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兩兄弟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2486
赞助商链接

從前有兩兄弟, 一窮一富。 富的是個打制金器的, 心黑手辣;窮的靠做掃把維持生計, 為人忠厚老實, 受人尊敬。 他有兩個兒子, 是雙胞胎。 兩人長得分不清彼此, 就像兩滴水珠, 一模一樣。 他們常常到富的那家去走動, 而且總能找到點吃的東西。

有一次, 窮的那位到森林里砍柴, 碰巧看見一只鳥, 比他見過的任何一種鳥都漂亮。 他撿起一塊小石子向小鳥扔過去。 石子打中了小鳥, 但小鳥卻掙扎著飛走了, 只掉下一片羽毛。 他拾起那羽毛, 拿去給哥哥看。 哥哥說:“是純金的呢!”就給了弟弟許多錢買下了金羽毛。

赞助商链接
第二天, 窮弟弟爬到一棵白樺樹上想砍兩根樹枝, 又見前日那只鳥從樹上驚飛起來。 他找了一陣, 發現一個鳥窩, 里面有只金蛋。 他把蛋又拿去給哥哥看。 哥哥說:“是純金的呢!”又給弟弟一些錢買下了金蛋。 “我真想要那只金鳥呢!”哥哥最后說。 窮弟弟第三次來到森林里, 那只金鳥正停在樹上。 他撿起一塊石子, 一下打中了金鳥。 他把金鳥拿回去給哥哥, 哥哥給了他一大堆金銀。 “這下我可以安安穩穩地度日了。 ”窮弟弟一邊滿足地想著一邊往家走去。

當金匠的哥哥精明狡黠, 他很清楚這只鳥是什么寶貝, 他對老婆說:“去替我把這只鳥烤熟。 當心別掉了什么。 我要一個人吃。 ”原來這鳥非同尋常, 誰要是吃了它的心和肝, 他枕頭下面每天就會出現一塊金子。

婦人放上調料后把鳥穿到鐵叉上去烤。 她有事離開了廚房, 剛巧雙胞胎兄弟跑了進來。 他們轉了轉正烤著的鳥,

赞助商链接
結果鳥的心和肝掉出來了。 一個孩子說:“我們把這兩小塊吃了吧, 我餓壞了, 誰也不會注意到這么一點東西的。 ”

婦人走進廚房, 看到兩兄弟在嚼東西, 于是問:“你們吃什么呢?”“鳥身上掉下來的一點點小東西。 ”他們告訴她。 “那準是心和肝。 ”婦人嚇壞了。 為了不讓丈夫發現少了東西而發火, 她立刻殺了只小公雞, 取出心和肝放到鳥邊上。 烤好之后, 婦人把鳥端給丈夫, 金匠一個人把鳥吃得干干凈凈。 第二天早上, 他一醒來就摸了摸枕頭底下, 以為會發現金子。

可除了平時那些, 根本沒多出一塊來。

而兩個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交了好運, 第二天起床時, 有什么東西叮叮當當地滾落到地上, 他們拾起來一看, 竟是兩個金幣!他們把錢交給父親, 父親驚異地問:“怎么會有這樣的事?”接下來一連幾天都是如此, 所以窮弟弟把這奇怪的事情告訴了哥哥。

赞助商链接
哥哥一聽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知道準是他們吃了金鳥的心和肝, 于是他滿心嫉妒, 只想報復。 他對弟弟說:“你孩子和魔王勾搭到一起了。 別要那些金子, 也不要再讓他們住在你家, 因為魔王已經控制了他們, 否則你就沒命了。 ”這位父親出于對魔王的畏懼, 盡管于心不忍, 還是把雙胞胎兄弟帶到森林里, 懷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他們。 兄弟兩人在森林里到處尋找回家的路, 可怎么也找不到, 反而離家更遠了。 最后他們遇到一個獵人, “你們是誰家的孩子?”他問。 “我們是可憐的扎掃把人的孩子。 ”他們回答, 并把他們每天如何在枕頭下發現一塊金子, 父親如何不要他們住在家里的事告訴了獵人。 “沒關系, ”獵人說, “只要你們保持誠實, 不游手好閑, 我看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好心的獵人喜歡孩子, 而自己又沒有孩子, 于是將兩兄弟帶回自己家, 說:“我來給你們當爸爸,
赞助商链接
把你們養大。 ”兄弟兩人跟著獵人學會了打獵, 而每天早上他們醒來時就有的金子由獵人替他們保存著將來用。

他們漸漸長大了。 有一天, 養父將他們帶到森林里, 對他們說:“假如你們今天試獵成功, 你們就不再是學徒了, 我讓你們做獨立的獵人。 ”他們跟著養父藏起來等了很久, 沒見有獵物出現。 這時, 獵人看到天空中有一隊三角形的野鵝飛過, 就對其中一個說:“從每個角上射下一只。 ”他射中了, 因此完成了試獵, 不久, 又有一隊野鵝成“2”字形飛過, 于是獵人叫另一個也從每個角上射下一只。 第二個也成功地通過了試獵。 “現在, 我宣布, ”

養父對他們說, “你們已經結束了學徒階段, 你們是熟練的獵人了。 ”說完, 兄弟兩人便一起來到森林里, 互相商量著今后該做些什么。 晚上, 他們坐下來準備吃飯時對養父親說:

“你得先答應我們一件事我們才肯吃飯。

赞助商链接
”“什么事?”“我們現在已經結束學徒了。 為了向世界證明我們的價值, 所以請你同意我們離開這里, 出去旅行。 ”老獵人高興地說:“你們說起話來已經很像勇敢的獵人了。 你們的愿望就是我的希望, 你們會一切順利的。 ”說完三人一起高興地吃飯喝酒。

選定出發的日子到了, 養父送給兩兄弟一人一桿金獵槍和一條獵狗, 而且拿出多年積攢下來的金子, 讓他們想帶多少就帶多少。 他送了他們一程, 分手時他送給他們一人一把閃閃發亮的刀子, 說:“如果你們兩要分頭行動, 在你們分手的地方找棵樹把這把刀插進去。 你們其中一人回到這里時就可以看到另一個活得怎樣了。 假如他死了, 朝他走的方向的刀刃就會生銹, 假如還活著就還會是亮的。 ”

兄弟倆繼續朝前走, 走進了一座大森林, 一天是走不出去的。 于是他們在那里歇了一夜, 把干糧袋里的食物拿出來吃了。

赞助商链接
可第二天他們還是沒走出去, 又沒有吃的了, 于是其中一個說:“我們得獵點什么, 要不我們該挨餓了。 ”他拿起槍朝四周打量, 看到有只老野兔朝他們跑來, 就用槍瞄準了它, 可老兔子叫道:

“親愛的獵人放過我, 送你們兩個小家伙。 ”

它一眨眼工夫就跳進了灌木叢, 拎著兩只小兔子出來了。 兄弟倆一看兩只小兔正玩得高興, 而且那么漂亮可愛, 根本不忍心殺它們了。 他們收養了兔子, 兩只小兔就跟在他們后面跑。 不久, 他們看到一只狐貍, 正想射殺, 只聽狐貍喊道:

“親愛的獵人放過我, 送你們兩個小家伙。 ”

他也帶來兩只小狐貍。 可獵人們還是不忍殺掉, 于是留下給小兔子作了伴, 跟在后邊。 不一會兒, 有只狼從樹叢里走出來;獵人又準備開槍, 可它叫道:

“親愛的獵人放過我, 送你們兩個小家伙。 ”

獵人將兩只小狼也編到其他動物的行列中跟在他們后面。

赞助商链接
接著來了一只熊, 它也想多活些日子, 于是叫道:

“親愛的獵人放過我, 送你們兩只小家伙。 ”

兩只小熊又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總共有八只動物了。 接著誰來了?是頭抖動著鬃毛的獅子!獵人毫不畏懼地瞄準了獅子, 剛要開槍, 獅子說:

“親愛的獵人放過我, 送你們兩只小家伙。 ”

獅子把自己的孩子帶來了, 這下子, 獵人們有了兩頭雄獅、兩只熊、兩只狼、兩只狐貍和兩只兔子跟在后面, 伺候他們。 可他們越來越餓, 于是對狐貍說:“聽著:你們這兩個狡猾的小家伙, 給我們找點吃的來。 ”

“前面不遠就有個村子, 我們在那里抓過不少雞鴨, 我給你們領路好了。 ”于是他們來到村里, 給自己和野獸們都買了點食物就又上路了。 狐貍對這里的路很熟悉, 知道哪里有飼養場, 所以可以為獵人們帶路。

又走了一段路, 他們覺得必須分開走, 于是說:“森林到頭了, 我們得分道揚鑣了。

赞助商链接

他們先將動物一分為二, 各自帶了一頭獅子、一只熊、一條狼、一只狐貍和一只兔子, 然后互相道別, 發誓要永遠像親兄弟那樣相親相愛。 最后他們將養父送給他們的那把刀插進一棵樹上就一東一西, 分頭走了。

弟弟帶著動物們來到一座城市, 那里到處掛滿了黑紗。 他走進一家旅館, 問店主能不能讓他和動物們住下。 店主給了他一間牲口棚讓動物住, 那墻上有個洞, 兔子爬出去找了個菜頭來啃;狐貍鉆出去抓來一只母雞, 狼吞虎咽之后又去把公雞抓來吃了。 可是狼、熊和獅子都太大了, 沒法從洞里出去。 店主又讓人領著它們來到一片草地上, 剛巧那里有頭死牛, 讓它們吃了個飽。

獵人安頓好動物后問店主為什么城里掛滿了黑紗?主人說:“國王的獨生女兒明天就要死了。 ”“是病得要死嗎?”獵人又問。 “不是。 ”主人說, “她健康活潑, 但非死不可!”“怎么會呢?”“城外的山上住著一條惡龍。 它每年都要吃一個年輕美貌的少女,否則就讓全城變成一片廢墟。現在城里所有姑娘都送給它了,只剩下國王的獨生女兒了。她也逃脫不了,還得被交給那孽龍,時間就定在明天。”獵人又問:“為什么不把惡龍除了呢?”“唉,”主人說,“多少騎士為此喪了生啊!國王答應只要有人消滅了這條龍,他就可以娶他女兒為妻,而且在他百年后可以統治這個國家。”

獵人沒再說什么。第二天早上,他帶上動物來到惡龍居住的那座山上。山頂上有座教堂,祭壇上擺著三只裝滿酒的酒杯,上面刻著:誰要是喝完了杯子里的酒,誰就會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人,就能揮舞埋在門檻下面的寶劍。獵人沒有喝酒,而是去找埋在地下的寶劍。可他怎么也拔不了它。于是他走上祭壇,喝干了酒。這一次他不僅能舉起劍,而且還能輕松自如地揮舞。

祭獻少女的時間到了。國王、禮儀官和宮廷貴族們陪伴著公主一起走來。公主遠遠看到了獵人站在惡龍住的山上,以為是惡龍在等她,所以不肯上山。可是后來,她想到全城可能被惡龍摧毀,只得冒死往前走。國王和廷臣們懷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只有禮儀官奉命留下,站在遠處觀察。

當公主來到山頂時,年輕的獵人極力安慰她,說要救她出來。他把她領進教堂,讓她在那里等,隨后把教堂的門鎖上了。不一會兒,兇惡的七頭龍呼嘯著來到山頂,看到獵人先是一驚,說:“你到這兒來干什么?”“和你決斗。”獵人說。“已經有很多勇士們把命留在這兒了,你也會馬上沒命的。”說著就從他的七張嘴里往外噴火。火苗燃著了干枯的草地,獵人幾乎被熱氣和濃煙悶死,可是他的動物們及時趕來,撲滅了大火。惡龍接著朝獵人撲去,可他手中的寶劍在空中“呼呼”直響,龍的七個頭被砍掉了三個。惡龍震怒了,它升到半空中,朝獵人噴出了火焰,然后朝他俯沖。獵人再次拔劍奮戰,又砍下三個龍頭。惡龍已經不堪一擊了,一下從半空中跌落下來。不過它還想攻擊獵人,最后被獵人用最后的力氣砍斷了尾巴。獵人召來他的動物,讓它們將惡龍撕成了碎片。

戰斗結束了,獵人打開教堂,發現公主由于害怕和擔心暈倒在地。他抱起公主走出教堂,姑娘蘇醒了,睜開了眼睛。獵人把惡龍的碎片指給她看,告訴她她自由了。公主興奮地說:“那你現在就是我最親愛的丈夫了,因為父王早已將我許配給殺死惡龍的人了。”說著就解下珊瑚項鏈分給動物們作為獎賞,獅子分到的是項鏈的金扣。接著,公主將繡有自己名字的手帕交給獵人,他把七頭龍的舌頭割了下來,用手帕小心翼翼地包了起來。

做完這些,被火烤、又打了一大仗的獵人感到疲倦不堪,他對公主說:“我們都累了,不如睡一小會兒。”姑娘說“好”。于是獵人吩咐獅子放哨,不要讓人打擾,說完就睡了。獅子也被這場打斗搞得精疲力盡,他對熊說:“躺到我身邊來,我得睡一會兒。萬一有人來就叫醒我。”熊在獅子身邊趴下了,可它也覺得困乏,就對狼說:“躺到我身邊來,我得睡一會兒。萬一有人來就叫醒我。”狼在熊身邊趴下了,可它也覺得困乏,就對狐貍說:“躺到我身邊來,我得睡一會兒。萬一有人來就叫醒我。”狐貍在狼身邊趴下了,可它也覺得困乏,就對兔子說:“躺到我身邊來,我得睡一會兒。萬一有人來就叫醒我。”兔子趴在狐貍身邊,沒人可托付放哨一事,可它也困盹不已地睡著了。公主、獵人到兔子全都沉沉地睡著了。

再說那個被留下觀察的禮儀官,因沒有看到惡龍帶著姑娘飛走,而且山上變得十分平靜,就鼓起勇氣來到山上。他看到被砍成碎片的惡龍和熟睡的公主、獵人及其動物們,邪惡的家伙頓起歹念。他操起利劍,一下砍掉了獵人的腦袋,然后拽著公主就下山了。公主被嚇醒了,禮儀官對她說:“你現在可在我的手里!你必須說是我殺死了惡龍。”“我不能那樣說,”公主回答,“是獵人和他的動物們戰勝了惡龍。”然而在他的威逼恐嚇下,公主只好答應了。他們來到國王面前,看到自己的孩子又活生生地回到身邊,沒被惡龍咬死,國王簡直不知該如何表達心中的喜悅。禮儀官對國王說:“我殺死了惡龍,拯救了公主和整個國家。現在請按承諾將您女兒許配給我。”國王問女兒:“他說的是真的?”“是啊。”公主回答,“準是真的。不過我想在一年零一天以后再舉行婚禮。”因為她希望那時能夠得到親愛的獵人的有關消息。

