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檜樹

2496

大概是在二千年以前吧,有一個富人對自己的妻子非常愛護,夫妻倆相親相愛,生活非常幸福,遺憾的是他們一直沒有小孩。他們的房屋前有一座花園,里面有一棵高大的檜樹。一年冬天,外面下起了大雪,大地披上了白色的銀裝,妻子站在檜樹下,一邊欣賞著雪景,一邊削著蘋果,一不留神,小刀切到了手指頭,滴滴鮮血流出來灑在了雪地上。看著白雪襯托著的鮮紅血點,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道:“唉——!要是我有一個孩子,他的皮膚像雪一般的白嫩,又透著血一樣的紅潤,我該是多么的幸福啊!”說著想著,

她的心情變得興奮起來,仿佛自己的愿望真的就要成為現實一樣。

冬天過去了,春風吹來,卸去了披在大地身上的銀裝,又給她換上了綠色的外套,朵朵鮮花點綴著翠綠的田野;當樹木吐露出春芽時,嫩枝又開始被拂去枝頭的殘花,小鳥在樹叢間歡快地飛來跳去,唱著贊美春天的歌聲。面對這生機盎然的大自然,富人的妻子滿懷希望,心中充滿了喜悅。初夏來臨,溫暖的陽光又催開了檜樹的花蕾,和暖的夏風夾帶著絲絲甜意的花香飄進了她的房中。花香使她心情激蕩,心跳不已。她來到檜樹下,欣喜地跪在地上,虔誠地默默祈禱著。秋天快到了,當樹枝上掛滿累累果實的時候,她從檜樹上采下色澤深紅的干果。不知為什么,

她此時的心情顯得非常悲哀而傷心。她叫來丈夫對他說:“如果我死了,就把我埋在這檜樹下吧。”不久,她生下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兒子,孩子長得正如她所希望的一樣,真是白里透紅、紅中透粉。看見自己可愛的孩子,她心里充滿了快樂,再也支持不住生產的痛苦,慢慢地垂下腦袋,離開了自己的丈夫和剛生下的孩子。

丈夫按照她的愿望把她埋在了檜樹下,痛哭著哀悼她的去世。過了一段時間,他心情平靜了一些,眼淚也少多了。又過了一段時間,他的眼淚完全沒有了,再過了一段時間,他娶了另外一個妻子。

時光流逝,第二個妻子生了一個女兒,她非常呵護這個女兒,但前妻生下的兒子長得越來越惹人喜愛,像雪一樣的白嫩,

透著血一般的紅潤。她看見這個孩子就充滿了仇恨,認為有了他,她和自己的女兒就得不到丈夫的全部財富了。所以,她對這個可憐的孩子百般苛待,經常虐待他,把他從屋子里的一個角落推搡到另一個角落,一會兒給他一拳頭,過一會兒又擰他一下,他身上盡是青紅紫綠的瘀傷。他從學校放學回來,往往一進屋就沒有安寧的地方可待,這使他看見繼母就害怕。

有一次,小女孩的母親要到貯藏室去,她趕上媽媽說道:“媽媽,我可以吃一個蘋果嗎?”媽媽回答說:“好的!我的小乖乖。”說完,她從箱子里拿出一個鮮艷的紅蘋果給了她。這個箱子的蓋子非常沉重,上面有一把鋒利的大鐵卡子。小女孩接過蘋果說道:“媽媽,

再給我一個,我要拿給小哥哥去吃。”她媽媽聽了心里很不高興,但嘴里卻說道:“好吧,我的寶貝!等他放學回來后,我同樣會給他一個的。”說著這話,她從窗子里看見小男孩正好回來了,馬上從女兒手中奪回蘋果,扔進箱子,關上蓋子對女兒說:“等哥哥回來以后,再一起吃吧。”

