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復活的恐龍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赞助商链接

第一章

每天到國都自然博物館參觀的人絡繹不絕, 這都是因為該館有一具全城唯一

恐龍標本。

恐龍標本是國都自然博物館的寶貝, 它為博物館賺了不計其數的錢。 本來參

觀恐龍不用另買票, 只需入館門票即可。

后來館長發了狠, 制訂了參觀恐龍除購門票外還得再買恐龍專票的規定。 如

此這般參觀恐龍的人仍不見減少。 副館長說館長太保守, 步子邁不開。 于是館長

再提票價, 還是有人參觀。

恐龍標本成了國都自然博物館的搖錢樹。 恐龍大廳也成了全館的重點保護區,

館長專為此廳配備了兩名專職工作人員,

赞助商链接
負責照看和保護恐龍。

兩名工作人員一男一女。 男的叫長發李, 女的叫短發張。

這天閉館前, 館長打電話找長發李。

"我是長發李"長發李習慣地攏攏長頭發, 對著話筒說。

"我是館長, 你來我辦公室。 "

“馬上去。 "長發李放下電話。

"你在這兒盯會兒, 我去館長辦公室。 "長發李對同事短發張說。

短發張點點頭。

長發李來到館長辦公室。

"這是一種進口的新型清潔劑, 你可以試著用它清潔一下恐龍, 先少噴一點兒。

"館長指著辦公桌上一個漂亮的塑料瓶對長發李說。

"嗯。 "長發李拿起清潔劑。

"閉館后就噴吧。 "館長吩咐。

"好的。 "長發李離開了館長辦公室。

閉館的鈴聲響了, 參觀者陸續離開自然博物館。 工作人員開始打掃衛生。

"館長讓用這個噴恐龍。 "長發李指指進口清潔劑對短發張說。

"這是什么?"短發張認識幾個英文字母, 她看塑料瓶上的外文說明。

“進口的,

赞助商链接
說是新產品。 我去開升降車, 你噴。 "長發李說完去開升降車。

短發張站到升降車的平臺上。 長發李操縱平臺升高。

短發張端起塑料瓶, 將噴頭對準恐龍噴起來。

升降車繞著恐龍轉了一圈兒。

"行啦。 "短發張說。

長發李操縱升降平臺返回地面。

"今晚我值班, 你該下班了。 "長發李對短發張說。

"明天見!"短發張沖同事一擺手。

"再見。 "長發李點點頭。

天漸漸黑了。

長發李將大廳收拾干凈, 關上燈。

值班室緊挨著恐龍大廳。 晚上, 長發李躺在床上看書。 這是一本驚險小說,

看得長發李心里直發毛。

突然, 隔壁的大廳里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長發李的心一下子堵到喉嚨口。

聲音沒有了。

他松了口氣, 斷定是自己聽覺失誤。

又是一陣腳步聲。

長發李穿好鞋, 抄起一根棍子, 輕輕打開門。

大廳里的腳步聲停止了。

長發李擦著墻來到大廳的玻璃門旁邊。 門上的鎖完好無損。

腳步聲又開始了。

赞助商链接

長發李打開手電往大廳里照去, 他所有的頭發都豎起來了--恐龍標本不見了!

恐龍被盜竊了?!

長發李的第一判斷。

他又不相信小偷能把這龐然大物運走, 何況大廳門還鎖得好好的。

長發李用手電開始掃蕩大廳, 恐龍在墻邊站著!

恐龍沒丟!顯然是有賊移動了恐龍, 但恐龍還在大廳里!

長發李松了口氣, 他準備去喊警衛來抓賊, 賊肯定還在大廳里。

就在長發李要關閉手電的一剎那, 恐龍的身子動了一下。

長發李照照恐龍的四周, 沒人。

恐龍的腿開始移動, 它那龐大的身軀一晃一晃地朝玻璃門這邊運動。

長發李的眼珠差點兒被恐龍吸出來。

"活了?!"長發李驚叫道。 但他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恐龍沖著手電光走來了。

長發李頭一次感受到地球有吸引力。 他想去喊人, 可就是邁不動腿。

恐龍的頭隔著玻璃門看長發李。

"真活了!"長發李清醒過來,

赞助商链接
他不顧一切地朝館長值班室跑去。

"呯!呯!呯!"長發李砸門。

"誰呀?"副館長值班。

"副。 .....副館長, 快。 .....起來。 ....."長發李上氣不接下氣。

"著火啦?"屋里一陣忙亂。

副館長邊開門邊系褲帶。

"不是。 .....比著火。 .....還可怕。 ....."“快說!怎么啦?"副館長催促

道。

"恐龍。 ....."長發李嗓子發堵。

"恐龍怎么啦?"副館長嚇一跳。

"它。 .....它活啦!"長發李把"活"字說出來, 心里倒平靜了。

"你瘋啦?"副館長像不認識似的看著深更半夜跑來告訴他恐龍標本活了的長

發李。

"真的!"

“夢游吧?"副館長朝著長發李脖子后邊使勁打了一巴掌。

"哎喲!別打, 醒著哪!"

“去睡吧!"副館長打了個哈欠, 要回屋。

"恐龍真的活了, 你快去看看!"長發李不放副館長。

副館長摸摸長發李的額頭。

長發李見說不通副館長, 干脆來個武力挾持, 強行把副館長拉到恐龍大廳門

口。

長發李打開了大廳的燈。

大廳的玻璃門還鎖著。

長發李把副館長推到玻璃門前, 讓他往大廳里看。

赞助商链接

副館長一屁股坐在地上。

"活了吧?"長發李得意了。

"怎。 .....怎么搞。 .....的。 ....."副館長幾次想站起來都沒成功。

恐龍隔著玻璃門看副館長。

副館長坐在地上往后挪屁股。

"打電話叫館長!"副館長好不容易開始采取措施了。

長發李拿起話筒, 撥館長家。

老半天才有人接電話。

"館長嗎?我是長發李, 出事啦!"

“著火啦?!"館長一驚。 和副館長一個毛病, 第一怕火。

"您快來吧, 恐龍活啦!"

“。 ....."

“恐龍活啦!"

“放肆!深更半夜的!"電話掛了。

長發李又撥。

"你還想在館里干嗎?"館長先發制人, 亮出了人事王臕E。

"您快來吧!恐龍真活啦!!!"長發李堅持真理, 不畏刀山火海。

"啪!"電話又斷了。

館長發誓第二天上班開除長發李五次。

長發李回去向副館長求援。

"他居然連這也不信, 我給他打電話!"副館長擺出知道恐龍活了的老資格。

電話通了。

"我開除你!”話筒里傳出館長勃然大怒的吼叫。

"我是副館長。 快來吧, 恐龍活啦。 "副館長平心靜氣。

赞助商链接

"......"

"館長!"

“你。 .....說什。 .....么。 ....."

“恐龍活啦。 "

“。 ....."

“來嗎?"

“這就去。 "

第二章

館長趕到自然博物館時, 已是深夜1點鐘了。

恐龍大廳的門還是鎖著, 沒人敢打開門進去, 怕讓恐龍吃了。

"在哪兒?"館長一進博物館劈頭就問。

"跟我來。 "副館長帶著館長走到玻璃門旁邊。

館長往大廳里一看, 緊接著在自己臉蛋上玩命捏了一把。

"誰發現的?"館長問。

"我。 "長發李說。

"什么時間?"

“三個小時前。 "

“這怎么可能?!"

“我也這么想。 "

恐龍是自然博物館賺錢的臺柱子, 館長不敢掉以輕心。

"馬上開緊急會議。 留一個人看守恐龍。 長發李, 你要參加會。 "館長像打仗。

會議室燈火通明, 自然博物館的大小頭頭腦腦都被從被窩里拽出來開會。

“你把恐龍活了的經過說一遍。 "館長對長發李說。

如此如此, 這般這般。 長發李復述一遍。

"閉館前恐龍正常嗎?"一位專家問。

"太正常了。 "長發李回答。

"恐龍是萬年前的動物。 這太不可思議了。

赞助商链接
"自然博物館唯一的有副教授職稱

的人發言。

"這事本身就能轟動世界, 應該趕快通知報社電臺電視臺記者。 "博物館負責

宣傳的干事提議。

"我去打電話。 "副館長站A來。

"且慢。 "館長示意副手坐下。

"你們說, 這恐龍活了, 還屬于咱們自然博物館的標本嗎?"館長發問。

會場突然轉入死一般的沉寂。

大家突然意識到:恐龍活了, 自然博物館可要死了。

"活恐龍會被研究機構或動物園弄走。 且不說咱們沒有新的恐龍標本, 就算有

了, 放著活恐龍, 誰還來看死的呀!"館長幾乎聲淚俱下。

這一來啟發了大家的想象力, 他們一直想到了住房, 想到了子女就業, 想到

了一切。 新建宿舍樓還集資金50萬, 全指著恐龍賺哪!

"不能讓它活!”有人從肝里往外發聲音。

"對, 不能讓恐龍活!"

“不能。 ....."

“絕對不行。 ....."

統統發自肺腑。

“可它已經活了。 "長發李提醒大家。

眾人又回到現實中。 已經有了抽泣聲。

"只有處死它,

赞助商链接
重新制成標本。 "館長一拍桌子。

大家打了個哆嗦。 誰都知道, 活恐龍是稀世珍寶, 殺老虎還判刑呢, 何況是

獨一無二的活恐龍。

"不同意?"館長看著呆若木雞的一屋人。

眾人又回到切身利益中。

"我同意。 "有人舉手投贊成票。

"我沒意見。 "

“同意。 "

“同意。 "

“。 ....."

“。 ....."

長發李猶豫了, 他畢竟和恐龍標本相處了幾年, 很有些感情。 現在恐龍活了,

卻又要處死它, 長發李不忍心。

沒人征求他同意不同意。

長發李突然想到了館長給的那瓶進口清潔劑, 對, 就是噴了它, 恐龍活了的!

