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80后漸成孩奴 婦女代表呼吁別迷失自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0-1歲
1629

2010年成為80后的生育高峰。 寶寶的到來, 讓母愛泛濫的媽咪想要犧牲自己的事業, 一心一意做個賢妻良母, 陪伴在寶寶身邊, 扶持寶寶的每一步成長。 這是否意味著, 你就是一位好媽媽呢?然而, 英國《每日郵報》的專欄作家維尼弗萊德·羅賓遜拋出驚人之語, 告誡那些現代職業女性, 不要盲目成為孩奴!她說道:“不要為孩子迷失自己, 孩子不是生活的全部, 不要被‘賢妻良母’框住了自己的生活, 要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選擇適合的生活方式。 ”

身為母親的“沖突”

按照某些人的標準, 我絕不是一個好媽媽——兒子出生4天后我就放棄了母乳喂養;兒子斷奶后, 我直接喂他罐裝的嬰兒食品;兒子剛滿3個月, 我就回去上班了。

如今, 他已經10歲了。 我給他吃的還是成品食物和商店里買來的蛋糕。 糟糕的是, 我還經常忘記一些對他來說很重要的活動, 比如上次的復活節慶祝活動,

我就忘了去參加。

當然, 我也經常感到內疚。 但是, 據法國哲學家、女權主義者伊麗莎白·巴丹泰最近出版的新書中的觀點, 我根本沒必要感到內疚。 巴丹泰的新書《沖突:女性與母親》榮登法國的暢銷書榜, 并且引發了人們對此問題的熱烈討論。

她認為, 當代年輕女性是在一種眾星捧月的氛圍中成長起來的, 本來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享樂主義者。 可是在生兒育女之后, 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迫使她們把自己的需要置于一邊, 全心投入到孩子的成長教育當中, 成為不折不扣的“孩奴”。 這就是丹巴泰所謂的“沖突”的內涵。

丹巴泰認為現代母親沒有必要對自己過于苛刻, 在這一點上我非常贊同她。

每當我心中充滿了對兒子的內疚之情時,

想要好好補償兒子的愿望就特別強烈。 就拿母乳喂養來說吧, 我從產前培訓中得知這是每個女人都能輕松掌握的一種簡單的技巧, 而有關奶粉喂養的常識在產前培訓中只是被一帶而過, 培訓人員對此似乎非常不屑。 自然, 我就想當然地認為, 每個女性都可以順利地進行母乳喂養。 所以, 當嚴峻的現實擺在我面前時, 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在醫院里, 我整晚都不能入睡, 剖腹產的刀口仍在滲血, 乳☆禁☆頭被嗷嗷待哺的兒子咬破了, 而旁邊那個年輕的助產士則催促我趕緊用正確的姿勢進行哺乳——這一切讓我狼狽不堪。 黎明時, 我終于放棄了, 要求用奶粉喂兒子, 這時我看到年輕的助產士皺了皺眉頭。
顯然, 在她看來, 我是一個懦夫、一個失敗者。 這讓我更加內疚了。

據一份國民健康調查報告顯示, 在被抽樣調查的女性中, 80%的人都了解母乳喂養的好處, 然而一半以上的人在6周之后就放棄了母乳喂養, 還有四分之三的人在6個月后就停止母乳喂養。 所以, 并非每個母親都能夠進行母乳喂養, 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的內疚感終于可以放下了。

如何做母親自己說了算

然而, 那些主張“孩子至上”的育兒專家們, 經常設置一些難以企及的標準, 一旦我們無法達到他們的要求, 自信心便會大受打擊。 他們鼓勵我們要甘做“孩奴”, 那樣才稱得上是一位好媽媽。 然而, 在現實生活中, 有時候好的母親必須要有自己的主見, 能夠隨機應變。

一開始, 我按照一些育兒專家的要求來喂養兒子托尼。 可是, 托尼10個月大的時候, 每天夜里仍然要喝3次奶。 當時, 我是英國BBC廣播公司的新聞節目主持人, 每天要倒好幾次班。 工作已經讓我筋疲力盡, 所以根本不可能應付一晚上要醒3次的兒子。

