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兒童童話故事

4200
老鼠看下棋,看的不是我們常常玩的象棋,因為這只小老鼠雖然認識棋里邊的象和馬,可對那些將啊、帥啊、兵啊、卒啊,他卻從來沒看見過。所以他覺得象棋沒意思,他喜歡看的是另一種棋——走獸棋。

那是一個好天氣。一隊戴紅領巾的小孩子,來到森林里野游。老鼠聽到聲音,出來看熱鬧。他是一只住在野外的老鼠,他的洞就在森林邊上。所以他只要蹲在洞口,就可以看到紅領巾們作游戲了。

老鼠心里不大痛快,因為今天早晨,他又去跟北邊住的鄰居大象要香蕉去了。他要三只,而大象卻只肯給他一只,

因此他挺生氣,覺得大象簡直跟老貓一樣可惡。現在他蹲在自家洞口,看一隊隊紅領巾排著隊走。他看到每個小隊的前邊都打著一面小小的旗子,旗子上繡著各種各樣不同的獸類。前邊走的是一面繡雄獅的旗子,后邊的旗子上繡著老虎,又過去了一面繡著大象的旗子。老鼠心里盼著,他想,如果在隊伍里出現一面繡上老鼠的旗子,那該多有意思啊!可惜的是,紅領巾們全走過去了,而他盼的那面老鼠旗,到底沒有出現。

這是今天發生的第二件讓他生氣的事情。

還有第三件使他生氣的事情哪!那是在他看下棋的時候發生的。讓我們還是從頭說吧!

紅領巾們高高興興地玩著,有的唱,有的跳,有的采標本,有的朗誦詩歌。這些都引不起老鼠的興趣,

反而使他厭惡。大家都知道,老鼠是個盜竊犯,他晚間出來偷東西,全仗著白天休息。可這些小孩子嘻嘻哈哈地吵鬧,他還能睡覺嗎?他真想把這些小家伙一下子攆出森林去。假如他是老虎的話,大吼一聲,或者可能做到這一點。然而事實上,他只不過是一只小小的老鼠,他扯破喉嚨地“吱吱”叫,也不過比蚊子“哼哼”的聲音稍微大點兒罷了。

于是他只好走出洞來,看下棋。

下棋的小孩子有好幾撥,但都是下象棋的。我們前邊講過了,老鼠對這種棋沒興趣。后來有一種棋把他吸引去了,那是幾個小孩在土坎下邊下著的,他們一邊下棋一邊嚷:

“我的‘狗6’吃你的‘貓7’!”

什么,什么?老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難道還有這么大快鼠心的事情嗎?他的世代仇人老貓,

竟被狗吃掉啦!他急忙湊過去看。唔,原來是下棋哪!不過不管怎么說,下棋也好,真事也好,反正貓被狗吃掉是使他萬分高興的事情。

“我的‘狼5’吃你的‘狗6!’又一個小孩子嚷著。

真有意思!這么吃來吃去,倒也讓老鼠開心。他又往前湊了湊,站在土坎上,抬起前爪碰碰一個小姑娘的拐肘頂兒。

“喂,你們這是下什么棋呀?”他齜著牙問。

小姑娘低頭一看,原來是一只老鼠,她急忙把胳膊縮回去。但這個姑娘是個挺文靜的紅領巾小隊長,她不好意思不搭理老鼠的問話,就回答說:

“走獸棋。”

老鼠捻著胡子,點點頭。這時候下棋的孩子們下得更熱烈啦!

“我的‘豹4’吃你的‘狼5’!”

“我的‘虎3’吃你的‘豹4’!”

“我的‘貓7’吃你的‘鼠8’!”

這最后一句話把老鼠嚇壞了,他簡直想拔腳逃進洞去,如果不是那個小姑娘及時提醒他的話。那個小姑娘說:

“喂,老鼠先生,這棋里邊還有你哪!”

老鼠臉色蒼白地摸摸胸口,應了一聲。

“你呀,”小姑娘像是在故意嚇唬他,“你是走獸棋里最后的一個,頂小的一個,‘鼠8’,誰都可以吃你!”

老鼠湊到棋盤跟前,探頭看看。原來在一張硬紙上,畫了些格子,上面擺了一些圓圓的木頭棋子兒。棋子兒上刻著各種獸類的圖形,還標明了它們的等級。果然,在那個刻著老鼠模樣的棋子兒上,標著個“8”字。

那么誰又是第一號的獸類之王呢?老鼠尋找著,啊,看到啦!原來那個標著“1”的棋子兒,上邊刻的竟是只大象。

老鼠聽人說,獅子是獸中王。可這走獸棋上,

獅子卻還在大象的后邊,他是“獅2”。老鼠不服氣,大象究竟有什么了不起,他不就是長了一根長鼻子嗎?于是他提出了抗議:

“你們這棋搞錯啦!為什么大象跑到了獅子前邊?還有,你們干嘛把我排在最后一個?”

