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幻影號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555
赞助商链接

第一章

這是皮皮魯上中學后遇到的第一件有趣的事。 這件事情的全部意義, 皮皮魯

現在還無法估計。

皮皮魯過生日時, 朋友送給他一件小工藝品作為禮物--一匹彩色的陶瓷小馬,

有半個手掌那么大。

皮皮魯把小馬放在他的寫字臺上, 他喜歡小馬的神情, 喜歡它躍躍欲試的體

態。

這天下午放學回家后, 皮皮魯覺得肚子有點兒餓, 他從冰箱里取出兩片面包,

準備用微波爐熱熱吃。 皮皮魯喜歡吃用微波爐熱過的面包。 微波爐是一種新型炊

具, 沒有明火, 依靠電磁波使食物加熱。

皮皮魯坐在寫字臺前一邊吃面包一邊看書,

赞助商链接
他的目光忽然停在陶瓷小馬身上。

"把小馬放進微波爐, 不知會不會出現奇跡?"皮皮魯忽發奇想。 他知道, 陶

瓷不怕微波爐, 不怕電磁波。

皮皮魯把陶瓷小馬放進微波爐, 按下開關。

旋轉托盤在微波爐里旋轉著, 小馬仿佛在奔馳。

5分鐘過去了, 皮皮魯揉揉眼睛。

他覺得小馬好像自己在托盤上奔跑, 是自己跑, 不是靠托盤轉!

皮皮魯關上微波爐的開關, 打開門。

旋轉托盤已經停止旋轉, 小馬卻仍然在奔跑。

盡管皮皮魯遇到過許多離奇的事情, 可以說是"身經百戰", 但他這次還是吃

驚--陶瓷小馬經過微波后活了!皮皮魯將手掌伸進微波爐, 平攤在奔跑的小馬的

前方。

小馬一個"急剎車", 兩只前蹄高高昂起。

皮皮魯喜歡這個瀟灑的動作。

小馬看看皮皮魯, 走上他的手掌。

皮皮魯將小馬托到自己眼前, 他仔細觀察它的眼睛后, 斷定這是一只小神馬。

赞助商链接

"誰派你到這個地球上來的?"皮皮魯問小神馬。 他覺得地球上不可能產生小

神馬, 準是外星球或宇宙中什么超自然的東西委派小神馬來的。

"我自己來的。 "小神馬說。

嘴還挺緊, 皮皮魯心說。

"從哪兒來?"皮皮魯問。

"現在不告訴你。 "小神馬回答。

"專門來找我?"皮皮魯又問。

"不是。 誰能把我變活, 我就找誰。 能把我變活的人智商準不低。 "小神馬說。

"偶然性也太大了。 "皮皮魯吐舌頭, 他是偶然把小神馬放進微波爐的呀。

"你說我是什么?"輪到小神馬向皮皮魯提問了。

"你是小神馬。 "

“不是。 "

“外星馬?"

“不對。 "

皮皮魯猜不出了。

"我是一輛超級汽車, 名叫幻影號。 "

“超級汽車?!幻影號?"

這兩個名詞對皮皮魯具有無窮的吸引力。 可他難以將小神馬和小汽車統一起

來。

"我準備在地球上逗留一年, 在這一年里, 我就屬于你了。 "小神馬信任地對

皮皮魯說。

"我愿意和你交朋友。 "皮皮魯同意。

小神馬看出皮皮魯是值得信任的人,

赞助商链接
是可以交朋友的人, 不是那種口是心非

表里不一的人。 所以它選中了皮皮魯。

小神馬到地球來的使命是絕密的, 它現在還不能告訴皮皮魯。

“你能變汽車?"皮皮魯想象豐富。

"對。 一會兒我教你方法。 現在你先對我輕輕吹10口氣。 "小神馬說。

"為什么?"

“吹完氣后, 我就只聽你的指令了。 通過接受你的氣息, 我同時將你的磁場

輸入我的電腦, 從此我就會排斥別人的磁場, 不接受別人的指令。 "皮皮魯輕輕朝

小神馬吹了10口氣。

"行了。 現在你只要對我說幻影號, 變!我就會變成超級汽車幻影號。 "小

神馬告訴皮皮魯。

皮皮魯兩眼放光, 他迫不及待地張嘴要說"幻影號, 變!"“別說!"小神馬制

止皮皮魯。

"為什么?"

“超級汽車能把這間屋子撐破!得到室外去變。 "皮皮魯一想也是, 他把小神

馬裝進衣兜, 走出家門。

"還得找個沒人的地方, 要不憑空冒出一輛汽車來,

赞助商链接
別人會生疑的。 "皮皮魯

想。

皮皮魯坐了幾站公共汽車, 來到郊外的一片田野旁, 四周沒人。

皮皮魯掏出小神馬, 放在地上, 激動地說:"幻影號, 變!"天哪!一輛造型

獨特的超級汽車出現在皮皮魯身旁!你說它是小轎車不是小轎車, 你說它是面包

車也不是面包車, 你說它是大轎車又不是大轎車, 它是集各種車輛為一體的超級

汽車!

幻影號的顏色是黑里透藍, 亮得能照出人影來。 車身上還有許多皮皮魯叫不

出名的裝置。

皮皮魯興奮得瞠目結舌, 他在地球上還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和豪華的汽車,

漂亮中透著矜持, 豪華里顯示出威嚴。

皮皮魯打開車門, 進入車內。

車內的設備更使皮皮魯吃驚, 他進入的第一間屋子是臥室。 臥室里有軟床,

有床頭柜, 有壁燈。 皮皮魯往軟床上一躺, 真舒服呀!

臥室隔壁是衛生間, 里邊有抽水馬桶和淋浴設備。 衛生間隔壁是一間大房間,

赞助商链接

房間里有電視機電冰箱和淋瑯滿目的電氣設備。

皮皮魯目不暇接。

"本車的設備在宇宙中也是第一流的。 "車內的音響放錄音, "有紅外線夜視儀,

有電子計算機, 有各種分析儀器報警裝置, 還有武器系統。 ....."武器系統!皮

皮魯激動了, 他從小就喜歡槍, 可惜玩的都是玩具槍, 從未摸過真槍。

"本車的武器系統是防御性的, 分為三種。 第一種為半殺傷武器, 能使目標身

體輕度致殘。 第二種為懲罰武器, 能使目標身體受皮肉之苦, 但不會受傷。 第三

種為麻醉武器, 能使目標失去知覺5分鐘至24小時。 武器系統是全方位的, 可

以從汽車的任何位置射擊到任何角度。 "皮皮魯氣粗了。

"你如果需要什么設備, 本車還可以隨時提供。 "“我需要一臺寫作業機。 "皮

皮魯嫌學校留作業太多, 認為簡直是懲罰學生, 對智力沒一點兒好處。

一臺寫作業機出現在房間里, 只要將作業本放進去,

赞助商链接
一按電扭, 作業本出來

時就會寫好了, 而且是模仿皮皮魯的筆跡!

"本房間叫工作室。 隔壁是廚房兼餐室。 "錄音說。

還有做飯和吃飯的地方!

皮皮魯走進餐室。 這里有各種自動化的炊具, 只要將糧食放進儀器里, 一按

電鈕就會出來面包和主食。 還有飲料機, 只要將白水放進去, 就可以根據你的需

要變出各種飲料。 餐室內還有許多現代化炊具。

皮皮魯從餐室出來后走進駕駛室。

駕駛室更豪華, 密密麻麻的儀表儀器布滿了駕駛員的前方。

"可我不會開汽車呀!"皮皮魯說。

"本車有自動駕駛儀, 只要你將路線和目的地告訴自動駕駛儀的電腦, 汽車就

會自動行駛。 本車最高時速為每小時500公里。 "每小時500公里!

皮皮魯想喊。

"這么大的車, 開回家停在哪兒呢?"皮皮魯想到這個問題。 他清楚, 無論幻

影號停在哪兒, 5分鐘內就會被人圍得水泄不通!

"你只要再說一遍口訣,

赞助商链接
幻影號就會再變成小馬, 可以放進你的衣兜。 "皮皮

魯下車試了一遍, 真靈!

皮皮魯這回地地道道地心花怒放了。

“我現在就駕駛幻影號回家。 "皮皮魯對小神馬說。

"當然可以。 "小神馬說。

"幻影號, 變!"皮皮魯說。

幻影號出現在皮皮魯身邊。

第二章

皮皮魯不想坐公共汽車回家, 他要駕駛幻影號回家。

皮皮魯拉開車門, 鉆進幻影號。 他覺得有點渴, 就走進餐室。

餐室的壁櫥里有不少容器, 皮皮魯拿了個瓶子, 下車打了一瓶自來水。

皮皮魯回到車上后將車門反鎖好, 然后走進餐室。 他將自來水倒入飲料機。

飲料機上有兩排按鈕。 每個按鈕上都有一行小字, 有"汽水""可樂""咖啡""橘

汁""牛奶"等等, 還有一些皮皮魯從未聽說過的飲料, 如"空思""宇碧"什么的。

皮皮魯按下了標有"宇碧"字樣的按鈕, 他想嘗嘗這種沒聽說過的飲料是什么

味兒。

飲料機開始工作。 只見透明容器里的自來水上下翻滾著,

赞助商链接
顏色也由無色漸漸

變成了淺綠色。

一分鐘后, 飲料機停止工作。 指示燈顯示出"可以飲用"的字樣。

皮皮魯從壁櫥里取出一個杯子, 接了一杯"宇碧"。

皮皮魯的舌頭剛一沾上"宇碧", 他就斷定這是神水, 他還從來沒有喝過如此

令人心曠神怡的飲料。 一杯下肚, 他感到周身爽快, 精神為之一振。

皮皮魯把杯子扔進洗碗機后, 來到駕駛室。 他坐在駕駛員的位置上, 心情格

外激動。

皮皮魯喜歡汽車。 他的一個嗜好就是走在大街上看汽車, 記汽車的廠牌和型

號, 他能說出幾十種汽車的型號。 皮皮魯經常在夢中開汽車, 他覺得自己和汽車

有緣份。

皮皮魯看出幻影號的駕駛系統和一般的車不一樣, 例如起動發動機沒有插鑰

匙的地方, 只需按下"起動"按鈕即可。

皮皮魯決定學會駕駛幻影號, 他早就認為智力正常的人學開車有10分鐘就

足夠了。

駕駛室的音響告訴他開車的程序。

皮皮魯按下棋動按鈕。

幻影號起動了。發動機的聲音平緩而有力。

幻影號不以汽油為燃料,所以沒有油門,只有一個加速器。

皮皮魯踩加速器,幻影號前進了。

他試著轉方向盤,幻影號聽從他的指揮。

皮皮魯心花怒放,他會開汽車了!而且是地球上最好的汽車!

