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309暗室》之三銅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800
赞助商链接

第一章

在皮皮魯全家的協助下, 覓工終于將致癡盔做出來了。

"拜托你們了, 一定要給那頭豬戴上。 "覓工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他是懷著負

疚的心情離開人世的。

皮皮魯全家向覓工的遺體告別后, 拿著致癡盔離開了309暗室, 回到家里。

“給大傻戴這頭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爸爸說。

"它的腦子現在這么聰明, 輕易不會上當。 "魯西西同意爸爸的判斷。

"我去試試。 "皮皮魯說, "咱們也有優勢, 這致癡盔不用通電, 戴上就傻, 比

致聰盔先進。 "爸爸點點頭。

"我和你一起去。 "魯西西說。

"你們要當心, 大傻雖然是一頭豬, 可如今它也算得上是大人物了,

赞助商链接
天天上電

視上報紙。 "媽媽提醒皮皮魯和魯西西。

"我們會見機行事的。 "皮皮魯從冰箱里拿出兩個面包裝進兜里, 然后拎著致

癡盔和魯西西離開了家。

"你也真放心。 "媽媽說爸爸。

"這是千載難逢的鍛煉機會。 "爸爸從窗口望著皮皮魯和魯西西的身影說。

皮皮魯和魯西西走在便道上, 一陣摩托車聲從他們身后傳來。 當摩托車經過

皮皮魯身邊時, 皮皮魯手上的致癡盔被騎摩托車的小伙子順手牽羊地拿走了。

"你干什么?"皮皮魯沖上去。

騎摩托車的小伙子將車停在路邊, 他一只腳支著地, 嘻笑臉地問皮皮魯:"小

兄弟, 這頭盔太棒了, 哪兒買的?"“沒賣的!還給我!"皮皮魯跑到小伙子身邊

往回搶頭盔, 小伙子用右手把頭盔舉起來, 皮皮魯夠不著。

"怎么樣, 賣給大哥我吧?我出100元大洋。 "“不賣。 給10000也不

賣。 "皮皮魯說。

"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小伙子的臉色變了,

赞助商链接
"大哥我借戴幾天。 "“不行!

"皮皮魯堅決不干。

小伙子把致癡盔往自己頭上一戴, 著摩托車就走。

皮皮魯急了, 這頭盔如果丟了, 可是直接關系到人類的命運呀!

摩托車開出去不到15米, 摔倒了。

"致癡盔起作用了!"魯西西喊。

皮皮魯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小伙子身邊, 從他頭上摘下致癡盔。

小伙子從地上爬起來, 沖皮皮魯傻笑。

交通警察以為出了交通事故, 走過來問小伙子:"是你的摩托車嗎?"小伙子

搖頭:"不是。 "“誰的車?"交通警察指著倒在地上的摩托車問。

"是他的車。 "魯西西告訴警察, "我看見他騎過來的。 "“是你的車?"交通警

察再次問小伙子。

"絕對不是, 你別聽她胡說。 "小伙子傻得不輕。

"這頭盔是你的?"交通警察注意到皮皮魯手中的頭盔, 根據常規判斷, 騎摩

托車的人才戴頭盔。

皮皮魯點頭。

"這摩托車是你的?"警察問。

"不是。 "皮皮魯否定。

"我看看你的頭盔。 "警察顯然從未見過這么大的頭盔。

赞助商链接

"不行。 "皮皮魯往后退。

"為什么?"警察越發對頭盔感興趣了, 他強行從皮皮魯手中拿過頭盔。

"別往頭上戴!"魯西西發出警告。

"為什么?"警察雙手舉起頭盔一邊往自己頭上戴一邊看魯西西。

“別戴!"皮皮魯上去搶頭盔。

就像所有人都是越不讓干越想干那樣, 警察把致癡盔扣在了自己頭上。

"完了!"魯西西沖皮皮魯聳聳肩, "地球上少了一個交通警察!"“把頭盔還

給我, 頭盔是我的。 "皮皮魯向警察伸出手來警察乖乖地把頭盔摘下來遞給皮皮魯。

一輛小轎車開過來。 警察打手勢示意小轎車停車。

司機畢恭畢敬地下車走到警察面前, 一臉的謙意。

"你違章了。 "警察威嚴地說。 "駕駛執照。 "司機忙從貼身的衣兜里掏出駕駛

執照, 雙手奉獻給警察。

警察連看都不看, 把駕駛執照裝進自己的口袋。

"這。 ....."司機傻眼了。

"你知道你怎么違章了嗎?"警察使用爸爸教訓兒子的口氣。

赞助商链接

"不知道。 "司機確實不知道。

"你闖綠燈了!"警察說。

"闖綠燈?"司機愕然。

"對, 你闖綠燈了!這是嚴重的違章, 必須吊扣你的駕駛執照!"警察的大腦

顯然已被致癡盔弄傻了。

"咱們先回家吧。 我看這么拎著致癡盔在大街上走太危險。 "魯西西小聲對皮

皮魯說。

皮皮魯同意。

這幾天正值酷暑, 皮皮魯和魯西西滿頭大汗地回到家里。

“怎么樣?"爸爸迫不急待地問。

媽媽給兒子和女兒遞毛巾擦汗。

皮皮魯把他和魯西西剛才離家后的經歷講了一遍。

"那位交通警察太不幸了。 "媽媽于心不忍地說, 她認為那騎摩托車的小伙子

是罪有應得。

"這頂致癡盔再不能離開咱們家了, 太危險。 "爸爸把致癡盔藏在床底下。

"那大傻怎么辦?"魯西西一邊吹電扇一邊說。

"只有想辦法把大傻弄到咱們家里來再給它戴致癡盔。 "皮皮魯大口大口喝冰

鎮汽水。

"如果它不肯戴呢?"媽媽覺得大傻輕易不會上當。

赞助商链接

"那就想辦法把它關進309暗室, 關上一個月, 它就會離開這個世界的。 "

