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309暗室》之一金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2569
赞助商链接

第一章

皮皮魯和魯西西的家原先住在一棟老式樓房里。 連他們的爸爸媽媽也說不清

這棟樓房是哪個年代建造的。 樓房的墻壁很厚, 非常堅固, 而且冬暖夏涼。

一天下午, 皮皮魯和魯西西放學以后在家里做作業。

魯西西寫了一會兒, 覺得有點兒冷, 她打開壁柜的門, 鉆進去找毛衣。

魯西西家的壁柜很大, 可以站進去好幾個人。 魯西西和皮皮魯小時候經常在

里邊捉迷藏。

皮皮魯正在自己的房間里漫不經心地做作業, 只聽“嗵"的一聲, 房門被撞開

了, 魯西西上氣不接下氣地闖進哥哥的房間, 臉色煞白。

赞助商链接

"哥哥。 .....哥哥。 ....."魯西西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怎么啦?"皮皮魯滿不在乎地問。

"去去。 .....看。 ....."魯西西還是前言不搭后語。

"到底出了什么事?"皮皮魯看見妹妹嚇成這個樣子, 覺得好笑。

魯西西拉著皮皮魯朝她的房間走去。

皮皮魯走進妹妹的房間, 什么嚇人的事也沒有呀!魯西西把皮皮魯計到壁柜

跟前, 對他說:"你拉開門看看。 "皮皮魯大模大樣地拉開壁柜的門, 不禁"啊"地

叫了一聲, 緊接著倒吸了一口涼氣。

壁柜里的墻壁上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大洞, 洞口是長方形的, 洞里一陣陣地

往外噴射著寒氣。

"這。 ....."現在輪到皮皮魯吃驚了, 他看著魯西西。

"我在壁柜里找毛衣, 忽然聽到嘩啦一陣響聲, 轉眼功夫墻壁上就出現這么

一個大洞。 "魯西西心有余悸地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皮皮魯。

"暗室!"皮皮魯肯定地說。 他想起許多電影和小說里都有關于暗室的描述。

"一定是你無意中碰到了暗室門的開關,

赞助商链接
它就自動打開了!"皮皮魯斷定是這

么回事, "你仔細想想。 "魯西西回想著剛才自己都碰了哪些地方。

"想起來了, "魯西西指著壁柜里的墻角說, "就是那兒!"“哪兒呀?"皮皮魯

弄不清位置, "你走近點兒。 "魯西西不敢靠近壁柜。 皮皮魯找來一根竹竿, 遞給

魯西西。

"你指指是哪兒。 "皮皮魯說。

魯西西用竹竿指給皮皮魯看。 果然, 墻角處有一凸起的小塊, 一般情況下根

本發現不了。

皮皮魯壯著膽子走進壁柜, 他用手按了一下那個小凸塊。

只聽"哐當"一聲巨響, 嚇得皮皮魯忙跳出壁柜。

當他倆再往壁柜里看時, 洞不見了!墻壁上齊齊整整, 根本就沒有黑洞的一

點兒影子。

"暗室!真正的暗室!!"皮皮魯興奮得大叫起來。 在自己家里發現了一個誰

也不知道的暗室, 對于皮皮魯來說, 意義不亞于宇航員首次登上月球。

"這暗室里有什么東西呢?"皮皮魯開始發揮他的想象力了,

赞助商链接
"全是機關槍、手

槍?還是一個秘密通道?說不定能通到很遠的地方呢?要是通到我的教室下邊就

好了, 以后上學就從秘密通道走。 老師剛說皮皮魯怎么還沒來上課呀?我就從地

底下冒出來了, 嘿!"。

皮皮魯越想越美, 他鉆進壁柜, 按了一下墻角的小凸塊, 暗室的門打開叮他

又按了一下, 暗室的門聽話地關上了。

皮皮魯高興地拍了拍妹妹說:"魯西西, 你真偉大!我給你記功!不過, 還得

求你件事, 這暗室先別跟爸爸媽媽說, 行嗎?"皮皮魯決不平白無故表揚妹妹, 每

次表揚后邊都跟著條件。

"為什么?"魯西西恨不得馬上就告訴爸爸媽媽。

"大人一知道就沒勁了。 說不定, 這里邊有好玩的地方呢!"皮皮魯知道妹妹

平時也發愁沒地方玩。

"行, 我先不說。 "魯西西同意了。 她開始覺得這個神秘的暗室有點兒意思。

"咱們得給這個暗室起個名字, 叫。 ....."皮皮魯說。

"就叫309暗室吧!!"魯西西提議。

赞助商链接
因為他們家的門牌號碼是309。

"行, 就叫309暗室。 "皮皮魯同意了。 他覺得暗室是魯西西發現的, 起名

字的榮譽應該歸她。

"咱們現在就進去看看!"皮皮魯一分鐘也不想耽擱了, 他急于想知道暗室的

內幕。

"我可不敢進去。 "魯西西一貫勇于表明自己的膽怯。

"那我自己進去, 你在外邊接應我。 "皮皮魯不改變主意, "如果爸爸媽媽回來

了, 你就快喊我。 "魯西西答應了。

皮皮魯找來手電, 又拿了一根木棍當自衛武器。 一切準備就緒后, 他打開了

309暗室的門。

暗室里有一條很窄很陡的樓梯。 皮皮魯打著手電, 順著暗室的樓梯往下走。

"當心點兒!"魯西西在外面囑咐哥哥。

"沒問題!"暗室里傳出皮皮魯的聲音。 魯西西已經看不見哥哥了。

5分鐘過去了。

10分鐘過去了。

半個小時過去了。 .....

皮皮魯還沒有出來!

“皮皮魯--"魯西西害怕了, 對著暗室大聲喊起來。

暗室里靜得出奇, 一點兒聲響也沒有。

赞助商链接
魯西西慌了, 她不知怎么辦才好。

皮皮魯到底怎樣了呢?他順著樓梯往下走, 心里也挺害怕, 但好奇心戰勝了

膽怯, 他沒有往后退。 況且妹妹在上邊等著, 逃回去沒面子。

樓梯拐了一個彎, 還是樓梯。 暗室的墻壁很潮濕, 有的地方還往下滴水。

皮皮魯小心翼翼地往下走, 忽然聽見身后傳來一陣響聲。

他猛一轉身, 用手電一照, 立刻, 全身的血液幾乎都凝固了。

一條大蛇高高地昂著頭, 沖皮皮魯吐著細細的紅舌頭, 它的脖子是扁寬形的,

頭是三角形的, 還發出"咝咝"的響聲。

皮皮魯認出這是毒蛇。 他想跑, 但又忽然想起書上說過, 碰到蛇是不能動的,

你一動它就起上來。

皮皮魯就這么同毒蛇僵持著, 雙方誰也不動。 這時, 從上面洞口傳來妹妹焦

急的呼喊。 皮皮魯聽見了這喊聲, 可他不敢答應。

對峙了半個小時之久, 皮皮魯漸漸站不住了。 他記起一個什么電影里說過,

赞助商链接

要是碰到蛇可以把手里的東西扔過去引開它。

皮皮魯試著把手里的木棍朝樓梯上方扔去, 然后他撒腿就往下跑, 連頭都不

敢回。

也不知下了多少層樓梯, 一直到沒路可走的時候, 皮皮魯才停下。 他回身用

手電照照, 謝天謝地, 毒蛇沒影了。

皮皮魯松了一口氣, 他這才注意到自己站在一個正方形。

的廳里, 廳的四面有四個門, 每個門上印著奇怪的圖案。 圖案中分別寫著:

金門, 銀門, 銅門, 鐵門。

皮皮魯選擇了金門, 他走過去, 推了推門, 鎖著。 他敲敲門, 沒有動靜。

皮皮魯又依次推其它幾個門, 都緊緊地鎖著。 皮皮魯用手電往上一照, 才發

現每扇門上方都掛著一把大鎖。 可是他找遍了每一個角落, 也沒發現有鑰匙。

就在這時, 皮皮魯的手電不亮了, 他使勁兒拍拍手電, 還是不亮。 整座暗室

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安靜得令人毛骨悚然。

皮皮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赞助商链接

他在黑暗中站了幾分鐘, 沒感覺到周圍有什么異常, 就開始用手在墻壁上摸,

找樓梯口。

樓梯口找到了。 皮皮魯憑著感覺往上走。 真黑, 仿佛有一塊黑色的大幕, 遮

蓋著這陰森神秘的暗室。 皮皮魯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恐怖。

他忽然站住了, 想起了那條攔路的毒蛇。 怎么辦?往上走沒有退路。 皮皮魯

一咬牙, 硬著頭皮繼續往上走。

"啊!"皮皮魯大叫一聲, 他踩到了一根圓圓的東西, 一定是毒蛇!皮皮魯撒

腿就跑, 身后傳來木棍滾下樓梯的撞擊聲。

皮皮魯松了口氣, 原來是他剛才扔掉的木棍!一場虛驚。

不過也好, 根據木棍的位置判斷, 他已經快到家了。

等候在上邊的魯西西早就急壞了, 她從窗戶里看見爸爸回來了, 已經進了樓

道。

"皮皮魯, 你快點兒上來!你聽到了嗎?爸爸回來了!"魯西西沖著暗室里喊。

魯西西的話音剛落, 大門口已傳來爸爸用鑰匙開門鎖的聲音。

赞助商链接

就在這時, 皮皮魯氣喘吁吁地從暗室里跑出來, 他聽見了妹妹的呼喚。 然而,

關暗室的門是來不及了, 爸爸的腳步早已經到了魯西西房間的門口。

皮皮魯忙從壁柜里邊把門關上, 他自己也躲在壁柜里。

"作業做完了嗎?"爸爸問女兒。

"做完了。 .....不, 還沒有。 "魯西西看了一眼攤在桌子上的書和練習本。

爸爸發覺女兒神色不大對:"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沒有, 挺好的。 "魯

西西勉強給了爸爸一個笑容。

爸爸看看屋里, 沒有什么異常現象, 他脫下外衣, 朝壁柜走去。 爸爸的外衣

是掛在壁柜里的!

"爸爸, 我來給你掛衣服。 "魯西西幾乎是從爸爸手里搶過衣服。

"謝謝。 "爸爸沒有懷疑女兒的舉動, 他做夢也想不到就在他面前這個壁柜里

有一座被命名為309的暗室。

爸爸站著不動。 魯西西傻眼了, 她必須當著爸爸的面把衣服放進壁柜!

只好冒險了。 魯西西裝著若無其事地把壁柜門拉開一道縫兒, 可她夠不著衣

服架子,要想拿到衣架子,必須把門全部打開!

正在這時,一個硬東西碰了碰魯西西扶在壁柜門上的手。

她一看,是皮皮魯從里邊遞出來的衣架子。

魯西西把爸爸的衣服掛在衣架上,又遞給壁柜里的皮皮魯。

爸爸沒發現什么,回自己房間去了。

皮皮魯和魯西西明白,必須在媽媽回家之前把暗室的門關上。媽媽是不會讓

魯西西掛衣服的,她每天都自己掛。

"把錄音機打開,聲音開大一點兒!"皮皮魯從壁柜里探出頭來說。

魯西西打開錄音機,把音量開得老大。

"魯西西,輕點兒,爸爸看書呢。"爸爸抗議了。他話音剛落,就聽"哐當"一

聲。爸爸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忙跑過來。只見女兒和兒子站在房間里。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爸爸沒聽見皮皮魯回家的聲音。

"剛進門。"皮皮魯撒謊了。

"剛才是什么聲音?"爸爸問女兒。

"沒聽見呀!"魯西西說。

"沒聽見?"爸爸疑惑了。

"我也沒聽見。"皮皮魯加油添醋。

爸爸納悶了。如果皮皮魯和魯西西說聽見聲音但不知是怎么回事,爸爸不會

懷疑。可他倆硬說沒聽見,爸爸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兒!魯西西的不正常表情,皮

皮魯的突然出現,再加上一聲奇怪的"哐當"聲,爸爸認定兒子和女兒有瞞著他的

事。爸爸想起了魯西西幫他掛衣服的細節。他拉開壁柜門,一切正常!

"你們怎么還沒做完作業?"爸爸突然問。

這下皮皮魯和魯西西沒話說了。他們趕緊回到各自的桌子旁做作業。

晚上趁爸爸和媽媽出去散步的機會,皮皮魯把他在暗室里的歷險記講給魯西

西聽。

"那四扇門里是什么?"盡管魯西西覺得很可怕,但她還是止不住好奇心。這

太神秘了。

"不知道,咱們得想辦法把鎖打開,"皮皮魯說,"配把鑰匙就行。"“你沒有

樣子,怎么配鑰匙呀?"魯西西問。

這難不倒皮皮魯。他眼珠一轉,想出了一個主意:"把泡泡糖嚼軟了,塞進鎖

上的鑰匙孔里,再慢慢抽出來,就能弄到鑰匙的大概形狀了。"魯西西覺得這是個

好主意。他倆商定第二天下午放學后實施這個計劃。

第二天下午,皮皮魯和魯西西做好了進暗室的準備。在皮皮魯的激將下,魯

西西決定和哥哥一起去冒險,并且做好了進暗室的準備工作。

為了防止萬一,皮皮魯除了給手電換上一個新燈泡外,還在身上帶了幾個備

用電池。

皮皮魯和魯西西進入了309暗室。魯西西緊緊地跟在哥哥后面,拽著他的

衣服。不一會兒,他倆就順利地來到了正方形的廳里。

魯西西驚訝地張著嘴,她被這四扇神秘的門吸引住了。這些門后邊是什么呢?

