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內地孕婦為啥去香港生子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6 2535

“內地孕婦赴港生子”多年來仿佛是地下涌動的一股暗流, 不事張揚卻源源不斷。 2月1日, 香港《蘋果日報》上一則標題為“香港人, 忍夠了”的大幅廣告, 將這股暗流突然裹挾到地面。 幾天之內, 香港與內地之間對于“該不該赴港生子”等一系列話題的爭論迅速白熱化,

甚至發生個別極端香港人包圍內地游客高唱“蝗蟲歌”的事件;在內地, 模仿“XX忍夠了”的“忍夠體”也在媒體、網絡中快速走紅。

一方面是某些香港人質疑內地人像蝗蟲一樣“入侵”搶占香港資源, 一方面是某些內地人認為香港人言辭激烈傷人自尊。 爭論讓兩地關系陷入緊張的同時, 也將很多人的目光集中在赴港生子的內地孕婦身上。 她們究竟為何要去香港生子, 生子過程及生子后是否如她們所愿一帆風順?對于“赴港生子”, 兩地又該如何協調?

赴港生子引發兩地爭議

由香港某網上論壇網友集資刊登的這幅廣告, 占了2月1日香港《蘋果日報》的整整一版:暗黃色的土坡上, 一只綠色的蝗蟲望向遠處繁華的維多利亞港。

港灣上屬于香港人的空間里, 用醒目而刺眼的幾行大字寫道:“你愿意香港每18分鐘花100萬元養育‘雙非’(即父母均不是香港人)兒童嗎?”畫面下部, 用帶有驚嘆號的6個大字表明態度:“香港人, 忍夠了!”

大陸孕婦到香港產子并非什么新鮮事。 據記者了解, 早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 已有不少孕婦以各種方法偷偷跑到香港產子, 只不過數量極少, 并未引發太多社會問題。 生子人數由少到多的轉折點是2001年香港“莊豐源案”:一對內地夫婦到香港探親時生下兒子莊豐源, 2001年7月, 香港高等法院判決承認莊豐源的居港權。 這無異于給內地人赴港產子開了一道口子, 再加上香港回歸后與內地來往越來越方便, 一股浩浩蕩蕩的赴港生子熱潮就此開始。

據香港入境事務處的統計顯示, 2001年, 港產內地嬰兒的數量還只有620人, 但2011年, 香港全年出生的8.8萬新生嬰兒中, 內地孕婦所生的已占46%, 超過4萬人, 短短10年內增長了近65倍。

隨著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數字不斷上升, 帶來的問題也越來越多, 香港媒體上不斷出現這樣的報道:內地孕婦插隊占產房;出生登記處黃牛黨徹夜排隊, 將排號賣給內地孕婦;生下“高危嬰兒”媽媽一走了之;拿不到醫院預約的孕婦, 臨盆時沖進急救室產子……許多香港醫務人員反映, 目前香港接生嬰兒的數目已超出公立及私家醫院處理能力, 人手嚴重不足影響了服務質量。 亂象之下, 不堪重負的公立醫院產科醫生率先抗議, 香港本地孕婦也隨之上街游行。

一位參加過游行的陳女士告訴《生命時報》記者, 她兩年前曾在香港醫院產子, 已在產房等待催生, 突然有個內地孕婦沖到急診室要求生子, 結果醫生只好放下她, 去幫那名內地孕婦產子, 讓她至今想起來都非常生氣。 有人指出, 隨著民間反對聲音越來越大, “香港人, 忍夠了”不過是多年來對此怨言的一次總爆發。

內地產婦的真實狀況

赴港生子產婦的增多, 與內地近年提供這一服務的中介公司越來越多有很大關系。

記者調查發現, 這類公司多聚集在廣州、深圳等離香港較近的地方, 不但能對香港生子政策詳細解釋, 還提供床位預約、產檢、落戶等一條龍服務。 他們往往刻意夸大去香港生子的好處, 盡可能地將風險隱瞞。 獲得香港身份享受各種福利、不受計劃生育政策限制是他們宣傳最多的赴港生子好處。 “終身免費醫療及12年免費教育”、“全球120多個國家免簽證”等更是他們吸引顧客最有力的廣告語。 小劉就是被這些廣告所吸引, 下決心一定到香港生子, 給孩子一個美好前途的內地媽媽。 兩個月前剛從香港生完孩子回到北京的她告訴記者, 雖然找了中介, 但生子過程的艱辛還是讓她至今都覺得疲憊。
在中介的安排下, 小劉懷孕期間往返香港3次, 每次檢查都像打仗一樣:只要預約好檢查時間, 不管工作上有多重要的事都得放下, 飛3個多小時到香港, 檢查完又馬不停蹄地趕回來。 “檢查項目其實很簡單, 醫生開一些補鈣、補鐵的藥, 或者做做B超, 但機票、吃住和檢查費一次就得1萬多港幣, 而且每次回來好長時間都緩不過來, 特別累。 ”更重要的是, 在香港, 大多數內地產婦都只能選擇剖腹產, 不得不提早讓孩子來到這個世界。 小劉一直想順產, 但到了預產期沒有任何反應, 由于床位緊張, 醫生建議剖腹產, 考慮到通行證就要到期, 她不得不同意了。 “做完手術住了4天, 傷口還沒恢復, 站也站不直就出院了, 傷口到現在還有點疼。 ”小劉說,赴港生子的中介費、檢查費、手術費、吃住的費用等加起來,她一共花了近16萬港幣。