"放心上路吧,本車有各種應急系統,絕不會發生撞車撞人及任何交通事故。

"音響說。

幻影號由田間小道駛上了公路。皮皮魯驕傲地駕駛幻影號匯入了車水馬龍之

中。

第一次開汽車,皮皮魯還是有點兒手忙腳亂,特別是與對方來車會車時,他

總覺得自己的車要和對面的車撞上,老是操縱車往右邊躲。

有經驗的警察一眼就看出幻影號是非司機開車,警察站在公路中央示意皮皮

魯停車。

皮皮魯看見警察沖他擺手,慌了。他是一無駕駛執照,二無行車執照,三無

汽車牌照。絕對不能停車!皮皮魯慌亂中急中生智,打開自動駕駛儀。

幻影號突然加大速度,擦著警察的鼻子沖了過去!

警察哪兒受過這個氣,平時他讓司機停車時做的手勢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可在司機眼里警察的手臂幅度無異于掄圓了胳膊打過來的一記耳光。警察的小拇

指稍稍一動,100米開外的司機就心驚肉跳!

警察攔住幻影號后邊一輛超豪華小轎車,鉆進車里,對司機說:"追前邊那輛

車!"小轎車司機原以為警察攔他是糾正違章,一聽說追前邊那輛車,立刻受寵若

驚,肆無忌憚地超速行駛去追幻影號。有警察坐在旁邊,讓他撞人行橫道上的行

人他都敢。

一場汽車追逐戰在車流滾滾的公路上拉開了序幕。

皮皮魯系好安全帶,下意識地全神貫注地注視前方。其實他無需緊張,幻影

號的自動駕駛系統是絕對不會出車禍的。

幻影號不停地超車--不管具備不具備超車條件都超。

一輛輛汽車被幻影號甩在身后。被超的司機氣急敗壞,他們還從未遇到過技

術如此高超的同行,居然敢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在沒劃分快慢車道的公路

上行駛!

被警察雇傭的小轎車心有余力不足地追趕幻影號。警察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

傷害,他一邊催促司機快開一邊從皮帶上解下步話機。

"各路口注意!各路口注意!!有一輛嚴重違章的汽車正在逃逸中,請攔截!

"警察求援。

"車型?"

“車牌號碼?"

各路口警察問。

"沒見過這種牌子的汽車,樣子很怪。車上無牌照!"警察回答。

各路口的警察紛紛離開崗亭離開指揮墩,匆忙部署堵截幻影號。

皮皮魯發現前方的車輛都停止行駛,他打開儀表盤上的電視監視器。

前方十字路口的景象出現在熒光屏上:

幾名警察正指揮大型載重車輛橫在十字路口,阻擋任何車輛駛過。

皮皮魯又把監視器的開關撥到觀察汽車后面。

熒光屏上顯示出追逐幻影號的那輛小轎車的位置:小轎車距離幻影號越來越

近。

皮皮魯打開自動駕駛儀上的"強行通過"開關。

幻影號在車縫兒中鉆行,所有汽車的司機都瞠目結舌,他們還沒見過如此大

膽的司機。

幻影號的前方出現了一排橫在馬路中央的軋路機。

皮皮魯緊張得連呼吸都忘了,他不知道幻影號如何對付面前這些龐然大物。

軋路機越來越近,幻影號全然不懼,直沖軋路機撞過去!

警察們慌忙往兩邊閃,他們認定幻影號的司機不是瘋了就是酒后開車。

奇跡出現了:

幻影號"穿"過了軋路機!注意,不是飛越也不是硬撞,而是"穿過"!軋路機

和幻影號都完好無損,無任何碰撞痕跡!

要不是親身經歷,說破天皮皮魯也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既然能穿越軋路機,那一定也能穿越房屋和其它障礙!"皮皮魯激動地想。

目睹此景的警察們不約而同地拿起步話機爭先恐后地向警察總部報告。

交通警察局長聽到匯報后命令警醫從現在起將患有神經病的警察清除出警察

隊伍。

皮皮魯解開安全帶,走進餐室喝飲料。幻影號自動行駛。

"這車沒司機!無人駕駛!"下一個路口的警察大驚失色。

"迅速通知各路口及路上行人及車輛,躲避這輛違章車!"警察恨不得把步話

機接到他的聲帶上。

直升飛機出現在空中。交通警察局長在空中指揮圍追堵截幻影號。

皮皮魯走進工作室,他看見工作室里的許多儀表和指示燈在工作。

皮皮魯打開電視機的開關,巨大的直角屏幕上顯示出車外的景象。

電視熒光屏上顯示出的警察追堵幻影號的全方位場面令皮皮魯吃驚,他坐在

皮椅上發愣,他感到自己闖禍了。

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小字,由電腦統計出若干數字提醒皮皮魯:直升機,5架。

警車,42輛。

警察,127人。

在幻影號的工作室里可以通過電腦指揮系統控制汽車方向和速度。皮皮魯已

經知道幻影號可以穿越一切障礙,他決定操縱幻影號取直線回家像飛機在天上飛

一樣,不走彎路。

第三章

交通警察局長是全市大小汽車和老少司機的父母官,連對剛穿上警服才5秒

鐘的警察都怕的司機們別提多怕局長了。局長還從來沒見過面對他能說順溜一句

話的司機。今天這輛違章不服管的汽車真惹火了局長大人。局長清楚今天如果制

伏不了這輛車,自己干脆從直升飛機上跳下去完事。

交通警察局長不信那輛車能穿過軋路機,他斷定是自己看花眼了,他繼續在

空中部署力量堵截幻影號。

"往××路口調5輛推土機!"

“在×××路口設置6輛公共汽車!"

“搬垃圾筒當路障!"

局長在空中叱咤風云,調兵遣將,非將幻影號抓住不可。

包圍圈漸漸形成了。從空中清楚地看到幻影號前后左右的路口統統被堵死了。

全市交通幾乎癱瘓。

局長乘坐的直升飛機就懸停在幻影號上空。局長得意地居高臨下地看著幻影

號這個甕中之鱉。

皮皮魯已經知道幻影號被圍困了,他在工作室里發給幻影號的電腦一個指令,

命令幻影號取直線回家!

直升飛機下的景象,差點兒讓交通警察局長從直升機上頭朝下跳出去。

幻影號穿越數十座樓房,沖出了包圍圈!車身完好無損。

樓房完好無損。

局長像沒見過空氣似的死盯著機窗外的空氣看。

幻影號駛到皮皮魯家旁邊一個平靜處。

皮皮魯看看四周無人,跳下車。

"幻影號,變!"皮皮魯說。

幻影號變成了小神馬。

皮皮魯把小神馬裝進衣兜。

幾輛閃著警燈的警車開過來,一陣急剎車聲。警察們從車上跳下來。

"你看見一輛汽車開過去嗎?"一個警察問皮皮魯。

"沒有。"皮皮魯搖頭。

"真怪,明明看見它沖這兒開過來了!"警察撓后腦勺。

天上的直升飛機們也都集中到這一帶,像淘金者找黃金一樣找幻影號。

皮皮魯回到家里,看見爸爸媽媽和魯西西正坐在飯桌旁等他吃飯。

"干嗎去了?"爸爸問兒子。

"沒干什么,出去散散步。"皮皮魯主動去衛生間洗手,將功贖罪。

"作業還沒寫,散什么步?"媽媽責怪皮皮魯。

皮皮魯下意識摸摸兜里的小神馬,小心翼翼地坐在飯桌旁。

爸爸打開電視機。

播音員像往日一樣一邊看著人家吃晚飯一邊播當日的新聞。

"今天下午本市出現一輛嚴重違章的汽車,該車不聽警察指揮。....."播音員

說。

皮皮魯停止進餐,盯著熒光屏。

"希望廣大市民舉報該車。該車外觀。....."播音員義正辭嚴,"舉報電話。.....

"“我下班時正好碰上交通堵塞,聽說就是因為警察在抓這輛汽車。"媽媽邊吃邊

說。

"這么多警察追不上一輛汽車?"爸爸不大相信。

皮皮魯匆忙地往嘴里塞飯,他急于回臥室和小神馬聊天。

"吃完飯抓緊寫作業,別又弄到12點才睡覺。"媽媽叮囑兒子。

皮皮魯想起了幻影號上的寫作業機。

對,讓幻影號幫忙寫作業!皮皮魯如釋重負。

走進自己的臥室,打開書包,皮皮魯才想起在房間里是不能將小神馬變成幻

影號的。

還得出去。

皮皮魯把房間門打開一道縫兒,看看走廊里剛好沒人,他躡手躡腳溜出家門。

皮皮魯家所在的樓房左邊有個死角,這里一般沒人停留。

施工剩下的幾塊水泥預制板正好擋住了道路上行人的視線,使人看不到死角

里的情景。

皮皮魯來到水泥預制板后邊,掏出小神馬。放在地上,說:"幻影號,變!"

幻影號出現在皮皮魯身邊。

皮皮魯拉開車門,鉆進幻影號。

工作室里的燈自動亮了,皮皮魯把作業本插進寫作業機,按下了電鈕。

幾分鐘時間,作業就完成了。

皮皮魯一進入幻影號就不想離開了,他打開游戲機玩電子游戲。

對面樓上有個老頭在陽臺散心,無意中發現了隱藏在角落里的幻影號。

"這不是剛才電視上通緝的那輛汽車嗎?"老頭揉揉眼睛,"沒錯!"老頭跑回

屋里,給警察局打電話。

"喂,是警察局嗎?"

“對,有什么事?"

“我發現了那輛被通緝的汽車!"

“在什么地方?"

老頭說出準確的位置。

"我們馬上趕到。"

“我的姓名和地址是。....."老頭等著領賞。

警車出動。直升飛機升空。

皮皮魯玩游戲機入了迷,兩眼死盯著熒光屏,一點沒察覺危險正在向他和幻

影號逼近。

工作室的警告燈亮了。

熒光屏上出現一行字幕:

注意!有危險!迅速離車!

皮皮魯一驚,忙關上游戲機,趴在車窗上往外看。

幾十輛警車停在幻影號旁邊的水泥預制板前邊,警察們正從車上往下跳。

皮皮魯像箭一樣跑出幻影號。

"幻影號,變!"皮皮魯說。

幻影號變成小神馬,皮皮魯將小神馬裝進衣兜。

等在對面樓門口的老頭主動給警察當向導。

"我是向你們舉報的人。"老頭對警察們說。

"那車在哪兒?"交通警察局長親自出馬,他要親手制裁那無法無天的司機。

"就在那幾塊預制板后邊!"老頭指給警察局長看。

警察局長一揮手,警察們沖向預制板后邊。

"報告局長,沒車!"搜索后警察向局長匯報。

局長看老頭。

"這不可能,你們的車開來時它還在那兒,這兒又是死角,它能飛了?"老頭

跑到預制板后邊,呆了。

"瞎舉報可是要坐牢的喲!"局長拍拍老頭的肩膀。

"鬧鬼了?"老頭活這么大頭一次相信世界上有鬼。

皮皮魯背著書包回家了。

"你不寫作業,又跑出去干什么?"這回爸爸真生氣了。

"寫完了。"皮皮魯說。

爸爸根本不相信兒子能在半個小時內寫完作業,何況還是天黑了到外邊去寫!