這就是他今天第三次生氣的原因。

紅領巾們聽到“吱吱”的叫聲,循聲一看,原來是一只小老鼠站在上坎上嚷著哪!看他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大家笑起來。一個小孩子回答說:

“你問大象和獅子誰該在前邊嗎?當然是大象。因為大象不但力氣比獅子大,而且性情和平,喜愛勞動,還常常幫助人。所以我們人類才把他放在走獸的第一位哪!”

“至于你嗎,小老鼠,”另一個小孩說,“你當然要排在最后一個啦!你看看這些棋子兒里,哪一個不比你大!”

“我能夠吃甲蟲!”老鼠想了想,又補充說,“青蛙也打不過我!”

“可是甲蟲是昆蟲類呀,我們把青蛙分在兩棲類里,它們跟你不一樣。我們這是走獸棋,甲蟲和青蛙不是走獸嘛!”

“老鼠先生,你想想,還有什么走獸比你小,你提出來,我們把他排在你后邊。”

孩子們不再理這個忿忿不平的老鼠了,他們又自管去下棋。老鼠可還在費力地想哪!他不信,走獸里難道真的就沒有一個怕老鼠的東西嗎?

“忽然,他又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因為他聽到一句使他十分震動的話:

“我的‘鼠8’吃你的‘象1’!”

天哪!難道這是真的嗎,還是自己在做夢?他,一個小小的老鼠,竟能把那么大個兒的大象吃掉!他有點不敢相信,恰好另一個小孩也提出了問題:

“你的‘鼠8’憑什么吃我的‘象1’?”

“獸棋規則里那么規定的嘛!”

“不合理,不合理!”

那個文靜的小隊長插話了,她說:

“這個‘吃’不是真吃,是打敗的意思嘛!”

“那老鼠也打不敗大象!”

“不對,照棋規里講,老鼠是可以打敗大象的,因為老鼠能夠鉆進大象的鼻孔里去。那時候大象就難受了,他只好乖乖地向老鼠投降。”

老鼠聽到這里,他捏住前爪兒,拚命地捶自個兒的后腦勺。他在生自己的氣哪!為什么這樣一個“真理”,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聽到呢?如果早些日子就掌握了這個“真理”,那么日子就要好過得多了,那時候他跟大象要三只香蕉,他還敢只給一只嗎?

小孩子結束了下棋,到別的地方玩去了。土坎上只剩下小老鼠一個。他還在幻想哪!別看他長了只小得可憐的腦袋瓜兒,可他的想象力倒還十分豐富呢!他設想有那么一天,他真地鉆進了大象的鼻孔,那時看大象該怎么狼狽吧!大象一定要說好話,討饒。能輕易地饒他嗎?連三只香蕉都舍不得給,只給一只,沖這一條就不能饒他。何況,——他找來找去,卻又找不到大象別的缺點,只好繼續想:何況,總得糾正“鼠8”這個不合理的地位嘛!憑什么把老鼠排到第八?既然老鼠可以吃掉——或者說打敗大象,那么大象就應該把第一的地位讓出來。

一只喜鵲飛來了,站在樹枝上休息,梳理著翅膀上的羽毛。老鼠曉得喜鵲喜歡說長道短,就想讓她去宣傳宣傳這個新發現的“真理”,他有意地問她:

“喜鵲大嫂,你看見人類的小孩子下走獸棋了嗎?方才就在這兒玩來著。”

“沒看見,”喜鵲聳聳肩膀,“我不喜歡你們這些走獸,若是有飛鳥棋嘛,還有點意思!”

“哼,沒聽說有什么飛鳥棋,可走獸棋卻千真萬確有,你信不信?”

“有又怎么樣?”

“你猜,走獸里誰最厲害?”

喜鵲歪著腦袋,瞅著老鼠,用輕視的口吻說: “反正不是你吧!”

“哎,哎!正正就是我哪!”老鼠舞弄著兩只短短的長爪,擺出一副趾高氣揚的神氣。

喜鵲大嫂本來就愛笑,這一下子她可就更笑起來沒完了,“喳喳喳”,她笑得前仰后合,差一點從樹枝上掉下來。

“不要笑,不要笑嘛!有什么可笑的!”老鼠不樂意了,他嚴肅地斥責喜鵲。

喜鵲好容易止住笑聲,她擦擦笑出來的眼淚,問老鼠: “你這話,對貓大姐說過嗎?”

“什么貓大姐,滾她的蛋!”

“那么狗呢,狗大哥不是總愛管你的閑事嗎?”

“狗算什么東西!往后,你再叫他管管閑事看看!”老鼠擺出一副鄙夷的神氣。

喜鵲大嫂這下子可糊涂了,她以為老鼠一定是得了精神病,所以才這么胡說八道。喜鵲還有事情哪,沒工夫跟老鼠閑磕牙,就一振翅膀飛走了。

“回來,你回來!”老鼠拚命喊。可是喜鵲不再理她,越飛越遠了。

老鼠的“真理”還沒來得及講哪,他有點失望,就往后一靠,半倚在土坎上,把兩只前爪墊在腦瓜兒后邊,兩只后爪往一塊兒一搭,搖晃著,舒舒服服地曬起太陽來。

他閉上眼,接著想他的心事。他仿佛覺得自己的身子,忽然輕飄飄地爬到云彩上邊去了。本來嘛,“鼠8”竟一下子跳到了“象1”頭上,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既然如此,那么走獸棋的棋規不需要改一改嗎?按道理講,他老鼠應該是第一,往下排才是“象2”、“獅3”、“虎4”……現在老鼠排到最后了,以前“鼠8”的地位讓給了“貓8”,這在獸類的歷史上,是一個多么驚天動地的大變化哪!

