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金鵝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965

從前, 有個男子, 膝下撫養了三個兒子。 最小的那個兒子叫做小傻瓜, 經常受到另外兩個兒子的嘲弄取笑, 總是遭人白眼。 有一次, 大兒子要去森林里砍柴, 母親讓他帶上一塊美味的大蛋糕和一瓶葡萄酒, 怕他餓著, 渴著。

走到森林后, 他遇見了一位白發蒼蒼的小老頭兒。 小老頭兒向他道了一聲好, 然后對他說:“把你袋子里的蛋糕給我一小塊兒,

再給我一口酒喝吧。 我又饑又渴, 實在難忍啊。 ”

自私的大兒子回答說:“我干嘛要把我的蛋糕和葡萄酒給你呢?給了你我吃啥喝啥?你快給我滾開!”說完他白了小老頭兒一眼, 就自顧自地走了。

隨后, 他開始砍樹。 砍了一會兒, 他一斧下去沒有砍到樹上, 卻砍傷了自己的胳膊, 于是只得回家去包扎了。

接著, 二兒子要去森林砍柴, 母親像對待大兒子一樣, 讓他帶上一塊大蛋糕和一瓶葡萄酒。 他同樣碰到了那個白發蒼蒼的小老頭兒, 小老頭兒懇求給他一小塊蛋糕和一口酒。 二兒子卻粗暴地說:“我絕不會把吃的喝的給你, 卻讓自己忍饑挨餓。 ”小老頭兒可憐巴巴地伸著兩手站在那里, 他睬也不睬,

揚長而去。 他也受到了同樣的報應——斧子沒有砍在樹上, 卻砍傷了自己的腿, 只得被抬回家去。

這時, 小傻瓜對他父親說:“爸爸, 讓我去砍柴吧。 ”

他父親回答說:“你看, 你兩個哥哥去砍柴, 把自己都砍傷啦。 你從來沒有砍過柴, 一點兒也不會呀, 就別去啦。 ”

可是, 小傻瓜卻一個勁兒地懇求父親, 最后父親只好答應了。

母親讓他帶上一塊在炭灰里烤的面餅子, 還有一瓶酸啤酒, 做為午飯。

他來到森林, 也遇到了那個白發蒼蒼的小老頭兒, 小老頭兒向他問候了一句, 然后對他說, “把你的餅子給我一點兒吃, 再給我一口酒喝。 ”

小傻瓜回答說:“坐下吧, 可我只有一塊在碳灰里烤的餅子和酸啤酒, 你要是不嫌棄, 咱們就一塊兒吃吧。 ”