小男孩走進家門,這個陰險的女人用溫柔的聲音說道:“進來吧,我的乖孩子,我給你一個蘋果吃。”小男孩聽到這話,說道:“媽媽,你今天真親切!我的確很想吃蘋果。” “好的,跟我進來吧!”說罷,她把他帶進貯藏室,揭開箱子蓋說:“你自己拿一個吧。” 當小男孩俯身低頭,伸手準備從箱子里拿蘋果時,她狠毒地拉下了箱蓋,“砰!”的一聲,沉重的箱蓋猛地砍下了這可憐小男孩的頭,

頭掉落在了箱子里的蘋果中。當她意識到自己所做的事以后,感到非常恐懼,心里算計著怎樣才能讓自己與這事脫離干系。她走進自己的臥室,從抽屜里拿出一條手巾,來到貯藏室,將小男孩的頭接在他的脖子上,用手巾纏住,又將他抱到門前的一個凳子上坐著,在他手里塞了一個蘋果。一切料理完畢,沒有一個人看見她所干的勾當。

不久,小女孩瑪杰麗走進廚房,看見媽媽站在火爐旁,攪動著一鍋熱水,她說道:“媽媽,哥哥坐在門邊,手里拿著一個蘋果,我要他給我,但他一句話也不說,臉色好蒼白,我好怕喲。”媽媽回答道:“混帳!你再去,如果他不回答你的話,就狠狠地給他一耳光。” 瑪杰麗轉身來到門口對哥哥說:“哥哥,把蘋果給我。

”但哥哥不說一句話,她伸手一耳光打去,哥哥的頭一下子就打被落下來。這一下,她連魂都嚇跑了,尖叫著跑到她媽媽面前,說自己把哥哥的頭打掉了,說著就傷心欲絕地大哭起來。媽媽說道:“瑪杰麗!你做了什么事呀?唉!已經做了的事是無法挽回的了,我們最好把他處理掉,不要向任何人提起這事。”母親抓起小男孩,把他剁碎,放到鍋子里,做了一鍋湯。可是瑪杰麗只是站在那里哭,眼淚一滴滴地掉進鍋里,所以鍋里根本就不用放鹽了。

當父親回家吃飯的時候,他問道:“我的小兒子呢?”母親沒有吭聲,她端了一大碗黑湯放在桌子上,瑪杰麗一直傷心地低著頭在痛哭。父親又一次問到他的小兒子到哪里去了,母親說道:“啊!我想他去他叔叔家了。”父親問道:“有什么事走得這么匆忙,連向我告別都來不及就走了呢?”母親又回答說:“我知道他很想去,他還求我讓他在那里住一段時間哩,他在那里一定會過得很好。”父親說道:“唉!我可不喜歡他這樣做,他應該向我告別再走才對。”他繼續吃了起來,但心里卻仍然對他的兒子放心不下,總覺得有些傷心,就對小女兒說:“瑪杰麗,你哭什么呢?我想你哥哥會回來的。”但瑪杰麗很快溜出餐廳,來到自己的房間,打開抽屜,拿出她最好的絲制手絹,把她小哥哥的殘骸包起來,提到屋外,放在了檜樹下面。她自始至終都在傷心地流著眼淚,到這時才覺得心里稍微輕松一點,便停止了哭泣。

等她擦干眼淚再看時,她發現檜樹竟開始自動地前后擺動起來,一根根樹枝伸展開來,然后又相互合在一起,就像是一個人在高興地拍著手一樣。接著,樹中顯現出了薄薄的云霧,云霧的中間有一團燃燒著的火焰,一只漂亮的小鳥從火焰中騰起,飛向了天空。小鳥飛走后,手巾和小男孩不見了,樹也恢復了原樣。瑪杰麗這時的內心才真正地快樂起來,仿佛她哥哥又活了一樣,她高興地走進屋子吃飯去了。