兒子明目張膽的撒謊更激怒了爸爸。

"不寫作業還能原諒,撒謊不能原諒!"爸爸提高了皮皮魯所犯錯誤的檔次。

"真的寫完了!"皮皮魯一臉的誠實。

"你!"爸爸臉上開始晴轉陰。

"不信你看!"皮皮魯從書包里抽出作業本,遞給爸爸。

爸爸沒想到兒子能把作業本拿出來給他看。他翻開作業本,眼睛立刻瞪得賊

大--兒子出去半個小時,竟寫完了整整20頁作業!而且準確無誤!

"這。....."爸爸一時說不出話來。

"我沒撒謊吧?"皮皮魯清楚優勢已轉移到他這邊,于是大舉反攻。

"以后不準出去寫作業!"爸爸只有利用權威維護自己的面子了。

"行。"皮皮魯嘴上答應,心里卻說不出去哪里會寫得這么快和這么好。

這天晚上,皮皮魯把小神馬放在枕頭邊,他睡得真香呀。

他夢見自己駕駛著幻影號駛入太空。

第四章

星期天。

皮皮魯想到野外和幻影號好好玩玩,可媽媽卻要帶他上街買鞋。

皮皮魯不喜歡和媽媽上街。他喜歡逛電器商店、玩具商店和書店,媽媽卻喜

歡逛服裝店。皮皮魯每次和媽媽上街都會發生沖突。

"你不去,我買回來,你不是說大就是說小,你自己去試試,省得買了老是退

換。"媽媽說。

皮皮魯一想也是,就同意了。

路過一家銀行,媽媽說要進去取錢。

皮皮魯漫不經心地跟著媽媽走進銀行。皮皮魯討厭進銀行,他覺得這里最沒

人情味兒,全是金錢交易。

媽媽辦理取款手續。皮皮魯心不在焉地望著窗外想他的幻影號。

一聲炸雷似的吼叫把皮皮魯從遐想中驚醒過來:"都把手放在后腦勺上!面對

墻站好!誰不老實就打死誰!!"皮皮魯回頭一看,四個頭戴眼罩手持自動武器的

大漢沖進銀行。

“你看什么?快站好!"一個大漢踢了皮皮魯一腳。

皮皮魯被踢疼了,疼得他蹲下了。

"不準你踢我的孩子!"媽媽憤怒了,跑過來保護皮皮魯。

冰冷的槍口頂在媽媽的胸膛上,可媽媽面無懼色。

"不許你們打我的孩子!"媽媽對大漢們重申。

皮皮魯沒想到平日見了老鼠都會尖叫的媽媽面對槍口竟然如此勇敢,他感到

驕傲和滿足。

"少廢話,快和你的寶貝兒子靠墻站好!"大漢強行把皮皮魯和媽媽推到墻邊。

一個大漢把口袋扔給銀行職員:"快把錢裝進去!"銀行職員往口袋里裝錢。

一個職員想按警鈴,被發現了。

一顆子彈射過去,職員倒在桌子上。

皮皮魯的腳火辣辣的疼,還從來沒人這么使勁兒踢過他。

口袋裝滿了錢。

搶劫犯們迅速撤出,最后離開的大漢對大家說:"半個小時內誰也不準動,我

就在門口監視你們!皮皮魯從窗口看見,搶劫犯們跳上一輛黃色的小汽車,跑了。

"快報警!"一位銀行職員大聲提醒同事。

幾個職員拿起不同的電話同時報警。

皮皮魯的腿疼極了。他揉腿的時候手碰到了藏在兜里的小神馬。

皮皮魯眼睛一亮,他有辦法治治那幾個踢他的壞蛋了。

"你去哪兒?"媽媽見皮皮魯突然往門外跑,想攔住兒子。

皮皮魯跑進一條胡同,看看四周沒人,掏出小神馬,說:"幻影號,變!"幻

影號出現在皮皮魯身邊。

皮皮魯鉆進幻影號,系好安全帶。

起動。

皮皮魯駕駛幻影號追搶劫犯乘坐的黃色小汽車。

熒光屏上顯示出黃色小汽車的方位。

皮皮魯將指令輸入幻影號的自動駕駛電腦。幻影號立即進入高速狀態,跨越

一切障礙追擊目標。

道路上的汽車司機和行人都被幻影號的速度嚇得瞠目結舌。

搶劫犯們坐在汽車里正得意時,開車的同伙從反光鏡里發現了幻影號。

"注意后邊那輛車,好像在追咱們!"司機警告同伙。

大家同時回頭看。

"這車樣子好怪!"

“往郊外開!"

“往山路上開,把它繞到山溝里去!"

搶劫犯們認定后邊那輛車的司機不是他們的司機的對手,他們的司機曾經在

賽車比賽中當過亞軍。

黃色小汽車加速駛往郊外。

幻影號離目標越來越近。

"開車的是個孩子!"一個眼力好的搶劫犯驚叫道。

"就是在銀行里挨我踢的那個孩子!"踢皮皮魯的大漢認出了皮皮魯。

“就他自己嗎!"司機問同伙。

經過觀察,確定車上就皮皮魯一人。

"不跑了,停車干掉他!"司機看看前后沒什么車輛,駕車拐彎駛上田間小路。

幻影號緊跟。

還沒等搶劫犯們找好停車的理想位置,幻影號就追上了他們的車。

皮皮魯操縱幻影號撞黃色小汽車的后部。

搶劫犯們在車里人仰馬翻。

皮皮魯開心極了,他又操縱幻影號撞了一次搶劫犯們的車。

搶劫犯們又一次人仰馬翻。

皮皮魯就這樣一次一次地撞前邊的小車,小車一次又一次地被幻影號強迫性

地往前推,車里的搶劫犯們嘗到了在臺風中乘船的滋味兒。

皮皮魯出夠了氣,停車。

搶劫犯們氣急敗壞地跳下車,手中的微型沖鋒槍對準了車上的皮皮魯。

皮皮魯忘記了對手有武器,他一時手足無措。

"下車!"踢過皮皮魯的大漢命令皮皮魯下車。

"我數到10,你不下車我就開槍!"另一個搶劫犯面目猙獰地威脅道。

皮皮魯忽然想起幻影號有武器系統,他在自動駕駛儀旁邊找到了射擊操縱系

統。

皮皮魯在三個選擇按鈕中按了"半殺傷"按鈕。

這時,大漢已經數到了10,他手中的沖鋒槍吐出了火舌。

子彈乒乒乓乓地打到幻影號上,又被幻影號的防彈車身反彈回去。

幻影號不怕槍!

皮皮魯氣粗了,他按下了射擊按鈕。

暗藏在幻影號車身四周的自動追蹤武器開火了。

沒有聲音。沒有火光。

搶劫犯們在一片喊爹叫娘的哎喲聲中倒在地上。

皮皮魯興奮了,一幫兇神惡煞般的成人搶劫犯(而且有武器)竟然不是他這

個初一的孩子的對手!

皮皮魯搖下半截玻璃,對趴在地上的搶劫犯們說:"喂,服輸嗎?"搶劫犯弄

不清這個孩子是用什么方法擊傷他們的。他們還是覺得面前這個孩子不是他們的

對手。

踢過皮皮魯的大漢忍著腿上的疼痛,又舉起沖鋒槍對準皮皮魯。

皮皮魯按下了武器選擇按鈕中的"懲罰"按鈕,再接著按了射擊按鈕。

數股強大的電流通過趴在地上的搶劫犯們的全身。舉槍瞄準皮皮魯的大漢手

中的槍掉到地上。

"認輸嗎?"皮皮魯松開射擊按鈕問。

沒人吭氣。

皮皮魯又按射擊按鈕。電流又光臨搶劫犯們的肉體。

"認輸啦!"

“饒命!!"

搶劫犯們爭相討饒。

皮皮魯笑了。

他拿起方向盤旁邊的電話筒,撥了盜警電話110。

"是警察局嗎?"皮皮魯問。

"對。”

“今天上午搶劫××銀行的罪犯現已被抓獲。現在他們在××地,你們快來

吧!"“什么什么?都抓住了?你是誰?"“別管那么多,來晚了可就找不著啦!

"皮皮魯掛上電話。

幻影號里的電話直撥全世界各大城市,還能往外星球打。

皮皮魯目前還不知道。

"我把你們交給警察了,拜拜!"皮皮魯有禮貌地同搶劫犯們告別。

"放我們走吧!大哥!"

“大爺,別把我們交給警察!"

搶劫犯們一著急就弄不清輩份了。

"你們如果在銀行里光搶錢不開槍打人,我還可以考慮考慮把你們交不交給警

察。但你們用槍打手無寸鐵的人,決不能原諒!"皮皮魯恨那些使用武器對付手無

寸鐵的人的罪犯。

他希望把這些壞蛋統統投入監獄,讓他們永無出頭之日,因為他們不屬于人

類。

皮皮魯駕駛幻影號離開了罪犯和他們的小汽車。皮皮魯把幻影號停在不遠的

小樹林里隱蔽起來,他要等到親眼看見警察帶走搶劫犯才放心。

皮皮魯走進餐室,喝了點飲料。又來到工作室一邊通過熒光屏監視罪犯一邊

玩電視游戲機。熒光屏的四分之三供他玩游戲,四分之一顯示罪犯的現狀。

20分鐘后,警笛驟起。

皮皮魯通過窗戶看見威風凜凜全副武裝體現智勇雙全無所不能的警察包圍了

趴在地上的罪犯和小汽車。

人贓俱在。

冰涼的手銬戴在了罪犯的手腕上。

罪犯們被押上囚車。

對此事感到蹊蹺的警察局長觀察地面,他們發現了幻影號的車輪櫻局長拿期

望遠鏡往四周看。

"在樹林里!"警察局長從望遠鏡里后見了幻影號。

"是那輛交通違章車!"局長的助手驚叫道。

"這些罪犯是它抓的?"警察局長分析。

"太奇怪了!"助手皺眉頭。

"悄悄包圍它,注意,別驚動它!"警察局長下令。

囚車里的搶劫犯們高興了,他們知道警察不是那個男孩子的對手。

"等等!"警察局長畢竟經驗豐富。

"有什么吩咐?"助手問。

"去問問那些罪犯怎么受的傷?"局長小聲對助手說。

助手跑到囚車跟前。

他讓押囚車的警察打開車門。

“把他拉下來。"局長助手指指其中一個罪犯對警察說。

那罪犯一瘸一拐地下車。

“你們怎么受的傷?他們用什么打的?"局長助手問罪犯。

"他什么也沒用。"罪犯回答。

"胡說!赤手空拳能把你們打成這樣?!”局長助手怒喝。

"他真的沒有武器。"罪犯說,"不信你看我身上有槍傷嗎?"局長助手在罪犯

身上果然找不到槍傷。"你剛才說他,怎么不說他們?"局長助手問。"就一個

人。"“一個人?!打敗了這么多人?還沒有武器?"局長助手像看外星人一樣看

罪犯。

"而且是個男孩子。"罪犯輕描淡寫地說。

"放肆!你敢嘲弄警察!"局長助手火了。

"不信你去問他們。"罪犯指指車上的同伙。

局長助手單獨問了每個罪犯一遍,答案完全一致。

"車上只有一個男孩子?"局長聽了助手的匯報自言自語道。

"這事兒不大正常吧?"局長助手嘟囔。

"爭取抓住他和汽車。"局長下令。

警車們佯裝班師回朝,其實悄悄地向幻影號后邊迂回。

皮皮魯已經從幻影號的信息系統得知警察要抓他。

"不表揚我,反而抓我,真不夠意思。"皮皮魯生氣了。

第五章

警察局長認定能赤手空拳抓住幾個持槍搶劫犯的孩子對社會治安的危害更大。

因此他要不惜一切力量抓住他。

局長又調來了幾百名防暴警察,要真刀真槍的和皮皮魯干。

皮皮魯此刻躺在幻影號的臥室里休息,臥室里也有電視裝置,他可以躺在床

上看車外的情景。

幻影號臥室的軟床十分舒適,床頭有一排按鍵。這張床可以通過振蕩使人迅

速進入睡眠狀態,還可以叫醒沉睡中的人。

皮皮魯不想讓爸爸媽媽著急,他拿起床頭柜上的電話,撥家里的號碼。

皮皮魯的媽媽在銀行里丟了兒子,她斷定兒子是去追搶劫犯了,她了解皮皮

魯的性格。她斷定兒子不是罪犯的對手,她為皮皮魯的安全擔心。

皮皮魯的媽媽把自己的擔心告訴了來銀行破案的警察后,心情慌亂地回到家

里。

"你看見他去追罪犯了?"丈夫對于夫人丟了兒子極為不滿。

"嗯。"夫人底氣明顯不足。

"報告警察了?","嗯。"

“警察說什么?"

