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屬虎的孩子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赞助商链接

皮皮魯屬虎, 他的同學也都屬虎。 他們盼望在虎年能有一番奇特的經歷。 果

然, 在虎年中, 屬虎的皮皮魯和他的同學們經歷了一場難忘的故事--第一章皮皮

魯上課的時候盼放學。 下課鈴響了, 他又怕放學。

放學以后干什么去呢?

"皮皮魯, 咱們找個地方玩吧!"這天下午放學后, 蘇宇在學校門口等著皮皮

魯。

"玩什么?"皮皮魯兩手一攤, 感到沒什么可玩。

一群麻雀落在電線上。

"要是有個足球場就好了。 "蘇宇嘆了口氣。

"少年宮有!"田莉眼睛一亮。

少年宮離這里不遠。 大家決定去把球賽比完, 決個勝負。

剛才是二比一,

赞助商链接
皮皮魯一方暫處劣勢。 而皮皮魯的球藝在全校是出名的。

"老師上課老說大自然大自然, 可我從來沒見過大自然。 "馬小丹邊走邊說。

望著身邊一幢挨一幢的高樓, 聽著身邊轟鳴而過的汽車, 視野里見不到綠色,

田莉提議:"哎, 皮皮魯, 你不是去過農村嗎?給我們講講田野吧!"“講講吧!

"“快講!"皮皮魯來勁兒了。 他把足球夾在胳膊下邊, 繪聲繪色地說:"田野, 真

棒!一眼望不到頭的綠!田埂上有好多叫不出名的野花, 這些花比咱們家里養的

花好看多了。 田野的草叢里有好多好多昆蟲, 有螞蚱, 蛐蛐, 青蛙, 蟈蟈。 .....

"馬小丹、蘇宇、張瑋和田莉的眼睛都直了, 他們羨慕死皮皮魯了。 長這么大, 他

們就沒離開過這座城市, 不知道什么叫"大自然"。

“什么時候咱們也能到野地里去抓螞蚱呀?"蘇宇對爸爸從國外給他帶來的遙

控玩具不感興趣, 他想要一只活的螞蚱。

"等我長大掙錢了,

赞助商链接
先買火車票去原始森林看看。 "張瑋宣布自己的理想。

少年宮到了。

"干什么?"傳達室的老大爺攔住了皮皮魯他們。

"踢球。 "皮皮魯讓老大爺看足球。

"是足球訓練班的嗎?"老大爺問。

"不是。 "皮皮魯搖搖頭。

"不能進去。 "老大爺行使權力了。

"就讓我們踢一會兒吧, 反正球場也空著。 "馬小丹指指空無一人的足球常"這

是制度。 要是全市的孩子都到這兒踢足球, 還不亂套了呀!快走吧, 要不我給你

們老師打電話啦!"老大爺嚇唬他們。

球是踢不成了, 大家悻悻地往回走。

去哪兒玩, 玩什么呢?大家感到無聊, 沒意思。

“到我家去玩吧!今天我奶奶不在家。 "蘇宇提議。

大家都怕蘇宇的奶奶, 好幾次他奶奶把大家從蘇宇家轟出來。

"你奶奶干嗎去了?"皮皮魯問。

"去醫院看病了, 腿疼。 "蘇宇說, "我姑姑來接她去醫院的。 "皮皮魯知道蘇

宇家有好多外國玩具, 平時他奶奶看得緊, 玩不上, 這可是個好機會。

赞助商链接

"走, 去蘇宇家!"皮皮魯帶頭往蘇宇家跑。

第二章

蘇宇家在皮皮魯家樓下。

大家悄悄走進蘇宇家, 都怕被自己的爸爸、媽媽看見, 因為家長幾乎天天囑

咐孩子別串門。

"到我的房間來。 "蘇宇把伙伴們領進自己的房間。

"哎呀, 這么多玩具!"田莉驚叫起來。

書架上有電動坦克、飛機、汽車、軍艦。 .....桌子上還有一座游樂常游樂場

里有摩天輪, 有海盜船, 有碰碰車。 .....“咱們要是有座真游樂場就好了!"蘇

宇說。

馬小丹喜歡軍艦, 張瑋喜愛飛機, 田莉愛汽車。

皮皮魯被書柜里一個漂亮的盒子吸引住了。

"這里是什么?"皮皮魯問蘇宇。

"噴霧器, 噴香水的。 "蘇宇說。

"我看看行嗎?"皮皮魯憑直覺感到這個噴霧器不一般。

"行。 "蘇宇打開書柜門, 把花盒子遞給皮皮魯。

皮皮魯打開盒蓋, 一架造型別致的噴霧器呈現在他眼前。

噴霧器有三個噴頭, 一個是紅顏色, 一個是黃顏色, 還有一個是藍顏色。

赞助商链接

香水的小罐也有三個, 顏色與三個噴頭對稱。

噴霧器上寫著:神奇噴霧器。

"這東西準有點兒名堂。 "皮皮魯覺出這噴霧器不一般, 他翻過來調過去地看。

終于, 皮皮魯在紅色小罐下邊看見一行小字:使用紅噴頭噴射, 能使任何東

西變校用藍噴頭噴射, 能恢復本來面目。 黃色是固定的, 請不要輕易使用。

皮皮魯興奮了, 這噴霧器能把東西變小!他來到衛生間, 往三個罐里裝水。

"這是什么?"田莉問皮皮魯。

皮皮魯把自己的重大發現告訴伙伴們。

"這是童話。 "馬小丹說。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田莉不服氣。

"那你們往我身上噴吧, 我就不信能把我的身體變校"馬小丹站在皮皮魯面前。

皮皮魯不含糊, 拿起噴霧器, 把紅噴頭對準開關, 手指往下一壓, 沖著馬小

丹就噴過去。

"怎么樣, 沒事吧!"馬小丹得意了。

他的話音剛落, 大家就驚叫起來:

"哎呀, 馬小丹縮小啦!"

“真的變小啦!"

馬小丹的身體越來越小,

赞助商链接
個頭轉眼就有椅子那么高了。

皮皮魯又朝馬小丹噴了一通, 馬小丹縮到火柴棍那么小了。

大家都趴下身子, 下巴挨著地, 看馬小丹。

"馬小丹, 你真的變小了!"田莉把臉挨近馬小丹, 仔細看他。

"這, 這是怎么回事?"馬小丹看著四周這幾張巨大的頭顱, 緊張了。

"別怕, 我再把你變回來。 "皮皮魯用藍噴頭對準馬小丹噴射。

馬小丹的身體慢慢恢復了原樣。 他摸摸鼻子, 又摸摸耳朵, 什么也不缺。

大家"呼拉"一下圍住皮皮魯, 爭著看那神奇的噴霧器。

"把我變小吧, 我想到那游樂場玩玩。 "田莉指指桌上。

皮皮魯先是一愣, 接著高興得跳了起來。

"你怎么啦!"蘇宇問皮皮魯。

"咱們以后有地方玩啦!"皮皮魯大叫道。

"到哪兒玩?"張瑋迫不及待地問。

"咱們把身體變小了, 這么多玩具, 還不夠咱們玩的嗎?"皮皮魯激動極了。

"啊--"朋友們恍然大悟, "太好了!"

“這個紅噴頭能把人變小,

赞助商链接
藍噴頭能恢復原狀。 千萬別動黃噴頭, 記住!黃

噴頭一噴, 是什么樣就永遠是什么樣了。 "皮皮魯教大家, "咱們每天輪流玩。 一

個人操縱噴霧器, 其他四個人玩, 怎么樣?"“行。 "沒人反對。

"今天我值班, 你們先玩。 "皮皮魯拿起神奇的噴霧器。

"哪兒有先讓客人值班的道理, 你先玩。 "蘇宇擺出東道主的姿態。

"行。 記住, 我們變小了以后你千萬別用黃噴頭噴我們。 "皮皮魯怕永遠變不

回來了。

"沒問題。 "蘇宇十分有把握。

大家把游樂場搬到地上, 把所有玩具都放在游樂場旁邊。

蘇宇端起噴霧器開始噴射。

轉眼間, 皮皮魯、田莉、張瑋和馬小丹都變成火柴棍那么小了。

他們爭先恐后地朝游樂場跑去。 啊, 多么宏偉壯觀的一座大型游樂場呀!巨

大的翻滾過山車像龍一樣威武, 激流探險神秘莫測。 .....“我們的游樂場!"大

家歡呼起來。

第三章

皮皮魯搶先坐進過山車, 馬小丹和田莉也緊跟著坐進去,

赞助商链接
大家系好安全帶。

張瑋走進操縱室。

"準備好了嗎?"張瑋問。

"開吧!"皮皮魯說。

張瑋按下按鈕。 過山車起動了, 發出"嘎, 嘎、嘎"的聲音, 被纜繩拖上高高

的軌道。

皮皮魯他們看見巨大的蘇宇站在游樂場旁邊笑。 房間里的桌椅柜子都變成了

龐然大物, 整個房間像無垠的世界。

過山車開始沖了。 下降, 上升, 翻轉, 伴隨著呼嘯聲。 田莉不時發出尖叫聲,

馬小丹大喊:"快停下!快停下!"只有皮皮魯哈哈大笑, 覺得痛快極了。

過山車停穩后, 馬小丹和田莉跳下去。 皮皮魯又陪著張瑋坐了一次。

游樂場中心是一座紅顏色的塔, 塔里邊是一座迷宮。 進去后, 不費一番周折

是出不來的。

皮皮魯和伙伴們剛鉆進紅塔, 就聽蘇宇喊:"別出聲, 有人敲門!"皮皮魯示

意大家別吭氣, 他從塔里往外看, 只見蘇宇出去開門。

是蘇宇的姑姑。

"奶奶呢?"蘇宇問。

"住院了。 "姑姑說。

"什么病?"