爸爸想出了毒招兒。

"殺豬不犯法吧?"皮皮魯提出法律問題。

大家對視了片刻, 異口同聲地說:"合法。 "第二章皮皮魯的確神通廣大, 他

在第二天的中午終于把大傻誆回家中。

大傻的一舉一動都透著偉人的氣質, 它坐在沙發上, 氣宇軒昂。

“我們覺得你的頭特別寶貴, 因此為你訂做了一個頭盔, 保護你的頭。 "爸爸

把致癡盔遞給大傻。

大傻翻過來倒過去看致癡盔。

"你試試大小合適不合適。 "皮皮魯鼓動大傻把致癡盔戴在頭上。

"正合適。 "大傻目測了一下頭盔的內徑, "謝謝你們。 不過, 我用不著這個,

還是給皮皮魯留著玩吧。 "大傻把致癡盔遞到皮皮魯手上。

"你戴上試試, 可能稍微大一點兒。 "大傻對皮皮魯說。

"我用不著這玩意, 你是偉人, 你的頭應該重點保護。 "皮皮魯把致癡盔還給

大傻。

大傻不接致癡盔。

赞助商链接

皮皮魯無奈。

爸爸咳嗽了一聲, 這是2號方案出臺的暗號。

"我們在壁櫥里發現了一個暗室。 "魯西西對大傻說。

"暗室?"大傻眼睛一亮, "里邊有什么?"“金子, 整整一座金城。 "皮皮魯一

邊說一邊觀察大傻的神情, 他最怕大傻對錢不感興趣。

"真的?"大傻表示出它對黃金的濃厚興趣。 偉豬也愛錢。

"不信你自己進去看看。 "皮皮魯開始牽著大傻的鼻子走了。

"暗室在哪兒?"大傻站起來。

爸爸拉開壁櫥的門。

309暗室的門事先已經打開了。

大傻在壁櫥前站了一分鐘, 它憑直覺感到暗室里確實有黃金。

"我下去看看, 給我手電。 "大傻說。

媽媽遞給大傻手電。

大傻接過手電, 走到309暗室的入口處。 它用手電往暗室里照。

皮皮魯全家人都屏住呼吸, 他們生怕大傻改變主意。

大傻走進309暗室。

爸爸一個箭步沖進壁櫥, 關上了309暗室的大門。

大傻被關在309暗室里了。

大家松了一口氣。

"它從里面能找到開門的開關嗎?"魯西西為大傻的智商擔心。

赞助商链接

"我把里邊的開關砸壞了, 它找到也沒用了。 "爸爸一邊擦汗一邊說。

"咱們也夠損的。 大傻現在可是世界名流呀!"皮皮魯說。

"豬都能當世界名流, 這世界也快完了。 "爸爸又檢查了一遍309暗室的門

關好了沒有。

"我心里也覺得挺不好受的。 "魯西西一想把大傻關進309暗室, 心里就挺

不是滋味兒。

"你的心情我理解。 "媽媽對女兒說, "說實話, 我也覺得這事有點兒那個。 不

過, 大傻畢竟只是一頭豬, 即使它會說全人類所有的語言, 即使它頭上頂著世界

上所有的頭銜, 它也還是一頭豬。 再說了, 如果咱們不把它關起來, 這個世界的

前途會被它毀了的。 "魯西西點頭。

全家默默地坐在壁櫥旁邊, 一直坐到晚上10點, 沒人說話。

"該睡覺了。 我估計大傻是出不來了。 "爸爸打奇沉寂。

皮皮魯走進自己的臥室。 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好長時間睡不著。

赞助商链接
不知是因為

天熱還是由于大傻被關在309暗室里。

深夜, 皮皮魯被凍醒了, 他感受到一陣刻骨銘心的寒冷, 像是三九天。

皮皮魯以為自己發燒生病了, 否則任何人也不會在酷熱的夏天感到冷。 他想

去向媽媽要體溫表, 當他的眼光無意中投向窗外時, 他愣了。

窗外飛舞著滿天的鵝毛大雪。

皮皮魯連續做了一系列的判斷自己是否在夢中的動作后, 清醒地意識到, 自

己是在現實中。

皮皮魯計開窗戶, 一股寒氣侵入他的房間, 雪花也爭先恐后地往屋里擠。

皮皮魯打了個哆嗦, 他在屋里竟然找不到一件可以御寒的衣服。 要知道, 現

在是夏天呀!

皮皮魯看到窗外是一個銀色的世界, 綠色的樹葉已經被雪染白了, 就像一個

個小伙子大姑娘在青春年華時白了頭, 別有一番情致。

夏天時盼冬天, 冬天到了又覺得夏天好。 皮皮魯連打了十幾個噴嚏。

魯西西的房間也傳出打噴嚏的聲音。

皮皮魯跑進走廊敲爸爸媽媽臥室的門。

"出事了?"爸爸從夢中醒來。

“冬天來了!"皮皮魯喊。

"冬天?"爸爸這才感覺到溫度的變化。

"這是怎么回事?"爸爸和媽媽看著窗外的雪一邊打哆嗦一邊發呆。

"媽媽,給我找羽絨服。"皮皮魯說。

"羽絨服都洗干凈收起來了,現在是夏天,穿什么羽絨服呀?"媽媽認為天再

冷現在也是夏天,夏天只能穿夏裝。

"現在的溫度比冬天還低。"皮皮魯嘴唇已經發紫了。

"你就把棉衣找出來吧,我也凍得受不了啦。"爸爸對媽媽說。

媽媽只得從衣柜里翻出羽絨服。

這座城市的人都被凍醒了。剛才熱得睡不著,現在冷得睡不著。人真難伺候。

廣播電臺的早新聞告訴聽眾,這是一次全球性的天氣突變。

皮皮魯和爸爸決定穿冬裝上學上班。而魯西西和媽媽則堅持穿夏裝。

"會凍死的!"爸爸反對騙子和女兒穿裙子出門。

"現在是夏天!"媽媽指著日歷強調。

"可氣溫是零下10度!"爸爸說。

"就是零下100度也是夏天。夏天就只能穿夏裝。誰見過7月穿羽絨服的?

