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雞家族的榮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2746
赞助商链接

本來, 生活在現代化養雞場的雞們過著寧靜的日子, 他們終日只知道吃飯和

睡覺, 從來不用腦子想事, 因此沒有煩惱和焦慮, 愜意地度過著短暫生命的每一

分鐘。

然而, 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打亂了他們寧靜的生活。 每一只雞都開始思索自己

的未來。 他們憂郁他們彷徨他們比較他們手足無措。

不久前的一天, 養雞場來了幾個裝束特別的人, 他們戴著瓜皮帽, 身上穿的

衣服有不計其數的兜。 他們從雞舍里挑了兩只雞帶走了。

第二天, 兩只雞被送回來了。

雞們感到奇怪, 往常被帶走的同胞都是一去不復返。

赞助商链接

雞們好奇地圍上去。

“他們帶你倆干什么去了?"一只雞問。

兩只雞中臉色紅一些的那只神秘地說:

"那是導演和攝影師, 不是一般人。 "

另一只臉色白一些的說:

"知道導演嗎?就是指揮拍電影的人。 說的那話特有水平。 "雞們對兩位隔日

相見的同胞肅然起敬。

"什么叫攝影師?"有雞問。

紅臉不屑一顧地說:

"連攝影師都不知道!攝影師就是攝影師唄, 就是扛著拍電視的機器拍電視的

人。 "“他們讓你倆去干什么?"一只長得挺漂亮的母雞問。

"當演員呀!"白臉昂起頭說。

當演員!

羨慕之聲此起彼伏。

"拍電影?"雞們問。

紅臉搖搖頭, 說:

"比電影可高級, 叫廣告。 "

白臉補充說:

"電影在電視上只放一次。 可廣告天天放。 導演說, 廣告的收尸(視)率特別

高。 "雞們開始后悔那天導演來挑演員時, 他們竟然一個勁兒往后躲, 錯過了上電

視演收尸率極高的廣告的機會。

"咱們雞在他們人類社會可風光啦,

赞助商链接
"紅臉濤濤不絕地向同胞們侃, "就拿我們

拍廣告的那家大餐廳來說吧, 就是專門為咱們雞服務的, 那餐廳的地上鋪著地毯,

房頂上吊著水晶燈, 還放著優美的音樂。 去吃飯的都是有身份的人, 哪兒像咱們

養雞場的這些工作人員, 一個個站沒站相走沒走相。 "白臉不甘寂寞, 打斷同行的

話:"那餐廳專賣咱們雞, 是外國老板創辦的, 全世界都有他們的分店, 氣派極了。

到那兒去的雞都有一個好名字, 叫。 .....叫什么來著?"“叫肯德雞!"紅臉說。

"對, 聽聽, 肯德雞!多神秘的名字!"白臉一臉的憧憬。

"咱們將來都能當肯德雞嗎?"一只雞問。

"那可不一定。 "紅臉的臉色發白了, "肯德雞餐廳旁邊就有一家中華田園雞餐

廳, 你們聽聽這名字, 中華田園雞, 土得掉渣兒!在世界上沒名, 很少有人知道。

沒身份的人才去吃那田園雞。 "雞們惶惶然了。 他們活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居然有兩

赞助商链接

種前途, 他們的祖先竟然世世代代稀里糊涂地枉活一世, 從來不為自己過世后是

流芳百世還是遺臭萬年而思索而奮斗。 雞們于是慶幸雞家族到了他們這一代終于

醒悟了, 他們要主宰自己的命運。 他們要當肯德雞, 不當中華田園雞。 他們要供

有身份的人享用, 不為沒身份的人服務。 他們要同有地位的人合為一體, 不同沒

地位的人同流合污。

"怎樣才能當肯德雞呢?"

“肯德雞需要什么樣的雞呢?"