“不是大病, 但得住院打幾天針。

赞助商链接
"姑姑說, "你去我家住幾天, 好嗎?"“我

就住這兒, "蘇宇心里惦記著那神奇的噴霧器, 哪兒也不去。

"那姑姑每天晚上來給你做飯。 "

“行。 "蘇宇點點頭。 "今天有不少吃的, 不用做了。 "姑姑到蘇宇的房間看了

看, 又看看電冰箱里的食物, 再叮囑一番安全注意事項, 走了。

蘇宇回到游樂場旁邊, 告訴伙伴們解除警報。

"你姑姑一點兒也沒發現我們?"田莉驚訝地問。

"沒有。 "蘇宇搖搖頭。

"真棒呀, 咱們四個大活人藏在屋里, 你姑姑愣是沒看見!"田莉感到快活極

了。

"以后你們天天來玩。 "蘇宇說。

"你奶奶出院后呢?"馬小丹問。

"你們在外邊變小了, 我把你們裝在兜里帶進來呀!"蘇宇說。

"那你可得把衣兜收拾干凈點兒!"田莉毛病還不少。

"咱們應該給這兒起個名字。 "張瑋提議。

"叫紅塔樂園吧!"皮皮魯說。

一致通過。

"咱們把自己家里好玩的東西都拿來, 擴建咱們的紅塔樂園。 "皮皮魯說。

"我有一套高級建筑積木,咱們蓋個賓館。"馬小丹說。

"我家里也有軍艦。"張瑋說。

"我有玩具炊具,咱們蓋個餐廳,我給你們做飯。"田莉說。

"這事得保密,誰都別說出去。"皮皮魯建議。

"對,不能說出去,要是讓家長和老師知道了,他們準不干。"蘇宇說。

"現在你快把我們變大吧,這樣仰著頭看你實在不好受。"田莉沖蘇宇說。

蘇宇把藍色噴頭對準皮皮魯他們。

一陣噴射。

皮皮魯最先恢復原狀,田莉、馬小丹和張瑋陸續長高。

"你也體驗體驗,好玩極了。"皮皮魯從蘇宇手里接過噴霧器,對蘇宇說。

蘇宇點點頭。

皮皮魯拿著噴霧器朝他"開火"了。蘇宇變小后不顧一切地朝游樂場跑去。

"誰去陪他?"皮皮魯問伙伴們。

“我去!"田莉剛才沒玩夠。

皮皮魯二話沒說,一陣掃射。

田莉追蘇宇去了。皮皮魯看見兩個那么點兒的小人兒在游樂場里玩,覺得有

意思極了。

蘇宇和田莉玩累了,皮皮魯把他倆變大。

"該回家了,明天放學后拿著自己的玩具來。"皮皮魯宣布。

大家真高興啊,終于有了自己的游樂場所了。以后,他們要在這兒舉行足球

比賽,汽車大賽,海戰、空戰。.....皮皮魯和伙伴們在紅塔樂園里將有一番有趣

的經歷。

第四章

第二天下午放學后,紅塔樂園的成員在校門口集合。

"現在回家拿玩具,然后到蘇宇家去玩。"皮皮魯吩咐。

伙伴們分頭回家拿玩具。

半小時后,大家陸續來到蘇宇家。

田莉把炊具放在地上。馬小丹把建筑積木從書包里拿出來。張瑋掏出軍艦。

皮皮魯拿來一盆大吊蘭。

"拿吊蘭干什么?"田莉問。

"這是原始森林,你們不是沒見過大自然嗎?"皮皮魯總是想讓伙伴們見見大

自然。他覺得與大自然隔絕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

"咱們先把飯店蓋起來。"馬小丹開始在地上搭積木,大家幫他建筑。

不一會兒,一座富麗堂皇的飯店矗立在游樂場旁邊。

"叫紅塔飯店怎么樣?"馬小丹征求大家的意見。

"行。"

“不錯。"

“挺好。"

全體通過。

"我這兒有橡皮泥,咱們捏一些桌椅沙發放進去。"蘇宇打開抽屜,取出一盒

橡皮泥。

大家分頭捏。

皮皮魯捏桌子,有圓桌子,長桌子,還有像聯合國開會那樣的大桌子。

田莉捏沙發。馬小丹做椅子。張瑋捏床。

蘇宇找來幾個小燈泡,接上電線,裝進紅塔飯店,電池安放在飯店外邊。

大家把家具和炊具放進紅塔飯店。

皮皮魯和蘇宇把洗澡盆裝滿了水,抬來放在紅塔飯店旁邊,再把兩艘軍艦放

到水里。澡盆邊上還修建了碼頭。

馬小丹和張瑋把賽車、坦克、飛機等等都擺放在飯店旁邊。皮皮魯把吊蘭放

在洗澡盆旁邊。

一切都安排好了,小伙伴們準備到紅塔樂園里痛痛快快玩一常"最好咱們一起

玩,別留值班的了。"田莉說。

"就是,留在外邊看著的太沒意思了。"蘇宇說。

皮皮魯想了想,說:

“我先把你們噴小,你們四個站在這塊積木上一起使勁按開關,大概能把我

噴校對了,蘇宇,你寫張條放在桌子上,就說怎么怎么能把咱們變大。別到時候

咱們自己噴不動,別人也不知道怎么噴。"蘇宇趴在桌子上,寫紙條。

皮皮魯把窗戶打開。

"干什么?"馬小丹問。

"萬一咱們能把飛機開上天,就出去轉轉。"皮皮魯想象力豐富。

一切準備就緒。

皮皮魯拿起噴霧器,把四位伙伴噴小了。他把噴霧器放在地上,旁邊放了塊

積木。

四個小人爬上積木,一起用力按噴霧器的開關。

噴霧器沖著皮皮魯的一條腿噴。糟糕,皮皮魯的一條腳先變短了,他差點兒

摔倒在紅塔飯店上!幸虧一只手扶住了桌子。

還好,緊接著他的全身都縮小了。

"成功嘍!成功嘍!"

大家歡呼雀躍。

"去看看咱們的飯店!"馬小丹帶頭朝紅塔飯店奔去。

大家跟在他后邊跑進飯店。

"哎呀!簡直是皇宮,啊!"蘇宇大叫起來。

"真漂亮呀!"田莉眼睛都不眨。

皮皮魯也被紅塔飯店的豪華和寬敞驚呆了。他們從來沒去過這么寬大、宏偉

的建筑物里邊,他們從生下來就是在有限的空間里轉悠。

當他們突然意識到這寬敞的建筑屬于他們自己時,五個小伙伴緊緊抱在一起,

他們太激動了!他們從生下來就渴望有大的空間。過去,每當老師在課堂上講地

球有多大多大,宇宙有多大多大時,他們總是納悶:"我們活動的范圍怎么這么小

呢?"現在,他們可以在廣闊的空間里盡情地發揮兒童的天性了。

一樓有會議室、餐廳、健身房。

"皮皮魯做的桌子還真棒。"田莉夸會議室里的大圓桌子。

"馬小丹做的椅子也夠絕的。"皮皮魯摸摸馬小丹做的高背椅,試著在上面坐

了一下,還真舒服。

"一會兒咱們在這兒開開會。"蘇宇提議。

平時這幾位都討厭開會。可在這樣的會議室里開自己的會,沒人反對。

餐廳里擺設的是長桌子,桌子上放著餐具。

"晚飯我給你們做。"田莉老想顯她的手藝。

"拿什么做呀?"馬小丹問。

"我準備了米、面、蔬菜。....."田莉打開一個鍋蓋,里面盛滿了食物。到底

是女孩。

"我只吃三粒米飯。"皮皮魯宣布。

"我吃五粒。"

“我吃兩粒。"

大家紛紛報數。

"上樓看看去。"張瑋愛睡覺,他很關心臥室。

二樓全部是臥室,一人一間。

馬小丹給朋友們分配住房:

"皮皮魯住201房間,我住202,張瑋住203,蘇宇住204,田莉住

205。"皮皮魯打開201房間的門,真漂亮呀!席夢思床、沙發、寫字臺、吊

燈。.....皮皮魯在床上翻了個跟頭。他聽見隔壁也在翻跟頭。

"別翻啦,別翻啦,"蘇宇闖進來,"三樓專門是讓咱們翻跟頭的地方。"皮皮

魯來到走廊里,大聲喊道:"咱們到會議室去商量商量怎么玩吧!"小伙伴們連蹦

帶跳地擁進會議室。

他們坐下后心還在"咚咚"跳。兒童的天性、屬虎的虎勁兒頭一次從他們身上

冒出來。開會研究怎么玩!先玩什么!

怎樣玩好!

"我說先去原始森林探險!"蘇宇提議。

"同意!"眾口贊成。他們太渴望與大自然接觸了。

"皮皮魯當探險隊長,他去過野外。再說,那吊蘭是他家的,他熟悉地形。"

馬小丹推薦皮皮魯。

"叫我當我就當。"皮皮魯往桌子上一站,"介紹介紹情況。

這片原始森林地形復雜,歷史悠久,道路險惡,希望大家不要單獨行動,聽

我指揮。"“明白。"“放心吧!"“丟不了。"“好,出發!"皮皮魯從桌子上跳下

來。

探險隊離開紅塔飯店,朝原始森林進軍。他們來到原始森林旁邊。

"咱們得順著這粗藤爬上去。"皮皮魯抓住吊蘭巨大的葉子,領先往上爬。

勇士們緊跟在后邊。

終于接觸到大自然了,終于接觸到綠色了,當他們的身體與綠葉融合在一起

時,他們頭一次體會到自己是生命,是大自然的生命。這里沒有建筑,沒有污染,

沒有噪音,沒有家長的訓斥,沒有老師的管束,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鬧就鬧。.....

“啊--"不知是誰發自肺腑地大喊了一聲。

只有他們能理解這喊聲。這是積郁多年的壓抑感釋放的吶喊。

"啊--"

“啊--"

叫喊聲此起彼伏。

他們踩在了土地上,面前是一望無際的神秘的大森林。

"跟著我走,可別掉進沼澤地--今天中午剛澆過水。"皮皮魯叮囑同伴。

第五章

一進原始森林,皮皮魯就管不住他的隊員了,大家不顧一切地奔跑起來,盡

情顯示著自己作為一個生命的存在。

"別亂跑!別亂跑!"皮皮魯告訴伙伴們。

沒人聽他的。一轉眼,只剩下皮皮魯自己了。皮皮魯索性也奔跑起來,真痛

快呀!