“警察說罪犯是乘車跑的,皮皮魯不可能追上,還說但愿皮皮魯記住了車號。

"電話鈴響了。

皮皮魯的媽媽神經質地拿起話筒。

"喂,"媽媽迫不及待地說。

"媽媽嗎?我是皮皮魯!"

“你在哪兒?"

“我在。.....外邊。....."

“你去追壞蛋啦?"

“。.....沒有。....."

“那你去干什么了?干嗎不跟我說一聲?"“我。.....我看見一個同學,就。.....

跑出去和他說話,等我回到銀行時,您。.....就不在了。"明顯的謊言。

"你現在在哪兒?"

“在。.....反正離家不遲,我馬上回去。"皮皮魯掛了電話。

媽媽松了口氣--兒子還健在。

"他說他干什么去了?"爸爸問。

"編了個理由。"媽媽嘆口氣。

"這幾天他怎么了?"爸爸憑直覺感到兒子反常。

皮皮魯在幻影號的臥室里給媽媽打完電話后,躺在床上伸了個懶腰。

他伸手按了床邊的電視按鈕,固定在天花板上的熒光屏亮了。

熒光屏上顯示出包圍幻影號的警察在縮小包圍圈。

皮皮魯不想和警察對抗,雖然他對他們知恩不報--皮皮魯幫他們抓住了搶劫

犯--的做法甚感不滿。

皮皮魯走進駕駛室,將自動駕駛儀打開,目的地定在他的家附近。

幻影號開始用最低速度行駛。皮皮魯走進工作室,一邊玩游戲機一邊看警察

們的反應。

"那車起動了!"警察用步話機向擔任總指揮的局長報告。

"朝我們這邊開過來了!"

“速度非常慢!"

“大概是每小時5公里的速度!"

汽車開得越慢越恐怖。

5名荷槍實彈的警察站在路中央命令幻影號停車。

幻影號不理他們。

"報告,駕駛室里沒有人!汽車自己往前開!"攔幻影號的警察驚訝地報告。

"駕駛室沒人?!怎么可能!"局長在遠處拿期望遠鏡。

果然是無人駕駛!

"那孩子已經汽車跑了?"局長助手幫助上司構思。

"可能。登車使它停下來!"局長命令。

一名警察想登上幻影號。

他的手剛一觸到幻影號的車身就被電打了回來。

"有電!"警察大喊一聲。

另一名警察試著摸車身,也被電擊了回來。

“報告,車身上帶電,無法接觸!"警察向上司報告。

"設路障阻擋它!"局長命令。

兩個水泥路樁橫在幻影號的前方。

幻影號仍然不緊不慢地前進。

當車輪接觸到路樁時,不知為什么路樁突然變到幻影號身后去了。

幻影號像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似的接著往前走。

警察們統統張大了嘴,像是臉部神經失調。

"不能讓它溜走,一定要擋住它!"警察局長下了死命令。

警察們的自尊心已經被幻影號的傲慢激怒了,他們請示上司是否可以開槍。

"打車輪子!"局長有經驗。

幾名警察在距離幻影號1米遠的地方向幻影號的輪胎射擊。

輪胎不理子彈。

一名警察拿刀子捅輪胎。刀子斷了。

警察局長通過望遠鏡目睹了這一切。

"直接射擊車身!"警察局長咆哮了。

數十枝沖鋒槍掃射幻影號。

子彈碰到車身后紛紛墜落。

幻影號我行我素,照走不誤。

皮皮魯在玩《沖破火網》的電子游戲,他操縱的吉普汽車已經沖過了敵人的

三道防線,得分高達16000分。皮皮魯一邊聽著槍聲一邊玩。

警察局長束手無策了,眼看著幻影號用每小時5公里的速度向城里挺進。

"調軍隊的反坦克火箭筒?"局長助手獻計獻策。

"嗯。"局長害怕幻影號進城會給城市帶來危害,"快同軍方聯系。"軍隊的火

箭筒阻擊手乘坐直升飛機趕到現常警察們隱蔽。

火箭筒瞄準了幻影號。

皮皮魯正在操縱游戲機上的吉汽車沖擊敵方的最后一道火網。

一聲巨響。

幻影號的車身震動了一下,又恢復了平靜。

反坦克火箭彈擊中幻影號后,愣是鉆不進去,在車身外爆炸了。

煙霧消失后,幻影號完好如初。

警察局長罵了一句不認識的人的媽媽。

皮皮魯這才發現警方對他使用了火箭筒。

"幫他們抓壞蛋,他們卻用火箭筒打我!"皮皮魯想用幻影號上的武器還擊一

下。

"算了,還是少惹點兒事,回家!"皮皮魯仔細想了想,覺得沒必要和警察作

對。

皮皮魯到駕駛室按了加速器上的按鈕。

幻影號突然加大速度,以每小時300公里的速度把警察甩得無影無蹤。

"立即報告市長!"警察局長朝助手喊。

和幻影號較量過的警察心里都明白,如果幻影號進城想搗亂,沒人能攔得住

它。

皮皮魯把幻影號開到家附近。

"我回來了!"皮皮魯踏進家門。

"你干什么去了?"媽媽顯然急壞了。

爸爸嚴肅地看著皮皮魯,此時無聲勝有聲,不說話比說話還讓皮皮魯害怕。

"碰見一個同學。....."皮皮魯重復那拙劣的謊言。

"說實話。"爸爸攔腰截斷兒子的話。

"......"皮皮魯眼睛瞅著地面。

"搶銀行的壞蛋抓住啦,電視正播呢!"魯西西從她的房間跑出來告訴大家。

"這么快!"媽媽跑去看電視新聞。

女播音員正在播午間新聞,她說上午搶劫××銀行的幾名罪犯已全部落網。

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此案并非警方偵破,而是前幾天引起交通部門憤怒的那輛

奇特的汽車抓獲的。

更使人難以置信的是,那輛汽車上只有一個男孩子。警方欲扣住此車,未獲

成功。播音員還提醒市民,該車已進入本市,希望大家隨時向市政府提供該車的

線索。

爸爸突然看了皮皮魯一眼。

"看我干嗎?"皮皮魯心虛,想回自己的房間。

"你先別走。我問你,你是怎么回來的?"爸爸問。

"坐公共汽車。"皮皮魯說。

"可你一分錢沒帶呀!怎么買車票?"爸爸逼問。

"我。....."皮皮魯一時無言以對。

"是你抓的搶劫犯?"爸爸知道兒子不是等閑之輩,他對皮皮魯的經歷已不大

驚小怪。

"我哪兒抓得住!"皮皮魯不想暴露幻影號。

"去寫作業吧!"爸爸說。

皮皮魯趕緊溜進自己的房間。

"你懷疑是皮皮魯開的那輛違章汽車?"媽媽問。

"怎么那輛車一擺脫警方,他就回家了?"爸爸分析,"太巧了。"“可皮皮魯

怎么會有汽車呢?再說他把汽車停放在什么地方?"媽媽還是覺得不可能。

"我出去到四周看看,說不定他把車藏在什么角落里了。"爸爸站起來。

半小時后,爸爸失望地回到家里。

"這是不可能的。"媽媽已從愛人的臉上看出他什么也沒找著。

第六章

市長通過電視提醒全體市民,希望大家警惕一輛危險的汽車,該車神通廣大,

刀槍不入,據悉已潛入本市。市長希望市民們發現線索立即舉報。

皮皮魯決定最近在風頭上暫時不讓幻影號露面。

皮皮魯的學習算不上優秀,可足球踢得不錯。校足球隊破例吸收他這個初一

的學生加入校隊,就足以說明皮皮魯的球技了。

全市中學足球錦標賽拉開了帷幕。這次比賽牽動著幾十萬中學生的心,也牽

動著各校校長和老師的心。

這天下午,皮皮魯所在的學校同另一中學爭奪小組出線權。

兩所中學的師生傾巢出動,到體育場給本校球隊助威。

皮皮魯踢前鋒。他身穿紅色球衣。

對方身著藍色球衣。

開賽哨一響,紅隊攻勢凌厲,幾次將球帶入藍隊禁區。

場上群情歡騰,啦啦隊為紅隊吶喊助興。

皮皮魯接到右前鋒傳球,他飛起一腳射門,球進了!

雷鳴般的歡呼。

隊友們擁抱皮皮魯。

1比0,紅隊領先。

藍隊急眼了,他們屢屢犯規。

一個又高又壯的藍隊球員故意撞皮皮魯,皮皮魯躺在地上。

裁判認為藍隊未犯規。

紅隊抗議。

裁判維持原判。

皮皮魯咬牙站起來繼續比賽。

裁判開始明顯偏向藍隊。他連續判藍隊發了三次點球,場上比分變成1比3,

藍隊轉敗為勝。

稍懂足球常識的人都看出這是三個完全不應該判的點球。

有了裁判的支持,藍隊更加肆無忌憚,他們撞人,犯規,在場上耀武揚威。

皮皮魯的校長找裁判抗議,裁判置之不理。上半場結束時,比分為1比6。

"我提議咱們退出比賽!"紅隊隊長對校長說。

"太欺負人了。這個裁判不公平!"隊員們罵聲不絕。

皮皮魯的身上被撞得像散了架。

"不踢了!"校長拍板。

"接著踢!"皮皮魯靈機一動。

"怎么踢!"隊長瞪了皮皮魯一眼。

"你們繼續踢,準贏!"皮皮魯說。

"你不踢了?"隊長問。

"你們去踢,5分鐘內扳不成棋局,你們打我一頓!"皮皮魯說。

隊友們認定皮皮魯的腦袋被撞出毛病了。

下半場開始的哨音響了。

"你們去試5分鐘。"校長有點相信皮皮魯,他聽說過這位男生的一些奇特經

歷。

隊友們無精打采地上場了。

皮皮魯佯裝上廁所,他從廁所旁邊溜出體育場,跑進一片小樹林中。

皮皮魯從兜里掏出小神馬。

幻影號出現在樹叢中。

皮皮魯走進幻影號的工作室,打開電視機。

賽場上的景象出現在熒光屏上。

紅隊隊員一個個神情沮喪,無精打采地應付對方的攻勢。

藍隊隊員在裁判的支持下狐假虎威地在賽場上撒氣,場上比分已經是1比7

了。

皮皮魯開始通過幻影號搖控足球。

紅隊某隊員在中場隨便踢了一腳,只見那足球在空中突然改變了方向,徑直

鉆進藍隊球門。

一分鐘內,全場鴉雀無聲,觀眾目瞪口呆。

繼而,皮皮魯學校的師生全體起立鼓掌,歡呼,跺腳。

緊接著,紅隊又一個隊員在后半場往界外踢球,沒想到那球拐了個彎兒,鉆

進藍隊球門。

裁判叼著口哨,愣是忘了吹。

一位藍隊隊員傳球給隊友,那球像脫弦的箭,射進自己的球門。

紅隊守門員發球,一腳將球直接踢進對方大門!

