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暗示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1-3歲
2014-08-16 4048
赞助商链接

跟白菜鬧了別扭, 一下子覺得心灰意冷, 不再明白生活的意義。
給父母留了條, 說要去白菜那住一陣。 給白菜發了短信, 說要出走幾天, 讓他幫我瞞著父母。 抱著棟棟, 提著小行李箱出門, 箱內除了棟棟的物品, 只有我的一只牙刷一條內褲, 做人本來就該這么簡單。
下午4點買好票, 晚上7點的火車去往北京, 然后再去哪里?不知道, 也許是某個寺廟吧。
擺出一副悠閑的神情, 內心壓抑。
我需要離開熟悉的人群和環境, 感受一下廣闊天地下的我。
白菜打來無數電話, 不接。 發來無數求饒短信, 不理。
我不是任性, 我只是忽然不明白生命的意義了,

赞助商链接
棟棟已經不完美, 白菜還不能合乎我的心意, 那我笑給誰看?
敏感的心埋在強悍的外表下, 我知道自己還在跟生命較著勁兒, 我無法真正超脫。
恰好好友老吳打來電話, 我跟他道別, 他緊張起來。 掛斷電話, 拒絕他的焦急。 然后, 關機。
還有3個小時進站, 陽光明晃晃的, 如大瓦的白熾燈, 北方的春天看不到樹的茂密, 無蔭可乘。 棟棟跟我并無心靈感應, 他被晃眼的陽光逗笑了, 大聲笑, 表達他對新鮮事物的熱愛。
走進鐵路賓館, 前臺說大眾房間休息1小時5元, 3小時15元。 我講價, 女孩不同意, 她看我抱著孩子, 建議我就在大廳休息一下。 我道謝, 把棟棟放在沙發上躺著, 自己半靠著擺成大字形, 閉起眼睛。
前臺女孩走來, 問我, 棟棟是不是有病。
我答, 孩子感冒了。
我向來懶得跟陌生人解釋棟棟的病, 費力半天只能換回同情或好奇的目光,
赞助商链接
性價比太低。
女孩又問, 確定孩子沒病嗎?
我坐直身子, 打量眼前的女孩, 精致的五官, 年輕的容顏。 我問, 什么意思
她答, 你孩子看上去感覺不對, 就像我弟弟。
我說你弟弟怎么了?
她說腦癱。
我有那么一瞬間的暈眩。
我說我的孩子出生時缺氧, 我問她弟弟現在幾歲, 恢復得怎么樣。
她說11歲。 小時候很嚴重, 1歲時還聽不見聲音, 眼睛也有問題, 2歲時還不會走路。 現在基本正常, 如果不說沒人能看出異常。
我問她弟弟是否上學, 說話如何, 智力如何。
她說小時候說話不清楚, 現在很清楚, 學習成績湊合, 稍微有點吃力, 正在上武術學校。
我聽著, 心里波動起來, 眼睛有點濕。
她說能看出棟棟有病, 因為她一直參與著弟弟的成長。 她說棟棟比她弟弟小時候情況好多了, 她說棟棟一定會好起來。
她為了證明什么, 給她家打電話, 讓弟弟前來。
一會兒一個小男孩走進賓館大廳,
赞助商链接
紅撲撲的臉, 憨厚的農村小男孩。 我問他幾歲了, 喜歡不喜歡上武術學校。 他一一回答, 禮貌客氣, 吐字清晰。 然后他和姐姐嘰嘰咕咕講話大笑。
我長舒一口氣, 不明白這是誰的安排, 在我失意失落時, 派來姐弟倆開導我。
女孩說她叫蓓蓓, 又把手機號告訴我, 說她母親這些年為了小兒子吃盡苦, 她母親叫“蘇金巧”, 在百度一搜就能看到, 北京電視臺做過報道。 女孩說如果我需要, 請給她母親打電話, 希望她們一家能幫到我和棟棟。
棟棟餓了, 我給他沖奶粉, 女孩繼續去前臺工作, 沖著我和棟棟微笑。
女孩和弟弟的出現是一種暗示嗎?
我買了火車票, 要去哪里?要尋求心靈的解脫, 還是想要逃避, 逃避煩亂的內心?
年輕時很喜歡一個人出游, 感受大自然與自我的融合, 可是現在, 我有權這樣做嗎?我不再是一個人。
打開手機, 白菜來短信說他已坐上車來找我,
赞助商链接
他說如果我生氣, 應該虐待他, 而不是虐待我自己。
還有老吳的短信, 多嘴的老吳還通知了董老師, 所以, 手機又進來董老師的短信。
我給白菜回信:“你下車, 回去上班, 我一會就去退票。 ”
然后, 我抱著棟棟回了家, 父母什么也沒問, 給我盛飯。
晚上約白菜上QQ聊天, 我給他講了下午的姐弟倆, 說這也許是種暗示。
第二天給棟棟練站時, 我發現他對玩具有選擇欲望了, 眼睛只盯著喜歡的玩具看, 并上手去抓, 我把這玩具搶跑并強行換成他不喜歡的玩具時, 他大哭抗議。
真的是一種暗示嗎?
也許。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