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難產:誰有權決定保大人OR保孩子?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赞助商链接
手術室外, 醫生問焦急的丈夫:“情況危機, 保孩子還是保大人?”這并非粵語長片的對話, 這樣的問答真實在發生。
家住廣州的梁先生近日新添了個千金。 由于羊水早破, 妻子進產房時已經昏迷, 醫生要梁先生簽字決定“如發生意外, 保大人還是保嬰兒”。
雖然最后沒出意外, 但梁先生覺得心里受到了極大傷害, 他說:“我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 再說, 明明大人孩子都沒事, 醫生干嗎要嚇我們, 讓我們遭受折磨?”“一旦有危險, 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醫院有必要讓產婦家屬做這樣的選擇嗎?而作為產婦也難免會想:“我的生命在這個時候要由別人來決定嗎?”
記者調查:公辦民辦醫院情況不一
產房外有關“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的選擇讓產婦的家人很為難。
赞助商链接
那么, 醫院究竟是出于怎樣的考慮讓家屬作出這樣的選擇呢?記者采訪廣州多家醫院發現, 并非每間醫院都會讓產婦家屬作出這種選擇, 一般來說, 公辦醫院都堅持“母親安全”的原則, 而民辦醫院則會比較多地考量醫療糾紛的問題, 多半會讓家屬簽署此類的“知情同意書”。
省婦幼保健院:醫院會竭力避免讓家屬作出這種選擇
“在我們醫院, 這種情況是幾乎不會發生的。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陳運彬副院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在產婦因妊娠或生產而導致生命危急的情況下, 院方會竭盡全力首先保住母親的生命。 因為如果不這樣做, 不僅在生命倫理上是說不通的, 對勉強保全出世的嬰兒也不好。
赞助商链接
母體本身的系統也是首先保全自身供給的。 在妊娠的任何時期, 胎兒都可能因母體的各種狀況而引發大腦缺氧, 在缺氧嚴重的情況下, 即使勉強保住了生命, 腦部也可能伴有嚴重疾病。 除非在產婦送院時已嚴重昏迷或因車禍等導致沒有搶救價值, 否則院方都會選擇保大人。 ”
廣醫三院:以“母親安全, 嬰兒優先”為原則
廣州醫學院第三附屬醫院婦產科副主任李映桃對記者介紹說, 讓家屬選擇“保大人還是保孩子”這樣的情況在該院是不會發生的。 “在實際操作中, 我們會以‘母親安全, 嬰兒優先’為原則, 全力保障母子平安。 除非母親遇到其本身的生命已經無法挽救的情況, 否則都會以母親的生命安全為第一位, 不會讓家屬來作出‘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的艱難抉擇。 ”
民辦婦產醫院:幾乎每個準爸媽都會經歷這種選擇
“在我們醫院, 每一位即將走入產房的準媽媽都要簽署此類的‘知情同意書’。
赞助商链接
一般來說, 只有臨產的嬰兒的父母有權利簽署同意書, 我們會在進入產房前就把同意書簽好, 盡量避免在生產過程中才簽。 ”廣州一家民辦醫院院辦主任王先生對記者說。
“患者家屬知情同意是醫療行業規章制度的要求。 再簡單的醫療操作, 只要有可能對患者造成損害, 醫生都必須征求患者或其家屬的意見。 因為醫療操作有其特殊性和復雜性, 同樣的操作在不同病人身上可能產生不同結果。 有了簽字同意環節, 可以使醫院掌握主動權, 有助于減少將來可能出現的糾紛。 ”王先生認為, 隨著公民法律意識的不斷增強, 這種情況會越來越普遍。
爭議:誰有權簽署“手術同意書”?