"救命呀!"一聲尖叫。

皮皮魯一驚,聽聲音是張瑋。

"救命呀!"又是一聲。

皮皮魯判斷了一下方位,是在右邊。他朝右邊跑去。

巨大的葉子使皮皮魯看不清前方,他只能根據張瑋的呼叫聲來判斷方向。

繞過一片大葉子,皮皮魯看見張瑋正在遭受一只大蚊子的襲擊。平時看起來

不堪一擊的小蚊子,如今變成了一架轟炸機似的龐然大物,肆無忌憚地攻擊張瑋。

皮皮魯沖過去,護住張瑋。

大蚊子又飛過去了,挺著長長的尖嘴準備襲擊。

就在蚊子的尖嘴伸過來的一剎那,皮皮魯跳起來抓住了蚊子的尖嘴。

蚊子沒料到皮皮魯這一著,它奮力氣動翅膀,把皮皮魯帶上了天空。

皮皮魯不敢松手,掉下去就會粉身碎骨。蚊子拖著皮皮魯飛不高,它使勁兒

晃動身體,想把皮皮魯甩下去。

皮皮魯用力擰蚊子的長嘴。蚊子疼得受不了,只得不斷降低飛行高度。

終于,皮皮魯的雙腳夠著地面了。只見他使出全身的力氣把蚊子嘴擰歪了,

然后一松手,平安著陸了。

大蚊子歪著身子逃走了。

小伙伴們從原始森林里跑出來,圍住皮皮魯。

"沒事吧?"

“受傷了嗎?"

“什么事也沒有。"皮皮魯臉不變色,心里跳得厲害。

"你真偉大。"田莉拍拍皮皮魯身上的土。

"謝謝你。"張瑋不好意思地對皮皮魯說。

"開窗戶就愛進蚊子。"蘇宇說。

"咱們去吃飯,吃完飯去開飛機怎么樣?"皮皮魯飛了一回,上癮了。

"行,開飛機!"大家一窩蜂似的跑進紅塔飯店的餐廳。

"等等,我還沒做飯呢!"田莉趕忙走進廚房去燒飯。

皮皮魯他們在餐桌旁眉飛色舞地聊剛才的"歷險記"。

盡管田莉的烹調手藝一般化,可大家吃得很香。

飯后,勇士們來到飛機旁。這時,天已有點黑了,可誰也沒有回家的意思。

一共是兩架飛機。一架直升飛機,一架客機。

皮皮魯拉開直升飛機的艙門,鉆進去。

飛機里邊挺寬敞,客艙里有兩排皮椅。皮皮魯走進駕駛艙,坐在駕駛員的位

置上。

"你想開?"蘇宇站在飛機外邊問皮皮魯,他有些擔心。

"試試。"皮皮魯說,"有電池嗎?"

“新換的。"蘇宇說。

"你們離開點兒,我試飛。"皮皮魯沖伙伴們揮揮手。

"我也去。"田莉跨上飛機。

“把艙門關好。"皮皮魯回頭對田莉說。

田莉把艙門關緊。

皮皮魯打開氣動開關,發動機工作了,飛機的螺旋槳旋轉起來。

直升飛機離地了,它飛到電燈那么高,懸在空中。

"噢--"地面上的伙伴們一陣歡呼。

皮皮魯試著操縱直升飛機進行了左轉彎、右轉彎、上升、下降等動作。

田莉坐在皮皮魯身邊,把頭從機窗上探出去,沖下邊的伙伴們笑。

直升飛機器穩地著陸了。皮皮魯拉開玻璃窗,喊道:"快上來,咱們開出去玩

玩。"馬小丹、蘇宇和張瑋蹬上了飛機。

第六章

"咱們應該準備降落傘,萬一飛機出事故,怎么辦?"張瑋說。

"我有降落傘,是放花炮留下的。"蘇宇說。

"有幾頂?"田莉問。

"好多呢!"蘇宇說,"田莉,你跟我去拿。"田莉和蘇宇抱來五頂降落桑"坐好,

起飛了!"皮皮魯宣布。

大家感到新鮮又緊張,他們都是頭一次坐飛機。

直升飛機離地了,在屋里轉了一圈,從窗戶飛出去。

大家在客艙里趴在窗戶上往下看。

"真高呀!"張瑋吐吐舌頭。

"咱們去哪兒玩呀?"皮皮魯問。

"去學校看看。"

“去電影院。"

七嘴八舌。

"去少年宮怎么樣?"皮皮魯提議。

"對,去少年宮,看看他們那些訓練班都干什么。"馬小丹說。

他們平時進不去少年宮。什么美術班呀,書法班呀,計算機班呀,等等都沒

他們的份。

直升馬機在夜幕的掩護下,朝少年宮飛去。

"你們的爸爸媽媽保準都著急了。"蘇宇笑著說。

他們都很愛自己的爸爸媽媽,都不愿意讓爸爸媽媽著急。

可這是他們降生到這個世界上頭一次玩得這么痛快,他們忘記了一切。

"繞過前邊那座樓就是少年宮。"田莉提醒駕駛員。

皮皮魯操縱飛機下降高度,直升飛機在少年宮上空盤旋了一圈,尋找著陸的

地點。

"那座房子旁邊有個花壇。"馬小丹告訴皮皮魯。

花叢是隱蔽的好地方。

直升飛機降落在花叢中。

"這回可真不能亂跑了,要是被別人抓住,就糟了。"皮皮魯叮囑大家。

“誰也別亂跑!"蘇宇說。

"就是,不準亂跑!"張瑋加重了語氣。

"......"

"......"

每人說一遍。

"看看那屋里在干什么。"皮皮魯指指一間屋子。

大家跟在皮皮魯后邊悄悄走過去。

這是音樂班笛子組。一位戴眼鏡的老師正在講課,幾位同學在聽講,笛子放

在椅子旁邊。

"好,就講到這兒,休息十分鐘,下堂課練習演奏。"老師說。

"快閃開!"皮皮魯招呼伙伴們躲在黑影處。

笛子班的同學們從教室里沖出來,伸胳膊踢腿。

"咱們拿紙把他們的笛子都堵上。"馬小丹提議。

"要快!"皮皮魯說。

趁教室里沒人,五位勇士沖進去,分頭堵笛子。

皮皮魯一口氣堵了四支笛子。

"快,快!"皮皮魯催大家。

"我這個塞不進去!"田莉急了。

皮皮魯過去幫她往里塞。

"紙團太大了,撕下來點兒!"皮皮魯把紙團打開,撕下來一半兒。

田莉把紙團塞進笛子里。

"撤退!"皮皮魯發令了。

他們剛離開屋子,老師就招呼同學進教室了。

第七章

這是合唱班。同學們站在樓梯形的架子上聽老師講合唱的注意事項。

"咱們到他們腳底下去。"皮皮魯領著伙伴們鉆進樓梯形架子的下邊。

"他們一唱歌,咱們就怪叫。"皮皮魯出謀劃策。

"我學驢叫。"馬小丹說。

"我學狗叫。"張瑋說。

"我學狗叫像,你學貓叫吧!"蘇宇不干。

"行。其實我學的也不差。"張瑋寬宏大量。

"我學羊叫。"田莉捏著鼻子。

"現在咱們就唱一遍《在希望的田野上》這首歌。"老師大聲說,"手風琴伴奏!

"音樂響了。

"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歌聲頓起。

"汪汪汪。....."

“喵喵喵。....."

“咩咩咩。....."

“誰出洋相?!"老師鼻子都氣歪了。

沒人承認。

看來這位老師比笛子班那位涵養好些。

“再唱一遍。"

“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咩。....."“喵。....."“汪。.....

"“停!"惡作劇超過了老師涵養的限度,"是誰?站出來!"學生們互相看,互相

找。

"讓他們查吧,咱們撤退!"皮皮魯小聲說。

調皮鬼們悄悄地離開了合唱班。

"行啦,在這兒玩夠了,咱們返航吧!"蘇宇提議。

"走。"皮皮魯也覺得惡作劇搞得差不多了。再搞下去,明天少年宮非把這些

才子才女們都開除不可。

他們鉆進直升飛機。

"我來開一會兒。"馬小丹對皮皮魯說。

皮皮魯把駕駛要領告訴他。

馬小丹坐在駕駛員的位置上,皮皮魯坐在他身邊。

直升飛機升到了空中。"往右飛。"皮皮魯指揮。

飛機擦著樹梢離開了少年宮。

"注意左邊那棟高樓。"皮皮魯提醒馬小丹。

"等會兒,你們看那間屋里的那個人怎么了?"張瑋指著一個窗戶說。

直升飛機靠近那個窗戶。

房間里有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只見他滿頭大汗,左手捂著心口,右手想去

抓電話,摔倒在地上。

"不好,他準是心臟病犯了!"皮皮魯判斷說。

“怎么辦?"馬小丹問。

"得想辦法救他!"皮皮魯毫不猶豫地說。

"咱們怎么進去呀?"蘇宇為難地問。

"把紗窗撕開,鉆進去。"皮皮魯對馬小丹說,"有本事把飛機停在窗臺上嗎?

"“沒問題。"馬小丹眼睛都不敢眨,還真把直升飛機停在窗臺上了。

"馬小丹守衛飛機,其他人跟我來!"皮皮魯跳下飛機。

田莉、張瑋和蘇宇也相繼跳下飛機,他們來到紗窗旁邊。

皮皮魯發現紗窗上本來就有一個裂口,他把幾根張牙舞爪的鐵絲彎到一邊,

鉆了進去。

"當心,別扎著。"皮皮魯叮囑同伴。

大家都順利鉆了進來。

那人躺在地上,臉色鐵青。

桌子正好挨著窗臺,皮皮魯他們來到桌子上。

"給急救站打電話!"皮皮魯指指電話機。

"先想辦法把話筒抬起來,咱們搭個人梯。"皮皮魯說完站在最下邊。

蘇宇踩在皮皮魯肩膀上,張瑋又爬到蘇宇肩膀上,夠著話筒了。

張瑋雙手托住話筒,使勁兒往上舉。

皮皮魯在下邊快吃不住勁了,雙腿直打顫。

"往旁邊使勁兒!"田莉看到話筒已離開電話機。

張瑋把話筒使勁往旁邊推,只聽"咣當"一聲,話筒掉在桌子上。

皮皮魯兩腿一軟,三個人都倒在桌子上。田莉在一旁哈哈大笑。

第八章

撥號更難,而且誰也不知道急救站的號碼。

"給查號臺打電話,讓他們幫幫忙!"田莉出主意。

"這辦法好。查號臺的號碼也簡單。"張瑋投贊成票。

皮皮魯說:"咱們爬上電話機,圍著號碼盤站在四個不同的位置,大家一起用

力撥號盤。"四位勇士爬上電話機。

"真滑!"田莉差點兒摔下去。

"第一個數是1。"皮皮魯說,"預備,開始!"“一、二、三!"“一、二、三!