長發李剛想說, 又忍住了。 他要試驗一下再報告。

"處死恐龍不能等到天亮!"副館長提醒大家。

"今天還有幾所學校的學生買了團體票, 來看恐龍, 上自然課。 "業務室主任

說。

"現在就行動。 "館長把煙蒂扔進煙灰缸, "誰會殺恐龍?"沒人會殺。

館長意識到自己說了蠢話, 忙糾正:"大家想想殺它的辦法。 "“這家伙個頭

巨大, 一腳就能踩死人。 "“它咬人嗎?"“去拿書來查查。"館長對副教授說。

副教授搬來了一堆資料。

大家分頭查閱。

"我這本沒說。"

“我這本也沒有。"

“我這本。....."

資料又重新堆在副教授面前。副教授也沒查著。

所有的資料上都沒說恐龍吃不吃人。

"恐龍活著的時候地球上還沒有人吧?"長發李問。

副教授一拍腦袋。

"不管它吃不吃人,也要處死它。咱們采取安全措施。"館長站起來。

"有槍就好了,一槍就解決問題。"業務室主任是退伍軍人。

"用繩子勒它脖子。"副館長說。

"好,就用這個辦法。"館長拍板,"長發李,你打頭陣。"“我?。....."長

發李一愣。

"你熟悉恐龍。"館長了解下屬。

"我熟悉的是恐龍標本。"長發李加重了"標本"兩個字的發音。

"大同小異。"館長一揮手。

"業務主任協助他,"館長會用人,"等我們將它脖子一套上,我們一起出馬。

"“我有老婆孩子。"業務主任打退堂鼓。

"所以讓你在長發李后邊。"副館長做業務主任的工作。

繩子拿來了。

戰役即將開始。

大家來到玻璃門旁,恐龍正在大廳里散步呢。

對講機拴在了長發李腰帶上。

業務主任把草就的遺囑交給館長。

"開門!"館長發令。

一位工作人員打開了玻璃門上的鎖。

"祝你們成功!"館長同長發李和業務主任一一握手。那表情那神態像是送他

們去奪瀘定橋。

業務主任眼里噙著淚花,他做夢也沒想到當了七八年兵沒動過真的,退伍后

倒把腦袋塞進褲腰帶里了。

長發李倒鎮靜了,這么多人注視著他,他挺得意。要知道,這時誰拿正眼瞧

他呀。

門拉開了一道縫。

第三章

長發李運了口氣,側著身子閃進大廳。

業務主任趴在門縫兒旁窺視。

恐龍站在一座玻璃柜前好奇地觀望柜里的展品,聽見腳步聲后,它扭過頭來

看門口。

長發李遲疑了一會兒,他看見恐龍眼睛里的目光是和善的,仿佛它早就認識

長發李。

長發李心頭一熱。他斷定恐龍同他有感情。恐懼不翼而飛。

恐龍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到長發李身邊,它低下頭來,把腦袋伸到長發李臉旁。

大廳外的人都屏住呼吸。

業務主任不由自主往后退。

長發李從恐龍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那目光里有信任,有

希望,有新奇,還有許許多多用文字表達不出的含意。

長發李意識到自己找到了知音。

"快套!"對講機里傳出館長的指令。

長發李從夢幻般的意境中清醒過來,他這才想起自己是被派來殺死恐龍的。

"我們不能殺它!"長發李沖著對講機喊起來。

"為什么?你要干什么?!"對講機的喇叭差點兒奇了。

"它是無辜的!!!"長發李把腰上的繩子解下來,扔在地上。

"他瘋了!"館長氣急敗壞。

副館長從館長手中拿過對講機。

"長發李,請注意!我以副館長的身份提醒你:你必須執行命令。現在立即用

繩子將恐龍套祝否則后果由你負責。"副館長還負責館內人事工作,一般工作人員

都怵他。

長發李不愿失去自然博物館的工作,他喜歡在這里,尤其是現在恐龍活了,

和他相處了幾年的恐龍活了,他更不能離開了。

他知道副館長的厲害。

他彎腰撿起繩索。

恐龍的目光。

長發李的手顫抖了。

"快套!"對講機吼叫了。

長發李決定采取一種又不傷害恐龍又不傷害自己的對策。

他手中的繩子拋向空中。

沒套中。

恐龍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動物往天上拋繩子的動作。

它活了以后,對四周的一切感到新鮮。它隱約感到自己睡了很多年,從前的

世界好像不是這個樣子,對,完全不一樣。這座封閉型的"洞"怎么如此嚴謹?還

有這些躲躲閃閃的小動物,從前怎么沒見過?他們干嗎不敢進來?

恐龍想出去,想離開這座"洞",想去找它的同伴。

"套不上,它太高。"長發李匯報。

"業務主任,出擊!"副館長說完把業務主任強行推進大廳。

當過兵畢竟是當過兵,業務主任不能讓同事們太瞧不起他,當然主要還是因

為長發李呆在恐龍身邊20分鐘無事故。

業務主任跑步來到長發李身邊。

"你到它左邊,我在右邊,咱們先把它的四只腳捆祝"業務主任當過幾天副連

長,有少許作戰經驗,要不是他膽子小了些,或許能當上副軍長。

長發李想讓恐龍吃了業務主任。

"行動吧!"業務主任說。

"它會踢死咱倆。"長發李嚇唬業務主任。

"它不是挺老實嗎?"業務主任最聽不得"死"字。

"我一直沒惹它呀!"

業務主任猶豫了。

"快套呀!還有四個小時天就亮了!"館長喊。

"豁出去了!"業務主任把繩子的一頭遞給長發李,自己拿著另一頭繞到恐龍

的身后。

"我喊一二,咱們就拿著繩子繞著它拴。"業務主任對長發李說。

長發李無可奈何。

恐龍不明白身邊的這兩個東西要干什么,它感到有趣。

"一二!"業務主任發令。

繩子繞在了恐龍的四條腿上。

"使勁兒拉緊!"業務主任命令長發李。

恐龍感到腳被束縛住了,它低頭一看,一根長長的東西纏在自己的腿上。

"成功了!"館長和部下們沖進大廳。

"再拴緊點兒!"副館長親自出馬,幫長發李拉繩子。

恐龍發覺自己的四條腿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它輕輕一抬腿,五指粗的尼龍

繩斷了。

長期鬧腰腿病的副教授兔子般地第一個逃出了大廳。

緊接著一陣瘋狂的奔馳聲,大廳玻璃門被擠碎了。

長發李最后一個離開大廳。

"快!快找東西堵住門!"館長按著胸口下命令。

床板抬來了,豎在門框上。

恐龍鬧不清小動物們干嗎忽然離它而去,它向門邊走來。

"報告館長,恐龍要突圍!"擔任警戒的業務主任開始使用軍事術語,這更增

加了火藥味兒。

"快去抬桌子頂住床板!"館長的手臂在空中揮來揮去。

"它那么輕輕一動,就把繩子掙斷了,我懷疑它能把墻撞塌。"副館長說。

這句話提醒了館長。的確,教科書上沒說過恐龍的力量問題。這回他們親眼

看見了恐龍的功夫。恐龍是要破墻而出嗎?

"先穩住它,別激怒它!"副館長說。

"對!對!!"專門研究恐龍并為此獲得了副教授職稱的專家在活恐龍面前顯

得束手無措,只會茍同別人的意見。

"給它弄點兒吃的。"館長說。

"恐龍吃什么?"業務主任問副教授。

"吃。....."副教授剛才受驚時把大腦中的專業腦細胞嚇出毛病來了。

"去弄點兒肉,再弄點兒草料。"館長吩咐,他在心里已敲定下次A職稱決不考

慮副教授的晉升問題。

自然博物館沒有活的動物,因此也沒有管這方面食物的專門人員。

"食堂主任呢?"副館長問。

"沒通知他!"

“胡鬧!他也是中層干部,為什么不來?"館長發火了。

"快派車去接!"副館長說。

20分鐘后,食堂主任一邊揉眼睛一邊來了。

"現在去哪兒弄草料?深更半夜的!"食堂主任為難地說。

"去想辦法!"副館長看看手表。

"喂恐龍不歸我管。"食堂主任不是省油的燈。

"去想辦法吧。如果恐龍餓極了,闖出去,咱們館就該關閉了。"宣傳干事鼓

動如簧之舌動員食堂主任。

問題一上升到生存高度上,矛盾就迎刃而解了。

食堂主任二話沒說,頂著星星滿城找飼料去了。

正當大家忙亂的工夫,長發李回到值班室將那瓶進口清潔劑藏起來了。他想

等天亮后找機會做個試驗,試試這清潔劑是否能將死物變活物。

一小時后,食堂主任滿載而歸。

"長發李,準備喂食!"館長一邊說一邊看表。

離天亮只有一個多小時了。

喂恐龍吃飯長發李沒意見。他和同事們挪開床板。

長發李將兩大盆食物先后塞進大廳。

恐龍聞了聞兩盆食物,一盆肉,一盆草料。它沒吃。

"報告館長,肉和草它都不吃!"一位工作人員跑到隱蔽在樓梯拐角處的館長

面前報告說。

"它有突圍的意圖嗎?"館長也成了半個軍事家。

"目前還看不出。"

“馬上召開緊急會議!"館長要集思廣益,"留五個人看守恐龍,隨時報告它

的動態和意圖。"第四章會議議題十分明確:開館前必須讓恐龍回復到標本狀態。

冷場五分鐘。

"誰能想出辦法,工資向上浮動三級。"館長懸賞。

"和它來硬的不行。看樣子這家伙能把墻撞倒。"宣傳干事發言。

"沒錯,那么粗的尼龍繩,它輕輕一抬腿就斷了。"副教授準備將來就此問題

寫一篇論文,沒準兒還能在國外獲獎。

"如果它吃東西,咱們可以在食物里放毒藥。"食堂主任說,"可惜它不吃。"

從食堂主任嘴里聽到往食物里放毒藥的話,大家都不由打了個哆嗦,都在心里發

誓今后絕對不要得罪食堂主任。館長則下決心天一亮就讓食堂主任改行。

"我有個親戚在體育射擊隊,去借槍來擊斃它。"宣傳干事說。

"會走漏風聲嗎?"館長怕不保險。

"我叮囑他。”宣傳干事估計沒危險。

"還有什么別的建議嗎?"館長總覺得動槍不是個事。

沒人吭聲。

"那就借槍吧!"館長拍板了,"副館長,你親自同他一起去。"副館長同宣傳

干事走了。

長發李這次被留在大廳里觀察恐龍,沒被邀請參加首腦會議。他為恐龍的命

運擔心,他感到恐龍是認識他的,早就認識。長發李甚至懷疑恐龍在沒有變化之

前就是有意識的。

恐龍仍在大廳里轉來轉去,好像是想找地方出去。

"知道嗎,副館長去借槍啦。"一位工作人員告訴長發李。

"借槍?"長發李一驚。

"打死恐龍呀!"