與此同時,那些動物們仍在已遇害的主人身邊酣睡。一只大野蜂飛到兔子的鼻子上,可兔子用爪子把它趕走了,繼續睡覺。黃蜂第二次飛來,可兔子還是把它趕走了接著睡。第三次,黃蜂蟄了它一下,把它疼醒了。兔子一醒來就叫醒了狐貍,狐貍叫醒狼,狼叫醒熊,熊叫醒獅子。獅子醒來一看不見了姑娘,主人也死了,發出一陣咆哮:“誰干的?狗熊,你為什么不喊醒我?!”熊問狼:“你為什么不喊醒我?!”狼又追問狐貍:“你為什么不喊醒我?!”狐貍質問兔子:“你為什么不喊醒我?!”可憐的兔子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所有怨恨都沖它而來了。它們正要撲向兔子,兔子求饒說:“別殺我,我可以讓主人復活。我知道有座山上有一種草根,只要放到人嘴上就能醫好他的病或傷。不過得跑兩百個小時才能到那座山。”可獅子說:“給你二十四小時,你必須帶著那種根回到這里。”于是兔子跑了,在規定時間內帶著草根回來了。獅子把獵人的頭拼好,兔子將草根放進獵人嘴里。獵人的肢體立刻合好了,他有了呼吸,又活過來了。他睜開眼睛,發現姑娘不見了,于是想:她準是不想和我在一起,趁我睡著的時候悄悄走了。獅子在匆忙中把獵人的頭安反了,可獵人一心想著公主,根本沒注意。到了中午,他想吃點東西,發現腦袋怎么被轉了向,于是問動物們他睡著時出了什么事。獅子將它們如何因為太累睡著了、醒來后發現主人的頭被砍下來,死了;兔子如何跑去找到了起死回生草根;它又如何在匆忙中裝反了主人的腦袋等經過統統告訴了獵人,并表示愿意改過。接著他取下獵人的腦袋,轉了個方向,然后用兔子的草根使他恢復了原樣。

獵人內心十分難過,他帶著動物們到處流浪,讓它們向路人表演節目。離他戰勝惡龍正好一周年那天,他剛巧又來到了他曾救國王之女的那座城市。這一次全城到處掛滿了喜慶的紅布。他問店主:“這是什么意思?去年這里掛滿了黑布,今天掛紅布是啥意思?”主人回答說:“去年的今天,國王的女兒被迫祭獻給惡龍,禮儀官和它搏斗,終于殺死了惡龍。所以明天他和公主要舉行婚禮,這就是全城掛黑以示哀悼、掛紅以示喜慶的原因。”

第二天,結婚儀式就要舉行了。獵人在中午時對店主說:“你信不信:今天我和你在這里可以吃到國王餐桌上的面包?”主人說不信,“我用一百個金幣和你打賭,這事完全不可能。”獵人接受了賭注,也將同樣數量的一袋金幣放在旁邊,然后對兔子說:“我親愛的長跑專家,去拿點國王吃的面包給我。”兔子在動物中最矮小,因此沒法發號司令,只好自己跑去。“唉呀,我要是這樣一個人走,那屠夫家的狗非追著我咬不可。”正如所料,那些狗對它窮追不舍,想逮住它吃了。但是兔子敏捷地蹦啊跳啊,那樣子你從來沒見過。它藏到衛兵的崗亭里,衛兵一點都沒有發現,那些狗跑過來汪汪叫著,衛兵一點都不明白,因此用槍托又是打又是趕,直到它們嚎叫著逃走為止。

兔子一看路上沒人了,立刻朝王宮跑,徑直奔向公主,藏到她椅子下面,用爪子撓了撓公主的腳。公主以為是她的狗,說:“請你走開好嗎?”兔子又撓了撓她的腳,公主還是以為是她的狗,又說:“請你走開好嗎?”兔子可不想就這么被攆走,于是第三次抓了她。公主朝椅子下一看,認出了兔子的項圈,她將兔子抱到她房間,問:“親愛的兔子,你想要什么?”兔子說:“我的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正在城里,他要我來拿一只國王吃的面包回去。”公主十分欣喜,她召來面包師,要他拿一只國王吃的那種面包來。“面包師還得幫我把面包送去才行,免得那些狗追上我。”兔子說。于是面包師把兔子和面包一直送到旅店門口,兔子站起來,用前爪托起面包交給了它的主人。獵人對店主說:“那么,這一百個金幣就是我的了。”店主十分驚訝,獵人又接著說:“我現在有了面包,同樣還可以拿到國王吃的烤肉呢。”

主人說:“我倒想見識見識。”但不肯下注了。獵人對狐貍說:“小狐貍,去拿些國王吃的烤肉來給我。”紅狐貍熟悉這里的小路,它又是鉆洞又是翻墻,很快來到公主椅子下面,撓了撓她的腳。公主低頭一看,認出它脖子上的項圈,因此把它帶到她房間問:“親愛的狐貍,想要什么?”“我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在這城里,他要我來拿一些國王吃的那種烤肉回去。”公主叫來廚師,命他烤一只國王吃的那種蹄膀,并替狐貍送到旅館門口。狐貍接過肉,用尾巴趕走蒼蠅,把它端給了主人。“你看,我們現在已經有了面包和肉,還得配點國王吃的那種蔬菜才行。”他召來狼,對它說:“親愛的狼,去替我拿些國王吃的那種蔬菜來。”狼無所畏懼地徑直來到公主的身邊,從背后將她的裙子往下拉,使得公主不得不掉轉頭去看怎么回事。她認出了狼脖子上的項圈,于是將它帶進自己房間,問:

“親愛的狼,你想要什么?”狼回答:“我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在這城里,他要我來拿一些國王吃的那種蔬菜回去。”公主叫來廚師,要他備一盤國王吃的那種蔬菜,并替狼送到旅館門口。狼接過蔬菜,端到主人面前,主人說“你看,我們現在已經有了面包、肉和蔬菜,不過還得來點國王吃的那種點心才好。”他召來熊,對它說:“親愛的熊,你最愛吃甜的東西了。去替我拿些國王吃的甜點來。”熊一路小跑來到王宮,見到的人紛紛給它讓路,可是王宮的衛兵端起槍不讓它進去。熊站了起來,用前爪照著衛兵的臉左右開弓,然后徑直走到公主身后,輕輕呼喚了一聲。公主朝身后一看,認出了熊,把它帶到自己房間,問:“親愛的熊,你要點什么?”熊回答說:“我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在這城里,他要我來拿一些國王吃的甜食回去。”公主召來點心師傅,要他烤一份國王吃的那種甜點,并替熊送到旅館門口。熊接過甜點,把滾下來的蜜餞舔著吃了,然后站直,將點心端給主人。主人說:“你看,我們現在已經有了面包、肉、蔬菜和甜食,不過我還想喝點國王喝的那種酒。”他把獅子叫來對它說:“親愛的獅子,你也很愛喝酒的。去替我拿些國王喝的那種酒來。”獅子威風凜凜地大步走著,看到的人都逃得遠遠的。它來到王宮門口,衛兵想攔住它,可它一聲怒吼,把他們全嚇跑了。獅子來到王宮,用尾巴敲了敲門,公主走來開門,被獅子嚇了一跳。但她認出了它脖子上掛著的她的金項鏈扣,于是將它帶到自己房間問:

“親愛的獅子,你要點什么?”它回答說:“我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在這城里,他要我來拿一些國王喝的那種酒回去。”公主召來宮里專門為人斟酒的侍從,要他把國王喝的那種酒拿來給獅子。可獅子說:“我跟著他去吧,免得拿錯了。”于是跟著酒侍來到地窖。起先,酒侍拿了些傭人們喝的普通酒給它,它說:“慢著,我得先嘗嘗這酒。”說著倒出半杯,一口喝了下去,“這酒不對勁。”它說。酒侍白了他一眼,走到另一桶酒旁邊,準備用禮儀官喝的酒應付獅子。獅子又說:“且慢,我得先嘗一嘗。”說著又倒出半杯喝了,“這酒好一點了,但還不是國王喝的那種。”它說。酒侍生氣地說:“像你這么蠢的動物懂什么品酒?”獅子就一掌把酒侍打翻在地,等他再爬起來時,便一聲不敢吭,乖乖地領著獅子來到一個小酒窖,那里存放的是國王喝的酒,從沒有別人喝過。獅子還是先倒出一杯,一口吞下去,說:“這才是真的。”就讓酒侍灌了六瓶。等出了地窖,獅子已經醉得東倒西歪了,所以酒侍不得不替它拎著籃子來到旅館門口,獅子接過籃子,咬住提手,將酒交給了主人。獵人說:“您看,我現在不僅有了面包、肉、蔬菜、甜食,還有酒,我該和動物們一同進餐了。”于是他將食物和酒分給了動物們,大家吃得十分開心,而且由此可見,公主仍然愛著獵人。吃完晚飯,獵人說:“我已經像國王一樣吃了喝了,現在我要去王宮和國王的女兒結婚。”店主不相信地說:“這怎么可能?她已經定婚了,而且今天就舉行婚禮。”獵人掏出公主在龍山上給他的手帕,里面包著龍的七個舌頭,說:“我手里的東西會幫助我的。”店主看著手帕說:“你說別的我都信,唯獨這件事我不相信。我用我的房子和院子跟你打賭,你辦不成這事。”獵人也就掏出一千個金幣放在桌上,說:“我拿這些和你賭。”

再說國王看到那些野獸們來來往往,就問女兒:“那些在宮里進進出出的野獸來找你要什么?”公主回答說:“不用我說什么,讓人把它們的主人帶來就全明白了。”國王于是派了個仆人到旅店請陌生人,剛好趕上獵人把賭注放到店主桌上,說:“你瞧,店主先生,國王派仆人來請我了,不過我不能就這樣去。”他轉身對仆人說:“請轉告國王陛下,派人送宮廷禮服和仆人來服侍我,再派一輛六馬馬車來接我進宮。”國王一聽這要求,問女兒說:

“我該怎么做?”公主回答說:“照他說的派人去接他來就是了。”于是國王派人送去了宮廷禮服、一輛馬車和侍候他的仆人。獵人一看就對店主說:“你看,我就要按我的的要求被接走了。”說著便換上朝服,帶著那塊絲巾包裹的七個龍舌,坐上馬車見國王去了。國王見到他先問女兒:“我該以什么禮節接待他才合適?”公主說:“過去迎接他好了。”國王走過去將獵人領了進來,那些動物們緊隨在后面。國王在自己身邊和公主附近給獵人安了個座位,新郎禮儀官坐在他對面,不過他根本沒認出獵人。

這時,七個龍頭被搬出來展示,國王說:“這七個頭是禮儀官從惡龍身上砍下來的,今天我就要把女兒許配給他為妻。”獵人站起來,掰開龍嘴問:“龍的舌頭呢?”禮儀官一聽慌了,不知怎么回答,情急之下隨口說:“龍沒有舌頭。”獵人說:“撒謊的人當然沒舌頭,龍舌頭是勝利者的佐證。”說著打開手帕,里面確實有七個舌頭。他將每個舌頭一一放進龍嘴,正好合上。接著,他抖開繡著公主名字的手帕給她看,問她把手帕給了什么人。公主回答說:“我送給了殺死惡龍的人。”獵人又召來動物們,問公主它們是誰的。公主回答說:“項鏈和金鏈扣是我的,但我把項鏈分送給曾幫助征服惡龍的那些動物了。”獵人宣布說:“當我打敗惡龍,疲憊不堪地睡著了時,禮儀官上來砍了我的頭,帶走了公主,并宣稱龍是他殺死的。我用龍舌、公主的手帕和項鏈證明他在撒謊。”

他向大家講述了他的動物們如何用起死回生草使他復活、他又如何帶著動物到處流浪、如何又回到這里,從旅店店主那里聽說了禮儀官的騙局的經過。國王聽完后問女兒:“龍真的是那個人殺死的?”公主回答說:“是真的。禮儀官曾經逼迫我保持緘默,既然現在已經不用保持沉默了,我應該揭發他的卑劣行徑。也正是因為他逼我沉默我才要求婚禮推遲到一年零一天以后。”國王聽后召來十二位大臣對禮儀官進行審判。他們對他處以四牛分尸的極刑,立即執行,然后國王便將女兒許給獵人做妻子,并宣布獵人全權代表他統治整個國家。婚禮在歡樂的氣氛中舉行了,年輕的國王將父親和養父都接了過來,賜給了大量金銀財寶。他也沒忘記旅店老板,召了他來說:“你看,店主先生,我和公主結婚了,你的房子和院子都歸我了。”店主說:“是啊,按規矩是歸你了。”可年輕的國王說:“事情得按情理來辦,而不是規矩。”接著他告訴店主說房子和院子仍舊是他自己的,而且那一千個金幣也送給他。

年輕的國王和王后非常快樂地生活在一起。他酷愛打獵,因此常出去,那些忠實的動物們總是跟著他。他聽說附近有片森林有妖魔作怪,走進去的人沒見出來過,便很想去那里打獵,吵得老國王不得安寧,只好答應讓他去。于是他帶著大隊人馬來到這片森林邊。他看到一只雪白的鹿,對隨從們說:“你們在這兒等我回來,我要把那只美麗的動物獵回去。”說完就追那只鹿去了,他的動物們跟著他。隨從們在森林邊上等到傍晚仍不見年輕國王回來,便轉回去報告王后說國王追一只白鹿進了那座被施了魔法的森林沒回來,王后聽了萬分焦慮。

再說年輕的國王跟在那頭白鹿后面追呀追的,可就是追不上。每次眼看可以瞄準了,那鹿立刻就轉向森林深處,一下不見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已身處密林深處,于是吹響了號角,可是沒有回音,因為仆人們聽不到。他一看天色已晚了,估計當晚回不去,就下了馬,在一棵樹旁生起一堆篝火,打算在森林里過一夜。等他和動物們在火邊坐下時,他似乎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他四下打量,什么也沒看見。可過了一會兒,他又聽到有人在呻吟,好像是從上面傳來的。于是他抬起頭,便看到一個老太婆坐在樹上,一個勁地哼哼說:“哎唷,我好冷啊。”他對老太婆說:“那你就下來烤烤火吧。”“你那些動物會咬我的。”“它們不會傷害你的,老婆婆,下來吧。”其實這是個巫婆,她對年輕的國王說:“我把這根棍子扔給你,你用它碰一碰它們的背,它們就不會咬我了。”說著扔下一根小棍子,國王用它碰了碰他的動物,結果它們馬上不動了,而且變成了石頭。巫婆一看動物攻擊不了她了,立刻從樹上跳下來,用一根小棍子點了年輕的國王一下,把他也變成了石頭。女巫哈哈大笑,拖著他和動物進了地窖,那里還有很多這種石頭。

