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熊皮人

4323

從前有個年輕人應征入伍,在戰爭中他表現得十分英勇,在槍林彈雨中總是沖鋒陷陣。只要戰爭在繼續,一切就很順利,可是當和平來到的時候,他就被遣散了,上尉對他說愿意上哪兒就上哪兒吧。他的父母都死了,他無家可歸,只好投奔他的哥哥們,懇求他們收留他,等待戰爭再次爆發。可是無情無義的哥哥們說:“我們要你干什么?你對我們一點用都沒有,自己去謀生吧。”士兵除了槍外一無所有,他把槍扛在肩上,義無反顧地走向世界。他來到一塊廣闊的荒原,地上除了一圈的樹外就再沒有其它東西了。

他傷心地坐在樹下,開始為他的命運著想。“我身無分文,”他想道,“除了打仗,我沒有一技之長,由于現在他們制造了和平,他們就不再需要我了。我已經預感到我挨餓的日子就要到了。”這時他聽見一陣聲響,便向四周望去,發現在他面前有一個陌生人,身著一件綠色外衣,相貌堂堂,可是卻長了一只像馬蹄子似的腳。“我知道你需要什么,”那人說道,“你將擁有金子和財產,要多少就有多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首先我得了解你是否毫無畏懼,以保證我的錢不會白花。”“士兵和懦夫怎能相提并論?”他回答,“你可以驗證。”“那太好了,”那人說,“你回頭看。”士兵轉過身去,看見一只碩大的熊正吼叫著向他撲來。“噢呵!”士兵大叫一聲,“我來給你鼻子撓撓癢,
你就會覺得叫喚沒多大意思啦。”于是他瞄準熊的鼻頭開了一槍,熊轟然倒地,一動不動了。“我非常清楚,”陌生人說,“你需要的不是勇氣,但是你還得滿足另外一個條件。”“只要不是傷天害理的事。”士兵回答,他已經知道身邊的人是誰了,“如果是的話,我決不會去做的。”“你可以自己看著辦,”綠衣人說,“在七年中,你不能洗澡,不能修胡子,不能理發,也不能剪指甲,還不許祈禱上帝,一次都不行。我給你一件上衣和一件斗篷,你必須穿七年。如果在七年中,你死啦,那你就歸我了;如果你還活著,你就自由了,而且下半輩子非常富有。”士兵考慮自己目前的絕境,和他過去出生入死的生活,決定現在再冒一次險,于是就同意了條件。
魔鬼脫下了綠衣,遞給士兵,說道:“如果你穿上這件衣服,把手插進口袋,你會發現里面總有滿滿的錢。”然后他把熊皮剝了下來并說:“這就是你的斗篷,而且是你的床,從此你只能睡在這上面,不能睡在其它任何床上,由于你的這件斗篷,以后你的名字就叫熊皮人。”說完,魔鬼就消失了。

士兵穿上那件衣服,迫不及待地把手伸進口袋,發現那是真的。接著穿上熊皮,走進人世間,盡情地享受了金錢給他帶來的快樂。第一年他的相貌尚可說得過去,可是第二年他看起來就像個魔鬼了。他的長發遮面,胡須像一塊粗糙的毛氈,手指像獸爪,滿臉是厚厚的污垢,仿佛播上芹菜種都能長出來似的。人們一看見他都給嚇跑了,他每到一處都賞給別人錢,

讓人們為自己祈禱別在七年中死去,由于他作任何事都慷慨大方,所以他總是能找到住宿的地方。到了第四年,他進了一家旅店,可是店主不招待他,因為怕他把馬給嚇著,甚至不讓他住在馬圈里。這時熊皮人把手插進口袋,掏出一大把金幣,店主馬上轉變了態度,讓他住進外宅的一間屋子里。但是店主要求熊皮人別讓其他人看見,否則會壞了旅店的名聲。

傍晚,熊皮人孤伶伶地一個人坐在屋子里,從心底里希望七年已經熬到頭。就在這時,他聽見從隔壁的屋子里傳出一陣悲切的哭聲。他懷著一顆同情的心打開了門,看見一位老人雙手絞在一起,痛苦地哭泣著。熊皮人走上前去,然而老人跳起來,

