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稱心如意的漢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3292

漢斯給他的雇主做了七年的工, 這會兒他對雇主說:“主人, 我的工作期限到了, 現在我想回家探望母親, 請您把工資付給我吧。 ”雇主說:“你很忠誠, 干得也挺不錯, 根據你的表現, 我將付給你一筆可觀的傭金。 ”于是, 他給了漢斯一大塊金子, 那塊金子有漢斯的腦袋那么大, 挺沉挺沉的。

漢斯掏出毛巾將金子包起來, 扛在肩上, 慢慢地上了回家的路。 他拖動著腳一步一步地走, 顯得非常吃力。 走著走著, 迎面跑過來一匹神駿非凡的馬, 望著坐在馬上的人, 漢斯禁不住大聲贊嘆道:“啊哈!騎在馬上可真是一件輕松歡快的事情,

瞧他坐在上面就像是坐在家里的椅子上, 既能安安穩穩舒舒服服地走路, 又不擔心跘著石頭, 連鞋子也不會磨損, 不知不覺地就向前走了好遠好遠的路。 ”馬上的人聽到他說的話, 便勒住馬, 問道:“喂, 漢斯, 你為什么步行呢?”漢斯答道:“唉!我帶著這個勞什子, 盡管它是一塊金子, 但壓得我連頭也抬不起來, 肩膀也痛得厲害。 ”聽到這話, 騎馬的人眼珠一轉, 說道:“你看我們換一換行嗎?我把馬給你, 你把金子給我。 ”漢斯連忙道:“正合我的心意, 不過我得告訴你這樣一個事實——你一個人扛著它是很吃力的喲!”騎馬人馬上跳下馬來, 接過漢斯的金子, 又幫助他騎上馬, 然后把韁繩遞到他的手里, 說道:“要是你想跑快一點, 只要咂著嘴喊兩聲‘喔駕,
喔駕’就行了。 ”

漢斯騎在馬上, 一付心滿意足的樣子, 走了一會兒, 他嫌馬走得太慢了, 想讓它快一點, 于是, 咂著嘴喊道:“喔駕, 喔駕!”那馬立即放開四蹄, 全速奔馳起來。 說時遲, 那時快, 漢斯一個不留意, 咚的一聲從馬上摔了下來, 滾進了路邊的一條泥溝里。

正在這時, 一個農夫趕著一頭母牛從旁邊經過, 看到了這情況, 眼急手快地將漢斯的馬攔住了, 好不容易才沒有讓那馬跑掉。 漢斯慢慢地從溝里爬起來, 心里非常惱火, 對那農夫說道:“騎了這樣一匹馬, 真令人掃興, 它腿一蹬, 就把我給掀了下來, 連脖子似乎也摔斷了, 我可不想再騎它了。 我真喜歡你這頭母牛, 你能一個人趕著它, 悠閑地走在它的后面。 而且, 每天都能擠到牛奶,

還能加工得到奶油和干酪, 要是我有這樣一頭母牛就好啦!”那農夫馬上應聲道:“那好, 如果你真喜歡這頭牛, 我愿意用我的這頭牛換你這匹馬。 ”漢斯立即興奮地說道:“行!”聽到這句話, 農夫翻身跳上馬, 急忙策馬而去。

漢斯不慌不忙地趕著牛, 邊走邊想, 覺得這筆交易真是太合算了。 現在我只要有一快面包——我想肯定會有的——每當我高興的時候, 我就能吃到奶油面包加干酪了, 當我口渴的時候, 還可以擠牛奶喝, 有了這樣稱心如意的事, 我還要什么其它的東西呢?”走著走著, 來到了一家小客棧。 他停了下來, 心情一高興, 竟將自己帶的面包全吃光了, 口袋里僅有的幾個便士也買了一杯啤酒喝。 酒足飯飽之后, 他趕著母牛向他母親住的村莊走去。