藍隊士氣大落,3分鐘下來,沒人敢碰足球了。

下半場開場5分鐘內,比分為7比7。

紅隊士氣高漲。啦啦隊的助威聲震破了半邊天。

裁判站在原地發呆。他明知眼前發生的一切是不可能的,可又不能不信。

皮皮魯在幻影號里手舞足蹈,他有兩次甚至操縱足球從地上未經任何人的接

觸直接飛入藍隊球門!

比賽結果:147比7。紅隊大勝。

紅隊隊員在球場上狂奔。全校師生情不自禁地擁入場地與校隊隊員同慶。

"哎,皮皮魯呢?”隊長想起了皮皮魯。

大家找皮皮魯。

皮皮魯趕忙離開幻影號,將小神馬裝入衣兜。

"我在這兒。"皮皮魯出現在賽場上。

"皮皮魯萬歲!"

“皮皮魯!皮皮魯!"

隊友們抬起皮皮魯。

校長在一旁迷惘地看著皮皮魯。

"他會氣功?有特異功能?"校長搜腸刮肚地將自己大腦中找得出的知識用來

解釋今天發生的事情。

"此次比賽無效,你們隊作弊!"裁判走過來對校長說。

"作弊?"校長生氣了,"你說我們怎么作弊了?"“這球不正常!"裁判拿著足

球說。

"你拿去檢查嘛!"校長說。

"當然要檢查!"裁判盯著校長的眼睛說。

"你現在就檢查!"校隊隊長遞給裁判一把水果刀。

裁判當眾將足球切開。

一切正常。

"作弊了嗎?"校長問裁判。

"此次比賽無效!"裁判堅持。

"你說怎么辦?"皮皮魯問裁判。

"明天下午再賽一常"裁判宣布。

"同意。"皮皮魯說。

"同意。"校長對裁判說。

"我要請國家級裁判來!"裁判大吼。

"最好請國際級裁判來!"皮皮魯笑著說。

第七章

當天回到學校后,校長找皮皮魯和校隊隊長及體育老師開會。

"明天下午的比賽有把握贏嗎?"校長問大家。

隊長和體育老師看皮皮魯。

"沒問題。"皮皮魯回答。

"你上場嗎?"校長問。

"不上。"皮皮魯說。

"能告訴我們你使用的什么方法贏球嗎?"校長小心翼翼地探問。

皮皮魯聳肩、搖頭。

"悠著點兒,別弄得太玄了。"體育老師提醒皮皮魯。

"你們給定個數,贏他們幾個球?"皮皮魯問。

"贏3個球就足夠了。"體育老師說。

"要贏就多贏點兒,5個球吧!"隊長胃口大。

"贏4個吧!"校長定調。

"行,就贏他們4個球!"皮皮魯說。

足球史上最奇特的一次賽前準備會議到此結束。

第二天下午,體育場里座無虛席,連國家隊教練都聞訊趕來觀戰。

國家級裁判擔任此次比賽的主裁判。昨天的主裁判擔任巡邊員。

皮皮魯坐在隱藏在體育場外邊的樹叢里的幻影號中,他一邊喝飲料一邊注視

著災光屏。

雙方隊員入常啦啦隊助威。皮皮魯學校的師生舉著的橫幅上用醒目的大字寫

著:4比0開賽哨音一響,身穿紅色運動衣的皮皮魯所在學校校隊前鋒飛起一腳,

足球像出膛的炮彈,直接射進對方球門!

國家級裁判少說也擔任過上千場足球比賽的裁判,可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開賽

第一腳將球直接射入球門!

場上比分:1比0,紅隊領先。

場上群情振奮。

國家足球隊教練坐在看臺上發愣。

皮皮魯悠閑自得地坐在幻影號里遙控足球的運行方向。

紅隊左鋒接到隊友傳來的球,只見他一個倒勾,足球在空中變換了幾次方向,

以最刁的角度進入球門。

2比0。

駕駛室的音響告訴他開車的程序。

皮皮魯按下棋動按鈕。

幻影號起動了。發動機的聲音平緩而有力。

幻影號不以汽油為燃料,所以沒有油門,只有一個加速器。

皮皮魯踩加速器,幻影號前進了。

他試著轉方向盤,幻影號聽從他的指揮。

皮皮魯心花怒放,他會開汽車了!而且是地球上最好的汽車!

"放心上路吧,本車有各種應急系統,絕不會發生撞車撞人及任何交通事故。

"音響說。

幻影號由田間小道駛上了公路。皮皮魯驕傲地駕駛幻影號匯入了車水馬龍之

中。

第一次開汽車,皮皮魯還是有點兒手忙腳亂,特別是與對方來車會車時,他

總覺得自己的車要和對面的車撞上,老是操縱車往右邊躲。

有經驗的警察一眼就看出幻影號是非司機開車,警察站在公路中央示意皮皮

魯停車。

皮皮魯看見警察沖他擺手,慌了。他是一無駕駛執照,二無行車執照,三無

汽車牌照。絕對不能停車!皮皮魯慌亂中急中生智,打開自動駕駛儀。

幻影號突然加大速度,擦著警察的鼻子沖了過去!

警察哪兒受過這個氣,平時他讓司機停車時做的手勢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可在司機眼里警察的手臂幅度無異于掄圓了胳膊打過來的一記耳光。警察的小拇

指稍稍一動,100米開外的司機就心驚肉跳!

警察攔住幻影號后邊一輛超豪華小轎車,鉆進車里,對司機說:"追前邊那輛

車!"小轎車司機原以為警察攔他是糾正違章,一聽說追前邊那輛車,立刻受寵若

驚,肆無忌憚地超速行駛去追幻影號。有警察坐在旁邊,讓他撞人行橫道上的行

人他都敢。

一場汽車追逐戰在車流滾滾的公路上拉開了序幕。

皮皮魯系好安全帶,下意識地全神貫注地注視前方。其實他無需緊張,幻影

號的自動駕駛系統是絕對不會出車禍的。

幻影號不停地超車--不管具備不具備超車條件都超。

一輛輛汽車被幻影號甩在身后。被超的司機氣急敗壞,他們還從未遇到過技

術如此高超的同行,居然敢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在沒劃分快慢車道的公路

上行駛!

被警察雇傭的小轎車心有余力不足地追趕幻影號。警察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

傷害,他一邊催促司機快開一邊從皮帶上解下步話機。

"各路口注意!各路口注意!!有一輛嚴重違章的汽車正在逃逸中,請攔截!

"警察求援。

"車型?"

“車牌號碼?"

各路口警察問。

"沒見過這種牌子的汽車,樣子很怪。車上無牌照!"警察回答。

各路口的警察紛紛離開崗亭離開指揮墩,匆忙部署堵截幻影號。

皮皮魯發現前方的車輛都停止行駛,他打開儀表盤上的電視監視器。

前方十字路口的景象出現在熒光屏上:

幾名警察正指揮大型載重車輛橫在十字路口,阻擋任何車輛駛過。

皮皮魯又把監視器的開關撥到觀察汽車后面。

熒光屏上顯示出追逐幻影號的那輛小轎車的位置:小轎車距離幻影號越來越

近。

皮皮魯打開自動駕駛儀上的"強行通過"開關。

幻影號在車縫兒中鉆行,所有汽車的司機都瞠目結舌,他們還沒見過如此大

膽的司機。

幻影號的前方出現了一排橫在馬路中央的軋路機。

皮皮魯緊張得連呼吸都忘了,他不知道幻影號如何對付面前這些龐然大物。

軋路機越來越近,幻影號全然不懼,直沖軋路機撞過去!

警察們慌忙往兩邊閃,他們認定幻影號的司機不是瘋了就是酒后開車。

奇跡出現了:

幻影號"穿"過了軋路機!注意,不是飛越也不是硬撞,而是"穿過"!軋路機

和幻影號都完好無損,無任何碰撞痕跡!

要不是親身經歷,說破天皮皮魯也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既然能穿越軋路機,那一定也能穿越房屋和其它障礙!"皮皮魯激動地想。

目睹此景的警察們不約而同地拿起步話機爭先恐后地向警察總部報告。

交通警察局長聽到匯報后命令警醫從現在起將患有神經病的警察清除出警察

隊伍。

皮皮魯解開安全帶,走進餐室喝飲料。幻影號自動行駛。

"這車沒司機!無人駕駛!"下一個路口的警察大驚失色。

"迅速通知各路口及路上行人及車輛,躲避這輛違章車!"警察恨不得把步話

機接到他的聲帶上。

直升飛機出現在空中。交通警察局長在空中指揮圍追堵截幻影號。

皮皮魯走進工作室,他看見工作室里的許多儀表和指示燈在工作。

皮皮魯打開電視機的開關,巨大的直角屏幕上顯示出車外的景象。

電視熒光屏上顯示出的警察追堵幻影號的全方位場面令皮皮魯吃驚,他坐在

皮椅上發愣,他感到自己闖禍了。

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小字,由電腦統計出若干數字提醒皮皮魯:直升機,5架。

警車,42輛。

警察,127人。

在幻影號的工作室里可以通過電腦指揮系統控制汽車方向和速度。皮皮魯已

經知道幻影號可以穿越一切障礙,他決定操縱幻影號取直線回家像飛機在天上飛

一樣,不走彎路。

第三章

交通警察局長是全市大小汽車和老少司機的父母官,連對剛穿上警服才5秒

鐘的警察都怕的司機們別提多怕局長了。局長還從來沒見過面對他能說順溜一句

話的司機。今天這輛違章不服管的汽車真惹火了局長大人。局長清楚今天如果制

伏不了這輛車,自己干脆從直升飛機上跳下去完事。

交通警察局長不信那輛車能穿過軋路機,他斷定是自己看花眼了,他繼續在

空中部署力量堵截幻影號。

"往××路口調5輛推土機!"