“。....."長發李心頭哆嗦了一下。

"你怎么啦?"那人覺出長發李表情異常。

"沒。.....沒什么。"長發李透過門縫兒看恐龍。他認定恐龍的復活給它帶來

了災難,本來它可以太平地呆在自然博物館里。

長發李想救恐龍,卻想不出好辦法。

天亮前,副館長和宣傳干事把射擊運動員連人帶槍借來了。

館長像見救星似的同射擊運動員握手。

"靶子在哪兒?"射擊手今天還有比賽,急著走。

"跟我來。"館長有槍壯膽,底氣上升不少。

射擊手趴在門縫兒上往大廳里看。

"這么大?!我這小口徑槍能打死它嗎?"射擊手找借口了,一見這活恐龍他

心里就明白是國寶,他怕坐牢。

"小口徑也是槍呀!"副館長不允許射擊手后退。

"不行,絕對打不死。弄不好激怒了它,這座房子就別想要了。"射擊手在來

的路上聽說了恐龍的力量。

"沒有大口徑槍?"館長的心已經涼了一半兒。

射擊手搖搖頭。

"我該回去了,今天還有比賽。"他轉身要走。

"能試一槍嗎?"宣傳干事想力爭一下。

射擊手聳聳肩膀。

"您能對此事保密嗎?"館長提條件了。

"當然。"

“你替我送送他。"館長暗示宣傳干事再叮囑射擊手保密。

射擊手走了。

"再有一個半小時就到開館時間了。"副館長看看表。

自然博物館的工作人員陸續上班了。

"讓所有不知道恐龍活了的工作人員到會議室開會。"館長吩咐。

工作人員到齊了。大家莫名其妙,不知出了什么事。

"叫大家來,是因為本館昨晚發生了一件十分重大的事件。"館長歷來特別喜

歡向下屬傳達他先知道的事。

"丟東西了?"短發張想起自己一件風衣昨晚沒穿回家。

"恐龍活了。"館長平靜地說。

所有人都懷疑自己聽錯了,繼而認定館長生病了。

館長把恐龍活了的危害和他們夜戰的結果告訴大家。

"恐龍真活了?!"短發張站起來。

"不信你們去看看,馬上回來接著開會。"館長說。

大家蜂擁到大廳前。

短發張的眼睛睜得史無前例的大。站在她旁邊的副館長后悔莫及。早知道這

樣,給短發張介紹對象時帶上恐龍就好了,男方準同意。

“宣布一條紀律:誰也不準將恐龍活了的事說出去,否則后果由他負責。"館

長繼續開會訓話。

"誰有好辦法?我們必須在開館前使恐龍回復到標本狀態。"館長問。

"用煤氣毒它。"短發張說。

"太好了!"館長一躍而起,他同時在心里決定提拔短發張當他的秘書。

消滅恐龍的第三戰役拉開了序幕。

副館長任火力組組長,負責煤氣的施放。

宣傳干事任保密組組長,負責對付前來參觀的游客。

該組成員均有三寸不爛之舌。

業務主任擔任安全組組長,負責監督不許抽煙。該組成員全部是煙鬼,讓他

們執行此項任務足以說明館長的謀略高人一籌。

副教授任復原組組長,一旦恐龍被熏死,立即將其回復到標本狀態。

館長任總指揮,另設總指揮部,把握全局,運籌帷幄。

煤氣罐從食堂搬來了。

當長發李得知這是短發張出的主意時,差點兒生吞了她。

膠皮管伸進大廳里。

大廳的門被封死了。

"開炮!"副館長冒出這么一句。

四個大煤氣罐同時打開了開關。四條膠皮管向外噴著毒氣。

恐龍不知道這四根管子干嗎發出"滋滋"聲,它把頭湊到管子跟前。

一股涼氣從管子里噴出。恐龍聞了聞,感覺不錯,它把鼻子湊近管子,貪婪

地吸起來。

開館時間到了。

觀眾要求開門。

保密組長帶著組員披掛上陣。

"請問為什么到時間不開館?"一位戴眼鏡的中年人質問。

"今天本館臨時遇到一點兒特殊情況,正在處理,馬上開館,請各位多多原諒!

"宣傳干事大說好話。

"要等多長時間?"

“一會兒,一會兒。"宣傳干事不敢說具體數字。

人群暫時平靜下來。

"你去看看里邊怎么樣了?"宣傳干事派組員去看恐龍死沒死。

第五章

恐龍中煤氣了。

它臥伏在地上,頭漸漸低下去。

"復原組,上!"館長的臉上大放晴天,他振臂高呼。

副教授率領組員沖進大廳。

將如此龐大的恐龍身軀回復成標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是挪不動它。

"調升降機!"館長下令。

大廳里一陣忙亂。機器聲,腳步聲,說話聲。

長發李望著趴在地上的恐龍發呆。

博物館大門口遇到了險情。

兩名青年從等候的人群中擠到門口。

"今天因故推遲開館,請你們稍等。"宣傳干事攔住他倆。

"我們是記者。"其中一位掏出記者證讓宣傳干事看。

"我們要見館長。"另一位開門見山。

"館長有急事,現在沒時間。下午怎么樣?"宣傳干事預感到不妙。

"咱們進去談談行嗎?"高記者看出宣傳干事不是一般的把門的。

"你們有什么事?"

“聽說貴館的恐龍活了?"矮記者把嘴湊到宣傳干事耳邊神秘地說。

宣傳干事立刻將二位記者帶到售票室的里屋,遠離等候參觀的游人。

"你剛才說什么?"宣傳干事開始行使保密組長的職責了。

"貴館的恐龍活了。”矮記者重復了一遍。

"敝館的恐龍是標本。"保密組長盯著矮記者的眼睛說。

"如果不是標本活了,我們才不感興趣呢!"高記者插話。

"你們不覺得荒唐嗎?"保密組長問。

"太荒唐了。也太有刺激性了。"矮記者掏出香煙遞給保密組長。

"謝謝,我不抽。"保密組長生怕抽了煙會泄密。

"我們能進去看看嗎?"高記者問。

“當然。噢,不,"保密組長亂了方寸,"我派人去叫館長來。"“請快一些,

我們還有事。"矮記者暗示保密組長他們的耐性是有限的。

"你快去叫館長。"保密組長對部下使眼色。

部下心領神會。

"報告館長,"保密組組員之一氣喘吁吁跑到館長面前,"不好了。"“出了什

么事?"館長問。

"記者來了,他們知道了恐龍活了的消息。"“這不可能!"館長如五雷擊頂。

"千真萬確,我們組長正招架他們呢!"

“幾個?"

“兩個。"

“你們快干,給你們20分鐘時間!"館長對副教授說。

"干好了派人告訴我,我去對付記者。"

館長來到售票室。

"這是我們館長,"保密組長像是見到了救星,"這是記者。"“請問二位是什

么報社的?"館長一邊同記者握手一邊問。

"《體育晚報》。"

保密組長傻眼了,準是射擊手泄露的風聲。館長狠狠瞪了保密組長一眼。

"找我什么事?"館長拖延時間。

"我們聽說貴館的恐龍復活了,想看看。"高記者說。

“你說什么?"館長大吃一驚。

保密組長斷定館長的最佳才能不是管理自然博物館,而是去奪奧斯卡最佳男

主角獎。

矮記者重復了一遍。

館長臉上的表演功力超過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

"貴報想籌備愚人節的稿子吧?"館長用幽默抗擊對手。

愚人節那天報紙可以胡登消息。

"現在離愚人節還有半年哪,我們的效率沒那么低。"高記者還擊。

"那你們。....."館長表現出一萬個不理解。

"再說一遍,我們聽說貴館的恐龍標本活了,想證實一下。"矮記者不耐煩了。

"這是謠言。"館長也收起笑容,義正詞嚴。

"我們要看一下。"高記者說。

"對不起,今天閉館。"館長一聳肩,"請改日再來。"“為什么事先不通知閉

館?為什么還預售了今天的團體票?"高記者指指窗外等候的人群。"再說,剛才

他還說等一會兒開館。"高記者指指保密組長。

"這里我說了算。"館長亮出了地頭蛇的英姿。

復原恐龍的工作在大廳里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恐龍的身體已經吊裝到標本底座上。副教授正指揮眾人在恐龍身上涂涂抹抹,

修修補補。

長發李站在一旁發呆。他忘不了恐龍看他的那種目光,他還想看到那種目光。

"長發李,幫幫忙。"短發張正在將恐龍的腳固定在底座上,她勁兒小,擰不

緊螺釘。

長發李瞪了短發張一眼,不理她。

"神經病!"短發張罵他一句。

長發李想起了那瓶清潔劑,他決定下午去試驗一下。

這時,館長同記者的搏斗已經進入白刃戰。

"我們非進去不可。"矮記者怒不可遏。

"這不是你們報社!"館長提醒對方。

"我們有這個權利!"高記者亮出記者證。

"你是體育報,管不著我們!"保密組長披掛上陣。

大門口騷動起來,游人等得不耐煩了。

"到底開不開呀?"