隨著中午的到來, 天氣變得越來越熱。 此刻, 他正在一片空曠的荒野上, 這荒野是那么大, 走過它得花一個來小時, 而漢斯已開始覺得口干舌燥, 酷熱難當。 “我可得想辦法來對付這又熱又渴的鬼天氣, ”他想, “對了!現在我可以擠牛奶解渴嘛。 ”于是, 他將母牛拴在一棵枯樹上, 沒有奶桶就用皮帽子來接奶, 他那笨手笨腳的擠奶方法, 不僅沒有擠出一滴奶, 反而把牛給擠痛了, 牛忍不住抬腿一腳。 真倒霉, 這一腳正好踢在漢斯的頭上, 將他踢翻在地上昏了過去, 很久都沒有醒來。 幸運的是不久便來了一個屠夫, 用車子推了一頭豬從旁邊經過, 看到這情況, 停下來把漢斯扶了起來, 問道:“你這是怎么了?”漢斯把剛才發生的一切告訴了他,

屠夫便把自己的酒遞給了他, 說道:“喝點酒, 提提神吧, 你的牛之所以擠不出奶, 是因為它是一頭老牛, 除了將它送往屠宰場, 看樣子別無它用了。 ”“哎呀, 真是的, ”漢斯嘆道, “誰想到會是這樣呢?我要是把它給殺了, 有什么用呢?我又不喜歡吃牛肉, 牛肉吃起來一點也不嫩。 要是這牛現在能變成一頭豬的話, 就有用了, 豬肉味道鮮嫩, 還可以做成香腸。 ”“行!”屠夫說, “為了讓你滿意, 我就將我的這頭豬換你的牛吧!”“上帝會因你的善舉降福于你的!”漢斯說著將牛給了屠夫, 上前把豬從車上解了下來, 將繩子拴在了豬的腿上, 帶著它又高高興興地上路了。

漢斯慢慢悠悠地邊走邊想, 今天所有的事都很稱心如意,

盡管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但每次很快就有了良好的轉機。 現在他正覺得心滿意足, 迎面又來了一位鄉下人, 這位鄉下人腋窩下夾著一只漂亮的白鵝。 看見漢斯, 他停下來向他打聽幾點鐘了, 而漢斯卻跟他談起了今天的稱心事, 進行了一些什么交易, 交易中他如何如何占了便宜等等。 鄉下人聽了他的話, 也對他說起他帶著這只鵝是去參加一個洗禮儀式的, 并將鵝遞給漢斯說:“你掂一掂, 這鵝多重呀, 其實它只養了八個星期, 看它長得多好, 將它紅燒了吃, 還可以燒出好多的鵝油哩!”漢斯接過鵝掂了掂說道:“這鵝的確不錯, 但我的豬也不賴呀!”鄉下人若有所思地四下看了看, 然后把頭一搖說:“哎呀呀!我的好朋友, 你這頭豬說不定會給你帶來麻煩的,我剛剛經過的那個村莊,有個鄉紳的豬被人從豬圈中給偷走了,我真替你擔心,因為我開始見到你的時候還以為你這頭豬是那個鄉紳的呢。要是你經過那村莊時給他們抓住,那可不是鬧著完的喲,至少他們也會把你扔進洗馬池去。”

可憐的漢斯聽到這話,一時被嚇壞了,他大聲道:“您真是一個好人,請幫我脫離這場苦難吧。您對這兒比我熟悉,您把這頭豬趕走,把您的鵝換給我吧!”鄉下人馬上說:“我真不忍心見你陷入這種莫須有的劫難中,看樣子我只得和你交換了。”說完,他從漢斯手中接過繩子,牽著豬從道旁的小路離去了。漢斯也放心大膽地將鵝夾在腋下,向回家的路走去,心里不停地想著:“交易總算做成了,真合算。我將有美味的紅燒鵝肉吃了,燒出來的鵝油可吃上半年,還有這潔白美麗的鵝毛,將它們裝進枕頭一定可以安安穩穩地睡個好覺,我母親肯定會高興的。”

當路過最后一個村莊時,他看見一個磨刀的人推著一部小車。他剛干完活,嘴里唱著:

“翻山越嶺到處游,

多么快樂無憂愁;

干起活來真輕松,

生活樂悠悠;

世間任我去和留,

愉快似我何所求?”