對于33歲的工薪階層秦女士來說,如此高額的產子費用則有些難以承受。為了躲避高額罰款,5年前她去香港生了二胎。想省錢她沒有找中介,從懷孕到生產都是自己跑,住在像招待所一樣的旅店,地方小、環境差,吃不上可口的飯菜,“那段日子真是受罪!”在香港,一大批像秦女士這樣的孕婦以月租1萬元左右的高價,租住在被稱為“孕婦公寓”的由辦公樓改成的格子間里。記者看到,這些公寓只有十幾平方米,衛生條件很差,幾家人共享一個廁所和廚房。公寓里還混居著其他旅客,部分人肆意抽煙,通風設備又差,有些房間連空調都沒有,一股濃重的煙味揮之不去。更讓人擔心的是,這些公寓大部分使用年限已超過30年,有的甚至超過50年,設施殘舊,電表、電線外露,一旦失火,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慘劇。

即使內地產婦千辛萬苦生下孩子,也不代表從此就高枕無憂。秦女士如今發愁的是,孩子雖然有了香港身份,但在內地生活,沒有戶口和學籍不能上公立學校,要么選擇費用高的國際學校,要么繳納高額借讀費。來自深圳的鄭女士與她相似,她的孩子出生后,除了去香港接種疫苗外,至今未享受過香港免費醫療等任何福利待遇。有位香港市民在網上發表感慨稱,他所接觸到的內地“雙非”父母的孩子,有的住在親戚家,與父母沒有感情,內心封閉;有的在香港上學,融入不到那里的環境,沒有朋友,孤獨無助。

“赴港生子熱”該降溫了

當一些曾經赴港生子的人開始反思,這一行為究竟值得不值得的時候,香港政府也出臺了多項措施,對“雙非”孕婦來港產子進行限制。據香港《大公報》2月2日報道,香港民政事務總署在全香港展開大規模針對性巡查和執法行動,全力掃蕩專門接待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月子公寓”黑點,打擊無牌經營旅館。香港特區政府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岳2月3日表示,香港有關方面將討論是否調整2013年非本地孕婦限額及有關收費。

香港醫院管理專家、中國醫院協會副秘書長莊一強教授告訴《生命時報》記者,赴港生子人數的激增,的確給香港的公共衛生、醫療,甚至教育需求帶來一定壓力。他表示,每個城市的醫療資源的建立和分配都是政府根據當地人口數進行調配的,一旦超過預期分配就會出現醫療資源緊張的情況,這就會出現連香港本地孕婦都“找不到床位”的現象。但也有專家對此持不同意見。香港浸會大學副教授余偉錦對媒體指出,香港正面臨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應鼓勵新移民,而非反對不同地方的同胞來港生孩子。”問題不在于內地人來港生孩子,而在于香港目前人口政策需要更多的配套措施。因此有人建議,長遠而言,香港特區政府可以興建更多醫院,增加醫療供應,以解決內地和本地產婦床位不足問題。

從內地產婦及胎兒自身健康的角度考慮,專家們一致建議赴港生子要慎重考慮。北京婦產醫院產科主任醫師于松告訴記者,去她們醫院就診的孕婦中,有些即使發現合并妊娠高血壓、糖尿病,也執意要去香港生產。香港《太陽報》的一篇報道指出,香港廣華及瑪嘉烈醫院在10年里接生的患有“嚴重甲型地中海貧血癥”的嬰兒中,七成都來自內地孕婦,六成都沒有事先預約產檢,最后有八成半的嬰兒宣告夭折。此外,不規范的中介公司也讓內地孕婦面臨很大風險。記者向工商部門了解到,許多赴港生子的中介都是打著家政服務公司的旗號,暗地里做這種業務,屬于超范圍非法經營,甚至有部分中介騙到了錢就消失。也許赴港生子熱真到了該讓我們冷靜、理性思考,然后適度降溫的時候了。有媒體報道,香港嶺南大學一些學生近日以焚燒“香港人,忍夠了”廣告的形式,反對歧視內地同胞。莊一強強調:“香港和內地民眾應該互相理解,在相互協調和溝通的同時,找到一個合適的度,千萬不能激化矛盾。”