年輕國王一直沒回來,王后越來越著急。剛巧雙胞胎中那個朝東走的獵人這時帶著他的動物來到這個國家。他到處流浪,靠讓動物們表演為生,始終沒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有一天他突然想看看他和兄弟分手時插在樹上的那把刀,看看兄弟怎么樣了。他到了那里時,發現朝兄弟那面的刀刃已一半生銹,一半還亮著。他擔心地想:“也許我兄弟遇到了很大的不幸。但既然刀刃還有一半沒銹,可能我還能救他。”于是他帶著動物們朝西走去。當他走近城門時,衛兵趕忙出來迎接,并且問是不是要通報他年輕的王后,因為連日來王后一直因他外出未歸而悲痛欲絕,以為他在魔鬼森林被害了。衛兵真的以為他就是年輕的國王本人,因為他們長得一模一樣,而且又有同樣的動物跟在后面。獵人一下就明白了自己被當成他兄弟了,想:“我還是先冒充他幾天吧,這樣救他或許會方便一點。”因此他讓人陪伴他來到王宮,受到了最熱烈的歡迎。年輕的王后也把他當成了自己的丈夫,問他為什么在外面呆了這么久。“我在森林里迷了路,沒法很快走出來。”他回答。晚上,他被領進國王的臥室,可他在床中間擺了一把雙刃劍。王后不明白什么意思,可也沒敢問。

他在王宮里住了幾天,打聽有關魔鬼森林的事情。最后他說:“我還得去打一次獵。”老國王和年輕的王后勸他不要去,可他堅持非去不可,便帶著大隊人馬出發了。到了那里,一切和他兄弟碰到的一樣:他看見一頭白色的鹿,就對隨從說:“在這兒等我回來,我要獨自去追那頭可愛的動物。”說著就走了,只有動物們跟在后邊。可他怎么也追不上那頭鹿,結果在森林里跑了很遠,不得不在那里過夜。等他燃起了篝火,他也聽到上面有人呻吟:“哎呀,我好冷啊!”他抬頭一看,還是那個巫婆坐在樹上。“你要是冷就下來烤火吧,老婆婆。”他說。“不行,你的動物會咬我。”“它們不會傷害你的。”可女巫又說:“我這里有根小棍子,只要你用它碰一碰那些動物,它們就不會咬我了。”獵人不相信她的話,說:“我才不會用棍子碰它們呢,你要不下來我就要抓你了。”女巫叫道:“你想干什么?你能把我怎么樣!”獵人說:“你不下來我就射殺你。”她卻說:“你射呀!我才不怕子彈呢!”獵人瞄準她開了一槍,但女巫不怕鉛彈,尖聲笑道:“你根本射不著我。”獵人從衣服上扯下三顆銀紐扣裝進槍膛,瞄準巫婆開了一槍。女巫尖叫一聲掉下樹來,因為她的巫術碰到銀子彈就完全失效了。獵人一腳踏住她說:“老巫婆,你要不老老實實把我兄弟的下落告訴我,我就把你拎起來扔進火堆里!”巫婆嚇得連連求饒,說:“他和動物都變成了石頭,在一個地窖里。”獵人押著她來到地窖,威脅說:“老妖精,你要是不把我兄弟和這里所有的人變成活人,我就要把你扔進火里燒死!”女巫趕忙拿出一根小棍子點了一下獵人的兄弟和動物,他們一下子就活了,其他商人、手藝人和牧羊人等也紛紛站了起來,感謝了他的搭救后便各自回家了。兄弟兩人又是親吻又是擁抱,為重逢感到由衷的高興。接著他們把巫婆架到火上燒,火一燒,森林上空便漸漸清澈晴朗起來,可以看到王宮就在前方,約需步行三小時。

兩兄弟立即動身回宮,一路上講述了各自的經歷。弟弟告訴哥哥說他是這個國家的國王,哥哥說:“從我來的那天我就知道了。我進城時,他們把我當成了你,一切都是按照王宮的禮儀來進行的。王后也把我當成她丈夫,吃飯時我不得不坐在她身邊,晚上也不得不睡在你床上。”弟弟一聽十分嫉妒,也很生氣,猛然抽出劍,一把砍下了哥哥的腦袋。但是他一看哥哥血流滿地死去了又十分后悔地哭喊道:“我哥哥救了我,可我卻恩將仇報地殺了他!”兔子一看他哭得那么傷心,就答應幫他去找起死回生草根來。它以最快的速度趕了回來,救活了哥哥,而哥哥絲毫不知道所發生的事。

此后,兩人繼續趕路。弟弟說:“你長得像我,也像我一樣有王者之相,又有和我一樣的動物跟著,我們分兩頭進城吧,同時站到老國王面前。”兩個城門上的崗哨都來報告說年輕的國王打獵回來了。老國王說:“怎么可能呢?兩座城門相距很遠呢!”此時,兩兄弟從兩個方向同時來到王宮。國王對女兒說:“他們兩人長得一模一樣,我沒法分清楚,你說誰是你丈夫吧。”王后也因分不出誰是而很難過。最后她終于想起自己分給動物們的項鏈,趕忙在它們身上搜尋,發現了獅子脖子上的金鏈扣,于是指著他丈夫大聲說:“這頭獅子所跟的是我丈夫。”年輕的國王哈哈笑著說:“這就對了!”他們一起吃飯、喝酒,十分快樂。到了晚上,年輕的國王回房睡覺,妻子問他:“這些天你為什么總是把雙刃劍放在床上我們兩人之間呀?我以為你想殺我呢。”這下國王才明白他兄弟是多么真誠。

它每年都要吃一個年輕美貌的少女,否則就讓全城變成一片廢墟。現在城里所有姑娘都送給它了,只剩下國王的獨生女兒了。她也逃脫不了,還得被交給那孽龍,時間就定在明天。”獵人又問:“為什么不把惡龍除了呢?”“唉,”主人說,“多少騎士為此喪了生啊!國王答應只要有人消滅了這條龍,他就可以娶他女兒為妻,而且在他百年后可以統治這個國家。”

獵人沒再說什么。第二天早上,他帶上動物來到惡龍居住的那座山上。山頂上有座教堂,祭壇上擺著三只裝滿酒的酒杯,上面刻著:誰要是喝完了杯子里的酒,誰就會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人,就能揮舞埋在門檻下面的寶劍。獵人沒有喝酒,而是去找埋在地下的寶劍。可他怎么也拔不了它。于是他走上祭壇,喝干了酒。這一次他不僅能舉起劍,而且還能輕松自如地揮舞。

祭獻少女的時間到了。國王、禮儀官和宮廷貴族們陪伴著公主一起走來。公主遠遠看到了獵人站在惡龍住的山上,以為是惡龍在等她,所以不肯上山。可是后來,她想到全城可能被惡龍摧毀,只得冒死往前走。國王和廷臣們懷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只有禮儀官奉命留下,站在遠處觀察。

當公主來到山頂時,年輕的獵人極力安慰她,說要救她出來。他把她領進教堂,讓她在那里等,隨后把教堂的門鎖上了。不一會兒,兇惡的七頭龍呼嘯著來到山頂,看到獵人先是一驚,說:“你到這兒來干什么?”“和你決斗。”獵人說。“已經有很多勇士們把命留在這兒了,你也會馬上沒命的。”說著就從他的七張嘴里往外噴火。火苗燃著了干枯的草地,獵人幾乎被熱氣和濃煙悶死,可是他的動物們及時趕來,撲滅了大火。惡龍接著朝獵人撲去,可他手中的寶劍在空中“呼呼”直響,龍的七個頭被砍掉了三個。惡龍震怒了,它升到半空中,朝獵人噴出了火焰,然后朝他俯沖。獵人再次拔劍奮戰,又砍下三個龍頭。惡龍已經不堪一擊了,一下從半空中跌落下來。不過它還想攻擊獵人,最后被獵人用最后的力氣砍斷了尾巴。獵人召來他的動物,讓它們將惡龍撕成了碎片。

戰斗結束了,獵人打開教堂,發現公主由于害怕和擔心暈倒在地。他抱起公主走出教堂,姑娘蘇醒了,睜開了眼睛。獵人把惡龍的碎片指給她看,告訴她她自由了。公主興奮地說:“那你現在就是我最親愛的丈夫了,因為父王早已將我許配給殺死惡龍的人了。”說著就解下珊瑚項鏈分給動物們作為獎賞,獅子分到的是項鏈的金扣。接著,公主將繡有自己名字的手帕交給獵人,他把七頭龍的舌頭割了下來,用手帕小心翼翼地包了起來。