“吱吱,吱吱吱!”老鼠得意地唱起歌來了,歌詞大意是這樣的:

我一步登天,

爬到了大象前邊。

從此我成了獸中王,

讓百獸匍匐在我的腳前……

如果不是來了一只狐貍,他可能還要唱下去。既然一只狐貍帶著騷味走過來,老鼠的幻想也就只好暫時結束,“嗤溜”一下,他鉆進洞里去了。

“啊——”狐貍拖著長腔招呼他,“鼠老弟,你好,急著回家干什么,我們隨便談談不好嗎?”

老鼠蹲在洞口,用前爪捻捻胡子。他當然知道狐貍是狡猾的,如果他一出洞口,那家伙的又長又尖的牙齒就該伸過來了。老鼠晃晃腦袋,用一種識破對方陰謀的諷刺語氣說:

“狐君,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如果您肯賞光,就請到敝洞里來談吧!”

狐貍的鼻子都快氣歪了,你想,那個窄小的鼠洞,狐貍能進去嗎?狐貍張開大嘴,把舌頭“嗒”地彈了一下,蹲在洞外邊,陰險地說: “你那個洞大矮小了,我希望有一天我們在野外相遇,那時候就可以好好地暢談一番啦!”

“您不用客氣,等有機會,我跟狗大哥一起去拜訪您就是了。”老鼠嬉皮笑臉地說。

“你不用拿狗來嚇唬我,狗有什么了不起!”

“是呀,在走獸棋里,狗不過排在第六,啊,不,新棋規他應該排第七,‘狗7’。”

狐貍不懂老鼠的話,他瞪著兩只細長的眼睛,傻呆呆地瞅著老鼠。

“不明白嗎?走獸棋里給我們獸類排了地位哪,‘貓8’、‘狗7’。‘狼6’、‘豹5’,大象排第二。”老鼠冷丁想起來,走獸棋里還沒有狐貍的地位呢,他捧著肚子笑起來,“哎呀,狐君,走獸棋里怎么沒有你呀!憑你鼎鼎大名的狐君,他們難道能忘掉嗎?”

狐貍生氣要走,老鼠急忙喊住他: “喂,你怎么不問問我在走獸棋里的地位呢?”

“你有個屁地位,不就是‘貓食’嗎?貓要是排第八,你連第九也排不上!”

“錯了,錯了!我排第一!”老鼠搖頭晃腦地說。

“那你就出來吧,讓我這個走獸棋里無名的小卒,向你獸中王行禮致敬嘛!”

“你在洞外行禮就可以啦!”老鼠大大咧咧地說。

“真是厚顏無恥的家伙!”狐貍一邊罵著一邊離開了洞口。

老鼠氣跑了狐貍,但他還不想出來,因為狐貍的狡猾在大森林里是誰都知道的,說不定他就在洞外藏著哪!不過老鼠又有點憋氣,雖然在“理論”上(或者說是在棋盤上),他是可以“吃掉”大象的;但在實踐中,他卻連個“無名小卒”都惹不起,這樣理論和實踐不統一,豈不是太荒謬了嗎?

因此,老鼠想,必須把理論和實踐統一起來,那就是說,應該在實踐中確確實實地制服了大象。那時候,誰還敢說半個“不”字呢?如果誰不服,那么,可以給大象下個命令(當然是得在大象的鼻孔里下命令羅):“喂,‘象2’把那只走獸棋里無名的騷狐貍,用大鼻子卷起來,扔到湖里去!”

“撲通”,老鼠的小圓耳朵里,仿佛聽到湖水響,方才那只狐貍被大象扔到湖水里去了。

“用你的大腳掌,踩扁那個老貓,‘貓8’!”

“卟哧”一下,老貓連叫一聲都來不及,就成了肉餅。

老鼠越想越玄了,他還想,以后再也用不著偷偷摸摸地去當盜竊犯了,他可以操縱著大象,逼使那些獅、虎、豹、狼之類的走獸,按時來向他進貢……

“好哇!”老鼠高興得跳起來,“咯”,小腦袋碰到洞壁上了。好痛,老鼠彎下身子,兩只前爪一個勁地撫摸腦袋瓜兒。

這么一來——老鼠繼續想下去——一個從來不出名的小小的老鼠,就這樣一下子成了“霸王”了。可能有一些獸類要不服氣,他們會問:“你憑什么當霸王?”哼!憑什么?就憑大象得聽我的這一條!你們說,怕不怕大象吧?如果你們打不過大象,那就是打不過我,我就得當獸類的霸王!