魯西西忘記了害怕,她急于想知道門里邊的奧秘。

"說不定一直能通進太平洋呢!"皮皮魯一邊把嘴里的泡泡糖吐出來往鎖上的

鑰匙孔里塞,一邊說。

魯西西掏出小本,把金門上鎖的形狀畫了下來。他們決定先打開這扇門。

鑰匙模型做好了。皮皮魯和魯西西離開暗室,回到房間里。

"咱們現在就去找鎖匠配鑰匙。"

“走!"魯西西的迫切心情不亞于哥哥。

皮皮魯兄妹在大街上找到了一家配鑰匙的小騙子。一位戴老花鏡的老鎖匠正

坐在騙子里修鎖。

"老大爺,請幫我們配把鑰匙。"皮皮魯說完把鑰匙樣子遞上去。

老鎖匠看了一眼泡泡糖做成的鑰匙模型,問:"這是什么鎖?"魯西西把她畫

的鎖的形狀拿給老鎖匠看。

"喲,這種鎖的年代很久了!"老鎖匠瞇著眼睛看看鎖的形狀圖,又看了看皮

皮魯和魯西西。

"能幫我們配鑰匙嗎?"皮皮魯問。

"當然可以,"老鎖匠答應了,"現在就配。"皮皮魯和魯西西高興極了,他們

原來還怕配不成呢。

第二章

這時,在距離修鎖匠不遠的地方,站著一個留長發的青年人,鬼鬼祟祟的樣

子,一對小眼睛老是盯著皮皮魯手上的泡泡糖鑰匙。當皮皮魯和魯西西回過身來,

他立刻又躲到一堵墻后去了。這個人是一個專業盜竊古物的慣犯,名叫金雙龍,

外號"金蝎子",現在警方正在追捕他。剛才,金蝎子路過修鎖店時,偶然看見了

魯西西畫的鎖圖,他一眼就認出這不是一般的鎖,很可能是一個什么寶庫的鎖。

金蝎子決定跟蹤這兩個孩子。

老鎖匠很快就按照泡泡糖鑰匙模型的樣子配出一把鑰匙,皮皮魯和魯西西付

過錢后,興沖沖朝家走去,他們急于想把309暗室里的金門打開,看看里邊究

竟有些什么。

金蝎子緊緊跟在皮皮魯兄妹后邊,他已隱隱約約從皮皮魯嘴里聽到了"暗室"

之類的字眼兒,更加確信無疑這兩個孩子發現了一座寶庫,他決定不惜一切代價

弄到這批珍寶。

這時,在金蝎子身后,還有一個穿獵裝、戴鴨舌帽的中年男子,他一直盯著

金蝎子,注意著金蝎子的一舉一動。金蝎子一點兒也沒發覺有人跟蹤他。

皮皮魯和魯西西回到家后,打開壁柜門,鉆進去,按了一下秘密開關,30

9暗室的門打開了。皮皮魯和魯西西鉆進了暗室。

就在這時,從壁柜的角落里閃出一個影子,也跟著鉆進了暗室,看來,這個

人是事先隱藏在壁柜里的。

這時候,跟在皮皮魯兄妹身后的金蝎子來到了皮皮魯家的門口,他四下張望

了一會兒,從身上取出萬能鑰匙,輕輕打開了皮皮魯家的大門。

穿獵裝的男人在樓梯拐角處窺視到了這一切,他記下了皮皮魯家的門牌號碼。

金蝎子攝手攝腳地走進皮皮魯家,怎么,沒人!明明看見兩個孩子走進來的

呀!

金蝎子畢竟老奸巨猾,很快就發現了壁柜里的暗室。他喜出望外,根據以往

的經驗判斷,這樣規模的暗室,一定藏著大量值錢的東西。

金蝎子斷定兩個孩子已經進去了。他知道暗室里一定也有秘密開關,能從里

邊關上。金蝎子鉆進暗室,從里邊順著門框摸了一圈,很快也摸到了那個小凸塊,

他按了一下,暗室的大門關上了。金蝎子掏出了打火機,點燃后四處照照,然后

順著樓梯輕輕往下走。

皮皮魯和魯西西已經到了四方廳。

"哥哥,你聽,好像有腳步聲。"魯西西小聲告訴皮皮魯。

皮皮魯把手電關上,憋住氣聽。真的,樓梯上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在這安靜

得出奇的暗室里聽到腳步聲,令人膽顫心驚。

"我怕。"魯西西往哥哥身上靠。

"別怕,有我呢。"皮皮魯給妹妹壯膽,也給自己壯膽。其實,他的心跳得快

極了。

腳步聲消失了。

"沒事了,咱們去開門。"皮皮魯說著把手電筒開關打開。

他倆來到金門前。皮皮魯掏出鑰匙,插進大鎖里,用力一擰,鎖開了!

兄妹倆又驚又喜。皮皮魯計開門,用手電往里一照,是一條彎彎曲曲的通道。

"走,進去看看!"皮皮魯說。

"咱們回家吧,爸爸媽媽該下班了。"魯西西看見門里又是通道,膽怯了。

"就進去看一下,很快就出來!"皮皮魯不由分說,拉著妹妹走進去。

此刻,金蝎子也一步一步地朝暗室深處走下去。忽然,他聽到下邊有腳步聲。

金蝎子站住了,他脫下鞋子,系在腰帶上光著腳往下走。他估計下邊是那兩個孩

子。

不料剛拐了一個彎,金蝎子卻看見樓梯下邊也有一個打火機一亮,啊,是個

大人!金蝎子結結實實地吃了一驚!

下邊的那個人也覺察到上邊有人,他關上打火機。兩人誰也不動,就這樣在

黑暗中互相注視著。盡管誰也看不見誰,但雙方都感覺到了對方的目光。

這就是在皮皮魯兄妹聽不見腳步聲的時候。

終于,雙方同時意識到這樣相持著對雙方都不利。于是,金蝎子下邊的人開

始繼續向深處活動,金蝎子也一步一步往下走,只是誰也不敢使用打火機了。

皮皮魯和魯西西在通道里走了沒多久,路就沒有了。皮皮魯用手電往上照了

照,一條用鐵鏈子做成的軟梯懸掛在他的頭頂上。皮皮魯伸手拽了拽軟梯,很結

實。

皮皮魯一邊爬一邊用手電往四處照,他看見軟梯旁邊有一個方洞。皮皮魯和

魯西西鉆進去。這個方洞面積很小,剛剛能容納下他倆。

魯西西先看見方洞的一側有一扇小門。她指給皮皮魯看。

皮皮魯輕輕一計,門打開了。一道亮光射進來,刺得皮皮魯和魯西西一時睜

不開眼。

他們閉了會兒眼睛,再睜開一看,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小門里邊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小城,街道上的建筑物都泛著金黃色的光。樹是

金色的,地是金色的,一切都是金色的。

"這該不是童話吧?"魯西西問哥哥。

"怎么會是童話呢!咱們這是在自己家的暗室里!"皮皮魯說完就鉆出小門,

把魯西西也拉了出來,回頭再看看鉆出來的地方,原來是一棵金色的大樹,他們

是從樹洞里的暗道進入這座金城的。皮皮魯兄妹給這棵金樹作了記號。

"哥哥你看!"魯西西激動得喊起來。

皮皮魯回頭一看,大街上走過來一頭豬,這豬全身也是金黃色的!

這金黃的豬看見皮皮魯和魯西西,他站住了,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請問這是什么地方?"皮皮魯先說話了。

"這兒叫金城,你們是什么人?從哪兒來的?"金黃色的豬問。

"我叫皮皮魯。她是我妹妹,叫魯西西。我們從上邊來的。"皮皮魯興奮了,

他原來還擔心語言不通呢。

"金城?"魯西西重復了一句。

"對,是金城。城里所有的東西都是金子做成的,連我們也是。"金豬指指自

己的身體。

皮皮魯和魯西西驚呆了!他們知道,金子是非常貴重的東西,米粒兒大小的

一塊金子就值許多錢。而現在,他們在自己家的暗室里,發現了一座金城,連這

座城里的豬都是用金子做成的!

皮皮魯和魯西西太激動了,他倆還從來沒見過真正的金子。現在,面對著這

座金城,他們只覺得眼花繚亂。

"哥哥,咱們應該趕快告訴爸爸媽媽。"魯西西說。

"嗯,還應該報告市政府。"皮皮魯說。

"你們怎么啦?"金豬看見皮皮魯和魯西西激動的樣子,有些奇怪。

"沒什么。"皮皮魯沖魯西西擠擠眼睛,示意她保持鎮靜。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賽克,"金豬愉快地說,"咱們交個朋友吧!"“行,交個朋友!"皮皮

魯同意了。"帶我們去城里看看好嗎?"“當然可以。"賽克領著皮皮魯和魯西西朝

城里走去。

"咱們偵察一下這座金城有多大,然后回去報告。"皮皮魯小聲對魯西西說。

魯西西點點頭。

金城真漂亮,每座建筑物都閃射著金色的光芒。金城的居民們自由自在地生

活著。看得出,他們很快活,無憂無慮。

"哥哥,有一本書上說過,金錢是痛苦的根源。這座城里都是金子,他們應

該愁眉苦臉才對呀!"魯西西問哥哥。

"大概正因為全是金子,也就無所謂了。"皮皮魯這樣解釋說。

這時,街上的金豬們發現了皮皮魯和魯西西,都紛紛圍上來,像看兩樣稀世

珍寶那樣看皮皮魯兄妹。他們從來沒見過這種模樣的人。

"別擠,別擠,這是我的朋友。"賽克對大家說。

一聽說是賽克的朋友,金豬都有禮貌地往四周退了幾步,紛紛向皮皮魯和魯

西西問好。皮皮魯和魯西西覺得這些金豬很可愛。

"這是什么?"一個金豬指著皮皮魯手中的手電筒問。

"手電筒。"皮皮魯說。

"什么叫手電筒?"金豬們好奇了。

皮皮魯一按手電筒上的開關,手電筒亮了。金豬們歡呼起來。

他們問手電為什么會亮,皮皮魯告訴他們這是因為有電。

他們又問什么叫電,電是什么樣兒的。許多問題皮皮魯都回答不上來。他索

性把電視、電話、汽車等等現代化設備都一古腦兒講給金豬們聽,聽得他們都入

迷了。金豬們沒想到在另一個世界里有這么多有趣的事情,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

通兩個人相隔千萬里怎么能互相說話。

皮皮魯和魯西西也覺得同金豬們在一起有趣極了,他們憨厚、天真、純潔,

一點兒也不耍心眼兒。

"哥哥,我看咱們不該去報告。....."魯西西小聲對皮皮魯說,"他們生活得

多好呀!"“就是,"皮皮魯也猶豫了,"要是咱們那個世界的人來了后,會怎么樣

呢?"皮皮魯和魯西西不敢想象那將是什么情景。人們知道了這兒有一座金城后,

這些可愛的金豬們還能繼續在自己的家鄉過寧靜的生活嗎?這座城都是金子呀!

"魯西西,咱們應該保護金豬們,保護他們繼續過安寧的生活。因為他們是有

生命的金豬,不是一般的金子。他們有生存的權利。"“暗室的門還開著,咱們應

該趕在爸爸媽媽下班前回去。"魯西西提醒哥哥。

"對,快走!"皮皮魯說著就要向金豬們告別。

"多玩會兒不行嗎?"賽克見他們忽然要走,覺得很遺憾。

"不行,來不及了,以后再來玩。"皮皮魯拉著魯西西就跑。

"站住,別讓他們跑了!抓住他們!"幾個金豬從遠處跑來,不由分說抓住了

皮皮魯和魯西西。

"你們干什么?"皮皮魯質問金豬們。

"他們是我的朋友,干嗎抓他們?"賽克也生氣了。

"咱們城的一位居民被外來人給綁架了,一定是他倆干的,國王下令抓住陌生

人!"這幾個金豬怒氣沖沖地說,他們是國王派來追捕外來人的。

圍在皮皮魯兄妹身邊的金豬都愣了。怎么,這兩個和藹可親的陌生人會綁架

他們的同胞?金豬們不信,可他們忽然想起剛才皮皮魯兄妹為什么要匆忙離開金

城呢?

懷疑的目光包圍了皮皮魯和魯西西。

"快把你們綁架的金豬交出來!"國王派來的金豬嚴厲地命令皮皮魯。

"我們沒有綁架!"皮皮魯氣憤地申辯。真沒想到,這些金豬還會冤枉人。

"那賽璐小姐到哪兒去了?"

“什么?我妹妹被綁架了?"賽克大吃一驚。

"有人看見一個陌生人綁架了她。"國王派來的金豬說。

"是你們嗎?"賽克問皮皮魯兄妹。

"不是。"皮皮魯肯定地搖搖頭,"也不可能有別人進到這座金城里來。這肯定

是誤會!"“但賽璐確實失蹤了!"國王派來的金豬說。

"咱們不能再耽誤時間了,爸爸媽媽該下班了。"魯西西急得要哭了。

"我喊一、二、三,你往那邊跑,我往相反方向跑,到那棵金樹下集合。"皮

皮魯小聲對魯西西說。

魯西西點點頭。

皮皮魯忽然大喊一聲:"一、二、三!"金豬們一愣。趁此機會,皮皮魯和魯

西西撒腿朝相反的兩個方向跑去。

金豬們立刻明白過來了,一定是他倆綁架了賽璐。他們全都憤怒起來,分成

兩路追捕皮皮魯和魯西西。

消息立即報到國王那里。黃金國王下令全城居民行動,捉拿一切陌生人。

第三章

整座金城都驚動了,金豬們紛紛涌上街頭,追捕綁架了他們同胞的罪犯。

皮皮魯拼命逃,金豬們在后邊緊追。金豬的身體不大靈活,漸漸地被皮皮魯

甩遠了。

皮皮魯看見路旁一座大樓的門開著,就一頭扎進去。大樓的大廳金碧輝煌,

幾十根粗大的金柱子矗立在大廳里。

皮皮魯躲在一根金柱子后邊,窺視著門外。

追捕皮皮魯的金豬們跑過去了。皮皮魯松了一口氣。他剛想回頭打量一下這

棟樓房,一雙大手卡住了他的脖子。

皮皮魯使勁兒轉過頭,啊,是一個他從來沒見過的人!一個和他一樣有血有

肉的人!怎么,金城里除了他和妹妹外,還有別的外來人?!他是什么人?從哪

兒進來的?309暗室難道還有別的出口?這一系列疑問像閃電一樣在皮皮魯的

腦海出現。他使勁兒掙扎著身體。

"別動,再動我掐死你!"陌生人惡狠狠地威脅皮皮魯。皮皮魯不動了。他不

是那種有著所謂"勇敢"稱號的傻孩子,他不吃眼前虧,喜歡用智謀取勝。

陌生人松開手,皮皮魯出了一口長氣。

"你是誰?"皮皮魯小聲問。

"金蝎子。初次見面,交個朋友!"金蝎子伸出手。

金蝎子!皮皮魯身子打了個哆嗦。多可怕的名字!但他還是伸出手同金蝎子

握了握。

"你從哪兒進來的?"皮皮魯問。

"就從你家進來的。"金蝎子臉上閃過一絲獰笑。

"從我家?"皮皮魯吃了一驚。

"這還得感謝你當向導。"金蝎子得意地將他如何從修鎖店跟蹤皮皮魯兄妹至

此的經過講了一遍。皮皮魯后悔莫及,太大意了。

"在我前邊還進來了一個大人,是誰?”金蝎子突然問。

"還有一個大人?!"皮皮魯又大吃一驚。

"你不知道?"

