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千皮獸

從前有個國王,他的妻子長著一頭金發,她的美貌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可不幸的是她病倒了,而且很快就要死了。她將國王叫到跟前說:“如果你想在我死后再娶,答應我一定要娶一個和我一樣美、一樣有一頭金發的女人。”國王答應了,王后便閉上眼睛死了。

國王難過了很長時間,根本無心再娶。最后他的大臣們說:“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國王一定要再娶一個,我們也好有個王后。”于是向四面八方派出使者,尋找和已故王后一樣美麗的姑娘。可是全國都找遍了卻沒有找到,偶爾找到一個漂亮的,又沒有王后那樣的金發,

使者們只好空手而歸。

國王有個女兒,長得和母親一模一樣,而且也是一頭金發,她一天一天長大了。國王看著她,覺得她無處不似已故的妻子,因而對她產生了強烈的愛。他對大臣們說:“我要娶我女兒,她就是我前妻的再現。我再也找不到有誰更像她了。”大臣們大驚失色地說:“上帝是禁止父親娶女兒的。犯這樣的罪不會有好結果,而且整個國家都會遭殃的。”

公主得知父親的打算后更是震驚,可她希望能使父親改變主意。于是她對父親說:“在我答應你的要求之前,我必須得到三件衣服:一件像太陽那樣金光閃耀、一件像月亮那樣銀光四溢、一件像星星那樣明亮閃爍。除此以外,我還要一件斗篷,必須是用上千種不同動物的皮毛縫制的。

你國度里的每一種動物都必須獻上一塊皮毛。”公主想:“這些都是不可能辦到的。這樣就可以讓父親改變主意了。然而國王沒有放棄,他吩咐手藝最巧的姑娘織那三件衣服……一件像太陽般閃耀、一件像月亮般流銀、一件像星星般璀燦;他還吩咐最優秀的獵人去捕捉每一種動物,然后取其皮毛縫制千獸皮斗篷。等一切準備停當,國王叫人在公主面前展開斗篷,說:

“我們明天就舉行婚禮。”

公主一看沒法讓父親回心轉意,便決定遠走他鄉。晚上,當人們都睡熟之后,公主從珠寶盒里取出一個金戒指、一個金紡輪和一個金線軸,然后將陽光、月亮和星星三件衣服等物裝進一只小匣子,用煙灰將手腳和臉涂得黑黑的,

披上千獸皮斗篷出發了。她聽天由命地走了一整夜,來到一座大森林里。她累極了,便爬進一個樹洞睡著了。

太陽出來了,公主還沒醒;中午了,她仍然熟睡著。這森林是一個國王的,那天他剛巧出來打獵,獵狗跑到樹洞口嗅了又嗅,然后圍著樹“汪汪”直叫。國王對跟來的獵手說:“去看看是什么野獸躲在那兒。”獵人去了之后回來說:“有頭奇怪的動物在樹洞里睡覺,身上的皮是上千種獸皮拼起來的。我們以前還從沒見過這種動物呢。”國王于是說:“試試能不能活捉。如果能就捆好讓我帶回王宮去。”獵手抓住了公主,姑娘驚恐萬狀地喊道:“我是個被父母遺棄的可憐的孩子,可憐可憐我,帶我走吧。”獵手說:“千皮獸

我看你在廚房里幫著掃掃爐灰還行。跟我來吧。”他們讓公主上了馬車,把她帶回了王宮,指著樓梯底下一間不透光的衣帽間對她說:“毛家伙,你住在這兒吧。”從此公主被派到廚房扛柴火、挑水、掃爐膛灰、拔雞鴨毛、揀菜、掏爐膛……,干各種又臟又累的活兒。千皮獸在那里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悲慘生活。啊,美麗的公主,你現在都成什么模樣了!

然而有一天,宮里開宴會,公主對廚師說:“能讓我上樓看一看么?只在門外看看。”“去吧。”廚師說,“不過過半小時你得回來掏爐膛灰。”公主拿起油燈回到自己那間斗室,脫下毛斗篷,洗凈臉上和手腳上的煙黑,她的美貌立刻大放光彩。她打開小匣子,拿出那件金光燦爛的衣服穿上,走進宴會大廳。

人們紛紛給她讓路,盡管沒人認識她,可都覺得她有公主的氣派。國王走過來,伸手邀請她跳舞,心想:“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美麗的人呢!”一曲終了時,公主向國王行了個曲膝禮。等國王抬頭再看時,公主已不知去向了。他召來站在宮門口的衛兵問,可誰都說沒見過。公主跑回了那間斗室,迅速脫下衣服,把臉和手腳重新涂上黑煙灰,穿上毛斗篷來到廚房掃爐灰。廚師說:“明早再掃爐灰吧,先給國王做一碗湯,我要上樓去看看。當心別把頭發之類的臟東西掉進湯里,否則我罰你挨餓!”廚師走了,千皮獸為國王做了一碗面包湯,這是她做得最好的一種,然后將她帶來的金戒指放到湯里。