這在邏輯上是完全說得過去的,于是老鼠要去實踐了。他先探出頭來,看看狐貍還在不在洞口,然后就左顧右盼地出了洞,找大象去了。

可是他并沒能一下子找到大象,因為有一只老虎正趴在林中的小路上,擋住了他的去路。老鼠想了想,老虎是個‘虎3’,不過按新排法應該在第四。這“虎4”也不好惹,不用別的,只要他把大尾巴掄一下,自己這個霸王恐怕就該不存在了。當然,也不用怕他,因為老虎遠遠打不過大象。這樣一想,老鼠的膽子陡然大起來,他竟順著虎爪,爬上虎腿,來到老虎肚子上了。

這只老虎吃飽了,正趴在那兒閉目養神哩,忽然覺得肚子上癢癢酥酥的,睜眼一看,嘿。一只小老鼠竟在他肚子上爬哪!要知道,老虎是不吃老鼠的,因為老鼠太小了,老虎嫌他塞牙。不過又覺得這個小老鼠討厭,肚子是他隨便爬的地方嗎?于是老虎把肚皮一抖,老鼠就跟斗把戲地從虎背那兒翻下去了。

老鼠跌得腦袋發昏,眼前冒金花兒,在這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沒命了呢!過一會兒沒動靜,他爬起來一看,老虎還躺在那兒,自己身上什么也沒缺少。他明白了,這只老虎一定也是懂得了獸類世界發生的新變化,不敢惹他這個“鼠1”了吧!

老鼠抖抖身上的土,更加信心百倍地找大象去了。

老鼠終于找到了大象。

大象正在干活兒,看見老鼠,大象和藹地問: “今天早晨,不是已經給你一只香蕉了嗎?你又來干什么?”

“我跟你要的不是一只,是三只!”老鼠氣哼哼地說。

大象一邊用腳掌給香蕉樹松土,一邊說: “一只也夠你吃五天了嘛!”

“光我吃嗎?我還要送禮呢!”

“跟我要香蕉去送禮?”大象驚奇地問。

“當然啦,我想送給鼴鼠一只,送給鼯鼠一只,因為他們是我的親戚;還有一只我自個兒吃。”

“你這就不對啦,”大象勸他說,“怎么能拿別人的東西送禮呢?就是你自己吃的東西,往后也應該自己勞動去創造嘛!”

“我不管,你必須給我三只香蕉!”老鼠斬釘截鐵地說。

看老鼠不講理,大象不再理他了。大象自管去松土,又把鼻子伸到湖水里,吸足了水,再噴出來,澆那些他伺弄的香蕉樹。粗大的水柱,從大象的鼻孔里噴上了半空,然后像下雨似的,灑落到香蕉樹上。水珠兒在半空里讓日光一照,還映出一彎美麗的彩虹哪!

大象愉快勤奮地干著活兒。

小老鼠打量著大象的鼻子。有鼻子自然就有鼻孔,這是沒有疑問的了,水珠兒不就是從象鼻孔里噴出來的嗎?可是自己怎么才能鉆進大象的鼻孔里去呢?看起來這好像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么就先跟大象談談吧,假如大象承認了他不是自己的敵手,甘拜下風,愿意聽從自己的指揮,那么也就不必讓他的鼻孔受罪了。這樣一想,老鼠就寬宏大量說: “大象,停一停,我跟你說一件事。”

大象擤著鼻孔里殘存的水珠兒,低下頭來看著小老鼠。

“你看見過人們下走獸棋了嗎?大象?”

“看下棋?”大象搖搖頭說,“沒工夫。”

“我看見過。”

“你不干活兒,就去看吧。”

“你不看不行啊,大象,因為走獸棋里有你。”

“哦,是嗎?嘿嘿,人們把我們編到棋里去,不過是一種游戲。”

“管他游戲不游戲,可你知道嗎?你在走獸棋里的地位最高,是‘象1’。

“人們把我抬得過于高了,我怎么能居于第一位呢!”

“而我呢,他們把我排到最后一個,‘鼠8’,真是豈有此理!”老鼠忿忿不平地說。

“也許人們認為你長得頂小的緣故吧。”

“可你知道不知道?”老鼠圓睜著綠豆眼睛,直盯著大象的鼻孔,惡狠狠地說,“我這個‘鼠8’,可能夠把你這個‘象1’吃掉!”

“哈哈哈!”大象笑起來,笑得長鼻子直悠蕩。

“你笑什么,不服嗎?這是人類決定的!”

“可我不明白,你這樣小,又怎么能夠把我吃掉呢?”

“這個‘吃’,是打敗的意思,懂不懂?”

大象當然不懂,因為他實在想不出,這個他用一根腳趾就能踏死的小老鼠,卻能夠把自己打敗。不過大象的性情和善,他不愿跟這個狂妄的小老鼠計較這些,就和解地說:

“你不是想要三只香蕉嗎?我給你就是了。”

大象要摘香蕉,老鼠卻攔住了他。

“等等,我不是為香蕉來的,香蕉是小事一段。主要的是,你今后得聽我的支配,我叫你干啥,你就得干啥!”