"媽媽振振有詞。

"管他冬天夏天,什么溫度就穿什么衣服。"皮皮魯的哲學。

"女人喜歡在冬天穿夏裝,你讓她們夏天穿冬裝,這不是58豬王照像等于要

人家的命嘛。"爸爸沖兒子擠眼睛。

"給氣象臺打個電話,問問是怎么回事。"皮皮魯撥氣象臺的號碼。

永遠占線。

給氣象臺打電話詢問天氣的人成千上萬,氣象臺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干脆把

話筒放在桌子上罷工。

電視臺的電話線也快被擠奇了。播音員只能說各路專家正在緊急研究這一奇

特的氣象現象,還說夏季奧運會準備改為冬季奧運會,還說裙服展銷改為羽絨服

展銷。.....不管怎么說,皮皮魯喜歡雪。

中午,電視臺告訴大家,專家研究的結果出來了:這是大自然對人類奇壞生

態平衡的一次懲罰。

皮皮魯覺得沒道理。

"還有專家認為這是地震的前兆。"爸爸在飯桌旁把報紙遞給媽媽。

全市只上半天班半天學,一場雪鬧得人心慌慌,無法工作無法上課。除了星

期日,皮皮魯全家難得像今天這樣全家一起吃午飯。

皮皮魯的目光突然發直。

"你是不是感冒了?"媽媽問,今天感冒的人特別多。

皮皮魯不說話。

"你怎么了?"爸爸碰碰兒子的肩膀。

皮皮魯還是不吭聲。

家人順著皮皮魯的眼神看去,發現他的目光落在壁櫥的門上。

皮皮魯在看309暗室。

第三章

全家人的目光都隨著皮皮魯的目光落在了壁櫥上。

心有靈犀一點通。

"你懷疑天氣突然變化與大傻有關?"爸爸問兒子。

"大傻進了309暗室的當天晚上夏天突然變成了冬天,這不是巧合吧?"皮

皮魯若有所思地說。

"309暗室里還能操縱天氣?"魯西西對哥哥的判斷持懷疑態度。

"你別忘了,咱們還不知道銅門和鐵門里邊是什么呢!"皮皮魯提醒妹妹。

"我覺得咱們有必要進去看看。我擔心一會兒整個地球刮龍卷風。"爸爸站起

來。

"大傻如果沖出來怎么辦?"媽媽問。

"咱們四個人聯合起來在體力上應該能對付它。"皮皮魯有信心。

"準備行動吧。"爸爸開始分工。

半小時后,一切準備工作就緒。

每個人的頭上都纏上了厚厚的毛巾--防止大傻將致癡盔給皮皮魯及全家人戴

上。

致癡盔由爸爸拎著。

“打開309暗室的門時,如果大傻沒有沖出來,我就和皮皮魯進去,你們

在外邊把暗室的門關上,咱們通過對講機聯系。"爸爸對媽媽說,"我們不讓開門,

你們千萬別開。"媽媽臉上全是永別的表情。

309暗室的門打開了,沒有大傻的身影,大家松了一口氣。

皮皮魯和爸爸進入了309暗室,暗室的大門在他們身后關上了。

皮皮魯和爸爸一前一后地沿著石階下到了四方形走廊。

沒有大傻。

"爸爸,你看!"皮皮魯指著銅門說。

銅門上的鎖被打開了。

"大傻在銅門里!"爸爸斷定。

銅門里邊對于皮皮魯和爸爸來說,是個陌生的世界。

"告訴上邊,咱們準備進銅門。"爸爸沖皮皮魯打了個對講機的手勢。

皮皮魯使用對講機告訴媽媽和魯西西,他和爸爸要進銅門了。

爸爸輕輕將銅門計開一道縫兒,里邊沒反應,很靜。

銅門打開了,眼前的景象確實使皮皮魯和爸爸吃了一驚。

他倆在計開銅門之前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做了種種設想,都沒猜對。

銅門里是一部升降電梯。

爸爸按了電梯的按鈕。

電梯門上方的一排指示燈開始依次閃亮。

大約過了一分鐘,電梯門打開了。

電梯很小,看樣子只能容納3個人。

皮皮魯和爸爸跨入電梯,爸爸按了運行按鈕。

電梯風馳電掣般地下降,皮皮魯感到頭有點兒暈。

一分鐘后,電梯停住了。

"咱們起碼下降了800米。"爸爸估算。

電梯門開了,外邊是一間充滿神秘情調的房間。房間的墻壁上有許多莫名其

妙的圖案。

爸爸先走出電梯,皮皮魯跟在后邊。

"那兒有一扇門。"皮皮魯指給爸爸看。

他們攝手攝腳接近那扇門,門上的字使他們愕然。

地球運行控制室

皮皮魯和爸爸對視。兩個人的目光里全是驚嘆號。

如果地球的運行是靠一個控制室控制的話,那么他們接受過的所有關于地球

的歷史的學說都成了謬論。

"這不可能!這是惡作劇。"爸爸的頭腦里有關地球的概念已經根深蒂固,他

不能接受任何違背他已擁有的概念的"異端邪說"。

"我進去看看。"皮皮魯對地球運行控制室特感興趣。

"當心點兒。"爸爸同意了。"我在外邊接應你。"皮皮魯計開地球運行控制室

的門,迎面是一張宇宙星際圖。

星際圖后邊是一座透明的玻璃房間。房間里有一個造型奇特的操縱臺,大傻

正坐在操縱臺前擺弄著什么。

它是背朝皮皮魯。

皮皮魯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接近玻璃房子,他想看看大傻究竟在干什么。

當皮皮魯的身體碰到玻璃房子的墻壁時,墻壁自動往兩邊移動,露出一條縫。

皮皮魯一步一步往玻璃房子里挪,當他挪到大傻背后時,大傻忽然轉過身來。

"我得謝謝你們把我關到309暗室里來。"大傻的臉上的確有感激之情。

"為。.....什。.....么。....."皮皮魯極力掩飾自己的不自然。

"你們使我發現了這個地球運行控制室,原來地球是一顆人造星球,就像人造

衛星一樣。真沒想到。"大傻左手用力一計操縱臺,它的旋轉座椅飛快地轉了36

0度。

"地球是人造星球!"皮皮魯發呆。

"這個控制室就是操縱地球運行的機構。不知是誰給地球設定了運行軌道,這

么多年來,地球就一直沿著這個人設定的軌道運行。現在我改變了這個設定,我

操縱地球改變了它原來的軌道。"大傻得意洋洋。

皮皮魯明白地球的夏天為什么突然變成了冬天了。大傻改變了地球運行的方

向。

皮皮魯很激動,他終于知道了地球的奧秘,原來自己在課堂上學到的有關地

球的知識都是錯誤的,地球并不是宇宙里的一顆行星,地球是一顆人造星球,它

有動力,還有操縱系統。

"你現在要干什么?"皮皮魯問大傻。

“我要把地球劫持到另一個星系去,讓它離開太陽系。"大傻說。

"離開太陽系!"皮皮魯情不自禁地喊起來。

"對,就是要離開太陽系!我要帶著地球上的幾十億人去投奔宇宙中最強大的

生命。"大傻壯志滿懷。

"這很危險!離開太陽,地球上的人類很可能無法生存!"皮皮魯提醒大傻。

"這個責任應該由你來承擔,誰讓你把我關到309暗室里來的?告訴你,地

球現在正以極快的速度脫離太陽系。"大傻笑瞇瞇地看著皮皮魯。

皮皮魯轉身要跑,大傻沖過來抱住皮皮魯的腰。

"你干嗎?!"皮皮魯沒大傻勁兒大,無法掙脫大傻對他的束縛。

"你不能出去了。我得把你也關起來。"大傻把皮皮魯抱離地面,朝門口走去。

皮皮魯故意大喊大叫,目的是通知爸爸。

當大傻拉開地球運行控制室的門時,爸爸從門外突然將致癡盔戴在了大傻的

頭上。

大傻松開皮皮魯,傻站在原地。

"咱們總算成功了。"爸爸松了口氣。"地球上總算少了這頭偉豬。"“地球快

完了。"皮皮魯說。

"你說什么?"爸爸以為兒子的神經受了驚嚇。

皮皮魯將剛才他了解到的一切告訴爸爸。

"童話吧?"爸爸往好的方面想。

“新聞報道。"皮皮魯說。

這時大傻"普通"一聲,四腿著地了。

皮皮魯給大傻摘下致癡盔,大傻大腦里的Z型溝回大概已經消失了。

"大傻,大傻。"皮皮魯叫它。

大傻毫無反應,活生生一頭普通的豬。

"咱們進去看看!"爸爸計開地球運行控制室的門。

第四章

站在能夠駕馭地球運行方向的操縱臺前,爸爸震驚了,他大腦里那些祖先留

給他的寶貴知識在一瞬間全都變成了謬論,而他居然還曾經為不能將這些謬論倒

背如流而連續計遲兩年上大學,爸爸此刻的腦海里全是衣冠楚楚的大學教授站在

梯形教室的大講臺上諄諄講授地球起源人類起源的場面,而臺下那些懷著求知渴

望的學生們毫無防備地開啟著自己大腦的閘門,把那些未必正確的知識當作真理

迎進自己的大腦使它們駐扎下來。

"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爸爸只會重復這句話。

皮皮魯輕松得多,他身上最多的細胞是懷疑細胞,他懷疑人類的一切學說。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爸爸帶他參觀自然博物館,當看到展示達爾文進化論的展窗時,