"大家一起使勁,嘴里還不停地喊著號子。他們像接力賽那樣一個格一個格往后挪。

"1"的路程最短。

"預備--松手!"皮皮魯喊。

大家一齊松手,號盤反彈回去。

站在最底下的張瑋被撞下去了。

"沒事吧?"皮皮魯問張瑋,"快上來,兩個號之間不能隔的時間太長。"張瑋

頑強地爬上電話機。

“預備--開始!"皮皮魯一聲令下。

又是撥"1"。

"現在撥4,這回可得用大勁兒了。"皮皮魯告誡伙伴們。

大家咬著牙轉號盤。有的推,有的拉。反正誰都知道不能松手,只要一松手,

就前功盡棄,還得重新撥一遍。

終于,"4"到位了。

"松手!"皮皮魯大喊一聲。

這回號盤反彈的力量增大了,四個人全被甩了出去。

大家顧不上喊疼,站起來就往話筒那兒跑,田莉和皮皮魯跑到送話筒旁邊,

張瑋和蘇宇跑到聽話筒旁邊。

"通了嗎?"皮皮魯問張瑋。

張瑋說了一句話,皮皮魯和田莉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占線。"張瑋這樣說。

只好再撥一次。新的長征開始了。四位勇士滿頭大汗。這回通了。

"快講,她問話呢!"張瑋把耳朵貼在聽筒旁邊"阿姨,向您求救,我們這里有

個人心臟病發作,請您快幫忙叫輛救護車!"皮皮魯沖著送話筒大喊。

"急救站電話是763361。"查號臺的阿姨說。

"她告訴咱們急救站的電話號碼了,里邊還有7哪!咱們哪兒撥得動呀!快跟

她說!"張瑋沖皮皮魯嚷嚷。

"阿姨您別掛電話!求求您!我們撥不動電話,噢,我們是小孩,不會打。請

您先查查我們這個號碼的住址,再叫救護車來!"皮皮魯語無倫次。

"她問咱們是不是在跟她搗亂?"張瑋把話傳給皮皮魯。

“我發誓,阿姨!拿我所有的朋友發誓,不是跟您搗亂!

請您幫忙!"皮皮魯幾乎是央求了。

"她同意了,說讓咱們別掛電話。"張瑋眉飛色舞。

"她想讓咱們掛咱們也掛不上呀!"皮皮魯苦笑。

"喲,這人還是個作家呢!"蘇宇在桌子上發現了一堆稿紙。

皮皮魯跑過去看看作家的名字,搖搖頭。

"我最不喜歡看他寫的小說。"皮皮魯說。

"他寫得是不大好,可還到處發。"張瑋也知道這位兒童文學作家。

"他把眼鏡都摔碎了。"田莉指指地上。

大家同情地看著這位作品一般靠下的作家,既同情他的身體,又同情他的小

說。

樓下響起了救護車的呼叫聲。

"快躲出去。"皮皮魯讓大家快從紗窗出去,他斷后。

他們鉆進直升飛機,躲在飛機里看屋里的情景。

救護人員把大門撞開了。他們抬著擔架跑進屋里,把病人放在擔架上,抬走

了。

"起飛!"皮皮魯一揮手。

直升飛機離開了窗臺,返航了。

第九章

直升飛機降落在紅塔樂園。

勇士們離開飛機,走進紅塔飯店。他們來到會客廳,大家坐在沙發上。

"真累呀!"蘇宇躺在沙發上,"你們可該回家了,現在起碼九點了。"誰也不

想走。

"咱們再來一次海戰就走,要不澡盆白抬了。"皮皮魯說。

"分兩頭吧,正好兩艘軍艦。"蘇宇說。

"來,手心手背。"馬小丹伸出手。

大家都舉起手。

"手心手背--"皮皮魯喊。

大家一齊出手。皮皮魯和馬小丹是手心,其余三位是手背。

"走,打海戰去!"馬小丹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朝飯店外邊跑去。

"沖啊!"誰也不甘落后,都朝碼頭跑去。

"咱們要這艘炮艦。"皮皮魯和馬小丹登上一艘炮艦。

田莉、張瑋和蘇宇登上巡洋艦。

皮皮魯站在甲板上,四周是漆黑的水面。馬小丹跑進駕駛室,打開探照燈。

海面真遼闊呀!皮皮魯覺得心曠神怡。

"皮皮魯,快來幫忙發動軍艦呀!"馬小丹叫道。

皮皮魯忙鉆進駕駛室。

"找不到開關。"馬小丹急得直轉。

"我到外邊找找。"皮皮魯來到甲板上,他蹲下身子,順著船邊摸。

“在這里!我開啦?"皮皮魯喊。

"開吧!"駕駛室里傳出馬小丹的聲音。

皮皮魯打開開關,發動機工作了。

炮艦朝前開去。旁邊巡洋艦甲板上的田莉直叫:"快點兒,看人家都起錨了!

"“咱們埋伏在一個水域,伏擊他們。"皮皮魯對馬小丹說。

"行!"馬小丹掌握輪,神氣得不行。

"我去準備炮彈。"皮皮魯來到大炮旁邊。

炮彈是塑料的,整整一箱。

皮皮魯拿起一發炮彈塞進炮膛,他坐在炮手的位置上,試著調整炮管的方向。

"咱們就躲在這兒吧?"馬小丹從駕駛室里探出頭來。

"行,把燈都關上,發動機也關上。"皮皮魯吩咐。

轉眼間炮艦漆黑一片。

遠方傳來馬達聲。

"他們來了!"皮皮魯看見一個黑影出現在左前方。

炮口對準了黑影。

皮皮魯按了射擊按鈕。

"嗵!"的一聲。

對方沒反應。

"快幫我遞炮彈。"皮皮魯沖馬小丹喊。

馬小丹跑過來給皮皮魯遞炮彈。

又是一炮。

忽然,皮皮魯覺得耳邊"嗖"的一聲,緊接著,身后傳來撞擊聲。

“他們也開火了,快發動機器!"皮皮魯一邊往炮膛里塞炮彈,一邊對馬小丹

說。

炮艦起動了。

"用探照燈晃他們的眼睛!"皮皮魯喊。

探照燈亮了,直射巡洋艦。皮皮魯看見蘇宇在開炮。

皮皮魯瞄準了敵艦的旗子,開炮。

敵艦的艦旗被打掉了。

"厲害呀!"馬小丹表揚炮手。

"糟糕,炮卡殼了!”皮皮魯慌了,"快調頭跑。"馬小丹急忙操縱炮艦調頭。

敵艦追上來。

"快投降吧!皮皮魯!"田莉大喊。

"繞到后邊撞他們!"皮皮魯躲進駕駛室。

炮艦全速前進,艦尾卷起浪花。

皮皮魯和馬小丹感到快活極了,他們從前作夢都想乘坐軍艦,今天終于如愿

以償了,還能親手打海戰,真來勁兒。

炮艦比巡洋艦靈活,不一會兒就繞到了巡洋艦后邊。

"攔腰撞他們!"皮皮魯說。

正好敵艦發現了后邊的炮艦,正在調頭,艦身橫了過來。

"撞!"皮皮魯拳頭往下一砸。

炮艦像脫韁的馬,朝敵艦沖過去。

一聲巨響,皮皮魯只覺得天旋地轉,接著便全身透涼。

兩艘軍艦都翻了。

第十章

皮皮魯努力從水下浮出水面,他明白闖禍了--蘇宇和張瑋會淹死的,他倆不

會游泳。

"呼--"皮皮魯身邊又冒出一個人頭。

"馬小丹?"皮皮魯問。

"是我!這回可真是艦毀人亡呀!"馬小丹抹了把臉上的水珠。

"咱們快去救蘇宇和張瑋!"皮皮魯提醒馬小丹。

馬小丹這才想起蘇宇和張瑋不會游泳,也慌了。

他倆朝巡洋艦沉沒的地方游去。

"蘇宇--"皮皮魯一邊踩水一邊喊。

"張瑋--"馬小丹一邊喊一邊踩水。

遠處有個人在撲騰水。

皮皮魯奮力游過去,是張瑋!