皮皮魯搖搖頭。

“一定也是來找珍寶的,不能讓他先出去,要干掉他!"金蝎子心狠手毒,他

想獨吞這座金城。

皮皮魯意識到這座金城和居民們危在旦夕。這危險是他皮皮魯帶來的,他有

責任保護金城不受侵犯。皮皮魯迅速想著對策。

"如果你愿意,這座金城咱倆平分。你一半兒,我一半兒,怎么樣?"金蝎子

詭譎地說。

"是你綁架了賽璐?"皮皮魯恍然大悟。

"什么賽璐?"金蝎子不明白。

"就是一頭金豬。"

“是我綁架的。"金蝎子冷笑了一下說,"我要把她帶出去,就憑這一頭,我

就能當上百萬富翁。哈哈。這樣吧,你掩護我,我先把金豬帶出去,然后回來接

應你。"金蝎子知道里邊到處都是金豬,他想利用皮皮魯把金豬們引開,他好帶著

賽璐逃出去。等出去后,他把暗室的門關死(金蝎子斷定皮皮魯他們不知道暗室

的門里邊還有開關,否則他們不會不關門),沒幾天,皮皮魯他們就會餓死,要

知道,金城里沒有人吃的食物。到那時候,整座金庫就是他金蝎子一個人的了。

"你把賽璐藏在哪兒了?"皮皮魯一眼就看出了金蝎子的詭計,他想先把賽璐

的下落探聽到,然后去報告金豬們。

金蝎子畢竟狡猾,他也看出皮皮魯不會同他合作,便眼珠一轉,指了指前面

說:"就藏在路邊那座小房子里。你一會兒往相反方向跑,把金豬們引開,我去那

里把賽璐帶走。"“行,現在就行動!"皮皮魯沖到大街上,朝有金豬的地方跑去,

他要去報告,賽璐被關在那座小房子里。

金蝎子看見皮皮魯上當了,他悄悄溜出了大樓,朝關押賽璐的地方跑去。

皮皮魯老遠就看見了賽克,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上去說:"賽克!賽克!我知道

你妹妹被關在哪兒了!"金豬們正在到處追捕皮皮魯兄妹,見他自己送上門來了,

正要抓他,被賽克制止了。

“我妹妹關在哪兒?"賽克問。

皮皮魯指指遠處,說:"在一座小房子里,我帶你們去。"金豬兒們跟著皮皮

魯涌進金蝎子說的那間小房子,把所有的東西翻了個遍,也沒見到賽璐的影子。

"賽璐呢?"賽克和金豬們都嚷起來,"好哇,你在騙我們!"“這。....."皮

皮魯不知所措,他明白自己上當了。

"抓住他!他是個騙子!"從門口傳來一個聲音。皮皮魯扭頭一看,是金蝎子。

原來,金蝎子利用皮皮魯引開金豬們以后,就挾持著賽璐準備逃離金城。由

于他進來時匆忙緊張,又得時時提防著前邊那個對手,沒有注意有暗道的那棵金

樹的特征。現在,他找不到出口了。

金蝎子慌了,但他不愧是老手,迅速鎮定下來,先把賽璐藏好。他斷定皮皮

魯和他妹妹知道出口在哪兒。

所以金蝎子決定出賣皮皮魯,以此取得金豬們的信任。然后去找魯西西,拿

救皮皮魯為條件,從魯西西口中換出秘密通道在何處。

"你是誰?"賽克問金蝎子。

“我和他是一伙的,是專門來綁架你們金豬的,是他先綁架了賽璐。他有意

把你們引開,讓我帶賽璐先跑。可我實在不忍心拆散你們骨肉。"金蝎子一片真情

地說。

金豬們憤怒了,他們涌上來,把皮皮魯抓住了。

"他胡說,賽璐是他綁架的。"皮皮魯急了。

"把他倆都帶到黃金國王那兒去!"賽克說。

皮皮魯和金蝎子被押進了王宮。

金蝎子來了個惡人先告狀,向黃金國王控訴了皮皮魯如何如何騙他來綁架金

豬的罪行。皮皮魯即使渾身是嘴也說不過金蝎子。

"你們干嗎要綁架我們的居民?"站在黃金國王身邊的白金親王感興趣地問。

"黃金值錢哪!"金蝎子一說黃金,眼中就露出貪婪的目光,"在我們那兒,這

么一點兒金子就值好多好多錢!"金蝎子伸出一個小拇指,另一只手指著小拇指的

指甲蓋兒說。

"那一頭金豬值多少錢呀?"白金親王問。

"值。.....值。....."金蝎子換算著,"值一座城市!"金豬們都吃了一驚。

他們不知道自己有這么高的價值。

"你快把賽璐交出來!"黃金國王對皮皮魯大聲說。

"我不知道賽璐被他藏在哪兒!"皮皮魯說。

"把他關起來!"白金親王下令。

黃金國王命令白金親王負責尋找賽璐,并讓金蝎子擔任助手。金蝎子得意極

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皮皮魯被關起來了。

魯西西和哥哥分手后,拼命跑,三拐兩拐就把緊追她的金豬兒甩沒影兒了。

魯西西靠在一個房角處一邊喘氣,一邊打量著這一帶的地形。她回想著有暗

道的那棵金樹的位置,好到那兒去同皮皮魯會合。

魯西西發現這一帶非常安靜,高大的建筑幾乎都沒有窗戶,不像住宅區。她

回憶了一下剛才跑過的路程,大概計算出了金樹的位置。

魯西西剛準備動身,忽然,一個人影閃進了她對面那座建筑物。

"人!"魯西西一愣。跟她一樣的人,還是個大人!不是皮皮魯。

魯西西的心"怦怦"急跳起來,她想起了哥哥下暗道后聽到的那個可怕的腳步

聲。

"有人跟著我們進來了!一定是他綁架了賽璐!"魯西西突然明白了。一想起

賽克失去妹妹的痛苦表情,一想起她和哥哥蒙受的冤屈,魯西西也不知從哪兒來

的那么大的勇氣,她決定跟蹤這個可疑的人,弄清賽璐的下落。

魯西西把身體緊貼在墻上,眼睛死盯著對面那棟建筑物的門口。沒動靜。她

飛快地穿過馬路,輕輕把大門計開一條縫兒,側身鉆了進去。

屋里很黑,剛一進來,魯西西什么也看不見,她閉了會兒眼睛。當她睜開眼

睛時,她看見正前方有一對綠色的眼睛在盯著她,黑暗中,綠眼睛一閃一閃的。

魯西西死盯著自己的喉嚨,才沒喊出聲來。

魯西西一步步退到墻角,謝天謝地,那怪物沒撲過來。

魯西西的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她看見屋里堆放著許多東西。她輕輕摸了摸,

有碗,有盆,都是金子的。看來,這是一座倉庫。

魯西西躲在一堆金碗的后邊,注視著那雙綠眼睛的動靜。

綠眼睛的位置一動不動。

魯西西不得不佩服他的功夫,能堅持站這么長時間!

就在這時,樓上傳來"嘩啦--"一聲響。魯西西嚇了一跳,可那雙綠眼睛仍然

不動。

魯西西膽子大了些,她一步步朝綠眼睛蹭過去。一直蹭到跟前,魯西西才看

清綠眼睛是鑲嵌在墻上的兩顆發光的東西。

"大概是綠寶石吧?"魯西西顧不上細想,她已經斷定那個人在樓上。也許,

賽璐就被藏在樓上呢!魯西西找到樓梯,輕輕地踏上去。

二樓更黑,地上堆的東西也比樓下多,魯西西蹲在地上,聽聽動靜。整棟樓

安靜極了,靜得可怕。

"哐啷!"魯西西不小心碰翻了一個金壇子。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個黑影"嗖"地一下從側面向魯西西來。魯西西一閃

身,那人摔了個跟頭。魯西西剛要跑,那人抓住了魯西西的一只腳。

魯西西摔倒了,她迅速爬起來,抓住那人伸出的另一只手,剛要咬,忽然,

魯西西不動了,她在這只手上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爸爸?"魯西西脫口而出。

"是魯西西!"爸爸松開了手說,"我還當是跟在我后邊的那個人呢。"“您怎

么來了?"魯西西萬萬沒想到爸爸也在這里。

"這兩天我發現你和皮皮魯鬼鬼祟祟,早就注意上你們了,今天我提前下班,

躲在壁柜里,想看看你們干些什么,沒想到被你們帶到這個地方來了。"爸爸說,

"不過也得感謝你們,發現了一座金庫。咱們得趕快回去報告政府,可我把來時有

暗道的那棵樹忘記了,出不去了,你一定知道吧?"爸爸要出去報告!?賽璐一定

是他綁架的!魯西西怒沖沖地問:"您把賽璐藏在哪兒了?"“什么賽璐?"爸爸不

明白。

"就是賽克的妹妹。"

“賽克又是誰?"爸爸越來越糊涂。

"您別裝了,您不是想出去報告嗎?不帶個樣品怎么去報告?"魯西西氣憤地

指責爸爸。

"這我倒沒想過,"爸爸說,"看樣子你不愿意讓我去報告?"“對,不愿意!

"魯西西斬釘截鐵地說。

"你怎么這么自私!"爸爸生氣了。

"這不是自私,跟您說不清!"魯西西一想到金城里的居民們馬上就要結束他

們安寧的生活,心里就不安。

"快帶我出去,魯西西!"爸爸央求女兒了。

"我也不認識那棵樹!"魯西西說完朝樓梯跑去。

爸爸站起來就追。他知道,抓不住女兒他就出不去。

魯西西在倉庫里和爸爸玩起了"捉迷藏",這方面爸爸可不是女兒的對手。轉

眼間,魯西西早就無影無蹤了,爸爸卻還在那里轉圈呢!

你還記得皮皮魯家樓門口那個穿獵裝的人嗎?對,就是跟蹤金蝎子的那個人,

他是警方派出的偵探!整整跟蹤了金蝎子5天,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當金蝎子

進入皮皮魯家以后,偵探記住皮皮魯家的門牌號碼,然后在樓門口等著金蝎子出

來。

一個小時過去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

五個小時過去了。

偵探發覺情況不妙,他三步并作兩步躥上樓梯,敲響了皮皮魯家的門。

"您找誰?"皮皮魯的媽媽打開門問。

"有一個罪犯在您家里。"偵探說著,掏出證件證件給皮皮魯的媽媽看。

皮皮魯的媽媽嚇了一跳:"罪犯?在我家里?"偵探一個箭步跨進屋里,開始

搜尋罪犯,但搜遍了整個屋子也找不到。

偵探檢查了一遍窗戶,窗戶都插得好好的。

"您什么時候回來的?"偵探問。

"20分鐘前。"

“您家沒別人?"

“有丈夫和兩個孩子。"

“他們每天回來很晚嗎?"偵探看看表。

皮皮魯的媽媽這才想起丈夫和孩子早該回來了。

"往常這個時候他們早回來了。"皮皮魯的媽媽覺察到不妙了,她發現孩子的

書包掛在墻上,丈夫的衣帽掛在壁柜里。

就是說,他們早回來了,可現在失蹤了!

偵探還從未遇到過這么奇怪的案子,他急忙下樓給總部打了電話。轉眼間,

兩輛警車呼嘯而來,警察們把這棟樓房包圍了。

警犬開始了搜索,可是毫無結果。

一直折騰到第二天早晨,還是沒找到罪犯和失蹤的三個人。

皮皮魯的媽媽哭得傷心極了。

警方決定,在未找到金蝎子之前,不撤離對這棟樓房的監控。他們相信,縱

使金蝎子插上翅膀,也逃不出這天羅地網。

第四章

金蝎子騙取了黃金國王的信任后,假裝跟著白金親王的搜查大軍去尋找賽璐,

實際上是想把他們引到遠離賽璐的地方。他心里盤算著怎樣找到魯西西,好從她

嘴中弄清暗道的位置。

搜查大軍從王宮里浩浩蕩蕩地出發了。白金親王擔任總督,指揮部下搜查金

城的每一個角落。在路上,他問金蝎子:"你剛才說,我們金豬在你們那兒很貴重,

是嗎?"“豈止是貴重,簡直是寶貝。"金蝎子看著白金親王,一邊說一邊心想,

要是把他也弄出去,那就能發大財了。

"聽說你們那兒還有什么電話?"白金親王好奇地問。

金蝎子滔滔不絕地告訴白金親王,除了電話,還有電視,起車,飛機,輪船。.....

白金親王聽得入了迷。

"可是這些東西都沒你們金豬值錢,就拿你說吧。....."金蝎子自知說漏了嘴,

忙改口說,"就拿賽璐說吧,她一個就可以換一萬臺電視機!"白金親王還從來不

知道金子這么有價值。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問:"你們從什么地方來的?"金蝎子

嚇了一跳,莫非白金親王已發覺他的意圖?

"快說,從哪兒來的?"白金親王催問道。

"從一棵金樹里。"金蝎子慌了,"可我也記不清哪棵樹中有暗道!"“來人!

"白金親王喊道。"去檢查所有的樹,看看哪棵樹中有暗道!"金豬們執行任務去了。

金蝎子傻眼了,如果有暗道的金樹被找出來,他就肯定出不去了。不行,他

得搶在金豬找到那棵金樹之前找到魯西西!

金蝎子找了個機會離開了白金親王,單獨走進一條胡同,尋找魯西西的蹤影。

"怪事,這小姑娘躲到哪兒去了呢?"金蝎子一邊嘀咕一邊四處搜尋。

這是個死胡同,金蝎子走到頭后,轉過身來。看見一個高大的男子漢神不知

鬼不覺地站在他面前。金蝎子的魂差點兒嚇沒了。

從相貌上看,他判斷這是皮皮魯的爸爸,同時,他認定這就是那個在暗道里

走在他前面的對手。對方身強力壯,金蝎子自認不是武打的對手,只好用計了。

"你是跟在我后邊進來的吧?"皮皮魯的爸爸問。

"沒錯。"金蝎子不否認。

"你是怎么進我們家的?"

“我是國家專門收購珠寶文物的,嗯。.....發現你的孩子配了把奇怪的鑰匙,

就跟來了,我進門時,你家的大門沒鎖,敲門又沒人答應。"金蝎子迅速編造著謊

言。

“你有證件嗎?"爸爸問。

金蝎子一聽正高興,他最喜歡那種見證件就相信對方的人。金蝎子身上有幾

十種偽造的證件。

"給。"金蝎子掏出證件遞過去。

皮皮魯的爸爸看看證件,點點頭,還給了金蝎子,又問:"你還記得暗道的出

口嗎?"“忘了。你呢?"金蝎子迫不急待。

皮皮魯的爸爸聳聳肩,無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

"咱們必須趕快報告政府,這是一個重大的發現,一刻也不應耽擱。"金蝎子

像所有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那樣口中振振有詞,冠冕堂皇。

"對,我也是這么想。"皮皮魯的爸爸為能在金城里找到同盟軍感到振奮。

“現在只有您的孩子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金蝎子提醒皮皮魯的爸爸。

"唉,"皮皮魯的爸爸嘆了口氣,"剛才我碰到我女兒了,可她就是不說。"

“恕我直言,您對子女教育太差了,他們怎么能這樣對待國家呢?"金蝎子搖搖頭,

以示惋惜。

皮皮魯的爸爸臉紅了,他真想不通兒子和女兒為什么不愿意把金城上交給國

家。

"您女兒呢?"金蝎子把話題轉到與他命運攸關的內容上。

"跑了。"

金蝎子靈機一動:"您兒子被關在王宮里,你去問他出口在哪兒?一定得想辦

法讓他說出來!"“你快帶我去!"皮皮魯的爸爸認為總算找到了報效國家的機會。

金蝎子帶著皮皮魯的爸爸朝王宮跑去。他們沒有料到這一席談話,全被躲在

墻后邊的魯西西聽到了。

哥哥被關押了!魯西西大吃一驚,必須馬上去救哥哥。魯西西拿定了主意。

她繞過一個拐角,朝王宮的方向走去。剛拐了一個彎,魯西西站住了--四個金豬

站在她面前!