“在×××路口設置6輛公共汽車!"

“搬垃圾筒當路障!"

局長在空中叱咤風云,調兵遣將,非將幻影號抓住不可。

包圍圈漸漸形成了。從空中清楚地看到幻影號前后左右的路口統統被堵死了。

全市交通幾乎癱瘓。

局長乘坐的直升飛機就懸停在幻影號上空。局長得意地居高臨下地看著幻影

號這個甕中之鱉。

皮皮魯已經知道幻影號被圍困了,他在工作室里發給幻影號的電腦一個指令,

命令幻影號取直線回家!

直升飛機下的景象,差點兒讓交通警察局長從直升機上頭朝下跳出去。

幻影號穿越數十座樓房,沖出了包圍圈!車身完好無損。

樓房完好無損。

局長像沒見過空氣似的死盯著機窗外的空氣看。

幻影號駛到皮皮魯家旁邊一個平靜處。

皮皮魯看看四周無人,跳下車。

"幻影號,變!"皮皮魯說。

幻影號變成了小神馬。

皮皮魯把小神馬裝進衣兜。

幾輛閃著警燈的警車開過來,一陣急剎車聲。警察們從車上跳下來。

"你看見一輛汽車開過去嗎?"一個警察問皮皮魯。

"沒有。"皮皮魯搖頭。

"真怪,明明看見它沖這兒開過來了!"警察撓后腦勺。

天上的直升飛機們也都集中到這一帶,像淘金者找黃金一樣找幻影號。

皮皮魯回到家里,看見爸爸媽媽和魯西西正坐在飯桌旁等他吃飯。

"干嗎去了?"爸爸問兒子。

"沒干什么,出去散散步。"皮皮魯主動去衛生間洗手,將功贖罪。

"作業還沒寫,散什么步?"媽媽責怪皮皮魯。

皮皮魯下意識摸摸兜里的小神馬,小心翼翼地坐在飯桌旁。

爸爸打開電視機。

播音員像往日一樣一邊看著人家吃晚飯一邊播當日的新聞。

"今天下午本市出現一輛嚴重違章的汽車,該車不聽警察指揮。....."播音員

說。

皮皮魯停止進餐,盯著熒光屏。

"希望廣大市民舉報該車。該車外觀。....."播音員義正辭嚴,"舉報電話。.....

"“我下班時正好碰上交通堵塞,聽說就是因為警察在抓這輛汽車。"媽媽邊吃邊

說。

"這么多警察追不上一輛汽車?"爸爸不大相信。

皮皮魯匆忙地往嘴里塞飯,他急于回臥室和小神馬聊天。

"吃完飯抓緊寫作業,別又弄到12點才睡覺。"媽媽叮囑兒子。

皮皮魯想起了幻影號上的寫作業機。

對,讓幻影號幫忙寫作業!皮皮魯如釋重負。

走進自己的臥室,打開書包,皮皮魯才想起在房間里是不能將小神馬變成幻

影號的。

還得出去。

皮皮魯把房間門打開一道縫兒,看看走廊里剛好沒人,他躡手躡腳溜出家門。

皮皮魯家所在的樓房左邊有個死角,這里一般沒人停留。

施工剩下的幾塊水泥預制板正好擋住了道路上行人的視線,使人看不到死角

里的情景。

皮皮魯來到水泥預制板后邊,掏出小神馬。放在地上,說:"幻影號,變!"

幻影號出現在皮皮魯身邊。

皮皮魯拉開車門,鉆進幻影號。

工作室里的燈自動亮了,皮皮魯把作業本插進寫作業機,按下了電鈕。

幾分鐘時間,作業就完成了。

皮皮魯一進入幻影號就不想離開了,他打開游戲機玩電子游戲。

對面樓上有個老頭在陽臺散心,無意中發現了隱藏在角落里的幻影號。

"這不是剛才電視上通緝的那輛汽車嗎?"老頭揉揉眼睛,"沒錯!"老頭跑回

屋里,給警察局打電話。

"喂,是警察局嗎?"

“對,有什么事?"

“我發現了那輛被通緝的汽車!"

“在什么地方?"

老頭說出準確的位置。

"我們馬上趕到。"

“我的姓名和地址是。....."老頭等著領賞。

警車出動。直升飛機升空。

皮皮魯玩游戲機入了迷,兩眼死盯著熒光屏,一點沒察覺危險正在向他和幻

影號逼近。

工作室的警告燈亮了。

熒光屏上出現一行字幕:

注意!有危險!迅速離車!

皮皮魯一驚,忙關上游戲機,趴在車窗上往外看。

幾十輛警車停在幻影號旁邊的水泥預制板前邊,警察們正從車上往下跳。

皮皮魯像箭一樣跑出幻影號。

"幻影號,變!"皮皮魯說。

幻影號變成小神馬,皮皮魯將小神馬裝進衣兜。

等在對面樓門口的老頭主動給警察當向導。

"我是向你們舉報的人。"老頭對警察們說。

"那車在哪兒?"交通警察局長親自出馬,他要親手制裁那無法無天的司機。

"就在那幾塊預制板后邊!"老頭指給警察局長看。

警察局長一揮手,警察們沖向預制板后邊。

"報告局長,沒車!"搜索后警察向局長匯報。

局長看老頭。

"這不可能,你們的車開來時它還在那兒,這兒又是死角,它能飛了?"老頭

跑到預制板后邊,呆了。

"瞎舉報可是要坐牢的喲!"局長拍拍老頭的肩膀。

"鬧鬼了?"老頭活這么大頭一次相信世界上有鬼。

皮皮魯背著書包回家了。

"你不寫作業,又跑出去干什么?"這回爸爸真生氣了。

"寫完了。"皮皮魯說。

爸爸根本不相信兒子能在半個小時內寫完作業,何況還是天黑了到外邊去寫!

兒子明目張膽的撒謊更激怒了爸爸。

"不寫作業還能原諒,撒謊不能原諒!"爸爸提高了皮皮魯所犯錯誤的檔次。

"真的寫完了!"皮皮魯一臉的誠實。

"你!"爸爸臉上開始晴轉陰。

"不信你看!"皮皮魯從書包里抽出作業本,遞給爸爸。

爸爸沒想到兒子能把作業本拿出來給他看。他翻開作業本,眼睛立刻瞪得賊

大--兒子出去半個小時,竟寫完了整整20頁作業!而且準確無誤!

"這。....."爸爸一時說不出話來。

"我沒撒謊吧?"皮皮魯清楚優勢已轉移到他這邊,于是大舉反攻。

"以后不準出去寫作業!"爸爸只有利用權威維護自己的面子了。

"行。"皮皮魯嘴上答應,心里卻說不出去哪里會寫得這么快和這么好。

這天晚上,皮皮魯把小神馬放在枕頭邊,他睡得真香呀。

他夢見自己駕駛著幻影號駛入太空。

第四章

星期天。

皮皮魯想到野外和幻影號好好玩玩,可媽媽卻要帶他上街買鞋。

皮皮魯不喜歡和媽媽上街。他喜歡逛電器商店、玩具商店和書店,媽媽卻喜

歡逛服裝店。皮皮魯每次和媽媽上街都會發生沖突。

"你不去,我買回來,你不是說大就是說小,你自己去試試,省得買了老是退

換。"媽媽說。

皮皮魯一想也是,就同意了。

路過一家銀行,媽媽說要進去取錢。

皮皮魯漫不經心地跟著媽媽走進銀行。皮皮魯討厭進銀行,他覺得這里最沒

人情味兒,全是金錢交易。

媽媽辦理取款手續。皮皮魯心不在焉地望著窗外想他的幻影號。

一聲炸雷似的吼叫把皮皮魯從遐想中驚醒過來:"都把手放在后腦勺上!面對

墻站好!誰不老實就打死誰!!"皮皮魯回頭一看,四個頭戴眼罩手持自動武器的

大漢沖進銀行。

“你看什么?快站好!"一個大漢踢了皮皮魯一腳。

皮皮魯被踢疼了,疼得他蹲下了。

"不準你踢我的孩子!"媽媽憤怒了,跑過來保護皮皮魯。

冰冷的槍口頂在媽媽的胸膛上,可媽媽面無懼色。

"不許你們打我的孩子!"媽媽對大漢們重申。

皮皮魯沒想到平日見了老鼠都會尖叫的媽媽面對槍口竟然如此勇敢,他感到

驕傲和滿足。

"少廢話,快和你的寶貝兒子靠墻站好!"大漢強行把皮皮魯和媽媽推到墻邊。

一個大漢把口袋扔給銀行職員:"快把錢裝進去!"銀行職員往口袋里裝錢。

一個職員想按警鈴,被發現了。

一顆子彈射過去,職員倒在桌子上。

皮皮魯的腳火辣辣的疼,還從來沒人這么使勁兒踢過他。

口袋裝滿了錢。

搶劫犯們迅速撤出,最后離開的大漢對大家說:"半個小時內誰也不準動,我

就在門口監視你們!皮皮魯從窗口看見,搶劫犯們跳上一輛黃色的小汽車,跑了。

"快報警!"一位銀行職員大聲提醒同事。

幾個職員拿起不同的電話同時報警。

皮皮魯的腿疼極了。他揉腿的時候手碰到了藏在兜里的小神馬。

皮皮魯眼睛一亮,他有辦法治治那幾個踢他的壞蛋了。

"你去哪兒?"媽媽見皮皮魯突然往門外跑,想攔住兒子。

皮皮魯跑進一條胡同,看看四周沒人,掏出小神馬,說:"幻影號,變!"幻

影號出現在皮皮魯身邊。

皮皮魯鉆進幻影號,系好安全帶。

起動。

皮皮魯駕駛幻影號追搶劫犯乘坐的黃色小汽車。

熒光屏上顯示出黃色小汽車的方位。

皮皮魯將指令輸入幻影號的自動駕駛電腦。幻影號立即進入高速狀態,跨越

一切障礙追擊目標。

道路上的汽車司機和行人都被幻影號的速度嚇得瞠目結舌。

搶劫犯們坐在汽車里正得意時,開車的同伙從反光鏡里發現了幻影號。

"注意后邊那輛車,好像在追咱們!"司機警告同伙。

大家同時回頭看。

"這車樣子好怪!"

“往郊外開!"

“往山路上開,把它繞到山溝里去!"