那只小鳥飛走之后,落在了一個金匠的房頂,開始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我的父親把我吞進了肚腸,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安放在檜樹身旁。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金匠坐在自己的店鋪里正好做完一根金鏈條,當他聽到屋頂上鳥兒的歌聲時,站起來就往外跑,匆忙之中,滑落了一只鞋也顧不上去穿。金匠沖到街上,腰間還系著工作圍裙,一只手拿著鐵鉗,一只手拿著金鏈條。他抬頭一看,發現一只小鳥正棲息在屋頂上,太陽在小鳥光潔的羽毛上閃閃發亮。他說道:“我漂亮的小鳥,你唱得多么甜美啊!請你再把這首歌唱一遍。”小鳥說道:“不行,沒有報酬我不會再唱第二遍,如果你把金鏈條給我,我就再唱給你聽。”金匠想了一下,舉起金鏈條說:“在這兒,你只要再唱一遍,就拿去吧。”小鳥飛下來,用右爪抓住金鏈條,停在金匠近前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我的父親以為我去向遠方,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安放在檜樹身旁。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唱完之后,小鳥飛落在一個鞋匠的屋頂上面,和前面一樣唱了起來。

鞋匠聽到歌聲,連外衣都沒穿就跑出屋門,抬頭朝房頂望去,但刺眼的陽光照著他,使他不得不抬起手擋在眼睛前。看出是只小鳥后,他說道:“小鳥,你唱得多么悅耳啊!”又對房子里喊道:“夫人!夫人!快出來,快來看我們的屋頂上落了一只漂亮的小鳥,它在唱歌呢!”然后,又叫來他的孩子們和伙計們。他們都跑了出來,站在外面驚訝地看著這只小鳥,看著它紅綠相襯的漂亮羽毛,看著它脖子上閃耀著金色光彩的羽環,看著它象星星一樣亮晶晶的眼睛。鞋匠說道:“喂,小鳥,請你再把那首歌唱一遍吧。”小鳥回答說:“不行,沒有報酬我不會再唱第二遍。如果要我唱,你得給我一點東西。”鞋匠對他的妻子說道:“夫人,你快到樓上的作坊去找一雙最好的,紅色的新鞋子拿來給我。”妻子跑去把鞋子拿來了,鞋匠拿著鞋子說:“我漂亮的小鳥,拿去吧,但請你把那首歌再唱一遍。”小鳥飛下來用左爪抓住鞋子后,又飛上屋頂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我的父親以為我去向遠方,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安放在檜樹身旁。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它唱完之后,一只爪子抓著鞋子,另一只爪子抓著金鏈條飛走了。它飛了很遠很遠才來到一座磨坊,磨子正在“轟隆隆!轟咚咚!轟隆隆!轟咚咚!”地轉動著。磨坊里有二十個伙計正在劈著一塊磨石,伙計們用力地“咔嚓!噼啪!咔嚓!噼啪!”地劈著,磨子的轟隆隆、轟咚咚與伙計們劈磨石的咔嚓、噼啪聲交織在一起,難聽極了。

小鳥棲息在磨坊邊的一棵椴樹上,開始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我的父親以為我去向遠方,”

兩個磨坊伙計停下手中的活聽了起來。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安放在檜樹身旁。”

除了一個伙計之外,其他伙計都停止了手中的活,向樹上望去。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歌一唱完,最后一名伙計也聽到了,他站起來說道:“啊!小鳥,你唱得多動聽呀,請你再唱一次,讓我把整首歌聽一遍!”小鳥說:“不行,沒有報酬我不會唱第二遍,把那塊磨石給我,我就再唱一遍。”那人回答說:“哎呀!那塊磨石不是我的,如果是我的,你拿去我求之不得哩。”其余的伙計都說:“來吧,只要你把那歌再唱一遍,我們都同意給你。”小鳥從樹上飛下來,二十個伙計拿著一根長杠子,用盡力氣“嗨喲!嗨喲!嗨喲!”