"別慌,我來了!"皮皮魯從后邊抱住張瑋。

馬小丹從沉船上找到一個救生圈,給張瑋套上。

"你就在這兒呆著,別亂動。看見蘇宇喊我們。"皮皮魯對張瑋說。

"我明天就去學游泳!我媽再反對我也不管她!"張瑋氣急敗壞。

皮皮魯和馬小丹在沉船附近尋找蘇宇。田莉從水下冒出來了。

“看見蘇宇了嗎?"馬小丹問。

"沒有。"田莉嗆了一口水。

"得趕快把房間的燈打開!"皮皮魯說。

"誰夠得著燈繩呀!"馬小丹提醒皮皮魯。

"你們先找,我去開燈。"皮皮魯向岸邊游去。

小小的洗澡盆,現在對皮皮魯來說是汪洋大海,他在深不可測的海水中拼命

游著,游著。

終于游到岸邊了,皮皮魯爬上碼頭,朝直升飛機停著的地方跑去。

他飛快地鉆進直升飛機,打開了發動機。直升飛機升到空中。

皮皮魯操縱飛機靠近電燈繩,想在飛機里伸出手去開電燈那是異想天開,還

沒等你夠著燈繩,飛機的螺旋槳就會撞墻,結局毫無疑問是機毀人亡。

沒時間猶豫了。皮皮魯讓飛機懸停在離燈繩最近的地方,他把駕駛系統固定

好,使飛機無人操縱也能停在空中。

皮皮魯來到客艙,拿起一頂降落傘系在腰上。他打開了艙門。

皮皮魯深深吸了口氣,他看準了燈繩,縱身跳出機艙。

他準確地抓住了燈繩。皮皮魯雙腳蹬在墻壁上,身體與墻壁形成水平垂直狀

態,只見他用力往下拉燈繩。

屋里的電燈亮了。

皮皮魯打開降落傘,跳了下去。

直升飛機還懸在空中。皮皮魯顧不上它了,拼命往大海那邊跑。

當他站在碼頭上時,看見馬小丹和田莉已從沉船里找到了蘇宇。

皮皮魯跳下水,朝沉船游去。

"怎么樣?"皮皮魯隔老遠就問。

"有點兒昏迷,喝了不少水。"馬小丹說。

"快送上岸搶救。"皮皮魯在沉船上找了個救生圈,給蘇宇套上。

馬小丹推著張瑋,皮皮魯和田莉推著蘇宇,向碼頭游去。

一到碼頭,他們就爬上岸抬著蘇宇往紅塔飯店跑。

蘇宇被放在地板上,皮皮魯給他做人工呼吸。田莉去給他燒姜湯。

蘇宇睜開眼睛了,說的第一句話是:

"一比一。"

大家高興極了,每人親了他一下。

第十一章

田莉燒好了姜湯。大家到餐廳喝姜湯。

"喝完了趕快回家,明天再玩。"皮皮魯說。

大家雖然都舍不得離開紅塔樂園,但都知道不回家是不行的。他們今天玩得

真開心呀!

"我明天要借幾本有關原始森林的書,研究研究原始森林。"蘇宇說。

"我將來考航空學院。"馬小丹說。

“我當潛水員。"張瑋為自己不會游泳感到羞愧。

"我守總機,就像查號臺那個阿姨一樣。"田莉說。

"皮皮魯,你長大干嗎?"蘇宇問。

"我嗎?我研究怎樣把停在空中的直升飛機拉回地面。"皮皮魯指指窗外還懸

在空中的直升飛機。

大家笑了。

"我去看看那直升飛機。"蘇宇跑出去。

"我也去看看。"馬小丹跟著跑出去。

這時,大門口突然傳來撞門的聲音,夾雜著呼喚聲:"皮皮魯--"“馬小丹--

"“田莉--"“張瑋--"是家長們來了!原來,家長們到了吃晚飯的時候還不見孩子

回來,就到處找。可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到了,還是沒有。他們慌了,報告了公

安局,連警察都出動了。

終于,一位家長發現了蘇宇家的窗口剛剛亮燈,他們就蜂擁而來撞門了。

平時,他們千叮嚀萬囑咐自己的孩子,放學后就在家里老老實實呆著,不準

亂跑。今天這么晚了還不見孩子的影子,他們能不慌嗎?

家長們沖開了蘇宇房間的門,屋里的景象嚇了他們一跳:玩具亂七八糟地擺

了一地,軍艦沉沒在澡盆里,直升飛機懸停在空中,還有花盆,積木。可屋里沒

人呀!

幾位家長認出了自己家的玩具。

馬小丹的媽媽一眼看見了桌上的紙條,她拿起紙條。什么?她揉揉眼睛,又

看了一遍。

她蹲下身子,往地上看,看見了自己的兒子馬小丹,火柴棍那么小的馬小丹,

旁邊還站著蘇宇。

馬小丹的媽媽慌了,她生怕自己的兒子再也變不回來了,她看見了地上的噴

霧器,就是紙條上寫的那個神奇的噴霧器,她不顧一切地拿起噴霧器,朝馬小丹

和蘇宇噴射。

皮皮魯在餐廳的窗口看見了這一切。突然,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天哪,

馬小丹的媽媽是在用黃顏色的噴頭噴射!

黃顏色!固定原狀的噴頭!!!

"別噴啦!"皮皮魯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喊叫聲。這不像是從孩子嘴里能發出

的聲音。

馬小丹和蘇宇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他們朝紅塔飯店跑來。

"怎么啦?"馬小丹和蘇宇問。

"你。.....你。.....媽媽用。.....黃噴。.....噴頭。....."皮皮魯泣不成

聲。

蘇宇和馬小丹愣了。

"就是說,我倆永遠就這么小了?"蘇宇問。

皮皮魯點點頭,田莉和張瑋在一旁哭。

"這不是挺好嗎?我永遠可以和大自然在一起了。皮皮魯,你能把吊蘭送給我

嗎?再去給我找幾盆原始森林來,行嗎?"蘇宇覺得與其當一個與大自然隔絕的五

尺大漢,倒不如當一個天天生活在大自然中的小人兒。

"你們別難過,我也愿意當小人兒。不用上航空學院也可以開飛機啦。其實開

飛機有什么好學的,誰都能開。只要花幾年功夫上學,自己折騰自己。對了,你

們以后多給我幾架飛機,別忘了。"馬小丹一點不難過。雖然再也變不大了,但他

有了空間。就是,與其當一個四面受阻的五尺大漢,倒不如當一個主宰空間的小

人兒。

皮皮魯和田莉、張瑋不哭了。現在他們不可憐蘇宇和馬小丹了,而是可憐自

己了。

"我也不想變大了--"皮皮魯沖出紅塔飯店,沖著巨人們喊:"用黃色的噴頭朝

我噴吧--"田莉和張瑋也跟著沖出去。

"我有一套高級建筑積木,咱們蓋個賓館。"馬小丹說。

"我家里也有軍艦。"張瑋說。

"我有玩具炊具,咱們蓋個餐廳,我給你們做飯。"田莉說。

"這事得保密,誰都別說出去。"皮皮魯建議。

"對,不能說出去,要是讓家長和老師知道了,他們準不干。"蘇宇說。

"現在你快把我們變大吧,這樣仰著頭看你實在不好受。"田莉沖蘇宇說。

蘇宇把藍色噴頭對準皮皮魯他們。

一陣噴射。

皮皮魯最先恢復原狀,田莉、馬小丹和張瑋陸續長高。

"你也體驗體驗,好玩極了。"皮皮魯從蘇宇手里接過噴霧器,對蘇宇說。

蘇宇點點頭。

皮皮魯拿著噴霧器朝他"開火"了。蘇宇變小后不顧一切地朝游樂場跑去。

"誰去陪他?"皮皮魯問伙伴們。

“我去!"田莉剛才沒玩夠。

皮皮魯二話沒說,一陣掃射。

田莉追蘇宇去了。皮皮魯看見兩個那么點兒的小人兒在游樂場里玩,覺得有

意思極了。

蘇宇和田莉玩累了,皮皮魯把他倆變大。

"該回家了,明天放學后拿著自己的玩具來。"皮皮魯宣布。

大家真高興啊,終于有了自己的游樂場所了。以后,他們要在這兒舉行足球

比賽,汽車大賽,海戰、空戰。.....皮皮魯和伙伴們在紅塔樂園里將有一番有趣

的經歷。

第四章

第二天下午放學后,紅塔樂園的成員在校門口集合。

"現在回家拿玩具,然后到蘇宇家去玩。"皮皮魯吩咐。

伙伴們分頭回家拿玩具。

半小時后,大家陸續來到蘇宇家。

田莉把炊具放在地上。馬小丹把建筑積木從書包里拿出來。張瑋掏出軍艦。

皮皮魯拿來一盆大吊蘭。

"拿吊蘭干什么?"田莉問。

"這是原始森林,你們不是沒見過大自然嗎?"皮皮魯總是想讓伙伴們見見大

自然。他覺得與大自然隔絕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

"咱們先把飯店蓋起來。"馬小丹開始在地上搭積木,大家幫他建筑。

不一會兒,一座富麗堂皇的飯店矗立在游樂場旁邊。

"叫紅塔飯店怎么樣?"馬小丹征求大家的意見。

"行。"

“不錯。"

“挺好。"

全體通過。

"我這兒有橡皮泥,咱們捏一些桌椅沙發放進去。"蘇宇打開抽屜,取出一盒

橡皮泥。

大家分頭捏。

皮皮魯捏桌子,有圓桌子,長桌子,還有像聯合國開會那樣的大桌子。

田莉捏沙發。馬小丹做椅子。張瑋捏床。

蘇宇找來幾個小燈泡,接上電線,裝進紅塔飯店,電池安放在飯店外邊。

大家把家具和炊具放進紅塔飯店。

皮皮魯和蘇宇把洗澡盆裝滿了水,抬來放在紅塔飯店旁邊,再把兩艘軍艦放

到水里。澡盆邊上還修建了碼頭。

馬小丹和張瑋把賽車、坦克、飛機等等都擺放在飯店旁邊。皮皮魯把吊蘭放

在洗澡盆旁邊。

一切都安排好了,小伙伴們準備到紅塔樂園里痛痛快快玩一常"最好咱們一起

玩,別留值班的了。"田莉說。

"就是,留在外邊看著的太沒意思了。"蘇宇說。

皮皮魯想了想,說:

“我先把你們噴小,你們四個站在這塊積木上一起使勁按開關,大概能把我

噴校對了,蘇宇,你寫張條放在桌子上,就說怎么怎么能把咱們變大。別到時候

咱們自己噴不動,別人也不知道怎么噴。"蘇宇趴在桌子上,寫紙條。

皮皮魯把窗戶打開。

"干什么?"馬小丹問。

"萬一咱們能把飛機開上天,就出去轉轉。"皮皮魯想象力豐富。

一切準備就緒。

皮皮魯拿起噴霧器,把四位伙伴噴小了。他把噴霧器放在地上,旁邊放了塊

積木。

四個小人爬上積木,一起用力按噴霧器的開關。

噴霧器沖著皮皮魯的一條腿噴。糟糕,皮皮魯的一條腳先變短了,他差點兒

摔倒在紅塔飯店上!幸虧一只手扶住了桌子。

還好,緊接著他的全身都縮小了。

"成功嘍!成功嘍!"