做完這些,被火烤、又打了一大仗的獵人感到疲倦不堪,他對公主說:“我們都累了,不如睡一小會兒。”姑娘說“好”。于是獵人吩咐獅子放哨,不要讓人打擾,說完就睡了。獅子也被這場打斗搞得精疲力盡,他對熊說:“躺到我身邊來,我得睡一會兒。萬一有人來就叫醒我。”熊在獅子身邊趴下了,可它也覺得困乏,就對狼說:“躺到我身邊來,我得睡一會兒。萬一有人來就叫醒我。”狼在熊身邊趴下了,可它也覺得困乏,就對狐貍說:“躺到我身邊來,我得睡一會兒。萬一有人來就叫醒我。”狐貍在狼身邊趴下了,可它也覺得困乏,就對兔子說:“躺到我身邊來,我得睡一會兒。萬一有人來就叫醒我。”兔子趴在狐貍身邊,沒人可托付放哨一事,可它也困盹不已地睡著了。公主、獵人到兔子全都沉沉地睡著了。

再說那個被留下觀察的禮儀官,因沒有看到惡龍帶著姑娘飛走,而且山上變得十分平靜,就鼓起勇氣來到山上。他看到被砍成碎片的惡龍和熟睡的公主、獵人及其動物們,邪惡的家伙頓起歹念。他操起利劍,一下砍掉了獵人的腦袋,然后拽著公主就下山了。公主被嚇醒了,禮儀官對她說:“你現在可在我的手里!你必須說是我殺死了惡龍。”“我不能那樣說,”公主回答,“是獵人和他的動物們戰勝了惡龍。”然而在他的威逼恐嚇下,公主只好答應了。他們來到國王面前,看到自己的孩子又活生生地回到身邊,沒被惡龍咬死,國王簡直不知該如何表達心中的喜悅。禮儀官對國王說:“我殺死了惡龍,拯救了公主和整個國家。現在請按承諾將您女兒許配給我。”國王問女兒:“他說的是真的?”“是啊。”公主回答,“準是真的。不過我想在一年零一天以后再舉行婚禮。”因為她希望那時能夠得到親愛的獵人的有關消息。

與此同時,那些動物們仍在已遇害的主人身邊酣睡。一只大野蜂飛到兔子的鼻子上,可兔子用爪子把它趕走了,繼續睡覺。黃蜂第二次飛來,可兔子還是把它趕走了接著睡。第三次,黃蜂蟄了它一下,把它疼醒了。兔子一醒來就叫醒了狐貍,狐貍叫醒狼,狼叫醒熊,熊叫醒獅子。獅子醒來一看不見了姑娘,主人也死了,發出一陣咆哮:“誰干的?狗熊,你為什么不喊醒我?!”熊問狼:“你為什么不喊醒我?!”狼又追問狐貍:“你為什么不喊醒我?!”狐貍質問兔子:“你為什么不喊醒我?!”可憐的兔子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所有怨恨都沖它而來了。它們正要撲向兔子,兔子求饒說:“別殺我,我可以讓主人復活。我知道有座山上有一種草根,只要放到人嘴上就能醫好他的病或傷。不過得跑兩百個小時才能到那座山。”可獅子說:“給你二十四小時,你必須帶著那種根回到這里。”于是兔子跑了,在規定時間內帶著草根回來了。獅子把獵人的頭拼好,兔子將草根放進獵人嘴里。獵人的肢體立刻合好了,他有了呼吸,又活過來了。他睜開眼睛,發現姑娘不見了,于是想:她準是不想和我在一起,趁我睡著的時候悄悄走了。獅子在匆忙中把獵人的頭安反了,可獵人一心想著公主,根本沒注意。到了中午,他想吃點東西,發現腦袋怎么被轉了向,于是問動物們他睡著時出了什么事。獅子將它們如何因為太累睡著了、醒來后發現主人的頭被砍下來,死了;兔子如何跑去找到了起死回生草根;它又如何在匆忙中裝反了主人的腦袋等經過統統告訴了獵人,并表示愿意改過。接著他取下獵人的腦袋,轉了個方向,然后用兔子的草根使他恢復了原樣。

獵人內心十分難過,他帶著動物們到處流浪,讓它們向路人表演節目。離他戰勝惡龍正好一周年那天,他剛巧又來到了他曾救國王之女的那座城市。這一次全城到處掛滿了喜慶的紅布。他問店主:“這是什么意思?去年這里掛滿了黑布,今天掛紅布是啥意思?”主人回答說:“去年的今天,國王的女兒被迫祭獻給惡龍,禮儀官和它搏斗,終于殺死了惡龍。所以明天他和公主要舉行婚禮,這就是全城掛黑以示哀悼、掛紅以示喜慶的原因。”

第二天,結婚儀式就要舉行了。獵人在中午時對店主說:“你信不信:今天我和你在這里可以吃到國王餐桌上的面包?”主人說不信,“我用一百個金幣和你打賭,這事完全不可能。”獵人接受了賭注,也將同樣數量的一袋金幣放在旁邊,然后對兔子說:“我親愛的長跑專家,去拿點國王吃的面包給我。”兔子在動物中最矮小,因此沒法發號司令,只好自己跑去。“唉呀,我要是這樣一個人走,那屠夫家的狗非追著我咬不可。”正如所料,那些狗對它窮追不舍,想逮住它吃了。但是兔子敏捷地蹦啊跳啊,那樣子你從來沒見過。它藏到衛兵的崗亭里,衛兵一點都沒有發現,那些狗跑過來汪汪叫著,衛兵一點都不明白,因此用槍托又是打又是趕,直到它們嚎叫著逃走為止。

兔子一看路上沒人了,立刻朝王宮跑,徑直奔向公主,藏到她椅子下面,用爪子撓了撓公主的腳。公主以為是她的狗,說:“請你走開好嗎?”兔子又撓了撓她的腳,公主還是以為是她的狗,又說:“請你走開好嗎?”兔子可不想就這么被攆走,于是第三次抓了她。公主朝椅子下一看,認出了兔子的項圈,她將兔子抱到她房間,問:“親愛的兔子,你想要什么?”兔子說:“我的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正在城里,他要我來拿一只國王吃的面包回去。”公主十分欣喜,她召來面包師,要他拿一只國王吃的那種面包來。“面包師還得幫我把面包送去才行,免得那些狗追上我。”兔子說。于是面包師把兔子和面包一直送到旅店門口,兔子站起來,用前爪托起面包交給了它的主人。獵人對店主說:“那么,這一百個金幣就是我的了。”店主十分驚訝,獵人又接著說:“我現在有了面包,同樣還可以拿到國王吃的烤肉呢。”

主人說:“我倒想見識見識。”但不肯下注了。獵人對狐貍說:“小狐貍,去拿些國王吃的烤肉來給我。”紅狐貍熟悉這里的小路,它又是鉆洞又是翻墻,很快來到公主椅子下面,撓了撓她的腳。公主低頭一看,認出它脖子上的項圈,因此把它帶到她房間問:“親愛的狐貍,想要什么?”“我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在這城里,他要我來拿一些國王吃的那種烤肉回去。”公主叫來廚師,命他烤一只國王吃的那種蹄膀,并替狐貍送到旅館門口。狐貍接過肉,用尾巴趕走蒼蠅,把它端給了主人。“你看,我們現在已經有了面包和肉,還得配點國王吃的那種蔬菜才行。”他召來狼,對它說:“親愛的狼,去替我拿些國王吃的那種蔬菜來。”狼無所畏懼地徑直來到公主的身邊,從背后將她的裙子往下拉,使得公主不得不掉轉頭去看怎么回事。她認出了狼脖子上的項圈,于是將它帶進自己房間,問:

“親愛的狼,你想要什么?”狼回答:“我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在這城里,他要我來拿一些國王吃的那種蔬菜回去。”公主叫來廚師,要他備一盤國王吃的那種蔬菜,并替狼送到旅館門口。狼接過蔬菜,端到主人面前,主人說“你看,我們現在已經有了面包、肉和蔬菜,不過還得來點國王吃的那種點心才好。”他召來熊,對它說:“親愛的熊,你最愛吃甜的東西了。去替我拿些國王吃的甜點來。”熊一路小跑來到王宮,見到的人紛紛給它讓路,可是王宮的衛兵端起槍不讓它進去。熊站了起來,用前爪照著衛兵的臉左右開弓,然后徑直走到公主身后,輕輕呼喚了一聲。公主朝身后一看,認出了熊,把它帶到自己房間,問:“親愛的熊,你要點什么?”熊回答說:“我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在這城里,他要我來拿一些國王吃的甜食回去。”公主召來點心師傅,要他烤一份國王吃的那種甜點,并替熊送到旅館門口。熊接過甜點,把滾下來的蜜餞舔著吃了,然后站直,將點心端給主人。主人說:“你看,我們現在已經有了面包、肉、蔬菜和甜食,不過我還想喝點國王喝的那種酒。”他把獅子叫來對它說:“親愛的獅子,你也很愛喝酒的。去替我拿些國王喝的那種酒來。”獅子威風凜凜地大步走著,看到的人都逃得遠遠的。它來到王宮門口,衛兵想攔住它,可它一聲怒吼,把他們全嚇跑了。獅子來到王宮,用尾巴敲了敲門,公主走來開門,被獅子嚇了一跳。但她認出了它脖子上掛著的她的金項鏈扣,于是將它帶到自己房間問:

“親愛的獅子,你要點什么?”它回答說:“我主人,也就是殺死惡龍的獵人在這城里,他要我來拿一些國王喝的那種酒回去。”公主召來宮里專門為人斟酒的侍從,要他把國王喝的那種酒拿來給獅子。可獅子說:“我跟著他去吧,免得拿錯了。”于是跟著酒侍來到地窖。起先,酒侍拿了些傭人們喝的普通酒給它,它說:“慢著,我得先嘗嘗這酒。”說著倒出半杯,一口喝了下去,“這酒不對勁。”它說。酒侍白了他一眼,走到另一桶酒旁邊,準備用禮儀官喝的酒應付獅子。獅子又說:“且慢,我得先嘗一嘗。”說著又倒出半杯喝了,“這酒好一點了,但還不是國王喝的那種。”它說。酒侍生氣地說:“像你這么蠢的動物懂什么品酒?”獅子就一掌把酒侍打翻在地,等他再爬起來時,便一聲不敢吭,乖乖地領著獅子來到一個小酒窖,那里存放的是國王喝的酒,從沒有別人喝過。獅子還是先倒出一杯,一口吞下去,說:“這才是真的。”就讓酒侍灌了六瓶。等出了地窖,獅子已經醉得東倒西歪了,所以酒侍不得不替它拎著籃子來到旅館門口,獅子接過籃子,咬住提手,將酒交給了主人。獵人說:“您看,我現在不僅有了面包、肉、蔬菜、甜食,還有酒,我該和動物們一同進餐了。”于是他將食物和酒分給了動物們,大家吃得十分開心,而且由此可見,公主仍然愛著獵人。吃完晚飯,獵人說:“我已經像國王一樣吃了喝了,現在我要去王宮和國王的女兒結婚。”店主不相信地說:“這怎么可能?她已經定婚了,而且今天就舉行婚禮。”獵人掏出公主在龍山上給他的手帕,里面包著龍的七個舌頭,說:“我手里的東西會幫助我的。”店主看著手帕說:“你說別的我都信,唯獨這件事我不相信。我用我的房子和院子跟你打賭,你辦不成這事。”獵人也就掏出一千個金幣放在桌上,說:“我拿這些和你賭。”

再說國王看到那些野獸們來來往往,就問女兒:“那些在宮里進進出出的野獸來找你要什么?”公主回答說:“不用我說什么,讓人把它們的主人帶來就全明白了。”國王于是派了個仆人到旅店請陌生人,剛好趕上獵人把賭注放到店主桌上,說:“你瞧,店主先生,國王派仆人來請我了,不過我不能就這樣去。”他轉身對仆人說:“請轉告國王陛下,派人送宮廷禮服和仆人來服侍我,再派一輛六馬馬車來接我進宮。”國王一聽這要求,問女兒說:

“我該怎么做?”公主回答說:“照他說的派人去接他來就是了。”于是國王派人送去了宮廷禮服、一輛馬車和侍候他的仆人。獵人一看就對店主說:“你看,我就要按我的的要求被接走了。”說著便換上朝服,帶著那塊絲巾包裹的七個龍舌,坐上馬車見國王去了。國王見到他先問女兒:“我該以什么禮節接待他才合適?”公主說:“過去迎接他好了。”國王走過去將獵人領了進來,那些動物們緊隨在后面。國王在自己身邊和公主附近給獵人安了個座位,新郎禮儀官坐在他對面,不過他根本沒認出獵人。

這時,七個龍頭被搬出來展示,國王說:“這七個頭是禮儀官從惡龍身上砍下來的,今天我就要把女兒許配給他為妻。”獵人站起來,掰開龍嘴問:“龍的舌頭呢?”禮儀官一聽慌了,不知怎么回答,情急之下隨口說:“龍沒有舌頭。”獵人說:“撒謊的人當然沒舌頭,龍舌頭是勝利者的佐證。”說著打開手帕,里面確實有七個舌頭。他將每個舌頭一一放進龍嘴,正好合上。接著,他抖開繡著公主名字的手帕給她看,問她把手帕給了什么人。公主回答說:“我送給了殺死惡龍的人。”獵人又召來動物們,問公主它們是誰的。公主回答說:“項鏈和金鏈扣是我的,但我把項鏈分送給曾幫助征服惡龍的那些動物了。”獵人宣布說:“當我打敗惡龍,疲憊不堪地睡著了時,禮儀官上來砍了我的頭,帶走了公主,并宣稱龍是他殺死的。我用龍舌、公主的手帕和項鏈證明他在撒謊。”

他向大家講述了他的動物們如何用起死回生草使他復活、他又如何帶著動物到處流浪、如何又回到這里,從旅店店主那里聽說了禮儀官的騙局的經過。國王聽完后問女兒:“龍真的是那個人殺死的?”公主回答說:“是真的。禮儀官曾經逼迫我保持緘默,既然現在已經不用保持沉默了,我應該揭發他的卑劣行徑。也正是因為他逼我沉默我才要求婚禮推遲到一年零一天以后。”國王聽后召來十二位大臣對禮儀官進行審判。他們對他處以四牛分尸的極刑,立即執行,然后國王便將女兒許給獵人做妻子,并宣布獵人全權代表他統治整個國家。婚禮在歡樂的氣氛中舉行了,年輕的國王將父親和養父都接了過來,賜給了大量金銀財寶。他也沒忘記旅店老板,召了他來說:“你看,店主先生,我和公主結婚了,你的房子和院子都歸我了。”店主說:“是啊,按規矩是歸你了。”可年輕的國王說:“事情得按情理來辦,而不是規矩。”接著他告訴店主說房子和院子仍舊是他自己的,而且那一千個金幣也送給他。