掙扎著從他身邊逃開了。最后老人聽出熊皮人說的是人話,方才放下心來,在熊皮人長時間善言善語的勸說下,老人才透露了他悲傷的原因。原來在漫長的生活中,他破產了,他和他的女兒們在挨餓,現在已身無分文,再沒有辦法付住店的錢,快要被送進監獄了。“這有何難?”熊皮人說:“我有的是錢。”他把店主叫來,交了店錢,并把滿滿一包金子放進了可憐老人的口袋里。

老人這時才明白他已經擺脫了困境,他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跟我來,”他對熊皮人說,“我的女兒都美如天仙,你挑一個作為你的妻子吧。只要她知道你為我所作的一切,她就不會拒絕你。你看上去確實有點兒怪,不過她很快就會讓你恢復原來相貌的。

”當大女兒看到他時,被他的那張臉嚇壞,尖叫著逃跑了。二女兒站在那里從頭到腳地打量著他,然后說道:“我怎么能嫁給一個沒有一點兒人樣的人呢?曾經有一只剃光了毛,裝成人的熊到過這里,它更讓我喜歡,因為它起碼穿了一身輕騎兵的制服,戴了一雙白手套。如果他僅僅相貌難看沒關系,我能夠習慣的。”可是小女兒卻說:“親愛的父親,他幫助您克服了困難,那么他一定是個好人,既然您為了報答他,已經答應讓他成親,那么我們就得遵守諾言。”遺憾的是父女們看不到熊皮人在聽到這些話語后的興奮神情,因為他的臉被厚厚的泥垢和長長的頭發全遮掩了。他從手指上捋下一枚戒指,掰成兩半,給她一半,自己留下另一半。他把自己的名字寫在她那一半的戒指上,她的名字寫在自己的一半戒指上,請求她認真地保存好她那一半。然后他告別說:“我還有三年的時間在外游蕩,我必須這么作,如果我屆時不歸,那么我就是死了,你不必再等我。請向上帝祈禱,保佑我的生命吧。”

可憐的未婚婦穿了一身黑衣服,一想起未婚夫,淚水就情不自禁地涌入眼眶。她從姐姐們那兒得到的只是嘲笑和譏諷。“小心點兒,”大姐說,“如果你把手伸給他,他會用爪子抓住你的手。”“注意啦!”二姐說,“熊喜歡甜甜的食物,如果他喜歡你,就會吃掉你。”“你必須常常投其所好,”大姐接著說,“否則他會大發雷霆。”二姐繼續道:“婚禮肯定熱鬧,熊喜歡跳舞。”新娘默不做聲,而且不氣不惱。此時,熊皮人正在世界各處游蕩,從一處到另一處,力所能及地做著善事,慷慨大方地資助窮人,大家都在為他祈禱。

終于,七年的最后一天降臨了,這天,他又一次來到了那一片荒原,再次坐到那圈樹下。不一會兒,風刮起來了。在風的呼嘯中,魔鬼站到了他的面前,氣呼呼地看著他,他把熊皮人的舊衣服扔還給他,然后問他要他自己的綠外套。熊皮人不慌不忙地答道:“這事別著急,你得先把我清洗干凈。”魔鬼心里窩著火,極不情愿地打來水,給熊皮人洗干凈,理了發,剪了指甲。一切完畢時,他看上去像一名勇敢的士兵,比從前更加英俊漂亮了。

等魔鬼一走,熊皮人頓時感到了一身輕松。他進城買了一件絲絨大衣穿在身上,坐上一輛四匹白馬拉著的馬車上,向他的新娘家駛去。當時沒有一個人認出他來,父親把他當做高貴的將軍領進女兒們坐著的房間,他被兩個姐姐圍住,她們殷勤地向他敬酒,請他品嘗最好的菜肴,暗想這是她們見到的全世界最英俊瀟灑的男人。可是新娘卻坐在他的對面,穿著黑衣服,既不抬頭看他一眼,也不說一句話。終于他得空對父親說他能不能娶他的一個女兒為妻。二個姐姐聽后,馬上跳起身來,跑進自己的臥室梳妝打扮起來,穿上盛裝出來,每個人都想被選中。當屋里只有他和新娘的時候,陌生人掏出他的那半個戒指,扔進一個酒杯里,隔著桌子將酒杯遞給她。她把酒喝光后發現在杯底的半個戒指,不禁心跳加快。她把用一條絹帶掛在脖子上的另一半戒指掏出,對在一起,分毫不差。這時他說:“我就是你的未婚夫,以前你看到的那個熊皮人。感謝上帝的恩典,我又恢復了人形,還變得干干凈凈的啦。”他站了起來,走過去熱情地擁抱親吻她。這時,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兩個姐姐走出來,正好看見小妹妹和那個英俊的男人擁抱在一起,并聽到他就是那個熊皮人,她們立刻嫉妒萬分、羞愧難當、滿腔怒火地跑了出去,一個投井自盡,另一個吊死在樹上。晚上,有人來敲門,新郎打開門一看,外邊是穿綠衣服的魔鬼,魔鬼告訴他:“你知道嗎,我用你的靈魂換了兩個靈魂。”