皮皮魯說人未必是由猿進化而來的,當時爸爸非要兒子說人是由猿進化的才準他

回家。其實爸爸也不真知道人究竟是怎么來的,只不過學校教給了他一條終極真

理:人云亦云。

"爸爸,咱們得盡快操縱地球返回原來的運行軌道。"皮皮魯說。

"為什么?"爸爸從木然中醒過來,有點兒語無倫次。

"我覺得人類會承受不了離太陽越來越遠。"皮皮魯說。

"可咱們都不會開地球呀!"爸爸面對操縱臺兩手一攤。

皮皮魯站在操縱臺前,觀察了一會兒。

"好像不難,這是操縱桿,管方向的。"皮皮魯指著操縱臺上一個金屬棍說。

"剛才大傻就在動它。"“可是在這地下幾百米的深處,咱們什么也看不見,怎么

判斷地球的方位呢?"爸爸覺得開地球比開航天飛機肯定難多了。

"咱們上去同媽媽和魯西西商量商量。"皮皮魯提議。

爸爸點點頭。

皮皮魯和爸爸把大傻也扛了上去。

媽媽和魯西西看見皮皮魯父子凱旋歸來,十分興奮。

"先別高興。"皮皮魯把地球運行控制室的事告訴媽媽和魯西西。

"地球現在處于失控狀態?"魯西西明白為什么夏天下雪了。

"原先地球運行的軌道是被人設定好的。"爸爸說。

"誰設定的?"媽媽不能相信。

"不知道。"爸爸搖頭。

"地球運行控制室被大傻把運行程序奇壞了,現在還不知道地球正往哪兒走呢!

"皮皮魯看了正趴在地上睡覺的大傻一眼。

"咱們309暗室里居然有能操縱地球的控制室!"魯西西覺得好玩極了。

"你別高興,地球如果離開太陽系,人類可能面臨毀滅。"皮皮魯說。

"這還不好辦,把地球再開回去不就行了。"魯西西不以為然地說。

"怎么開?在控制室里什么也看不見。"皮皮魯說,"再說,就算能看見,你認

識原來的軌道嗎?"“這也沒什么難的,咱倆下去開,讓爸爸媽媽在上邊用對講機

指揮咱們。"魯西西仍然樂觀。

"怎么指揮?"爸爸問,"像船長那樣說左滿舵"“咱們先把地球恢復到夏天。

"魯西西顯示出非凡的才干。

"有門!"皮皮魯不得不服氣。

就這么決定了,皮皮魯和魯西西去309暗室里的地球控制室開地球,爸爸

媽媽在陽臺上指揮。

現在,皮皮魯和魯西西站在地球操縱臺前。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準備試驗操縱桿的方向。"皮皮魯沖著對講機喊。

魯西西準備好紙筆作記錄。

"我們正在觀察,可以開始試驗。"爸爸回答。

皮皮魯向左壓操縱桿。

地球在皮皮魯的操縱下轉向。

"天突然黑了!現在是下午2點20分!"對講機里傳出爸爸的驚呼。

皮皮魯猛然往右壓操縱桿。

"天又亮了,亮極了!"爸爸喊。

魯西西飛快地記錄。

人類現在是什么表情不說你也能知道。

"我現在往前計操縱桿。"皮皮魯宣布。

冬天突然變成了夏天,人們競賽似地脫衣服。

皮皮魯又往回收操縱桿。

夏天在瞬間又變成了冬天。人們又比賽穿衣服。

爸爸站在陽臺上忽然有了一種自豪感,是他的兒子在操縱地球。

"試驗完畢。"皮皮魯關上對講機。

魯西西將記錄復查了一遍。準確無誤。

皮皮魯和魯西西回到家里。爸爸和媽媽在309暗室門口迎接孩子。

"我會開地球了!"皮皮魯胸有成竹地說。"現在只要有人指揮我,確切點兒說,

是為我導航,我會很快將地球開回原先的軌道。"爸爸媽媽和魯西西面面相覷,沒

人能承擔這個重擔,都對天體不熟悉。

"去買一架天文望遠鏡,再買一本天文學的書。"魯西西提議。

"臨陣磨槍,效果恐怕不會好,再導錯了航,后果不堪設想。"媽媽反對。

皮皮魯打開電視機,播音員正在熒屏里信口雌黃地胡說八道,她說這種一會

兒黑一會兒白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奇特現象已經引起了所有科學家的關注,一位

權威天文學家認為這是由于太陽黑子進入活躍時期所導致的,他還給這一系列現

象定名為巴格巴巴現象,還說他早就預見到這一現象的發生。.....皮皮魯全家笑

干了眼淚,他們終于知道了什么叫"學問"終于懂得了"權威"的內涵還明白了同樣

的話沒身分的人說是胡說有身分的人說就是學說。

"你打個電話問問電視臺,這種現象還能持續多久?"皮皮魯給魯西西派任務。

電視臺的效率還真高,18分鐘后,播音員現場采訪那位權威。

"有兩種可能。"權威開口回答。

"廢話。"皮皮魯把電視機關了。

"咱們還得想辦法把地球弄回去呀!"魯西西看著窗外說。

"只有找一個懂天文的人指揮。"皮皮魯說。

"誰會相信咱們的話呢?"魯西西說,"那些人名為有科學的頭腦,實際上滿腦

子現代迷信。"“這個世界已經被迷信壟斷了,新事物很難站住腳。"爸爸深有體

會地說。

"我去試試,你們做好準備。"魯西西要拯救地球。

"不能暴露309暗室。"爸爸告誡女兒。

魯西西點點頭。

第五章

魯西西在國家天文臺的門口徘徊,她要物色一位能接受新事物的天文工作者。

一位50多歲的男士夾著皮包走出天文臺大樓。

"叔叔,我能同您談談嗎?"魯西西走近男士,說。

"談什么?"男士站住問。

"您是研究天文學的嗎?"

“嗯。"

“您知道今天為什么異常嗎?"

“巴格巴巴現象。"