大家歡呼雀躍。

"去看看咱們的飯店!"馬小丹帶頭朝紅塔飯店奔去。

大家跟在他后邊跑進飯店。

"哎呀!簡直是皇宮,啊!"蘇宇大叫起來。

"真漂亮呀!"田莉眼睛都不眨。

皮皮魯也被紅塔飯店的豪華和寬敞驚呆了。他們從來沒去過這么寬大、宏偉

的建筑物里邊,他們從生下來就是在有限的空間里轉悠。

當他們突然意識到這寬敞的建筑屬于他們自己時,五個小伙伴緊緊抱在一起,

他們太激動了!他們從生下來就渴望有大的空間。過去,每當老師在課堂上講地

球有多大多大,宇宙有多大多大時,他們總是納悶:"我們活動的范圍怎么這么小

呢?"現在,他們可以在廣闊的空間里盡情地發揮兒童的天性了。

一樓有會議室、餐廳、健身房。

"皮皮魯做的桌子還真棒。"田莉夸會議室里的大圓桌子。

"馬小丹做的椅子也夠絕的。"皮皮魯摸摸馬小丹做的高背椅,試著在上面坐

了一下,還真舒服。

"一會兒咱們在這兒開開會。"蘇宇提議。

平時這幾位都討厭開會。可在這樣的會議室里開自己的會,沒人反對。

餐廳里擺設的是長桌子,桌子上放著餐具。

"晚飯我給你們做。"田莉老想顯她的手藝。

"拿什么做呀?"馬小丹問。

"我準備了米、面、蔬菜。....."田莉打開一個鍋蓋,里面盛滿了食物。到底

是女孩。

"我只吃三粒米飯。"皮皮魯宣布。

"我吃五粒。"

“我吃兩粒。"

大家紛紛報數。

"上樓看看去。"張瑋愛睡覺,他很關心臥室。

二樓全部是臥室,一人一間。

馬小丹給朋友們分配住房:

"皮皮魯住201房間,我住202,張瑋住203,蘇宇住204,田莉住

205。"皮皮魯打開201房間的門,真漂亮呀!席夢思床、沙發、寫字臺、吊

燈。.....皮皮魯在床上翻了個跟頭。他聽見隔壁也在翻跟頭。

"別翻啦,別翻啦,"蘇宇闖進來,"三樓專門是讓咱們翻跟頭的地方。"皮皮

魯來到走廊里,大聲喊道:"咱們到會議室去商量商量怎么玩吧!"小伙伴們連蹦

帶跳地擁進會議室。

他們坐下后心還在"咚咚"跳。兒童的天性、屬虎的虎勁兒頭一次從他們身上

冒出來。開會研究怎么玩!先玩什么!

怎樣玩好!

"我說先去原始森林探險!"蘇宇提議。

"同意!"眾口贊成。他們太渴望與大自然接觸了。

"皮皮魯當探險隊長,他去過野外。再說,那吊蘭是他家的,他熟悉地形。"

馬小丹推薦皮皮魯。

"叫我當我就當。"皮皮魯往桌子上一站,"介紹介紹情況。

這片原始森林地形復雜,歷史悠久,道路險惡,希望大家不要單獨行動,聽

我指揮。"“明白。"“放心吧!"“丟不了。"“好,出發!"皮皮魯從桌子上跳下

來。

探險隊離開紅塔飯店,朝原始森林進軍。他們來到原始森林旁邊。

"咱們得順著這粗藤爬上去。"皮皮魯抓住吊蘭巨大的葉子,領先往上爬。

勇士們緊跟在后邊。

終于接觸到大自然了,終于接觸到綠色了,當他們的身體與綠葉融合在一起

時,他們頭一次體會到自己是生命,是大自然的生命。這里沒有建筑,沒有污染,

沒有噪音,沒有家長的訓斥,沒有老師的管束,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鬧就鬧。.....

“啊--"不知是誰發自肺腑地大喊了一聲。

只有他們能理解這喊聲。這是積郁多年的壓抑感釋放的吶喊。

"啊--"

“啊--"

叫喊聲此起彼伏。

他們踩在了土地上,面前是一望無際的神秘的大森林。

"跟著我走,可別掉進沼澤地--今天中午剛澆過水。"皮皮魯叮囑同伴。

第五章

一進原始森林,皮皮魯就管不住他的隊員了,大家不顧一切地奔跑起來,盡

情顯示著自己作為一個生命的存在。

"別亂跑!別亂跑!"皮皮魯告訴伙伴們。

沒人聽他的。一轉眼,只剩下皮皮魯自己了。皮皮魯索性也奔跑起來,真痛

快呀!

"救命呀!"一聲尖叫。

皮皮魯一驚,聽聲音是張瑋。

"救命呀!"又是一聲。

皮皮魯判斷了一下方位,是在右邊。他朝右邊跑去。

巨大的葉子使皮皮魯看不清前方,他只能根據張瑋的呼叫聲來判斷方向。

繞過一片大葉子,皮皮魯看見張瑋正在遭受一只大蚊子的襲擊。平時看起來

不堪一擊的小蚊子,如今變成了一架轟炸機似的龐然大物,肆無忌憚地攻擊張瑋。

皮皮魯沖過去,護住張瑋。

大蚊子又飛過去了,挺著長長的尖嘴準備襲擊。

就在蚊子的尖嘴伸過來的一剎那,皮皮魯跳起來抓住了蚊子的尖嘴。

蚊子沒料到皮皮魯這一著,它奮力氣動翅膀,把皮皮魯帶上了天空。

皮皮魯不敢松手,掉下去就會粉身碎骨。蚊子拖著皮皮魯飛不高,它使勁兒

晃動身體,想把皮皮魯甩下去。

皮皮魯用力擰蚊子的長嘴。蚊子疼得受不了,只得不斷降低飛行高度。

終于,皮皮魯的雙腳夠著地面了。只見他使出全身的力氣把蚊子嘴擰歪了,

然后一松手,平安著陸了。

大蚊子歪著身子逃走了。

小伙伴們從原始森林里跑出來,圍住皮皮魯。

"沒事吧?"

“受傷了嗎?"

“什么事也沒有。"皮皮魯臉不變色,心里跳得厲害。

"你真偉大。"田莉拍拍皮皮魯身上的土。

"謝謝你。"張瑋不好意思地對皮皮魯說。

"開窗戶就愛進蚊子。"蘇宇說。

"咱們去吃飯,吃完飯去開飛機怎么樣?"皮皮魯飛了一回,上癮了。

"行,開飛機!"大家一窩蜂似的跑進紅塔飯店的餐廳。

"等等,我還沒做飯呢!"田莉趕忙走進廚房去燒飯。

皮皮魯他們在餐桌旁眉飛色舞地聊剛才的"歷險記"。

盡管田莉的烹調手藝一般化,可大家吃得很香。

飯后,勇士們來到飛機旁。這時,天已有點黑了,可誰也沒有回家的意思。

一共是兩架飛機。一架直升飛機,一架客機。

皮皮魯拉開直升飛機的艙門,鉆進去。

飛機里邊挺寬敞,客艙里有兩排皮椅。皮皮魯走進駕駛艙,坐在駕駛員的位

置上。

"你想開?"蘇宇站在飛機外邊問皮皮魯,他有些擔心。

"試試。"皮皮魯說,"有電池嗎?"

“新換的。"蘇宇說。

"你們離開點兒,我試飛。"皮皮魯沖伙伴們揮揮手。

"我也去。"田莉跨上飛機。

“把艙門關好。"皮皮魯回頭對田莉說。

田莉把艙門關緊。

皮皮魯打開氣動開關,發動機工作了,飛機的螺旋槳旋轉起來。

直升飛機離地了,它飛到電燈那么高,懸在空中。

"噢--"地面上的伙伴們一陣歡呼。

皮皮魯試著操縱直升飛機進行了左轉彎、右轉彎、上升、下降等動作。

田莉坐在皮皮魯身邊,把頭從機窗上探出去,沖下邊的伙伴們笑。

直升飛機器穩地著陸了。皮皮魯拉開玻璃窗,喊道:"快上來,咱們開出去玩

玩。"馬小丹、蘇宇和張瑋蹬上了飛機。

第六章

"咱們應該準備降落傘,萬一飛機出事故,怎么辦?"張瑋說。

"我有降落傘,是放花炮留下的。"蘇宇說。

"有幾頂?"田莉問。

"好多呢!"蘇宇說,"田莉,你跟我去拿。"田莉和蘇宇抱來五頂降落桑"坐好,

起飛了!"皮皮魯宣布。

大家感到新鮮又緊張,他們都是頭一次坐飛機。

直升飛機離地了,在屋里轉了一圈,從窗戶飛出去。

大家在客艙里趴在窗戶上往下看。

"真高呀!"張瑋吐吐舌頭。

"咱們去哪兒玩呀?"皮皮魯問。

"去學校看看。"

“去電影院。"

七嘴八舌。

"去少年宮怎么樣?"皮皮魯提議。

"對,去少年宮,看看他們那些訓練班都干什么。"馬小丹說。

他們平時進不去少年宮。什么美術班呀,書法班呀,計算機班呀,等等都沒

他們的份。

直升馬機在夜幕的掩護下,朝少年宮飛去。

"你們的爸爸媽媽保準都著急了。"蘇宇笑著說。

他們都很愛自己的爸爸媽媽,都不愿意讓爸爸媽媽著急。

可這是他們降生到這個世界上頭一次玩得這么痛快,他們忘記了一切。

"繞過前邊那座樓就是少年宮。"田莉提醒駕駛員。

皮皮魯操縱飛機下降高度,直升飛機在少年宮上空盤旋了一圈,尋找著陸的

地點。

"那座房子旁邊有個花壇。"馬小丹告訴皮皮魯。

花叢是隱蔽的好地方。

直升飛機降落在花叢中。

"這回可真不能亂跑了,要是被別人抓住,就糟了。"皮皮魯叮囑大家。

“誰也別亂跑!"蘇宇說。

"就是,不準亂跑!"張瑋加重了語氣。

"......"

"......"