“這是為什么呢?”

“因為呀,”老鼠多狡猾,他才不肯泄露出自己制服大象的秘密哪,他只是說,“你當然知道嘍!”

其實大象一點兒也不知道,他還以為老鼠是鬧著玩哪,就笑一笑走開了。

“你不要裝糊涂!”老鼠在后邊喊,“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啦!你可不要后悔!”

大象的大耳朵大大了,把耳孔遮得嚴嚴實實的,再加上老鼠的嗓門又太細,所以老鼠那威脅性的警告,大象一點兒也沒聽到。

看大象走遠了,老鼠找了個樹洞,藏了起來。現在,他就像那人類中的賭徒一樣,輸紅了眼睛,只好來個孤注一擲了。他咬牙切齒地計劃著,等夜間大象回來睡下之后,他怎樣鉆進大象的鼻孔里去,怎樣狠狠地咬大象的鼻肉,怎樣……來實現他那稱王稱霸的美妙的理想。

夜幕慢慢籠罩上來。這是一個晴朗的秋天的夜晚。星星閃爍著,月兒掛在樹梢上。微風輕輕吹動白楊樹的大葉子,好似在奏著輕音樂。秋蟲兒湊到一起,聲音有高有低,表演了一出混聲大合唱。這時候大象回來了,他勞累了一天,現在要休息了。他慢慢伸展著肢體,躲在芳草地上。他的長鼻子擱在一叢野菊花的旁邊,菊花那幽雅的清香,一縷縷地送進了他的鼻孔。他打了個呵欠,漸漸地沉入夢鄉。

大象根本沒有想到,就在他旁邊的一個樹洞里,正有兩只圓溜溜的賊眼睛,在不懷好意地盯著他。

夜間是老鼠活躍的天下,那只想當霸王的小老鼠,從樹洞里爬出來了。他東張西望,看看有沒有“豹4”、“狼5”之類的東西蹲在旁邊。直到他確實看清了面前只有一個睡著的大象的時候,他悄俏湊了過去。他找到大象的鼻孔了,就在那叢野菊花的旁邊。于是,這個大象的征服者咬緊他那細醉的牙齒,四爪齊蹬,一下子躥進大象的鼻孔里去了。

大象在睡夢中,忽然覺得鼻孔里發癢,不大舒服,想打噴嚏。他就在朦朦朧朧中舉起了長長的鼻子,“啊——嚏!”好家伙,就像炮彈從炮膛里射出來一樣,小老鼠從大象的鼻孔里彈出來了,他翻滾著,四只小爪子一勁兒撓蹬,直向天空飛去。

老鼠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情,為什么忽然騰云駕霧了呢?后來他又覺得自己悠悠地往下落,“撲通!”這是什么聲音呀?似乎挺熟悉嘛!但還沒等他想起來,湖水就灌進他肚子里去了……

我不知道老鼠會不會游水,所以這只想當霸王的小老鼠最后的結局,我也就不知道了。

作者:吳夢起

吳夢起曾用名吳揚。1921年出生。山東煙臺人。著有長篇小說《青春似火》,童話《蛐蛐坐飛機》等。

“你的‘鼠8’憑什么吃我的‘象1’?”

“獸棋規則里那么規定的嘛!”

“不合理,不合理!”

那個文靜的小隊長插話了,她說:

“這個‘吃’不是真吃,是打敗的意思嘛!”

“那老鼠也打不敗大象!”

“不對,照棋規里講,老鼠是可以打敗大象的,因為老鼠能夠鉆進大象的鼻孔里去。那時候大象就難受了,他只好乖乖地向老鼠投降。”

老鼠聽到這里,他捏住前爪兒,拚命地捶自個兒的后腦勺。他在生自己的氣哪!為什么這樣一個“真理”,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聽到呢?如果早些日子就掌握了這個“真理”,那么日子就要好過得多了,那時候他跟大象要三只香蕉,他還敢只給一只嗎?

小孩子結束了下棋,到別的地方玩去了。土坎上只剩下小老鼠一個。他還在幻想哪!別看他長了只小得可憐的腦袋瓜兒,可他的想象力倒還十分豐富呢!他設想有那么一天,他真地鉆進了大象的鼻孔,那時看大象該怎么狼狽吧!大象一定要說好話,討饒。能輕易地饒他嗎?連三只香蕉都舍不得給,只給一只,沖這一條就不能饒他。何況,——他找來找去,卻又找不到大象別的缺點,只好繼續想:何況,總得糾正“鼠8”這個不合理的地位嘛!憑什么把老鼠排到第八?既然老鼠可以吃掉——或者說打敗大象,那么大象就應該把第一的地位讓出來。

一只喜鵲飛來了,站在樹枝上休息,梳理著翅膀上的羽毛。老鼠曉得喜鵲喜歡說長道短,就想讓她去宣傳宣傳這個新發現的“真理”,他有意地問她:

“喜鵲大嫂,你看見人類的小孩子下走獸棋了嗎?方才就在這兒玩來著。”

“沒看見,”喜鵲聳聳肩膀,“我不喜歡你們這些走獸,若是有飛鳥棋嘛,還有點意思!”

