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小石頭闖“禍”了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1-3歲
赞助商链接

對一個高功能自閉癥的孩子, 最困難的地方是讓他明白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應該怎么去處理, 尤其是突發事件的出現。 最讓我受到刺激的事情發生在去年。 他打了鄰居的一個孩子, 那個孩子與他不在一個班, 是一個年級的, 但很淘氣。 那時小石頭上學已經不用接送了。 有一天上班車的時候, 那個孩子伸手在石頭腰上打了一拳, 石頭還是比較能忍耐, 那個孩子看他沒有反應, 把手伸到他眼前說:“待會兒把你的眼珠摳出來。 ”石頭不知道這是開玩笑, 他就理解成你要摳我的眼珠, 所以下車的時候就往前跑,

赞助商链接
可是那個孩子追上石頭, 又打了他一拳, 還說:“待會兒把你的眼珠摳出來。 ”石頭當真了, 他拿起一塊石頭, 很準地打在那個孩子的后腦勺上。 當時我沒在家, 石頭的爸爸就和那個孩子的媽媽去了醫院, 給那孩子縫針。 一路上那個孩子的媽媽說話可難聽了:“你們的孩子有毛病, 你們的孩子沒有權利上學, 大家都是大學教師, 都學過法律, 監護人是有責任的。 ”石頭爸爸只是聽著, 連出租車司機都聽不下去了。 他們一回來, 我趕緊就到他家, 我看見孩子的衣服上有血, 心想別的地方幫不上忙, 我就幫他把衣服洗出來了。 沒想到那個媽媽到校長那兒去說:“看, 她多精明, 到我們家毀掉證據。 ”我問領導:“你看我怎么表示才好啊。 ”因為我知道, 她比較難纏。 我們領導問:“你想怎么表示呀?”我說:“我愛人已經給他買了100塊錢的東西, 我呢又買了200塊錢的東西, 我再給他拿過去300塊錢,
赞助商链接
你看怎么樣?”領導說:“都是同事, 打就打了, 孩子還不打仗?沒事。 ”我說:“那不行。 ”我還沒來得及送呢!人家就上我家里來拍桌子了。 她當著石頭的面說:“他是精神病。 ”那件事情發生在圣誕節前后, 石頭起了很大的變化, 他受了刺激。 我這才發現他在聽我們說話, 他以前不聽。
那個家長甚至還到石頭的學校去, 趁老師還沒到, 把小石頭從教室里帶出來, 拿了一根皮帶, 拿了塊石頭, 對他說:“你把我砸死吧。 ”就把石頭放在小石頭手里, 又說:“你砸死我吧!”孩子受了驚嚇。 那個媽媽還到班車上跟孩子們說:“我告訴你們, 小石頭是精神病, 你們離他遠點, 當心他把你們打死。 ”大點兒的孩子懂事, 小的呢, 看到石頭上車就說:“精神病, 精神病, 精神病!”石頭回來后問我:“媽媽, 什么叫精神病?”我說:“你從哪兒聽的?”“媽媽也知道嗎?我有精神病, 你為什么不送我上精神病院?你為什么送我上學?”哎喲!把我難過的。
赞助商链接
石頭還去找老師:“你知不知道我有精神病, 老師你知道哪有治精神病的嗎?”老師難過得哭了, 我更是傷心欲絕。 后來嚴重到石頭上班車, 人家一喊精神病的時候, 他就把褲子脫掉, 不知這樣做的后果是更嚴重的。 那個時候, 我實在忍受不住了。 我曾找過婦聯, 也找了民政局咨詢, 我要知道, 我們這樣的孩子有什么樣的權利, 也得到了他們的支持。 然后我就請了青島市最大的律師事務所婦女兒童權益部的律師, 我請求他來維護公正。 當時那個家長給我們提出條件:“賠現金2000元, 還要給他的孩子請家教, 并派一個人專門護送他的兒子上學, 此外我要給他簽一個保證書, 從那天起直到他家孩子18歲為止, 只要孩子有病, 我就得馬上送他去醫院, 并到醫生那兒去問明是否跟這次挨打有關系, 如有關系我就得留下陪護。
赞助商链接
