會游一點兒泳的人明天就要進入國家游泳

隊,她哭了。

校長拿過魯西西手中的話筒。

"同學們,魯西西太激動了。此時此刻,她想起了學校對她的培育,想起了自

己肩頭的重擔,想到了祖國的榮譽,她能不掉眼淚嗎?!"校長摘下眼鏡擦眼淚。

電視攝像機不停地運轉著。

"現在宣布學校的一項決定。"教導主任講話了,"學校決定,魯西西同學使用

過的課桌課椅放入學校的展覽室!"鼓掌。

魯西西望著臺下同學們射過來的那羨慕的眼光,她心說:"誰愿意來受這份罪

誰就上來吧!"最后,學校送給魯西西一面錦旗,上書:稱霸泳壇大會結束。鼓樂

齊鳴。

第六章

第二天,全市各報

都在顯著位置刊登了魯西西進入國家

游泳隊的消息。魯西西成了新聞人物。記者們打聽到魯西西的住址,從早晨

起就等候在門口,準備搶拍國家游泳隊來接魯西西的鏡頭。

媽媽已為女兒準備好了行裝。昨天教練告訴魯西西的爸爸,魯西西得住在隊

里,每星期回家一次。

魯西西一聲不吭,后悔已經沒用了。她索性任其發展,自從昨天下午參加了

學校的歡送大會,她就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

皮皮魯覺得不會游泳的妹妹去國家隊這事挺開心。

"將來當了世界冠軍,別忘了我們喲!"皮皮魯揶揄道。

魯西西懶得搭理他。

"你帶上龍珠吧!"

“不要!"魯西西堅決拒絕。

九點整,國家游泳隊的小臥車來了。

教練一進門,就喊魯西西。

爸爸媽媽忙迎上去。

"咱們見過面,卻忘了自我介紹。"教練爽朗地笑起來,"我姓李,就叫我老李

吧!"“李教練,這是我愛人。"魯西西的爸爸把夫人介紹給李教練。

"魯西西呢?"李教練只關心他的未來的世界冠軍。

魯西西來到客廳。

"魯西西,我接你來了!"李教練笑瞇瞇地說。

說實話,魯西西已經喜歡上李教練了。這人性格開朗,事業心強,不屈不撓。

“咱們走吧,游泳隊還為你準備了歡迎會呢!"李教練提起魯西西的行李。

全家人將魯西西送到門口。

等候多時的記者們蜂擁而上,閃光燈閃個不停。

魯西西和李教練鉆進小臥車。

半個小時后,魯西西來到了國家游泳隊駐地。幾十位大哥哥大姐姐在門口迎

接她。

看到這么多游泳健將真誠地歡迎她這個小學生,魯西西感動了。她意識到這

些運動員不論資排輩,他們只尊重成績。

大哥哥大姐姐們簇擁著魯西西來到為她準備的房間。

魯西西驚呆了,多漂亮的房間呀!彩色的墻壁,帶書架的床,壁櫥,寫字臺,

沙發,衛生間。.....“以后有人欺負你,你就找我,我叫王虎。"一位高大的男

運動員說。

"得了得了,你不欺負人家就行了!有事找我,我叫謝麗。"一位面孔漂亮的

女運動員拉著魯西西的手說。

魯西西心頭一熱。多好的人,多好的環境。她真恨自己不會游泳。

"李教練,你的電話!"一位運動員叫李教練去接電話。

五分鐘后,李教練回來了。

"魯西西,剛才領導打來電話,說關于你的消息驚動了世界游泳組織,他們不

相信,要來親眼看看你游泳,幾位游泳世界冠軍也要求來看你游泳。咱們已經同

意了,他們明天抵達本市。領導提出今天下午看看你游泳。"李教練注視著魯西西

的反應。

事情真的鬧大了,世界游泳冠軍都要來了。

"哼,咱們國家的體育成績他們總是懷疑!"一位運動員忿忿不平。

"說是來看,還不是不相信!"另一位運動員一拳砸在桌上。

"魯西西,震震他們!"王虎拍拍魯西西。

"就是,讓他們看看咱們的游泳不是不行!"謝麗早就想出口氣了。

"可我不會游泳呀!”魯西西急哭了。哭得好傷心埃李教練心頭一沉,在這種

場合下,魯西西仍舊說自己不會游泳,李教練預感到事情不好了,可他親眼看見

她游了1分12秒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都愣了。他們還不知道魯西西不愿來國家隊的事。

