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小蝸牛若若

《一》

若若是一只小蝸牛

一場龍卷風,把它從一壁山巖上扒下來,揚到高空中去了。多么可怕的災難!它迷迷糊糊地在云里雨里風里飄搖了許久,才跌落下來。不幸的是,它被摔脫了殼。

殼呀,殼呀,嗚嗚嗚……

小若若望著殼,傷心地哭泣。

嗚嗚嗚,殼也朝若若哭泣。

殼已經摔裂了,若若試著鉆進去,脊背上劃得疼,它試著爬一爬,殼滾落了。

“你就去吧,若若!”殼對它說。若若非常留戀地繞殼三周,才爬向太陽落去的方向。是的,蝸牛喜歡黃昏,就像小朋友喜歡太陽初升的早晨一樣。

《二》

這里是小動物的天然公園,里面正舉行著晚會。

螞蟻太太。蟋蟀姐姐、蜥蜴哥哥……都將做出好看的啞劇表演,當然也可以唱吁跳呀,就是說,要使出各自的看家本事,博得大家的喝彩。

小蝸牛若若不敢進場子,它把第二對觸角舉得高高的,把觸角頂端那兩只眼睜得大大的。它多么愛聽蟋蟀彈琴,愛看螞蟻跳舞,但是自己落得這般模樣,怕人家笑話它太丑了,太丑了!

“喂,你是誰?”

擔任警戒的金龜子警官發現了它,厲聲喝道。

若若急忙說自己是一只蝸牛。

“胡說八道!”

金龜子舞動牙齒,舉起警棍。小蝸牛若若卻并不害怕。金龜子道;“你以為能騙得我老金嗎?你以為我老金不認得蝸牛嗎?蝸牛有美麗的小屋子背在身上,你看看你,有個屁?你分明是一條……”金龜子抓著腦殼,認真地考慮,

好一會兒才說,“你分明是一條貧血的螞蟥,或者是……或者是一條蠶!你給我滾——騙子!”

小蝸牛若若等金龜子發過火,不慌不忙地說:“警官先生!請您相信,我真是一只蝸牛,莫莫太太是我的媽媽,可惜已經在龍卷風中死去了。我呢,也在那場災難中摔脫了殼——對,摔脫了您所說的‘小屋子’。沒有殼的蝸牛,也是蝸牛呀……”

警官金龜子認真地驗看小著若的背脊,那里撕裂的傷還沒有痊愈呢。“對對,或許是這樣吧。”它喃喃自語,“丟了翅子的金龜子呢,也還是金龜子;斷了鼻子的大象呢,也還是大象;堵了屁股不會結網的蜘蛛呢?”

若若接口道:“也還是蜘蛛呀。”

“嗚呵呵呼呼呋呋嚕嚕嚕噓——”金龜子連個哈欠都沒打完,就睡著了。

小若若拾起警棍,敲敲金龜子的屁股,

金龜子再也不醒了。這樣吧,小若若同自己商量,你替它值班吧!萬一來了龍卷風……

《三》

龍卷風是一頭三只眼的龍魔。它住在大洋深處的石罅里。每逢它心中煩惱,就要到洋面上去逞威風,把水抽到空中,噴灑身上的龍虱。不光這,它還特別喜歡到陸地上游逛游逛,所到之處,把小動物、大動物、小花小草和大樹都掠到空中去,供它作踐。那一回,若若的媽媽莫莫太太被卷上高空,以每秒鐘四百轉的速度在風口袋里旋來旋去,很快就眩暈了。三眼龍魔把莫莫太太的肉體從蝸牛殼里扯出來,搓成了齏粉。苦苦就這樣失去了親愛的媽媽。它多么難過。它恨龍卷風,甚于恨專門殺害蝸牛的董火蟲美人妖!

森林晚會開到后半夜。

金龜子的鋸齒形的鼾聲引起了總管公鵝更哥的注意。它宣布大家停演,并且帶隊到哨卡察看。公鵝更哥把金龜子臭罵一頓,大家決定罰金龜子五天不喝水。這位丟了殼子的小蝸牛博得了大家的喜愛。“到我們這兒來吧,”公鵝說,“讓金龜子借給你一片翅膀!”

金龜子嚇壞了:“更哥老師,我剩下一片翅膀怎么成?難道您要看我飛起來就倒空翻嗎?再說,也怪疼的呀!”

公鵝說:“這是懲罰。”“請問,懲罰能比睡懶覺還舒服嗎?”

倒是小蝸牛若若勸解道:“不必了,不必了,給我一片翅膀我也不會飛,我的腳離開地面,就口渴難忍的,真的!”

金龜子感激若若的仁義,它們交上了朋友。

《四》

森林里舉辦美術作品展覽。

展覽大廳里琳瑯滿目。有泥巴塑像,

有草莖編織,有羽毛粘貼,有樹脂繪畫……物們互相鼓舞,互相稱贊,積極籌備評獎的事宜。

忽然有人想到,若若怎么不見了呢?金龜子似乎記得,若若說過它也要參加美術作品展覽的,這幾天卻看不到這只無殼蝸牛的影子了。

“我來啦!”

大廳外面叫道。

果然是小蝸牛。

可是,連螞蚱妹妹也看出小蝸牛疲勞憔悴來了。對,它那軟綿綿半透明的斧足還流出了稀薄的血液。“若若,你怎么了?!”大家異口同聲地問。

“我剛作完了畫!”若若堅定地說,“我畫了十幅畫!”