該男士接受新學說極快,毫不設防。

"不對,根本不是什么巴格巴巴現象,是地球離開了原有的軌道。"男士歪著

頭觀察魯西西。

"您懂天文學,您能幫助地球返回軌道。"魯西西覺得這人有戲,攤牌了。

"你是從精神病醫院跑出來的吧?"男士失去了拯救地球的機會。偉人和罪人

的距離只有一毫米。

魯西西只好放了他。

一輛模樣挺不錯的小轎車開過來停在天文臺門口,從車上下來一位戴金絲眼

鏡的氣質高雅的女士。

“阿姨您好。請問您是天文學家嗎?"魯西西像一個發現了新目標的獵手,又

出擊了。

"你。.....好。.....我是研究天文的。"金絲眼鏡女士不解地看著魯西西。

"您怎么看這次天氣異常現象?"魯西西測試金絲眼鏡女士的觀念。

"典型的巴格巴巴現象。"金絲眼鏡女士記新名詞的能力絕對一流。

"您怎么知道的?"魯西西開始失望。

"這是我們天文學界的權威研究出來的,我認為是真理。"金絲眼鏡女士看手

表。

"您先等等,我有重要的事想跟您說。"魯西西還想試一下。

"什么事?"金絲眼鏡女士顯然有點兒不耐煩了。

"這次天氣異常其實根本不是巴格巴巴現象,是地球運行控制系統出了毛病,

我可以讓地球回到原先的軌道上去,但需要您的合作,因為我不認識回去的路。

"魯西西一口氣說完。

"你上學嗎?"金絲眼鏡女士問魯西西。

魯西西點頭。

"在弱智學校?"金絲眼鏡女士又問。

魯西西二話沒說,轉身離開了她。

魯西西站在天文臺門口望著天文臺大樓嘆了口氣,她覺得悲哀,這座大樓里

的人終日忙碌,卻與真正的科學毫不沾邊,他們死抱住祖先留給他們的觀念不放,

任何有悖于祖先的看法都被認為是胡說八道。其實,他們大腦里的那些觀念才是

正宗的胡說八道。

兩個人出現在天文臺門口,他們的舉動引起了魯西西的注意。

一位銀發老者步履蹣跚地走著,一位毛頭小伙子跟在老者左右好像在央求什

么。老者不斷地搖頭。小伙子一臉的求情。

他們經過魯西西身邊時,魯西西聽到那小伙子說:"求求您看看我的論文,我

認為地球不是那樣起源的。"魯西西興奮了。

"我想和你談談。"魯西西追上去對小伙子說。

"談什么?"小伙子對魯西西不感興趣。

"談地球起源。"魯西西說。

小伙子目光變了。

老者向魯西西投來感激的目光。他像兔子一樣走了。

通過簡單的交談,魯西西知道這小伙子是一位工人,他特別喜歡業余研究天

文,他懷疑地球起源的學說,可是他的論文沒人看。剛才那位老者是一位著名的

天文學家,他像躲瘟疫一樣躲這位業余愛好者。

"你的觀點也不正確,地球實際上是一個人造星球。"魯西西說。

"人造星球?"小伙子一愣。

"你信嗎?"魯西西看見小伙子沒叫她精神病,覺得有戲。

"我愿意相信新的說法。"小伙子說。

"你怎么看這次天氣異常?"魯西西問。

"我覺得這是又一次冰河時期的到來。"小伙子說。

謝天謝地,總算碰上一個沒說巴格巴巴的人。

"不對,這次異常是由于地球偏離原有的軌道造成的。"魯西西說。小伙子眼

里有異彩。"你說下去!"小伙子迫切要求。

"我有能力讓地球回到原來的軌道上去,可我不認識路,我對天文一竅不通。

你研究了這么多年天文,對太陽系各個天體的位置一定熟悉。咱們合作把地球弄

回去好嗎?"魯西西嚴肅地說。

盡管小伙子的大腦最討厭陳舊的觀念,可他還是對魯西西的話感到吃驚。因

為魯西西的話畢竟太離奇了。

懷疑是創建新學說之父。小伙子想起了自己的這個座右銘。

"我認識宇宙的路。可你總得給我一點兒證據吧。我的時間也挺寶貴。"小伙

子愿意合作,但又擔心白浪費時間。

"好,你等一下。"魯西西看見路邊有個公用電話亭,她跑過去給家里打電話。

"爸爸,我找到一位業余天文愛好者,他認識把地球開回去的路,但他現在不

大相信我的話,你們得向他證實一下我的話。"魯西西通過電話和爸爸通話。

"怎么證實?"

“5分鐘后,讓天黑一次。"

“行。"

“然后你們做好準備,我就帶他去咱們家了。"魯西西掛上電話,回到小伙子

身邊。

“5分鐘后,天將突然變黑。"魯西西向小伙子宣布。

"這怎么可能?"小伙子不信。

"如果變黑了呢?"

“如果變黑了,你說的所有話我都相信,即使你說人是蛐蛐進化的,我也相

信!"小伙子說。

5分鐘后,天黑了。

小伙子張大嘴巴,他這回算是真正知道人類大腦里的那點兒關于自然界的知

識少得多可憐了。

"咱們去救地球!"小伙子催魯西西。

"你有天文望遠鏡嗎?"魯西西問。

"有,在包里。"小伙子指指自己肩頭的包,"雖然是簡易的,但是很好用。"

“有個小條件,到我家后,你別問我們為什么能操縱地球,你只管給地球引路就

行了。"魯西西說。

小伙子同意了。

天文望遠鏡架在了魯西西家的陽臺上,小伙子開始觀測天象。魯西西在一邊

手持對講機同在309暗室里的皮皮魯聯絡。把地球開回原先的軌道的行動開始

了。

"從那顆星星的左側繞過去。"小伙子指給魯西西看。

魯西西指揮皮皮魯:"往前。往右。再往前。"“注意右邊那顆星星,從它的

下邊過去。"小伙子說。

魯西西向皮皮魯轉達。

皮皮魯正襟危坐在地球運行操縱臺前,操縱地球回故鄉。

地球在壯麗的宇宙中運行,返回屬于她的軌道。

宇宙是一個謎。一個有謎底的謎。現在還沒人知道謎底。

人類也是一個謎。一個沒有謎底的謎。人人卻以為自己知道謎底。

"地球回到自己的軌道!"小伙子趴在天文望遠鏡上喊。

皮皮魯將操縱臺上的操縱桿和所有按鈕都定位。

地球恢復了常態。

各種理論各種學說依然我行我素,繼續愚弄人類。

人類是地球上最喜歡被學說愚弄的動物。

那位小伙子后來將地球曾經偏離軌道的事寫成了論文,被某報紙編輯安排在

"愚人節"欄目發表。一位戲劇小品作者根據這個素材創作了一個小品腳本,由一

位鼻子幾乎長在眼睛上邊的著名喜劇名星出演,該小品獲得了該年度小品大獎賽

的特等獎。

據說有十幾位觀眾在看小品時笑破了胃。

皮皮魯全家從電視里看這部小品時笑不出來,他們想抱頭為人類哭一場。

皮皮魯跑進走廊敲爸爸媽媽臥室的門。

"出事了?"爸爸從夢中醒來。

“冬天來了!"皮皮魯喊。

"冬天?"爸爸這才感覺到溫度的變化。

"這是怎么回事?"爸爸和媽媽看著窗外的雪一邊打哆嗦一邊發呆。

"媽媽,給我找羽絨服。"皮皮魯說。

"羽絨服都洗干凈收起來了,現在是夏天,穿什么羽絨服呀?"媽媽認為天再

冷現在也是夏天,夏天只能穿夏裝。

"現在的溫度比冬天還低。"皮皮魯嘴唇已經發紫了。

"你就把棉衣找出來吧,我也凍得受不了啦。"爸爸對媽媽說。

媽媽只得從衣柜里翻出羽絨服。

這座城市的人都被凍醒了。剛才熱得睡不著,現在冷得睡不著。人真難伺候。

廣播電臺的早新聞告訴聽眾,這是一次全球性的天氣突變。

皮皮魯和爸爸決定穿冬裝上學上班。而魯西西和媽媽則堅持穿夏裝。

"會凍死的!"爸爸反對騙子和女兒穿裙子出門。

"現在是夏天!"媽媽指著日歷強調。

"可氣溫是零下10度!"爸爸說。

"就是零下100度也是夏天。夏天就只能穿夏裝。誰見過7月穿羽絨服的?