”我覺得這是一個不平等的條約, 我沒有簽。 律師需要證人, 我真覺得世上還是好人多, 我的同事及很多家長都站起來為我們作證。 她一看事情到了這種地步, 就找人來跟我說:“算了吧, 算了吧, 我就原諒他了, 把300元給我送來吧。 ”那時候, 我也挺“壞”的, 我說:“300元送過去可以, 但你要給我打個收條, 說明300元是我給孩子的營養費, 不是一種賠償, 因為我們在這件事上不用賠償。 ”她不打收條, 所以到現在連300元也沒拿到手。
那一陣子, 我是很痛苦的, 因為石頭退步了很多。 他又回到了上課坐不住、起來叫、離開教室的狀態。 我又得從頭開始教他, 又去陪讀。 這件事情更讓我認識到要讓他學會交往, 如果不學會與人交往的話, 那么他會很困難。 我從來沒有接受過理論的培訓, 只是盡著一個媽媽的心這樣做的。 我把所做過的事歸納為我走過的三段路:一是要去面對現實;二是正視這個現實;三是去改變這個現實。
赞助商链接
我現在還不能說我已經戰勝了這個現實, 我只能說我在改變它。
我們要面對孤獨癥這個現實, 這是很重要的。 我不知道家長有沒有真正地認識到你的孩子有問題, 因為我在青島時接觸過一個家長, 她一來就說:“我的孩子有孤獨癥。 ”但是待會兒她又給我打電話說:“方老師, 您覺得我的兒子以后考北大有沒有問題?”過幾天她給我打電話說:“方老師, 他們幼兒園的老師真不是東西, 都不讓我的孩子參加英語班。 ”我知道她尚沒有面對現實, 還是覺得自己的孩子是天才, 別人沒有見過天才(和我一開始一樣)。 她的孩子連站都站不穩, 得有人扶著他站。 喝水的時候, 把杯子遞到他的手里還不成, 得喂他喝, 還得告訴他往下咽, 他連咽都不會, 還得摸摸他的喉嚨他才能往下咽。 就這樣他的媽媽還冷不丁就會說:“我的孩子能不能考北大?”我們應該了解我們的孩子是否有問題,
赞助商链接
是什么樣的問題, 有多大問題。 他是自閉癥, 這是你要面對的, 不光你要面對, 你的家長、親人都要面對, 這是第一點要正視這個現實。 既然我們知道了孩子有孤獨癥, 就一定要搞清楚什么是孤獨癥。 如果以為他不就是不跟別人玩, 不就是不愛和別人說話嗎, 大了就會好了, 你這樣想等于沒有去正視。 有家長就跟我說:“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 昨天還好好的, 今天就成了一個自閉兒了!”我們不知道他為什么自閉了, 不知道他為什么不說話, 不知道他為什么旋轉個不停, 也不知道哪兒有藥。 當初我們去找醫生的時候, 石頭的爸爸特別憤怒, 說:“這叫什么醫生, 去了就讓我填表打鉤, 打完了就告訴我兒子得了孤獨癥, 讓我回來了, 這叫什么醫生?”事實就是這樣。
無論誰遇到這個問題都會有麻煩,
赞助商链接
有家長問該怎么辦, 我就告訴他們我當初的經歷。 我曾有許多抱怨, 覺得是他們家(石頭爸爸家)有遺傳問題, 或者后悔, 我怎么沒有生個女兒呢?什么樣的念頭都出來了, 這些都是沒有用的, 不要總糾纏“他為什么會生這個病呢?”“為什么這個病沒法治呢?”就算你知道也沒有用。 重要的是我們知道孩子有這個病, 這個病會有什么后果, 該怎么做。 是放棄, 再生一個, 還是離婚, 還是把他送到什么機構里面, 還是抱怨若生在美國就好了, 我自己不用管了, 可以交給政府。 現在的問題是他沒生在美國, 中國也沒有機構讓你送。 曾有一個家長對我說:“我現在的主要任務是掙錢, 掙很多錢給他花。 ”可問題是, 他還不知道怎么花錢呢!你想放棄嗎?我相信所有的家長都不想放棄, 不放棄就好。
我們的信念就是一定要讓他好起來, 接下去才是我怎樣做才能讓他好起來,
赞助商链接
尤其媽媽們必須要有這個信念, 要努力幫助孩子進步。 如何做到這一點呢, 我認為以下幾點很重要。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