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蝸牛和玫瑰樹

在一個花園的周圍,有一排榛樹編的籬笆。籬笆的外面是田地和草場,上面有許多母牛和羊。不過在花園的中央有一株開著花的玫瑰樹。樹底下住著一只蝸牛。他的殼里面有一大堆東西——那就是他自己。

“等著,到時候看吧!”他說。“我將不止開幾次花,或結幾個果子,或者像牛和羊一樣,產出一點兒奶。”

“我等著瞧你的東西倒是不少哩!”玫瑰樹說。“我能不能問你一下,你的話什么時候能夠兌現呢?”

“我心里自然有數,”蝸牛說。“你老是那么急!一急就把我弄得緊張起來了。”

到了第二年,蝸牛仍然躺在原來的地方,在玫瑰樹下面曬太陽。

玫瑰樹倒是冒出了花苞,開出了那永遠新鮮的花朵。

蝸牛伸出一半身子。把觸角探了一下,接著就又縮回去了。

一切東西跟去年完全一樣!沒有任何進展。玫瑰樹仍然開著玫瑰花;他沒有向前邁一步!

夏天過去了,秋天來了。玫瑰樹老是開著花,冒出花苞,一直到雪花飄下來,天氣變得陰森和寒冷為止。這時玫瑰樹就向地下垂著頭,蝸牛也鉆進土里去。

新的一年又開始了。玫瑰花開出來了,蝸牛也爬出來了。

“你現在成了一株老玫瑰樹了!”蝸牛說。“你應該早點準備壽終正寢了,你所能拿出的東西全都拿出來了;這些東西究竟有什么用處,是一個問題。我現在也沒有時間來考慮。不過有一點是很清楚的:你沒有對你個人的發展做過任何努力,

否則你倒很可能產生出一點別的像樣的東西呢。你能回答這問題嗎?你很快就會只剩下一根光桿了!你懂得我的意思嗎?”

“你簡直嚇死我!”玫瑰樹說。“我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一點。”

“是的,你從來不費點腦筋來考慮問題。你可曾研究一下,你為什么要開花,你的花是怎樣開出來的——為什么是這樣,而不是別樣嗎?”

“沒有,”玫瑰樹說。“我在歡樂中開花,因為我非開不可。太陽是那么溫暖,空氣是那么清爽。我喝著純潔的露水和大滴的雨點。我呼吸著,我生活著!我從土中得到力量,從高空吸取精氣;我感到一種快樂在不停地增長;結果我就不得不開花,開完了又開。這是我的生活,我沒有別的辦法!”

“你倒是過著非常輕快的日子啦,

”蝸牛說。

“一點也不錯。我什么都有!”玫瑰樹說。“不過你得到的東西更多!你是那種富于深思的人物,那種得天獨厚的、使整個世界驚奇的人物。”

“我從來沒有想到這類事兒,”蝸牛說。“世界不關心我!我跟世界又有什么關系呢?我自己和我身體里所有的東西已經足夠了。”

“不過,在這個世界上,難道我們不應該把我們最好的東西,把我們的能力所能辦得到的東西都拿出來么?當然,我只能拿出玫瑰花來。可是你?……你是那么得天獨厚,你拿出什么東西給這世界呢?你打算拿出什么東西來呢?”

“我拿出什么東西呢?拿出什么東西?我對世界吐一口唾沫!世界一點用也沒有,它和我沒有什么關系。你拿出你的玫瑰花來吧,你做不出什么別的事情來!讓榛樹結出果子吧,

讓牛和羊產出奶吧;他們各有各的群眾,但是我身體里也有我的群眾!我縮到我身體里去,我住在那兒。世界和我沒有什么關系!”

蝸牛就這樣縮進他的屋子里去了,同時把門帶上。

“這真是可悲!”玫瑰樹說。“即使我愿意,我也縮不進我的身體里面去——我得不停地開著花,開出玫瑰花。花瓣落下來,在風里飛翔!雖然如此,我還看到一朵玫瑰夾在一位主婦的圣詩集里,我自己也有一朵玫瑰被藏在一個美麗年輕的女子的懷里,另一朵被一個充滿了快樂的孩子拿去用嘴唇吻。我覺得真舒服,這是真正的幸福。這就是我的回憶——我的生活!”

于是玫瑰老是天真地開著花,而那只蝸牛則懶散地呆在他的屋子里。

世界和他沒有什么關系。

許多年過去了。

蝸牛成了塵土中的塵土,玫瑰樹也成了泥巴中的泥巴。那本圣詩集里作為紀念的玫瑰也枯萎了;可是花園里又開出新的玫瑰花來;花園里又爬出新的蝸牛來。這些蝸牛鉆進他們的屋子里去,吐出唾沫,這個世界跟他們沒有什么關系。

我們要不要把這故事從頭再讀一遍?……它決不會有什么兩樣。

這篇小故事發表于1862年在哥本哈根出版的《新的童話和故事集》第2卷第2部里。它是作者1861年5月在羅馬寫成的。據說故事的思想來源于安徒生個人的經驗。這里的玫瑰樹可能就代表他自己——創作家,而蝸牛則影射評論家——他們不創作,但會發表一些深奧的、作哲學狀的議論,如:“你為什么要開花,

你的花是怎樣開出來的——為什么是這樣,而不是別樣呢?”安徒生在意大利旅行的時候,收到一封從丹麥寄來的信,拆開一看,里面是一份批評他的作品的剪報。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