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二胎指標轉贈或淪為富人特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6 4087
赞助商链接
導讀:全國人大代表、志高集團控股董事局主席李興浩日前提出關于“二胎政策”的建議, 激起了網民的熱烈關注, 贊、彈之聲四起。 “二胎生育權轉贈”的建議被解讀為“二胎生育權轉讓”, 不少人質疑該建議是“讓富人享受生育特權”。 雖然質疑聲幾乎一邊倒, 但也有部分網友表示這種說法道出了部分人的心聲。

赞助商链接

指標轉贈或淪為富人特權

“如果生育權可以轉贈的話, 是不是意味著以后有錢人就可以多生, 富人擁有了特權?”網友“fsbay”說, “我覺得, 這主要體現了社會的不公平性, 把人分成了兩種人, 對國家、社會和個人都會造成很大的壓力, 造成社會不穩定。 ”

網友“中國公民”說, “生第二胎指標可自愿轉讓?最怕是‘自愿’與‘金錢’、‘權力’相掛鉤。 ”

網友“南海廿三郎”說, “畢竟現在中國還未達到人人普法的階段。 而生育權轉讓這一權利一旦市場化、金錢化, 對中國社會的核心價值會產生沖擊!而且, 轉讓之后, 窮人會繼續超生!”

面對“二胎生育權轉贈”的建議, 廣東省計生委主任張楓明確表態:“無論一胎, 還是二胎, 人的生育權是絕對不能轉贈!根據國家《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十七條, 公民有生育的權利, 也有依法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

赞助商链接
夫妻雙方在實行計劃生育中負有共同的責任;第十八條規定, 國家穩定現行生育政策, 鼓勵公民晚婚晚育, 提倡一對夫妻生育一個子女;符合法律、法規規定條件的, 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個子女。 這些政策都表明夫妻雙方享有的生育權, 是要按照法律來辦的。 ”

生活壓力大, 有指標也未必生

“就算放開二胎, 也不會對人口造成太大影響, 因為有越來越多的人思想轉變了, 愿做‘丁克族’, 而有部分人只想生一個, 就算允許多生一胎, 都不愿意生。 ”網友“longwaytog”說。

正在熱播的婚戀情感劇《夫妻那些事》, 由于抓住了“丁克”這個社會話題吸引了大量都市人的關注。 生活在城市的許多人皆是身負巨大生活壓力、工作壓力、家庭壓力, 因而, 高齡未育的家庭也越來越多。

“@西瓜坡主人”說, 計劃生育政策在城市被有力的執行, 但是在農村呢, 其執行力度和效果如何?現在城市生活壓力大,

赞助商链接
很多城里人選擇“丁克”或者只生一個, 但在農村, 重男輕女以及人丁興旺的觀念并未改變。

“@紐約客北京妞”則表示, 事實上, 為了應對城市老齡社會以及大城市高智商、高情商人群因工作壓力大選擇不生育, 現在的二胎政策已經落后于社會發展, 順應時勢進行適當調整是必須的。

據2010年“六普”結果顯示:廣東常住人口達1.043億人, 居全國之首。 但現實是:老齡化趨勢加快, “十二五”期末60歲以上戶籍老年人口比重可能達到12%;家庭繼續呈現規模小型化趨勢, 獨生子女家庭的養老風險持續增加, 需要更多的社會保障和社會服務資源。

支持者承認指標轉贈建議實操性差

在如此的一片反對聲中卻也不乏支持此建議者。 這些網友表示, 這個建議還是體現了部分人的心聲。 但是, 面對如何執行的問題時, 很多網友均表示, 實際操作很困難。

赞助商链接
甚至有博友提出, 定價方面要“按購買力可比定價原則”, 轉讓價最高1億元。

“@喜歡把紙箱子套在頭上的小屁孩兒”說:“我和老公很想生二胎, 卻沒有指標, 也不愿意去國外生, 如果這個提議通過, 我覺得是好事。 有人有指標卻不愿意生, 有人想生卻沒指標, 都是自覺自愿的事, 本沒什么可質疑的。 只是真正實施起來的可操作性不大, 甚至最后有可能會成為變相買賣人口。 ”

“@3月晴天”說:“對富人來說, 想要生二胎根本不在乎是否有指標, 要么出國生, 要么罰款, 還不如把錢給窮人, 這樣還不影響人口增長。 關鍵是如何操作這個過程, 就怕新政策出新漏洞。 ”

“@鄭玉剛_人力資源激勵制度研究”在微博上表示:“需要加以設計, 否則將造成嚴重社會不公。 該建議實施起來有三大好處:一是富人有限制地增加了子女, 受到激勵;二是符合生育二胎條件的窮人比較好地獲得報酬,

赞助商链接
且至少還有生育一胎權利, 再多生則入刑罪;三是大病救助基金會有錢后可救援更多待援人群, 社會將更少發生無錢治病等死悲劇。 ”

在總定價方面, 他提出“按購買力可比定價原則”, 并建議:以參購企業主為例, 小企業主200萬/個, 限1個;中企業主1000萬/個, 限2個;大企業主1億元/個, 限3個。 2、轉讓價, 50萬/個, 限1個。

李興浩微博回應:

每個人都享有合法的生育權, 二胎指標轉贈的建議并不是取消誰的生育權, 而是以自愿為原則。 同時只要國家對此立法, 二胎指標就不會變成商品。

我所提的有關調整計生政策的建議, 只是在現有政策的基礎上進行調整, 是個有益補充。 這個建議可以達到更加合理的調整人力資源結構, 不是買賣關系, 更不是歧視窮人, 幫富人說話。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