每人說一遍。

"看看那屋里在干什么。"皮皮魯指指一間屋子。

大家跟在皮皮魯后邊悄悄走過去。

這是音樂班笛子組。一位戴眼鏡的老師正在講課,幾位同學在聽講,笛子放

在椅子旁邊。

"好,就講到這兒,休息十分鐘,下堂課練習演奏。"老師說。

"快閃開!"皮皮魯招呼伙伴們躲在黑影處。

笛子班的同學們從教室里沖出來,伸胳膊踢腿。

"咱們拿紙把他們的笛子都堵上。"馬小丹提議。

"要快!"皮皮魯說。

趁教室里沒人,五位勇士沖進去,分頭堵笛子。

皮皮魯一口氣堵了四支笛子。

"快,快!"皮皮魯催大家。

"我這個塞不進去!"田莉急了。

皮皮魯過去幫她往里塞。

"紙團太大了,撕下來點兒!"皮皮魯把紙團打開,撕下來一半兒。

田莉把紙團塞進笛子里。

"撤退!"皮皮魯發令了。

他們剛離開屋子,老師就招呼同學進教室了。

第七章

這是合唱班。同學們站在樓梯形的架子上聽老師講合唱的注意事項。

"咱們到他們腳底下去。"皮皮魯領著伙伴們鉆進樓梯形架子的下邊。

"他們一唱歌,咱們就怪叫。"皮皮魯出謀劃策。

"我學驢叫。"馬小丹說。

"我學狗叫。"張瑋說。

"我學狗叫像,你學貓叫吧!"蘇宇不干。

"行。其實我學的也不差。"張瑋寬宏大量。

"我學羊叫。"田莉捏著鼻子。

"現在咱們就唱一遍《在希望的田野上》這首歌。"老師大聲說,"手風琴伴奏!

"音樂響了。

"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歌聲頓起。

"汪汪汪。....."

“喵喵喵。....."

“咩咩咩。....."

“誰出洋相?!"老師鼻子都氣歪了。

沒人承認。

看來這位老師比笛子班那位涵養好些。

“再唱一遍。"

“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咩。....."“喵。....."“汪。.....

"“停!"惡作劇超過了老師涵養的限度,"是誰?站出來!"學生們互相看,互相

找。

"讓他們查吧,咱們撤退!"皮皮魯小聲說。

調皮鬼們悄悄地離開了合唱班。

"行啦,在這兒玩夠了,咱們返航吧!"蘇宇提議。

"走。"皮皮魯也覺得惡作劇搞得差不多了。再搞下去,明天少年宮非把這些

才子才女們都開除不可。

他們鉆進直升飛機。

"我來開一會兒。"馬小丹對皮皮魯說。

皮皮魯把駕駛要領告訴他。

馬小丹坐在駕駛員的位置上,皮皮魯坐在他身邊。

直升飛機升到了空中。"往右飛。"皮皮魯指揮。

飛機擦著樹梢離開了少年宮。

"注意左邊那棟高樓。"皮皮魯提醒馬小丹。

"等會兒,你們看那間屋里的那個人怎么了?"張瑋指著一個窗戶說。

直升飛機靠近那個窗戶。

房間里有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只見他滿頭大汗,左手捂著心口,右手想去

抓電話,摔倒在地上。

"不好,他準是心臟病犯了!"皮皮魯判斷說。

“怎么辦?"馬小丹問。

"得想辦法救他!"皮皮魯毫不猶豫地說。

"咱們怎么進去呀?"蘇宇為難地問。

"把紗窗撕開,鉆進去。"皮皮魯對馬小丹說,"有本事把飛機停在窗臺上嗎?

"“沒問題。"馬小丹眼睛都不敢眨,還真把直升飛機停在窗臺上了。

"馬小丹守衛飛機,其他人跟我來!"皮皮魯跳下飛機。

田莉、張瑋和蘇宇也相繼跳下飛機,他們來到紗窗旁邊。

皮皮魯發現紗窗上本來就有一個裂口,他把幾根張牙舞爪的鐵絲彎到一邊,

鉆了進去。

"當心,別扎著。"皮皮魯叮囑同伴。

大家都順利鉆了進來。

那人躺在地上,臉色鐵青。

桌子正好挨著窗臺,皮皮魯他們來到桌子上。

"給急救站打電話!"皮皮魯指指電話機。

"先想辦法把話筒抬起來,咱們搭個人梯。"皮皮魯說完站在最下邊。

蘇宇踩在皮皮魯肩膀上,張瑋又爬到蘇宇肩膀上,夠著話筒了。

張瑋雙手托住話筒,使勁兒往上舉。

皮皮魯在下邊快吃不住勁了,雙腿直打顫。

"往旁邊使勁兒!"田莉看到話筒已離開電話機。

張瑋把話筒使勁往旁邊推,只聽"咣當"一聲,話筒掉在桌子上。

皮皮魯兩腿一軟,三個人都倒在桌子上。田莉在一旁哈哈大笑。

第八章

撥號更難,而且誰也不知道急救站的號碼。

"給查號臺打電話,讓他們幫幫忙!"田莉出主意。

"這辦法好。查號臺的號碼也簡單。"張瑋投贊成票。

皮皮魯說:"咱們爬上電話機,圍著號碼盤站在四個不同的位置,大家一起用

力撥號盤。"四位勇士爬上電話機。

"真滑!"田莉差點兒摔下去。

"第一個數是1。"皮皮魯說,"預備,開始!"“一、二、三!"“一、二、三!

"大家一起使勁,嘴里還不停地喊著號子。他們像接力賽那樣一個格一個格往后挪。

"1"的路程最短。

"預備--松手!"皮皮魯喊。

大家一齊松手,號盤反彈回去。

站在最底下的張瑋被撞下去了。

"沒事吧?"皮皮魯問張瑋,"快上來,兩個號之間不能隔的時間太長。"張瑋

頑強地爬上電話機。

“預備--開始!"皮皮魯一聲令下。

又是撥"1"。

"現在撥4,這回可得用大勁兒了。"皮皮魯告誡伙伴們。

大家咬著牙轉號盤。有的推,有的拉。反正誰都知道不能松手,只要一松手,

就前功盡棄,還得重新撥一遍。

終于,"4"到位了。

"松手!"皮皮魯大喊一聲。

這回號盤反彈的力量增大了,四個人全被甩了出去。

大家顧不上喊疼,站起來就往話筒那兒跑,田莉和皮皮魯跑到送話筒旁邊,

張瑋和蘇宇跑到聽話筒旁邊。

"通了嗎?"皮皮魯問張瑋。

張瑋說了一句話,皮皮魯和田莉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占線。"張瑋這樣說。

只好再撥一次。新的長征開始了。四位勇士滿頭大汗。這回通了。

"快講,她問話呢!"張瑋把耳朵貼在聽筒旁邊"阿姨,向您求救,我們這里有

個人心臟病發作,請您快幫忙叫輛救護車!"皮皮魯沖著送話筒大喊。

"急救站電話是763361。"查號臺的阿姨說。

"她告訴咱們急救站的電話號碼了,里邊還有7哪!咱們哪兒撥得動呀!快跟

她說!"張瑋沖皮皮魯嚷嚷。

"阿姨您別掛電話!求求您!我們撥不動電話,噢,我們是小孩,不會打。請

您先查查我們這個號碼的住址,再叫救護車來!"皮皮魯語無倫次。

"她問咱們是不是在跟她搗亂?"張瑋把話傳給皮皮魯。

“我發誓,阿姨!拿我所有的朋友發誓,不是跟您搗亂!

請您幫忙!"皮皮魯幾乎是央求了。

"她同意了,說讓咱們別掛電話。"張瑋眉飛色舞。

"她想讓咱們掛咱們也掛不上呀!"皮皮魯苦笑。

"喲,這人還是個作家呢!"蘇宇在桌子上發現了一堆稿紙。

皮皮魯跑過去看看作家的名字,搖搖頭。

"我最不喜歡看他寫的小說。"皮皮魯說。

"他寫得是不大好,可還到處發。"張瑋也知道這位兒童文學作家。

"他把眼鏡都摔碎了。"田莉指指地上。

大家同情地看著這位作品一般靠下的作家,既同情他的身體,又同情他的小

說。

樓下響起了救護車的呼叫聲。

"快躲出去。"皮皮魯讓大家快從紗窗出去,他斷后。

他們鉆進直升飛機,躲在飛機里看屋里的情景。

救護人員把大門撞開了。他們抬著擔架跑進屋里,把病人放在擔架上,抬走

了。

"起飛!"皮皮魯一揮手。

直升飛機離開了窗臺,返航了。

第九章

直升飛機降落在紅塔樂園。

勇士們離開飛機,走進紅塔飯店。他們來到會客廳,大家坐在沙發上。

"真累呀!"蘇宇躺在沙發上,"你們可該回家了,現在起碼九點了。"誰也不

想走。

"咱們再來一次海戰就走,要不澡盆白抬了。"皮皮魯說。

"分兩頭吧,正好兩艘軍艦。"蘇宇說。

"來,手心手背。"馬小丹伸出手。

大家都舉起手。

"手心手背--"皮皮魯喊。

大家一齊出手。皮皮魯和馬小丹是手心,其余三位是手背。

"走,打海戰去!"馬小丹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朝飯店外邊跑去。

"沖啊!"誰也不甘落后,都朝碼頭跑去。

"咱們要這艘炮艦。"皮皮魯和馬小丹登上一艘炮艦。

田莉、張瑋和蘇宇登上巡洋艦。

皮皮魯站在甲板上,四周是漆黑的水面。馬小丹跑進駕駛室,打開探照燈。

海面真遼闊呀!皮皮魯覺得心曠神怡。

"皮皮魯,快來幫忙發動軍艦呀!"馬小丹叫道。

皮皮魯忙鉆進駕駛室。

"找不到開關。"馬小丹急得直轉。

"我到外邊找找。"皮皮魯來到甲板上,他蹲下身子,順著船邊摸。

“在這里!我開啦?"皮皮魯喊。

"開吧!"駕駛室里傳出馬小丹的聲音。

皮皮魯打開開關,發動機工作了。

炮艦朝前開去。旁邊巡洋艦甲板上的田莉直叫:"快點兒,看人家都起錨了!