“哼,沒聽說有什么飛鳥棋,可走獸棋卻千真萬確有,你信不信?”

“有又怎么樣?”

“你猜,走獸里誰最厲害?”

喜鵲歪著腦袋,瞅著老鼠,用輕視的口吻說: “反正不是你吧!”

“哎,哎!正正就是我哪!”老鼠舞弄著兩只短短的長爪,擺出一副趾高氣揚的神氣。

喜鵲大嫂本來就愛笑,這一下子她可就更笑起來沒完了,“喳喳喳”,她笑得前仰后合,差一點從樹枝上掉下來。

“不要笑,不要笑嘛!有什么可笑的!”老鼠不樂意了,他嚴肅地斥責喜鵲。

喜鵲好容易止住笑聲,她擦擦笑出來的眼淚,問老鼠: “你這話,對貓大姐說過嗎?”

“什么貓大姐,滾她的蛋!”

“那么狗呢,狗大哥不是總愛管你的閑事嗎?”

“狗算什么東西!往后,你再叫他管管閑事看看!”老鼠擺出一副鄙夷的神氣。

喜鵲大嫂這下子可糊涂了,她以為老鼠一定是得了精神病,所以才這么胡說八道。喜鵲還有事情哪,沒工夫跟老鼠閑磕牙,就一振翅膀飛走了。

“回來,你回來!”老鼠拚命喊。可是喜鵲不再理她,越飛越遠了。

老鼠的“真理”還沒來得及講哪,他有點失望,就往后一靠,半倚在土坎上,把兩只前爪墊在腦瓜兒后邊,兩只后爪往一塊兒一搭,搖晃著,舒舒服服地曬起太陽來。

他閉上眼,接著想他的心事。他仿佛覺得自己的身子,忽然輕飄飄地爬到云彩上邊去了。本來嘛,“鼠8”竟一下子跳到了“象1”頭上,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既然如此,那么走獸棋的棋規不需要改一改嗎?按道理講,他老鼠應該是第一,往下排才是“象2”、“獅3”、“虎4”……現在老鼠排到最后了,以前“鼠8”的地位讓給了“貓8”,這在獸類的歷史上,是一個多么驚天動地的大變化哪!

“吱吱,吱吱吱!”老鼠得意地唱起歌來了,歌詞大意是這樣的:

我一步登天,

爬到了大象前邊。

從此我成了獸中王,

讓百獸匍匐在我的腳前……

如果不是來了一只狐貍,他可能還要唱下去。既然一只狐貍帶著騷味走過來,老鼠的幻想也就只好暫時結束,“嗤溜”一下,他鉆進洞里去了。

“啊——”狐貍拖著長腔招呼他,“鼠老弟,你好,急著回家干什么,我們隨便談談不好嗎?”

老鼠蹲在洞口,用前爪捻捻胡子。他當然知道狐貍是狡猾的,如果他一出洞口,那家伙的又長又尖的牙齒就該伸過來了。老鼠晃晃腦袋,用一種識破對方陰謀的諷刺語氣說:

“狐君,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如果您肯賞光,就請到敝洞里來談吧!”

狐貍的鼻子都快氣歪了,你想,那個窄小的鼠洞,狐貍能進去嗎?狐貍張開大嘴,把舌頭“嗒”地彈了一下,蹲在洞外邊,陰險地說: “你那個洞大矮小了,我希望有一天我們在野外相遇,那時候就可以好好地暢談一番啦!”

“您不用客氣,等有機會,我跟狗大哥一起去拜訪您就是了。”老鼠嬉皮笑臉地說。

“你不用拿狗來嚇唬我,狗有什么了不起!”

“是呀,在走獸棋里,狗不過排在第六,啊,不,新棋規他應該排第七,‘狗7’。”

狐貍不懂老鼠的話,他瞪著兩只細長的眼睛,傻呆呆地瞅著老鼠。

“不明白嗎?走獸棋里給我們獸類排了地位哪,‘貓8’、‘狗7’。‘狼6’、‘豹5’,大象排第二。”老鼠冷丁想起來,走獸棋里還沒有狐貍的地位呢,他捧著肚子笑起來,“哎呀,狐君,走獸棋里怎么沒有你呀!憑你鼎鼎大名的狐君,他們難道能忘掉嗎?”

狐貍生氣要走,老鼠急忙喊住他: “喂,你怎么不問問我在走獸棋里的地位呢?”

“你有個屁地位,不就是‘貓食’嗎?貓要是排第八,你連第九也排不上!”

“錯了,錯了!我排第一!”老鼠搖頭晃腦地說。

“那你就出來吧,讓我這個走獸棋里無名的小卒,向你獸中王行禮致敬嘛!”