國王跳完舞,叫人把湯送去。他很愛喝那種湯,

似乎以前從來沒有喝過這么好味道的湯。喝到最后,他發現了那只金戒指,簡直不敢相信。他命人去召廚師,廚師一聽國王召見,嚇得對千皮獸說:“準是你把頭發掉進湯里了。如果真是那樣,我非狠狠揍你一頓不可。”他來到國王面前,國王問他湯是誰做的。廚師說:“我做的。”國王又說:“不對,湯的味道比以前好多了,而且做法不同。”廚師回答說:“我承認湯的確不是我做的,是那個毛家伙做的。”國王說:“叫他來。”千皮獸來到國王面前,國王問:“你是什么人?”“我是個沒有父母的可憐姑娘。”國王又問:“你在我宮里有什么用?”她回答說:“我的作用就是讓人踢打。”國王接著問:“湯里的金戒指哪里來的?”“我不知道什么金戒指。”國王一看什么都問不出來,只好讓她回去了。

不久,國王又舉行舞會。千皮獸像前一次那樣求廚師讓她上樓看熱鬧。廚師說:“去吧。不過過半小時你得回來做國王愛喝的那種湯。”她答應著跑回房間,迅速洗凈煙黑,換上那件如月光流淌般的衣服,像公主那樣走進了舞會廳。國王迎上前來,很高興又見到她。舞樂響起,他們一起跳啊跳,可等樂曲終了時,她又迅速消失了,快得連國王自己都沒看清她去了哪里。公主連跑帶跳地逃進自己房間,將自己又變成了毛乎乎的動物,跑回廚房準備國王的湯去了。等廚師上樓看熱鬧的時候,她悄悄地將金紡輪放進湯碗里。仆人將湯端給國王,他還像上次那樣愛喝。他召來廚師,他承認湯是千皮獸做的。國王又叫人把她召來,可她的回答還是和上次一樣,并且說她根本不知道金紡輪的事。

當國王再次舉行舞會時,一切如前面兩次那樣發生了。廚師問:“毛家伙,你準是個巫婆。你總是往湯里放點什么,使國王格外愛喝你做的湯,不愛喝我做的。”可由于她的苦苦請求,廚師還是答應讓她上樓看,但必須在指定時間內返回。這次,公主穿上了那件星光閃爍的衣服來到大廳。國王又走上前來和她跳舞,心想她這樣更加漂亮了,并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往她手指上套了個戒指。國王命令延長舞曲,所以當一曲結束時,規定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國王想抓牢公主的手,可她掙脫了,迅速穿過人群不見了。她來不及脫下華麗的服裝,只是草草披上獸毛斗篷。匆忙中她也沒顧上把各個部位仔細涂黑,竟然有個指頭漏了涂。她急忙回到廚房給國王做湯,并且趁廚師不在時將金線軸放進湯里。當國王發現碗里的金線軸時,馬上召來千皮獸,發現了那只沒有涂黑的白晰的手指,并且看到了自己在跳舞時給她套上的戒指。他緊緊抓住這只手,公主想掙脫,斗篷開了一條縫,衣服上的星光立刻泄漏出來。國王抓住斗篷一拽,公主那金色的秀發頓時大放光彩。她站在那兒,婷婷玉立,再也無法躲藏了。等她洗凈煙黑,那份美更是無與倫比的了。國王說:“你就是我親愛的新娘,請別再離開我。”他們當時就舉行了婚禮,并幸福地生活著,一直到老。

只好讓她回去了。

不久,國王又舉行舞會。千皮獸像前一次那樣求廚師讓她上樓看熱鬧。廚師說:“去吧。不過過半小時你得回來做國王愛喝的那種湯。”她答應著跑回房間,迅速洗凈煙黑,換上那件如月光流淌般的衣服,像公主那樣走進了舞會廳。國王迎上前來,很高興又見到她。舞樂響起,他們一起跳啊跳,可等樂曲終了時,她又迅速消失了,快得連國王自己都沒看清她去了哪里。公主連跑帶跳地逃進自己房間,將自己又變成了毛乎乎的動物,跑回廚房準備國王的湯去了。等廚師上樓看熱鬧的時候,她悄悄地將金紡輪放進湯碗里。仆人將湯端給國王,他還像上次那樣愛喝。他召來廚師,他承認湯是千皮獸做的。國王又叫人把她召來,可她的回答還是和上次一樣,并且說她根本不知道金紡輪的事。

當國王再次舉行舞會時,一切如前面兩次那樣發生了。廚師問:“毛家伙,你準是個巫婆。你總是往湯里放點什么,使國王格外愛喝你做的湯,不愛喝我做的。”可由于她的苦苦請求,廚師還是答應讓她上樓看,但必須在指定時間內返回。這次,公主穿上了那件星光閃爍的衣服來到大廳。國王又走上前來和她跳舞,心想她這樣更加漂亮了,并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往她手指上套了個戒指。國王命令延長舞曲,所以當一曲結束時,規定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國王想抓牢公主的手,可她掙脫了,迅速穿過人群不見了。她來不及脫下華麗的服裝,只是草草披上獸毛斗篷。匆忙中她也沒顧上把各個部位仔細涂黑,竟然有個指頭漏了涂。她急忙回到廚房給國王做湯,并且趁廚師不在時將金線軸放進湯里。當國王發現碗里的金線軸時,馬上召來千皮獸,發現了那只沒有涂黑的白晰的手指,并且看到了自己在跳舞時給她套上的戒指。他緊緊抓住這只手,公主想掙脫,斗篷開了一條縫,衣服上的星光立刻泄漏出來。國王抓住斗篷一拽,公主那金色的秀發頓時大放光彩。她站在那兒,婷婷玉立,再也無法躲藏了。等她洗凈煙黑,那份美更是無與倫比的了。國王說:“你就是我親愛的新娘,請別再離開我。”他們當時就舉行了婚禮,并幸福地生活著,一直到老。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