"好了,歡迎會暫時先不開了,大家去訓練吧,讓魯西西整理一下東西。"李

教練要和魯西西單獨談談。

等隊員們走后,李教練一邊幫魯西西打開行李一邊同她聊天。

"魯西西,你真不會游泳?"教練隨便地問她。

魯西西點點頭。

"那你那天怎么游得那么快呢?"李教練幫魯西西A好褥子。

"我。.....”魯西西欲言又止,她真想把龍珠的事告訴教練,可她把話又吞

回去了。

"告訴我吧,我會替你保密的。"李教練真誠地看著魯西西。

“我。....."魯西西不能違背她對龍許的諾言。

"好吧,"教練見魯西西不愿說,也不強迫她,便說:"下午領導要看看你游泳,

你看這事怎么辦?"“我。.....我不去。"魯西西手足無措。

"不去不行埃你現在是隊員了,要聽從指揮。"李教練還抱一線希望,他覺得

魯西西不會讓自己當眾出丑的。

魯西西等教練走后,無精打采地躺在床上。她不知道如何應付下午的場面。

她只覺得自己的腦子亂極了,像嘈雜的火車站。

下午,魯西西在李教練的帶領下來到游泳館。

體委的領導已經坐在裁判席上了。他們指著魯西西說著什么。

魯西西換上了游泳衣,她硬著頭皮站在了跳臺上,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站

上來的。

"預備"--李教練舉起了槍。

"砰--"

魯西西站在原地不動。

領導們議論紛紛。

"可能太緊張。"

“還小嘛!"

“再來一次。"

李教練又一次舉起槍。

"砰--"

魯西西跳入水中,她嗆了一口水,四肢在水中亂撲騰著。

糟糕,是深水區,她夠不著底。

“救命呀!救--命--啊"又嗆了一口水。魯西西連撲騰帶叫。

李教練不顧一切地跳入水中,從游泳池中救出魯西西。

"搞什么名堂?!"一位領導火了。

"小李,你過來!"另一位領導叫李教練。

李教練全身精濕地走到領導跟前。

"這就是那個接近世界紀錄的神童?"領導的臉色變了。

李教練顧不上擦臉上的水,沮喪地點點頭。

"你開什么玩笑!明天國際泳聯就來人了,你這不是出我們的洋相嗎?"一位

領導質問道。

"他的神經不正常了吧?"另一位領導問醫生。

隨隊醫生搖搖頭。

的確,這事太怪了。

"明天外國人來了,你看怎么辦?反正如果讓咱們丟了臉,我開除你!"領導

想不出別的辦法了。

秘書湊上來,說:"只有說魯西西病了,不能游泳。"“人家才不信呢!"領導

撇撇嘴,"不過也只有這樣了。"魯西西全都聽見了。她清楚李教練在國家隊呆不

成了。就因為她。

第七章

回到宿舍后,沒有人理魯西西。

隊員們同李教練的感情很深,他們知道李教練在游泳隊呆不成了,他們對魯

西西不滿了,要不是因為她歲數小,早臭罵她一頓了。

魯西西躲在自己的房間里偷偷哭鼻子,她覺得李教練是非常可親的人,有事

業心,關心別人。她覺得游泳隊的這些大哥哥大姐姐也是非常可愛的,他們不嫉

妒別人,熱情豪爽。

魯西西真想再使用一次龍珠,讓大家高興,讓李教練留下來。

可…。..

魯西西清楚,只要再用一次,就必須有第二次、第三次。

再說,這不是真本事呀!