“你在洞外行禮就可以啦!”老鼠大大咧咧地說。

“真是厚顏無恥的家伙!”狐貍一邊罵著一邊離開了洞口。

老鼠氣跑了狐貍,但他還不想出來,因為狐貍的狡猾在大森林里是誰都知道的,說不定他就在洞外藏著哪!不過老鼠又有點憋氣,雖然在“理論”上(或者說是在棋盤上),他是可以“吃掉”大象的;但在實踐中,他卻連個“無名小卒”都惹不起,這樣理論和實踐不統一,豈不是太荒謬了嗎?

因此,老鼠想,必須把理論和實踐統一起來,那就是說,應該在實踐中確確實實地制服了大象。那時候,誰還敢說半個“不”字呢?如果誰不服,那么,可以給大象下個命令(當然是得在大象的鼻孔里下命令羅):“喂,‘象2’把那只走獸棋里無名的騷狐貍,用大鼻子卷起來,扔到湖里去!”

“撲通”,老鼠的小圓耳朵里,仿佛聽到湖水響,方才那只狐貍被大象扔到湖水里去了。

“用你的大腳掌,踩扁那個老貓,‘貓8’!”

“卟哧”一下,老貓連叫一聲都來不及,就成了肉餅。

老鼠越想越玄了,他還想,以后再也用不著偷偷摸摸地去當盜竊犯了,他可以操縱著大象,逼使那些獅、虎、豹、狼之類的走獸,按時來向他進貢……

“好哇!”老鼠高興得跳起來,“咯”,小腦袋碰到洞壁上了。好痛,老鼠彎下身子,兩只前爪一個勁地撫摸腦袋瓜兒。

這么一來——老鼠繼續想下去——一個從來不出名的小小的老鼠,就這樣一下子成了“霸王”了。可能有一些獸類要不服氣,他們會問:“你憑什么當霸王?”哼!憑什么?就憑大象得聽我的這一條!你們說,怕不怕大象吧?如果你們打不過大象,那就是打不過我,我就得當獸類的霸王!

這在邏輯上是完全說得過去的,于是老鼠要去實踐了。他先探出頭來,看看狐貍還在不在洞口,然后就左顧右盼地出了洞,找大象去了。

可是他并沒能一下子找到大象,因為有一只老虎正趴在林中的小路上,擋住了他的去路。老鼠想了想,老虎是個‘虎3’,不過按新排法應該在第四。這“虎4”也不好惹,不用別的,只要他把大尾巴掄一下,自己這個霸王恐怕就該不存在了。當然,也不用怕他,因為老虎遠遠打不過大象。這樣一想,老鼠的膽子陡然大起來,他竟順著虎爪,爬上虎腿,來到老虎肚子上了。

這只老虎吃飽了,正趴在那兒閉目養神哩,忽然覺得肚子上癢癢酥酥的,睜眼一看,嘿。一只小老鼠竟在他肚子上爬哪!要知道,老虎是不吃老鼠的,因為老鼠太小了,老虎嫌他塞牙。不過又覺得這個小老鼠討厭,肚子是他隨便爬的地方嗎?于是老虎把肚皮一抖,老鼠就跟斗把戲地從虎背那兒翻下去了。

老鼠跌得腦袋發昏,眼前冒金花兒,在這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沒命了呢!過一會兒沒動靜,他爬起來一看,老虎還躺在那兒,自己身上什么也沒缺少。他明白了,這只老虎一定也是懂得了獸類世界發生的新變化,不敢惹他這個“鼠1”了吧!

老鼠抖抖身上的土,更加信心百倍地找大象去了。

老鼠終于找到了大象。

大象正在干活兒,看見老鼠,大象和藹地問: “今天早晨,不是已經給你一只香蕉了嗎?你又來干什么?”

“我跟你要的不是一只,是三只!”老鼠氣哼哼地說。

大象一邊用腳掌給香蕉樹松土,一邊說: “一只也夠你吃五天了嘛!”

“光我吃嗎?我還要送禮呢!”

“跟我要香蕉去送禮?”大象驚奇地問。

“當然啦,我想送給鼴鼠一只,送給鼯鼠一只,因為他們是我的親戚;還有一只我自個兒吃。”

“你這就不對啦,”大象勸他說,“怎么能拿別人的東西送禮呢?就是你自己吃的東西,往后也應該自己勞動去創造嘛!”

“我不管,你必須給我三只香蕉!”老鼠斬釘截鐵地說。

看老鼠不講理,大象不再理他了。大象自管去松土,又把鼻子伸到湖水里,吸足了水,再噴出來,澆那些他伺弄的香蕉樹。粗大的水柱,從大象的鼻孔里噴上了半空,然后像下雨似的,灑落到香蕉樹上。水珠兒在半空里讓日光一照,還映出一彎美麗的彩虹哪!

大象愉快勤奮地干著活兒。

小老鼠打量著大象的鼻子。有鼻子自然就有鼻孔,這是沒有疑問的了,水珠兒不就是從象鼻孔里噴出來的嗎?可是自己怎么才能鉆進大象的鼻孔里去呢?看起來這好像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么就先跟大象談談吧,假如大象承認了他不是自己的敵手,甘拜下風,愿意聽從自己的指揮,那么也就不必讓他的鼻孔受罪了。這樣一想,老鼠就寬宏大量說: “大象,停一停,我跟你說一件事。”

大象擤著鼻孔里殘存的水珠兒,低下頭來看著小老鼠。

“你看見過人們下走獸棋了嗎?大象?”