他把自己的名字寫在她那一半的戒指上,她的名字寫在自己的一半戒指上,請求她認真地保存好她那一半。然后他告別說:“我還有三年的時間在外游蕩,我必須這么作,如果我屆時不歸,那么我就是死了,你不必再等我。請向上帝祈禱,保佑我的生命吧。”

可憐的未婚婦穿了一身黑衣服,一想起未婚夫,淚水就情不自禁地涌入眼眶。她從姐姐們那兒得到的只是嘲笑和譏諷。“小心點兒,”大姐說,“如果你把手伸給他,他會用爪子抓住你的手。”“注意啦!”二姐說,“熊喜歡甜甜的食物,如果他喜歡你,就會吃掉你。”“你必須常常投其所好,”大姐接著說,“否則他會大發雷霆。”二姐繼續道:“婚禮肯定熱鬧,熊喜歡跳舞。”新娘默不做聲,而且不氣不惱。此時,熊皮人正在世界各處游蕩,從一處到另一處,力所能及地做著善事,慷慨大方地資助窮人,大家都在為他祈禱。

終于,七年的最后一天降臨了,這天,他又一次來到了那一片荒原,再次坐到那圈樹下。不一會兒,風刮起來了。在風的呼嘯中,魔鬼站到了他的面前,氣呼呼地看著他,他把熊皮人的舊衣服扔還給他,然后問他要他自己的綠外套。熊皮人不慌不忙地答道:“這事別著急,你得先把我清洗干凈。”魔鬼心里窩著火,極不情愿地打來水,給熊皮人洗干凈,理了發,剪了指甲。一切完畢時,他看上去像一名勇敢的士兵,比從前更加英俊漂亮了。

等魔鬼一走,熊皮人頓時感到了一身輕松。他進城買了一件絲絨大衣穿在身上,坐上一輛四匹白馬拉著的馬車上,向他的新娘家駛去。當時沒有一個人認出他來,父親把他當做高貴的將軍領進女兒們坐著的房間,他被兩個姐姐圍住,她們殷勤地向他敬酒,請他品嘗最好的菜肴,暗想這是她們見到的全世界最英俊瀟灑的男人。可是新娘卻坐在他的對面,穿著黑衣服,既不抬頭看他一眼,也不說一句話。終于他得空對父親說他能不能娶他的一個女兒為妻。二個姐姐聽后,馬上跳起身來,跑進自己的臥室梳妝打扮起來,穿上盛裝出來,每個人都想被選中。當屋里只有他和新娘的時候,陌生人掏出他的那半個戒指,扔進一個酒杯里,隔著桌子將酒杯遞給她。她把酒喝光后發現在杯底的半個戒指,不禁心跳加快。她把用一條絹帶掛在脖子上的另一半戒指掏出,對在一起,分毫不差。這時他說:“我就是你的未婚夫,以前你看到的那個熊皮人。感謝上帝的恩典,我又恢復了人形,還變得干干凈凈的啦。”他站了起來,走過去熱情地擁抱親吻她。這時,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兩個姐姐走出來,正好看見小妹妹和那個英俊的男人擁抱在一起,并聽到他就是那個熊皮人,她們立刻嫉妒萬分、羞愧難當、滿腔怒火地跑了出去,一個投井自盡,另一個吊死在樹上。晚上,有人來敲門,新郎打開門一看,外邊是穿綠衣服的魔鬼,魔鬼告訴他:“你知道嗎,我用你的靈魂換了兩個靈魂。”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