搶劫犯們認定后邊那輛車的司機不是他們的司機的對手,他們的司機曾經在

賽車比賽中當過亞軍。

黃色小汽車加速駛往郊外。

幻影號離目標越來越近。

"開車的是個孩子!"一個眼力好的搶劫犯驚叫道。

"就是在銀行里挨我踢的那個孩子!"踢皮皮魯的大漢認出了皮皮魯。

“就他自己嗎!"司機問同伙。

經過觀察,確定車上就皮皮魯一人。

"不跑了,停車干掉他!"司機看看前后沒什么車輛,駕車拐彎駛上田間小路。

幻影號緊跟。

還沒等搶劫犯們找好停車的理想位置,幻影號就追上了他們的車。

皮皮魯操縱幻影號撞黃色小汽車的后部。

搶劫犯們在車里人仰馬翻。

皮皮魯開心極了,他又操縱幻影號撞了一次搶劫犯們的車。

搶劫犯們又一次人仰馬翻。

皮皮魯就這樣一次一次地撞前邊的小車,小車一次又一次地被幻影號強迫性

地往前推,車里的搶劫犯們嘗到了在臺風中乘船的滋味兒。

皮皮魯出夠了氣,停車。

搶劫犯們氣急敗壞地跳下車,手中的微型沖鋒槍對準了車上的皮皮魯。

皮皮魯忘記了對手有武器,他一時手足無措。

"下車!"踢過皮皮魯的大漢命令皮皮魯下車。

"我數到10,你不下車我就開槍!"另一個搶劫犯面目猙獰地威脅道。

皮皮魯忽然想起幻影號有武器系統,他在自動駕駛儀旁邊找到了射擊操縱系

統。

皮皮魯在三個選擇按鈕中按了"半殺傷"按鈕。

這時,大漢已經數到了10,他手中的沖鋒槍吐出了火舌。

子彈乒乒乓乓地打到幻影號上,又被幻影號的防彈車身反彈回去。

幻影號不怕槍!

皮皮魯氣粗了,他按下了射擊按鈕。

暗藏在幻影號車身四周的自動追蹤武器開火了。

沒有聲音。沒有火光。

搶劫犯們在一片喊爹叫娘的哎喲聲中倒在地上。

皮皮魯興奮了,一幫兇神惡煞般的成人搶劫犯(而且有武器)竟然不是他這

個初一的孩子的對手!

皮皮魯搖下半截玻璃,對趴在地上的搶劫犯們說:"喂,服輸嗎?"搶劫犯弄

不清這個孩子是用什么方法擊傷他們的。他們還是覺得面前這個孩子不是他們的

對手。

踢過皮皮魯的大漢忍著腿上的疼痛,又舉起沖鋒槍對準皮皮魯。

皮皮魯按下了武器選擇按鈕中的"懲罰"按鈕,再接著按了射擊按鈕。

數股強大的電流通過趴在地上的搶劫犯們的全身。舉槍瞄準皮皮魯的大漢手

中的槍掉到地上。

"認輸嗎?"皮皮魯松開射擊按鈕問。

沒人吭氣。

皮皮魯又按射擊按鈕。電流又光臨搶劫犯們的肉體。

"認輸啦!"

“饒命!!"

搶劫犯們爭相討饒。

皮皮魯笑了。

他拿起方向盤旁邊的電話筒,撥了盜警電話110。

"是警察局嗎?"皮皮魯問。

"對。”

“今天上午搶劫××銀行的罪犯現已被抓獲。現在他們在××地,你們快來

吧!"“什么什么?都抓住了?你是誰?"“別管那么多,來晚了可就找不著啦!

"皮皮魯掛上電話。

幻影號里的電話直撥全世界各大城市,還能往外星球打。

皮皮魯目前還不知道。

"我把你們交給警察了,拜拜!"皮皮魯有禮貌地同搶劫犯們告別。

"放我們走吧!大哥!"

“大爺,別把我們交給警察!"

搶劫犯們一著急就弄不清輩份了。

"你們如果在銀行里光搶錢不開槍打人,我還可以考慮考慮把你們交不交給警

察。但你們用槍打手無寸鐵的人,決不能原諒!"皮皮魯恨那些使用武器對付手無

寸鐵的人的罪犯。

他希望把這些壞蛋統統投入監獄,讓他們永無出頭之日,因為他們不屬于人

類。

皮皮魯駕駛幻影號離開了罪犯和他們的小汽車。皮皮魯把幻影號停在不遠的

小樹林里隱蔽起來,他要等到親眼看見警察帶走搶劫犯才放心。

皮皮魯走進餐室,喝了點飲料。又來到工作室一邊通過熒光屏監視罪犯一邊

玩電視游戲機。熒光屏的四分之三供他玩游戲,四分之一顯示罪犯的現狀。

20分鐘后,警笛驟起。

皮皮魯通過窗戶看見威風凜凜全副武裝體現智勇雙全無所不能的警察包圍了

趴在地上的罪犯和小汽車。

人贓俱在。

冰涼的手銬戴在了罪犯的手腕上。

罪犯們被押上囚車。

對此事感到蹊蹺的警察局長觀察地面,他們發現了幻影號的車輪櫻局長拿期

望遠鏡往四周看。

"在樹林里!"警察局長從望遠鏡里后見了幻影號。

"是那輛交通違章車!"局長的助手驚叫道。

"這些罪犯是它抓的?"警察局長分析。

"太奇怪了!"助手皺眉頭。

"悄悄包圍它,注意,別驚動它!"警察局長下令。

囚車里的搶劫犯們高興了,他們知道警察不是那個男孩子的對手。

"等等!"警察局長畢竟經驗豐富。

"有什么吩咐?"助手問。

"去問問那些罪犯怎么受的傷?"局長小聲對助手說。

助手跑到囚車跟前。

他讓押囚車的警察打開車門。

“把他拉下來。"局長助手指指其中一個罪犯對警察說。

那罪犯一瘸一拐地下車。

“你們怎么受的傷?他們用什么打的?"局長助手問罪犯。

"他什么也沒用。"罪犯回答。

"胡說!赤手空拳能把你們打成這樣?!”局長助手怒喝。

"他真的沒有武器。"罪犯說,"不信你看我身上有槍傷嗎?"局長助手在罪犯

身上果然找不到槍傷。"你剛才說他,怎么不說他們?"局長助手問。"就一個

人。"“一個人?!打敗了這么多人?還沒有武器?"局長助手像看外星人一樣看

罪犯。

"而且是個男孩子。"罪犯輕描淡寫地說。

"放肆!你敢嘲弄警察!"局長助手火了。

"不信你去問他們。"罪犯指指車上的同伙。

局長助手單獨問了每個罪犯一遍,答案完全一致。

"車上只有一個男孩子?"局長聽了助手的匯報自言自語道。

"這事兒不大正常吧?"局長助手嘟囔。

"爭取抓住他和汽車。"局長下令。

警車們佯裝班師回朝,其實悄悄地向幻影號后邊迂回。

皮皮魯已經從幻影號的信息系統得知警察要抓他。

"不表揚我,反而抓我,真不夠意思。"皮皮魯生氣了。

第五章

警察局長認定能赤手空拳抓住幾個持槍搶劫犯的孩子對社會治安的危害更大。

因此他要不惜一切力量抓住他。

局長又調來了幾百名防暴警察,要真刀真槍的和皮皮魯干。

皮皮魯此刻躺在幻影號的臥室里休息,臥室里也有電視裝置,他可以躺在床

上看車外的情景。

幻影號臥室的軟床十分舒適,床頭有一排按鍵。這張床可以通過振蕩使人迅

速進入睡眠狀態,還可以叫醒沉睡中的人。

皮皮魯不想讓爸爸媽媽著急,他拿起床頭柜上的電話,撥家里的號碼。

皮皮魯的媽媽在銀行里丟了兒子,她斷定兒子是去追搶劫犯了,她了解皮皮

魯的性格。她斷定兒子不是罪犯的對手,她為皮皮魯的安全擔心。

皮皮魯的媽媽把自己的擔心告訴了來銀行破案的警察后,心情慌亂地回到家

里。

"你看見他去追罪犯了?"丈夫對于夫人丟了兒子極為不滿。

"嗯。"夫人底氣明顯不足。

"報告警察了?","嗯。"

“警察說什么?"

“警察說罪犯是乘車跑的,皮皮魯不可能追上,還說但愿皮皮魯記住了車號。

"電話鈴響了。

皮皮魯的媽媽神經質地拿起話筒。

"喂,"媽媽迫不及待地說。

"媽媽嗎?我是皮皮魯!"

“你在哪兒?"

“我在。.....外邊。....."

“你去追壞蛋啦?"

“。.....沒有。....."

“那你去干什么了?干嗎不跟我說一聲?"“我。.....我看見一個同學,就。.....

跑出去和他說話,等我回到銀行時,您。.....就不在了。"明顯的謊言。

"你現在在哪兒?"

“在。.....反正離家不遲,我馬上回去。"皮皮魯掛了電話。

媽媽松了口氣--兒子還健在。

"他說他干什么去了?"爸爸問。

"編了個理由。"媽媽嘆口氣。

"這幾天他怎么了?"爸爸憑直覺感到兒子反常。

皮皮魯在幻影號的臥室里給媽媽打完電話后,躺在床上伸了個懶腰。

他伸手按了床邊的電視按鈕,固定在天花板上的熒光屏亮了。

熒光屏上顯示出包圍幻影號的警察在縮小包圍圈。

皮皮魯不想和警察對抗,雖然他對他們知恩不報--皮皮魯幫他們抓住了搶劫

犯--的做法甚感不滿。

皮皮魯走進駕駛室,將自動駕駛儀打開,目的地定在他的家附近。

幻影號開始用最低速度行駛。皮皮魯走進工作室,一邊玩游戲機一邊看警察

們的反應。

"那車起動了!"警察用步話機向擔任總指揮的局長報告。

"朝我們這邊開過來了!"

“速度非常慢!"

“大概是每小時5公里的速度!"

汽車開得越慢越恐怖。

5名荷槍實彈的警察站在路中央命令幻影號停車。

幻影號不理他們。

"報告,駕駛室里沒有人!汽車自己往前開!"攔幻影號的警察驚訝地報告。

"駕駛室沒人?!怎么可能!"局長在遠處拿期望遠鏡。

果然是無人駕駛!

