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幼兒識字不能“一刀切”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1-3歲
2014-08-16 1353
赞助商链接

幼兒識字該不該一刀切
如今, 越來越多的年輕父母關注孩子的知識學習和智力開發, 識字就是其中之一。 家長希望孩子早認字、多認字, 而教育主管部門則明確規定:禁止在幼兒園進行小學學科的“提前教學”。 那么是否有一種游戲可以很好地平衡幼兒成長規律和寓教于樂的關系呢?
誰能快速認讀漢字卡片、成語接龍、往“口”“門”里搬“東西”生成更多的漢字, 12名個去年9月入園的孩子大都躍躍欲試。 有兩次練習, 老師的眼光繞過一只只高高舉起的小手, 示意讓并未舉手的孩子參與。 無論大人隨意挑選哪些故事書篇目請孩子朗讀,

赞助商链接
他們也樂于完成。 這是不久前記者在位于北京通州喬莊西區的金大晟幼兒園見到的情形。 該園以傳授“拼玩識字”為特色, 其發明人就是陳淑紅老師。
拼玩識字
中班的孩子多在4歲半左右。 陳淑紅告訴記者, 這些孩子都是從小班開始就在老師的帶領下玩“拼玩識字”的“老手”。
當天, 老師教的是“扒”“叭”“趴”“穴”這四個以“八”為“母體”的字。 大聲跟老師念了幾遍字形兒歌后, 孩子們拿出各自的拼字模具, 按老師的要求比賽, 將偏旁和字塊擺在帶磁性的模板上, 看誰拼得快。
“我找到了, 我拼出來了!”孩子們興高采烈。 “好玩嗎?”記者問身旁一個胖乎乎的男孩。 “好玩!”他還打開另一個模具盒示意, “69課以前的在這里, 我們早就擺過了。 ”模具盒里面是五種顏色的各種筆畫, 男孩口中念念有詞地給記者擺了幾個字后, 撇歸撇, 捺歸捺, 將一個個的筆畫放回各自的該有位置。
赞助商链接

小男孩積極的溝通能力、做事的有板有眼和他對所學“體系”一定程度的了然于心讓記者有些吃驚。 張麗老師告訴記者, 剛開始時, 孩子們只知道跟著老師玩, 過一段時間, “他們自己就能玩得得心應手了。 ”從幼師畢業就開始踐行這套拼玩識字法的學前班老師王朝說:“孩子們拼得起勁兒的時候, 戶外活動時都需要老師催才行。 ”
讓王朝更得意的是, 孩子們在學習過程中表現出來的溝通和互動能力。 王朝說, 他們實施的拼玩識字為培養孩子健康、語言等五大領域的能力提供了一個有效的方法, 為孩子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培養自信打下了基礎。
然而, 事實上, 國家有關學前教育的規定是:禁止在幼兒園進行小學學科的“提前教學”。 對幼兒的識字教學在業界也存有爭議。
陳淑紅解釋說, 我們幼兒園的教學活動都是按照幼兒成長規律來開展,
赞助商链接
尤其是識字活動, 兒歌和模具的引入都有一定的設計和考量。 “跟小學課程完全不同。 ”但孩子上小學后多有受益。
玩出花樣
在“小升初”壓力下, 小學五年級學生的家長們, 心態普遍糾結、焦慮。 做財務工作的劉美靜卻是個例外。 她的孩子——一名小學五年級學生馮家睿, 對繁重的功課居然應付自如。
劉美靜把孩子出眾的學習能力完全歸結于運用當年陳淑紅老師的識字玩具, 讓孩子認字早、理解力強。 劉美靜講, 孩子8個月時, 自己開始做漢字卡片教他認字, 家里的電視冰箱、桌子、椅子都是教具, 一段時間下來, 孩子還不會說話, 就能認字。 孩子兩歲兩個月時, 劉美靜買到一套陳淑紅老師的《拼玩識字》教材和模具, 這個配有兒歌的拼擺玩具讓兒子愛不釋手, 識字能力迅速攀升。 3歲時, 馮家睿就不要媽媽給他念故事了。 上小學前,
赞助商链接
他已經可以看《文摘報》《北京晚報》了。
近十年過去了, 劉美靜說到《拼玩識字》時還很有感觸。 她回憶說, 當年孩子不厭其煩地擺玩筆畫、字塊, 因為玩丟了幾個筆畫拽著媽媽要再買。 三四歲時, 孩子已經能寫出筆畫很多的“縫”字, 有些成人都容易弄錯的字, 他從不混淆, 上學后, 更得益于識字多, 理解力強。 “其實, 我就辛苦了三年, 上學后基本不用管他的學習。 ”
拼出名堂
《拼玩識字》源于陳淑紅教女兒識字的經歷。 “田字不透風, 十字在當中, 十字推上去, 古字喝一盅”這些民間酒令, 陳淑紅脫口而出, 她說, 正是民間酒令對漢字的巧妙拆解, 引發了她琢磨漢字結構、研究漢字筆畫。
1995年初, 陳淑紅為她的“拼字玩具”申請了專利。 十多年來, 她和她的團隊完善其識字法的努力從未間斷。 從單純的卡片、單色的筆畫, 到五彩的筆畫和匹配的兒歌, 以及相應的口訣, 他們讓識字變成了游戲,
赞助商链接
讓閱讀更早地成為孩子生活的一部分。
陳淑紅的《拼玩識字》法將漢字拆分成61個筆畫, 64個偏旁部首, 128個字塊, 運用這些部件可以拼出數千個漢字。 將一組相關漢字的字形特點用兒歌形式表現出來, 孩子們記住一首兒歌就記住了一組漢字音、形、義的區別和聯系。 這樣, 由“一個字變成一串字, 一串字帶出一片字”, 實現“變單個識字為成串識字”, 孩子們邊念邊擺, 在游戲中快速識字。
近年來, 人們注意到, 近現代以來那些學貫中西的學者們, 普遍啟蒙很早。 對于這一傳統, 未必要激進地全部扔掉。
在已故科普作家高士其的兒子、中國科學技術發展基金會高士其基金委員會秘書長高志其看來, 陳淑紅找到了漢字拼拆的規律, 將一種思維科學轉變成了一種思維方法和思維技術, 很有可操作性。
原江蘇省教育學會小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理事長、語文特級教師陳樹民撰文說,
赞助商链接
漢字要認識到2000多個字才能開始閱讀, 而識2000多字, 按一般課本的編法, 需要4年時間。 這樣, 識字了拖住閱讀的后腿, 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陳樹民在接受當地媒體采訪時說, 隨著社會環境的改變, 幼兒識字的情況正悄然發生變化。 今天, 漢字已經滲透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所以, 認字低齡化, 是現代社會孩子自身發展的需要。
還有專家提出, 只要不強迫, 不以識字多少作為衡量孩子, 提早識字沒有問題, 對認字年齡也不用“一刀切”。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