魯西西轉身要跑,后邊也是四個金豬。她看見賽克也在里邊。

魯西西當了俘虜。

這時金蝎子領著皮皮魯的爸爸來到王宮,他告訴黃金國王,說這個人可以讓

皮皮魯提供出藏賽璐的地方。

黃金國王弄不清怎么又殺出一個陌生人,他來不及細想,只要找到他的臣民

就行。

金蝎子讓皮皮魯的爸爸單獨去見皮皮魯,并囑咐他無論如何要讓皮皮魯說出

暗道在什么地方。末了,金蝎子拍拍皮皮魯爸爸的肩膀,說:"國家需要這些金子

呀!"皮皮魯正躺在屋子里睡覺,被金豬推醒了。皮皮魯坐起來一看,愣了--是爸

爸!

"您。.....您怎么。.....來的?"皮皮魯懷疑是在做夢。

"你們發現了金庫為什么不報告?"爸爸劈頭就問。

"什么金庫?"皮皮魯不明白。

"這不就是金庫嗎?"爸爸指指這金子做成的房子。

"這是金城。"皮皮魯糾正爸爸。

"我不管什么金城銀城,反正應該馬上報告政府!"爸爸正色道。

"不行!"皮皮魯毫不讓步。

"為什么?"爸爸火了。

"要是金庫,我早就去報告了!可他們是金豬,是有生命的金豬!他們有生存

的權利,如果報告了,他們就完了!您想想,為了金子,人類可以玩命呀!"皮皮

魯一口氣說了一串話。

"哪兒來這么多歪理!"爸爸一貫認為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應為人類服務,"快

告訴我出口在哪兒?"“您不是從暗道進來的?"皮皮魯故意問,"您自己去找吧!

"金蝎子在屋外忍不住了,他跑進屋里,對皮皮魯說:"你這是在犯罪!會判刑的!

快把出口告訴我們!"皮皮魯立刻明白了,爸爸被金蝎子利用了。

“好吧,我告訴你們。"皮皮魯說了一個地點。

金蝎子如獲至寶,拉著皮皮魯的爸爸就跑。

"那他?"皮皮魯的爸爸擔心自己的兒子。

"他關在這兒很安全,咱們先去報告政府。"金蝎子叮囑金豬衛兵,"看好他,

別讓跑了!"魯西西被金豬逮捕了。

"賽克,咱們是朋友呀!"魯西西對賽克說。

"好一個朋友!你們干嗎綁架我妹妹?"賽克質問道。

"不是我們干的。"魯西西委屈地說。

"那你們跑什么?"賽克問。

"我們想去關暗室的門。"魯西西說。

"什么暗室?"

“唉,跟你一下子說不清,趕快先去守住有暗道的金樹!"魯西西生怕金蝎子

和爸爸從皮皮魯嘴里得到暗道的位置,心想必須爭分奪秒,趕在他們前面。

"有暗道的金樹?"賽克不明白。魯西西把她和皮皮魯從哪兒進來的講給賽克

聽。

"你們守住了那棵金樹,誰也出不去了,這你還不相信我嗎?"魯西西委屈得

都快哭了。

賽克相信她了。世上有堵住自己退路的壞蛋嗎?魯西西是朋友。于是,賽克

讓她領著金豬們朝有暗道的金樹跑去。

由于作了記號,魯西西很容易就認出了有暗道的那棵金樹。

"就是這棵樹,一定要守祝再去多叫幾頭金豬。"魯西西對賽克說。

賽克派一個金豬跑回去叫,讓其余的金豬和魯西西守在樹周圍。這時,賽克

問魯西西:"究竟是誰綁架了我妹妹?"“有兩個人跟在我們后邊進了金城。一個

是我爸爸,另一個我不認識,說是什么收購珠寶的。賽璐一定是他們綁架的。"魯

西西說。

"他們干嗎搶我妹妹?"賽克問。

"他們要去報告,說在這兒發現了一個大金庫。"魯西西說。

"大金庫?報告?"賽克弄不懂。

"因為她是金豬呀,金子在我們那個世界里可值錢啦,誰見了金子都眼紅。他

們要是報告了,你們就不能再生活在自己的城市里了。"魯西西說。

"他們不是喜歡我們嗎?"一個金豬問。

"他們越是喜歡,你們就越倒楣。"魯西西嘆了口氣。

"真可怕,絕不能放他們出去。"賽克堅定地說。

"對,一定要守祝"魯西西也堅定地說。她忽然感到肚子餓了,魯西西意識到

了一個可怕的現實--金城里沒有他們能吃的食物。如果出不去,他們會活活餓死

在這里。但這絲毫沒有動搖魯西西要保護金城的決心。

這時,白金親王帶著幾頭金豬走來了。

"這棵樹里有暗道?"白金親王又驚又喜地問。

魯西西點點頭。

"來人,把暗道出口打開!"白金親王迫不急待地下令道。

立即有幾頭金豬走過來。

"干什么?"魯西西問。

“我要出去!"白金親王得意地說。

"出去?"魯西西和賽克不約而同地大吃一驚。

"對,出去!去過好日子!"白金親王大聲嚷道。

“過好日子?"魯西西不明白。

"你別裝傻了!我知道,你們那個世界的人最喜歡金子!

我清楚我去那里的價值,我比一座城市還值錢,對不!閃開,我要出去享福

啦!!"白金親王喊著。

原來,金蝎子的關于金子價值的話打動了白金親王的心。

他想,既然金子這么值錢,我干嗎不出去過過好日子呢!電話,電視,飛機。.....

嘿,多帶勁兒!他讓部下到處找那棵有暗道的樹,現在總算找到了,怎么能不高

興呢!

"你不能出去!"魯西西制止白金親王,"你一出去,不但自己完了,連這座金

城也完了!"“胡說八道!你是怕我們出去過好日子不成?來人,把他們趕開!"

白金親王發火了。

"賽克,不能讓他們出去!"魯西西急得大喊。

白金親王的部下沖過來。賽克和伙伴們迎上去。魯西西也沖上去幫助賽克。

雙方展開了一場格斗。

白金親王人多勢眾,漸漸地,賽克這邊支持不住了。白金親王摸到了金樹上

的秘密開關,暗道已經打開了。

魯西西和賽克被白金親王的部下團團圍住,干著急,眼看著白金親王的一條

腿已經邁進了暗道。正在這時,賽克的援兵來了。

"快把他拽進來!"賽克高喊。

援兵們弄不清是怎么回事。管他呢!他們一擁而上,把白金親王從暗道里拽

了出來。

雙方打成一團。終于,金樹被賽克和伙伴們團團圍住,他們手挽著手,圍成

了一個圈。

"你們別上她的當,她怕咱們出去過好日子!咱們大家一起出去吧!"白金親

王煽動大家。

果然,大家又紛紛靠攏白金親王一邊。城里加入白金親王隊伍的人越來越多。

金豬們忽然意識到自己身價百倍,不能再像從前那樣稀里糊涂過日子了。其實,

他們不知道,意識到自己身價百倍往往是災難的開始。

"快去報告黃金國王!"發現白金親王的隊伍越來越大,賽克急壞了。

白金親王又發動了更猛烈的攻勢。

金蝎子從皮皮魯嘴中探聽到暗室的位置,欣喜若狂。他盤算了一下,如果他

一個人將賽璐背出去,非常吃力。他決定讓皮皮魯的爸爸和他一起把賽璐弄出去,

等到了暗室門口,再把皮皮魯的爸爸反關在暗室里,讓他出不來。

"快跑!快!"金蝎子一邊跑一邊催促皮皮魯的爸爸。皮皮魯的爸爸一心只想

著去報告,跟在金蝎子后邊使勁兒跑。

金蝎子把皮皮魯的爸爸帶到一片小樹林里。

"這是哪兒?"皮皮魯的爸爸不明白金蝎子干嗎帶他到這個地方來。

"我找了個樣品?,咱們報告得有樣品呀!"金蝎子從草叢里拎起被他捆得結

結實實的賽璐。

"這。....."皮皮魯的爸爸看見被五花大綁的金豬小姑娘,心里有一種不舒服

的感覺。他想把堵在她嘴里的毛巾取出來。

“別動!沒這個她該叫了。"金蝎子制止他,并吩咐道,"你背著她,我在前

邊帶路。"皮皮魯的爸爸忽然覺得自己的行為不大光彩,簡直像賊一樣,但又不得

不背起賽璐,跟在金蝎子后邊。

金蝎子鬼鬼祟祟地在前邊走,皮皮魯的爸爸小心翼翼地在后邊跟著。他們來

到皮皮魯說的那棵金樹旁邊。

第五章

金蝎子讓皮皮魯的爸爸把賽璐放在樹旁,他在樹干上找秘密開關。可是,沒

有!摸遍了樹干還是沒有。金蝎子這才發覺上了皮皮魯的當。

"賽璐在那兒!"附近傳來一聲大喊。

幾十頭金豬沖上來!他們終于找到了賽璐!

"是他!"金蝎子突然轉過身來,指著皮皮魯的爸爸叫嚷著說,"就是他綁架了

賽璐!你們快抓住他!"金豬們一擁而上,把皮皮魯的爸爸捆了個結實。金蝎子還

用毛巾把他的嘴給堵住了。

賽璐已經昏過去了。金豬們在搶救她。

"這人真是太殘忍了!"金蝎子一邊指著皮皮魯的爸爸對金豬們說,一邊還假

惺惺地擦了擦眼淚。

皮皮魯的爸爸被綁著,嘴里塞著毛巾,但兩眼冒著火,直盯著金蝎子。金蝎

子才不在乎呢!什么良心,什么道德,壓根和他無緣!

金蝎子從一個金豬口中得知,白金親王正在攻打有暗道的金樹。他高興得都

快瘋了,跟上白金親王,既可以混出去,貨又到了手,哈哈!他拔腿就朝那里跑

去。

金豬們押著皮皮魯的爸爸,抬著賽璐來到了王宮。黃金國王聽說找到了賽璐

并抓到了兇手,高興極了。

"怎么,是您?!"黃金國王一見五花大綁的皮皮魯的爸爸,吃了一驚。

"把皮皮魯帶上來!"國王命令。

皮皮魯來到王宮。

"冤枉你了,是他綁架的賽璐。"國王對皮皮魯說。

皮皮魯愣了。怎么?是爸爸干的?他不相信。

"不會,他不會綁架金豬!"皮皮魯大聲叫道。

爸爸心里得到了安慰。兒子是了解他的。

國王指指躺在一邊的賽璐。

皮皮魯還是不信,他沖上去取下堵在爸爸嘴里的毛巾。

"爸爸錯了。"爸爸慚愧地對兒子說。

"真是您綁架的?"皮皮魯傻眼了。

"不是我干的,可我相信了金蝎子的話,還幫助了他。"爸爸說。

這時,賽璐醒過來了。

"賽璐,你看看,是不是他綁架了你?"國王問。

賽璐看了看皮皮魯和他爸爸,連連搖頭說:"快松開他,不是他綁架的!"然

后,她把金蝎子的相貌和綁架她的經過對黃金國王說了一遍。

“果然是金蝎子!"皮皮魯也對國王說。

"快松開他,被捆著可難受呢!"賽璐讓國王快給皮皮魯的爸爸松綁。

"謝謝你!"皮皮魯的爸爸很感激賽璐,這些金豬心眼兒多好呀!孩子們說得

對,他們不是一般的金子,是有生命的金豬,他們有生存的權利!不能去報告!

應該好好保護他們。

"報告國王,不好了,白金親王要離開金城,正帶人攻打有暗道的金樹呢!"

一個金豬沖進王宮,氣喘吁吁地向國王稟報。

"啊?!"國王大吃一驚。

"快去守住金樹!"皮皮魯大喊一聲,"你們誰也不能離開這里!"他沒想到金

豬自己愿意出去找罪受。

國王下令立即出發。

皮皮魯的爸爸想了一下,對賽璐說:"最好你也能去一下。"“好,我去!"賽

璐同意了。

再說金蝎子趕到了白金親王身邊,正給他出謀劃策:"必須快點兒出去,現在

咱們人多,快攻!"白金親王下令部下加緊攻勢。整個金城一片喊殺聲,搏斗聲。

賽克和伙伴們死守金樹,寸步不讓。但是畢竟寡不敵眾,眼看包圍圈越來越

校魯西西忽然急中生智,她想出了一個辦法。

白金親王的人已經攻到了金樹跟前。現在,金樹旁只剩下賽克和五個勇士了,

他們手挽著手,一動也不動。

“把他們拉開!"金蝎子吼叫著。

"拉開!"白金親王也大喊著。

幾十頭金豬沖上去,拚命拉賽克他們。

賽克和伙伴們用勁兒挽著手臂抵抗著。但是,賽克的心里難過極了,因為面

對著的是自己的同胞的進攻呀!

終于,賽克和伙伴們緊挽著的手臂被拉開了,白金親王勝利了。

暗道的門打開了。

"快走!"金蝎子催促著。

白金親王在金蝎子的攙扶下,剛要跨進暗道,忽然傳來一聲大喝:"站住!"

白金親王回頭一看,啊,黃金國王帶著大隊人馬趕來了。

白金親王沒站穩,摔倒在地上。皮皮魯一個箭步躥上來,把暗道的門關上了。

"你要干嗎?"黃金國王質問白金親王。

"我要出去!"白金親王理直氣壯。

"出去干什么?"黃金國王問。

"出去享福!"白金親王說,"你也跟我出去吧!外邊有電話、電視、飛機、火

箭。.....咱們在那個世界里可貴重呢!"黃金國王沒想到白金親王竟然動員起他

來了,惱怒地說:"我不去,你也不能去!"白金親王一揮手,說:"愿意跟我出去

享福的站過來!"“呼啦"一聲,黃金國王手下的金豬站過去一大,他們已經知道

了自己在那個世界的位置,他們都想出去當貴重的東西。

兩邊勢均力敵,劍拔弩張。一場大戰迫在眉睫。有暗道的金樹屹立在兩個陣

營中間。

黃金國王沒想到自己的城市一天之間變成了這個樣子,而事情都是因為金子

惹出來的。金子!金子!現在國王恨透了那個只想著金子的世界,恨那個世界金

子太少。

白金親王準備進攻了。大家都意識到,這是一場兩敗俱傷的戰爭。只有金蝎

子躲在一旁最高興。他巴不得金豬們互相殘殺,全死光了才好,那樣他就可以隨

便往外邊帶金子了。

白金親王正要下達進攻的命令,一頭金豬小姑娘跑到兩個陣營中間。

"賽璐!"白金親王驚叫起來。金豬們都歡呼起來,他們找了半天的賽璐回來

了!