“賣了票,不讓進,干什么哪?"

“沖進去。....."

“對,沖。....."

工作人員抵擋不住了,敗下陣來。

潮水般的人流涌向博物館。

館長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兩位記者拔出相機,沖出屋子,去搶獨家新聞。

"快關上大門!"保密組長不愧是搞政工的,臨危不亂,拿起電話通知館內。

然而已經晚了。

第六章

人群洪水般沖進恐龍大廳。

高矮兩記者擠在最前面,當他倆看到恐龍老老實實地呆在原地時,愣了。

恐龍已經恢復了標本的原狀。

高記者上前摸恐龍。

"別動手!"一聲大喝。

高記者回頭一看,是跟蹤而來的保密組長。

"撫摸展品,罰款十元。"一位工作人員走上來對高記者說,是保密組長的旨

意。

"我是記。....."高記者剛說了一半兒。

"記者更應該以身作則。"保密組長慢騰騰地說。

高記者很識趣,掏出十元錢認罰。

"咱們走吧。"矮記者收起照相機。

"等等,二位請跟我到館長辦公室去一趟。"保密組長彬彬有禮地說。

"干嗎?"高記者問。

"沒事,聊聊。"保密組長想煞煞記者的威風。

記者跟著保密組長走了。

長發李急于要找地方試試那瓶清潔劑的功效。他對短發張說:"我該下班了。

"“你走吧,我在這兒。"短發張說。昨晚長發李值夜班,今天法定休息。

長發李到值班室將清潔劑裝進書包,出門乘公共汽車直奔火葬常火葬場的氣

氛和博物館差不多,神秘而寧靜。

"大概只有火葬場和自然博物館是這個世界上生死并存的場所。"長發李想。

一群孝子賢孫圍著一具尸體流淚。那尸體一動不動,白單子覆蓋著全身。尸

體四周的肉體在顫抖著,在哀挽尸體的不能顫抖。

人們參觀自然博物館里的祖先的頭蓋骨時一點兒也不悲傷,沒人哭泣,可對

于眼前的前輩卻大動悲哀。長發李想。

哭夠了,人群去屋外商量什么。只剩下尸體一人躺在屋里。

長發李決定拿他試試。

孝子賢孫們還在說話,似乎在爭吵。

長發李迅速從包里抽出清潔劑,他揭開白單,對準尸體噴個夠。

長發李收起清潔劑,站在火葬廳的角落里看效果。

兒孫們個個紅著臉回來了,看樣子矛盾不校長發李估計是遺產的分割出了問

題。

"燒不燒?"一位兒子虎著臉問血親們。

"燒!"

“先不能燒!"

“不燒!"

“干嗎不燒?!"

“表決!"

結果,8票對8票。

不知是誰嘟囔了一句,埋怨老爺子不生個單數,也好行使民主權利。

"不滿18歲沒有表決權。"一位女兒指指7歲的侄女說。

就在這時,有人尖叫了一聲。

"干嗎?"大家問她。

"你。.....們。.....看。....."她指著尸體說。

白單子動了一下。

所有人都差點兒得了對眼兒玻

長發李一個箭步竄到尸體旁,眼睛也是瞪得賊大。

白單子又動了一下。

長子猛的掀開白單子,里面除了尸體沒別的東西。

緊接著,女兒之一大叫一聲,那聲音要是放在流行音樂會上準博得滿堂喝采。

現在的人恨不得喝了硫酸再唱歌,嗓子越糙越受歡迎。

她邊叫邊指尸體的眼睛。

尸體的眼睛睜開了。

孫子輩和女流們都嚇得奔出屋外,邊跑邊喊鬧鬼了。

長子膽大些,他摸摸老爺子的手,老爺子抓住了兒子的手。

兒子像中了電,全身發抖。

尸體索性坐起來。

"我這是在哪兒?"老爺子揉揉眼睛。

"你。....."次子說不出話來。

“這是哪兒?"老爺子邊說邊下了停尸床。

長發李上前扶住老頭兒,他激動得差點兒昏過去。這清潔劑能起死回生。

火葬場的工作人員聞訊趕來。

"什么,要燒活人!"工作人員盯著死者家屬問。

"他已經死了。"長子不敢看親爹的眼睛。

"這不是活著嗎?"工作人員摸摸死者的胳膊,挺軟乎。

"你看,這里有醫院的死亡證明。"長子看見警察進來了,忙掏出證明遞上。

警察接到報案后迅速趕赴現場,這種擬燒活人的案例尚不多見。

"我們控告醫院!"次子讀過幾天大學,對法律略知一二。

"聽聽死者怎么說。"警察開始調查。

"我。....."死者好像從夢中醒來,"我是住院了,后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剛才醒來一看,怎么在這里。....."女警察飛快地記錄。

"都跟我們走一趟吧!"警察有禮貌地對所有的人說。

長發李無心再看戲了,他幾乎是跑著奔回家里。

他插好門,拿出清潔劑。

"真是寶物啊!"長發李明白它的意義。

一只蒼蠅落在窗戶上,長發李擊中了它。他又拿清潔劑沖它噴。蒼蠅活了。

長發李無法渲泄心中的激動,他拿大頂10分鐘,以平衡心情。

窗外車水馬龍,長發李從冰箱中抽出一瓶冰水,仰脖灌進肚子里。

突然,他呆了。他意識到如果人們掌握了這種清潔劑,人類的末日也就到了

--光生不死。

長發李像看鷹鬼似的盯著桌上的清潔劑。他不想當毀滅人類的禍首。

長發李拿起清潔劑,準備將它的液體倒入抽水馬桶里沖走。

恐龍的眼神出現在他腦海里。這眼神給他的印象太深了,那是中生代的眼神

呀!

"今晚值班時再把它弄活!"長發李決定再看一次恐龍的眼神。他活這么大沒

見過這種目光,那么騰遠、深刻。

下午,長發李來到自然博物館。

館里除了幾個工作人員對付游客外,其他的人都在辦公室里睡大覺--昨晚折

騰苦了。

恐龍木然地站在大廳中央。

"來啦!"短發張和同事打招呼。

"來啦。"長發李還記著煤氣的事。

"你吃槍藥啦?"短發張覺出長發李對她有敵意。

"沒吃。"

短發張白了長發李一眼。

長發李懶得理她,走進值班室將清潔劑藏好。

第七章

夜,把自然博物館涂黑了。

長發李從值班室悄悄出來,打開恐龍大廳的門。

他走進大廳,回手將門關嚴。

恐龍身軀的輪廓在黑暗中仿佛A待著什么,它一動不動。

長發李拿出清潔劑,對著恐龍噴起來。夠不著的地方就站在椅子上噴。

一陣掃射后,長發李回到值班室藏好清潔劑,又來到大廳等待恐龍復活。

大廳里漆黑一片,長發李坐在恐龍身邊,好像在經歷地球的滄海桑田。

恐龍的身體活動了。

長發李一躍而起,說來也怪,他一點兒也不害怕恐龍了,他想幫助恐龍掙脫

被束縛住的腳。

復活的恐龍力大無比,它輕而易舉就擺脫了腳上的螺釘。

"讓你受委屈了。"長發李內疚地對恐龍說。

恐龍的長脖子垂下來,碰碰長發李的頭。

"它懂我的話!"長發李欣喜若狂。

他忘了世間的一切,打開大廳的燈。整座大廳如同白晝。

恐龍看著長發李,那目光使長發李心醉。他從未在人和動物眼中領略過這樣

純潔的目光。

"應該讓它到外界去,把它的目光傳播給地球上的生物。"長發李想。

大廳的門容納不了恐龍的巨大身軀,讓恐龍撞破墻出去?

長發李又舍不得與自己朝夕相處的這座建筑。

值夜班的副教授覺出恐龍大廳里有動靜,他下樓一看,驚呆了。長發李和恐

龍正說話呢。

恐龍又活了!

副教授三步并作兩步跑到樓上打電話。

副教授忙亂之中撥了急救中心的電話。

"喂,是館長嗎?"

“什么館長?我是急救中心。"

重撥。

"館長嗎?"副教授大喘氣。

"等一下。"館長的老婆。

"誰呀?"館長一百個不情愿。

"我是副教授,恐龍又活了!"

“。..…"

“恐龍又活了!"

“。....."

“恐龍又活啦,館長!"

“我馬上去。你先組織人穩住它。"

“長發李和恐龍在說話呢!"

“和恐龍說話?"

“千真萬確。"

“這世界快完蛋了。"館長冒出這么一句。

"您快來吧!"副教授央求。

電話掛了。

副教授立即將值夜班的工作人員都叫醒,還吩咐每人抄了一件家伙,以防不

測。

恐龍大廳處于監視之中。

長發李和恐龍交流感情,忘記了人世間。

館長、副館長等等都趕到了。他們趴在門縫上往大廳里看。

"不可思議!"副館長邊看邊說。

"恢復各小組長職務!"館長下令。昨天成立的小組已經由于恐龍的復原解散

了。

一陣忙亂。點名。上任。分工。

長發李聽見了大廳外的聲音,他警覺地離開恐龍,走到大廳門口。

幾乎全館的工作人員都在大廳里行動。

長發李傻眼了。

"你出來。"副館長將門推開一道縫兒,叫長發李。

長發李回頭看看恐龍,走出大廳。

"你發現恐龍又活了?"館長問。

"嗯。"長發李沒別的回答方式。

"它不咬你?"副館長對恐龍的性情發生了興趣。

"嗯。"

“報告館長,各組準備完畢。"保密組長跑過來匯報。

"準備煤氣!"館長說。

"煤氣?!"長發李大叫一聲。

他意識到自己讓恐龍又受一次罪。他要保護恐龍。

“你們不能再殺恐龍了!"長發李吼叫道。

"為什么?"館長和副館長異口同聲。

"你們沒這個權利!"