終于將磨石的一邊抬了起來,小鳥把頭穿進磨石中間的孔內,在眾伙計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背著二十個人都沒能抬起的磨石,飛上了椴樹,他們驚奇得不得了,而小鳥就像沒事一般,把那首歌又唱了一遍。

小鳥唱完歌,張開翅膀,一只爪抓著鏈子,另一只爪子抓著鞋子,脖子上套著磨石,飛回到他父親的房子上。

現在,他的父親、母親和瑪杰麗正坐在一起準備吃飯。父親說:“我感覺現在是多么的輕松,多么的愉快啊!”但他的母親卻說:“唉!我心情好沉重,真是糟透了。我覺得就像有暴風雨要來似的。”瑪杰麗沒有說話,她坐下便哭了起來。正在這個時候,小鳥飛來落在了房屋的頂上。父親說道:“上帝保佑!我真快樂,總覺得又要看到一個老朋友一樣。”母親說道:“哎喲!我好痛苦,我的牙齒在不停地打戰,渾身的血管里的血就像在燃燒一樣!”說著,她撕開了身上的長外套想讓自己鎮靜下來。瑪杰麗獨自坐在一個角落里,她前面的裙擺上放著一只盒子,她哭得非常厲害,眼淚唰唰地淌個不停,把盒子都流滿了。

小鳥接著飛到檜樹頂上開始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母親馬上用手捂住耳朵,把眼睛閉得緊緊的,她認為這樣一來既不會看見,也不會聽到了。但歌聲就像可怕的暴風雨一樣灌進了她的耳朵,她的眼睛像閃電一樣在燃燒,在閃光。父親吃驚地叫道:“哎呀!夫人。”

“我的父親以為我去向遠方,——”

“那是一只多么漂亮的小鳥啊,他唱得多么美妙動聽啊!

看那羽毛在陽光下就像許多閃爍的寶石一樣。”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放在檜樹身旁。——”

瑪杰麗抬起頭,悲傷地哭泣著。父親說:“我要出去,要走近前去看看這只小鳥。”母親說:“啊!別留下我一個人在這里,我感覺這房子就像在燃燒一樣。”但父親還是走出去看那只鳥去了,小鳥繼續唱道: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小鳥剛一唱完,他就把金鏈條扔下去,套在了父親的脖子上。父親戴著非常適合,他走回房子里說道:“你們看,小鳥給了我一條多么漂亮的金項鏈,看起來多氣派呀!”但他妻子非常害怕,嚇得癱在了地板上,帽子也掉了下來,就像死了一樣。

這時,小鳥又開始唱了起來,瑪杰麗說:“我也要出去,看看小鳥是否會給我東西。”她剛一出門,小鳥就把紅鞋子扔到她的面前。她把鞋撿起來穿上,覺得自己一下子輕松快樂起來了。跳著跑進屋子里說道:“我出去時心情壓抑,悲痛,現在我真快樂!你們看小鳥給我的鞋子多么漂亮呀!”母親說道:“哎呀!像是世界的末日來到了一樣!我也得出去試一試,說不定我會覺得好一些的。”她剛一出去,小鳥把磨石扔到了她的頭上,將她砸得粉碎。

父親和瑪杰麗聽到聲音,急忙跑了出來,母親和小鳥都不見了,他們只看見煙霧和火焰在那里升騰燃燒。當煙火散盡消失后,小男孩站在了他們身邊,他伸手牽著父親和瑪杰麗的手,走進屋子里,快快樂樂地和他們一起吃起飯來。

”父親問道:“有什么事走得這么匆忙,連向我告別都來不及就走了呢?”母親又回答說:“我知道他很想去,他還求我讓他在那里住一段時間哩,他在那里一定會過得很好。”父親說道:“唉!我可不喜歡他這樣做,他應該向我告別再走才對。”他繼續吃了起來,但心里卻仍然對他的兒子放心不下,總覺得有些傷心,就對小女兒說:“瑪杰麗,你哭什么呢?我想你哥哥會回來的。”但瑪杰麗很快溜出餐廳,來到自己的房間,打開抽屜,拿出她最好的絲制手絹,把她小哥哥的殘骸包起來,提到屋外,放在了檜樹下面。她自始至終都在傷心地流著眼淚,到這時才覺得心里稍微輕松一點,便停止了哭泣。