”小劉說,赴港生子的中介費、檢查費、手術費、吃住的費用等加起來,她一共花了近16萬港幣。

對于33歲的工薪階層秦女士來說,如此高額的產子費用則有些難以承受。為了躲避高額罰款,5年前她去香港生了二胎。想省錢她沒有找中介,從懷孕到生產都是自己跑,住在像招待所一樣的旅店,地方小、環境差,吃不上可口的飯菜,“那段日子真是受罪!”在香港,一大批像秦女士這樣的孕婦以月租1萬元左右的高價,租住在被稱為“孕婦公寓”的由辦公樓改成的格子間里。記者看到,這些公寓只有十幾平方米,衛生條件很差,幾家人共享一個廁所和廚房。公寓里還混居著其他旅客,部分人肆意抽煙,通風設備又差,有些房間連空調都沒有,一股濃重的煙味揮之不去。更讓人擔心的是,這些公寓大部分使用年限已超過30年,有的甚至超過50年,設施殘舊,電表、電線外露,一旦失火,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慘劇。

即使內地產婦千辛萬苦生下孩子,也不代表從此就高枕無憂。秦女士如今發愁的是,孩子雖然有了香港身份,但在內地生活,沒有戶口和學籍不能上公立學校,要么選擇費用高的國際學校,要么繳納高額借讀費。來自深圳的鄭女士與她相似,她的孩子出生后,除了去香港接種疫苗外,至今未享受過香港免費醫療等任何福利待遇。有位香港市民在網上發表感慨稱,他所接觸到的內地“雙非”父母的孩子,有的住在親戚家,與父母沒有感情,內心封閉;有的在香港上學,融入不到那里的環境,沒有朋友,孤獨無助。

“赴港生子熱”該降溫了

當一些曾經赴港生子的人開始反思,這一行為究竟值得不值得的時候,香港政府也出臺了多項措施,對“雙非”孕婦來港產子進行限制。據香港《大公報》2月2日報道,香港民政事務總署在全香港展開大規模針對性巡查和執法行動,全力掃蕩專門接待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月子公寓”黑點,打擊無牌經營旅館。香港特區政府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岳2月3日表示,香港有關方面將討論是否調整2013年非本地孕婦限額及有關收費。

香港醫院管理專家、中國醫院協會副秘書長莊一強教授告訴《生命時報》記者,赴港生子人數的激增,的確給香港的公共衛生、醫療,甚至教育需求帶來一定壓力。他表示,每個城市的醫療資源的建立和分配都是政府根據當地人口數進行調配的,一旦超過預期分配就會出現醫療資源緊張的情況,這就會出現連香港本地孕婦都“找不到床位”的現象。但也有專家對此持不同意見。香港浸會大學副教授余偉錦對媒體指出,香港正面臨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應鼓勵新移民,而非反對不同地方的同胞來港生孩子。”問題不在于內地人來港生孩子,而在于香港目前人口政策需要更多的配套措施。因此有人建議,長遠而言,香港特區政府可以興建更多醫院,增加醫療供應,以解決內地和本地產婦床位不足問題。

從內地產婦及胎兒自身健康的角度考慮,專家們一致建議赴港生子要慎重考慮。北京婦產醫院產科主任醫師于松告訴記者,去她們醫院就診的孕婦中,有些即使發現合并妊娠高血壓、糖尿病,也執意要去香港生產。香港《太陽報》的一篇報道指出,香港廣華及瑪嘉烈醫院在10年里接生的患有“嚴重甲型地中海貧血癥”的嬰兒中,七成都來自內地孕婦,六成都沒有事先預約產檢,最后有八成半的嬰兒宣告夭折。此外,不規范的中介公司也讓內地孕婦面臨很大風險。記者向工商部門了解到,許多赴港生子的中介都是打著家政服務公司的旗號,暗地里做這種業務,屬于超范圍非法經營,甚至有部分中介騙到了錢就消失。也許赴港生子熱真到了該讓我們冷靜、理性思考,然后適度降溫的時候了。有媒體報道,香港嶺南大學一些學生近日以焚燒“香港人,忍夠了”廣告的形式,反對歧視內地同胞。莊一強強調:“香港和內地民眾應該互相理解,在相互協調和溝通的同時,找到一個合適的度,千萬不能激化矛盾。”

loading...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