"是誰綁架你的?"白金親王問。

"金蝎子!一個外邊來的人!"賽璐說。

"金蝎子?"白金親王還不知道金蝎子的名字,"他綁架你干嗎?"“他要把我

帶出去換錢花,他的心可狠了。"賽璐說。

"換錢花?!"白金親王怔住了。

"對,金蝎子就是要拿你們換錢花。"皮皮魯站出來證實道。

"他們那兒的人不是最喜歡我們嗎?"白金親王還是不信。

"他們喜歡你,是為了占有你,還會為了你勾心斗角直至大動干戈。"皮皮魯

的爸爸說。他忽然意識到,這些金豬如果出去,可能會給人類帶來一場災難。

"差點兒上當!"白金親王一拍腦袋。兩個陣營合并為一了,黃金國王笑了。

"誰是金蝎子?"白金親王問。

"就是那個給你出謀劃策的人。"皮皮魯告訴他。

大家這才發現,金蝎子不見了。

全城戒嚴,搜捕金蝎子。

黃金國王派了50頭金豬守住有暗道的金樹。金蝎子就是插翅也逃不出去。

金蝎子剛才一看見賽璐出現,情知不妙,就溜了。現在他躲在一間小屋的門后,

肚子餓得兩眼發花。他看見街道已經戒嚴,心想這回可真完了。

皮皮魯朝這邊走過來。

金蝎子眼睛一亮,他故意在屋里弄出一些聲響。皮皮魯聽見聲音,朝小屋走

來。

金蝎子等皮皮魯剛一跨進屋里,他從門后跳出來,用一只胳膊從后邊勒住皮

皮魯的脖子,另一只手抽出匕首,刀尖頂著皮皮魯的喉嚨,有氣無力地說:"別動!

動一動我捅死你!"皮皮魯也餓極了,全身無力。他順從地在金蝎子挾持下上了街。

警戒的金豬們看見金蝎子,都追過來想抓他。

"別過來,誰過來我就捅死他!"金蝎子用匕首尖挨著皮皮魯的脖子,大叫道。

大家不敢動了。

金蝎子就這樣拿皮皮魯作人質,在金豬們的夾道注目下,一直走到了有暗道

的金樹前。

黃金國王和白金親王都聞訊趕來,可他們一點兒辦法也沒有,總不能看著金

蝎子殺死皮皮魯呀!白金親王恨得直咬牙。

"不能讓金蝎子出去。"皮皮魯提醒大家。

"住嘴,再喊我割了你的舌頭!"金蝎子嚇唬皮皮魯。

"給我把暗道門打開!"金蝎子對白金親王下令了。

白金親王不動。

"快打開!我數一二三,你不打開我就捅死他!"金蝎子聲嘶力竭地叫道。

"一--"金蝎子把聲音拖得挺長。

白金親王還是沒動。

"二--"金蝎子的刀尖刺到了皮皮魯的皮膚,一股鮮血流出來,滴在白色的襯

衣上,格外顯眼。

白金親王迅速跑到金樹前,按動樹干上的秘密開關,暗道的門打開了。

金蝎子剛要撒開皮皮魯鉆進暗道,只聽"撲騰"一聲,從樹上掉下一個金壇子,

砸在他頭上。金蝎子被砸昏了。

大家往樹上一看,是賽克。原來,賽克為了防止萬一,早就爬到樹上守衛著

暗道出口。大家一起動手把金蝎子捆起來。

罪犯抓到了,全城一片歡騰!皮皮魯和爸爸緊緊抱在一起。

"喲!魯西西呢?"皮皮魯發現妹妹不見了,著急起來。

"真的,魯西西呢?"爸爸也慌了。

"她一直和我們在一起守衛著金樹,什么時候不見的?"賽克想不起來了。

"怎么辦?"皮皮魯問爸爸。

"別急,咱們先出去吃些東西,回來再找她。"爸爸也餓得受不住了,"再說,

暗室的大門還開著呢!"這時,金蝎子醒了。

"帶他出去嗎?"皮皮魯的爸爸問兒子。

"不能帶,他一出去就會泄露金城的秘密。"皮皮魯說,"把他永遠留在這兒吧,

他不是喜歡金子嗎?"金蝎子一聽說要把他永遠留在金城,慌了。他給皮皮魯跪下

了。

"求求你們,別把我留在這兒,帶我出去吧,叫我怎么都行!"金蝎子鼻涕眼

淚一塊兒流。

一個倒賣黃金的罪犯竟向人苦苦哀求不要讓他和金子生活在一起,皮皮魯覺

得這場面挺好玩,也挺有哲理。

"把他留給你們吧,關起來!放出去是禍害。"皮皮魯的爸爸對國王說,"我們

定給他送食物。"國王同意了,他非常感謝皮皮魯父子。命令部下把金蝎子打入大

獄。

金蝎子一步三回頭,連哭帶喊:"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別把我丟在這兒!我寧可出去蹲監獄!"皮皮魯和爸爸向金豬們告別,他倆出

去一下還要回來找魯西西。

黃金國王代表全體居民感謝皮皮魯父子對金城的一深情厚意。

皮皮魯和爸爸鉆 可她夠不著衣

服架子,要想拿到衣架子,必須把門全部打開!

正在這時,一個硬東西碰了碰魯西西扶在壁柜門上的手。

她一看,是皮皮魯從里邊遞出來的衣架子。

魯西西把爸爸的衣服掛在衣架上,又遞給壁柜里的皮皮魯。

爸爸沒發現什么,回自己房間去了。

皮皮魯和魯西西明白,必須在媽媽回家之前把暗室的門關上。媽媽是不會讓

魯西西掛衣服的,她每天都自己掛。

"把錄音機打開,聲音開大一點兒!"皮皮魯從壁柜里探出頭來說。

魯西西打開錄音機,把音量開得老大。

"魯西西,輕點兒,爸爸看書呢。"爸爸抗議了。他話音剛落,就聽"哐當"一

聲。爸爸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忙跑過來。只見女兒和兒子站在房間里。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爸爸沒聽見皮皮魯回家的聲音。

"剛進門。"皮皮魯撒謊了。

"剛才是什么聲音?"爸爸問女兒。

"沒聽見呀!"魯西西說。

"沒聽見?"爸爸疑惑了。

"我也沒聽見。"皮皮魯加油添醋。

爸爸納悶了。如果皮皮魯和魯西西說聽見聲音但不知是怎么回事,爸爸不會

懷疑。可他倆硬說沒聽見,爸爸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兒!魯西西的不正常表情,皮

皮魯的突然出現,再加上一聲奇怪的"哐當"聲,爸爸認定兒子和女兒有瞞著他的

事。爸爸想起了魯西西幫他掛衣服的細節。他拉開壁柜門,一切正常!

"你們怎么還沒做完作業?"爸爸突然問。

這下皮皮魯和魯西西沒話說了。他們趕緊回到各自的桌子旁做作業。

晚上趁爸爸和媽媽出去散步的機會,皮皮魯把他在暗室里的歷險記講給魯西

西聽。

"那四扇門里是什么?"盡管魯西西覺得很可怕,但她還是止不住好奇心。這

太神秘了。

"不知道,咱們得想辦法把鎖打開,"皮皮魯說,"配把鑰匙就行。"“你沒有

樣子,怎么配鑰匙呀?"魯西西問。

這難不倒皮皮魯。他眼珠一轉,想出了一個主意:"把泡泡糖嚼軟了,塞進鎖

上的鑰匙孔里,再慢慢抽出來,就能弄到鑰匙的大概形狀了。"魯西西覺得這是個

好主意。他倆商定第二天下午放學后實施這個計劃。

第二天下午,皮皮魯和魯西西做好了進暗室的準備。在皮皮魯的激將下,魯

西西決定和哥哥一起去冒險,并且做好了進暗室的準備工作。

為了防止萬一,皮皮魯除了給手電換上一個新燈泡外,還在身上帶了幾個備

用電池。

皮皮魯和魯西西進入了309暗室。魯西西緊緊地跟在哥哥后面,拽著他的

衣服。不一會兒,他倆就順利地來到了正方形的廳里。

魯西西驚訝地張著嘴,她被這四扇神秘的門吸引住了。這些門后邊是什么呢?

魯西西忘記了害怕,她急于想知道門里邊的奧秘。

"說不定一直能通進太平洋呢!"皮皮魯一邊把嘴里的泡泡糖吐出來往鎖上的

鑰匙孔里塞,一邊說。

魯西西掏出小本,把金門上鎖的形狀畫了下來。他們決定先打開這扇門。

鑰匙模型做好了。皮皮魯和魯西西離開暗室,回到房間里。

"咱們現在就去找鎖匠配鑰匙。"

“走!"魯西西的迫切心情不亞于哥哥。

皮皮魯兄妹在大街上找到了一家配鑰匙的小騙子。一位戴老花鏡的老鎖匠正

坐在騙子里修鎖。

"老大爺,請幫我們配把鑰匙。"皮皮魯說完把鑰匙樣子遞上去。

老鎖匠看了一眼泡泡糖做成的鑰匙模型,問:"這是什么鎖?"魯西西把她畫

的鎖的形狀拿給老鎖匠看。

"喲,這種鎖的年代很久了!"老鎖匠瞇著眼睛看看鎖的形狀圖,又看了看皮

皮魯和魯西西。

"能幫我們配鑰匙嗎?"皮皮魯問。

"當然可以,"老鎖匠答應了,"現在就配。"皮皮魯和魯西西高興極了,他們

原來還怕配不成呢。

第二章

這時,在距離修鎖匠不遠的地方,站著一個留長發的青年人,鬼鬼祟祟的樣

子,一對小眼睛老是盯著皮皮魯手上的泡泡糖鑰匙。當皮皮魯和魯西西回過身來,

他立刻又躲到一堵墻后去了。這個人是一個專業盜竊古物的慣犯,名叫金雙龍,

外號"金蝎子",現在警方正在追捕他。剛才,金蝎子路過修鎖店時,偶然看見了

魯西西畫的鎖圖,他一眼就認出這不是一般的鎖,很可能是一個什么寶庫的鎖。

金蝎子決定跟蹤這兩個孩子。

老鎖匠很快就按照泡泡糖鑰匙模型的樣子配出一把鑰匙,皮皮魯和魯西西付

過錢后,興沖沖朝家走去,他們急于想把309暗室里的金門打開,看看里邊究

竟有些什么。

金蝎子緊緊跟在皮皮魯兄妹后邊,他已隱隱約約從皮皮魯嘴里聽到了"暗室"

之類的字眼兒,更加確信無疑這兩個孩子發現了一座寶庫,他決定不惜一切代價

弄到這批珍寶。

這時,在金蝎子身后,還有一個穿獵裝、戴鴨舌帽的中年男子,他一直盯著

金蝎子,注意著金蝎子的一舉一動。金蝎子一點兒也沒發覺有人跟蹤他。

皮皮魯和魯西西回到家后,打開壁柜門,鉆進去,按了一下秘密開關,30

9暗室的門打開了。皮皮魯和魯西西鉆進了暗室。

就在這時,從壁柜的角落里閃出一個影子,也跟著鉆進了暗室,看來,這個

人是事先隱藏在壁柜里的。

這時候,跟在皮皮魯兄妹身后的金蝎子來到了皮皮魯家的門口,他四下張望

了一會兒,從身上取出萬能鑰匙,輕輕打開了皮皮魯家的大門。

穿獵裝的男人在樓梯拐角處窺視到了這一切,他記下了皮皮魯家的門牌號碼。

金蝎子攝手攝腳地走進皮皮魯家,怎么,沒人!明明看見兩個孩子走進來的

呀!

金蝎子畢竟老奸巨猾,很快就發現了壁柜里的暗室。他喜出望外,根據以往

的經驗判斷,這樣規模的暗室,一定藏著大量值錢的東西。

金蝎子斷定兩個孩子已經進去了。他知道暗室里一定也有秘密開關,能從里

邊關上。金蝎子鉆進暗室,從里邊順著門框摸了一圈,很快也摸到了那個小凸塊,

他按了一下,暗室的大門關上了。金蝎子掏出了打火機,點燃后四處照照,然后

順著樓梯輕輕往下走。

皮皮魯和魯西西已經到了四方廳。

"哥哥,你聽,好像有腳步聲。"魯西西小聲告訴皮皮魯。

皮皮魯把手電關上,憋住氣聽。真的,樓梯上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在這安靜

得出奇的暗室里聽到腳步聲,令人膽顫心驚。

"我怕。"魯西西往哥哥身上靠。

"別怕,有我呢。"皮皮魯給妹妹壯膽,也給自己壯膽。其實,他的心跳得快

極了。

腳步聲消失了。

"沒事了,咱們去開門。"皮皮魯說著把手電筒開關打開。

他倆來到金門前。皮皮魯掏出鑰匙,插進大鎖里,用力一擰,鎖開了!

兄妹倆又驚又喜。皮皮魯計開門,用手電往里一照,是一條彎彎曲曲的通道。

"走,進去看看!"皮皮魯說。

"咱們回家吧,爸爸媽媽該下班了。"魯西西看見門里又是通道,膽怯了。

"就進去看一下,很快就出來!"皮皮魯不由分說,拉著妹妹走進去。

此刻,金蝎子也一步一步地朝暗室深處走下去。忽然,他聽到下邊有腳步聲。

金蝎子站住了,他脫下鞋子,系在腰帶上光著腳往下走。他估計下邊是那兩個孩

子。

不料剛拐了一個彎,金蝎子卻看見樓梯下邊也有一個打火機一亮,啊,是個

大人!金蝎子結結實實地吃了一驚!

下邊的那個人也覺察到上邊有人,他關上打火機。兩人誰也不動,就這樣在

黑暗中互相注視著。盡管誰也看不見誰,但雙方都感覺到了對方的目光。

這就是在皮皮魯兄妹聽不見腳步聲的時候。

終于,雙方同時意識到這樣相持著對雙方都不利。于是,金蝎子下邊的人開

始繼續向深處活動,金蝎子也一步一步往下走,只是誰也不敢使用打火機了。

皮皮魯和魯西西在通道里走了沒多久,路就沒有了。皮皮魯用手電往上照了

照,一條用鐵鏈子做成的軟梯懸掛在他的頭頂上。皮皮魯伸手拽了拽軟梯,很結

實。

皮皮魯一邊爬一邊用手電往四處照,他看見軟梯旁邊有一個方洞。皮皮魯和

魯西西鉆進去。這個方洞面積很小,剛剛能容納下他倆。

魯西西先看見方洞的一側有一扇小門。她指給皮皮魯看。

皮皮魯輕輕一計,門打開了。一道亮光射進來,刺得皮皮魯和魯西西一時睜

不開眼。

他們閉了會兒眼睛,再睜開一看,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小門里邊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小城,街道上的建筑物都泛著金黃色的光。樹是

金色的,地是金色的,一切都是金色的。

"這該不是童話吧?"魯西西問哥哥。

"怎么會是童話呢!咱們這是在自己家的暗室里!"皮皮魯說完就鉆出小門,

把魯西西也拉了出來,回頭再看看鉆出來的地方,原來是一棵金色的大樹,他們

是從樹洞里的暗道進入這座金城的。皮皮魯兄妹給這棵金樹作了記號。

"哥哥你看!"魯西西激動得喊起來。

皮皮魯回頭一看,大街上走過來一頭豬,這豬全身也是金黃色的!