"媽媽振振有詞。

"管他冬天夏天,什么溫度就穿什么衣服。"皮皮魯的哲學。

"女人喜歡在冬天穿夏裝,你讓她們夏天穿冬裝,這不是58豬王照像等于要

人家的命嘛。"爸爸沖兒子擠眼睛。

"給氣象臺打個電話,問問是怎么回事。"皮皮魯撥氣象臺的號碼。

永遠占線。

給氣象臺打電話詢問天氣的人成千上萬,氣象臺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干脆把

話筒放在桌子上罷工。

電視臺的電話線也快被擠奇了。播音員只能說各路專家正在緊急研究這一奇

特的氣象現象,還說夏季奧運會準備改為冬季奧運會,還說裙服展銷改為羽絨服

展銷。.....不管怎么說,皮皮魯喜歡雪。

中午,電視臺告訴大家,專家研究的結果出來了:這是大自然對人類奇壞生

態平衡的一次懲罰。

皮皮魯覺得沒道理。

"還有專家認為這是地震的前兆。"爸爸在飯桌旁把報紙遞給媽媽。

全市只上半天班半天學,一場雪鬧得人心慌慌,無法工作無法上課。除了星

期日,皮皮魯全家難得像今天這樣全家一起吃午飯。

皮皮魯的目光突然發直。

"你是不是感冒了?"媽媽問,今天感冒的人特別多。

皮皮魯不說話。

"你怎么了?"爸爸碰碰兒子的肩膀。

皮皮魯還是不吭聲。

家人順著皮皮魯的眼神看去,發現他的目光落在壁櫥的門上。

皮皮魯在看309暗室。

第三章

全家人的目光都隨著皮皮魯的目光落在了壁櫥上。

心有靈犀一點通。

"你懷疑天氣突然變化與大傻有關?"爸爸問兒子。

"大傻進了309暗室的當天晚上夏天突然變成了冬天,這不是巧合吧?"皮

皮魯若有所思地說。

"309暗室里還能操縱天氣?"魯西西對哥哥的判斷持懷疑態度。

"你別忘了,咱們還不知道銅門和鐵門里邊是什么呢!"皮皮魯提醒妹妹。

"我覺得咱們有必要進去看看。我擔心一會兒整個地球刮龍卷風。"爸爸站起

來。

"大傻如果沖出來怎么辦?"媽媽問。

"咱們四個人聯合起來在體力上應該能對付它。"皮皮魯有信心。

"準備行動吧。"爸爸開始分工。

半小時后,一切準備工作就緒。

每個人的頭上都纏上了厚厚的毛巾--防止大傻將致癡盔給皮皮魯及全家人戴

上。

致癡盔由爸爸拎著。

“打開309暗室的門時,如果大傻沒有沖出來,我就和皮皮魯進去,你們

在外邊把暗室的門關上,咱們通過對講機聯系。"爸爸對媽媽說,"我們不讓開門,

你們千萬別開。"媽媽臉上全是永別的表情。

309暗室的門打開了,沒有大傻的身影,大家松了一口氣。

皮皮魯和爸爸進入了309暗室,暗室的大門在他們身后關上了。

皮皮魯和爸爸一前一后地沿著石階下到了四方形走廊。

沒有大傻。

"爸爸,你看!"皮皮魯指著銅門說。

銅門上的鎖被打開了。

"大傻在銅門里!"爸爸斷定。

銅門里邊對于皮皮魯和爸爸來說,是個陌生的世界。

"告訴上邊,咱們準備進銅門。"爸爸沖皮皮魯打了個對講機的手勢。

皮皮魯使用對講機告訴媽媽和魯西西,他和爸爸要進銅門了。

爸爸輕輕將銅門計開一道縫兒,里邊沒反應,很靜。

銅門打開了,眼前的景象確實使皮皮魯和爸爸吃了一驚。

他倆在計開銅門之前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做了種種設想,都沒猜對。

銅門里是一部升降電梯。

爸爸按了電梯的按鈕。

電梯門上方的一排指示燈開始依次閃亮。

大約過了一分鐘,電梯門打開了。

電梯很小,看樣子只能容納3個人。

皮皮魯和爸爸跨入電梯,爸爸按了運行按鈕。

電梯風馳電掣般地下降,皮皮魯感到頭有點兒暈。

一分鐘后,電梯停住了。

"咱們起碼下降了800米。"爸爸估算。

電梯門開了,外邊是一間充滿神秘情調的房間。房間的墻壁上有許多莫名其

妙的圖案。

爸爸先走出電梯,皮皮魯跟在后邊。

"那兒有一扇門。"皮皮魯指給爸爸看。

他們攝手攝腳接近那扇門,門上的字使他們愕然。

地球運行控制室

皮皮魯和爸爸對視。兩個人的目光里全是驚嘆號。

如果地球的運行是靠一個控制室控制的話,那么他們接受過的所有關于地球

的歷史的學說都成了謬論。

"這不可能!這是惡作劇。"爸爸的頭腦里有關地球的概念已經根深蒂固,他

不能接受任何違背他已擁有的概念的"異端邪說"。

"我進去看看。"皮皮魯對地球運行控制室特感興趣。

"當心點兒。"爸爸同意了。"我在外邊接應你。"皮皮魯計開地球運行控制室

的門,迎面是一張宇宙星際圖。

星際圖后邊是一座透明的玻璃房間。房間里有一個造型奇特的操縱臺,大傻

正坐在操縱臺前擺弄著什么。

它是背朝皮皮魯。

皮皮魯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接近玻璃房子,他想看看大傻究竟在干什么。

當皮皮魯的身體碰到玻璃房子的墻壁時,墻壁自動往兩邊移動,露出一條縫。

皮皮魯一步一步往玻璃房子里挪,當他挪到大傻背后時,大傻忽然轉過身來。

"我得謝謝你們把我關到309暗室里來。"大傻的臉上的確有感激之情。

"為。.....什。.....么。....."皮皮魯極力掩飾自己的不自然。

"你們使我發現了這個地球運行控制室,原來地球是一顆人造星球,就像人造

衛星一樣。真沒想到。"大傻左手用力一計操縱臺,它的旋轉座椅飛快地轉了36

0度。

"地球是人造星球!"皮皮魯發呆。

"這個控制室就是操縱地球運行的機構。不知是誰給地球設定了運行軌道,這

么多年來,地球就一直沿著這個人設定的軌道運行。現在我改變了這個設定,我

操縱地球改變了它原來的軌道。"大傻得意洋洋。

皮皮魯明白地球的夏天為什么突然變成了冬天了。大傻改變了地球運行的方

向。

皮皮魯很激動,他終于知道了地球的奧秘,原來自己在課堂上學到的有關地

球的知識都是錯誤的,地球并不是宇宙里的一顆行星,地球是一顆人造星球,它

有動力,還有操縱系統。

"你現在要干什么?"皮皮魯問大傻。

“我要把地球劫持到另一個星系去,讓它離開太陽系。"大傻說。

"離開太陽系!"皮皮魯情不自禁地喊起來。

"對,就是要離開太陽系!我要帶著地球上的幾十億人去投奔宇宙中最強大的

生命。"大傻壯志滿懷。

"這很危險!離開太陽,地球上的人類很可能無法生存!"皮皮魯提醒大傻。

"這個責任應該由你來承擔,誰讓你把我關到309暗室里來的?告訴你,地

球現在正以極快的速度脫離太陽系。"大傻笑瞇瞇地看著皮皮魯。

皮皮魯轉身要跑,大傻沖過來抱住皮皮魯的腰。

"你干嗎?!"皮皮魯沒大傻勁兒大,無法掙脫大傻對他的束縛。

"你不能出去了。我得把你也關起來。"大傻把皮皮魯抱離地面,朝門口走去。

皮皮魯故意大喊大叫,目的是通知爸爸。