館長像看天外來客似的看長發李。

"煤氣沒有了。"有人來報告。

"怎么搞的?"副館長想發火。

"昨天都用光了。"

“想辦法!"館長說。

長發李趁混亂中溜到值班室,他準備往外打電話,披露恐龍復活的事實,保

住恐龍。

給哪兒打呢?

長發李首先想到古生物研究所。

他查到了電話號碼。

"喂,是古生物研究所嗎?"

“有病啊?深更半夜打什么電話?"

“我有重要的情況報告。"

“這兒不是警察局。"

“我們這兒的恐龍活了!"

“我們這兒只管死恐龍,不管活的。"

電話掛了。

長發李又撥體育晚報社。他聽說了白天兩位記者的事。

"體育晚報嗎?"

“是的。什么事?"

“我們這兒的恐龍活了。快派記者來吧!"“還恐龍呢!昨天我們有兩位記者

就因為相信恐龍活了的謠言,被自然博物館告了,說是干擾人家正常工作,已經

被解雇了。"“恐龍真的活了!"“你還想砸我的飯碗呀?!"對方掛了電話。

長發李又連續撥了文物局、野生動物保護局、動物園等機構的電話。不是沒

人接就是人家不相信恐龍會活。還有人威脅長發李要告他深夜打匿名電話騷擾居

民睡眠。

長發李只有背水一戰了,他決定挺身而出死保恐龍,堅持到天亮。

大廳門口充滿火藥味兒。

既然恐龍不咬人,也就用不著煤氣了。副館長親任捕殺恐龍敢死隊隊長。敢

死隊員們都是有兒子的父親,不存在絕后的危險。他們手持長棍、菜刀和繩子,

正在聽館長的戰前動員。

長發李瞅空子鉆進大廳。

恐龍看見朋友回來了,很興奮。

"他們要來殺你。"長發李十分不情愿說出這句話。他覺得丟人。

恐龍的目光暗淡了一下。

"咱們一起對付他們。"長發李說完想找武器。

恐龍臥在地上。

長發李不明白恐龍要干什么。

恐龍用目光示意長發李騎在它身上。

當敢死隊員們打開大廳的門時,他們看見同事長發李騎在復活的恐龍背上,

嚴肅地望著他們。

長發李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敢死隊長示意部下沖鋒。

沒人敢上。

"圍住它!"副館長運用計謀。

隊員們向兩邊散開,開始迂回包抄。

恐龍注視著他們。

"縮小包圍圈!"副館長揮手。

敢死隊員們小心翼翼地前進。

恐龍跺了一下腳。

大廳搖晃了一下,天花板上的白粉塊辟里啪啦往下掉,吊燈劇烈地晃動。

敢死隊員抱頭鼠竄,隊長跑在最前邊。

副館長兼敢死隊長跑到大廳外邊才反應過來自己有失隊長的威信,當他發現

館長早已跑到博物館外邊時,才坦然了。

"這家伙很厲害,咱們不是對手。"副館長對館長說。

"那怎么辦?"館長驚魂未定。

"只有還用煤氣。"短發張說。

"長發李也在里邊。"有人提醒決策人。

大家不吭氣了。毒死恐龍不犯法,毒長發李可得坐牢。

天快亮了。

"一會兒又該開館了。"保密組長提醒同事們。

"必須在開館前解決它!"館長發狠了。

"大家出主意!"副館長集思廣益。

"先去找煤氣,然后把長發李叫出來談判,把他扣住,再毒恐龍。"短發張又

獻良計。

"就這么辦!"館長說。他心里想,過幾天一定設法將短發張調走,否則此人

會威脅他的飯碗。

陷井設好了。

長發李騎在恐龍身上,眼看天蒙蒙亮了。

"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殺死恐龍的。"他看著大廳外邊晃動的人影想。

"咱們沖出去,我送你去大自然中。"長發李拍拍恐龍。

恐龍聽懂了。它示意長發李扶好。

恐龍高高地仰起頭,朝南墻撞去。只聽"轟"的一聲,恐龍破墻而出。

自然博物館搖晃著,工作人員四散逃命。短發張的尖叫聲劃破天空。

長發李騎著恐龍奔馳在大街上,他們朝郊外跑去。

"快!快!快打電話!"館長大聲喊叫。

"給哪兒打?"副教授問。

"給政府!"館長咬牙切齒。

"?"副教授以為聽錯了。

"快去,報告政府,說本館的恐龍活了,跑了,讓政府去抓住它!"館長聲嘶

力竭。

副教授明白了,反正恐龍現在已經不屬于本館了,及時報告,抓回來后,還

有要回恐龍的希望。

電話打給了政府。

捕捉活恐龍的戰斗即將打響。

不知道命運將怎樣安排長發李和恐龍。

"“它咬人嗎?"“去拿書來查查。"館長對副教授說。

副教授搬來了一堆資料。

大家分頭查閱。

"我這本沒說。"

“我這本也沒有。"

“我這本。....."

資料又重新堆在副教授面前。副教授也沒查著。

所有的資料上都沒說恐龍吃不吃人。

"恐龍活著的時候地球上還沒有人吧?"長發李問。

副教授一拍腦袋。

"不管它吃不吃人,也要處死它。咱們采取安全措施。"館長站起來。

"有槍就好了,一槍就解決問題。"業務室主任是退伍軍人。

"用繩子勒它脖子。"副館長說。

"好,就用這個辦法。"館長拍板,"長發李,你打頭陣。"“我?。....."長

發李一愣。

"你熟悉恐龍。"館長了解下屬。

"我熟悉的是恐龍標本。"長發李加重了"標本"兩個字的發音。

"大同小異。"館長一揮手。

"業務主任協助他,"館長會用人,"等我們將它脖子一套上,我們一起出馬。

"“我有老婆孩子。"業務主任打退堂鼓。

"所以讓你在長發李后邊。"副館長做業務主任的工作。

繩子拿來了。

戰役即將開始。

大家來到玻璃門旁,恐龍正在大廳里散步呢。

對講機拴在了長發李腰帶上。

業務主任把草就的遺囑交給館長。

"開門!"館長發令。

一位工作人員打開了玻璃門上的鎖。

"祝你們成功!"館長同長發李和業務主任一一握手。那表情那神態像是送他

們去奪瀘定橋。

業務主任眼里噙著淚花,他做夢也沒想到當了七八年兵沒動過真的,退伍后

倒把腦袋塞進褲腰帶里了。

長發李倒鎮靜了,這么多人注視著他,他挺得意。要知道,這時誰拿正眼瞧

他呀。

門拉開了一道縫。

第三章

長發李運了口氣,側著身子閃進大廳。

業務主任趴在門縫兒旁窺視。

恐龍站在一座玻璃柜前好奇地觀望柜里的展品,聽見腳步聲后,它扭過頭來

看門口。

長發李遲疑了一會兒,他看見恐龍眼睛里的目光是和善的,仿佛它早就認識

長發李。

長發李心頭一熱。他斷定恐龍同他有感情。恐懼不翼而飛。

恐龍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到長發李身邊,它低下頭來,把腦袋伸到長發李臉旁。

大廳外的人都屏住呼吸。

業務主任不由自主往后退。

長發李從恐龍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那目光里有信任,有

希望,有新奇,還有許許多多用文字表達不出的含意。

長發李意識到自己找到了知音。

"快套!"對講機里傳出館長的指令。

長發李從夢幻般的意境中清醒過來,他這才想起自己是被派來殺死恐龍的。

"我們不能殺它!"長發李沖著對講機喊起來。

"為什么?你要干什么?!"對講機的喇叭差點兒奇了。

"它是無辜的!!!"長發李把腰上的繩子解下來,扔在地上。

"他瘋了!"館長氣急敗壞。

副館長從館長手中拿過對講機。

"長發李,請注意!我以副館長的身份提醒你:你必須執行命令。現在立即用

繩子將恐龍套祝否則后果由你負責。"副館長還負責館內人事工作,一般工作人員

都怵他。

長發李不愿失去自然博物館的工作,他喜歡在這里,尤其是現在恐龍活了,

和他相處了幾年的恐龍活了,他更不能離開了。

他知道副館長的厲害。

他彎腰撿起繩索。

恐龍的目光。

長發李的手顫抖了。

"快套!"對講機吼叫了。

長發李決定采取一種又不傷害恐龍又不傷害自己的對策。

他手中的繩子拋向空中。

沒套中。

恐龍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動物往天上拋繩子的動作。

它活了以后,對四周的一切感到新鮮。它隱約感到自己睡了很多年,從前的

世界好像不是這個樣子,對,完全不一樣。這座封閉型的"洞"怎么如此嚴謹?還

有這些躲躲閃閃的小動物,從前怎么沒見過?他們干嗎不敢進來?

恐龍想出去,想離開這座"洞",想去找它的同伴。

"套不上,它太高。"長發李匯報。

"業務主任,出擊!"副館長說完把業務主任強行推進大廳。

當過兵畢竟是當過兵,業務主任不能讓同事們太瞧不起他,當然主要還是因

為長發李呆在恐龍身邊20分鐘無事故。

業務主任跑步來到長發李身邊。

"你到它左邊,我在右邊,咱們先把它的四只腳捆祝"業務主任當過幾天副連

長,有少許作戰經驗,要不是他膽子小了些,或許能當上副軍長。

長發李想讓恐龍吃了業務主任。

"行動吧!"業務主任說。

"它會踢死咱倆。"長發李嚇唬業務主任。

"它不是挺老實嗎?"業務主任最聽不得"死"字。

"我一直沒惹它呀!"