等她擦干眼淚再看時,她發現檜樹竟開始自動地前后擺動起來,一根根樹枝伸展開來,然后又相互合在一起,就像是一個人在高興地拍著手一樣。接著,樹中顯現出了薄薄的云霧,云霧的中間有一團燃燒著的火焰,一只漂亮的小鳥從火焰中騰起,飛向了天空。小鳥飛走后,手巾和小男孩不見了,樹也恢復了原樣。瑪杰麗這時的內心才真正地快樂起來,仿佛她哥哥又活了一樣,她高興地走進屋子吃飯去了。

那只小鳥飛走之后,落在了一個金匠的房頂,開始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我的父親把我吞進了肚腸,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安放在檜樹身旁。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金匠坐在自己的店鋪里正好做完一根金鏈條,當他聽到屋頂上鳥兒的歌聲時,站起來就往外跑,匆忙之中,滑落了一只鞋也顧不上去穿。金匠沖到街上,腰間還系著工作圍裙,一只手拿著鐵鉗,一只手拿著金鏈條。他抬頭一看,發現一只小鳥正棲息在屋頂上,太陽在小鳥光潔的羽毛上閃閃發亮。他說道:“我漂亮的小鳥,你唱得多么甜美啊!請你再把這首歌唱一遍。”小鳥說道:“不行,沒有報酬我不會再唱第二遍,如果你把金鏈條給我,我就再唱給你聽。”金匠想了一下,舉起金鏈條說:“在這兒,你只要再唱一遍,就拿去吧。”小鳥飛下來,用右爪抓住金鏈條,停在金匠近前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我的父親以為我去向遠方,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安放在檜樹身旁。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唱完之后,小鳥飛落在一個鞋匠的屋頂上面,和前面一樣唱了起來。

鞋匠聽到歌聲,連外衣都沒穿就跑出屋門,抬頭朝房頂望去,但刺眼的陽光照著他,使他不得不抬起手擋在眼睛前。看出是只小鳥后,他說道:“小鳥,你唱得多么悅耳啊!”又對房子里喊道:“夫人!夫人!快出來,快來看我們的屋頂上落了一只漂亮的小鳥,它在唱歌呢!”然后,又叫來他的孩子們和伙計們。他們都跑了出來,站在外面驚訝地看著這只小鳥,看著它紅綠相襯的漂亮羽毛,看著它脖子上閃耀著金色光彩的羽環,看著它象星星一樣亮晶晶的眼睛。鞋匠說道:“喂,小鳥,請你再把那首歌唱一遍吧。”小鳥回答說:“不行,沒有報酬我不會再唱第二遍。如果要我唱,你得給我一點東西。”鞋匠對他的妻子說道:“夫人,你快到樓上的作坊去找一雙最好的,紅色的新鞋子拿來給我。”妻子跑去把鞋子拿來了,鞋匠拿著鞋子說:“我漂亮的小鳥,拿去吧,但請你把那首歌再唱一遍。”小鳥飛下來用左爪抓住鞋子后,又飛上屋頂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我的父親以為我去向遠方,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安放在檜樹身旁。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它唱完之后,一只爪子抓著鞋子,另一只爪子抓著金鏈條飛走了。它飛了很遠很遠才來到一座磨坊,磨子正在“轟隆隆!轟咚咚!轟隆隆!轟咚咚!”地轉動著。磨坊里有二十個伙計正在劈著一塊磨石,伙計們用力地“咔嚓!噼啪!咔嚓!噼啪!”地劈著,磨子的轟隆隆、轟咚咚與伙計們劈磨石的咔嚓、噼啪聲交織在一起,難聽極了。

小鳥棲息在磨坊邊的一棵椴樹上,開始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我的父親以為我去向遠方,”

兩個磨坊伙計停下手中的活聽了起來。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安放在檜樹身旁。”

除了一個伙計之外,其他伙計都停止了手中的活,向樹上望去。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歌一唱完,最后一名伙計也聽到了,他站起來說道:“啊!小鳥,你唱得多動聽呀,請你再唱一次,讓我把整首歌聽一遍!”小鳥說:“不行,沒有報酬我不會唱第二遍,把那塊磨石給我,我就再唱一遍。”那人回答說:“哎呀!那塊磨石不是我的,如果是我的,你拿去我求之不得哩。”其余的伙計都說:“來吧,只要你把那歌再唱一遍,我們都同意給你。”小鳥從樹上飛下來,二十個伙計拿著一根長杠子,用盡力氣“嗨喲!嗨喲!嗨喲!”