“看下棋?”大象搖搖頭說,“沒工夫。”

“我看見過。”

“你不干活兒,就去看吧。”

“你不看不行啊,大象,因為走獸棋里有你。”

“哦,是嗎?嘿嘿,人們把我們編到棋里去,不過是一種游戲。”

“管他游戲不游戲,可你知道嗎?你在走獸棋里的地位最高,是‘象1’。

“人們把我抬得過于高了,我怎么能居于第一位呢!”

“而我呢,他們把我排到最后一個,‘鼠8’,真是豈有此理!”老鼠忿忿不平地說。

“也許人們認為你長得頂小的緣故吧。”

“可你知道不知道?”老鼠圓睜著綠豆眼睛,直盯著大象的鼻孔,惡狠狠地說,“我這個‘鼠8’,可能夠把你這個‘象1’吃掉!”

“哈哈哈!”大象笑起來,笑得長鼻子直悠蕩。

“你笑什么,不服嗎?這是人類決定的!”

“可我不明白,你這樣小,又怎么能夠把我吃掉呢?”

“這個‘吃’,是打敗的意思,懂不懂?”

大象當然不懂,因為他實在想不出,這個他用一根腳趾就能踏死的小老鼠,卻能夠把自己打敗。不過大象的性情和善,他不愿跟這個狂妄的小老鼠計較這些,就和解地說:

“你不是想要三只香蕉嗎?我給你就是了。”

大象要摘香蕉,老鼠卻攔住了他。

“等等,我不是為香蕉來的,香蕉是小事一段。主要的是,你今后得聽我的支配,我叫你干啥,你就得干啥!”

“這是為什么呢?”

“因為呀,”老鼠多狡猾,他才不肯泄露出自己制服大象的秘密哪,他只是說,“你當然知道嘍!”

其實大象一點兒也不知道,他還以為老鼠是鬧著玩哪,就笑一笑走開了。

“你不要裝糊涂!”老鼠在后邊喊,“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啦!你可不要后悔!”

大象的大耳朵大大了,把耳孔遮得嚴嚴實實的,再加上老鼠的嗓門又太細,所以老鼠那威脅性的警告,大象一點兒也沒聽到。

看大象走遠了,老鼠找了個樹洞,藏了起來。現在,他就像那人類中的賭徒一樣,輸紅了眼睛,只好來個孤注一擲了。他咬牙切齒地計劃著,等夜間大象回來睡下之后,他怎樣鉆進大象的鼻孔里去,怎樣狠狠地咬大象的鼻肉,怎樣……來實現他那稱王稱霸的美妙的理想。

夜幕慢慢籠罩上來。這是一個晴朗的秋天的夜晚。星星閃爍著,月兒掛在樹梢上。微風輕輕吹動白楊樹的大葉子,好似在奏著輕音樂。秋蟲兒湊到一起,聲音有高有低,表演了一出混聲大合唱。這時候大象回來了,他勞累了一天,現在要休息了。他慢慢伸展著肢體,躲在芳草地上。他的長鼻子擱在一叢野菊花的旁邊,菊花那幽雅的清香,一縷縷地送進了他的鼻孔。他打了個呵欠,漸漸地沉入夢鄉。

大象根本沒有想到,就在他旁邊的一個樹洞里,正有兩只圓溜溜的賊眼睛,在不懷好意地盯著他。

夜間是老鼠活躍的天下,那只想當霸王的小老鼠,從樹洞里爬出來了。他東張西望,看看有沒有“豹4”、“狼5”之類的東西蹲在旁邊。直到他確實看清了面前只有一個睡著的大象的時候,他悄俏湊了過去。他找到大象的鼻孔了,就在那叢野菊花的旁邊。于是,這個大象的征服者咬緊他那細醉的牙齒,四爪齊蹬,一下子躥進大象的鼻孔里去了。

大象在睡夢中,忽然覺得鼻孔里發癢,不大舒服,想打噴嚏。他就在朦朦朧朧中舉起了長長的鼻子,“啊——嚏!”好家伙,就像炮彈從炮膛里射出來一樣,小老鼠從大象的鼻孔里彈出來了,他翻滾著,四只小爪子一勁兒撓蹬,直向天空飛去。

老鼠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情,為什么忽然騰云駕霧了呢?后來他又覺得自己悠悠地往下落,“撲通!”這是什么聲音呀?似乎挺熟悉嘛!但還沒等他想起來,湖水就灌進他肚子里去了……

我不知道老鼠會不會游水,所以這只想當霸王的小老鼠最后的結局,我也就不知道了。

作者:吳夢起

吳夢起曾用名吳揚。1921年出生。山東煙臺人。著有長篇小說《青春似火》,童話《蛐蛐坐飛機》等。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