"“咱們埋伏在一個水域,伏擊他們。"皮皮魯對馬小丹說。

"行!"馬小丹掌握輪,神氣得不行。

"我去準備炮彈。"皮皮魯來到大炮旁邊。

炮彈是塑料的,整整一箱。

皮皮魯拿起一發炮彈塞進炮膛,他坐在炮手的位置上,試著調整炮管的方向。

"咱們就躲在這兒吧?"馬小丹從駕駛室里探出頭來。

"行,把燈都關上,發動機也關上。"皮皮魯吩咐。

轉眼間炮艦漆黑一片。

遠方傳來馬達聲。

"他們來了!"皮皮魯看見一個黑影出現在左前方。

炮口對準了黑影。

皮皮魯按了射擊按鈕。

"嗵!"的一聲。

對方沒反應。

"快幫我遞炮彈。"皮皮魯沖馬小丹喊。

馬小丹跑過來給皮皮魯遞炮彈。

又是一炮。

忽然,皮皮魯覺得耳邊"嗖"的一聲,緊接著,身后傳來撞擊聲。

“他們也開火了,快發動機器!"皮皮魯一邊往炮膛里塞炮彈,一邊對馬小丹

說。

炮艦起動了。

"用探照燈晃他們的眼睛!"皮皮魯喊。

探照燈亮了,直射巡洋艦。皮皮魯看見蘇宇在開炮。

皮皮魯瞄準了敵艦的旗子,開炮。

敵艦的艦旗被打掉了。

"厲害呀!"馬小丹表揚炮手。

"糟糕,炮卡殼了!”皮皮魯慌了,"快調頭跑。"馬小丹急忙操縱炮艦調頭。

敵艦追上來。

"快投降吧!皮皮魯!"田莉大喊。

"繞到后邊撞他們!"皮皮魯躲進駕駛室。

炮艦全速前進,艦尾卷起浪花。

皮皮魯和馬小丹感到快活極了,他們從前作夢都想乘坐軍艦,今天終于如愿

以償了,還能親手打海戰,真來勁兒。

炮艦比巡洋艦靈活,不一會兒就繞到了巡洋艦后邊。

"攔腰撞他們!"皮皮魯說。

正好敵艦發現了后邊的炮艦,正在調頭,艦身橫了過來。

"撞!"皮皮魯拳頭往下一砸。

炮艦像脫韁的馬,朝敵艦沖過去。

一聲巨響,皮皮魯只覺得天旋地轉,接著便全身透涼。

兩艘軍艦都翻了。

第十章

皮皮魯努力從水下浮出水面,他明白闖禍了--蘇宇和張瑋會淹死的,他倆不

會游泳。

"呼--"皮皮魯身邊又冒出一個人頭。

"馬小丹?"皮皮魯問。

"是我!這回可真是艦毀人亡呀!"馬小丹抹了把臉上的水珠。

"咱們快去救蘇宇和張瑋!"皮皮魯提醒馬小丹。

馬小丹這才想起蘇宇和張瑋不會游泳,也慌了。

他倆朝巡洋艦沉沒的地方游去。

"蘇宇--"皮皮魯一邊踩水一邊喊。

"張瑋--"馬小丹一邊喊一邊踩水。

遠處有個人在撲騰水。

皮皮魯奮力游過去,是張瑋!

"別慌,我來了!"皮皮魯從后邊抱住張瑋。

馬小丹從沉船上找到一個救生圈,給張瑋套上。

"你就在這兒呆著,別亂動。看見蘇宇喊我們。"皮皮魯對張瑋說。

"我明天就去學游泳!我媽再反對我也不管她!"張瑋氣急敗壞。

皮皮魯和馬小丹在沉船附近尋找蘇宇。田莉從水下冒出來了。

“看見蘇宇了嗎?"馬小丹問。

"沒有。"田莉嗆了一口水。

"得趕快把房間的燈打開!"皮皮魯說。

"誰夠得著燈繩呀!"馬小丹提醒皮皮魯。

"你們先找,我去開燈。"皮皮魯向岸邊游去。

小小的洗澡盆,現在對皮皮魯來說是汪洋大海,他在深不可測的海水中拼命

游著,游著。

終于游到岸邊了,皮皮魯爬上碼頭,朝直升飛機停著的地方跑去。

他飛快地鉆進直升飛機,打開了發動機。直升飛機升到空中。

皮皮魯操縱飛機靠近電燈繩,想在飛機里伸出手去開電燈那是異想天開,還

沒等你夠著燈繩,飛機的螺旋槳就會撞墻,結局毫無疑問是機毀人亡。

沒時間猶豫了。皮皮魯讓飛機懸停在離燈繩最近的地方,他把駕駛系統固定

好,使飛機無人操縱也能停在空中。

皮皮魯來到客艙,拿起一頂降落傘系在腰上。他打開了艙門。

皮皮魯深深吸了口氣,他看準了燈繩,縱身跳出機艙。

他準確地抓住了燈繩。皮皮魯雙腳蹬在墻壁上,身體與墻壁形成水平垂直狀

態,只見他用力往下拉燈繩。

屋里的電燈亮了。

皮皮魯打開降落傘,跳了下去。

直升飛機還懸在空中。皮皮魯顧不上它了,拼命往大海那邊跑。

當他站在碼頭上時,看見馬小丹和田莉已從沉船里找到了蘇宇。

皮皮魯跳下水,朝沉船游去。

"怎么樣?"皮皮魯隔老遠就問。

"有點兒昏迷,喝了不少水。"馬小丹說。

"快送上岸搶救。"皮皮魯在沉船上找了個救生圈,給蘇宇套上。

馬小丹推著張瑋,皮皮魯和田莉推著蘇宇,向碼頭游去。

一到碼頭,他們就爬上岸抬著蘇宇往紅塔飯店跑。

蘇宇被放在地板上,皮皮魯給他做人工呼吸。田莉去給他燒姜湯。

蘇宇睜開眼睛了,說的第一句話是:

"一比一。"

大家高興極了,每人親了他一下。

第十一章

田莉燒好了姜湯。大家到餐廳喝姜湯。

"喝完了趕快回家,明天再玩。"皮皮魯說。

大家雖然都舍不得離開紅塔樂園,但都知道不回家是不行的。他們今天玩得

真開心呀!

"我明天要借幾本有關原始森林的書,研究研究原始森林。"蘇宇說。

"我將來考航空學院。"馬小丹說。

“我當潛水員。"張瑋為自己不會游泳感到羞愧。

"我守總機,就像查號臺那個阿姨一樣。"田莉說。

"皮皮魯,你長大干嗎?"蘇宇問。

"我嗎?我研究怎樣把停在空中的直升飛機拉回地面。"皮皮魯指指窗外還懸

在空中的直升飛機。

大家笑了。

"我去看看那直升飛機。"蘇宇跑出去。

"我也去看看。"馬小丹跟著跑出去。

這時,大門口突然傳來撞門的聲音,夾雜著呼喚聲:"皮皮魯--"“馬小丹--

"“田莉--"“張瑋--"是家長們來了!原來,家長們到了吃晚飯的時候還不見孩子

回來,就到處找。可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到了,還是沒有。他們慌了,報告了公

安局,連警察都出動了。

終于,一位家長發現了蘇宇家的窗口剛剛亮燈,他們就蜂擁而來撞門了。

平時,他們千叮嚀萬囑咐自己的孩子,放學后就在家里老老實實呆著,不準

亂跑。今天這么晚了還不見孩子的影子,他們能不慌嗎?

家長們沖開了蘇宇房間的門,屋里的景象嚇了他們一跳:玩具亂七八糟地擺

了一地,軍艦沉沒在澡盆里,直升飛機懸停在空中,還有花盆,積木。可屋里沒

人呀!

幾位家長認出了自己家的玩具。

馬小丹的媽媽一眼看見了桌上的紙條,她拿起紙條。什么?她揉揉眼睛,又

看了一遍。

她蹲下身子,往地上看,看見了自己的兒子馬小丹,火柴棍那么小的馬小丹,

旁邊還站著蘇宇。

馬小丹的媽媽慌了,她生怕自己的兒子再也變不回來了,她看見了地上的噴

霧器,就是紙條上寫的那個神奇的噴霧器,她不顧一切地拿起噴霧器,朝馬小丹

和蘇宇噴射。

皮皮魯在餐廳的窗口看見了這一切。突然,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天哪,

馬小丹的媽媽是在用黃顏色的噴頭噴射!

黃顏色!固定原狀的噴頭!!!

"別噴啦!"皮皮魯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喊叫聲。這不像是從孩子嘴里能發出

的聲音。

馬小丹和蘇宇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他們朝紅塔飯店跑來。

"怎么啦?"馬小丹和蘇宇問。

"你。.....你。.....媽媽用。.....黃噴。.....噴頭。....."皮皮魯泣不成

聲。

蘇宇和馬小丹愣了。

"就是說,我倆永遠就這么小了?"蘇宇問。

皮皮魯點點頭,田莉和張瑋在一旁哭。

"這不是挺好嗎?我永遠可以和大自然在一起了。皮皮魯,你能把吊蘭送給我

嗎?再去給我找幾盆原始森林來,行嗎?"蘇宇覺得與其當一個與大自然隔絕的五

尺大漢,倒不如當一個天天生活在大自然中的小人兒。

"你們別難過,我也愿意當小人兒。不用上航空學院也可以開飛機啦。其實開

飛機有什么好學的,誰都能開。只要花幾年功夫上學,自己折騰自己。對了,你

們以后多給我幾架飛機,別忘了。"馬小丹一點不難過。雖然再也變不大了,但他

有了空間。就是,與其當一個四面受阻的五尺大漢,倒不如當一個主宰空間的小

人兒。

皮皮魯和田莉、張瑋不哭了。現在他們不可憐蘇宇和馬小丹了,而是可憐自

己了。

"我也不想變大了--"皮皮魯沖出紅塔飯店,沖著巨人們喊:"用黃色的噴頭朝

我噴吧--"田莉和張瑋也跟著沖出去。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