這金黃的豬看見皮皮魯和魯西西,他站住了,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請問這是什么地方?"皮皮魯先說話了。

"這兒叫金城,你們是什么人?從哪兒來的?"金黃色的豬問。

"我叫皮皮魯。她是我妹妹,叫魯西西。我們從上邊來的。"皮皮魯興奮了,

他原來還擔心語言不通呢。

"金城?"魯西西重復了一句。

"對,是金城。城里所有的東西都是金子做成的,連我們也是。"金豬指指自

己的身體。

皮皮魯和魯西西驚呆了!他們知道,金子是非常貴重的東西,米粒兒大小的

一塊金子就值許多錢。而現在,他們在自己家的暗室里,發現了一座金城,連這

座城里的豬都是用金子做成的!

皮皮魯和魯西西太激動了,他倆還從來沒見過真正的金子。現在,面對著這

座金城,他們只覺得眼花繚亂。

"哥哥,咱們應該趕快告訴爸爸媽媽。"魯西西說。

"嗯,還應該報告市政府。"皮皮魯說。

"你們怎么啦?"金豬看見皮皮魯和魯西西激動的樣子,有些奇怪。

"沒什么。"皮皮魯沖魯西西擠擠眼睛,示意她保持鎮靜。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賽克,"金豬愉快地說,"咱們交個朋友吧!"“行,交個朋友!"皮皮

魯同意了。"帶我們去城里看看好嗎?"“當然可以。"賽克領著皮皮魯和魯西西朝

城里走去。

"咱們偵察一下這座金城有多大,然后回去報告。"皮皮魯小聲對魯西西說。

魯西西點點頭。

金城真漂亮,每座建筑物都閃射著金色的光芒。金城的居民們自由自在地生

活著。看得出,他們很快活,無憂無慮。

"哥哥,有一本書上說過,金錢是痛苦的根源。這座城里都是金子,他們應

該愁眉苦臉才對呀!"魯西西問哥哥。

"大概正因為全是金子,也就無所謂了。"皮皮魯這樣解釋說。

這時,街上的金豬們發現了皮皮魯和魯西西,都紛紛圍上來,像看兩樣稀世

珍寶那樣看皮皮魯兄妹。他們從來沒見過這種模樣的人。

"別擠,別擠,這是我的朋友。"賽克對大家說。

一聽說是賽克的朋友,金豬都有禮貌地往四周退了幾步,紛紛向皮皮魯和魯

西西問好。皮皮魯和魯西西覺得這些金豬很可愛。

"這是什么?"一個金豬指著皮皮魯手中的手電筒問。

"手電筒。"皮皮魯說。

"什么叫手電筒?"金豬們好奇了。

皮皮魯一按手電筒上的開關,手電筒亮了。金豬們歡呼起來。

他們問手電為什么會亮,皮皮魯告訴他們這是因為有電。

他們又問什么叫電,電是什么樣兒的。許多問題皮皮魯都回答不上來。他索

性把電視、電話、汽車等等現代化設備都一古腦兒講給金豬們聽,聽得他們都入

迷了。金豬們沒想到在另一個世界里有這么多有趣的事情,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

通兩個人相隔千萬里怎么能互相說話。

皮皮魯和魯西西也覺得同金豬們在一起有趣極了,他們憨厚、天真、純潔,

一點兒也不耍心眼兒。

"哥哥,我看咱們不該去報告。....."魯西西小聲對皮皮魯說,"他們生活得

多好呀!"“就是,"皮皮魯也猶豫了,"要是咱們那個世界的人來了后,會怎么樣

呢?"皮皮魯和魯西西不敢想象那將是什么情景。人們知道了這兒有一座金城后,

這些可愛的金豬們還能繼續在自己的家鄉過寧靜的生活嗎?這座城都是金子呀!

"魯西西,咱們應該保護金豬們,保護他們繼續過安寧的生活。因為他們是有

生命的金豬,不是一般的金子。他們有生存的權利。"“暗室的門還開著,咱們應

該趕在爸爸媽媽下班前回去。"魯西西提醒哥哥。

"對,快走!"皮皮魯說著就要向金豬們告別。

"多玩會兒不行嗎?"賽克見他們忽然要走,覺得很遺憾。

"不行,來不及了,以后再來玩。"皮皮魯拉著魯西西就跑。

"站住,別讓他們跑了!抓住他們!"幾個金豬從遠處跑來,不由分說抓住了

皮皮魯和魯西西。

"你們干什么?"皮皮魯質問金豬們。

"他們是我的朋友,干嗎抓他們?"賽克也生氣了。

"咱們城的一位居民被外來人給綁架了,一定是他倆干的,國王下令抓住陌生

人!"這幾個金豬怒氣沖沖地說,他們是國王派來追捕外來人的。

圍在皮皮魯兄妹身邊的金豬都愣了。怎么,這兩個和藹可親的陌生人會綁架

他們的同胞?金豬們不信,可他們忽然想起剛才皮皮魯兄妹為什么要匆忙離開金

城呢?

懷疑的目光包圍了皮皮魯和魯西西。

"快把你們綁架的金豬交出來!"國王派來的金豬嚴厲地命令皮皮魯。

"我們沒有綁架!"皮皮魯氣憤地申辯。真沒想到,這些金豬還會冤枉人。

"那賽璐小姐到哪兒去了?"

“什么?我妹妹被綁架了?"賽克大吃一驚。

"有人看見一個陌生人綁架了她。"國王派來的金豬說。

"是你們嗎?"賽克問皮皮魯兄妹。

"不是。"皮皮魯肯定地搖搖頭,"也不可能有別人進到這座金城里來。這肯定

是誤會!"“但賽璐確實失蹤了!"國王派來的金豬說。

"咱們不能再耽誤時間了,爸爸媽媽該下班了。"魯西西急得要哭了。

"我喊一、二、三,你往那邊跑,我往相反方向跑,到那棵金樹下集合。"皮

皮魯小聲對魯西西說。

魯西西點點頭。

皮皮魯忽然大喊一聲:"一、二、三!"金豬們一愣。趁此機會,皮皮魯和魯

西西撒腿朝相反的兩個方向跑去。

金豬們立刻明白過來了,一定是他倆綁架了賽璐。他們全都憤怒起來,分成

兩路追捕皮皮魯和魯西西。

消息立即報到國王那里。黃金國王下令全城居民行動,捉拿一切陌生人。

第三章

整座金城都驚動了,金豬們紛紛涌上街頭,追捕綁架了他們同胞的罪犯。

皮皮魯拼命逃,金豬們在后邊緊追。金豬的身體不大靈活,漸漸地被皮皮魯

甩遠了。

皮皮魯看見路旁一座大樓的門開著,就一頭扎進去。大樓的大廳金碧輝煌,

幾十根粗大的金柱子矗立在大廳里。

皮皮魯躲在一根金柱子后邊,窺視著門外。

追捕皮皮魯的金豬們跑過去了。皮皮魯松了一口氣。他剛想回頭打量一下這

棟樓房,一雙大手卡住了他的脖子。

皮皮魯使勁兒轉過頭,啊,是一個他從來沒見過的人!一個和他一樣有血有

肉的人!怎么,金城里除了他和妹妹外,還有別的外來人?!他是什么人?從哪

兒進來的?309暗室難道還有別的出口?這一系列疑問像閃電一樣在皮皮魯的

腦海出現。他使勁兒掙扎著身體。

"別動,再動我掐死你!"陌生人惡狠狠地威脅皮皮魯。皮皮魯不動了。他不

是那種有著所謂"勇敢"稱號的傻孩子,他不吃眼前虧,喜歡用智謀取勝。

陌生人松開手,皮皮魯出了一口長氣。

"你是誰?"皮皮魯小聲問。

"金蝎子。初次見面,交個朋友!"金蝎子伸出手。

金蝎子!皮皮魯身子打了個哆嗦。多可怕的名字!但他還是伸出手同金蝎子

握了握。

"你從哪兒進來的?"皮皮魯問。

"就從你家進來的。"金蝎子臉上閃過一絲獰笑。

"從我家?"皮皮魯吃了一驚。

"這還得感謝你當向導。"金蝎子得意地將他如何從修鎖店跟蹤皮皮魯兄妹至

此的經過講了一遍。皮皮魯后悔莫及,太大意了。

"在我前邊還進來了一個大人,是誰?”金蝎子突然問。

"還有一個大人?!"皮皮魯又大吃一驚。

"你不知道?"

皮皮魯搖搖頭。

“一定也是來找珍寶的,不能讓他先出去,要干掉他!"金蝎子心狠手毒,他

想獨吞這座金城。

皮皮魯意識到這座金城和居民們危在旦夕。這危險是他皮皮魯帶來的,他有

責任保護金城不受侵犯。皮皮魯迅速想著對策。

"如果你愿意,這座金城咱倆平分。你一半兒,我一半兒,怎么樣?"金蝎子

詭譎地說。

"是你綁架了賽璐?"皮皮魯恍然大悟。

"什么賽璐?"金蝎子不明白。

"就是一頭金豬。"

“是我綁架的。"金蝎子冷笑了一下說,"我要把她帶出去,就憑這一頭,我

就能當上百萬富翁。哈哈。這樣吧,你掩護我,我先把金豬帶出去,然后回來接

應你。"金蝎子知道里邊到處都是金豬,他想利用皮皮魯把金豬們引開,他好帶著

賽璐逃出去。等出去后,他把暗室的門關死(金蝎子斷定皮皮魯他們不知道暗室

的門里邊還有開關,否則他們不會不關門),沒幾天,皮皮魯他們就會餓死,要

知道,金城里沒有人吃的食物。到那時候,整座金庫就是他金蝎子一個人的了。

"你把賽璐藏在哪兒了?"皮皮魯一眼就看出了金蝎子的詭計,他想先把賽璐

的下落探聽到,然后去報告金豬們。

金蝎子畢竟狡猾,他也看出皮皮魯不會同他合作,便眼珠一轉,指了指前面

說:"就藏在路邊那座小房子里。你一會兒往相反方向跑,把金豬們引開,我去那

里把賽璐帶走。"“行,現在就行動!"皮皮魯沖到大街上,朝有金豬的地方跑去,

他要去報告,賽璐被關在那座小房子里。

金蝎子看見皮皮魯上當了,他悄悄溜出了大樓,朝關押賽璐的地方跑去。

皮皮魯老遠就看見了賽克,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上去說:"賽克!賽克!我知道

你妹妹被關在哪兒了!"金豬們正在到處追捕皮皮魯兄妹,見他自己送上門來了,

正要抓他,被賽克制止了。

“我妹妹關在哪兒?"賽克問。

皮皮魯指指遠處,說:"在一座小房子里,我帶你們去。"金豬兒們跟著皮皮

魯涌進金蝎子說的那間小房子,把所有的東西翻了個遍,也沒見到賽璐的影子。

"賽璐呢?"賽克和金豬們都嚷起來,"好哇,你在騙我們!"“這。....."皮

皮魯不知所措,他明白自己上當了。

"抓住他!他是個騙子!"從門口傳來一個聲音。皮皮魯扭頭一看,是金蝎子。

原來,金蝎子利用皮皮魯引開金豬們以后,就挾持著賽璐準備逃離金城。由

于他進來時匆忙緊張,又得時時提防著前邊那個對手,沒有注意有暗道的那棵金

樹的特征。現在,他找不到出口了。

金蝎子慌了,但他不愧是老手,迅速鎮定下來,先把賽璐藏好。他斷定皮皮

魯和他妹妹知道出口在哪兒。

所以金蝎子決定出賣皮皮魯,以此取得金豬們的信任。然后去找魯西西,拿

救皮皮魯為條件,從魯西西口中換出秘密通道在何處。

"你是誰?"賽克問金蝎子。

“我和他是一伙的,是專門來綁架你們金豬的,是他先綁架了賽璐。他有意

把你們引開,讓我帶賽璐先跑。可我實在不忍心拆散你們骨肉。"金蝎子一片真情

地說。

金豬們憤怒了,他們涌上來,把皮皮魯抓住了。

"他胡說,賽璐是他綁架的。"皮皮魯急了。

"把他倆都帶到黃金國王那兒去!"賽克說。

皮皮魯和金蝎子被押進了王宮。

金蝎子來了個惡人先告狀,向黃金國王控訴了皮皮魯如何如何騙他來綁架金

豬的罪行。皮皮魯即使渾身是嘴也說不過金蝎子。

"你們干嗎要綁架我們的居民?"站在黃金國王身邊的白金親王感興趣地問。

"黃金值錢哪!"金蝎子一說黃金,眼中就露出貪婪的目光,"在我們那兒,這

么一點兒金子就值好多好多錢!"金蝎子伸出一個小拇指,另一只手指著小拇指的

指甲蓋兒說。

"那一頭金豬值多少錢呀?"白金親王問。

"值。.....值。....."金蝎子換算著,"值一座城市!"金豬們都吃了一驚。

他們不知道自己有這么高的價值。

"你快把賽璐交出來!"黃金國王對皮皮魯大聲說。

"我不知道賽璐被他藏在哪兒!"皮皮魯說。

"把他關起來!"白金親王下令。

黃金國王命令白金親王負責尋找賽璐,并讓金蝎子擔任助手。金蝎子得意極

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皮皮魯被關起來了。

魯西西和哥哥分手后,拼命跑,三拐兩拐就把緊追她的金豬兒甩沒影兒了。

魯西西靠在一個房角處一邊喘氣,一邊打量著這一帶的地形。她回想著有暗

道的那棵金樹的位置,好到那兒去同皮皮魯會合。

魯西西發現這一帶非常安靜,高大的建筑幾乎都沒有窗戶,不像住宅區。她

回憶了一下剛才跑過的路程,大概計算出了金樹的位置。

魯西西剛準備動身,忽然,一個人影閃進了她對面那座建筑物。

"人!"魯西西一愣。跟她一樣的人,還是個大人!不是皮皮魯。

魯西西的心"怦怦"急跳起來,她想起了哥哥下暗道后聽到的那個可怕的腳步

聲。

"有人跟著我們進來了!一定是他綁架了賽璐!"魯西西突然明白了。一想起

賽克失去妹妹的痛苦表情,一想起她和哥哥蒙受的冤屈,魯西西也不知從哪兒來

的那么大的勇氣,她決定跟蹤這個可疑的人,弄清賽璐的下落。

魯西西把身體緊貼在墻上,眼睛死盯著對面那棟建筑物的門口。沒動靜。她

飛快地穿過馬路,輕輕把大門計開一條縫兒,側身鉆了進去。

屋里很黑,剛一進來,魯西西什么也看不見,她閉了會兒眼睛。當她睜開眼

睛時,她看見正前方有一對綠色的眼睛在盯著她,黑暗中,綠眼睛一閃一閃的。

魯西西死盯著自己的喉嚨,才沒喊出聲來。

魯西西一步步退到墻角,謝天謝地,那怪物沒撲過來。

魯西西的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她看見屋里堆放著許多東西。她輕輕摸了摸,

有碗,有盆,都是金子的。看來,這是一座倉庫。

魯西西躲在一堆金碗的后邊,注視著那雙綠眼睛的動靜。

綠眼睛的位置一動不動。

魯西西不得不佩服他的功夫,能堅持站這么長時間!