“快拿出來叫大家欣賞欣賞吧!”公鵝說,“評獎快要開始了!”

若若說:“我拿不動呀!”

原來,若若作畫沒用紙,沒用筆,沒用樹脂也沒用樹皮和樹葉;它把畫作在陡峭高聳的山崖上了。

“快走,咱們去看看!”公鵝說著,

便帶大家去山崖。

《五》

在林子邊緣青黑色的山崖上,人們看到十幅“白墨”畫。那“白墨”,是若若吐出的黏液,在太陽的照耀下熒光爍爍。所以,這幅畫與其說是著若畫出來的,不如說是它爬出來的。

什么畫呢?森林美術字標得清清楚楚:龍卷風

也許,著若不是個呱呱叫的畫家,它不很懂得構圖的要領和線條的運用;但是它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付出了無限的真誠,它只想把對龍卷風的體會告訴給大家。第一幅,是三眼龍魔攪起云團水柱,在空中張牙舞爪;第二幅,大樹摧折,花草揉碎;第三幅……

公鵝更哥大聲地說,“如果把這十處山崖裝訂在一起,就是一本很不賴的小人兒書啦,諸位!”

“若若,這是怎么回事?”蝙蝠寬寬先生指著第十幅畫,問。這幅畫畫著一條肚皮朝上的三眼龍魔,龍魔的斷角丟在龍尸一邊。

金龜子開口道:“你不會讀讀畫題嗎?”

是啊,畫的下方,森林美術字寫得很清楚:永朽不垂

“就是死啦!”蜥蜴說。

“對,”若若接口道,“我們要戰勝三眼龍魔!好人死了叫永垂不朽,壞蛋死了叫永朽不垂!”

這次美展,若若榮獲金獎。它因作畫耗盡了體內的汁液,評獎委員會送它到森林療養院靜養一百天,還發給它五十盒上等蜂蜜。“用生命作畫”,這種至高無上的評價曾經寫在每棵芭蕉的葉子上。

過了許久,大家誰也沒有忘記龍卷風。

那一個黑夜,三眼龍魔發怒,駕著龍卷風襲了過來。

若若最先發出警報,森林公民便躲進十處石崖的防風孔中。這種孔,是大家事先挖好的,又深又曲折,堅固極了。三眼龍魔在這里聽到了一種呼喊,很像海上人們的號子——

三眼龍魔見聲不見人,氣得咬碎了門牙。它用尾巴抽打山崖,樹木花草被揉碎了,卷上九霄又散落在地上,公民們卻安然無恙。

小若若想起慘死的母親,想起自己丟落了小房子,它機智地喊: “惡鬼!死妖!我在這兒!”

三眼龍魔瞪破眼珠才發現了若若的石洞,它吼一聲便沖過來。

一簇火星,一聲巨響。

山崖劈裂了,若若被撞成肉漿,它死了。

三眼龍魔的右角折斷,它的黑血呼一下從角孔中噴射出來。片刻,血噴完了,它也死了,肚子朝上,癟癟的一條尸。

森林公民慶幸龍魔被除,哀悼無殼的小蝸牛若若的死。十幅畫依然保存著,這是若若留下的紀念。

由森林雕刻家金嘴燕動手,在山崖的最高處,雕了一只無殼蝸牛的肖像。那行森林美術字是:若若永在!

問。這幅畫畫著一條肚皮朝上的三眼龍魔,龍魔的斷角丟在龍尸一邊。

金龜子開口道:“你不會讀讀畫題嗎?”

是啊,畫的下方,森林美術字寫得很清楚:永朽不垂

“就是死啦!”蜥蜴說。

“對,”若若接口道,“我們要戰勝三眼龍魔!好人死了叫永垂不朽,壞蛋死了叫永朽不垂!”

這次美展,若若榮獲金獎。它因作畫耗盡了體內的汁液,評獎委員會送它到森林療養院靜養一百天,還發給它五十盒上等蜂蜜。“用生命作畫”,這種至高無上的評價曾經寫在每棵芭蕉的葉子上。

過了許久,大家誰也沒有忘記龍卷風。

那一個黑夜,三眼龍魔發怒,駕著龍卷風襲了過來。

若若最先發出警報,森林公民便躲進十處石崖的防風孔中。這種孔,是大家事先挖好的,又深又曲折,堅固極了。三眼龍魔在這里聽到了一種呼喊,很像海上人們的號子——

三眼龍魔見聲不見人,氣得咬碎了門牙。它用尾巴抽打山崖,樹木花草被揉碎了,卷上九霄又散落在地上,公民們卻安然無恙。

小若若想起慘死的母親,想起自己丟落了小房子,它機智地喊: “惡鬼!死妖!我在這兒!”

三眼龍魔瞪破眼珠才發現了若若的石洞,它吼一聲便沖過來。

一簇火星,一聲巨響。

山崖劈裂了,若若被撞成肉漿,它死了。

三眼龍魔的右角折斷,它的黑血呼一下從角孔中噴射出來。片刻,血噴完了,它也死了,肚子朝上,癟癟的一條尸。

森林公民慶幸龍魔被除,哀悼無殼的小蝸牛若若的死。十幅畫依然保存著,這是若若留下的紀念。

由森林雕刻家金嘴燕動手,在山崖的最高處,雕了一只無殼蝸牛的肖像。那行森林美術字是:若若永在!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