所以, 我得想辦法讓兒子不用喝奶和大人的搖晃就能自己重新入睡。 他哭的時候, 我去看看他是否一切都好, 然后輕輕地拍拍他的背就離開, 留他自己在那里哭。

一周之后, 兒子夜間就不再哭鬧了, 我們也能睡個踏實覺了。 當時, 我還把自己的這一做法用文字記錄下來, 并在《每日郵報》上發表了。 之后, 我受到邀請到電臺錄制一起有關育兒的訪談節目, 在節目中一位育兒專家堅持認為我的做法是錯誤的,

并且還認為如果我不是在孩子那么小的時候就出去工作的話, 孩子夜間根本就不會哭鬧。 即使這位專家的說法是對的, 可我還是要出去工作, 否則房子的貸款怎么還呀?總之, 那是我唯一的選擇。

即使有點事后諸葛亮, 我今天還是要說, 我早就該把自己的需要放在第一位了。

孩子不是生活的全部

我想, 對那些用各自不同的方式養育孩子的母親, 我們都不應該指手畫腳。 其實那些全職母親也很少有人感到自我滿足, 我所認識的很多全職母親整天圍著孩子轉, 奔波于學校和各種補習班, 被搞得筋疲力盡。

我們應該認識到, 沒有哪個女性會成為一個完美無瑕的母親。 盡管如此, 大多數母親已經把這份高難度的工作做得相當不錯了。

我曾經為了當一個好媽媽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而且連累到兒子和丈夫。后來,我認識到并坦然接受了這一點,而兒子和我也更加親密。雖然不能成為一個完美的母親,但我是一個幸福感十足的母親。

我學會按照事情的輕重緩急安排自己的生活,找時間做一些對我特別重要的事情,比如與丈夫一起外出和參加健身俱樂部。當然,我也會安排時間和托尼一起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不過,我仍然發現有時自己會費時費力做一些自以為對孩子好的事情,事實上,孩子根本就不需要這些。例如,某個周日,我看一則電視節目上說到烤牛肉的種種好處,于是就花了幾個小時來做,可事實上托尼并不愛吃,我覺得我這樣做其實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內心想補償兒子的一種心理。

這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她們那一代母親鼓勵自己的女兒要有自己的事業,所以她經常對我說:“孩子并非生活的全部。”或許是因為戰爭使母親失去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她對于我所取得的成就特別引以為豪;或許是因為戰時特殊的生活經歷,她對于一切事情都特別看得開。看著我有時被孩子、家庭和工作壓得不堪重負時,她總是說:“你是個人,不是神,任何事情要量力而行,不必苛求完美。”

所以,我還是堅持認為,母親——不管是職場母親還是全職母親,都不必做“孩奴”,不要為孩子迷失了自我。

我曾經為了當一個好媽媽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而且連累到兒子和丈夫。后來,我認識到并坦然接受了這一點,而兒子和我也更加親密。雖然不能成為一個完美的母親,但我是一個幸福感十足的母親。

我學會按照事情的輕重緩急安排自己的生活,找時間做一些對我特別重要的事情,比如與丈夫一起外出和參加健身俱樂部。當然,我也會安排時間和托尼一起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不過,我仍然發現有時自己會費時費力做一些自以為對孩子好的事情,事實上,孩子根本就不需要這些。例如,某個周日,我看一則電視節目上說到烤牛肉的種種好處,于是就花了幾個小時來做,可事實上托尼并不愛吃,我覺得我這樣做其實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內心想補償兒子的一種心理。

這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她們那一代母親鼓勵自己的女兒要有自己的事業,所以她經常對我說:“孩子并非生活的全部。”或許是因為戰爭使母親失去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她對于我所取得的成就特別引以為豪;或許是因為戰時特殊的生活經歷,她對于一切事情都特別看得開。看著我有時被孩子、家庭和工作壓得不堪重負時,她總是說:“你是個人,不是神,任何事情要量力而行,不必苛求完美。”

所以,我還是堅持認為,母親——不管是職場母親還是全職母親,都不必做“孩奴”,不要為孩子迷失了自我。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