就在這時,樓上傳來"嘩啦--"一聲響。魯西西嚇了一跳,可那雙綠眼睛仍然

不動。

魯西西膽子大了些,她一步步朝綠眼睛蹭過去。一直蹭到跟前,魯西西才看

清綠眼睛是鑲嵌在墻上的兩顆發光的東西。

"大概是綠寶石吧?"魯西西顧不上細想,她已經斷定那個人在樓上。也許,

賽璐就被藏在樓上呢!魯西西找到樓梯,輕輕地踏上去。

二樓更黑,地上堆的東西也比樓下多,魯西西蹲在地上,聽聽動靜。整棟樓

安靜極了,靜得可怕。

"哐啷!"魯西西不小心碰翻了一個金壇子。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個黑影"嗖"地一下從側面向魯西西來。魯西西一閃

身,那人摔了個跟頭。魯西西剛要跑,那人抓住了魯西西的一只腳。

魯西西摔倒了,她迅速爬起來,抓住那人伸出的另一只手,剛要咬,忽然,

魯西西不動了,她在這只手上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爸爸?"魯西西脫口而出。

"是魯西西!"爸爸松開了手說,"我還當是跟在我后邊的那個人呢。"“您怎

么來了?"魯西西萬萬沒想到爸爸也在這里。

"這兩天我發現你和皮皮魯鬼鬼祟祟,早就注意上你們了,今天我提前下班,

躲在壁柜里,想看看你們干些什么,沒想到被你們帶到這個地方來了。"爸爸說,

"不過也得感謝你們,發現了一座金庫。咱們得趕快回去報告政府,可我把來時有

暗道的那棵樹忘記了,出不去了,你一定知道吧?"爸爸要出去報告!?賽璐一定

是他綁架的!魯西西怒沖沖地問:"您把賽璐藏在哪兒了?"“什么賽璐?"爸爸不

明白。

"就是賽克的妹妹。"

“賽克又是誰?"爸爸越來越糊涂。

"您別裝了,您不是想出去報告嗎?不帶個樣品怎么去報告?"魯西西氣憤地

指責爸爸。

"這我倒沒想過,"爸爸說,"看樣子你不愿意讓我去報告?"“對,不愿意!

"魯西西斬釘截鐵地說。

"你怎么這么自私!"爸爸生氣了。

"這不是自私,跟您說不清!"魯西西一想到金城里的居民們馬上就要結束他

們安寧的生活,心里就不安。

"快帶我出去,魯西西!"爸爸央求女兒了。

"我也不認識那棵樹!"魯西西說完朝樓梯跑去。

爸爸站起來就追。他知道,抓不住女兒他就出不去。

魯西西在倉庫里和爸爸玩起了"捉迷藏",這方面爸爸可不是女兒的對手。轉

眼間,魯西西早就無影無蹤了,爸爸卻還在那里轉圈呢!

你還記得皮皮魯家樓門口那個穿獵裝的人嗎?對,就是跟蹤金蝎子的那個人,

他是警方派出的偵探!整整跟蹤了金蝎子5天,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當金蝎子

進入皮皮魯家以后,偵探記住皮皮魯家的門牌號碼,然后在樓門口等著金蝎子出

來。

一個小時過去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

五個小時過去了。

偵探發覺情況不妙,他三步并作兩步躥上樓梯,敲響了皮皮魯家的門。

"您找誰?"皮皮魯的媽媽打開門問。

"有一個罪犯在您家里。"偵探說著,掏出證件證件給皮皮魯的媽媽看。

皮皮魯的媽媽嚇了一跳:"罪犯?在我家里?"偵探一個箭步跨進屋里,開始

搜尋罪犯,但搜遍了整個屋子也找不到。

偵探檢查了一遍窗戶,窗戶都插得好好的。

"您什么時候回來的?"偵探問。

"20分鐘前。"

“您家沒別人?"

“有丈夫和兩個孩子。"

“他們每天回來很晚嗎?"偵探看看表。

皮皮魯的媽媽這才想起丈夫和孩子早該回來了。

"往常這個時候他們早回來了。"皮皮魯的媽媽覺察到不妙了,她發現孩子的

書包掛在墻上,丈夫的衣帽掛在壁柜里。

就是說,他們早回來了,可現在失蹤了!

偵探還從未遇到過這么奇怪的案子,他急忙下樓給總部打了電話。轉眼間,

兩輛警車呼嘯而來,警察們把這棟樓房包圍了。

警犬開始了搜索,可是毫無結果。

一直折騰到第二天早晨,還是沒找到罪犯和失蹤的三個人。

皮皮魯的媽媽哭得傷心極了。

警方決定,在未找到金蝎子之前,不撤離對這棟樓房的監控。他們相信,縱

使金蝎子插上翅膀,也逃不出這天羅地網。

第四章

金蝎子騙取了黃金國王的信任后,假裝跟著白金親王的搜查大軍去尋找賽璐,

實際上是想把他們引到遠離賽璐的地方。他心里盤算著怎樣找到魯西西,好從她

嘴中弄清暗道的位置。

搜查大軍從王宮里浩浩蕩蕩地出發了。白金親王擔任總督,指揮部下搜查金

城的每一個角落。在路上,他問金蝎子:"你剛才說,我們金豬在你們那兒很貴重,

是嗎?"“豈止是貴重,簡直是寶貝。"金蝎子看著白金親王,一邊說一邊心想,

要是把他也弄出去,那就能發大財了。

"聽說你們那兒還有什么電話?"白金親王好奇地問。

金蝎子滔滔不絕地告訴白金親王,除了電話,還有電視,起車,飛機,輪船。.....

白金親王聽得入了迷。

"可是這些東西都沒你們金豬值錢,就拿你說吧。....."金蝎子自知說漏了嘴,

忙改口說,"就拿賽璐說吧,她一個就可以換一萬臺電視機!"白金親王還從來不

知道金子這么有價值。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問:"你們從什么地方來的?"金蝎子

嚇了一跳,莫非白金親王已發覺他的意圖?

"快說,從哪兒來的?"白金親王催問道。

"從一棵金樹里。"金蝎子慌了,"可我也記不清哪棵樹中有暗道!"“來人!

"白金親王喊道。"去檢查所有的樹,看看哪棵樹中有暗道!"金豬們執行任務去了。

金蝎子傻眼了,如果有暗道的金樹被找出來,他就肯定出不去了。不行,他

得搶在金豬找到那棵金樹之前找到魯西西!

金蝎子找了個機會離開了白金親王,單獨走進一條胡同,尋找魯西西的蹤影。

"怪事,這小姑娘躲到哪兒去了呢?"金蝎子一邊嘀咕一邊四處搜尋。

這是個死胡同,金蝎子走到頭后,轉過身來。看見一個高大的男子漢神不知

鬼不覺地站在他面前。金蝎子的魂差點兒嚇沒了。

從相貌上看,他判斷這是皮皮魯的爸爸,同時,他認定這就是那個在暗道里

走在他前面的對手。對方身強力壯,金蝎子自認不是武打的對手,只好用計了。

"你是跟在我后邊進來的吧?"皮皮魯的爸爸問。

"沒錯。"金蝎子不否認。

"你是怎么進我們家的?"

“我是國家專門收購珠寶文物的,嗯。.....發現你的孩子配了把奇怪的鑰匙,

就跟來了,我進門時,你家的大門沒鎖,敲門又沒人答應。"金蝎子迅速編造著謊

言。

“你有證件嗎?"爸爸問。

金蝎子一聽正高興,他最喜歡那種見證件就相信對方的人。金蝎子身上有幾

十種偽造的證件。

"給。"金蝎子掏出證件遞過去。

皮皮魯的爸爸看看證件,點點頭,還給了金蝎子,又問:"你還記得暗道的出

口嗎?"“忘了。你呢?"金蝎子迫不急待。

皮皮魯的爸爸聳聳肩,無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

"咱們必須趕快報告政府,這是一個重大的發現,一刻也不應耽擱。"金蝎子

像所有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那樣口中振振有詞,冠冕堂皇。

"對,我也是這么想。"皮皮魯的爸爸為能在金城里找到同盟軍感到振奮。

“現在只有您的孩子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金蝎子提醒皮皮魯的爸爸。

"唉,"皮皮魯的爸爸嘆了口氣,"剛才我碰到我女兒了,可她就是不說。"

“恕我直言,您對子女教育太差了,他們怎么能這樣對待國家呢?"金蝎子搖搖頭,

以示惋惜。

皮皮魯的爸爸臉紅了,他真想不通兒子和女兒為什么不愿意把金城上交給國

家。

"您女兒呢?"金蝎子把話題轉到與他命運攸關的內容上。

"跑了。"

金蝎子靈機一動:"您兒子被關在王宮里,你去問他出口在哪兒?一定得想辦

法讓他說出來!"“你快帶我去!"皮皮魯的爸爸認為總算找到了報效國家的機會。

金蝎子帶著皮皮魯的爸爸朝王宮跑去。他們沒有料到這一席談話,全被躲在

墻后邊的魯西西聽到了。

哥哥被關押了!魯西西大吃一驚,必須馬上去救哥哥。魯西西拿定了主意。

她繞過一個拐角,朝王宮的方向走去。剛拐了一個彎,魯西西站住了--四個金豬

站在她面前!

魯西西轉身要跑,后邊也是四個金豬。她看見賽克也在里邊。

魯西西當了俘虜。

這時金蝎子領著皮皮魯的爸爸來到王宮,他告訴黃金國王,說這個人可以讓

皮皮魯提供出藏賽璐的地方。

黃金國王弄不清怎么又殺出一個陌生人,他來不及細想,只要找到他的臣民

就行。

金蝎子讓皮皮魯的爸爸單獨去見皮皮魯,并囑咐他無論如何要讓皮皮魯說出

暗道在什么地方。末了,金蝎子拍拍皮皮魯爸爸的肩膀,說:"國家需要這些金子

呀!"皮皮魯正躺在屋子里睡覺,被金豬推醒了。皮皮魯坐起來一看,愣了--是爸

爸!

"您。.....您怎么。.....來的?"皮皮魯懷疑是在做夢。

"你們發現了金庫為什么不報告?"爸爸劈頭就問。

"什么金庫?"皮皮魯不明白。

"這不就是金庫嗎?"爸爸指指這金子做成的房子。

"這是金城。"皮皮魯糾正爸爸。

"我不管什么金城銀城,反正應該馬上報告政府!"爸爸正色道。

"不行!"皮皮魯毫不讓步。

"為什么?"爸爸火了。

"要是金庫,我早就去報告了!可他們是金豬,是有生命的金豬!他們有生存

的權利,如果報告了,他們就完了!您想想,為了金子,人類可以玩命呀!"皮皮

魯一口氣說了一串話。

"哪兒來這么多歪理!"爸爸一貫認為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應為人類服務,"快

告訴我出口在哪兒?"“您不是從暗道進來的?"皮皮魯故意問,"您自己去找吧!

"金蝎子在屋外忍不住了,他跑進屋里,對皮皮魯說:"你這是在犯罪!會判刑的!

快把出口告訴我們!"皮皮魯立刻明白了,爸爸被金蝎子利用了。

“好吧,我告訴你們。"皮皮魯說了一個地點。

金蝎子如獲至寶,拉著皮皮魯的爸爸就跑。

"那他?"皮皮魯的爸爸擔心自己的兒子。

"他關在這兒很安全,咱們先去報告政府。"金蝎子叮囑金豬衛兵,"看好他,

別讓跑了!"魯西西被金豬逮捕了。

"賽克,咱們是朋友呀!"魯西西對賽克說。

"好一個朋友!你們干嗎綁架我妹妹?"賽克質問道。

"不是我們干的。"魯西西委屈地說。

"那你們跑什么?"賽克問。

"我們想去關暗室的門。"魯西西說。

"什么暗室?"

“唉,跟你一下子說不清,趕快先去守住有暗道的金樹!"魯西西生怕金蝎子

和爸爸從皮皮魯嘴里得到暗道的位置,心想必須爭分奪秒,趕在他們前面。

"有暗道的金樹?"賽克不明白。魯西西把她和皮皮魯從哪兒進來的講給賽克

聽。

"你們守住了那棵金樹,誰也出不去了,這你還不相信我嗎?"魯西西委屈得

都快哭了。

賽克相信她了。世上有堵住自己退路的壞蛋嗎?魯西西是朋友。于是,賽克

讓她領著金豬們朝有暗道的金樹跑去。

由于作了記號,魯西西很容易就認出了有暗道的那棵金樹。

"就是這棵樹,一定要守祝再去多叫幾頭金豬。"魯西西對賽克說。

賽克派一個金豬跑回去叫,讓其余的金豬和魯西西守在樹周圍。這時,賽克

問魯西西:"究竟是誰綁架了我妹妹?"“有兩個人跟在我們后邊進了金城。一個

是我爸爸,另一個我不認識,說是什么收購珠寶的。賽璐一定是他們綁架的。"魯

西西說。

"他們干嗎搶我妹妹?"賽克問。

"他們要去報告,說在這兒發現了一個大金庫。"魯西西說。

"大金庫?報告?"賽克弄不懂。

"因為她是金豬呀,金子在我們那個世界里可值錢啦,誰見了金子都眼紅。他

們要是報告了,你們就不能再生活在自己的城市里了。"魯西西說。

"他們不是喜歡我們嗎?"一個金豬問。

"他們越是喜歡,你們就越倒楣。"魯西西嘆了口氣。

"真可怕,絕不能放他們出去。"賽克堅定地說。

"對,一定要守祝"魯西西也堅定地說。她忽然感到肚子餓了,魯西西意識到

了一個可怕的現實--金城里沒有他們能吃的食物。如果出不去,他們會活活餓死

在這里。但這絲毫沒有動搖魯西西要保護金城的決心。

這時,白金親王帶著幾頭金豬走來了。

"這棵樹里有暗道?"白金親王又驚又喜地問。

魯西西點點頭。

"來人,把暗道出口打開!"白金親王迫不急待地下令道。

立即有幾頭金豬走過來。

"干什么?"魯西西問。

“我要出去!"白金親王得意地說。

"出去?"魯西西和賽克不約而同地大吃一驚。

"對,出去!去過好日子!"白金親王大聲嚷道。

“過好日子?"魯西西不明白。

"你別裝傻了!我知道,你們那個世界的人最喜歡金子!