魯西西愁死了。

李教練給魯西西送來了晚飯。他沒說話,看了魯西西一眼,轉身走了。

魯西西知道他期待的是什么。

可她沒吭聲。

第二天,魯西西聽說國際泳聯的頭頭帶著幾位世界游泳冠軍來了。當他們聽

說魯西西病了,不能游泳時,笑了。

這是謝麗告訴魯西西的。

謝麗還說,外國人聽到這個消息后,說這是他們預料之中的事,還說中國人

不可能游那么快,何況是個孩子!

魯西西眼睛半天沒眨。

"他們幾位世界冠軍明天在游泳館舉行一場游泳表演賽,說是讓咱們飽飽眼福,

知道知道冠軍是怎么回事!哼!"謝麗牙直響。

魯西西的腦子亂了!

顧不上那么多了,必須出這口氣!

魯西西從床上跳下來,奔出大樓,乘公共氣車回家了。"爸爸媽媽見女兒才去

了一天就回來了,挺吃驚。

"出什么事了?"爸爸問

"沒什么。哥哥呢?"魯西西問。

"在里屋。"

魯西西走進哥哥的房間。

"冠軍回來了。"皮皮魯一輩子沒正形。

"給我龍珠用用。"魯西西說。

"還用?"皮皮魯瞪大眼睛。他認定妹妹還沒吃夠苦頭。

魯西西把外國人怎么嘲笑啦,統統講給哥哥聽。

"我想在明天的游泳表演賽上震震他們!"魯西西說。

"應該!太應該了!!"皮皮魯一拍桌子,"再說,這龍也是咱們國家的,你就

是龍的傳人嘛!用用祖先的寶物,理所當然!"皮皮魯堅決支持魯西西的行動。

龍珠到了魯西西手中。

"爸爸媽媽,明天上午去游泳館看我和外國冠軍比賽!"魯西西臨走時說。

"當然去!"爸爸樂了。

"還有我。"皮皮魯沖妹妹飛個吻。

回到駐地,魯西西去敲李教練的門。

"請進。"李教練在屋里說。

魯西西走進房間,看見李教練正在收拾東西。

"李教練。"魯西西低聲說。

李教練見是魯西西,感到意外。

“我一會兒就走了。"李教練嘆了口氣。

"您明天晚上再走行嗎?"魯西西賣個關子,她想讓李教練明天吃一驚,今天

先不告訴他。

"為什么?"李教練感覺到事情要出現轉機。

"咱們隊明天都去看冠軍表演賽吧!"魯西西提出。

李教練的目光同魯西西的目光對視了半分鐘。

"好,我明天晚上再走。"教練打開行李。

魯西西笑了。

"你的入水動作不正確。"李教練看著魯西西說。

"現在您教教我行嗎?"魯西西說。

"去拿游泳衣,馬上去訓練館。"李教練喜上眉梢。

魯西西回到自己的房間,將龍珠含在舌下。

李教練同魯西西來到訓練館。

"看我示范。"教練來了個入水動作。

魯西西學著教練的樣子做了一遍。

"膝關節這樣。腰這樣。胳膊這樣。"李教練糾正著魯西西的動作。

只跳了三遍,魯西西就掌握了入水動作。

"你游一下,我看看行嗎?"李教練試探魯西西。

魯西西看看館內沒別人,點點頭。

"您別對別人說。"魯西西提要求了。

"保密。"李教練伸出食指同魯西西拉勾。

魯西西站在跳臺上。

教練掏出秒表。

"預備--開始!"李教練發令。

魯西西敏捷地躍入水中。她騰著勁兒游,她想明天嚇教練一跳。

一百米蛙泳。魯西西用了1分11秒。

李教練容光煥發。

"除了蛙泳,你還會游什么泳?"李教練問魯西西。

"都行。"魯西西說。她只要見過什么姿式,就能游什么泳。

"你游個自由泳我看看。"李教練說。

魯西西游了1分鐘!