業務主任猶豫了。

"快套呀!還有四個小時天就亮了!"館長喊。

"豁出去了!"業務主任把繩子的一頭遞給長發李,自己拿著另一頭繞到恐龍

的身后。

"我喊一二,咱們就拿著繩子繞著它拴。"業務主任對長發李說。

長發李無可奈何。

恐龍不明白身邊的這兩個東西要干什么,它感到有趣。

"一二!"業務主任發令。

繩子繞在了恐龍的四條腿上。

"使勁兒拉緊!"業務主任命令長發李。

恐龍感到腳被束縛住了,它低頭一看,一根長長的東西纏在自己的腿上。

"成功了!"館長和部下們沖進大廳。

"再拴緊點兒!"副館長親自出馬,幫長發李拉繩子。

恐龍發覺自己的四條腿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它輕輕一抬腿,五指粗的尼龍

繩斷了。

長期鬧腰腿病的副教授兔子般地第一個逃出了大廳。

緊接著一陣瘋狂的奔馳聲,大廳玻璃門被擠碎了。

長發李最后一個離開大廳。

"快!快找東西堵住門!"館長按著胸口下命令。

床板抬來了,豎在門框上。

恐龍鬧不清小動物們干嗎忽然離它而去,它向門邊走來。

"報告館長,恐龍要突圍!"擔任警戒的業務主任開始使用軍事術語,這更增

加了火藥味兒。

"快去抬桌子頂住床板!"館長的手臂在空中揮來揮去。

"它那么輕輕一動,就把繩子掙斷了,我懷疑它能把墻撞塌。"副館長說。

這句話提醒了館長。的確,教科書上沒說過恐龍的力量問題。這回他們親眼

看見了恐龍的功夫。恐龍是要破墻而出嗎?

"先穩住它,別激怒它!"副館長說。

"對!對!!"專門研究恐龍并為此獲得了副教授職稱的專家在活恐龍面前顯

得束手無措,只會茍同別人的意見。

"給它弄點兒吃的。"館長說。

"恐龍吃什么?"業務主任問副教授。

"吃。....."副教授剛才受驚時把大腦中的專業腦細胞嚇出毛病來了。

"去弄點兒肉,再弄點兒草料。"館長吩咐,他在心里已敲定下次A職稱決不考

慮副教授的晉升問題。

自然博物館沒有活的動物,因此也沒有管這方面食物的專門人員。

"食堂主任呢?"副館長問。

"沒通知他!"

“胡鬧!他也是中層干部,為什么不來?"館長發火了。

"快派車去接!"副館長說。

20分鐘后,食堂主任一邊揉眼睛一邊來了。

"現在去哪兒弄草料?深更半夜的!"食堂主任為難地說。

"去想辦法!"副館長看看手表。

"喂恐龍不歸我管。"食堂主任不是省油的燈。

"去想辦法吧。如果恐龍餓極了,闖出去,咱們館就該關閉了。"宣傳干事鼓

動如簧之舌動員食堂主任。

問題一上升到生存高度上,矛盾就迎刃而解了。

食堂主任二話沒說,頂著星星滿城找飼料去了。

正當大家忙亂的工夫,長發李回到值班室將那瓶進口清潔劑藏起來了。他想

等天亮后找機會做個試驗,試試這清潔劑是否能將死物變活物。

一小時后,食堂主任滿載而歸。

"長發李,準備喂食!"館長一邊說一邊看表。

離天亮只有一個多小時了。

喂恐龍吃飯長發李沒意見。他和同事們挪開床板。

長發李將兩大盆食物先后塞進大廳。

恐龍聞了聞兩盆食物,一盆肉,一盆草料。它沒吃。

"報告館長,肉和草它都不吃!"一位工作人員跑到隱蔽在樓梯拐角處的館長

面前報告說。

"它有突圍的意圖嗎?"館長也成了半個軍事家。

"目前還看不出。"

“馬上召開緊急會議!"館長要集思廣益,"留五個人看守恐龍,隨時報告它

的動態和意圖。"第四章會議議題十分明確:開館前必須讓恐龍回復到標本狀態。

冷場五分鐘。

"誰能想出辦法,工資向上浮動三級。"館長懸賞。

"和它來硬的不行。看樣子這家伙能把墻撞倒。"宣傳干事發言。

"沒錯,那么粗的尼龍繩,它輕輕一抬腿就斷了。"副教授準備將來就此問題

寫一篇論文,沒準兒還能在國外獲獎。

"如果它吃東西,咱們可以在食物里放毒藥。"食堂主任說,"可惜它不吃。"

從食堂主任嘴里聽到往食物里放毒藥的話,大家都不由打了個哆嗦,都在心里發

誓今后絕對不要得罪食堂主任。館長則下決心天一亮就讓食堂主任改行。

"我有個親戚在體育射擊隊,去借槍來擊斃它。"宣傳干事說。

"會走漏風聲嗎?"館長怕不保險。

"我叮囑他。”宣傳干事估計沒危險。

"還有什么別的建議嗎?"館長總覺得動槍不是個事。

沒人吭聲。

"那就借槍吧!"館長拍板了,"副館長,你親自同他一起去。"副館長同宣傳

干事走了。

長發李這次被留在大廳里觀察恐龍,沒被邀請參加首腦會議。他為恐龍的命

運擔心,他感到恐龍是認識他的,早就認識。長發李甚至懷疑恐龍在沒有變化之

前就是有意識的。

恐龍仍在大廳里轉來轉去,好像是想找地方出去。

"知道嗎,副館長去借槍啦。"一位工作人員告訴長發李。

"借槍?"長發李一驚。

"打死恐龍呀!"

“。....."長發李心頭哆嗦了一下。

"你怎么啦?"那人覺出長發李表情異常。

"沒。.....沒什么。"長發李透過門縫兒看恐龍。他認定恐龍的復活給它帶來

了災難,本來它可以太平地呆在自然博物館里。

長發李想救恐龍,卻想不出好辦法。

天亮前,副館長和宣傳干事把射擊運動員連人帶槍借來了。

館長像見救星似的同射擊運動員握手。

"靶子在哪兒?"射擊手今天還有比賽,急著走。

"跟我來。"館長有槍壯膽,底氣上升不少。

射擊手趴在門縫兒上往大廳里看。

"這么大?!我這小口徑槍能打死它嗎?"射擊手找借口了,一見這活恐龍他

心里就明白是國寶,他怕坐牢。

"小口徑也是槍呀!"副館長不允許射擊手后退。

"不行,絕對打不死。弄不好激怒了它,這座房子就別想要了。"射擊手在來

的路上聽說了恐龍的力量。

"沒有大口徑槍?"館長的心已經涼了一半兒。

射擊手搖搖頭。

"我該回去了,今天還有比賽。"他轉身要走。

"能試一槍嗎?"宣傳干事想力爭一下。

射擊手聳聳肩膀。

"您能對此事保密嗎?"館長提條件了。

"當然。"

“你替我送送他。"館長暗示宣傳干事再叮囑射擊手保密。

射擊手走了。

"再有一個半小時就到開館時間了。"副館長看看表。

自然博物館的工作人員陸續上班了。

"讓所有不知道恐龍活了的工作人員到會議室開會。"館長吩咐。

工作人員到齊了。大家莫名其妙,不知出了什么事。

"叫大家來,是因為本館昨晚發生了一件十分重大的事件。"館長歷來特別喜

歡向下屬傳達他先知道的事。

"丟東西了?"短發張想起自己一件風衣昨晚沒穿回家。

"恐龍活了。"館長平靜地說。

所有人都懷疑自己聽錯了,繼而認定館長生病了。

館長把恐龍活了的危害和他們夜戰的結果告訴大家。

"恐龍真活了?!"短發張站起來。

"不信你們去看看,馬上回來接著開會。"館長說。

大家蜂擁到大廳前。

短發張的眼睛睜得史無前例的大。站在她旁邊的副館長后悔莫及。早知道這

樣,給短發張介紹對象時帶上恐龍就好了,男方準同意。

“宣布一條紀律:誰也不準將恐龍活了的事說出去,否則后果由他負責。"館

長繼續開會訓話。

"誰有好辦法?我們必須在開館前使恐龍回復到標本狀態。"館長問。

"用煤氣毒它。"短發張說。

"太好了!"館長一躍而起,他同時在心里決定提拔短發張當他的秘書。

消滅恐龍的第三戰役拉開了序幕。

副館長任火力組組長,負責煤氣的施放。

宣傳干事任保密組組長,負責對付前來參觀的游客。

該組成員均有三寸不爛之舌。

業務主任擔任安全組組長,負責監督不許抽煙。該組成員全部是煙鬼,讓他

們執行此項任務足以說明館長的謀略高人一籌。

副教授任復原組組長,一旦恐龍被熏死,立即將其回復到標本狀態。

館長任總指揮,另設總指揮部,把握全局,運籌帷幄。

煤氣罐從食堂搬來了。

當長發李得知這是短發張出的主意時,差點兒生吞了她。

膠皮管伸進大廳里。

大廳的門被封死了。

"開炮!"副館長冒出這么一句。

四個大煤氣罐同時打開了開關。四條膠皮管向外噴著毒氣。

恐龍不知道這四根管子干嗎發出"滋滋"聲,它把頭湊到管子跟前。

一股涼氣從管子里噴出。恐龍聞了聞,感覺不錯,它把鼻子湊近管子,貪婪

地吸起來。

開館時間到了。

觀眾要求開門。

保密組長帶著組員披掛上陣。

"請問為什么到時間不開館?"一位戴眼鏡的中年人質問。

"今天本館臨時遇到一點兒特殊情況,正在處理,馬上開館,請各位多多原諒!