年輕的國王和王后非常快樂地生活在一起。他酷愛打獵,因此常出去,那些忠實的動物們總是跟著他。他聽說附近有片森林有妖魔作怪,走進去的人沒見出來過,便很想去那里打獵,吵得老國王不得安寧,只好答應讓他去。于是他帶著大隊人馬來到這片森林邊。他看到一只雪白的鹿,對隨從們說:“你們在這兒等我回來,我要把那只美麗的動物獵回去。”說完就追那只鹿去了,他的動物們跟著他。隨從們在森林邊上等到傍晚仍不見年輕國王回來,便轉回去報告王后說國王追一只白鹿進了那座被施了魔法的森林沒回來,王后聽了萬分焦慮。

再說年輕的國王跟在那頭白鹿后面追呀追的,可就是追不上。每次眼看可以瞄準了,那鹿立刻就轉向森林深處,一下不見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已身處密林深處,于是吹響了號角,可是沒有回音,因為仆人們聽不到。他一看天色已晚了,估計當晚回不去,就下了馬,在一棵樹旁生起一堆篝火,打算在森林里過一夜。等他和動物們在火邊坐下時,他似乎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他四下打量,什么也沒看見。可過了一會兒,他又聽到有人在呻吟,好像是從上面傳來的。于是他抬起頭,便看到一個老太婆坐在樹上,一個勁地哼哼說:“哎唷,我好冷啊。”他對老太婆說:“那你就下來烤烤火吧。”“你那些動物會咬我的。”“它們不會傷害你的,老婆婆,下來吧。”其實這是個巫婆,她對年輕的國王說:“我把這根棍子扔給你,你用它碰一碰它們的背,它們就不會咬我了。”說著扔下一根小棍子,國王用它碰了碰他的動物,結果它們馬上不動了,而且變成了石頭。巫婆一看動物攻擊不了她了,立刻從樹上跳下來,用一根小棍子點了年輕的國王一下,把他也變成了石頭。女巫哈哈大笑,拖著他和動物進了地窖,那里還有很多這種石頭。

年輕國王一直沒回來,王后越來越著急。剛巧雙胞胎中那個朝東走的獵人這時帶著他的動物來到這個國家。他到處流浪,靠讓動物們表演為生,始終沒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有一天他突然想看看他和兄弟分手時插在樹上的那把刀,看看兄弟怎么樣了。他到了那里時,發現朝兄弟那面的刀刃已一半生銹,一半還亮著。他擔心地想:“也許我兄弟遇到了很大的不幸。但既然刀刃還有一半沒銹,可能我還能救他。”于是他帶著動物們朝西走去。當他走近城門時,衛兵趕忙出來迎接,并且問是不是要通報他年輕的王后,因為連日來王后一直因他外出未歸而悲痛欲絕,以為他在魔鬼森林被害了。衛兵真的以為他就是年輕的國王本人,因為他們長得一模一樣,而且又有同樣的動物跟在后面。獵人一下就明白了自己被當成他兄弟了,想:“我還是先冒充他幾天吧,這樣救他或許會方便一點。”因此他讓人陪伴他來到王宮,受到了最熱烈的歡迎。年輕的王后也把他當成了自己的丈夫,問他為什么在外面呆了這么久。“我在森林里迷了路,沒法很快走出來。”他回答。晚上,他被領進國王的臥室,可他在床中間擺了一把雙刃劍。王后不明白什么意思,可也沒敢問。

他在王宮里住了幾天,打聽有關魔鬼森林的事情。最后他說:“我還得去打一次獵。”老國王和年輕的王后勸他不要去,可他堅持非去不可,便帶著大隊人馬出發了。到了那里,一切和他兄弟碰到的一樣:他看見一頭白色的鹿,就對隨從說:“在這兒等我回來,我要獨自去追那頭可愛的動物。”說著就走了,只有動物們跟在后邊。可他怎么也追不上那頭鹿,結果在森林里跑了很遠,不得不在那里過夜。等他燃起了篝火,他也聽到上面有人呻吟:“哎呀,我好冷啊!”他抬頭一看,還是那個巫婆坐在樹上。“你要是冷就下來烤火吧,老婆婆。”他說。“不行,你的動物會咬我。”“它們不會傷害你的。”可女巫又說:“我這里有根小棍子,只要你用它碰一碰那些動物,它們就不會咬我了。”獵人不相信她的話,說:“我才不會用棍子碰它們呢,你要不下來我就要抓你了。”女巫叫道:“你想干什么?你能把我怎么樣!”獵人說:“你不下來我就射殺你。”她卻說:“你射呀!我才不怕子彈呢!”獵人瞄準她開了一槍,但女巫不怕鉛彈,尖聲笑道:“你根本射不著我。”獵人從衣服上扯下三顆銀紐扣裝進槍膛,瞄準巫婆開了一槍。女巫尖叫一聲掉下樹來,因為她的巫術碰到銀子彈就完全失效了。獵人一腳踏住她說:“老巫婆,你要不老老實實把我兄弟的下落告訴我,我就把你拎起來扔進火堆里!”巫婆嚇得連連求饒,說:“他和動物都變成了石頭,在一個地窖里。”獵人押著她來到地窖,威脅說:“老妖精,你要是不把我兄弟和這里所有的人變成活人,我就要把你扔進火里燒死!”女巫趕忙拿出一根小棍子點了一下獵人的兄弟和動物,他們一下子就活了,其他商人、手藝人和牧羊人等也紛紛站了起來,感謝了他的搭救后便各自回家了。兄弟兩人又是親吻又是擁抱,為重逢感到由衷的高興。接著他們把巫婆架到火上燒,火一燒,森林上空便漸漸清澈晴朗起來,可以看到王宮就在前方,約需步行三小時。

兩兄弟立即動身回宮,一路上講述了各自的經歷。弟弟告訴哥哥說他是這個國家的國王,哥哥說:“從我來的那天我就知道了。我進城時,他們把我當成了你,一切都是按照王宮的禮儀來進行的。王后也把我當成她丈夫,吃飯時我不得不坐在她身邊,晚上也不得不睡在你床上。”弟弟一聽十分嫉妒,也很生氣,猛然抽出劍,一把砍下了哥哥的腦袋。但是他一看哥哥血流滿地死去了又十分后悔地哭喊道:“我哥哥救了我,可我卻恩將仇報地殺了他!”兔子一看他哭得那么傷心,就答應幫他去找起死回生草根來。它以最快的速度趕了回來,救活了哥哥,而哥哥絲毫不知道所發生的事。

此后,兩人繼續趕路。弟弟說:“你長得像我,也像我一樣有王者之相,又有和我一樣的動物跟著,我們分兩頭進城吧,同時站到老國王面前。”兩個城門上的崗哨都來報告說年輕的國王打獵回來了。老國王說:“怎么可能呢?兩座城門相距很遠呢!”此時,兩兄弟從兩個方向同時來到王宮。國王對女兒說:“他們兩人長得一模一樣,我沒法分清楚,你說誰是你丈夫吧。”王后也因分不出誰是而很難過。最后她終于想起自己分給動物們的項鏈,趕忙在它們身上搜尋,發現了獅子脖子上的金鏈扣,于是指著他丈夫大聲說:“這頭獅子所跟的是我丈夫。”年輕的國王哈哈笑著說:“這就對了!”他們一起吃飯、喝酒,十分快樂。到了晚上,年輕的國王回房睡覺,妻子問他:“這些天你為什么總是把雙刃劍放在床上我們兩人之間呀?我以為你想殺我呢。”這下國王才明白他兄弟是多么真誠。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