漢斯住腳看了一會兒,最后開口說道:“磨刀師傅,你干得這般愉快,你的活兒一定充滿樂趣。”磨刀人答道:“那是當然,我的手藝就和金子一樣,一個優秀的磨刀人把手伸到口袋里,隨時都能掏出錢來,——喲!你在哪兒買的這么漂亮的鵝呀?”“我不是買的,是用一頭豬換來的。”“那豬是從哪兒買來的呢?”“是用一頭母牛換來的。”“母牛呢?”“是用一匹馬換來的。”“馬呢?”“是用像我的腦袋這么大的一塊金子換來的。”“金子呢?”“唉,那是我七年做工所得的工錢。”磨刀人接著說道:“看來你一直都很幸運,但你要是隨時把手伸到口袋里都能掏出錢來,那才真的是發財交好運了。”漢斯接口說:“對,對!但怎么能辦到呢?”磨刀人回答道:“你必須像我一樣當一個磨刀人,這樣的話,你只要一塊磨刀石就成,其余的就不用愁了。我這兒有一塊磨刀石,只是已經磨去一部分,不過它的價值并不比你這只鵝低,你想換嗎?”漢斯連忙回答道:“這還用問嗎?要是把手伸進口袋里就能掏出錢來,那我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我還有什么可求呢?這只鵝給你。”“好吧!”說著,磨刀人就地撿了一塊粗糙的石頭遞給漢斯,“這是一塊最好的石頭,你可得好好地保管,用它你能把一顆舊釘子磨掉。”

漢斯帶著這塊石頭,懷著興奮的心情離開了。他眼里閃爍著喜悅的光芒,自言自語地說道:“我一定是在幸運時辰出生的,瞧我想要辦的和所希望的每一件事都能稱心如意地得到滿足。”

因為天一亮他就上路了,走了這么久,此刻已開始疲倦了,肚子也餓得咕咕叫,原來帶的東西都已吃完,就剩下的幾便士也在換取母牛后,趁著那股高興勁買了啤酒喝了,再加上那塊石頭背在身上壓得夠嗆。終于,他不再往前走了,慢慢吞吞地走到了一個池塘邊,想在這兒喝點水,休息一會兒。他小心翼翼地將那塊石頭放在池塘岸邊靠近自己的地方,但就在他俯下身子去喝水的時候,一不留神,輕輕地碰了那塊石頭一下,石頭撲嗵一下子就滾到池塘里去了,漢斯眼睜睜地看著那石頭向水面深處沉沒下去,他竟高興得跳了起來。隨即又跪在地上,眼中閃爍著淚花,感謝上帝慈悲為懷,使他免去了繼續遭受那塊討厭而又沉重石頭的折磨。“我多么幸運啊!”他叫了起來,“誰也沒有我這么幸運了。”懷著輕松高興的心情,他起身又上路了。他就這樣無牽無掛,無憂無慮地回到了母親的身旁,回到了他早已渴望回到的家。

你這頭豬說不定會給你帶來麻煩的,我剛剛經過的那個村莊,有個鄉紳的豬被人從豬圈中給偷走了,我真替你擔心,因為我開始見到你的時候還以為你這頭豬是那個鄉紳的呢。要是你經過那村莊時給他們抓住,那可不是鬧著完的喲,至少他們也會把你扔進洗馬池去。”