記者采訪發現, 在實際操作中如果遇到危及母親生命的緊急情況, 短時間內又無法與產婦家屬取得意見統一, 大多數醫生都會本著最大限度保障母親安全的原則進行處理。
赞助商链接
然而個別醫院在產婦生產過程中, 無法為自己進行選擇的情況下征求家屬同意選擇“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的做法引起了較大的爭議。
患者:讓別人決定自己生命權不合理
大多數接受采訪的孕婦表示相信自己的丈夫會選擇“保大人”。 但也有人提出了質疑:萬一做丈夫的“傳宗接代”私心重或夫妻感情不好, 或者產婦昏迷而直系親屬不在身邊, 到時讓別人來決定產婦的命運不就太可怕了嗎?一些接受采訪的女性讀者表示:“產婦分娩難產, 在母子難以雙保時至今還延續讓家屬來選擇‘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的提法, 是對女性權益的踐踏。 ”
院方:為避免醫患糾紛需按章行事
采取讓家屬簽字同意“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的院方則認為他們是按照國家的相關法律規定嚴格行事的。 依據衛生部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2002年9月1日施行的《病歷書寫基本規范》,
赞助商链接
“對須取得患者書面同意方可進行的醫療活動, 應當由患者本人簽署同意書。 患者不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時, 由其法定代理人簽字;患者因病無法簽字時, 由其近親屬簽字。 ”
院方堅持表示:“《病歷書寫基本規范》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醫療機構管理條例》、《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等法律法規擬定的, 其目的是為了確保醫療質量、防范醫療事故, 在產婦昏迷的情況下只能讓其家屬簽字。
專家意見:可考慮進行術前公正
針對“保大人還是保孩子”引發的爭議, 譚華霖律師認為:“生命健康權是產婦的人格權, 人格權不同于財產權, 不存在轉讓和他人代替行使的問題。 因此, 由他人來作出這樣的決定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
譚華霖認為, 醫生讓患者方面簽署“知情同意書”對患者維護自身合法權益有一定積極意義,
赞助商链接
也在程序上避免了一些醫療糾紛的發生。 但是規定中“近親簽字”的部分也存在明顯的漏洞:如果危重產婦已經昏迷不醒了, 那么簽字的還是她丈夫, 這就難保會出現“先保小孩”的情況。
專家舉例說:“上海的一個準媽媽突然難產, 情況很緊急, 但是丈夫在外地出差, 女方的父母也不在上海, 當時, 醫生立即通知了男方和女方父母。 女方父母立刻往上海趕, 但需要大概四五個小時才能到, 而醫院卻需要在一個小時內立即簽字做手術, 否則母子都保不了。 當時在醫院的只有男方父母, 醫生問男方父母‘保孩子還是保大人?’男方父母在未通知男方和女方父母的情況下, 選擇了‘保孩子’, 結果, 這位母親不幸身亡, 而她的孩子保下來了。 ”“也許這樣的案例比較極端而且并不多見, 但只要出現一次, 對于產婦本身來說都是不公平的。 ”
因此,
赞助商链接
接受采訪的專家認為, 對高危產婦手術進行術前的公證是較好的解決問題的辦法。 “這樣既可以滿足患者的知情權, 又能夠消除醫務人員的后顧之憂, 使雙方共同承擔責任和風險。 ”專家同時提醒待產的準爸媽, 如果產婦本身已經存在較大的安全生育風險, 最好把這種決策提前商定好, 在產婦身體、精神狀態較好的情況下簽署知情同意書。
在母親和尚未出生的胎兒的生命只能保全其一時應該如何抉擇?我國大部分學者認為, 母親的“生存權”大于胎兒出生的“出生權”。 因為“出生權是生存權的延續。 ”“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的問法也不是只有在中國才有, 事實上國外許多國家也照此行事。
在美國, “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的詢問通常是在臨產前進行的, 在只能保全其一的情況下, 由母親來做選擇。 也有一些國家承認胎兒生命權的空間更大。
美國早期的判例則傾向于保護胎兒,
赞助商链接
法院經常許可強制輸血, 甚至許可為了搶救胎兒的生命不顧孕婦的反對實施大手術。
在意大利, 參照《阿根廷民法典》的規定, 把胎兒叫做“有待出生的人”, 與“具體存在的人”對立。 所以, 胎兒的生命權得到了重視。
迪拜的法律則規定, 如果母親在車禍中誤傷胎兒導致流產, 需要被判處“誤殺罪”。 對造成胎兒死亡做出的罰款是造成一名婦女喪生的罰款的10%, 大約為5500美元。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