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聰明的愛爾莎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2475
赞助商链接

從前有一個人, 他有個女兒, 叫“聰明的愛爾莎”。 她長大了, 父親說:“我們該讓她嫁人了。 ”母親說:“是啊, 但愿有人來求婚。 ”后來有個叫漢斯的人從遠方來向她求婚, 但有個條件, 那就是“聰明的愛爾莎”必須是真正的聰明才行。 父親說:“啊, 她充滿了智慧。 ”母親說:“她不僅能看到風從街上過, 還能聽到蒼蠅的咳嗽。 ”漢斯于是說:“好啊, 如果她不是真正聰明, 我是不愿意娶她的。 ”他們坐在桌邊吃飯的時候, 母親說:“愛爾莎, 到地窖里拿些啤酒來。 ”“聰明的愛爾莎”從墻上取下酒壺往地窖走, 一邊走一邊把酒壺蓋敲得“丁丁當當”的,

赞助商链接
免得無聊。 來到地窖, 她拖過一把椅子坐在酒桶跟前, 免得彎腰, 弄得腰酸背疼的或出意外。 然后她將酒壺放在面前, 打開酒桶上的龍頭。 啤酒往酒壺里流的時候, 她眼睛也不閑著, 四下張望。 她看到頭頂上掛著一把丁字鋤, 是泥瓦匠忘在那兒的。 “聰明的愛爾莎”哭了起來, 說:“假如我和漢斯結婚, 生了孩子, 孩子大了, 我們讓他來地窖取啤酒, 這鋤頭會掉下來把他砸死的!。 她坐在那兒, 想到將來的不幸, 放聲痛哭。 上面的人還等著喝啤酒呢, 可老不見“聰明的愛爾莎”回來。 母親對女仆說:“你到地窖去看看愛爾莎在不在。 ”女仆下去, 看到她在酒桶前大哭, 就問:“你為什么哭啊?”她回答說:“難道我不該哭嗎?假如我和漢斯結婚, 生了孩子, 孩子大了, 我們讓他來地窖取啤酒, 這鋤頭會掉在他頭上把他砸死的!”女仆于是說, “我們的愛爾莎真是聰明!”說著就坐到她身邊,
赞助商链接
也為這件不幸的事哭起來。 過了一會兒, 上面的人不見女仆回來, 又急著喝啤酒, 父親就對男仆說:“你到地窖去看看愛爾莎和女仆在哪兒。 ”男仆來到地窖, 看到愛爾莎正和女仆哭成一團, 就問:“你們為什么哭啊?”“難道我不該哭嗎?假如我和漢斯結婚, 生了孩子, 孩子大了, 我們讓他來地窖取啤酒, 這鋤頭會掉在他頭上把他砸死的!”男仆于是說:“我們的愛爾莎真聰明!”說著也坐到她身邊大哭起來。 上面的人等男仆老等不來, 父親就對做母親的說:“你到地窖里看看愛爾莎在什么地方。 ”母親走下來, 看到三個人都在哭, 問其原因, 愛爾莎對她說:“如果她和漢斯的孩子將來長大了來地窖取啤酒, 也許這鋤頭會掉下來把他砸死的!”母親也說:“我們的愛爾莎真聰明!”說完也坐下來跟他們一塊兒哭起來。 丈夫在上面又等了一陣, 還不見妻子回來, 他口渴得厲害,
赞助商链接
就說:“只好我自己下去看看愛爾莎在哪兒了。 ”他來到地窖, 看到大家都在哭。 問是什么原因, 回答是因為愛爾莎將來的孩子上地窖來取啤酒, 這把丁字鋤頭很可能掉下來把他砸死。 于是他大聲說:“愛爾莎可真聰明!”他也坐下來跟大家一起哭。 只有未婚夫獨自在上面等啊等, 不見一個人回來, 他想:“他們準是在下面等我, 我也應該下去看看他們在干什么。 ”他來到地窖, 看到五個人都在傷心地痛哭, 而且一個比一個哭得傷心, 于是問:“究竟發生什么不幸的事情了?”“啊, 親愛的漢斯, 假如我們結了婚, 生了孩子, 孩子大了, 也許我們會叫他來地窖取啤酒。 上面這把鋤頭可能會掉下來, 砸破他的腦袋, 那他就會死在這兒。 難道我們不應該哭嗎?”漢斯說:“好吧, 替我管家務不需要太多智慧。 既然你這樣聰明, 我同意和你結婚。 ”他拉著愛爾莎的手把她帶上來, 和她結了婚。
赞助商链接

愛爾莎跟漢斯結婚不久, 漢斯說:“太太, 我得出門掙點錢, 你到地里去割些麥子, 我們好做點面包帶上。 ”“好的, 親愛的漢斯, 我這就去辦。 ”漢斯走后, 愛爾莎自己煮了一碗稠稠的粥帶到麥地里。 她自言自語地說:“我是先吃飯還是先割麥呢?對, 還是先吃飯吧。 ”她喝飽了粥又說:“我現在是先睡覺還是先割麥呢?對, 還是先睡上一覺吧。 ”她在麥地里睡著了。 漢斯回到家里, 等了半天也不見她回來, 就說:“我聰明的愛爾莎干起活來可真賣勁兒, 連回家吃飯都給忘了。 ”到了晚上, 愛爾莎還是沒回來, 于是漢斯來到地里看她到底割了多少麥子。 他看到麥子一點沒割, 愛爾莎卻躺在地里睡大覺。 漢斯跑回家, 拿了一個系著小鈴鐺的捕雀網罩到她身上, 她還是沒醒。 漢斯又跑回家, 關上門, 坐下來干活。 天完全黑了, 聰明的愛爾莎終于醒了。 她站起來, 聽到周圍有丁丁當當的響聲,

赞助商链接
而且每走一步都聽到鈴鐺的響聲, 她給嚇糊涂了, 不知道自己還是不是聰明的愛爾莎。 她問自己:“我是愛爾莎嗎?也許不是吧?”她不知道答案該是什么。 她停了一下, 想:“我還是先回家吧, 問一問他們我到底是不是愛爾莎, 他們一定會知道的。 ”她來到家門口發現門關上了, 便敲了敲窗戶, 叫道:“漢斯, 愛爾莎在家嗎?”漢斯回答說:“在家。 ”她大吃一驚, 說:“上帝啊, 看來我不是愛爾莎了。 ”于是她走去敲別人家的門, 可是人們聽到鈴鐺的響聲都不肯開門, 因此她無法找到住處。 最后她只好走出了村子, 人們從此再沒有見到過她。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