于是, 他倆坐了下來,

可是當小傻瓜拿出那塊碳灰里烤的餅子時, 餅卻變成了一快大蛋糕, 酸啤酒也變成了上好的葡萄酒。 他倆吃喝完了之后, 小老頭兒對他說:“你心腸真好, 把午飯和我分著吃, 我要好好回報你。 那邊有一棵老樹, 去把它砍倒, 在樹干中你會找到寶物的。 ” 小傻瓜走過去砍倒了那棵樹, 就在老樹倒地的一剎那, 一只大鵝飛了出來, 渾身上下的羽毛全是純金的。 他抱起金鵝, 到一家小旅店去過夜。 店主有三個女兒, 看到這么漂亮的大鵝, 都特別好奇。 大女兒心里想:“保準有機會拔掉它一片羽毛。 ”于是, 趁小傻瓜不在房間時, 她就跑過去一把抓住金鵝的翅膀, 誰料她的手指被牢牢地粘住了, 怎么也抽不回來。 過了一會兒, 二女兒走了進來,
也想拔一片羽毛, 可她剛一挨著姐姐, 也被牢牢地粘住了。 接著, 三女兒也來了, 兩個姐姐對她大喊大叫:“看在老天爺的份上, 千萬別過來!”她卻聽也不聽, 沖過去想看看兩個姐姐到底在干什么, 結果也被粘住了。 這樣, 三姐妹只得陪著金鵝過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 小傻瓜抱起金鵝了上路, 根本沒注意那三個粘在金鵝身上跟在后面的店主小姐。 三位小姐只得緊緊地跟在小傻瓜的身后, 忽左忽右, 一路小跑。 走到野外時, 他們遇到了一位牧師。 牧師看著這支小隊伍, 說道:“可真不知害臊, 一幫瘋丫頭!跟著一個小伙子到處跑, 像什么話嘛!”說著, 牧師一把抓住三小姐, 想把她拉開, 不料自己也被粘住了, 不得不跟著幾個姑娘一塊兒跑起來。
沒過多久, 他們碰到了教堂執事。 教堂執事眼見牧師跟在三個姑娘的屁股后面緊追不舍, 驚得目瞪口呆。 他喊叫道:“牧師先生, 你這樣急匆匆地到哪兒去呀?你可別忘了, 今天還要做洗禮呢!”喊罷, 他跑上前去, 緊緊地抓住了牧師的衣袖, 結果也像那幾位一樣, 被牢牢地粘住了, 跟在后面跑。 正在這一行五人一個緊跟著一個浩浩蕩蕩地行進的時候, 地頭上走來兩個扛著耙子的農民。 牧師喊叫著請他們把他和教堂執事解脫出來, 可是他們剛碰著教堂執事, 也無可奈何地被粘住了。 這樣一來, 已經有七個人跟在抱著金鵝的小傻瓜身后跑了。 他們來到一座城市。 住在城里的國王有一個女兒, 冷若冰霜, 誰也休想使她笑一笑。
因此國王曾公開宣布, 誰能把他的女兒逗笑, 誰就可以娶她為妻。 小傻瓜聽說了這件事, 就帶著金鵝和后邊的一大串隨從來到公主的面前。 公主一見這七個人寸步不離, 連成一串, 立刻哈哈大笑起來, 笑個沒完沒了。 于是, 小傻瓜提出要娶公主為妻, 可是國王內心不太贊成, 便提出種種異議, 還說什么要使他點頭同意小傻瓜做他的女婿, 小傻瓜就必須先找到一個能喝完一窖葡萄酒的人來見他。 小傻瓜想起了小老頭兒, 便來到森林中他砍倒那棵老樹的地方。 只見小老頭兒就坐在那里, 滿面愁容。 小傻瓜走上前去, 問他有什么不高興的事。 小老頭兒回答說:“我渴得要命, 喝什么都不解渴。 涼水呢, 我喝了受不了, 葡萄酒呢,我剛剛喝了一桶,感覺卻像一滴水要浸濕烤焦的大石頭一樣,頂什么用呢?” “聽著,我能幫幫你,”小傻瓜說道,“跟我走,準保你能解渴。” 說罷,小傻瓜領著小老頭兒走進國王的酒窖里。小老頭兒走到一只只大酒桶跟前,喝呀喝呀,不停地喝,喝得腰身酸痛,天快黑的時候,他把酒窖里的酒全部喝干了。 小傻瓜又一次提出要娶公主為妻,誰知國王一聽又火冒三丈:一個人人取笑的傻小子竟然想做我的女婿,真是癡心妄想!于是,國王提出了更加苛刻的條件:小傻瓜必須把這樣一個人帶到王宮來……他能吃完像山那么大的一堆面包。 小傻瓜再次來到森林中他砍倒那棵老樹的地方。 只見那里坐著一個漢子,腰帶把身子束得緊緊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我吃了整整一爐黑面包,”他對小傻瓜說,“可我餓得太厲害啦,吃這點兒東西又能頂什么事兒呢?我的肚子還是空空如也,你瞧,要想不餓死,我就只好像這樣勒緊褲帶啦。” 小傻瓜一聽欣喜若狂,便說:“起來!我帶你到一個地方去,到了那兒,你可以放開肚皮吃,吃得飽飽的。” 小傻瓜把他領到了王宮。那里堆放的面包,看上去就像一座大山,是用全國運送來的面粉烤制的。 從森林來的這個人開始吃起來,吃得津津有味,不到一天時間,那么大一堆面包就無影無蹤了。 小傻瓜第三次提出要娶公主為妻,可國王卻再次推三阻四。 這一次,國王提出要小傻瓜弄來一艘在海上和在陸地上都能行駛的船。“開著這樣一艘船來見我,”他說,“你就可以娶我的女兒為妻。” 小傻瓜馬上動身又去了森林,找到了那位白發蒼蒼的小老頭兒。小老頭兒對他說:“我替你喝了那么多的酒,替你吃了那么多的面包,現在還要心甘情愿地送給你一艘水陸兩用船,我之所以為你做這一切,因為你曾經對我很友善。” 于是,小老頭兒將一艘水陸兩用船送給了小傻瓜。國王見了這艘船,不好再阻止小傻瓜的請求。 小傻瓜與公主舉行了婚禮。國王去世后,小傻瓜繼承了王位,把王國治理得繁榮富強。

葡萄酒呢,我剛剛喝了一桶,感覺卻像一滴水要浸濕烤焦的大石頭一樣,頂什么用呢?” “聽著,我能幫幫你,”小傻瓜說道,“跟我走,準保你能解渴。” 說罷,小傻瓜領著小老頭兒走進國王的酒窖里。小老頭兒走到一只只大酒桶跟前,喝呀喝呀,不停地喝,喝得腰身酸痛,天快黑的時候,他把酒窖里的酒全部喝干了。 小傻瓜又一次提出要娶公主為妻,誰知國王一聽又火冒三丈:一個人人取笑的傻小子竟然想做我的女婿,真是癡心妄想!于是,國王提出了更加苛刻的條件:小傻瓜必須把這樣一個人帶到王宮來……他能吃完像山那么大的一堆面包。 小傻瓜再次來到森林中他砍倒那棵老樹的地方。 只見那里坐著一個漢子,腰帶把身子束得緊緊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我吃了整整一爐黑面包,”他對小傻瓜說,“可我餓得太厲害啦,吃這點兒東西又能頂什么事兒呢?我的肚子還是空空如也,你瞧,要想不餓死,我就只好像這樣勒緊褲帶啦。” 小傻瓜一聽欣喜若狂,便說:“起來!我帶你到一個地方去,到了那兒,你可以放開肚皮吃,吃得飽飽的。” 小傻瓜把他領到了王宮。那里堆放的面包,看上去就像一座大山,是用全國運送來的面粉烤制的。 從森林來的這個人開始吃起來,吃得津津有味,不到一天時間,那么大一堆面包就無影無蹤了。 小傻瓜第三次提出要娶公主為妻,可國王卻再次推三阻四。 這一次,國王提出要小傻瓜弄來一艘在海上和在陸地上都能行駛的船。“開著這樣一艘船來見我,”他說,“你就可以娶我的女兒為妻。” 小傻瓜馬上動身又去了森林,找到了那位白發蒼蒼的小老頭兒。小老頭兒對他說:“我替你喝了那么多的酒,替你吃了那么多的面包,現在還要心甘情愿地送給你一艘水陸兩用船,我之所以為你做這一切,因為你曾經對我很友善。” 于是,小老頭兒將一艘水陸兩用船送給了小傻瓜。國王見了這艘船,不好再阻止小傻瓜的請求。 小傻瓜與公主舉行了婚禮。國王去世后,小傻瓜繼承了王位,把王國治理得繁榮富強。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