我清楚我去那里的價值,我比一座城市還值錢,對不!閃開,我要出去享福

啦!!"白金親王喊著。

原來,金蝎子的關于金子價值的話打動了白金親王的心。

他想,既然金子這么值錢,我干嗎不出去過過好日子呢!電話,電視,飛機。.....

嘿,多帶勁兒!他讓部下到處找那棵有暗道的樹,現在總算找到了,怎么能不高

興呢!

"你不能出去!"魯西西制止白金親王,"你一出去,不但自己完了,連這座金

城也完了!"“胡說八道!你是怕我們出去過好日子不成?來人,把他們趕開!"

白金親王發火了。

"賽克,不能讓他們出去!"魯西西急得大喊。

白金親王的部下沖過來。賽克和伙伴們迎上去。魯西西也沖上去幫助賽克。

雙方展開了一場格斗。

白金親王人多勢眾,漸漸地,賽克這邊支持不住了。白金親王摸到了金樹上

的秘密開關,暗道已經打開了。

魯西西和賽克被白金親王的部下團團圍住,干著急,眼看著白金親王的一條

腿已經邁進了暗道。正在這時,賽克的援兵來了。

"快把他拽進來!"賽克高喊。

援兵們弄不清是怎么回事。管他呢!他們一擁而上,把白金親王從暗道里拽

了出來。

雙方打成一團。終于,金樹被賽克和伙伴們團團圍住,他們手挽著手,圍成

了一個圈。

"你們別上她的當,她怕咱們出去過好日子!咱們大家一起出去吧!"白金親

王煽動大家。

果然,大家又紛紛靠攏白金親王一邊。城里加入白金親王隊伍的人越來越多。

金豬們忽然意識到自己身價百倍,不能再像從前那樣稀里糊涂過日子了。其實,

他們不知道,意識到自己身價百倍往往是災難的開始。

"快去報告黃金國王!"發現白金親王的隊伍越來越大,賽克急壞了。

白金親王又發動了更猛烈的攻勢。

金蝎子從皮皮魯嘴中探聽到暗室的位置,欣喜若狂。他盤算了一下,如果他

一個人將賽璐背出去,非常吃力。他決定讓皮皮魯的爸爸和他一起把賽璐弄出去,

等到了暗室門口,再把皮皮魯的爸爸反關在暗室里,讓他出不來。

"快跑!快!"金蝎子一邊跑一邊催促皮皮魯的爸爸。皮皮魯的爸爸一心只想

著去報告,跟在金蝎子后邊使勁兒跑。

金蝎子把皮皮魯的爸爸帶到一片小樹林里。

"這是哪兒?"皮皮魯的爸爸不明白金蝎子干嗎帶他到這個地方來。

"我找了個樣品?,咱們報告得有樣品呀!"金蝎子從草叢里拎起被他捆得結

結實實的賽璐。

"這。....."皮皮魯的爸爸看見被五花大綁的金豬小姑娘,心里有一種不舒服

的感覺。他想把堵在她嘴里的毛巾取出來。

“別動!沒這個她該叫了。"金蝎子制止他,并吩咐道,"你背著她,我在前

邊帶路。"皮皮魯的爸爸忽然覺得自己的行為不大光彩,簡直像賊一樣,但又不得

不背起賽璐,跟在金蝎子后邊。

金蝎子鬼鬼祟祟地在前邊走,皮皮魯的爸爸小心翼翼地在后邊跟著。他們來

到皮皮魯說的那棵金樹旁邊。

第五章

金蝎子讓皮皮魯的爸爸把賽璐放在樹旁,他在樹干上找秘密開關。可是,沒

有!摸遍了樹干還是沒有。金蝎子這才發覺上了皮皮魯的當。

"賽璐在那兒!"附近傳來一聲大喊。

幾十頭金豬沖上來!他們終于找到了賽璐!

"是他!"金蝎子突然轉過身來,指著皮皮魯的爸爸叫嚷著說,"就是他綁架了

賽璐!你們快抓住他!"金豬們一擁而上,把皮皮魯的爸爸捆了個結實。金蝎子還

用毛巾把他的嘴給堵住了。

賽璐已經昏過去了。金豬們在搶救她。

"這人真是太殘忍了!"金蝎子一邊指著皮皮魯的爸爸對金豬們說,一邊還假

惺惺地擦了擦眼淚。

皮皮魯的爸爸被綁著,嘴里塞著毛巾,但兩眼冒著火,直盯著金蝎子。金蝎

子才不在乎呢!什么良心,什么道德,壓根和他無緣!

金蝎子從一個金豬口中得知,白金親王正在攻打有暗道的金樹。他高興得都

快瘋了,跟上白金親王,既可以混出去,貨又到了手,哈哈!他拔腿就朝那里跑

去。

金豬們押著皮皮魯的爸爸,抬著賽璐來到了王宮。黃金國王聽說找到了賽璐

并抓到了兇手,高興極了。

"怎么,是您?!"黃金國王一見五花大綁的皮皮魯的爸爸,吃了一驚。

"把皮皮魯帶上來!"國王命令。

皮皮魯來到王宮。

"冤枉你了,是他綁架的賽璐。"國王對皮皮魯說。

皮皮魯愣了。怎么?是爸爸干的?他不相信。

"不會,他不會綁架金豬!"皮皮魯大聲叫道。

爸爸心里得到了安慰。兒子是了解他的。

國王指指躺在一邊的賽璐。

皮皮魯還是不信,他沖上去取下堵在爸爸嘴里的毛巾。

"爸爸錯了。"爸爸慚愧地對兒子說。

"真是您綁架的?"皮皮魯傻眼了。

"不是我干的,可我相信了金蝎子的話,還幫助了他。"爸爸說。

這時,賽璐醒過來了。

"賽璐,你看看,是不是他綁架了你?"國王問。

賽璐看了看皮皮魯和他爸爸,連連搖頭說:"快松開他,不是他綁架的!"然

后,她把金蝎子的相貌和綁架她的經過對黃金國王說了一遍。

“果然是金蝎子!"皮皮魯也對國王說。

"快松開他,被捆著可難受呢!"賽璐讓國王快給皮皮魯的爸爸松綁。

"謝謝你!"皮皮魯的爸爸很感激賽璐,這些金豬心眼兒多好呀!孩子們說得

對,他們不是一般的金子,是有生命的金豬,他們有生存的權利!不能去報告!

應該好好保護他們。

"報告國王,不好了,白金親王要離開金城,正帶人攻打有暗道的金樹呢!"

一個金豬沖進王宮,氣喘吁吁地向國王稟報。

"啊?!"國王大吃一驚。

"快去守住金樹!"皮皮魯大喊一聲,"你們誰也不能離開這里!"他沒想到金

豬自己愿意出去找罪受。

國王下令立即出發。

皮皮魯的爸爸想了一下,對賽璐說:"最好你也能去一下。"“好,我去!"賽

璐同意了。

再說金蝎子趕到了白金親王身邊,正給他出謀劃策:"必須快點兒出去,現在

咱們人多,快攻!"白金親王下令部下加緊攻勢。整個金城一片喊殺聲,搏斗聲。

賽克和伙伴們死守金樹,寸步不讓。但是畢竟寡不敵眾,眼看包圍圈越來越

校魯西西忽然急中生智,她想出了一個辦法。

白金親王的人已經攻到了金樹跟前。現在,金樹旁只剩下賽克和五個勇士了,

他們手挽著手,一動也不動。

“把他們拉開!"金蝎子吼叫著。

"拉開!"白金親王也大喊著。

幾十頭金豬沖上去,拚命拉賽克他們。

賽克和伙伴們用勁兒挽著手臂抵抗著。但是,賽克的心里難過極了,因為面

對著的是自己的同胞的進攻呀!

終于,賽克和伙伴們緊挽著的手臂被拉開了,白金親王勝利了。

暗道的門打開了。

"快走!"金蝎子催促著。

白金親王在金蝎子的攙扶下,剛要跨進暗道,忽然傳來一聲大喝:"站住!"

白金親王回頭一看,啊,黃金國王帶著大隊人馬趕來了。

白金親王沒站穩,摔倒在地上。皮皮魯一個箭步躥上來,把暗道的門關上了。

"你要干嗎?"黃金國王質問白金親王。

"我要出去!"白金親王理直氣壯。

"出去干什么?"黃金國王問。

"出去享福!"白金親王說,"你也跟我出去吧!外邊有電話、電視、飛機、火

箭。.....咱們在那個世界里可貴重呢!"黃金國王沒想到白金親王竟然動員起他

來了,惱怒地說:"我不去,你也不能去!"白金親王一揮手,說:"愿意跟我出去

享福的站過來!"“呼啦"一聲,黃金國王手下的金豬站過去一大,他們已經知道

了自己在那個世界的位置,他們都想出去當貴重的東西。

兩邊勢均力敵,劍拔弩張。一場大戰迫在眉睫。有暗道的金樹屹立在兩個陣

營中間。

黃金國王沒想到自己的城市一天之間變成了這個樣子,而事情都是因為金子

惹出來的。金子!金子!現在國王恨透了那個只想著金子的世界,恨那個世界金

子太少。

白金親王準備進攻了。大家都意識到,這是一場兩敗俱傷的戰爭。只有金蝎

子躲在一旁最高興。他巴不得金豬們互相殘殺,全死光了才好,那樣他就可以隨

便往外邊帶金子了。

白金親王正要下達進攻的命令,一頭金豬小姑娘跑到兩個陣營中間。

"賽璐!"白金親王驚叫起來。金豬們都歡呼起來,他們找了半天的賽璐回來

了!

"是誰綁架你的?"白金親王問。

"金蝎子!一個外邊來的人!"賽璐說。

"金蝎子?"白金親王還不知道金蝎子的名字,"他綁架你干嗎?"“他要把我

帶出去換錢花,他的心可狠了。"賽璐說。

"換錢花?!"白金親王怔住了。

"對,金蝎子就是要拿你們換錢花。"皮皮魯站出來證實道。

"他們那兒的人不是最喜歡我們嗎?"白金親王還是不信。

"他們喜歡你,是為了占有你,還會為了你勾心斗角直至大動干戈。"皮皮魯

的爸爸說。他忽然意識到,這些金豬如果出去,可能會給人類帶來一場災難。

"差點兒上當!"白金親王一拍腦袋。兩個陣營合并為一了,黃金國王笑了。

"誰是金蝎子?"白金親王問。

"就是那個給你出謀劃策的人。"皮皮魯告訴他。

大家這才發現,金蝎子不見了。

全城戒嚴,搜捕金蝎子。

黃金國王派了50頭金豬守住有暗道的金樹。金蝎子就是插翅也逃不出去。

金蝎子剛才一看見賽璐出現,情知不妙,就溜了。現在他躲在一間小屋的門后,

肚子餓得兩眼發花。他看見街道已經戒嚴,心想這回可真完了。

皮皮魯朝這邊走過來。

金蝎子眼睛一亮,他故意在屋里弄出一些聲響。皮皮魯聽見聲音,朝小屋走

來。

金蝎子等皮皮魯剛一跨進屋里,他從門后跳出來,用一只胳膊從后邊勒住皮

皮魯的脖子,另一只手抽出匕首,刀尖頂著皮皮魯的喉嚨,有氣無力地說:"別動!

動一動我捅死你!"皮皮魯也餓極了,全身無力。他順從地在金蝎子挾持下上了街。

警戒的金豬們看見金蝎子,都追過來想抓他。

"別過來,誰過來我就捅死他!"金蝎子用匕首尖挨著皮皮魯的脖子,大叫道。

大家不敢動了。

金蝎子就這樣拿皮皮魯作人質,在金豬們的夾道注目下,一直走到了有暗道

的金樹前。

黃金國王和白金親王都聞訊趕來,可他們一點兒辦法也沒有,總不能看著金

蝎子殺死皮皮魯呀!白金親王恨得直咬牙。

"不能讓金蝎子出去。"皮皮魯提醒大家。

"住嘴,再喊我割了你的舌頭!"金蝎子嚇唬皮皮魯。

"給我把暗道門打開!"金蝎子對白金親王下令了。

白金親王不動。

"快打開!我數一二三,你不打開我就捅死他!"金蝎子聲嘶力竭地叫道。

"一--"金蝎子把聲音拖得挺長。

白金親王還是沒動。

"二--"金蝎子的刀尖刺到了皮皮魯的皮膚,一股鮮血流出來,滴在白色的襯

衣上,格外顯眼。

白金親王迅速跑到金樹前,按動樹干上的秘密開關,暗道的門打開了。

金蝎子剛要撒開皮皮魯鉆進暗道,只聽"撲騰"一聲,從樹上掉下一個金壇子,

砸在他頭上。金蝎子被砸昏了。

大家往樹上一看,是賽克。原來,賽克為了防止萬一,早就爬到樹上守衛著

暗道出口。大家一起動手把金蝎子捆起來。

罪犯抓到了,全城一片歡騰!皮皮魯和爸爸緊緊抱在一起。

"喲!魯西西呢?"皮皮魯發現妹妹不見了,著急起來。

"真的,魯西西呢?"爸爸也慌了。

"她一直和我們在一起守衛著金樹,什么時候不見的?"賽克想不起來了。

"怎么辦?"皮皮魯問爸爸。

"別急,咱們先出去吃些東西,回來再找她。"爸爸也餓得受不住了,"再說,

暗室的大門還開著呢!"這時,金蝎子醒了。

"帶他出去嗎?"皮皮魯的爸爸問兒子。

"不能帶,他一出去就會泄露金城的秘密。"皮皮魯說,"把他永遠留在這兒吧,

他不是喜歡金子嗎?"金蝎子一聽說要把他永遠留在金城,慌了。他給皮皮魯跪下

了。

"求求你們,別把我留在這兒,帶我出去吧,叫我怎么都行!"金蝎子鼻涕眼

淚一塊兒流。

一個倒賣黃金的罪犯竟向人苦苦哀求不要讓他和金子生活在一起,皮皮魯覺

得這場面挺好玩,也挺有哲理。

"把他留給你們吧,關起來!放出去是禍害。"皮皮魯的爸爸對國王說,"我們

定給他送食物。"國王同意了,他非常感謝皮皮魯父子。命令部下把金蝎子打入大

獄。

金蝎子一步三回頭,連哭帶喊:"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別把我丟在這兒!我寧可出去蹲監獄!"皮皮魯和爸爸向金豬們告別,他倆出

去一下還要回來找魯西西。

黃金國王代表全體居民感謝皮皮魯父子對金城的一深情厚意。

皮皮魯和爸爸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