終于將磨石的一邊抬了起來,小鳥把頭穿進磨石中間的孔內,在眾伙計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背著二十個人都沒能抬起的磨石,飛上了椴樹,他們驚奇得不得了,而小鳥就像沒事一般,把那首歌又唱了一遍。

小鳥唱完歌,張開翅膀,一只爪抓著鏈子,另一只爪子抓著鞋子,脖子上套著磨石,飛回到他父親的房子上。

現在,他的父親、母親和瑪杰麗正坐在一起準備吃飯。父親說:“我感覺現在是多么的輕松,多么的愉快啊!”但他的母親卻說:“唉!我心情好沉重,真是糟透了。我覺得就像有暴風雨要來似的。”瑪杰麗沒有說話,她坐下便哭了起來。正在這個時候,小鳥飛來落在了房屋的頂上。父親說道:“上帝保佑!我真快樂,總覺得又要看到一個老朋友一樣。”母親說道:“哎喲!我好痛苦,我的牙齒在不停地打戰,渾身的血管里的血就像在燃燒一樣!”說著,她撕開了身上的長外套想讓自己鎮靜下來。瑪杰麗獨自坐在一個角落里,她前面的裙擺上放著一只盒子,她哭得非常厲害,眼淚唰唰地淌個不停,把盒子都流滿了。

小鳥接著飛到檜樹頂上開始唱道:

“我的母親殺了她的小兒郎,——”

母親馬上用手捂住耳朵,把眼睛閉得緊緊的,她認為這樣一來既不會看見,也不會聽到了。但歌聲就像可怕的暴風雨一樣灌進了她的耳朵,她的眼睛像閃電一樣在燃燒,在閃光。父親吃驚地叫道:“哎呀!夫人。”

“我的父親以為我去向遠方,——”

“那是一只多么漂亮的小鳥啊,他唱得多么美妙動聽啊!

看那羽毛在陽光下就像許多閃爍的寶石一樣。”

“美麗的瑪杰麗小姑娘,

同情我慘遭魔掌,

把我放在檜樹身旁。——”

瑪杰麗抬起頭,悲傷地哭泣著。父親說:“我要出去,要走近前去看看這只小鳥。”母親說:“啊!別留下我一個人在這里,我感覺這房子就像在燃燒一樣。”但父親還是走出去看那只鳥去了,小鳥繼續唱道:

“現在我快樂地到處飛翔,

飛過群山峽谷、飛過海洋,

我是一只小鳥,我多么漂亮!”

小鳥剛一唱完,他就把金鏈條扔下去,套在了父親的脖子上。父親戴著非常適合,他走回房子里說道:“你們看,小鳥給了我一條多么漂亮的金項鏈,看起來多氣派呀!”但他妻子非常害怕,嚇得癱在了地板上,帽子也掉了下來,就像死了一樣。

這時,小鳥又開始唱了起來,瑪杰麗說:“我也要出去,看看小鳥是否會給我東西。”她剛一出門,小鳥就把紅鞋子扔到她的面前。她把鞋撿起來穿上,覺得自己一下子輕松快樂起來了。跳著跑進屋子里說道:“我出去時心情壓抑,悲痛,現在我真快樂!你們看小鳥給我的鞋子多么漂亮呀!”母親說道:“哎呀!像是世界的末日來到了一樣!我也得出去試一試,說不定我會覺得好一些的。”她剛一出去,小鳥把磨石扔到了她的頭上,將她砸得粉碎。

父親和瑪杰麗聽到聲音,急忙跑了出來,母親和小鳥都不見了,他們只看見煙霧和火焰在那里升騰燃燒。當煙火散盡消失后,小男孩站在了他們身邊,他伸手牽著父親和瑪杰麗的手,走進屋子里,快快樂樂地和他們一起吃起飯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