"宣傳干事大說好話。

"要等多長時間?"

“一會兒,一會兒。"宣傳干事不敢說具體數字。

人群暫時平靜下來。

"你去看看里邊怎么樣了?"宣傳干事派組員去看恐龍死沒死。

第五章

恐龍中煤氣了。

它臥伏在地上,頭漸漸低下去。

"復原組,上!"館長的臉上大放晴天,他振臂高呼。

副教授率領組員沖進大廳。

將如此龐大的恐龍身軀回復成標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是挪不動它。

"調升降機!"館長下令。

大廳里一陣忙亂。機器聲,腳步聲,說話聲。

長發李望著趴在地上的恐龍發呆。

博物館大門口遇到了險情。

兩名青年從等候的人群中擠到門口。

"今天因故推遲開館,請你們稍等。"宣傳干事攔住他倆。

"我們是記者。"其中一位掏出記者證讓宣傳干事看。

"我們要見館長。"另一位開門見山。

"館長有急事,現在沒時間。下午怎么樣?"宣傳干事預感到不妙。

"咱們進去談談行嗎?"高記者看出宣傳干事不是一般的把門的。

"你們有什么事?"

“聽說貴館的恐龍活了?"矮記者把嘴湊到宣傳干事耳邊神秘地說。

宣傳干事立刻將二位記者帶到售票室的里屋,遠離等候參觀的游人。

"你剛才說什么?"宣傳干事開始行使保密組長的職責了。

"貴館的恐龍活了。”矮記者重復了一遍。

"敝館的恐龍是標本。"保密組長盯著矮記者的眼睛說。

"如果不是標本活了,我們才不感興趣呢!"高記者插話。

"你們不覺得荒唐嗎?"保密組長問。

"太荒唐了。也太有刺激性了。"矮記者掏出香煙遞給保密組長。

"謝謝,我不抽。"保密組長生怕抽了煙會泄密。

"我們能進去看看嗎?"高記者問。

“當然。噢,不,"保密組長亂了方寸,"我派人去叫館長來。"“請快一些,

我們還有事。"矮記者暗示保密組長他們的耐性是有限的。

"你快去叫館長。"保密組長對部下使眼色。

部下心領神會。

"報告館長,"保密組組員之一氣喘吁吁跑到館長面前,"不好了。"“出了什

么事?"館長問。

"記者來了,他們知道了恐龍活了的消息。"“這不可能!"館長如五雷擊頂。

"千真萬確,我們組長正招架他們呢!"

“幾個?"

“兩個。"

“你們快干,給你們20分鐘時間!"館長對副教授說。

"干好了派人告訴我,我去對付記者。"

館長來到售票室。

"這是我們館長,"保密組長像是見到了救星,"這是記者。"“請問二位是什

么報社的?"館長一邊同記者握手一邊問。

"《體育晚報》。"

保密組長傻眼了,準是射擊手泄露的風聲。館長狠狠瞪了保密組長一眼。

"找我什么事?"館長拖延時間。

"我們聽說貴館的恐龍復活了,想看看。"高記者說。

“你說什么?"館長大吃一驚。

保密組長斷定館長的最佳才能不是管理自然博物館,而是去奪奧斯卡最佳男

主角獎。

矮記者重復了一遍。

館長臉上的表演功力超過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

"貴報想籌備愚人節的稿子吧?"館長用幽默抗擊對手。

愚人節那天報紙可以胡登消息。

"現在離愚人節還有半年哪,我們的效率沒那么低。"高記者還擊。

"那你們。....."館長表現出一萬個不理解。

"再說一遍,我們聽說貴館的恐龍標本活了,想證實一下。"矮記者不耐煩了。

"這是謠言。"館長也收起笑容,義正詞嚴。

"我們要看一下。"高記者說。

"對不起,今天閉館。"館長一聳肩,"請改日再來。"“為什么事先不通知閉

館?為什么還預售了今天的團體票?"高記者指指窗外等候的人群。"再說,剛才

他還說等一會兒開館。"高記者指指保密組長。

"這里我說了算。"館長亮出了地頭蛇的英姿。

復原恐龍的工作在大廳里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恐龍的身體已經吊裝到標本底座上。副教授正指揮眾人在恐龍身上涂涂抹抹,

修修補補。

長發李站在一旁發呆。他忘不了恐龍看他的那種目光,他還想看到那種目光。

"長發李,幫幫忙。"短發張正在將恐龍的腳固定在底座上,她勁兒小,擰不

緊螺釘。

長發李瞪了短發張一眼,不理她。

"神經病!"短發張罵他一句。

長發李想起了那瓶清潔劑,他決定下午去試驗一下。

這時,館長同記者的搏斗已經進入白刃戰。

"我們非進去不可。"矮記者怒不可遏。

"這不是你們報社!"館長提醒對方。

"我們有這個權利!"高記者亮出記者證。

"你是體育報,管不著我們!"保密組長披掛上陣。

大門口騷動起來,游人等得不耐煩了。

"到底開不開呀?"

“賣了票,不讓進,干什么哪?"

“沖進去。....."

“對,沖。....."

工作人員抵擋不住了,敗下陣來。

潮水般的人流涌向博物館。

館長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兩位記者拔出相機,沖出屋子,去搶獨家新聞。

"快關上大門!"保密組長不愧是搞政工的,臨危不亂,拿起電話通知館內。

然而已經晚了。

第六章

人群洪水般沖進恐龍大廳。

高矮兩記者擠在最前面,當他倆看到恐龍老老實實地呆在原地時,愣了。

恐龍已經恢復了標本的原狀。

高記者上前摸恐龍。

"別動手!"一聲大喝。

高記者回頭一看,是跟蹤而來的保密組長。

"撫摸展品,罰款十元。"一位工作人員走上來對高記者說,是保密組長的旨

意。

"我是記。....."高記者剛說了一半兒。

"記者更應該以身作則。"保密組長慢騰騰地說。

高記者很識趣,掏出十元錢認罰。

"咱們走吧。"矮記者收起照相機。

"等等,二位請跟我到館長辦公室去一趟。"保密組長彬彬有禮地說。

"干嗎?"高記者問。

"沒事,聊聊。"保密組長想煞煞記者的威風。

記者跟著保密組長走了。

長發李急于要找地方試試那瓶清潔劑的功效。他對短發張說:"我該下班了。

"“你走吧,我在這兒。"短發張說。昨晚長發李值夜班,今天法定休息。

長發李到值班室將清潔劑裝進書包,出門乘公共汽車直奔火葬常火葬場的氣

氛和博物館差不多,神秘而寧靜。

"大概只有火葬場和自然博物館是這個世界上生死并存的場所。"長發李想。

一群孝子賢孫圍著一具尸體流淚。那尸體一動不動,白單子覆蓋著全身。尸

體四周的肉體在顫抖著,在哀挽尸體的不能顫抖。

人們參觀自然博物館里的祖先的頭蓋骨時一點兒也不悲傷,沒人哭泣,可對

于眼前的前輩卻大動悲哀。長發李想。

哭夠了,人群去屋外商量什么。只剩下尸體一人躺在屋里。

長發李決定拿他試試。

孝子賢孫們還在說話,似乎在爭吵。

長發李迅速從包里抽出清潔劑,他揭開白單,對準尸體噴個夠。

長發李收起清潔劑,站在火葬廳的角落里看效果。

兒孫們個個紅著臉回來了,看樣子矛盾不校長發李估計是遺產的分割出了問

題。

"燒不燒?"一位兒子虎著臉問血親們。

"燒!"

“先不能燒!"

“不燒!"

“干嗎不燒?!"

“表決!"

結果,8票對8票。

不知是誰嘟囔了一句,埋怨老爺子不生個單數,也好行使民主權利。

"不滿18歲沒有表決權。"一位女兒指指7歲的侄女說。

就在這時,有人尖叫了一聲。

"干嗎?"大家問她。

"你。.....們。.....看。....."她指著尸體說。

白單子動了一下。

所有人都差點兒得了對眼兒玻

長發李一個箭步竄到尸體旁,眼睛也是瞪得賊大。

白單子又動了一下。

長子猛的掀開白單子,里面除了尸體沒別的東西。

緊接著,女兒之一大叫一聲,那聲音要是放在流行音樂會上準博得滿堂喝采。

現在的人恨不得喝了硫酸再唱歌,嗓子越糙越受歡迎。

她邊叫邊指尸體的眼睛。

尸體的眼睛睜開了。

孫子輩和女流們都嚇得奔出屋外,邊跑邊喊鬧鬼了。

長子膽大些,他摸摸老爺子的手,老爺子抓住了兒子的手。

兒子像中了電,全身發抖。

尸體索性坐起來。

"我這是在哪兒?"老爺子揉揉眼睛。

"你。....."次子說不出話來。

“這是哪兒?"老爺子邊說邊下了停尸床。

長發李上前扶住老頭兒,他激動得差點兒昏過去。這清潔劑能起死回生。

火葬場的工作人員聞訊趕來。

"什么,要燒活人!"工作人員盯著死者家屬問。

"他已經死了。"長子不敢看親爹的眼睛。

"這不是活著嗎?"工作人員摸摸死者的胳膊,挺軟乎。

"你看,這里有醫院的死亡證明。"長子看見警察進來了,忙掏出證明遞上。

警察接到報案后迅速趕赴現場,這種擬燒活人的案例尚不多見。

"我們控告醫院!"次子讀過幾天大學,對法律略知一二。

"聽聽死者怎么說。"警察開始調查。

"我。....."死者好像從夢中醒來,"我是住院了,后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剛才醒來一看,怎么在這里。....."女警察飛快地記錄。

"都跟我們走一趟吧!"警察有禮貌地對所有的人說。

長發李無心再看戲了,他幾乎是跑著奔回家里。

他插好門,拿出清潔劑。

"真是寶物啊!"長發李明白它的意義。

一只蒼蠅落在窗戶上,長發李擊中了它。他又拿清潔劑沖它噴。蒼蠅活了。

長發李無法渲泄心中的激動,他拿大頂10分鐘,以平衡心情。

窗外車水馬龍,長發李從冰箱中抽出一瓶冰水,仰脖灌進肚子里。

突然,他呆了。他意識到如果人們掌握了這種清潔劑,人類的末日也就到了

--光生不死。

長發李像看鷹鬼似的盯著桌上的清潔劑。他不想當毀滅人類的禍首。

長發李拿起清潔劑,準備將它的液體倒入抽水馬桶里沖走。

恐龍的眼神出現在他腦海里。這眼神給他的印象太深了,那是中生代的眼神

呀!