雞們迫不及待地問紅臉和白臉。

"聽說肯德雞喜歡腿粗的雞, 而中華田園雞喜歡翅膀大的雞。 "紅臉把信息無

私地傳給同胞。

每只雞都低頭檢查自己的大腿和翅膀, 然后和別的雞比較。

有喜有悲。

"據說喝水長腿, 吃飯長翅膀。 "白臉是有使命感的雞, 他希望整個雞家族都

當肯德雞。

于是, 整個養雞場的雞們統統開始大量喝水, 不吃飯。 他們為當肯德雞而奮

斗,

赞助商链接
他們害怕當中華田園雞。

養雞場的經理得到工作人員的匯報, 說是全場所有的雞都拼命喝水, 同時粒

米不進。

明顯的狂犬病癥狀。

經理給獸醫站打電話。

獸醫給雞們體檢后對經理說:

"沒有任何玻"

經理聽了這話比當初聽到雞們光喝水不吃飯還吃驚。

"可能是這兒的問題。 "獸醫指指自己的頭。

"大腦炎?"經理問。

獸醫搖頭。

"神經病?"經理又猜。

獸醫仍然搖頭。

"艾滋病?”經理想象力不低。

"是不是它們有什么想法?"獸醫說。

經理以為獸醫發燒說胡話, 他伸手不禮貌地摸摸獸醫的前額。

"我看你的養雞場的雞的眼神和別的養雞場的雞的眼神不一樣。 "獸醫談自己

的發現。

"雞的眼神不一樣?!"經理兩眼發直。

"你這兒的雞的眼神挺憂郁, 還透著深沉。 不像別處的雞的眼神簡單而天真。

"獸醫一本正經地說。

經理舉起手, 伸出三個手指頭, 問獸醫:"這是幾?"“三。 "獸醫答道。

判斷力沒出毛病呀!經理望著獸醫發呆。

赞助商链接

"最近貴養雞場出過什么事嗎?"獸醫問。

"嗯。 .....沒有。 "經理想了想, 說。

"能把工作日記給我看看嗎?"獸醫請求。

"可以。 "經理從抽屜里取出工作日記, 遞給獸醫。

獸醫翻閱。

導演和攝影師的光臨引起了獸醫的注意。

"導演來干什么?獸醫問。

"來挑幾只雞, 給肯德基快餐拍廣告。 "經理說, 他不明白這同雞光喝不吃有

什么關系。

"拿走的雞又送回來了嗎?"

“好像送回來了?"

獸醫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該獸醫不是等閑之輩, 他正在著手研究創建一門新

學科:動物心理學。

"可以讓我帶走兩只雞嗎?"獸醫問。

"當然, 能問問干什么用嗎?"

“做個試驗。 "

獸醫從雞舍里挑走兩只雞。 這回雞們接受了教訓, 都爭先恐后讓他挑。

獸醫把兩只雞帶回實驗室。

獸醫故意當著兩只雞打電話。

"你問怎么才能當肯德雞嗎?辦法很簡單, 只要多吃飯, 使體重每天增加半斤,

就一定能當上肯德雞。

赞助商链接
"獸醫對著話筒說。

兩只雞回到養雞場后, 把這一信息迅速而準確地傳播給同胞們。

"他可是養雞的權威, 出過書呢!"其中一只雞強調說。

雞們信了。 他們停止光喝水不吃飯, 開始了競賽式的進食, 以爭取達到每天

體重凈增半斤的指標。

養雞場經理樂了, 雖然他不明白為什么獸醫拿走兩只雞又送回來就治好了雞

們的病, 但他由衷地感謝獸醫, 感謝獸醫把他從破產倒閉的邊緣挽救回來。

雞們在短短三天之內就使自己的體重達到了本來需要六天才能達到的可以出

售的水平。

獸醫又通過兩只雞告訴雞們, 他們全部當選肯德雞!

雞舍里洋溢著喜慶的氣氛。 雞們嘗到了有追求有理想的甜頭。 雞們替自己的

祖先難過, 雞們為自己感到慶幸。 同樣是活了一生, 可感覺就是不一樣。

雞們終于盼到了同這個世界告別的時刻。 他們在分手時互贈格言,

赞助商链接
字里行間

滲透著喜悅和歡愉, 還有對生命的正確理解。

其實, 收購它們的恰恰是中華田園雞餐廳。

不過它們到死都認為自己當上了肯德雞。

它們是幸福的。 不是嗎?

可憐它們的人才是不幸的。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