世界紀錄是54秒73。

"再游個蝶泳。"李教練說。

"蝶泳怎么游?"魯西西沒見過蝶泳。

李教練下水游了一回。

魯西西馬上會了。

1分2秒。魯西西的蝶泳成績。

又接近世界紀錄!

李教練又讓魯西西游仰泳。還是接近世界紀錄。

李教練瞇起眼睛看著游泳池中的魯西西。他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可這是事

實呀!

"今天晚上早點兒休息。"李教練囑咐魯西西。

"您先別說我明天要游泳。"魯西西說。

"行。"李教練知道魯西西想嚇大家一跳。晚上,魯西西睡得真香。

第二天上午,游泳館人山人海,泳迷們都想一睹世界冠軍的風采,早早地就

坐好了。

國際泳聯的頭頭和國家體委的領導坐在主席臺上。

泳聯的負責人談笑風生,神采飛揚。

體委的領導形容尷尬,面帶慍色。

播音員宣布表演賽開始。

世界冠軍們一一入常

播音員一一介紹。

掌聲雷動。

李教練走到體委領導身邊,小聲說著什么。

"這可不是開玩笑,你讓她當眾嗆水,出我們國家的洋相?"領導一聽說魯西

西要同世界冠軍比試比試,嚇一跳。

"出洋相判我刑!"李教練敢立軍令狀。

"沒有這個刑法。"領導白了李教練一眼。

"就讓她游吧,沒把握我不會冒這個險。"李教練央求。

領導看了李教練一分鐘。

"好,讓她比。如果出洋相,我真判你刑。"領導把煙蒂往煙灰缸里狠狠按下

去。

第八章

體委領導對身邊的國際泳聯負責人說:

"那位游泳神童的病好了,她提出同世界冠軍們一起參加表演賽。"翻譯把上

面這段話翻給外賓。

"你再說一遍。"外賓以為聽錯了。

翻譯又重述了一遍。

國際泳聯的頭頭瞪圓了眼睛。

"讓我見見那位神童。"他提了個要求。

李教練把魯西西領到他面前。

魯西西落落大方地同世界游泳組織的領導人握了手。

"你要同世界冠軍一起表演?"外賓問魯西西。

"是的。"魯西西的回答極有自信心。

"可以嗎?"體委領導問。

"完全可以。當然,還要征求一下冠軍們的意見。"泳聯負責人說完朝裁判揮

揮手。

裁判跑上主席臺。

觀眾席上響起竊竊私語聲,人們不知發生了什么意外。

"讓她也參加表演賽。"泳聯負責人指著魯西西對裁判說。

裁判是外國人,他以為他的上司瘋了。

"讓她參加。"上司的語氣是肯定的。

裁判服從了。他讓魯西西去換游泳衣。

這時,播音員的聲音在游泳館里回蕩:

"觀眾們注意,觀眾們注意!我國國家隊最小的游泳運動員魯西西即將同世界

冠軍同池進行表演賽!"觀眾們歡呼起來。他們近幾天一直在關注魯西西的動向,

很是失望。現在,魯西西突然要同世界冠軍比賽,能不讓人興奮嗎?

"魯西西行嗎?別給咱們丟人!"有人擔心。

"她要是沒兩下子,也不敢出常"

“當然,贏人家肯定是沒門,差個幾十秒就算贏了,她多小呀!"看臺上議論

紛紛。

女子蛙泳一百米世界冠軍拒絕同魯西西同池比賽,她覺得這是對她的侮辱。

場上出現了令人尷尬的局面。

魯西西站在跳臺上,世界冠軍坐在跳臺上。

裁判無可奈何。

魯西西的心里著起火來,她看了一眼李教練。李教練沖她點點頭。隊友們一

個個橫眉怒目。

魯西西拿定了主意,她要先讓世界冠軍見識見識。

魯西西彎下腰,自己大喊:

"各就位--預備--跳"

魯西西躍入水中,輕松地游著。她保留著速度。

全場鴉雀無聲。幾千雙眼睛盯著魯西西。

坐在跳臺上的世界冠軍漸漸站起來了。不用看表,她也判斷出了魯西西的速

度。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