當大傻拉開地球運行控制室的門時,爸爸從門外突然將致癡盔戴在了大傻的

頭上。

大傻松開皮皮魯,傻站在原地。

"咱們總算成功了。"爸爸松了口氣。"地球上總算少了這頭偉豬。"“地球快

完了。"皮皮魯說。

"你說什么?"爸爸以為兒子的神經受了驚嚇。

皮皮魯將剛才他了解到的一切告訴爸爸。

"童話吧?"爸爸往好的方面想。

“新聞報道。"皮皮魯說。

這時大傻"普通"一聲,四腿著地了。

皮皮魯給大傻摘下致癡盔,大傻大腦里的Z型溝回大概已經消失了。

"大傻,大傻。"皮皮魯叫它。

大傻毫無反應,活生生一頭普通的豬。

"咱們進去看看!"爸爸計開地球運行控制室的門。

第四章

站在能夠駕馭地球運行方向的操縱臺前,爸爸震驚了,他大腦里那些祖先留

給他的寶貴知識在一瞬間全都變成了謬論,而他居然還曾經為不能將這些謬論倒

背如流而連續計遲兩年上大學,爸爸此刻的腦海里全是衣冠楚楚的大學教授站在

梯形教室的大講臺上諄諄講授地球起源人類起源的場面,而臺下那些懷著求知渴

望的學生們毫無防備地開啟著自己大腦的閘門,把那些未必正確的知識當作真理

迎進自己的大腦使它們駐扎下來。

"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爸爸只會重復這句話。

皮皮魯輕松得多,他身上最多的細胞是懷疑細胞,他懷疑人類的一切學說。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爸爸帶他參觀自然博物館,當看到展示達爾文進化論的展窗時,

皮皮魯說人未必是由猿進化而來的,當時爸爸非要兒子說人是由猿進化的才準他

回家。其實爸爸也不真知道人究竟是怎么來的,只不過學校教給了他一條終極真

理:人云亦云。

"爸爸,咱們得盡快操縱地球返回原來的運行軌道。"皮皮魯說。

"為什么?"爸爸從木然中醒過來,有點兒語無倫次。

"我覺得人類會承受不了離太陽越來越遠。"皮皮魯說。

"可咱們都不會開地球呀!"爸爸面對操縱臺兩手一攤。

皮皮魯站在操縱臺前,觀察了一會兒。

"好像不難,這是操縱桿,管方向的。"皮皮魯指著操縱臺上一個金屬棍說。

"剛才大傻就在動它。"“可是在這地下幾百米的深處,咱們什么也看不見,怎么

判斷地球的方位呢?"爸爸覺得開地球比開航天飛機肯定難多了。

"咱們上去同媽媽和魯西西商量商量。"皮皮魯提議。

爸爸點點頭。

皮皮魯和爸爸把大傻也扛了上去。

媽媽和魯西西看見皮皮魯父子凱旋歸來,十分興奮。

"先別高興。"皮皮魯把地球運行控制室的事告訴媽媽和魯西西。

"地球現在處于失控狀態?"魯西西明白為什么夏天下雪了。

"原先地球運行的軌道是被人設定好的。"爸爸說。

"誰設定的?"媽媽不能相信。

"不知道。"爸爸搖頭。

"地球運行控制室被大傻把運行程序奇壞了,現在還不知道地球正往哪兒走呢!

"皮皮魯看了正趴在地上睡覺的大傻一眼。

"咱們309暗室里居然有能操縱地球的控制室!"魯西西覺得好玩極了。

"你別高興,地球如果離開太陽系,人類可能面臨毀滅。"皮皮魯說。

"這還不好辦,把地球再開回去不就行了。"魯西西不以為然地說。

"怎么開?在控制室里什么也看不見。"皮皮魯說,"再說,就算能看見,你認

識原來的軌道嗎?"“這也沒什么難的,咱倆下去開,讓爸爸媽媽在上邊用對講機

指揮咱們。"魯西西仍然樂觀。

"怎么指揮?"爸爸問,"像船長那樣說左滿舵"“咱們先把地球恢復到夏天。

"魯西西顯示出非凡的才干。

"有門!"皮皮魯不得不服氣。

就這么決定了,皮皮魯和魯西西去309暗室里的地球控制室開地球,爸爸

媽媽在陽臺上指揮。

現在,皮皮魯和魯西西站在地球操縱臺前。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準備試驗操縱桿的方向。"皮皮魯沖著對講機喊。

魯西西準備好紙筆作記錄。

"我們正在觀察,可以開始試驗。"爸爸回答。

皮皮魯向左壓操縱桿。

地球在皮皮魯的操縱下轉向。

"天突然黑了!現在是下午2點20分!"對講機里傳出爸爸的驚呼。

皮皮魯猛然往右壓操縱桿。

"天又亮了,亮極了!"爸爸喊。

魯西西飛快地記錄。

人類現在是什么表情不說你也能知道。

"我現在往前計操縱桿。"皮皮魯宣布。

冬天突然變成了夏天,人們競賽似地脫衣服。

皮皮魯又往回收操縱桿。

夏天在瞬間又變成了冬天。人們又比賽穿衣服。

爸爸站在陽臺上忽然有了一種自豪感,是他的兒子在操縱地球。

"試驗完畢。"皮皮魯關上對講機。

魯西西將記錄復查了一遍。準確無誤。

皮皮魯和魯西西回到家里。爸爸和媽媽在309暗室門口迎接孩子。

"我會開地球了!"皮皮魯胸有成竹地說。"現在只要有人指揮我,確切點兒說,

是為我導航,我會很快將地球開回原先的軌道。"爸爸媽媽和魯西西面面相覷,沒

人能承擔這個重擔,都對天體不熟悉。

"去買一架天文望遠鏡,再買一本天文學的書。"魯西西提議。

"臨陣磨槍,效果恐怕不會好,再導錯了航,后果不堪設想。"媽媽反對。

皮皮魯打開電視機,播音員正在熒屏里信口雌黃地胡說八道,她說這種一會

兒黑一會兒白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奇特現象已經引起了所有科學家的關注,一位

權威天文學家認為這是由于太陽黑子進入活躍時期所導致的,他還給這一系列現

象定名為巴格巴巴現象,還說他早就預見到這一現象的發生。.....皮皮魯全家笑

干了眼淚,他們終于知道了什么叫"學問"終于懂得了"權威"的內涵還明白了同樣

的話沒身分的人說是胡說有身分的人說就是學說。

"你打個電話問問電視臺,這種現象還能持續多久?"皮皮魯給魯西西派任務。

電視臺的效率還真高,18分鐘后,播音員現場采訪那位權威。

"有兩種可能。"權威開口回答。

"廢話。"皮皮魯把電視機關了。

"咱們還得想辦法把地球弄回去呀!"魯西西看著窗外說。

"只有找一個懂天文的人指揮。"皮皮魯說。

"誰會相信咱們的話呢?"魯西西說,"那些人名為有科學的頭腦,實際上滿腦

子現代迷信。"“這個世界已經被迷信壟斷了,新事物很難站住腳。"爸爸深有體

會地說。

"我去試試,你們做好準備。"魯西西要拯救地球。

"不能暴露309暗室。"爸爸告誡女兒。

魯西西點點頭。

第五章

魯西西在國家天文臺的門口徘徊,她要物色一位能接受新事物的天文工作者。

一位50多歲的男士夾著皮包走出天文臺大樓。

"叔叔,我能同您談談嗎?"魯西西走近男士,說。

"談什么?"男士站住問。

"您是研究天文學的嗎?"