可憐的漢斯聽到這話,一時被嚇壞了,他大聲道:“您真是一個好人,請幫我脫離這場苦難吧。您對這兒比我熟悉,您把這頭豬趕走,把您的鵝換給我吧!”鄉下人馬上說:“我真不忍心見你陷入這種莫須有的劫難中,看樣子我只得和你交換了。”說完,他從漢斯手中接過繩子,牽著豬從道旁的小路離去了。漢斯也放心大膽地將鵝夾在腋下,向回家的路走去,心里不停地想著:“交易總算做成了,真合算。我將有美味的紅燒鵝肉吃了,燒出來的鵝油可吃上半年,還有這潔白美麗的鵝毛,將它們裝進枕頭一定可以安安穩穩地睡個好覺,我母親肯定會高興的。”

當路過最后一個村莊時,他看見一個磨刀的人推著一部小車。他剛干完活,嘴里唱著:

“翻山越嶺到處游,

多么快樂無憂愁;

干起活來真輕松,

生活樂悠悠;

世間任我去和留,

愉快似我何所求?”

漢斯住腳看了一會兒,最后開口說道:“磨刀師傅,你干得這般愉快,你的活兒一定充滿樂趣。”磨刀人答道:“那是當然,我的手藝就和金子一樣,一個優秀的磨刀人把手伸到口袋里,隨時都能掏出錢來,——喲!你在哪兒買的這么漂亮的鵝呀?”“我不是買的,是用一頭豬換來的。”“那豬是從哪兒買來的呢?”“是用一頭母牛換來的。”“母牛呢?”“是用一匹馬換來的。”“馬呢?”“是用像我的腦袋這么大的一塊金子換來的。”“金子呢?”“唉,那是我七年做工所得的工錢。”磨刀人接著說道:“看來你一直都很幸運,但你要是隨時把手伸到口袋里都能掏出錢來,那才真的是發財交好運了。”漢斯接口說:“對,對!但怎么能辦到呢?”磨刀人回答道:“你必須像我一樣當一個磨刀人,這樣的話,你只要一塊磨刀石就成,其余的就不用愁了。我這兒有一塊磨刀石,只是已經磨去一部分,不過它的價值并不比你這只鵝低,你想換嗎?”漢斯連忙回答道:“這還用問嗎?要是把手伸進口袋里就能掏出錢來,那我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我還有什么可求呢?這只鵝給你。”“好吧!”說著,磨刀人就地撿了一塊粗糙的石頭遞給漢斯,“這是一塊最好的石頭,你可得好好地保管,用它你能把一顆舊釘子磨掉。”

漢斯帶著這塊石頭,懷著興奮的心情離開了。他眼里閃爍著喜悅的光芒,自言自語地說道:“我一定是在幸運時辰出生的,瞧我想要辦的和所希望的每一件事都能稱心如意地得到滿足。”

因為天一亮他就上路了,走了這么久,此刻已開始疲倦了,肚子也餓得咕咕叫,原來帶的東西都已吃完,就剩下的幾便士也在換取母牛后,趁著那股高興勁買了啤酒喝了,再加上那塊石頭背在身上壓得夠嗆。終于,他不再往前走了,慢慢吞吞地走到了一個池塘邊,想在這兒喝點水,休息一會兒。他小心翼翼地將那塊石頭放在池塘岸邊靠近自己的地方,但就在他俯下身子去喝水的時候,一不留神,輕輕地碰了那塊石頭一下,石頭撲嗵一下子就滾到池塘里去了,漢斯眼睜睜地看著那石頭向水面深處沉沒下去,他竟高興得跳了起來。隨即又跪在地上,眼中閃爍著淚花,感謝上帝慈悲為懷,使他免去了繼續遭受那塊討厭而又沉重石頭的折磨。“我多么幸運啊!”他叫了起來,“誰也沒有我這么幸運了。”懷著輕松高興的心情,他起身又上路了。他就這樣無牽無掛,無憂無慮地回到了母親的身旁,回到了他早已渴望回到的家。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