"那孩子已經汽車跑了?"局長助手幫助上司構思。

"可能。登車使它停下來!"局長命令。

一名警察想登上幻影號。

他的手剛一觸到幻影號的車身就被電打了回來。

"有電!"警察大喊一聲。

另一名警察試著摸車身,也被電擊了回來。

“報告,車身上帶電,無法接觸!"警察向上司報告。

"設路障阻擋它!"局長命令。

兩個水泥路樁橫在幻影號的前方。

幻影號仍然不緊不慢地前進。

當車輪接觸到路樁時,不知為什么路樁突然變到幻影號身后去了。

幻影號像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似的接著往前走。

警察們統統張大了嘴,像是臉部神經失調。

"不能讓它溜走,一定要擋住它!"警察局長下了死命令。

警察們的自尊心已經被幻影號的傲慢激怒了,他們請示上司是否可以開槍。

"打車輪子!"局長有經驗。

幾名警察在距離幻影號1米遠的地方向幻影號的輪胎射擊。

輪胎不理子彈。

一名警察拿刀子捅輪胎。刀子斷了。

警察局長通過望遠鏡目睹了這一切。

"直接射擊車身!"警察局長咆哮了。

數十枝沖鋒槍掃射幻影號。

子彈碰到車身后紛紛墜落。

幻影號我行我素,照走不誤。

皮皮魯在玩《沖破火網》的電子游戲,他操縱的吉普汽車已經沖過了敵人的

三道防線,得分高達16000分。皮皮魯一邊聽著槍聲一邊玩。

警察局長束手無策了,眼看著幻影號用每小時5公里的速度向城里挺進。

"調軍隊的反坦克火箭筒?"局長助手獻計獻策。

"嗯。"局長害怕幻影號進城會給城市帶來危害,"快同軍方聯系。"軍隊的火

箭筒阻擊手乘坐直升飛機趕到現常警察們隱蔽。

火箭筒瞄準了幻影號。

皮皮魯正在操縱游戲機上的吉汽車沖擊敵方的最后一道火網。

一聲巨響。

幻影號的車身震動了一下,又恢復了平靜。

反坦克火箭彈擊中幻影號后,愣是鉆不進去,在車身外爆炸了。

煙霧消失后,幻影號完好如初。

警察局長罵了一句不認識的人的媽媽。

皮皮魯這才發現警方對他使用了火箭筒。

"幫他們抓壞蛋,他們卻用火箭筒打我!"皮皮魯想用幻影號上的武器還擊一

下。

"算了,還是少惹點兒事,回家!"皮皮魯仔細想了想,覺得沒必要和警察作

對。

皮皮魯到駕駛室按了加速器上的按鈕。

幻影號突然加大速度,以每小時300公里的速度把警察甩得無影無蹤。

"立即報告市長!"警察局長朝助手喊。

和幻影號較量過的警察心里都明白,如果幻影號進城想搗亂,沒人能攔得住

它。

皮皮魯把幻影號開到家附近。

"我回來了!"皮皮魯踏進家門。

"你干什么去了?"媽媽顯然急壞了。

爸爸嚴肅地看著皮皮魯,此時無聲勝有聲,不說話比說話還讓皮皮魯害怕。

"碰見一個同學。....."皮皮魯重復那拙劣的謊言。

"說實話。"爸爸攔腰截斷兒子的話。

"......"皮皮魯眼睛瞅著地面。

"搶銀行的壞蛋抓住啦,電視正播呢!"魯西西從她的房間跑出來告訴大家。

"這么快!"媽媽跑去看電視新聞。

女播音員正在播午間新聞,她說上午搶劫××銀行的幾名罪犯已全部落網。

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此案并非警方偵破,而是前幾天引起交通部門憤怒的那輛

奇特的汽車抓獲的。

更使人難以置信的是,那輛汽車上只有一個男孩子。警方欲扣住此車,未獲

成功。播音員還提醒市民,該車已進入本市,希望大家隨時向市政府提供該車的

線索。

爸爸突然看了皮皮魯一眼。

"看我干嗎?"皮皮魯心虛,想回自己的房間。

"你先別走。我問你,你是怎么回來的?"爸爸問。

"坐公共汽車。"皮皮魯說。

"可你一分錢沒帶呀!怎么買車票?"爸爸逼問。

"我。....."皮皮魯一時無言以對。

"是你抓的搶劫犯?"爸爸知道兒子不是等閑之輩,他對皮皮魯的經歷已不大

驚小怪。

"我哪兒抓得住!"皮皮魯不想暴露幻影號。

"去寫作業吧!"爸爸說。

皮皮魯趕緊溜進自己的房間。

"你懷疑是皮皮魯開的那輛違章汽車?"媽媽問。

"怎么那輛車一擺脫警方,他就回家了?"爸爸分析,"太巧了。"“可皮皮魯

怎么會有汽車呢?再說他把汽車停放在什么地方?"媽媽還是覺得不可能。

"我出去到四周看看,說不定他把車藏在什么角落里了。"爸爸站起來。

半小時后,爸爸失望地回到家里。

"這是不可能的。"媽媽已從愛人的臉上看出他什么也沒找著。

第六章

市長通過電視提醒全體市民,希望大家警惕一輛危險的汽車,該車神通廣大,

刀槍不入,據悉已潛入本市。市長希望市民們發現線索立即舉報。

皮皮魯決定最近在風頭上暫時不讓幻影號露面。

皮皮魯的學習算不上優秀,可足球踢得不錯。校足球隊破例吸收他這個初一

的學生加入校隊,就足以說明皮皮魯的球技了。

全市中學足球錦標賽拉開了帷幕。這次比賽牽動著幾十萬中學生的心,也牽

動著各校校長和老師的心。

這天下午,皮皮魯所在的學校同另一中學爭奪小組出線權。

兩所中學的師生傾巢出動,到體育場給本校球隊助威。

皮皮魯踢前鋒。他身穿紅色球衣。

對方身著藍色球衣。

開賽哨一響,紅隊攻勢凌厲,幾次將球帶入藍隊禁區。

場上群情歡騰,啦啦隊為紅隊吶喊助興。

皮皮魯接到右前鋒傳球,他飛起一腳射門,球進了!

雷鳴般的歡呼。

隊友們擁抱皮皮魯。

1比0,紅隊領先。

藍隊急眼了,他們屢屢犯規。

一個又高又壯的藍隊球員故意撞皮皮魯,皮皮魯躺在地上。

裁判認為藍隊未犯規。

紅隊抗議。

裁判維持原判。

皮皮魯咬牙站起來繼續比賽。

裁判開始明顯偏向藍隊。他連續判藍隊發了三次點球,場上比分變成1比3,

藍隊轉敗為勝。

稍懂足球常識的人都看出這是三個完全不應該判的點球。

有了裁判的支持,藍隊更加肆無忌憚,他們撞人,犯規,在場上耀武揚威。

皮皮魯的校長找裁判抗議,裁判置之不理。上半場結束時,比分為1比6。

"我提議咱們退出比賽!"紅隊隊長對校長說。

"太欺負人了。這個裁判不公平!"隊員們罵聲不絕。

皮皮魯的身上被撞得像散了架。

"不踢了!"校長拍板。

"接著踢!"皮皮魯靈機一動。

"怎么踢!"隊長瞪了皮皮魯一眼。

"你們繼續踢,準贏!"皮皮魯說。

"你不踢了?"隊長問。

"你們去踢,5分鐘內扳不成棋局,你們打我一頓!"皮皮魯說。

隊友們認定皮皮魯的腦袋被撞出毛病了。

下半場開始的哨音響了。

"你們去試5分鐘。"校長有點相信皮皮魯,他聽說過這位男生的一些奇特經

歷。

隊友們無精打采地上場了。

皮皮魯佯裝上廁所,他從廁所旁邊溜出體育場,跑進一片小樹林中。

皮皮魯從兜里掏出小神馬。

幻影號出現在樹叢中。

皮皮魯走進幻影號的工作室,打開電視機。

賽場上的景象出現在熒光屏上。

紅隊隊員一個個神情沮喪,無精打采地應付對方的攻勢。

藍隊隊員在裁判的支持下狐假虎威地在賽場上撒氣,場上比分已經是1比7

了。

皮皮魯開始通過幻影號搖控足球。

紅隊某隊員在中場隨便踢了一腳,只見那足球在空中突然改變了方向,徑直

鉆進藍隊球門。

一分鐘內,全場鴉雀無聲,觀眾目瞪口呆。

繼而,皮皮魯學校的師生全體起立鼓掌,歡呼,跺腳。

緊接著,紅隊又一個隊員在后半場往界外踢球,沒想到那球拐了個彎兒,鉆

進藍隊球門。

裁判叼著口哨,愣是忘了吹。

一位藍隊隊員傳球給隊友,那球像脫弦的箭,射進自己的球門。

紅隊守門員發球,一腳將球直接踢進對方大門!

藍隊士氣大落,3分鐘下來,沒人敢碰足球了。

下半場開場5分鐘內,比分為7比7。

紅隊士氣高漲。啦啦隊的助威聲震破了半邊天。

裁判站在原地發呆。他明知眼前發生的一切是不可能的,可又不能不信。

皮皮魯在幻影號里手舞足蹈,他有兩次甚至操縱足球從地上未經任何人的接

觸直接飛入藍隊球門!

比賽結果:147比7。紅隊大勝。

紅隊隊員在球場上狂奔。全校師生情不自禁地擁入場地與校隊隊員同慶。

"哎,皮皮魯呢?”隊長想起了皮皮魯。

大家找皮皮魯。

皮皮魯趕忙離開幻影號,將小神馬裝入衣兜。

"我在這兒。"皮皮魯出現在賽場上。

"皮皮魯萬歲!"

“皮皮魯!皮皮魯!"

隊友們抬起皮皮魯。

校長在一旁迷惘地看著皮皮魯。

"他會氣功?有特異功能?"校長搜腸刮肚地將自己大腦中找得出的知識用來

解釋今天發生的事情。

"此次比賽無效,你們隊作弊!"裁判走過來對校長說。

"作弊?"校長生氣了,"你說我們怎么作弊了?"“這球不正常!"裁判拿著足

球說。

"你拿去檢查嘛!"校長說。

"當然要檢查!"裁判盯著校長的眼睛說。

"你現在就檢查!"校隊隊長遞給裁判一把水果刀。

裁判當眾將足球切開。

一切正常。

"作弊了嗎?"校長問裁判。

"此次比賽無效!"裁判堅持。

"你說怎么辦?"皮皮魯問裁判。

"明天下午再賽一常"裁判宣布。

"同意。"皮皮魯說。

"同意。"校長對裁判說。

"我要請國家級裁判來!"裁判大吼。

"最好請國際級裁判來!"皮皮魯笑著說。

第七章

當天回到學校后,校長找皮皮魯和校隊隊長及體育老師開會。

"明天下午的比賽有把握贏嗎?"校長問大家。

隊長和體育老師看皮皮魯。

"沒問題。"皮皮魯回答。

"你上場嗎?"校長問。

"不上。"皮皮魯說。

"能告訴我們你使用的什么方法贏球嗎?"校長小心翼翼地探問。

皮皮魯聳肩、搖頭。

"悠著點兒,別弄得太玄了。"體育老師提醒皮皮魯。

"你們給定個數,贏他們幾個球?"皮皮魯問。

"贏3個球就足夠了。"體育老師說。

"要贏就多贏點兒,5個球吧!"隊長胃口大。

"贏4個吧!"校長定調。

"行,就贏他們4個球!"皮皮魯說。

足球史上最奇特的一次賽前準備會議到此結束。

第二天下午,體育場里座無虛席,連國家隊教練都聞訊趕來觀戰。

國家級裁判擔任此次比賽的主裁判。昨天的主裁判擔任巡邊員。

皮皮魯坐在隱藏在體育場外邊的樹叢里的幻影號中,他一邊喝飲料一邊注視

著災光屏。

雙方隊員入常啦啦隊助威。皮皮魯學校的師生舉著的橫幅上用醒目的大字寫

著:4比0開賽哨音一響,身穿紅色運動衣的皮皮魯所在學校校隊前鋒飛起一腳,

足球像出膛的炮彈,直接射進對方球門!

國家級裁判少說也擔任過上千場足球比賽的裁判,可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開賽

第一腳將球直接射入球門!

場上比分:1比0,紅隊領先。

場上群情振奮。

國家足球隊教練坐在看臺上發愣。

皮皮魯悠閑自得地坐在幻影號里遙控足球的運行方向。

紅隊左鋒接到隊友傳來的球,只見他一個倒勾,足球在空中變換了幾次方向,

以最刁的角度進入球門。

2比0。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