"今晚值班時再把它弄活!"長發李決定再看一次恐龍的眼神。他活這么大沒

見過這種目光,那么騰遠、深刻。

下午,長發李來到自然博物館。

館里除了幾個工作人員對付游客外,其他的人都在辦公室里睡大覺--昨晚折

騰苦了。

恐龍木然地站在大廳中央。

"來啦!"短發張和同事打招呼。

"來啦。"長發李還記著煤氣的事。

"你吃槍藥啦?"短發張覺出長發李對她有敵意。

"沒吃。"

短發張白了長發李一眼。

長發李懶得理她,走進值班室將清潔劑藏好。

第七章

夜,把自然博物館涂黑了。

長發李從值班室悄悄出來,打開恐龍大廳的門。

他走進大廳,回手將門關嚴。

恐龍身軀的輪廓在黑暗中仿佛A待著什么,它一動不動。

長發李拿出清潔劑,對著恐龍噴起來。夠不著的地方就站在椅子上噴。

一陣掃射后,長發李回到值班室藏好清潔劑,又來到大廳等待恐龍復活。

大廳里漆黑一片,長發李坐在恐龍身邊,好像在經歷地球的滄海桑田。

恐龍的身體活動了。

長發李一躍而起,說來也怪,他一點兒也不害怕恐龍了,他想幫助恐龍掙脫

被束縛住的腳。

復活的恐龍力大無比,它輕而易舉就擺脫了腳上的螺釘。

"讓你受委屈了。"長發李內疚地對恐龍說。

恐龍的長脖子垂下來,碰碰長發李的頭。

"它懂我的話!"長發李欣喜若狂。

他忘了世間的一切,打開大廳的燈。整座大廳如同白晝。

恐龍看著長發李,那目光使長發李心醉。他從未在人和動物眼中領略過這樣

純潔的目光。

"應該讓它到外界去,把它的目光傳播給地球上的生物。"長發李想。

大廳的門容納不了恐龍的巨大身軀,讓恐龍撞破墻出去?

長發李又舍不得與自己朝夕相處的這座建筑。

值夜班的副教授覺出恐龍大廳里有動靜,他下樓一看,驚呆了。長發李和恐

龍正說話呢。

恐龍又活了!

副教授三步并作兩步跑到樓上打電話。

副教授忙亂之中撥了急救中心的電話。

"喂,是館長嗎?"

“什么館長?我是急救中心。"

重撥。

"館長嗎?"副教授大喘氣。

"等一下。"館長的老婆。

"誰呀?"館長一百個不情愿。

"我是副教授,恐龍又活了!"

“。..…"

“恐龍又活了!"

“。....."

“恐龍又活啦,館長!"

“我馬上去。你先組織人穩住它。"

“長發李和恐龍在說話呢!"

“和恐龍說話?"

“千真萬確。"

“這世界快完蛋了。"館長冒出這么一句。

"您快來吧!"副教授央求。

電話掛了。

副教授立即將值夜班的工作人員都叫醒,還吩咐每人抄了一件家伙,以防不

測。

恐龍大廳處于監視之中。

長發李和恐龍交流感情,忘記了人世間。

館長、副館長等等都趕到了。他們趴在門縫上往大廳里看。

"不可思議!"副館長邊看邊說。

"恢復各小組長職務!"館長下令。昨天成立的小組已經由于恐龍的復原解散

了。

一陣忙亂。點名。上任。分工。

長發李聽見了大廳外的聲音,他警覺地離開恐龍,走到大廳門口。

幾乎全館的工作人員都在大廳里行動。

長發李傻眼了。

"你出來。"副館長將門推開一道縫兒,叫長發李。

長發李回頭看看恐龍,走出大廳。

"你發現恐龍又活了?"館長問。

"嗯。"長發李沒別的回答方式。

"它不咬你?"副館長對恐龍的性情發生了興趣。

"嗯。"

“報告館長,各組準備完畢。"保密組長跑過來匯報。

"準備煤氣!"館長說。

"煤氣?!"長發李大叫一聲。

他意識到自己讓恐龍又受一次罪。他要保護恐龍。

“你們不能再殺恐龍了!"長發李吼叫道。

"為什么?"館長和副館長異口同聲。

"你們沒這個權利!"

館長像看天外來客似的看長發李。

"煤氣沒有了。"有人來報告。

"怎么搞的?"副館長想發火。

"昨天都用光了。"

“想辦法!"館長說。

長發李趁混亂中溜到值班室,他準備往外打電話,披露恐龍復活的事實,保

住恐龍。

給哪兒打呢?

長發李首先想到古生物研究所。

他查到了電話號碼。

"喂,是古生物研究所嗎?"

“有病啊?深更半夜打什么電話?"

“我有重要的情況報告。"

“這兒不是警察局。"

“我們這兒的恐龍活了!"

“我們這兒只管死恐龍,不管活的。"

電話掛了。

長發李又撥體育晚報社。他聽說了白天兩位記者的事。

"體育晚報嗎?"

“是的。什么事?"

“我們這兒的恐龍活了。快派記者來吧!"“還恐龍呢!昨天我們有兩位記者

就因為相信恐龍活了的謠言,被自然博物館告了,說是干擾人家正常工作,已經

被解雇了。"“恐龍真的活了!"“你還想砸我的飯碗呀?!"對方掛了電話。

長發李又連續撥了文物局、野生動物保護局、動物園等機構的電話。不是沒

人接就是人家不相信恐龍會活。還有人威脅長發李要告他深夜打匿名電話騷擾居

民睡眠。

長發李只有背水一戰了,他決定挺身而出死保恐龍,堅持到天亮。

大廳門口充滿火藥味兒。

既然恐龍不咬人,也就用不著煤氣了。副館長親任捕殺恐龍敢死隊隊長。敢

死隊員們都是有兒子的父親,不存在絕后的危險。他們手持長棍、菜刀和繩子,

正在聽館長的戰前動員。

長發李瞅空子鉆進大廳。

恐龍看見朋友回來了,很興奮。

"他們要來殺你。"長發李十分不情愿說出這句話。他覺得丟人。

恐龍的目光暗淡了一下。

"咱們一起對付他們。"長發李說完想找武器。

恐龍臥在地上。

長發李不明白恐龍要干什么。

恐龍用目光示意長發李騎在它身上。

當敢死隊員們打開大廳的門時,他們看見同事長發李騎在復活的恐龍背上,

嚴肅地望著他們。

長發李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敢死隊長示意部下沖鋒。

沒人敢上。

"圍住它!"副館長運用計謀。

隊員們向兩邊散開,開始迂回包抄。

恐龍注視著他們。

"縮小包圍圈!"副館長揮手。

敢死隊員們小心翼翼地前進。

恐龍跺了一下腳。

大廳搖晃了一下,天花板上的白粉塊辟里啪啦往下掉,吊燈劇烈地晃動。

敢死隊員抱頭鼠竄,隊長跑在最前邊。

副館長兼敢死隊長跑到大廳外邊才反應過來自己有失隊長的威信,當他發現

館長早已跑到博物館外邊時,才坦然了。

"這家伙很厲害,咱們不是對手。"副館長對館長說。

"那怎么辦?"館長驚魂未定。

"只有還用煤氣。"短發張說。

"長發李也在里邊。"有人提醒決策人。

大家不吭氣了。毒死恐龍不犯法,毒長發李可得坐牢。

天快亮了。

"一會兒又該開館了。"保密組長提醒同事們。

"必須在開館前解決它!"館長發狠了。

"大家出主意!"副館長集思廣益。

"先去找煤氣,然后把長發李叫出來談判,把他扣住,再毒恐龍。"短發張又

獻良計。

"就這么辦!"館長說。他心里想,過幾天一定設法將短發張調走,否則此人

會威脅他的飯碗。

陷井設好了。

長發李騎在恐龍身上,眼看天蒙蒙亮了。

"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殺死恐龍的。"他看著大廳外邊晃動的人影想。

"咱們沖出去,我送你去大自然中。"長發李拍拍恐龍。

恐龍聽懂了。它示意長發李扶好。

恐龍高高地仰起頭,朝南墻撞去。只聽"轟"的一聲,恐龍破墻而出。

自然博物館搖晃著,工作人員四散逃命。短發張的尖叫聲劃破天空。

長發李騎著恐龍奔馳在大街上,他們朝郊外跑去。

"快!快!快打電話!"館長大聲喊叫。

"給哪兒打?"副教授問。

"給政府!"館長咬牙切齒。

"?"副教授以為聽錯了。

"快去,報告政府,說本館的恐龍活了,跑了,讓政府去抓住它!"館長聲嘶

力竭。

副教授明白了,反正恐龍現在已經不屬于本館了,及時報告,抓回來后,還

有要回恐龍的希望。

電話打給了政府。

捕捉活恐龍的戰斗即將打響。

不知道命運將怎樣安排長發李和恐龍。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