“嗯。"

“您知道今天為什么異常嗎?"

“巴格巴巴現象。"

該男士接受新學說極快,毫不設防。

"不對,根本不是什么巴格巴巴現象,是地球離開了原有的軌道。"男士歪著

頭觀察魯西西。

"您懂天文學,您能幫助地球返回軌道。"魯西西覺得這人有戲,攤牌了。

"你是從精神病醫院跑出來的吧?"男士失去了拯救地球的機會。偉人和罪人

的距離只有一毫米。

魯西西只好放了他。

一輛模樣挺不錯的小轎車開過來停在天文臺門口,從車上下來一位戴金絲眼

鏡的氣質高雅的女士。

“阿姨您好。請問您是天文學家嗎?"魯西西像一個發現了新目標的獵手,又

出擊了。

"你。.....好。.....我是研究天文的。"金絲眼鏡女士不解地看著魯西西。

"您怎么看這次天氣異常現象?"魯西西測試金絲眼鏡女士的觀念。

"典型的巴格巴巴現象。"金絲眼鏡女士記新名詞的能力絕對一流。

"您怎么知道的?"魯西西開始失望。

"這是我們天文學界的權威研究出來的,我認為是真理。"金絲眼鏡女士看手

表。

"您先等等,我有重要的事想跟您說。"魯西西還想試一下。

"什么事?"金絲眼鏡女士顯然有點兒不耐煩了。

"這次天氣異常其實根本不是巴格巴巴現象,是地球運行控制系統出了毛病,

我可以讓地球回到原先的軌道上去,但需要您的合作,因為我不認識回去的路。

"魯西西一口氣說完。

"你上學嗎?"金絲眼鏡女士問魯西西。

魯西西點頭。

"在弱智學校?"金絲眼鏡女士又問。

魯西西二話沒說,轉身離開了她。

魯西西站在天文臺門口望著天文臺大樓嘆了口氣,她覺得悲哀,這座大樓里

的人終日忙碌,卻與真正的科學毫不沾邊,他們死抱住祖先留給他們的觀念不放,

任何有悖于祖先的看法都被認為是胡說八道。其實,他們大腦里的那些觀念才是

正宗的胡說八道。

兩個人出現在天文臺門口,他們的舉動引起了魯西西的注意。

一位銀發老者步履蹣跚地走著,一位毛頭小伙子跟在老者左右好像在央求什

么。老者不斷地搖頭。小伙子一臉的求情。

他們經過魯西西身邊時,魯西西聽到那小伙子說:"求求您看看我的論文,我

認為地球不是那樣起源的。"魯西西興奮了。

"我想和你談談。"魯西西追上去對小伙子說。

"談什么?"小伙子對魯西西不感興趣。

"談地球起源。"魯西西說。

小伙子目光變了。

老者向魯西西投來感激的目光。他像兔子一樣走了。

通過簡單的交談,魯西西知道這小伙子是一位工人,他特別喜歡業余研究天

文,他懷疑地球起源的學說,可是他的論文沒人看。剛才那位老者是一位著名的

天文學家,他像躲瘟疫一樣躲這位業余愛好者。

"你的觀點也不正確,地球實際上是一個人造星球。"魯西西說。

"人造星球?"小伙子一愣。

"你信嗎?"魯西西看見小伙子沒叫她精神病,覺得有戲。

"我愿意相信新的說法。"小伙子說。

"你怎么看這次天氣異常?"魯西西問。

"我覺得這是又一次冰河時期的到來。"小伙子說。

謝天謝地,總算碰上一個沒說巴格巴巴的人。

"不對,這次異常是由于地球偏離原有的軌道造成的。"魯西西說。小伙子眼

里有異彩。"你說下去!"小伙子迫切要求。

"我有能力讓地球回到原來的軌道上去,可我不認識路,我對天文一竅不通。

你研究了這么多年天文,對太陽系各個天體的位置一定熟悉。咱們合作把地球弄

回去好嗎?"魯西西嚴肅地說。

盡管小伙子的大腦最討厭陳舊的觀念,可他還是對魯西西的話感到吃驚。因

為魯西西的話畢竟太離奇了。

懷疑是創建新學說之父。小伙子想起了自己的這個座右銘。

"我認識宇宙的路。可你總得給我一點兒證據吧。我的時間也挺寶貴。"小伙

子愿意合作,但又擔心白浪費時間。

"好,你等一下。"魯西西看見路邊有個公用電話亭,她跑過去給家里打電話。

"爸爸,我找到一位業余天文愛好者,他認識把地球開回去的路,但他現在不

大相信我的話,你們得向他證實一下我的話。"魯西西通過電話和爸爸通話。

"怎么證實?"

“5分鐘后,讓天黑一次。"

“行。"

“然后你們做好準備,我就帶他去咱們家了。"魯西西掛上電話,回到小伙子

身邊。

“5分鐘后,天將突然變黑。"魯西西向小伙子宣布。

"這怎么可能?"小伙子不信。

"如果變黑了呢?"

“如果變黑了,你說的所有話我都相信,即使你說人是蛐蛐進化的,我也相

信!"小伙子說。

5分鐘后,天黑了。

小伙子張大嘴巴,他這回算是真正知道人類大腦里的那點兒關于自然界的知

識少得多可憐了。

"咱們去救地球!"小伙子催魯西西。

"你有天文望遠鏡嗎?"魯西西問。

"有,在包里。"小伙子指指自己肩頭的包,"雖然是簡易的,但是很好用。"

“有個小條件,到我家后,你別問我們為什么能操縱地球,你只管給地球引路就

行了。"魯西西說。

小伙子同意了。

天文望遠鏡架在了魯西西家的陽臺上,小伙子開始觀測天象。魯西西在一邊

手持對講機同在309暗室里的皮皮魯聯絡。把地球開回原先的軌道的行動開始

了。

"從那顆星星的左側繞過去。"小伙子指給魯西西看。

魯西西指揮皮皮魯:"往前。往右。再往前。"“注意右邊那顆星星,從它的

下邊過去。"小伙子說。

魯西西向皮皮魯轉達。

皮皮魯正襟危坐在地球運行操縱臺前,操縱地球回故鄉。

地球在壯麗的宇宙中運行,返回屬于她的軌道。

宇宙是一個謎。一個有謎底的謎。現在還沒人知道謎底。

人類也是一個謎。一個沒有謎底的謎。人人卻以為自己知道謎底。

"地球回到自己的軌道!"小伙子趴在天文望遠鏡上喊。

皮皮魯將操縱臺上的操縱桿和所有按鈕都定位。

地球恢復了常態。

各種理論各種學說依然我行我素,繼續愚弄人類。

人類是地球上最喜歡被學說愚弄的動物。

那位小伙子后來將地球曾經偏離軌道的事寫成了論文,被某報紙編輯安排在

"愚人節"欄目發表。一位戲劇小品作者根據這個素材創作了一個小品腳本,由一

位鼻子幾乎長在眼睛上邊的著名喜劇名星出演,該小品獲得了該年度小品大獎賽

的特等獎。

據說有十幾位觀眾在看小品時笑破了胃。

皮皮魯全家從電視里看這部小品時笑不出來,他們想抱頭為人類哭一場。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