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兒童酌減”用藥困擾家長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6 3916
赞助商链接

導讀:“目前我國3500多個藥品制劑中, 包括中成藥, 供兒童專用劑型僅60種, 藥品中98%沒有兒童劑型。 ”省政協委員、江西省兒童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鐘建民告訴記者, 在我國, 兒童藥物不良反應發生率約為12.9%, 新生兒24%, 我國每天有520人死于不良用藥, 其中兒童占32%。 兒童科學用藥缺少規劃和指導, 成為目前我國兒科醫療服務面臨的最大挑戰。 為此, 他向省政協提交了一份《關于加強兒童安全用藥, 全面提升我省兒科醫療服務能力建設的一些建議》, 希望現狀能夠改變。

“兒童酌減”用藥困擾家長

16日上午, 在南昌市象山路一家藥店內,

赞助商链接
南昌市民宋女士正在為5歲的女兒尋找治療咳嗽的藥, “女兒喜歡吃糖, 平時不讓她吃, 春節期間放松了, 結果一多吃她就咳嗽。 ”宋女士說, 因為還不是特別嚴重, 她決定先在藥店買藥讓女兒吃, 如果不行再上醫院。 之后, 藥店的服務員給她推薦了某種消炎藥, 在用量上, 藥品說明書上只有四個字:“兒童酌減”。 孩子才5歲, 到底該怎么個酌減法?沒有得到精確說明后, 宋女士說, 那就只能根據以往經驗來給女兒用藥了。

其實, 兒童服藥究竟該服多少困擾的不止是宋女士一個人。 長期以來, 兒童用藥都是比照成人用量“酌量減半”, 或者按成人用藥量的1/3或1/4給兒童用藥。 按成人“縮小版”給兒童用藥, 被一些醫學專家認為極不科學。

藥品中98%沒有兒童劑型

鐘建民介紹, 我省14歲以下兒童超過1000萬人, 目前, 兒科醫療資源及服務明顯不足。

此外, 兒童科學用藥缺少規劃和指導,

赞助商链接
是目前我國兒科醫療服務面臨的最大挑戰。 鐘建民說, 目前在我國3500多個藥品制劑中, 包括中成藥, 供兒童專用劑型僅60種, 藥品中98%沒有兒童劑型;在我國基本藥物目錄中, 化學藥明確標明兒童使用的具體用量的只有5個品種, 而中成藥僅有1個。 加之由于受“一品兩規”限制或一些醫院對“一品兩規”存在某種程度的誤解, 生產廠家由于兒童專用劑型用量少、利潤低不愿意生產或參加各地的藥品招標等現狀而使兒童藥品無法進入醫院, 即使進了醫院, 由于大多數兒童藥品都不在基本藥物目錄或醫保目錄之列, 能在臨床上實際應用者少之又少。

用藥不良致死兒童占32%

鐘建民說, 目前大多數藥物只能應用成人制劑, 這不但造成醫藥資源的浪費, 而且還帶來了健康方面的風險。 眾所周知, 兒童藥物不良反應是全世界共同關注的難題。

赞助商链接
在我國, 兒童藥物不良反應發生率約為12.9%, 新生兒24%, 而成人是6.9%, 我國每天有520人死于不良用藥, 其中兒童占32%。

先行先試培植兒童藥專業廠家

作為省政協委員的鐘建民, 結合自己多年的從業經歷, 在今年兩會期間向省政協提交了一份《關于加強兒童安全用藥, 全面提升我省兒科醫療服務能力建設的一些建議》。

他說, 當前真正專業從事兒童用藥生產的企業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在實力較強的大中型制藥企業中, 兒童藥往往僅作為一個小分支來發展。 真正的兒童專業藥品也是“稀缺資源”。 由于兒童基數大, 患病率高, 潛在市場大。 他建議我省鼓勵制藥企業生產更多的兒童專用藥物和制劑, 培植一批兒童用藥生產專業廠家, 并建議我省利用鄱陽湖生態經濟開發區的機會實行先行先試, 可以借鑒國外的一些好做法, 對于兒童專用藥物或制劑的研制予以優先立項資助,

赞助商链接
在相關政策上給予傾斜, 如生產兒童專用藥的企業可以被政府認定為“高新技術企業”, 享受相應的優惠政策, 甚至把我省建設成兒童專用藥物的主要生產基地, 進一步加速我省生物制藥這一支柱產業集聚提升。

將兒童藥和制劑納入醫保范圍

鐘建民說, 不同時期孩子對藥物的吸收、分布、代謝和排泄能力都不同, 兒科疾病的藥物治療比成人要復雜得多, 應根據不同時期孩子特點和具體病情確定治療方案和不同劑型的要求, 藥品要求適合兒童特殊體質及需求設計, 利用矯味劑來改善入口味道, 提高小孩的接受度, 同時要在包裝內附有劑量刻度的量器或喂食器, 包裝不易被兒童打開, 安全、方便, 又讓家長方便掌握劑量。

為此, 他建議招標藥品中應有相應的兒童規格或劑型, 對已有不同年齡段用藥規格和制劑的藥物,

赞助商链接
應兼顧不同年齡階段對不同劑型的要求特點;在兒童專用藥品招標過程中應有一定的政策傾斜和一定的藥品利潤空間, 將兒童專用藥物和制劑納入醫保范圍, 尤其是農村醫保和城鎮醫保之中。

兒童藥可不受“一品兩規”限制

由于兒童用藥的復雜性和年齡階段性, 因此, 兒童用藥存在不同的劑型和規格, 如口服制劑就有可能包括滴劑、口服液、不同劑量的片劑、分散片、緩釋片、控釋片和膠囊等。 目前對“一品兩規”中的“品”理解各不相同, 有人認為“一品”就是某種藥品, 包括口服制劑和針劑, 有的人認為口服制劑算一個“品”, 針劑又算一個“品”, 還有人認為不同的劑型就是不同的“品”, 也有的人認為同一劑型中的不同規格也屬于不同的“品”, 不少醫院藥劑科主任和院領導也分不清楚哪種看法是對的, 又怕踩上“一品兩規”的紅線。 這在客觀上導致兒童用藥即使中標也很難進入醫院的尷尬局面。

赞助商链接
鐘建民建議衛生廳對“一品兩規”能夠作出權威界定并予以公布, 同時讓兒童專用藥品可以不受“一品兩規”的限制。

選派專家幫地市提高兒科治療水平

鐘建民認為, 省衛生廳可在目前萬名醫生下基層和上級醫院對口支援基層醫院的基礎上, 借鑒中國抗癲癇協會利用3年時間在全國30個大中城市進行癲癇指南免費推廣的成功經驗, 在科研經費中留出一定比例作為基層規范化診療推廣項目經費, 由省兒科分會牽頭, 在各專業選派省內知名專家與各地市兒科學會合作, 每年在2~3個地市推廣常見病、多發病的規范化診治或各專業學會最新修訂的相關指南, 只有經過培訓的兒科專科醫生才有可能正確選用適合不同年齡階段的不同劑型和劑量, 提高兒童疾病的救治水平, 減少藥物不良反應的產生。

赞助商链接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